上海

上海only去不了的怨念小作文
额额啊啊啊啊我平等地嫉妒你们每一个能去only的人!!!

夏油杰和五条悟是同班同学,他们不熟。有微信好友是因为一次小组合作,两年同班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一年半前共计十句话的文件互传。

周末刚到家的时候接到语音通话他有点手忙脚乱。一是在这个消息发达的时代没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没人会打通话,二是五条悟从来不在夏油杰的应对名单上。

他犹豫再三,试图等待电话自然挂断然后再发信息敷衍一个理由。最后还是按下了接听。夏油杰看着通话界面一分一秒地过去,对面却还是没有声音。

难不成是整蛊?还是真心话大冒险?哪种情况放在这朵交际花身上都很合适。那这可就尴尬了啊,夏油杰还真不知道要和五条悟怎么说话。

“……五条?”善解人意的夏油杰决定先发制人。

“这个,杰。”对面似乎终于反应过来,有点底气不足,但大嗓门仍然虚张声势,“陪我去上海玩!就趁这个五一小长假!”

哈?

绝对是在玩大冒险吧……

会是什么条件呢,找列表里面的第多少个发旅游邀请,还是随手一划轮到的上?夏油杰思维发散了一下。介于并不熟,夏油杰也没法直接了当调侃他,只能顺着对方的话走,“现在已经4月20日了,离五一就剩下两个星期不到了啊?来不及做计划了吧?”

五条那边又沉默了。两个人的交流因为过于生疏的人际关系卡得像山区的信号,夏油杰握着手机的手心变得潮湿。

“……杰真的愿意陪我去?”五条悟的声音忽然下降,充满小心翼翼的探究。

夏油杰后知后觉对面好像是说真的,然后五条悟的声音就传过来,“不是真心话大冒险哦。我在找人和我出去玩,是真的喔。”经过电波传递的声音稍微扭曲,充满恍恍惚惚的不真实。

“啊,对不起。”夏油杰只知道说这句话了。

“杰不用感到抱歉的,前面已经有几个人以为我在开玩笑了……对不起打扰你了,先挂了……那个,晚安。”五条悟显然是有点慌不择路了,大概夏油杰接起电话的那一刻起发展就不在意料之内了吧。

通话咚地一下断掉了。

夏油杰想了一会,打开浏览器开始搜去上海的机票高铁票火车票,又翻了翻景点,勉强制作出了一条行程。不考虑五一人多,是否有票以及酒店钱,这趟的费用也在假期加价的情况下滑向了高中生完全无法负担的地步。

这就不能怪我不答应了,毕竟这是客观条件上没办法。

这不能怪我。

啊啊啊啊好烦啊!

夏油杰,一个17岁临近18的男高中生,在这个本应走向经济独立自主生活的年纪,他决定豁出去向妈妈借钱。

费用不少,但听说夏油杰是想和同学出去玩,妈妈马上就答应了,很少见有能够叫得动杰出门的朋友啊,关系应该很好了吧。夏油杰完全不知道妈妈心里想的什么,得到了承诺之后一个通话飞过去。

刚刚濡湿的手心还没干燥下来,又开始出汗。被旅行计划租房租金车费门票搞得一塌糊涂的脑子终于喘口气,一静下来听见耳膜里鼓动着心跳的声音。咕咚,咕咚,咕咚,几乎要撞破胸膛。

“喂?杰?还有什么事情吗?”五条声音里很明显有点睡意,看来是睡下了。动作这么快吗?明明刚刚还在打电话。于是夏油杰抬头,看见墙壁上挂着的闹钟分明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

现在是凌晨一点了。

“五……悟,我们去上海吧。”

“哦……不是,可是……”

“我已经找好了大概的计划安排了,车票也买了,景点基本上都排进去了,只是住宿买了单人间,我想着这样比较便宜,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行程排得有些满,可能会比较累,但是理论上说是没什么问题的。”他也没有任何现实经验可以参考就是了。

“钱的话我妈妈说没问题,所以不用担心。”

“啊……”

夏油杰感觉心脏被攥起来,他觉得这个感觉很熟悉,但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在那里出现过,他现在大脑一片空白,等着五条悟在紊乱的呼吸声中给出一个回答。

是,或否。

他真的等不及了,哪怕或许只过去了几秒钟,但他等不及了,“没关系的,车票可以退,住宿的钱除去手续费也是全额返还的,计划不难安排只是把景点都安插在里面了而已,实行起来应该会很糟糕,所以派不上用场也是一种不错的结局。你要是安排了其他行程也没关系的,毕竟我现在才……”

“杰。”五条悟被话筒挤得有点尖锐的呼唤溜进他的耳朵。

夏油杰一下子止住话头。刚刚因为滔滔不绝而放松的心脏被更紧的捏起来,他要喘不过气来了,他希望他的喘息声不要大声到给五条悟听到。

“我很期待。”

“我很期待,我很期待。”说完他又屏息,什么都想说但自己的嘴第一次笨起来。快说些什么啊五条悟!

两个人都度秒如年,都奇异地沉默着。

“我还有点零花钱可以先给你……但是应该不够,我之后会给的,不会赖账的,呃,

那一个星期后就全靠你带我走咯!”

五条悟出一身大汗,明明只讲了几句话反而口干舌燥起来。似乎面对这沉重的心意,单薄的话语实在难担重任,五条悟硬着头皮继续讲,“其实我根本没想到有人会答应……”

又把话题聊死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他怎么挑了这句话来说啊!显得在责怪人家一样会不会让他感觉尴尬啊!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以为没人愿意陪我这么冲动去大城市,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我没想到有人会当真。这么说好像也不对,就是,就是,,,!”

“噗嗤,”在班上总是夺人目光的五条悟哪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夏油杰没忍住笑出声,“哈哈哈哈,啊,对不起,不是在嘲笑你,就是觉得你好有趣。”

“我明白你的意思,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没什么再需要多想的了。我把计划表打印出来,回到班里给你。快睡吧,晚安。”

“晚安。”五条悟觉得他不可能在接下来的晚上干出睡觉的事情了。

很难形容的感觉,意想不到的结果忽然出现,和他基本上没聊过几句天,就连性格都还模糊的人居然是唯一一个答应他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愿意为他一个缥缈的通话践行一切的人。

五条悟抱着被子,把脸埋进去,他已经兴奋到不能够自欺欺人的程度了。他想这算什么呢,这算什么呢?

这应该叫作浪漫情怀吗?两个少年热血上头去遭受假期出游的摧残,怎么看都是青春期的幼稚小孩才能干出来的事情吧?

五条悟翻来覆去半天,终究认输,打开手机消遣时间。他忽然觉得自己像是被接住了,摔在地上其实也没有多疼,但是直到你被人接住之后,你才发现被接住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哪怕你是一只鸟,哪怕你飞得有多低。

他好开心。真的。他想夏油杰,夏油杰。至少在我这里从今开始你独一无二。

夏油杰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同样一夜无眠直至天亮。他见飞鸟并排飞上天,见太阳一线升起,他的心脏变得轻盈,自在,完成了什么伟大的使命。

他记起一本书里描写心跳,描写爱情,描写夜半的寂静他猛然坐起身,忽然明白了攥住他心脏的究竟是何物。

……或许他渴望飞翔呢?

上海,上海。

END.

:(´`」 ∠):_ …我等了好久的樊师本子……洛希hhb人造神明微小的惩罚……要错过一辈子了……我等了好久的观海……还是要去收……我的怨念能够生成特级咒灵……我入坑晚我活该……我好后悔……等等党破防的一天(((

5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好有生活气息啊

高考暂停!我去only!!!

沒事的老師 洛希我也錯過了_(:3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