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有喜欢的人

一些dk小甜饼。

如果能够回到与夏油杰相遇的那一天,会做什么呢?
现在的五条悟肯定会说:“我才不是会后悔的人!当然是什么都不会改变!”
事实也确实如此。桀骜不驯的神子大人能乖乖来高专读书都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也不指望他能不对同级生出言不逊。即使提前知道了会和唯一的男同学成为独一无二的挚友,神子也顶多是好奇。若说他是为了某位特定的人留下来的——谁都不会相信吧!
"你的刘海,真奇怪啊。"当年的他就这么对比自己矮的同期说,尽管他认为自己一点恶意都没有,夏油杰也肯定感到有些冒犯。后来五条悟问过他:“和我打架真的不是为了报仇吗?”
“报什么仇?完全是你太会气人吧。”
“怪刘海之仇——哈哈哈哈!”
"并不是。"夏油杰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发。像在撸猫,五条悟奇怪地想。把大帅哥当成小猫自然是绝对禁止!于是五条悟摇了摇头,甩开夏油杰的手,说:“不许这么摸我!”
夏油杰的手悬在半空一瞬,又慢慢放下。
五条悟敏锐地察觉到身旁的挚友情绪并不佳,可惜单纯的猫还没有完全识别出饲主的想法,饲主就离开了。
此时他们正一起靠在五条悟宿舍的沙发上,准备看新上的电影。一年级还没有那么忙碌,一起做完任务之后,他们总会挤在小小的房间里玩游戏,要么就是一起去甜品店。有时在夏油杰的宿舍,有时在隔壁。夜深了或是玩累了,他们就挤在一起入眠。第二天早上醒来,两个人的睡相都很不成样子,夏油杰半长的头发压着五条悟的侧脸留下通红的痕迹,会被硝子嘲笑。
"怎么了?杰?"五条悟疑惑地看着站起身要出门的夏油杰。
夏油杰回头,正好撞上那双苍蓝色眼睛。面对这样美丽的眼睛,他叹了口气,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那些,能被算作邪念的东西,真的应该告诉悟吗?悟一看就是什么也不懂的样子……被这样漂亮的眼睛注视着就应该知足了吧?更加亲密的,牵手、拥抱、接吻……就像亵渎神明一样,实在是没办法做到——尽管他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
他对于五条悟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太好,刚见面时五条悟轻佻的语气也令他恼火。可是抬起头、即将要说出什么嘲讽的话语来时,他却被眼前人勾去魂魄。
以前的他从来没想过会被一个男生迷住。但五条悟是那样的美好,符合夏油杰青春时期对于神明与爱情的想象。
我是自愿成为他的眷属的。夏油杰晕晕乎乎地想。那时头顶太阳正烈。
就像溺在一片巨大的蜂蜜海之中,浑身被黏稠的甜蜜包裹。如果处于海底的神子轻声呼唤,夏油杰就会与他形影不离。
后面的日子,他也像普通的高中生一样和五条悟打打闹闹,甚至大打出手——神明也会有调皮顽劣的时候。但是夏油杰却发现,尽管已经离得非常近、挖掘了足够多的缺点,他还是不可救药地越来越迷恋。前辈经常会找他来告五条悟的状,他都一笑而过,随便说几句场面话安抚对方,最后喜提"人渣"称号,去给五条悟买新口味的蛋糕。算了,旁的人怎么会懂呢。
可惜……
“没什么,突然想起来任务报告还没写完……悟先自己看吧。”
还没等五条悟回答,夏油杰就已经开门出去了。
有点生气……被最好的朋友抛开肯定会让人很不爽吧?五条悟这么想着,但是也没有打开那部电影,而是抱着夏油杰留下的草莓抱枕,躺在沙发上发呆。
哎呀,杰还说这是今天给我买喜久福的时候得到的赠品呢,勉强原谅他了吧。五条悟想。
话说……从"喂"啊,"怪刘海"啊,"夏油同学"啊转变到"杰"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呢?五条悟摘下墨镜,闭上眼睛回忆着。
给自己设立一个问题正好理由充分地想杰吗?真是狡猾呢,五条悟对自己说。实际上他记得一清二楚,不存在遗忘之类的问题——他的记忆力当然也是最强。
入学三个月的某天,他和夏油杰一起去和歌山县祓除一个二级咒灵。出发之前他们又打了一架——无非又是关于那些无聊的正论。五条悟没法理解眼前这个同龄人竟然满口大道理——总感觉是上上个世纪的老古董才会说的话。坐在辅助监督的车上,脸还没消肿,五条悟心里一边腹诽着夏油杰下手怎么这么重,一边抱怨夜蛾怎么这么急着撵他俩一起做任务——打个架而已,这三个月来也没少打,又不是要把高专给拆了。
明明只是想和他再亲近一点……都认识三个月了还这么一本正经的,装什么优等生……抛开正论不谈,还不让进他宿舍玩……五条悟偷偷瞥了坐在他左手边的夏油杰,看到同期面无表情的样子又生气地扭头看窗外的风景。
有本事就和我打一辈子架!怪刘海!
做任务时自然也在暗戳戳地较劲。过程中还遇到了问题,"窗"的情报有误,其实要祓除的是一只一级咒灵。幸好他们对付一只一级咒灵也不在话下,基本没有受伤。最后夏油杰卡着"苍"要轰到咒灵的最后一秒把它搓成了咒灵玉,怕五条悟捣乱似的直接吞了下去。
……这还是第一次看他吞咒灵玉呢。
夏油杰好像很难受。说不上痛苦,但也绝不算享受。里面蕴含着多少负面情绪,他都会感知到吗?那咒灵玉看起来很大,挤压喉管的时候他会感觉窒息吗。
前一秒还因为没把咒灵轰死而不甘心的五条悟突然就觉得无趣。和夏油杰赌气很无趣,无法与他共享感受也很无趣。咒灵玉是什么味道的?夏油杰心里在想什么?他都不知道。但他什么都想知道,关于夏油杰的一切。毕竟他们是朋友,或者说应该成为朋友。
至少在五条悟心里,当他留在高专的那一刻,夏油杰就应该和他做朋友。六眼、他的身体、他的灵魂,都给出了同一个答案。
“咒灵玉是什么味道的?”
他坐在废墟上,盯着夏油杰,问。对面的人好像感到惊奇,左顾右盼的,最后终于憋出一句:“很难吃。”
他继续盯着夏油杰。此刻他想走近,却第一次体会到踌躇的心情。他没办法理性地解释这种现象,只能不坦诚地躲开夏油杰的眼神。不过夏油杰倒是笑了,他用袖子擦掉脸上淡淡的血痕,走到五条悟面前,伸出一只手:
“要不要去海滩玩?把辅助监督甩了,用虹龙飞过去——我刚吸收的。”
用猫罐头吸引了一只很可爱的小猫。握住五条悟手的那一刻,谁能保持镇定呢?和五条悟一起在高空飞翔,谁能不心动呢?正值日落时分,穿梭在绯色的云朵中,夏油杰转头看到五条悟的脸颊也是粉红色的。
和你在一起是多么美好的日子啊。以现在的心情来说,摘下星星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想。
来到沙滩上,风很大。五条悟蹲着用手指画了个怪刘海简笔画,还没欣赏几秒就被水冲走了。他生气地对夏油杰说:“我刚画的杰进海里了!”
杰?
连夏油杰都没意识到自己在笑。他蹲在五条悟旁边,离海岸更远一点的地方,画了一只小猫。
“这是悟呢。”
"我才不是猫嘞……"五条悟手动把猫猫头抹掉了。他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最后,在辅助监督赶来之前,他们一起坐在沙滩上吹风。海边的温度渐渐下降,身边人的体温——他们肩靠着肩,完全能感觉到——是温热的。沙子在脚踝处写了一首长诗,关于两位少年。
“所以……杰,很难吃是什么味道?”
“以后再告诉你,悟。”

如果能够回到五分钟前,会做什么呢?
现在的五条悟肯定会想,应该拉住杰的,不然就不会一个人躺在沙发上陷入回忆还睡着了。
醒来时身边还是没有夏油杰。过了很久吗?天已经完全黑了。明明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时间,杰却逃走了!他把抱枕扔到床上,起身去敲隔壁的房间门。
“杰——写好了没?”
"快了……"夏油杰的声音隐隐约约,听不真切。这种和夏油杰隔了一点距离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大概就是喜欢的甜品放在展柜里却不能买到的心情。直接推门进去,他看见夏油杰好像手忙脚乱地把什么东西藏起来了。
"悟……怎么不敲门?"房间里面的人心虚地四处乱瞟。写任务报告需要这么小心翼翼的吗?而且自从在白滨海滩心照不宣地成为唯一的挚友之后,夏油杰的房间他一直是自由通行……五条悟更加确定,夏油杰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就像被迫喝了一杯果酒,尽管只有3度、尽管是甜的,他还是会被酒精的味道呛到。一向自我为中心的五条悟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你藏了什么?”,或者"你怎么不陪我呢?"一切的询问似乎都苍白莽撞。从来不和"含蓄"这个词沾边的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疑惑、难过、烦恼,只好自顾自躺在夏油杰的床上,学着夏油杰的语气,小声说:“没什么,困了。”
窗外的月光映在五条悟的脸上,像一件艺术品。他背对着夏油杰,闭上了眼睛。头顶,熟悉的手停在发尖,最终没有触碰到。
五条悟忽然觉得当猫也没什么不好的。
很长时间的寂静,久到他真的要睡着了,耳后才传来轻柔的声音:
“悟,晚安。”
夏油杰把床头的灯关了,在五条悟身边躺下。黑暗里看不清眉眼,也只敢悄悄贴一下五条悟的手,再祈祷梦里有神子出现。
他叹了口气,又把手缩回去。
“喜欢一个人比学反转术式还要难。”
诶?
五条悟一下子睁大眼睛。
杰……有喜欢的人?

TBC.

10 Likes

蹲蹲: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蹲蹲

后续。

杰竟然有喜欢的人……
是谁呢?
五条悟把身边的同期前辈全想了一遍,都觉得不可能。这群人里绝对没有人比五条大人还具有魅力……
那是某位任务对象吗?也不应该啊。不过杰在安抚别人的时候确实很温柔呢。这种时候五条悟都因为无聊而随意挑选视野内的一些东西玩,比如踢踢石子——杰那种唬人的话术他才不要听,又不是哄他的。实在等得不耐烦就走到夏油杰旁边趴在他肩上,还能闻到洗发水的香味。夏油杰会识相地终止话题,然后在回高专的路上多给他买一个大福。
到底是谁呢?还瞒着挚友……五条悟郁闷地想要翻身,蹭到夏油杰的手臂后又赶紧停下。
……真是的,天天和我待在一起,怎么还有精力喜欢别人呢?
高专周围很安静,五条悟却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很吵。身旁的夏油杰早就睡熟了,呼吸均匀。六眼吸收到的垃圾信息远没有他此刻的烦躁多。可恶,这是为什么呢?
五条悟想不明白,只好总结出一个充满个人情绪的观点:杰坏。
第二天他顶着两个大黑眼圈起床时把夏油杰吓了一跳。
“没睡好吗?早知道应该让你回去睡……是我打扰你了吗?”
他瞪了夏油杰一眼,推开挚友逃回自己房间洗漱了。如果真的告诉杰是因为想杰想得心烦意乱才一夜没睡的话,肯定会被笑话的!
一起出发去食堂的时候他也没什么精神。夏油杰担心地看着他:“很困的话,再回去睡吧?少上一节课也不会怎么样,顶多被夜蛾老师训一顿。”
"不用。"五条悟闷闷地说。
他偷偷瞄了夏油杰两眼,又立马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姿势还特别板正。要改过自新当好学生了?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还没有去买宝石彩票中年末十亿大奖来得高,夏油杰想。不过……没有好好照镜子吗?头发还翘着呢,像小猫……
五条悟感受到夏油杰在轻轻拨弄他的头发。"头发乱了。"他听到夏油杰这么说。像躺在面包形的云朵上,轻飘飘的、痒痒的,还能感受到湿漉漉的冰冷水汽。身体僵直了一瞬,步伐也停滞了,好像水汽钻进身体里在心上打了个死结。究竟发生了什么?杰的声音有什么魔力?昨天晚上心脏为什么那么痛呢。
"悟?"他听见杰在喊自己的名字。
不要再说任何喜欢别人的话了,只喊我的名字。再摸摸我的头发吧,把我当成猫也没关系。
"悟?"夏油杰也停了下来,正在不解地注视着他。
“……没什么。今天把游戏打通关吧?”
夏油杰似乎没注意到他的不自然,笑着答应了。

“硝子!”
五条悟像一个人形炮仗一样冲进医务室,不过硝子头都没抬,继续看自己的医学书籍:“夏油呢?没和你一起?”
"他还在和夜蛾一起练体术。"五条悟鬼鬼祟祟地在她旁边坐下,“我要告诉你个大秘密!”
“什么?”
“杰竟然有喜欢的人!”
“哦。”
面前云淡风轻的女同学令他十分不解:“硝子,你不惊讶吗?”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他喜欢你不是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吗。硝子在心里默默说。
"原来你也知道啊……可是他都不告诉我……"别人都知道杰喜欢谁,只有我不知道吗?太过分了。五条悟抱起双臂生闷气。
一看这样子就知道五条是误会了。但是硝子并没有参与男同学情感生活的想法,所以她只是揶揄:“你想知道是谁?”
五条悟顿了一下。
要让他面对"夏油杰并不是和他最亲近"这件事也太残忍了,简直和焦糖奶茶布丁被抢光一样残忍——不,还要更残忍一点。以后是不是不能和杰挤在一起打游戏、不能一起逛街、不能一起睡觉了?杰和他一起做任务的时候还要回别人的消息……不能霸占夏油杰的所有时间对他来说简直是无法忍受。
"切,我才不想知道。"他把椅子转了一圈,用假装不在意的语气说。
伪装得再好点吧,硝子想,也别那么重地锤桌子,都快锤碎了。
为了阻止五条悟继续因为心情不佳而搞破坏,家入硝子默默拿出手机给夏油杰发消息:“五条在我这,你快把他带走。”
“马上来。”
夏油杰其实并没有和夜蛾练太久,此时他正在给五条悟买焦糖布丁。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还是前一段时间任务比较多、六眼接收的信息太多导致耗能过度,今天早上悟精神不振还魂不守舍的。所以就先来给悟买甜品了……这个是限定款呢。果然还是让悟一个人睡比较好吧?虽然舍不得……但万一我说梦话吵到他怎么办?而且两个人还是太挤了。下午得让悟补个觉,也别打游戏了……夏油杰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
“你还没表白?”
“……还没。”
如果告白失败,是不是连挚友都做不了了?
所以夏油杰一直对更亲密的关系望而却步。怕在五条悟的脸上看到厌恶的表情,怕两个人之间会永远拉开的距离。
拎着甜品拿给悟的时候,他好像心情很糟糕,一把将袋子拽过去,直接走了。夏油杰一边和硝子打招呼一边跟着五条悟回宿舍,因为实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于是选择闭嘴——硝子怎么没告诉他悟生气了啊……
布丁被摔在桌子上,好歹没裂成好几块。吃甜品的时候是开心了点,五条悟想,不过看到对面那个一直盯着手机不和他说话的人就来气,是不是下一秒就要离开去找喜欢的人了?昨天到底在干什么也没告诉我。讨厌杰!
夏油杰则一头雾水地对家入硝子的聊天框狂轰滥炸。
“硝子,悟他怎么了?”
“生你的气呢。”
我干什么了?从今天醒来的第一秒到现在都很体贴吧。小猫难顺毛啊……不过现在吃布丁的样子真是可爱。夏油杰苦闷又自得其乐地想。
"生我什么气?我今天真的什么也没干。"他都好久没恶作剧过了!
"……或许是因为他喜欢你吧。"发完这句话,硝子就把手机关机扔在抽屉里,摸出一根烟。

五条悟的低气压一直持续到掏出游戏机的那一刻。夏油杰还是盯着手机看——该死的,到底是谁啊?
"杰!"五条悟大喊了一声。像是终于把夏油杰的魂给喊回来了,他收起手机走到沙发前面,“悟,我看你早上很累,要不去补个觉吧。”
"……是杰不想和我一起玩吧。"五条悟狠狠盯着夏油杰的紫罗兰色眼睛。讨厌的杰,可是天生忧郁的眼睛如同漩涡一般吸光他的理智。冷静自持这个词和五条悟并不搭,此刻他只想吻夏油杰扬起的嘴角。
永远只看着我,很难吗?对于杰来说,明明可以做到吧。
“不是的……”
夏油杰还长久地处于眩晕状态里。心意相通根本不是他敢奢求的事情,就像一年吃一千只咒灵一样不可思议。但现在悟正在委屈地拉他的手。
……误会的样子也好可爱。
"悟今天早上不是很困吗,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他轻声说。
杰又摸我的头了,五条悟想。这次他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那好吧。"他出奇乖巧地躺到床上,但仍然睁大眼睛盯注视着挚友。好似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装乖之后对着主人喵喵叫:不许去找别的猫!
夏油杰失笑,坐在床沿,用手覆上那对摄人心魄的眼睛:“睡吧,我等你。”
他这才安心地闭上眼。
他感受到夏油杰收回了手,但还是坐在他旁边。太近的距离令他有点呼吸不畅——越级打咒灵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仿佛情人之间亲昵的耳语,他听见他的杰轻声说:“为什么不喜欢甜食还会陪你吃芒果千层呢?”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如果杰陪别人去吃的话,会非常非常生气。
“你果然是笨蛋呢。”
不要学歌姬说话啊喂!学习弱者可不是好习惯,杰。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
诶!
五条悟用力翻了个身,假装没发现夏油杰在偷偷牵他的手。但脸上的笑容怎么能藏得住,比白巧克力还要甜呢。
……原来杰喜欢的是我啊。

END.

小彩蛋1
悟:所以杰那天到底偷偷摸摸写什么呢!
杰:……没有偷偷摸摸吧。只是在查全国的甜品店名单哦,想给悟一个惊喜呢。
悟(脸红了):哦……那勉强原谅你了。不过你那天为什么突然走了去查甜品店名单?
杰:谁让小猫不给我摸呢。当时有点难过。
悟(反应过来之后脸爆红):谁是小猫!我才不是!
杰(笑眯眯看着悟)
悟:……好吧,那你现在摸一下。
(于是夏油杰顺利撸猫)

小彩蛋2
杰:今天我回自己房间睡吧。
悟(疑惑):为什么?杰都是我男朋友了诶。
杰:一起睡会打扰你的吧?你昨天就没睡好。
悟(支支吾吾):那是因为……
杰:因为什么?
悟:因为在想你啦!笨蛋杰!
杰(趁机捏猫猫的脸):……哎呀,那今晚一起睡个好觉吧。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