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丨夏油杰一无所知

,

好好笑
我看你還是很在意啊 夏油傑~
看到文章好像真的才發現

椿好像真的沒有提到任何她的咒術和咒力欸

椿…看到這個字 我才想到…
我是不是發現了什麼秘密?

3 Likes

杰,还是不要骂的太过火比较好(憋笑)

坐等回旋镖(乐)

*是ABO,还有一个小孩。

*预警见第一章。

summary:

夏油杰原本的计划是百鬼夜行,策反乙骨,夺取里香,失败了就卷土重来,或就此与五条悟正式告别。

然而他的宣战计划中绝对不包括十年未见的挚友带着孩子来应战。

女儿走到他面前,扬起灿烂的笑脸:hi,怪刘海。

此时在场唯二两个黑发alpha面面相觑。夏油杰感觉不太好,策反对象摇身一变成为偷家贼。乙骨忧太感觉揽着自己的手臂收得更紧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不妙的气息。

“悟,这是谁的孩子?”

夏油杰对此一无所知。

五条悟做了一个梦。

梦中年轻的六眼依旧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同期的咒灵操使,被那对小眼睛和额前的怪刘海迷得七荤八素,正如他的十六岁,一头扎进夏油杰精心编织的甜蜜陷阱,哪怕最后猎人收网也心甘情愿乖乖待在网中。然后他又梦到了那个夏天,夏油杰在他的梦里还要说什么该死的苦夏、混账的大义,新宿街头毫不留恋地与他划清界限,独留下他一个人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被丢下。他是六眼,是御三家预备家主,是天之骄子,理所当然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即使第二性征分化为omega也毫不影响他成为当代最强咒术师,第二性别对他来说也不是减分项,因此为他前仆后继的人更是数不胜数,渴望借此与御三家攀上关系。他不明白,如果夏油杰想要实现他所谓的大义,为什么不把他带走?这算什么?他可是最强的,是很有力的底牌吧,就这样毫不犹豫地丢弃了,这么笃定自己只能孤单地走下去吗。五条悟想,如果当初夏油杰向他伸出了手,他未必会视若无睹吧。无论是接过他的手与他同路,还是抓住他的手将这个执拗的家伙拽回来,总该让他能够做些什么吧。

即使无法改变丝毫。

可是总该让他试试吧,就这样擅作主张地将他踢出局,也太傲慢了吧。

然而这世界如此运转,夏油杰没有向他伸出手,他也没法改变任何事。哪怕他是五条悟,他也只能拯救想要被拯救的人,可夏油杰不想被他拯救,他只想一条独木桥走到黑。

走到黑的尽头是什么呢?咒术师的尽头是同伴的尸体,那夏油杰呢?

五条悟醒时出了一身的冷汗,睁眼后仍旧心有余悸。

名为夏油的诅咒确实被祓除了。

梦中的结局在他脑中无限地闪过,他们的结局似乎命定如此,夏油杰靠在小巷的影像清晰地仿佛真实存在。他眼晕目眩,头痛欲裂,目之所及模糊不堪,重影的世界入目伴随着水雾升起,直到眼前的景象与梦中出现却被埋藏的身影重合。

半死不活的夏油杰就在他的面前,明明已经狼狈不堪却还在笑,用着他最为熟悉的语气讲着他不爱听的话。

“都最后了,好歹说点诅咒我的话啊。”

五条悟又开始头痛了,某一瞬间十分希望自己再睁眼时看见的是月光柔和地打在被子上,而不是百鬼夜行后断了一只手臂虚弱地请他祓除自己的夏油杰。十年前夏油杰或许就觉得他不懂的实在是太多了,不懂alpha和omega要保持距离,不懂喜欢的甜品也会因为受众太少而下架,不懂麻木和不仁是两码事,不懂自己能做到旁人看来天方夜谭的事,不懂人也和甜品一样会因为无人问津而退场。五条悟觉得这挺逗的,十年后他依旧毫无长进,他不明白夏油杰为什么还要笑,明明不久前才说过“这个世界无法让我真心笑出来”,不过他也不打算再问了。他想扳着夏油杰的肩膀让他别笑了,既然不是真心的那就算了,没必要在他面前还放不下虚伪的假面。可是他不能,因为夏油杰的肩膀在流血。

血,杰在流血。

太奇怪了,明明流血的是夏油杰,为什么他也觉得好痛。从上到下,眼睛痛,喉咙痛,腺体痛,心脏痛,连带着小腹也隐隐作痛,哪里都痛。

真是太逗了,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九年前,那时五条椿还在他的肚子里,不同的是那时他也流了好多血。彼时五条椿在他体内尚不足时,他又急需露面,肚子大到藏不住,最后找了家入硝子帮忙手术,让五条椿提前与世界相见。手术并不顺利,孕期信息素缺乏,母体营养不良,五条悟本人没日没夜过度疲劳,对自己身体那样不在乎,要说手术顺利才是奇了怪了。其实对于手术时的具体情形他根本没什么印象,术后家入硝子翻个白眼数落他一个痛到晕厥的人能记得那些才是让人意外。硝子说他的情况不太好,说他手术时出了很多血,说孩子活下来了而且蛮健康的真是不可思议,不愧是他和夏油杰的种,说他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不是关心而是医嘱。可他到底是没听硝子的话,也不是不想听,只是他确实没有多少可以用来休养的时间。听到孩子一切都好他就已经放心了,在家入硝子哀怨的眼神中笑着挥挥手说“硝子拜拜,小孩先拜托你了。”

啊,五条悟想,自己真的是不年轻了,年轻人可不会总是追忆过去。

反观夏油杰说完那句话后便不再做声,也不再动作,连眼睛都闭上了,只有呼吸在证明他还活着,安静地等待五条悟宣判他的死亡。

见他一副从容赴死的模样,五条悟突然笑了。

“杰,”他蹲下身,声音很轻,唤夏油杰睁眼,“我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你呢。”

五条悟让夏油杰先别急着赴死。五条悟说你给我点信息素吧。五条悟说你能再给我一个标记吗。五条悟说你做完这些我就告诉你我的秘密。

六眼将夏油杰的反应尽收眼底。震惊、疑惑、不解、迷茫,在夏油杰的脸上同时出现这些情绪还真是有趣。五条悟觉得心情好多了,整个人轻松了不少,坏心眼地催促道。

“快点快点,不然我就不告诉你我的小孩的爸爸叫夏油杰了。”

-TBC-

17 Likes

总而言之,认亲了。耶。

1 Like

啊啊啊,终于等到认亲啦,不知道夏杰知道后会是什么心情捏:sob::sob::sob:

不让杰死掉好不好:sob::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