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向导×哨兵)

向导夏(精神体赤狐)×哨兵五(精神体薮猫)
破镜重圆+双叛逃~

·

早在来人距离这处通道口还有数个弯道时,五条悟就凭借着微不可查的震颤和回音发觉了。他静候着,直到敌方现身,他目光锐利地举起武器瞄准。

令最强哨兵意外的是,这是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五条悟沉默了两秒钟,表情略有复杂,然后他纳闷地开了口:“是你?你这两年是不是磕什么药了?”

夏油杰:“……”

他很想找句尖锐的话来反唇相讥,但是头脑有点空,搜刮了一圈什么也没说出来。他只能故作轻松地一挑嘴角,熟练地露出了招牌的假笑。

夏油这几年明明也是塔的心腹大患之一,享受着塔的最高级别戒备待遇,但是五条悟放下了枪。他没觉得夏油杰的笑有多挑衅,那一瞬间心里只是在想:好像狐狸。

夏油杰是特级向导,他曾是五条悟的搭档,也是唯一的一个。

他们十五岁进入塔,只一年就成为了密不可分的搭档。十六岁的夏油杰脸上还带着婴儿肥,体型和肌肉都发育良好,虽然是向导,但一点都不单薄,甚至常常能来一起接受哨兵的体能训练。那时候夏油杰的食量也很大,一顿能吃三碗荞麦面,大口嚼东西的时候脸颊也鼓鼓的。有时他会一本正经地说五条不爱听的正论,五条悟要是反驳他,他还皱眉。

所以就算夏油杰的精神体是只油光水滑的赤狐,五条悟也没觉得夏油杰多像狐狸。

而现在的他,脸颊瘦削,下巴是尖的,头发半披散着,再眯起眼睛,简直是狐狸成精了。

距离此人叛逃出塔已经过了三年,期间他们一次也没见过面。虽然塔总是或旁敲侧击或正大光明地怀疑五条悟,觉得他一定跟他的前搭档有什么勾连,但五条悟的答案是十分诚实的,没见过就是没见过。

对此五条悟也不大高兴,因为有几次出任务明明两人能有机会打个照面,结果都被夏油杰溜走了。

“毕竟是白手起家,辛苦一点也正常,”夏油杰说,“倒是悟,怎么会在这见到你?真巧。”

五条悟不客气地说:“这话应该我问你,潜入我们任务地点干什么?”

夏油杰:“我说只是单纯路过,你相信吗?”

鬼才相信,五条悟小小地翻了个白眼。夏油杰这几年做什么行当他又不是不知道,总是在塔与数个敌方之间周旋着搅混水,然后在混乱中大捞一笔扬长而去。

夏油杰摇头叹道:“我知道的,悟现在已经不会信任我了。”

五条悟简直不知道他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竟然还装出了幽怨的口吻。要不是现在的他不能多耗费体力,他就要去拎起夏油的领子了。

本来出任务就很烦,出任务到一半发现被敌方掌握了全部动向更烦,内鬼没抓出来又被己方背刺,然后知道原来是塔给自己设下的圈套,五条已经烦死了。结果现在又撞上夏油杰,五条悟很难不怀疑是全世界在联手搞自己。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

而此刻,夏油杰的想法正相反,他庆幸自己同五条悟的再会是在这种混乱的局势下,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

夏油之前曾构想过无数场合,却想不出来要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他同样尝试过预判五条悟先开口会说什么,接下来自己该如何回敬,但是总觉得构思得不够自然。现在他们不期而遇,倒是刚好抹消了他的纠结。

现在招呼也打完了,然后呢?

两个人立场相悖,早已不是和平共处的关系,夏油杰的理智告诉他,应该转身离开,就像之前数次的回避一样。

但是此刻他很难把腿迈出去。

——因为五条悟的情况不太好。

如果有另外的人知道夏油杰的念头,也许也会像一开始五条悟那样怀疑夏油杰磕了什么,出现幻觉了。

五条悟是塔的最强战力,特级哨兵,几乎没有任何弱点,三年前觉醒成黑暗哨兵之后,更是连向导都不再需要。他的精神体是只白色薮猫,反差很大的是,这种动物在野外几乎没有独自生存的能力,但是五条悟不同,他是独自一人的最强,强到任何人在他身边都是多余的地步。

他现在虽然形单影只,一个人在防空隧道深处,但是他仍像蛰伏在这里、蓄势待发的捕猎者。他那湛蓝的眼睛依然明亮敏锐,侧脸上似乎沾上了点污渍,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精神焕发。就在刚才他还在毫不迟疑地举枪瞄准,夏油杰踏进通道时,一瞬间感觉脊背都传来了冷冽的敌意,五条悟的压迫感是很恐怖的。

但夏油杰就是知道,对方有点疲惫了,体力也不在最佳状态。

也许因为五条悟太强太游刃有余了,别人总是不约而同地忽略了什么,有些东西总是只有夏油杰才在意。在塔里时就是这样,偶尔哨兵连夜出任务,别人看他好好的,只有夏油杰一眼望过去,就知道他肯定一夜没睡。

夏油杰不由得开始自嘲,明明不再是他的向导,怎么还对他这么了解?

他的目光扫过五条悟扔在脚边那只沾了血又碎了一半的护目镜,然后是满是污渍的长靴,扎紧的靴管包裹着结实修长的小腿,再往上是破了口子的作战服。塔给哨兵的作战服都是特质的,一般很难破损,除非外力达到了防护阈值。

“你……”

夏油杰顿了一下,本想说“你没事吗”或者“你还好吗”,又觉得太肉麻了,尽管这两句话都很普通,但是对五条悟说,就显得自己像是个旧情难忘的可悲前任……

“你还可以吧?”夏油杰问,五条悟抬头看他一眼。

“啊?我很好啊,你看不出来吗?”五条悟说,“不过就是两天两夜没睡觉而已,这算什么。我精神好得很。”

夏油杰:“……”

五条悟打了个呵欠,又接着说:“外加两天多没吃东西嘛,小菜一碟。”

夏油杰:“那你……”

“要不是因为弹药不够,得省着点用,”五条悟打断他,晃了晃手里的枪,“我刚才还想打个人来吃呢。”

夏油杰干巴巴地说:“嗯。”

“反正我是最强的,什么都不需要,这一点你也清楚吧?”五条悟说,“我,全都,搞得定。你现在可以走了。”

五条悟潇洒地摆摆手,但是眉尖却皱起一点——蕴含的意思仿佛是:你现在走掉试试看。

夏油杰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来到五条悟的身前,从上往下看着他,发现五条悟的头发也多少有点乱糟糟的,夏油杰半蹲下来,问道:“是塔的意思?”

五条悟道:“反正高层针对我也不是一天两天,我都习惯了,可能这次他们想永绝后患?阵仗倒是挺大的。”

夏油叛逃三年,没想到塔竟然自毁长城到这种地步,不针对敌军而针对己方王牌,他不可理解地说:“为什么?”

五条悟凉凉地说:“估计是看我不放心,觉得迟早我也会跟着谁一起跑路了吧。”

夏油杰沉默了,他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目前他们所处的地点是塔曾经的一座储备基地,数年前整片地区被敌方攻占,基地沦陷,塔方撤退,但是基地里还有很多绝密的设备、资料、武装以及能源,前不久夏油杰收到情报,说塔即将派出行动队收回基地,他这几年最擅长混迹在争斗里渔翁得利,这次他也盯上了基地里的武器和能源,打算趁塔忙于攻敌时潜入,运气好的话不仅能满载而归,还能收割不少塔的人头。

但是夏油杰带人来到这里时,才发现情况有异常,原本他判断这次大概是B级左右的任务,然而双方的人数和作战规模都超出料想,并且据他观战,两边的行动也有很多不合常理之处。夏油杰于是反应过来,他得到的情报大概只是表象,塔还有更复杂的真实目的。

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夏油带的人也不多,所以比较谨慎,等了两天见火力减弱,才潜入基地,没想到能源石还没摸到,反而捡到了自己的前任搭档。

现在夏油杰彻底明白了,塔的这次行动是个全然的骗局,其实只是专门给一个人布置的陷阱。

原来如此,难怪之前有那么多古怪之处,其实是塔和敌方秘密联手,这么大的布局只是为了除掉五条悟,一个控制不了的最强战力始终是个隐患,不如干脆抹消,谁也别得到。

夏油杰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心头一股火烧了起来,对塔的厌恶升到了崭新的高度。

五条悟有没有叛变他当然很清楚,这三年他连一次都没联系过对方,结果塔还是不肯放过,该说是两人以前的结合实在太紧密,连高层都十分认可这份私情吗?

至少他从没想过把五条悟牵连进来。

“……是我的错。”夏油杰说。

五条悟闻言“哈”了一声,瞪着夏油杰:“你做什么了你就错了?能不能不要总是胡说八道?”

夏油杰不语,他不仅觉得自己有责任,还感到了后怕。

如果这次他没有收到风声来到这里呢?如果他看到战局复杂就带人走了呢?或者他刚才错过了这个隐秘的通道?

五条悟完全是孤军奋战,独自应对两方的围攻,自己不在的话,简直不知道还有谁会站在他那边了。

“喂,”五条悟不满地打断了他的思绪,问,“说了这么多,你有没有吃的?给我来点。”

最强也要遵循能量守恒定律,靠着为数不多的装备拖到现在,体力消耗大又没有补充,都已经饿过劲了。

夏油杰给了他一小包压缩口粮。

作战时携带的军备口粮什么滋味都没有,口感像块木头,咬一口还掉木屑的那种。

五条悟垮着脸吃了半块,然后就见夏油杰又在身上摸了摸,然后再次递给他一条粉红色的东西。

——草莓味的营养条。

五条悟看见都愣了一下。

夏油杰掩饰性地干咳一声,假装若无其事,站起身来。

这种营养条的功能比正经的压缩口粮差很多,一般的大型任务都不会选择它作为补充品,但是口感好,还有不同的味道。五条悟嗜甜,又比较挑剔,以前夏油杰跟五条悟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只要情况允许,他都会尽量随身带点营养条,好给五条悟吃,后勤处的硝子让夏油杰少惯着他,夏油杰觉得不算什么。

之后五条悟进化成黑暗哨兵,夏油杰是个不被需要的向导了,但是一个人出任务,他还总是习惯性地带一点,然后才发现根本没人会吃。叛逃之后他也不知怎的有了一点小毛病,比如鬼使神差地买了果味营养条,莫名其妙地拍下一颗蓝宝石,街上碰到只白猫都会多看两眼……

这类症状似乎调理不好,也没法解释。

夏油杰岔开话题:“你现在还剩多少装备了?有路线图吗?”

五条悟还在品味那根营养条,答非所问地说:“这个口味我还蛮喜欢的。”

夏油杰:“……”

“路线图在这,”五条悟指指自己的脑袋,然后手臂一撑,也站了起来,然后用下巴点点地上,说:“我就这些,你有多少?”

夏油杰没有藏私,告诉了对方自己带了几个手下,都在哪个方向接应,以及武器的量级。然后将随身的弹药给五条分了一半。

五条悟的眼睛转了转,也不知盘算着什么,然后说:“还可以。”

夏油杰:“嗯,应该够送你出去了。”

五条悟却一把拽住了他:“然后呢?出去了就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你该不会是这么想的吧?”

夏油杰:“……”他真是这么想的。

五条悟嗤道:“你回你的那个什么教,我回塔吗?顺便告诉他们这次我没死成是因为恰好碰到前搭档帮了我一把,让高层再接再厉?”

塔的目标本来就是五条悟,这次没除掉他,往后就是仇敌。再经过一番调查之后,发现有夏油杰的踪迹,那叛逃的怀疑恰好也坐实了。以塔的作风会立刻通缉五条悟,而五条悟当然也不可能回到塔里继续做他的首席哨兵。

夏油杰的喉结动了动,一瞬间他想脱口而出“那就和我一起走吧”,但是又没能轻易说出口。五条悟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往前走了。

夏油杰表面上很沉着,其实心里天翻地覆,一时没顾得上周围,跟着五条悟往上爬了几层,又走出一段距离,直到站在一处平台的边缘上,他才发觉不对劲,问道:“这是基地出口的方向?”

五条悟回头挑眉笑了一下:“反正都要被通缉了,不如来点刺激的。”

说着他一把攀住夏油的肩膀,两人从边缘一跃而下。

“!”

夏油全无准备,半空中差点骂出声,不过三年搭档的默契竟然还在,他调整姿势和五条悟搂作一团,两人往下落了有十米多的高度,着地时一起翻滚卸力再迅速起身,夏油杰的长发沾了不少灰,无语地看着五条悟:“你就不能正常一点?”

塔和敌方的战力已经合二为一了,正在到处寻找五条的藏身之处,这里恰好有个小队,没料到两个大活人从天而降,武器还没举起来,就被五条悟扫射了一圈,五条悟开枪也不影响说话,道:“我记得你也挺喜欢的啊!”

夏油杰心想刚才不该让他吃太饱的,一有体力就开始胡作非为了。

附近其他的守卫闻声而来,夏油杰跟着五条悟一起七拐八拐地跑,五条悟说:“我知道那批能源石在哪,让你手下去偷,我们把人引开。”

夏油杰边跑边用通讯器给米格尔等人发消息,一发子弹正好打在他的脚边,五条悟停都不停,直接扬手朝着某个方向回了一枪,一个人应声从高处掉下来。

他的感官已经敏锐到了可怕的程度,比三年前更强了。夏油杰想自己何必跟他一起跑,只要把武器和食物给他就够了,五条悟一个人就可以……

“给我一点精神加持。”五条悟打了个响指。

夏油杰:“……我吗?”

“?”五条悟,“还有谁啊?”

黑暗哨兵不是可以自己调节么?但是五条悟催促他不要磨蹭,正打架呢还不快点。于是夏油杰展开了自己的精神触须,包裹着五条悟的感官,两个人的精神连接在一起。

和结合的哨兵进行精神交流,这是阔别了三年的感觉,夏油杰的心一瞬间躁动不止,他听见五条悟也在喘气。

再一次有人给了五条悟精神的指向,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爽快。他的感官好像又延伸到更远的范围,刺激很强烈,但是他统统可以忍受,没有一点暴躁不安的情绪,向导的力量就像温和的水流,冲刷走了所有不适。

夏油杰能察觉到五条悟到达了某种非常活跃甚至亢奋的状态,感觉过于良好的后果就是刹不住车,拎着武器的五条悟进入了唯我独尊的境地,乱杀一通,弹药耗得飞快,夏油杰说了也不管用,眼睁睁看着子弹没了,只得再把自己身上的分给他。

“你省一点!听到没有?”此起彼伏的枪炮声中,夏油杰对五条悟大吼。

五条悟偏着头看他一眼,眼睛非常明亮,他说:“杰,你也很高兴吧?”

夏油杰愣了,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脸上带着笑意,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五条悟再次带着他往下荡去,劲风吹起了他的发丝,一瞬间让夏油杰回到了少年时代。

……夏油杰很少主动回想过去。太久远了,隔了三年就像隔了半辈子。

但是不管他如何否定,那仍然是他主观上最快活、最惬意的时光。

并肩作战与交付后背,严丝合缝的结合,没有尽头的情热……以及最让他享受的、被五条悟需要的感觉。他一度失去了一切,现在仿佛昔日重现,就连消失的微笑也回来了。

夏油杰心跳得厉害,两个人再次抱在一起下落在平台上。

五条悟的作战外衣终于破破烂烂,被他扯下来丢在一旁,然后露出了里面紧身的上衣,扣着弹性的肩带,还有一条带子是横扣在胸前的,把紧实的胸肌勒得清清楚楚。

夏油杰:“……”

这时候通讯响了,手下说他们拿到了那批能源。

夏油杰回了收到,转头目光还是又落在了五条悟的背带上,有点手痒。

五条悟:“让他们先撤,跑得远点。”

夏油杰已经意识到两人正一直往基地深处中央的位置移动,他问:“下面是什么?”

五条悟说:“武器库。”

夏油杰顿时明白了他的意图。五条悟拿出一小块东西,是可塑炸药,他往里面又贴上一个小装置,大约是引爆用的。只要在武器库里用上这个,连环爆炸的当量足以摧毁整片基地。

夏油杰本来还想顺手牵羊一下,但是五条悟很利落地把炸药丢到下面了。两个人往最近的出口奔去,夏油杰的弹药也消耗一空,只能看运气从敌方身上抢,惊险地突破了门口的最后一列守卫,五条悟就说:“我按了啊。”

夏油杰:“等等,还不知道给我们留的车在哪,上了车再……”

五条悟无辜地看他一眼,引爆器已经按下去了。

夏油杰简直被他气死,五条悟一松手,剧烈的震颤从地下深处传来,两个人齐齐地沿着基地外围的坡度往下狂奔,然后飞扑在地上,身后巨响传来,夏油杰下意识看了一眼,漫天火光飞灰之中,偌大的基地轰然塌陷。

还好夏油杰的手下们给他留车的位置很好找,加固的越野车没被爆炸波及太多,两个人跳上车,全速往远方驶去,以防接下来还有第二轮的冲击。夏油杰一边开车一边忍无可忍地数落五条悟,说炸就炸,还这么败家,明明也可以顺带挑点武器带走的……

五条悟哼道:“刚才爆炸声太大了,我头好晕。”

哨兵的五感太强,确实不太受得了,夏油杰拿他没办法,伸出精神触须安抚他。

他看了一眼车前的镜子,两个人此刻都一身狼狈。

夏油杰突然又没了脾气,他想起了记忆中遥远的、阳光灿烂的午后,向导的训练官一转头,五条悟就从高高的围墙上露出脑袋,用口型问夏油杰,走不走?夏油杰就跟着他一起翻出塔墙,逃离汗水淋漓的训练和乏味的课业,两个人一起去无人的树林里探险,搞得灰头土脸,但心情就像轻盈的飞鸟。

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同行呢?因为什么失去了对方呢?

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值得他们付出分离的代价。抛开虚幻的一切,他们兜兜转转,现在拥有的竟然还是只有彼此。

所以逃跑吧。从现在开始,像从前那样,再次牵起手来,不回头地往前跑去。

车漫无目的地疾驰在道路上,从来没有这样无拘无束过。

“……你的车是怎么开的?”五条悟问。

夏油杰也发现了端倪,车好像过于自由了。他刚才就觉得身上很热,一直以为是剧烈运动的缘故,或者是被爆炸炸的,但现在不仅没缓解,还越来越烈,身上都浮起了一层汗。

——不是普通的发热。

他和五条悟是结合的哨兵与向导,许久不见骤然有了精神接触,又共同经历了战斗,激素飙升,把结合热引出来了。

方向盘不怎么受控制,夏油杰觉得黑暗哨兵也许会比他这样的普通向导强,只好忍耐着把驾驶让给五条悟,结果五条悟的表现更是重量级,上手就差点把车开进山沟里,夏油杰只好把他赶回原位。

“不能怪我,”五条悟说,“是杰太色了。”

夏油杰看他一眼,目光下移,伸出手,五条悟也不知他要做什么,然后夏油杰就勾住了五条悟上身的战术背带,扯了一下,带子“啪”的一声回弹到五条悟的胸肌上,异常清脆。

五条悟:“……”

夏油杰说:“是悟太色了。”

塔的通缉令什么时候下发,追兵什么时候出现,在炽热的情潮里统统不做考虑。赶在车子报废前,总算到了有人烟的山脚,两个人随便找了个小旅馆,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进了房间,灯也没开,夏油杰回身便把五条悟按在了门板上。

最强哨兵没有反抗,任夏油杰扣住他的后脑同他接吻。五条悟脑后的手感摸起来和从前不一样了,那片剃过的发茬有一点粗粝,夏油杰用掌心来回抚触着,心中泛起痒意。五条悟的身上比他更烫,气息很重,白皙的皮肤泛起红色尤为明显,夏油杰笑了笑,抚上他的脸,说:“这么想吗,悟很寂寞?”

五条悟心想这不是废话!夏油杰也只有看上去从容,其实五条悟都被他的下身顶到了。

白光一闪,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突然出现在夏油的身侧,紧贴他的裤子,是五条悟放出了精神体,那只修长漂亮的白薮猫。精神体察觉到了结合伴侣的气息,跟五条悟如出一辙地缠住了他,探着脑袋来蹭夏油杰的手。

夏油杰情不自禁地摸了几下那雪白顺滑的毛发,薮猫有着和主人一样的大眼睛,它抖抖耳朵,像宠物一样拉长声音咪咪呜呜地叫,仰起头用鼻尖来嗅夏油杰,夏油杰心都软了,揉揉耳尖又挠挠下巴,还想再蹲下来一点搂搂它,结果被他的哨兵扳了回来,五条悟嫌他撸猫太久,抬起膝盖顶了夏油杰一下,面露不悦:“我还在这呢,你到底要干什么?”

黑暗哨兵可能对自己力气有多大没什么概念,这可不是轻柔的提醒,夏油杰被他撞得喉咙一哽,怀疑换个身体弱的怕不是要当场断根肋骨。他只好撇下精神体,转回正题,继续撸起面前这只脾气更大的猫来。薮猫在旁边绕来绕去,五条悟抱着夏油杰连亲带咬,说:“你的狐狸呢?放出来给它就行了。”

夏油杰没应声,而是抵着五条悟的额头,道:“不如让我直接进入你的精神图景……”

精神体是主人精神意识的凝结,精神体想要触碰,其实就是精神域渴求着交融。来自向导的精神触须包围了五条悟,五条悟默许了夏油的进入。

这三年都是五条悟自己做精神梳理的,现在久违地体验到向导的服务,连薮猫都颤抖着叫唤起来。

进阶成黑暗哨兵之后五条悟也曾想让夏油杰给他疏导,但是被夏油杰拒绝了,理由是我很累,悟自己来应该也可以。五条悟不明白夏油杰凭什么觉得自己不需要他,在他叛逃之前五条悟从来没想过他会离开。

猫科动物可以自己舔舐、梳理毛发。

但那永远不如被人小心地、温柔地、富有爱意地,一点一点从头顶顺到尾尖的感觉。

最强哨兵终于又有了能撒娇的对象,五条悟舒服地轻哼,搂着夏油杰要求他再深入一点,说自己很喜欢。夏油杰有些犹豫,虽然听从了要求,但是接下来更深入的梳理变得磕磕绊绊,不太熟练似的,不如记忆里那么舒服。

“你怎么技术退步了?”五条悟小声咕哝,“这几年都没好好练的吗?”

夏油杰:“……”

五条悟从他的沉默里察觉到不对,他立刻反过来试图用精神去查看夏油杰的情况,黑暗哨兵的精神力足以和普通的向导相媲美。

夏油杰咬着牙本来想拒绝,但是五条悟很强硬,夏油杰跟他僵持片刻,最后垂下眼来,卸下防备,向五条悟展露出精神世界。

广阔的图景里布满了杂乱荒芜的废墟。

夏油杰此刻极其难为情,简直就像把自己暗藏许久的心剖出来了一样。

因为当年变成了不被需要的向导,给夏油杰留下了某种创伤,他排斥精神梳理,不仅没再给别人做过,连自己的图景都不再打理,反正这样也不是活不了。他的那只精神体小狐狸当然也萎靡了很久,刚才夏油杰没放出来,就是怕被五条悟看见。

五条悟沉默半晌,然后一口咬上夏油杰的嘴唇,嘴里有了血腥味。

怎么能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原本是夏油杰按着他,现在换他抓着夏油杰不放,他上下一摸,发现夏油杰改变的不仅是面容,身上也比他之前目测的更精瘦。

叛逃前夕,夏油杰就瘦了很多,连带着精神体都跟着掉毛,成了干巴巴的狐狸条。但是五条悟以为他离开塔后四处敛财又招募了一大堆人给他卖命,起码能保证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才对,反派不都是很滋润的吗?不然费力气叛逃干嘛?

这家伙的体脂彻底流失掉了,五条悟捏了把夏油杰的腰,他腰围比先前少了有五厘米。

五条悟不由分说地把夏油杰往床上一推,然后整个人骑了上去,夏油杰先是砸到床板,又骤然承担了一米九几的哨兵的体重,简直要眼冒金星了。五条悟下手很快,直接解开了他的腰带,然后扒掉了自己的裤子,草草弄了两下就要坐上去。

夏油杰觉得五条悟完全是胡搞,撑起上身,手臂上青筋暴起,偏偏又推不开他,现在的五条悟从体型上比他大了一圈,最后就这么让他得逞了。夏油杰掐着五条悟臀上和腿根的软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现在很生气,”五条悟宣布,“因为杰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他俯下身来咬上夏油的喉结,那点尖锐的痛觉只是增添了兴奋,他在夏油杰怀里摇动身体,夏油杰被他吸得一阵阵发晕。不仅是肉体,精神层面也交融着,结合热几乎要把他们都烧化了,满腔的情绪都涌了上来,夏油杰没有控制住,还是让精神体跑了出来,那只干柴似的小狐狸哼都没哼出一声,直接就被薮猫叼走了。

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中间换过姿势,不过最后五条悟又骑了上来。直到这一波的热潮暂时退去,才有了片刻的歇息,五条悟像只大猫一样对着他的脸黏糊糊地亲舔,挂在他身上沉甸甸的,夏油杰原本空荡的心现在也沉甸甸的。仗着未完全消散的眩晕和饱胀的情绪,夏油杰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说:“……不想再和悟分开了。”

“悟不在的时候,一直都很寂寞……”

五条悟一时好气又好笑,怎么说得像自己才是始乱终弃的那个人?角落里的小狐狸也尖细地叫唤了两声,有点缺乏安全感,想要到五条悟身边来,又不太敢。

狐狸毛毛躁躁的,和主人一样瘦,也和主人一样可怜兮兮,五条悟张开手,把小狐狸抱起来,摸了摸它干巴巴的尾巴,一点都不嫌弃地在它的脑袋上亲了一口。

“好吧,”他说,“那就不要分开了。”

END.

319 Likes

: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heart::heart::heart::heart::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5 Likes

双叛逃太好了:face_holding_back_tears:

11 Likes

:cry::sob::sob::sob:好棒……

15 Likes

再也不分开了 :smiling_face_with_tear: :sob:

11 Likes

:hugs:狐狐的毛毛可以养起来了

10 Likes

悟快跟傑走吧 小狐狸需要你

4 Likes

太好了:cry::cry::cry:

3 Likes

happyending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4 Likes

太喜欢力

3 Likes

太棒了!不要再分开。不然可怜小狐狸怎么办啊

4 Likes

喜欢,香香的饭吃一口

4 Likes

不要再分開了:sob:

1 Like

好的不得了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3 Likes

双叛逃太好了太好了:face_holding_back_tears:

4 Likes

感觉两个人do起来凶狠又带着血,好有性张力!!!!!

4 Likes

双叛逃太好了呜呜呜呜,只要在一起什么都可以解决

2 Likes

猫猫和狐狐不要再分开了 :pleading_face: :pleading_face: :pleading_face:

2 Likes

再也不分开 :smiling_face_with_tear:

纯爱战士应声倒地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