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独白 by夜间列车

原作:咒术回战

cp:夏油杰x五条悟

summary:一个罪大恶极的犯人

warning:角色属于作者,ooc属于我。夏油杰的自我剖析,很极端,全是个人理解。

犯人姓名。

夏油杰。

性别。

还用问,男的。

你不是披着头发吗,年龄。

大概是27岁吧,我也记不太清了。

有没有家人?

你好像在骂我,没有,父母双亡。

父母怎么死的?

隐私,不方便透露。

夏油杰先生,我们必须清楚地了解情况,请你如实回答。

被我杀的。

怎么杀的?

我不想描述,你要知道,这事情没人愿意去回忆。

这对我们最后对你的评估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反正是死刑,评不评估没什么区别,不过你真的想了解的话,那我就说说吧。

我刚从小山村离开那会,突然悟出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上还有些东西必须剪断,这就像是对我的考验,对我是否还存在人性,是否能够决绝地杀掉人类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想测试一下自己,于是就把他们杀了。

残忍。

你说得对,我就是一个罪大恶极的罪犯。

没有亲人的话,有爱人吗?

有,但我并不想提起他,这也是谈话中的一环吗?

是。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我真的不想回忆,检察官,我可以拒绝吗?

并不可以,夏油杰先生。履行公事,请配合。

如果我不答,会有什么后果吗?

没有,因为你本身就是死刑犯。当然我相信,你并不怕死。

所以快点给我判死刑吧,反正我已经死过一回了。

照你这么说的话,答了也没什么损失吧,况且不完成评估,我们是不会给你判死刑的,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好吧,让我想想,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叫五条悟,我们是在咒术高专认识的。一开始只是普通的同学,后来渐渐熟络起来,我们还有一位友人,她叫家入硝子,我们仨天不怕地不怕。

上午逃课去钓鱼,下午出完任务去买冰激凌和喜久福,晚上偷偷翻墙出去喝酒。五条悟的酒量不太行,我和硝子喝的一般也不多。那段时间真的称得上是好时光,虽然每天的日常差不多,但是每个人都很开心,以至于后来的十年间,我再回忆起来,都要感叹一句,有些事真是一期一会。

我们在一起也是源于一次醉酒,是不是太狗血了。那天硝子出差,我们俩出完任务就在那个城市一个偏僻巷子里喝酒。我们都醉了,五条悟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我低头叼着烟,但没点燃。我那时喜欢他很久了,见他醉的不成样子,就想试探一下,到时候再假装喝醉什么都记不清就行了。于是我问,五条悟,你喜欢我吗?我当时年轻气盛,只会打直球,一点恋爱技巧都不会。他继续趴在桌子上,问我:你说什么?我又厚脸皮地问了一遍,五条悟,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他说,喜欢,当然喜欢,喜欢好久了。我当时简直跟五雷轰顶了一样,我大声问道:真的假的?他说,真的,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就喜欢你了。我当场就把他揪起来,狠狠地亲了他。

后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我们变成了硝子口中的狗男男,但是她还是非常踊跃地送了我好多补品,因为五条悟这个人吧,算了,不说了,已经过去了。

另外,我之前说没有亲人是指的我的血亲,我后来又领养了两个小姑娘,她们也算是我的亲人吧。

你们后来分开了吗?你和你的爱人。

不算吧,分开以后又见了几面,就打打炮,聊聊天,没了。我还问他恨不恨我,他说恨死了,让我赶紧去死。我笑着说,我赌你下得了手,他反驳道他赌自己下不了手。

最后谁赢了?

当然是我赢了,要不我们也不会在这里见面了。

你当时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开心。他在新宿时就该下手了,可惜并没有,是他的错。他终于能抛下一切向光明走去了,他不会再滞留在黑暗中了。

你知道吗?我之前曾说过我这辈子都没有发自内心的笑出来,不过那次我真的很开心,虽然身上很疼,但我还是对着那双蓝色眼睛笑了出来。

他在我死前还在跟我讲道理,那时我突然想起来,我之前曾说过,没有什么是比爱更扭曲的诅咒了。于是在他跟我讲道理的时候,我插了一句,你倒是说些诅咒的话啊,你倒是说爱我。他明明知道我不会再走回头路了,于是他闭嘴了,干净利落地把我杀了。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与这个咒术界的理念不同,说太多你也听不懂,总之就是突如其来的变故,我的世界观塌了,之前所有积压的委屈,痛苦,都爆发出来,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我背叛了正道,开始做一个恶人,就算这一切可能只是圈套,我不愿再思考,只是杀人杀人杀人,我的人生就像那些绕着花盆一圈一圈,永不停歇地走着的蚂蚁一样,全都是设计,一切从一开始就错了。这么说感觉我好矫情。

你后悔吗?

后悔?就算后悔又怎么样?结果能改变吗,我还有回头路可言吗?我选择了必死的道路,就必须毫不犹豫地走下去。

觉得这样的人生值得吗?

值得,遇到了挚友,挚爱,虽然人生只有不到三十年,太过年轻了,不过值得。

有什么愿望吗?

有,大概是希望五条悟和家入硝子长命百岁,活一万年吧。

好,评估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另外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由于五条悟的任性,你的身体并没有被火化,于是你的脑子现在被替换了,你不得不现在动身返回人世间,继续呆在那个躯体里。

他妈的,蠢得要死。

但鉴于你表现良好,我们可以操纵你的身体,帮你代一句想对你爱人说的话。需要给你时间思考吗?

不用了。

夏油杰起身扯下一张桌子上的便签,想也没想,拿起钢笔写写画画,然后扬长而去。检察官望着夏油杰离开的背影,无声地叹了口气,然后俯身去看那张便签。

便签上有三句话,你千万不要忘记我,也千万不要记得我,被重重地划掉了。

我不后悔,同样被划了去。

最后纸上只剩一句话。

嗨,悟。

3 Likes

他不后悔:face_holding_back_tears:好喜欢这种文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