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宴

普通的dk小情侣doi,双性悟

12 Likes

这不是夏油杰第一次看到五条悟的裸体,他的同窗似乎没有那些属于人类的廉耻羞涩之心,大大咧咧的脱下高专单薄的制服把那具堪称完美的胴体展现在他的面前,然后像一条水蛇带着澡后湿热的气息滑进他的被窝。

如在过往,他会义正言辞让五条悟穿好睡衣再进来,可现在他只能勉强放松身体不让五条悟发现他的异样,感受那温热滑嫩的肌肤摩挲过手臂,然后坦坦荡荡的环住他的肩。

夏油杰自诩为钢铁直男,但很可惜五条悟对他特攻,一下子把小年轻的那点心理防御干的粉碎。在他意识到自己对挚友有超出友情之外的感情后,那些亲密的行为都好像变了味。

没有男人能拒绝暗恋之人对自己的亲密举动,就算是夏油杰也不行,更何况夏油杰现在只是个年轻气盛的高中生,更加抵挡不了送到面前的诱惑。

不过现在他是五条悟名正言顺的正牌男友,而今夜将是他们彼此摸索着第一次结合的夜晚。

第一步是亲吻。他们已经偷偷接过不知多少次吻。

在放课后的教室里,硝子一下课就不知溜到哪里去消遣了,没有旁人的教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唇齿交缠的水声,五条悟被亲的舒服而发出的呜呜声。有时他们会在出完任务后的角落里偷偷接吻,带着未散去的肾上腺素撕咬对方的唇舌。

五条悟刚刷完牙,牙膏是之前他们一起出去买的芦荟小青瓜味,浓郁的青瓜味让他想起五条悟最近情有独钟的黄瓜味薯片。唇贴着唇,舌纠缠着舌,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从嘴角流下,沾湿了一小片枕头。夏油杰翻身将五条悟推平在床上,白发散落在暗色的枕头上,白皙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那双蓝眼睛里闪着藏不住的光。

五条悟本身对性毫无兴趣,只不过对象是夏油杰,他的好男友,他才答应了这次性爱邀约。等到真正要上床的时候,五条悟心里才忍不住开始紧张起来,同时也有点期待。

夏油杰顿了顿,又俯身亲了亲五条悟的脸,才把双手搭上五条悟洗完澡后泛着可爱粉色的膝盖,缓慢分开了他的双腿。

五条悟没什么廉耻心,顺从着夏油杰的动作打开了大腿。夏油杰呼吸一滞,颇为震惊的看着五条悟身下多出来的部位。五条悟体毛稀疏,白皙干净的性器下是一条窄小的肉缝,那缝紧紧闭合着,因大腿分开的动作微微翕张,露出其中的粉色嫩肉。

夏油杰犹豫着伸出手去抚那条缝,五条悟身体一僵,双腿条件反射的闭上,夹得夏油杰动弹不得,却也因此整只手都紧紧贴合在了五条悟的阴户上。

“放松一点,悟。”

“杰会觉得奇怪吗?”五条悟松开双腿好让夏油杰继续动作,视线却瞥向一旁不愿再看,尽管六眼依旧能让他看清对方的任何动作,“我的这里好像和正常人不一样。”

过往的十五年内五条悟并未感觉他身体与他人的不同有什么问题,他不在乎这些,只是他在乎夏油杰的看法,在乎那个说爱他而他自己也大概是爱着的同窗的看法。

如果杰觉得有这样身体的自己是怪物呢,他有点不敢想。

“怎么会。”夏油杰眼神痴迷的抚摸着那处稚嫩的小穴,看着稚子青涩的汁液汩汩流出。“我只是觉得悟的身体太美了。”

太美了,怎么会有人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是如此的完美。即使是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给人的第一印象也只有无比的纯洁美丽。而现在他要在这美丽的胴体上留下属于他的印记,属于夏油杰的印记。光是想想就让夏油杰无法抑制的勃起了。

初次进入的过程并不顺利,五条悟太紧张了,他的那里也太紧了,夏油杰的性器被箍的也不好受。夏油杰俯身和五条悟接吻,轻柔的吻和爱抚很好的缓解了他柔嫩私处被扩开的不适。

五条悟在他的身下小声呜咽,尽管他难受的要命,但还是好好的张着腿用身体完整容纳了同窗尺寸过分的性器。

稍微适应了一会,夏油杰试探着轻轻抽送几下,看五条悟没有什么不适的样子,便缓缓律动起来。他还不想在第一次就伤到悟。

五条悟本来还能享受夏油杰的体贴,可是渐渐的娇嫩的内里开始不满起来,想要被狠狠摩擦,想要被狠狠进入肏到深处,想要得不得了,小穴里不断流出淫水来。五条悟从未有过这种体验,被性欲折磨的难受的他自然向依赖之人发出了求助。

“杰,好奇怪。”五条悟摇摆腰肢,让夏油杰能更好的撞上能让自己的舒服的一点,五条悟不是那种会违背自己欲望的人,他向来随心所欲,顺从自己的内心不知廉耻的大声呻吟。

“就是那里,啊,好舒服啊,杰。”太舒服了,原来做爱是这么舒服的事啊,早知道就该早早拉着杰滚上床了。五条悟抱紧夏油杰,被快感一阵一阵冲击的大脑迷糊的想着下次该怎么把夏油杰拐上床。

夏油杰也不再抑制自己,抓着人的胯部,大开大合的操干起来。

硕大饱满的蕈头狠狠压过潮湿敏感的甬道内的所有敏感点,五条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双手紧扣着夏油杰的肩尖叫出声,下一秒声音联合着炽热的喘息一起被封入紧贴的双唇之间。

舌尖滑过整齐的齿列,舔舐敏感的上颚,五条悟被亲的迷迷糊糊,下身传来的快感快将他的理智燃烧殆尽。

夏油杰下体的耻毛又粗又硬,把那处白嫩的皮肤扎得又痛又红,狠狠刮过囊袋和阴蒂带来的灭顶快感让五条悟控制不住的屏息,一丝恐惧从心底探头,他摆腰想要摆脱这种失控的感觉。夏油杰被五条悟的动作刺激的猛吸一口气,双手握上五条悟的胯部,下身狠狠挺动,五条悟几乎要被钉死在这凶猛粗壮的性器上。

“不,不行……那里!”被抵着子宫口射精的时候,五条悟已经被快感冲击得失去了声音,抵达了无声的高潮。前端汩汩流出白浊,小穴抽搐着绞紧粗大,紧密内里层层叠叠的吸允紧咬性器上的每一处皮肤,温热的淫水兜头淋下。

“悟……悟?”将灌满精液的避孕套打结丢进垃圾桶,夏油杰想着和五条悟一起去清理一下身体,叫了几声才发现五条悟瘫在床上,双眼紧闭,眼角还有鲜艳的红色和未干的泪痕,显然是被欺负惨了。

夏油杰尴尬的咳嗽一声,有些脸红,又去检查五条悟的小穴。他刚刚有些失控,做得有些狠,希望悟没有受伤。

五条悟的大腿还在轻轻颤抖,原本白嫩的小穴被肏成了嫣红色,因长时间被扩开而无法闭合,能看见里面抽搐的嫩红媚肉颤抖着吐出清液,不过好在没有受伤的痕迹。

只不过眼前香艳的画面让夏油杰疲软的阴茎又有了抬头的趋势,他深吸一口气,驱散脑海里的黄色冲动,轻柔抱起五条悟走进浴室。

TBC.

14 Likes

呜呜裤裤刚脱就是说竟然这么香艳的文只有一个开头,我勃起不能 :smiling_face_with_tear: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