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今夕何夕【七夕系列】 by藥師晒太阳

“可恶,那个不良教师!又来这种事!”当野蔷薇握着拳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准备好出发的两位同期很是无奈地试图安抚她。
“嘛……五条老师毕竟很忙嘛。”虎杖挠着头发这样替三人的导师辩解。
“快点习惯吧,又不是第一次被他用短信使唤了。”伏黑虽然还是面色平静,但熟悉他的虎杖和野蔷薇很轻易地从他下撇的嘴角里看出些许无可奈何来。是了,要说谁遭受五条的古怪指示最多的话,无疑是和他相处得更久的伏黑。
“问题在于,除了一个小镇地址之外,根本什么都没有啊!!!哪怕是任务,也得说明一下吧!!”野蔷薇气呼呼地举起手机,向两位男生展示她收到的信息,“连个集合的地点都不给!”
“我们还没到能独立出任务的时候。”伏黑看上去更平静了,“什么都没说的话,不会是很麻烦的事,肯定很快能见到辅助监督。”
“光在这里猜测也没什么用,到了之后直接打电话也行吧?”虎杖这么说道。
“前提是他接电话啊。”野蔷薇和伏黑难得地异口同声。
“对耶,五条老师经常收不到信号。”最强的咒术师工作繁忙,如果他刚好在帐的内部,或者某个咒灵的生得领域里,乃至于某些压根收不到讯号的深山老林,电话打不通太正常了。
“还是先出发吧,虽然没有汇合地点,但有到达的时间,必须得在下午前到达那个小镇才行。”伏黑困扰地摆弄起手机,“路上我问问伊地知,他肯定知道点什么的。”
“也只能这样了。”野蔷薇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带上换洗衣服吧?总觉得今天晚上不一定能回来。”虎杖如是建议。
“那就带上吧。”虎杖的直觉有时候还挺准的,因此伏黑和野蔷薇都赞同了这个意见,正当一年级三人组在宿舍里收拾好了衣服,打算离开的时候,便碰上了任务回来的二年级们。
“哟,伏黑,要去出任务吗?”熊猫扛着一支长长的竹枝,向他们欢快地招手,和他同行的言咒师也一起挥挥手,和学弟妹们打了个招呼。
“鲑鱼。”
但无论是虎杖还是野蔷薇都瞬间僵硬在了原地。
“这,这个,所以熊猫前辈偶尔也会吃竹子吗……”虎杖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伴,伴手礼要换成竹笋吗……”这是无意识拿出了手机开启相机模式的野蔷薇。
“在想什么啊,你们。”伏黑用难以形容的目光扫过自己的两个丢脸同期,“一看就知道是七夕挂短册的竹子吧?”
“金枪鱼。”狗卷点点头,表示伏黑说得很对。
“带手信的话给我猪肉干或者鱼肉香肠。”熊猫这么说道,“我们不止一次一起吃过东西吧,竟然会觉得我喜欢竹子,太过分了。”
“对不起!熊猫前辈!”
自认确实干了坏事的虎杖和野蔷薇非常诚恳地向它道歉。
“好,原谅了!”熊猫十分大度地用爪子拍拍两个后辈的脑袋,“说起来,你们今天还要出任务吗?明明是七夕耶……”它捧起脸,摆出相当八卦的脸,“就算没有要去约会的对象,去祭典上看看穿和服的女孩子们也很好吧?”
“约会对象是真的没有,往年都是跟爷爷或者朋友去逛摊位,然后看烟花来着。”虎杖挠挠头发,“不过咒术师的话,节日不都是很忙的吗?”他想起了课上的常识教导,很多传统节日在咒术上都有特别的含义,因此咒术师们的假期总是过得跟加班没什么差别。
“别提了,我都准备好要去玩来着,结果五条老师发了短信过来。”野蔷薇阴郁地说道。
“常见的那种没头没尾的短信……”伏黑也叹了口气,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却看到面前的熊猫突然张大了嘴巴,“哦哦哦,一年级的七夕,我想起来了!!!是那个来着!!”
“哈?”伏黑歪头看它。
“腌,腌高菜……”与兴高采烈的熊猫不同,狗卷学长倒是罕见的一副脸色发青的表情,还手舞足蹈,“木鱼花!!”
似乎是在提醒他们什么。
“哈哈哈哈,去年棘和忧太非常辛苦呢。”熊猫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还从怀里掏出手机,“咒术高专一年级的传统,要去祭典上充当吸引非人者的诱饵啦。因为七夕是不是人的东西跟人类缔结婚约的日子啊,所以那边的世界也在举行祭典,还会跟人类世界的普通祭典重叠在一起,然后外表看上去像个人的不知道什么东西们就会去邀请女孩子,一旦答应了就要被带去彼世哦?”
“这不是超级危险的吗???应该直接用帐围起来祓除吧!!”野蔷薇毫不犹豫地说道,连虎杖都连连点头,只有伏黑皱起眉头,“重点是那边的世界啊……”
“对,就算封掉今年,明年也还会重开,而且还能换地方,所以用帐封起来也没用啦,只会泄露出去。”熊猫耸耸肩,“但好处是祭典必须得讲规矩,它们不能动粗,只能提出邀请,人类不点头就不行。因为不是人的东西偏好咒力高的女性,所以就干脆让一年级的女生去当诱饵,只要吸引整个祭典上那些东西的注意力,然后被邀请的时候别点头,就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听上去还挺简单的……”伏黑这么说道。
不过旁边野蔷薇的表情就不太好看了。
“男生们也不会闲着啦,要当护花使者,毕竟就算看出来也得装没看出来,否则让它们露出真面目要吓到人的,所以男伴的存在非常必要。今年有野蔷薇在真是太好了。”熊猫哈哈笑着。
听到男生并不会闲着,少女的脸色顿时好了一点。
“那样也行吧。”她摆出一副没辙的态度,“到时候你们两个可给我靠谱一点哦!”
“好!不是我说哦,野蔷薇,游戏摊子上你想要啥??”虎杖撸起袖子,“不管是气枪还是捞金鱼我都很在行啦。”
“真的?我要头奖!!”少女瞬间就开心了起来。
“喂喂,放过人家摊主啊。”完全清楚让虎杖出手会变成什么结果的伏黑一脸黑线。
“哎呀,你们运气实在很好,要好好感谢野蔷薇才行哦。”熊猫却这么说道,“去年我们可相当辛苦呢,虽然跟我没关系。”
“腌高菜……”言咒师缩起脖子,焉焉地抱住熊猫。
“唉?去年发生了什么?”野蔷薇好奇地问道,“不是有真希前辈在吗?”
“哈哈哈,你们完全都没在听我说话耶。”熊猫笑起来,“不都是说了,咒灵喜欢咒力高的女性吗?没有咒力的真希对他们来说比空气还透明啦,还不如普通人。”
知道真希实力的一年级三人组目瞪口呆。
“这也太过分了!咒灵还搞歧视的吗??”野蔷薇十分生气地叫起来。
“毕竟是本能问题嘛,人类也不可能喜欢上熊猫呀。”熊猫前辈理所当然地说道,“所以,没有女生帮忙的我们,只好让忧太和阿棘穿上女装蒙混过关……哎呀,我还留着照片哦?哈哈哈真是好笑死了,那天里香非常生气呢,敢过来邀请忧太的家伙统统被她伸出手掌拍飞了……忧太他受欢迎的程度真的堪称空前绝后……”
随着熊猫拿出手机,言咒师十分恼火地开始跟他争抢起来,一副敢拿出来就要拼命的样子。
“啊啊,我这边大概不行了,你们可以去找悟要啦,他也有来着,拍的还比我多,笑到连手里的冰激凌都掉了一地……喂喂阿棘!!不要打我啊!!竹子,竹子要掉了!!”
一年级们就这样目送着两位学长你争我抢地跑远。
“怎么办?”虎杖困扰地看看同伴。
“先去那个镇子和五条老师汇合吧。”伏黑一脸无奈,“那家伙八成正等着看好戏。”
“你们两个,后面一个月份的饮料。”野蔷薇面无表情地说道。
“咦???”
“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为了不女装,男生们诚恐诚惶地低头答应了。
前往那个在著名灵地附近的偏僻小镇花费了不少时间,但三人总算还是在下午三点左右成功到达,从电车上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正在站点上等待他们的伊地知。
虽然对方是位战斗力十分糟糕的辅助监督,但不可否认地,在车站看到他的时候学生们都感到了一定程度的安心,和实力最强,但在小事上过于自由自在的五条老师不同,伊地知对后勤事宜的处理相当拿手,是位靠谱的成年人。
“伊地知先生!”虎杖熟稔地和打起招呼。
“来得很早呢,看来五条先生及时通知你们了。”他舒了一口气,“去参加祭典的准备做好了吗?”
“……等下,参加祭典还要做准备的吗?”虎杖顿时愣住了,“不是只要过来就好了吗?”
“野蔷薇负责当诱饵,我们是护卫?”伏黑啧了一声,皱着眉头问道。
“别说我的咒力也不够什么的。”橙发的少女似乎不是很在意,“难道真得让这两个家伙女装?先说好,我的裙子可不借你们。”
也不知道学生们的话语戳到了伊地知哪里,总之他看上去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不妙的东西,脸色发青地扶了会儿脑袋才恢复过来,“不不,没有那么夸张,确实是只要过来就行了,钉崎的咒力还是很不错的,只是让你们带上浴衣而已,忘记带也没关系,我会联系一下旅馆帮忙准备。”辅助监督这么说道,“我们先去旅馆放行李,然后钉崎跟我去神社做净身仪式,你们就先去祭典的街道上等一会儿。”
“五条老师呢?”
“那个人先去忙别的事情了,可能要等晚上才能过来,但会守在旁边的,放心吧。”
完全在意料之中的回答。
既然问题不大,大家就干脆地按照伊地知的吩咐去做了,伏黑本以为虎杖可能对和服不拿手,结果他好像意外地挺擅长。
“因为爷爷他笨手笨脚啊。”头发剪得短短的前男子高中生这么说道,“所以我很早就练习过自己穿和服了,还要给他帮忙呢。”
“意外很能干呢,你这家伙。”伏黑叹了口气。
“毕竟家里只有我跟爷爷嘛,他又是看着壮实其实身体不好的类型,所以我很早就做好了很多准备的……只是没料到爷爷身体不好的程度比我以为的还厉害而已。”利索地搞定了自己的衣服,还顺便给伏黑系腰带的虎杖嘿嘿一笑,“不过多学点杂事也挺好的,这就派上用处了啊。”
“好了,还有什么要带的东西吗?”
“?”虎杖歪头看他。
“和服里面放不了什么东西吧,有杂物要带的话能塞影子里。”
“虽然想说带个咒具……但上次已经弄坏了真希前辈的屠魔座……”
“算了,你这家伙还是空手吧。”伏黑一脸无语。
然后他们就跑去祭典入口处等待野蔷薇,期间收到了伊地知的短信通知,说是忘记吩咐,除开不能轻易答应邀约之外,别人送的东西也不能吃。
不管是什么人送的。
“哦哦,就是那个,吃了那边的东西,也等于算是那边的人了……这个意思吧?”
“差不多。”伏黑点点头。
“既然如此,要不要先买点什么吃起来?光乱走肯定会肚子饿吧?”虎杖如是提议,十五六岁的高中生,胃袋堪称无底洞,正是非常能吃的时候,虽然午饭吃了不少,但现在也到了晚餐的时间。
没有多做考虑,伏黑就同意了,然后便由虎杖去跑腿,伏黑在原地继续等待野蔷薇,三人对零食都没太大的忌讳,因此点菜也很方便,不要特别约定。
等暮色笼罩下来的时候,野蔷薇穿着合身的浴衣走了过来,伊地知还是一身西装摸样,向三人表示他并不会进入祭典街道,而是在外侧负责看守,避免出现什么变故。
至于执行任务的方式,则只有一个。
“去玩就好了。”伊地知笑着说道,顺便给三人塞了点零花钱和几张许愿用的短册,“毕竟是也是难得的节日。”
得到了许可的学生们直接欢呼一声,脚步欢快地跑向祭典。
“喂!慢点你们两个!!”伏黑一脸没辙地追向像撒欢柴犬一样急匆匆跑向前的两个同期,恨不能手上真的有两根缰绳把他们拉住。
“哎呀……年轻可真是好。”伊地知笑着叹了口气,浑然不觉得连三十都没过的自己说这句话到底有多奇怪。
吃当然是第一重点,之前虎杖就已经买好了章鱼丸子,烤年糕和鸡蛋糕,现在很快又增加了炒面,烤鱼,烤乌贼,巧克力香蕉等等一系列零食,和钉崎跟伏黑很友好地分着吃。
稍稍填了下肚子之后,剩下的零食全部被转移到伏黑手上,因为钉崎直接拉住虎杖让他去气枪的摊位打球,好赢些自己想要的奖品。
影法术的持有者一脸无语地看着好几个想要跟野蔷薇搭话的人被兴奋的少女一拳一脚甩开,“别碍事!”“走开啦你们很挤唉!”“不要妨碍虎杖的发挥啊!!”
她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意识到这些人是想来搭讪的。
“那个那个!!中了!干得漂亮!!”
“我就说吧?钉崎!”
看着两个人完全像小孩子一样咋咋呼呼玩得十分愉快,伏黑默默插起一个丸子吃掉,觉得刚才还在担心的自己根本是个傻瓜。
虽然以虎杖的能力,想要称霸全街道根本只是时间问题,但他们又不是真正的熊孩子,因此只挑了些各自想要的奖品,赢完就走,甚至没有去光顾金鱼的摊位,毕竟宠物这种玩意咒术师实在不好养,随时需要出差,根本没人能保证规律的喂食。
路过一侧竹枝的时候,他们也顺便把短册挂了上去,虎杖很不避讳地给两人看了他的愿望,【早点收集完两面宿傩的手指】。
然后立刻被同期们打了脑袋。
“你是笨蛋吗?吃完就会被执行死刑了好不好!!”
“下次不准吃了!!”
“啊……但这种危险的东西,流落在外面总是很不好的啊……”捂着脑袋的年轻人这么解释。
“那也得等你七老八十活够了再说!”钉崎和伏黑异口同声地吼他。
虽然很想让虎杖把短册改掉,可他却还是坚持把东西挂上了竹枝,伏黑写的是【希望津美纪快点醒来】这样理所当然的愿望,而钉崎的则是【想和纱织见面】。
竹枝上挂满了各色的漂亮短册,上面也写满了愿望,在夜风里沙沙作响。
三人驻足望了一会儿,很快又跟着人流前进,一直到街道的尾端,能看到很多围着篝火跳舞的人,祭典这时候也差不多到了最热闹的时分。
“玩得高兴吗?”
正在商量着是否要去加入人群的学生们,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五条老师!!”
“哟! Great Teacher Gojo闪亮登场~~”开开心心地来跟学生们汇合的五条穿着的还是高中的教师制服,脸上也还带着眼罩,显然,他肯定是刚刚在某个任务现场结束工作,“好几天不见,想我吗?”
“完全没有。”伏黑冷漠地回答。
“下次发消息的时候好歹说清楚啊!!”钉崎这么抱怨到。
“老师也来玩吗?”唯一一个捧场地跟五条上演感动重逢拥抱的虎杖,抱完之后傻笑着问他。
“顺便来看一眼啦,万一有脑袋不好的笨蛋闹出事情来就麻烦了。像这种学校传统一样的东西,只要到了地方,伊地知肯定会跟你们说的嘛。变成公主的感想如何啊,野蔷薇?”雪发的咒术师笑嘻嘻地询问。
“哈?我都想说真的有这样的家伙吗?根本一个都没碰到啦。”少女鼓起脸颊,“难道我真的这么没人气?”
“啊哈哈哈,偶尔,偶尔也会有那边的来客比较少的时候啦。”五条哈哈笑着开解唯一的女弟子,“哎呀,干脆给你们看看我珍藏的历年照片?”
伏黑犹豫了一会儿。
“……乙骨前辈真的女装过吗?”他还是有点不信。
“真的啦真的。”五条掏出手机,翻开相片档案给学生们分享他珍藏的历年宝藏。”
看见相册里的第一张,虎杖和野蔷薇的表情就忍不住了,实在上上面那个黑发浴衣少女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过于离谱,旁边的狗卷也打扮得非常女性化,要不是带了围巾挡住嘴巴,他们肯定会以为这是狗卷的妹妹。
“这是谁干的啊!!根本是整容了啊!!”野蔷薇捂住嘴巴忍笑,虎杖则是满脸惊叹,只有伏黑一头黑线,“你还真的干了。”
“嘿嘿嘿,对啦!当然是万能的五条老师我呀~毕竟真希的化妆技巧确实不行。”
你一个大男人化妆这么神是为什么啊!!!!野蔷薇看向他的表情当时就古怪了起来。
“因为好玩呀。”五条理所当然地说道,“以前万圣节我还用特效化妆装过杰路·刚X士呢。”
“那只是普通的COSPLAY吧!!”伏黑忍不住吐槽他,“而且那家伙明明很矮来着!!”
“岩石人难道不是妖怪的一种吗??”
“五条老师真厉害!!我能看看照片吗?”
“当然可以了!当时我可是帅气地堵住了一条街耶!”被称赞了的雪发咒术师得意洋洋地甩出手机,和虎杖一起欣赏起自己当年的英姿。
里面当然还有些别的照片,比如脸色难看的七海和旁边穿着女生浴衣的黑发咒术师,但因为化妆技巧拙劣,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男生,以及另一张照片上仿佛写实阴沉女一样的单人照。
“噗,这,这是伊地知先生吗……”虎杖很给面子地按住了嘴巴。
“对哦,当时伊地知哭得太惨了,我看不过去就帮他化了妆啦,虽然是初次的作品,但还是很完美啊!”
“五条先生!你在给学生们看什么啊!!”大概是直觉上产生了什么不妙的联想,正好走了过来的伊地知看着他们喊道。
“以前的纪念照片?”
“请务必住手啊!!!!”辅助监督满脸绝望地来抢手机,当然他是拿不到的,五条哈哈笑着丢给了对面的伏黑,“不准让伊地知拿到喔?”
“知道了,但我会把里面的垃圾清除干净的。”一脸嫌弃地看着五条的伏黑如是说道。
“咦???不要啦!”虽然这么说着,但雪发的咒术师也没有要阻拦的意思,看来他多半有着备份存在,即便如此,能删除一部分黑历史存档,还是成功让伊地知感到了安心,他感动不已地看着伏黑当场开始操作,把那些自己恨不能消除记忆的照片一一删掉。
看着学生们和辅助监督友好相处样子的咒术师靠在路边的石像上微笑起来,从早上开始一直在忙,好不容搞完任务之后才来到祭典,又跟学生们说了不少话,他现在又渴又饿。
因此,当有一盘食物和水送过来的时候,五条半点都不带犹豫地拿起来开始吃。
第一个意识到这点的是虎杖。
“唉?老师刚刚去买的吗?”他看着雪发咒术师手上的一盘白糖糕,“刚才祭典上好像没怎么看见有卖这个的摊位呢。”
而看清楚了糖糕底下垫着贡品用的红色粗陶盘的时候,伊地知的腿肚子开始发抖了。
“五,五条先生!!为什么反而是您吃了啊!!!”
“嗯?”雪发的咒术师不明所以歪歪头,“这有什么不能吃的。”
“那,那边的食物!!”
伏黑和野蔷薇的脸色也变了,因为他们清楚的看到,五条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位带着面具,看不到面孔的男子。身量几乎和他差不多高,穿着深黑色浴袍,就那么抱着衣袖呆在那儿,一声不吭。
无论如何看着都不像活人。
五条悟笑了起来,“真是那边的食物就好了呢。”他把盘子向辅助监督和学生们展示了一下,“祭拜路边地藏的糖糕啦,都快放干了。”然后转头去责备那个看不见脸的家伙,“等了你老半天,结果就是去拿这种东西吗?好歹弄点更能吃的啊?”
看不见脸的家伙耸耸肩,一副自己已经尽力的样子。
因为知道了并不是‘那边’的食物,松了一口气的伊地知差点脚软地坐到地上,而虎杖和伏黑则是狐疑地打量站在五条身后的男子。
“老师……他……”
“是那边来的哦?”五条回答得利索当然,“虽然给我的是现世的食物,但规矩就是规矩,所以没法把我带回去之前,这家伙就只能缠着我作祟啦。”
学生们和伊地知的表情堪称一言难尽。
因为很不好说到底是对方缠着五条作祟,还是五条故意要拿对方当玩具。不过既然都特地送上无害的食物了,再加上五条悟的态度,显然,他们应该是熟人。
大概意识到了可能是老师的私事,学生们没在继续留在五条身边,只是各自看了黑衣的男子好几眼,才不太情愿地跟着辅助监督继续去逛祭典,毕竟任务还没完成呢。
目送他们离去之后,刚才还一脸轻松的咒术师才一点点垮下脸来。
“难吃。”他毫不犹豫地冲着身后的男人抱怨起来,“难吃死了,又干又不甜,这肯定是已经放了一整天的祭品!”
但他还是一口口把所有的白糖糕吃得干干净净,碟子随手摆在垃圾桶上。
“规矩就是规矩,知道吧?”五条这么说道。
男人点了点头,然后冲他伸出手来。
他们就这么牵着手开始逛祭典,中途咒术师一直在心不甘情不愿地嘀咕,“啊啊,给我感恩戴德吧,一盘白糖糕就能把最强的五条悟约到手,别人可办不到这种事!!”
低沉的轻笑从面具之后传来。
虽然是在逛祭典,但两者一个不是人,一个不太想松手,于是什么都没玩,光牵着手走来走去,全程只有五条在对各种摊贩发表意见,购买各式甜点,拿不下的就塞给旁边沉默的苦力,就这么百无聊赖地逛到了夜半,祭典即将结束的时候。
他们在小广场碰到了正在玩仙女棒的学生们。
“老师!!”
“已经玩得差不多了?”
“嗯嗯,总算碰上了几个不长眼想搭讪的。”野蔷薇摆了个爽快的拳击动作,险些让五条喷笑,她始终约不到男生果然不是没原因的。
学生们都很识趣地,谁也没对五条和男人牵着手的状态提出疑问,只有虎杖同情地看了一眼怀里抱满棉花糖和苹果糖,手上还拿着一支大甜筒的男人,对他沦为移动货架的结局深表歉意。
“说起来,这种时候不应该放烟花吗?”五条突然想起了什么。
“啊,那个啊,好像是说有引起火灾的嫌疑,所以已经取消了……”野蔷薇一脸失望,“所以我们才点一下仙女棒凑个数,祭典没有花火大会果然就感觉缺了什么。”
伏黑和虎杖倒无所谓,男孩子们对烟花这种感性的景观不是很在乎,虽然仙女棒也确实挺好玩就是了。
五条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毕竟是学生的愿望,他这个当老师的怎么能不想办法解决呢。
站在旁边的男人用手上的甜筒戳了戳他。
“干嘛啦,你现在又不能叫咒灵出来……”雪发的咒术师咕哝到,但对方却用甜筒指了指旁边的伏黑。
“哦哦,对耶!还可以这么玩!!”
五条恍然大悟地拍手,“惠!你派上用场的时候来啦!!”
伏黑顿时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呜哇!!不愧是五条老师!!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野蔷薇开心极了,拿着手机不停拍照,旁边的虎杖一边发点燃的仙女棒,一边也拿出手机。
“简直跟童话王国一样耶,伏黑!!”
“闭嘴,快点点火啦。”维持着呼唤状态的影法术咒术师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整个小广场上现在到处是奔跑的脱兔,而它们嘴里都叼着一支燃烧的仙女棒,在漆黑的晚上看上去仿佛什么奇妙的童话场景,要不是祭典已经散场了,肯定围观人群无数。
连伊地知都在忍不住用手机拍摄。
雪白的兔子们叼着仙女棒奔跑起来,绕着众人跑出一个完美的巨大圆形,无数燃烧的仙女棒随着式神们的奔跑,在夜色里划出流星般的长条,宛如延时摄影拍就的千亿环形星路落在了地上。
这是一场低头才能看到的,仅仅发生在脚边的流星雨。
“真漂亮。”五条靠在身后的男子身上,轻声说道,而那家伙也很配合地把快要融化的甜筒凑到了咒术师嘴边,方便他啃咬。
“……就算你真的拿那边的食物过来,我说不定也会吃哦?”
他笑着说道。
男人一下子就把甜筒撤走了。
“干嘛,生气了?”
“我还没生气呢。”咒术师咕哝着,强行把他的手拽回来,继续品尝冰激凌香甜的味道,“有点奴隶的自觉,现在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力。”
对方始终不发一语。
等到冰激凌吃完,兔子们的花火大会也结束了。
回到旅馆的路上,学生们你看看,我看看,对着五条背后走出街道就消失了的陌生男子抱着满腹好奇,就是谁也不敢开口问。
雪发的咒术师倒像是察觉了弟子们的好奇。
“看不到了?那才是正常的,毕竟祭典已经结束了,不过还没走哦?现在大概是背后灵之类的存在吧。”
“但是……”虎杖摸摸脑袋。
就算是咒灵,咒术师们应该也能看见才对。
“笨蛋,他又不是诅咒或者恶灵之类的玩意,单纯只是‘那边’的人而已,纯粹的灵魂从来不是具有实体的东西。”
“不是说会作祟吗?”钉崎好奇地问了一句。
然而这回,五条只是微笑而已了。
等到学生们各自去往了自己的房间,留在走廊上的咒术师才轻轻侧过头,看着外面月光笼罩的大地,“……听到了吗?好歹做点什么吧?”
肩头立刻变得沉甸甸的。
像是有什么人,将脑袋放在了那里。
这个重量,可能需要背负一段时间,肩膀大概会变得酸痛吧,但咒术师毫不在意,愉快地哼起欢快的小曲子,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月光静静地落在地上,将一切染上美丽的霜色,就像多年之前,两个年轻人在月下亲吻的时候那样。

16 Likes

生前可以相爱,死后还可以相见,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