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psycho

教师夏&咒灵五

“三十九点四,还行,好歹算是降了……”

“……?”

“终于舍得醒了?好叭。”

夏油杰艰难地睁开眼,那边的家入硝子已经很贴心地把帘子半拉上了,但是依旧难以让人难以忽视那倾泻而入的刺眼阳光。夏油杰头还是昏着,有些不知所措,这里的确是家入的保健室,天花板是一如既往的苍白乏味,桌面上的时间表示现在已经是晌午时分了 。

“早上五点的时候菜菜子美美子听见你卧室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听,就进去找你,然后呢,就发现我们尽职尽业的夏油老师正在发着四十一度的高烧昏迷不醒。你怎么搞呀夏油?”

“所以她们找你了?”夏油杰苦笑,“那真的是太打扰了。”

“哎哎哎,说什么呢,这可是生分了呢夏油。”硝子叹口气,继续“好啦,手伸出来,给你治呢。”

夏油杰乖乖的伸出手,他看着硝子眼底愈发加深的青色,就问:“昨晚又没休息好?”

“那也比你好,我问了伊地知了,他说你凌晨四点才回高专。所以说,既然受了伤,怎么不来找我呢,你看你这胳膊,都见骨了啧啧啧,你都不知道你家姑娘吓成了什么样子,敲我门的时候美美子都已经急哭了啊。”

“凌晨四点啊,”夏油杰摇摇头,“怕打扰你嘛……”

家入硝子翻了个白眼,“那会儿我可没睡呢……”

大概最近半年咒术师持续性犯水逆,今儿凌晨一点上床开始失眠的医师在凌晨两点的时候被同事七海一个电话急急忙忙地叫起来,脸上的疲倦让年轻的女人恨不得手机一摔什么不顾。可是,尽管内心很气愤,但还是老老实实披着外套出了宿舍去了保健室,然后在看着灰原那只已经被烤的甚至发出诡异味道的手掌的时候,家入硝子的眉毛就完全没松过。忙完灰原的手后,差不多恢复意识的灰原又向家入硝子告状说七海其实也受了伤,只不过在后背。

虽然家入硝子自诩脾气非常非常好,但是还是带着睡眠不足的怒气去狠狠揪了一下七海建人的脸,老社畜瘫着脸以沉默回答,家入接着再去透支着精力给小一岁学弟尽心尽力的治病。等到房间只剩一个人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半了,家入硝子困得直接倒在了办公桌上,半梦半醒到五点的时候又被枷场姐妹敲响了门。

也不只是今天,最近半个月都差不多如此,不然也不至于上床了反而睡不着,总是在心悸着下一秒是不是有个什么电话。反转术式的确可以恢复体力,但是精神上的透支却难以弥补,过分缺乏的睡眠实在太磨人了。所以,每个人都不好熬呢。

引起高烧的是夏油胳膊上一条见了骨的裂口,以及大量的失血和低血糖等等,看样子炎症还没有那么严重,可家入硝子还是犯着头疼地拿来了一瓶咖啡和一盒牛奶。

“虽然我,真的真的真的很不想为你操这份心,但是,但是啊,伊地知可已经把状告到我这里了,再装作看不见可就不讲道理了呢。”家人疲倦地垂下眼,看着手中易拉罐里黑漆漆的液体,一点也没有去品尝的念头。那液体是什么,毒药吗,一股子焦油的感觉。

“多久了,夏油?”家入硝子突然问。这种看似模棱两可的问题其实指向性太明确了。

所以夏油杰只是迟钝了一下下,然后带着沙哑的声音答道:“记不清了,我不记这个。”

“但是,我昨天又去了一趟他家,没有任何六眼要在诞生的迹象,至今都没有。你记得的,世间只能有一个六眼存在,而当初的他打破了多年来的世间的平衡,如果他的确不在了,那么必定会很开的,很快的就出现新的替代品的。”

“但是那些说辞,也不过都是一种猜想,一种认为,事实究竟如何,你总该明白了,都这么久了。”

“不,硝子,我还是不明白。”

家入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她看着夏油杰已经基本愈合的胳膊,看着同级苍白的脸,油腻腻的长发大概也是几天没洗了,忙碌的工作把特级术师的生活侵蚀的那是一点不剩,而就算这样,那个人还是没法被咒灵操使稍微遗忘一点点。

大概多久了,零七年的苦夏到一八年的难熬,其实是很简单的加减法,可事实不仅仅是如此。

于是家入硝子换了一个话题:“关于那个宿傩的容器同学,最近怎么样?”

“已经吞下第六根手指了,但是没有任何要失控的迹象。按照高层那边的意思,第十根的时候会将他除以死刑。”

“谁会来执行?”

“不知道,大概不是我。”

“只能这样,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要是他的话,估计悠仁就不会没有一点选择了。高层我的确没办法,已经努力过了,校长也没办法了 ,目前能做的只有消极怠工和努力拖延了。”

“五条家怎么说……”家入问。

“不想麻烦夫人了,毕竟这些年已经叨扰许多了。”

“不过,如果是悟的话,我想大概是没问题的。”

硝子叹气:“毕竟我们只是外人,所以这种事情他们是不太想去管的对吧。”

如果他们还是十年多前的那个三人行的话,情况的确会好很多。但是又与家入硝子想的不同的是,夏油杰却在假设着,如果当初一走了之的是他的话,他的挚友,现在又会是什么处境呢。虽然很不喜欢这样说,而夏油杰也不打算和家入硝子讨论这个,因为他们总是说“那不是你的错” ,可是一次次在复盘中,夏油杰一次次的发现自己错的究竟是多年彻底。

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从来就没有任何长进。哪怕五条夫人,那位浅色头发的漂亮女士也总是劝着他早点忘记吧,都劝着他。

夏油杰告别了硝子。外面的世界一如既往的令人烦躁,所幸高专内倒是没有什么猴子,手机很快就响了,是预先定下的闹钟,这个时间,他应该去给一年级们上课了。

等到夏油杰在罕见的迟到五分钟后来到教室的时候 ,才发现自己似乎来早了。空空如也的教室里悄无声息,只嗡嗡地游荡着几只令人讨厌的虫豸。

……

“你就是宿傩的容器么,小朋友?”

在莫名其妙的帐内,不敢轻举妄动的一年级们如临大敌一般的并列的靠的紧紧的。身材高挑带着面具的陌生男人散发的气场让人很是疑惑,语气并无太多感情成分,倒像是什么例行公事的询问。

虽然很傻瓜,但伏黑惠还是皱着眉的看着这个似乎没有恶意的 ,然后问:“你是谁?”

“最强。”他说,“它们说我是最强诅咒,或者说是,六眼。”

他抬起手撑着下巴,灵光一闪,然后很确认地再次重复:“是的,你们就管我叫六眼叭!”

伏黑惠内心一怔,他知道六眼 ,他死死地盯着那一头苍白雪色的头发,在记忆里和那张泛黄的相片的进行比较。

“似乎这个小朋友是认识我的呢,看起来有些糟糕的。”六眼有点犯难的说。原本他只是想浅浅地熟悉一下宿傩的容器,毕竟按照真人他们的说法,这个宿傩是个可能会比他还强大的家伙,于是就好奇心驱使下私自跑出来瞧瞧。

18 Likes

温度适宜的话,就会很容易走神,然后眼皮子犯困,打瞌睡流口水。书上说,一般植物需要的是光,水和土壤,而打瞌睡只需要一片柔软的温暖。今天的天气就很好,窗户敞开着,外面有风进来。

“那小花御也不能只能宠着六眼他嘛,小心火山头会去吃醋哟~”面部被缝合线分割开来的人形咒灵如是说道。花御倒是没有理会这讨人厌也讨咒灵厌的家伙,反而伸出藤蔓又去储物箱里拿了一条毯子给盖在了躺在大叶子下睡着了的和服少年。

说是少年可能不太准确,毕竟颀长的身量过于引慕,睡着了的时候那平常总是带着面具自动消失,露出的是一张还带着婴儿肥的娃娃脸。如果单凭论脸的话,确实是一副孩子像,况且羂索也说了,六眼的心理年龄撑死也就是未成年,当然,可能甚至更小。

真人从花御的叶子垫子一个翻身起来,在花御的注视下好歹是没发出什么动静来打扰好不容易睡着的六眼。

“所以说羂索他什么时候回来嘛,看家看家,怎么的漏壶能出去我反而不能?”真人玩弄着自己的发辫,满口都是怨念。

花御静静地晒着太阳,不搭理。

穿着蜻蜓和服的咒灵少年到底还是被迫地醒了,倒不是被真人吵醒的,只是平心而论,咒灵可能就是不配拥有睡眠的资格的。虽然六眼也就是很喜欢靠着软绵绵的东西睡觉啦。

六眼刚在垫子上坐好,花御就把橱柜里的巧克力曲奇饼干拆了包装递到了六眼的手边。“麻烦了,花御。”六眼愣愣地,那副遮住半脸的面具又重新遮掩住了漂亮的蓝色眸子。

虽然这位乖乖小朋友在咒灵里可是特级中的特级, 却是意外的温顺听话,也没有什么很残忍和没下限的兴趣爱好,喜欢的东西大多数属于人类行为的范畴,譬如甜食和可爱的玩偶,以及干净的衣服和温暖的天气。所以不知道六眼这家伙以前究竟是个什么角色,但是对于这些诅咒而言,他只是一只很无害而且又极其强大的同伴,是真人最喜欢的家伙,也是花御最照顾的小孩,以及漏壶最嫉妒的“仇敌”……

而它们名义上的老大羂索,那位脑门缝线的极恶诅咒师,脑子是很够用的,灵魂也是坏的卑鄙又无耻,这点深得真人同学的肯定。但事实上,真人还是更偏着软软糯糯的六眼酱。六眼哪像漏壶 ,又菜又爱玩,也不像诅咒师那样丑陋肮脏,六眼的实力差不多可以秒了漏壶,这个羂索已经给大伙见识过了。

虽然还是很难喜欢羂索这个作为恶之源是家伙,但是六眼是羂索的所有物。当初真人很随便的就拉着大家跟上了羂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六眼的存在。虽然咒灵没有人类关系的意识,但是六眼真的非常,非常像羂索的“孩子”。

但真人真的真的很喜欢六眼,六眼也是咒灵里唯一一个能陪着真人酱好好玩耍的家伙了。因为很强,表情又总是那么冷淡,怎么都不会生气的六眼酱总是默默地盯着真人同学稳定发疯。

而此时,吃着曲奇的六眼看起来可真是乖巧极了,让真人忍不住的想要上前伸手捏捏那张软嘟嘟的脸蛋。但是这会儿却碰不到了,时间静止在了那五指宽的距离。

花御说:“别欺负他。”

真人撇撇嘴,摊着手道:“六眼酱怎么对我开无限了呢,我会伤心的啦,今天的六眼大人怎么会变得这么无情呢?小生我可是要哭了哟。”

“香织还没有回来?”六眼吃完了饼干问。

“我吃好了,不要喂我吃的了,花御。”六眼又立马对花御说。

“还没有呢,果然他们是废物吧……”真人又开始把弄起了自己的脸。上面缝合线开始扭曲,原本还算秀丽的面庞逐渐变态。但是六眼和花御,都早已经习以为常。

六眼有些疑惑,慢吞吞地说:“那我去找他们。”

“不行哟,羂索说了,不能让你随便出门。”真人笑嘻嘻地拒绝了。六眼垮下了嘴角,不说话了。

所以真人连忙补充:“可是身为的诅咒,凭什么要听一个区区人类的话呢。”

六眼颔首:“所以?”

“花御来看见,我们出去玩玩,反正我也饿了嘛……”

花御表示你们随意,反正她也大抵瞧不起人类,不管是诅咒师还是咒术师还是什么都不是的垃圾存在。作为新人类的他们,同班从来都只有彼此的。

比起身为诅咒,六眼的所以表现都更贴近于人类。而作为咒灵,六眼那大约作为容器的受肉,那具漂亮的让所以家伙都趋之若鹜的身体,其实原本就属于他。虽然不知道羂索是怎么做到的的,是如何创造出如此强大的家伙的 ,这些真人并不在意,这种事情毫无关系。因为六眼是被普通人类可视的,出门的时候,六眼会很好的带上他的面具 ,收敛好自己的气息,而真人也会注意周围的。

羂索说过,不可以让咒术界知晓六眼的存在。

那样大家都会失去六眼他的。

可是既然如此,真人看着在街边买橘子棒冰的六眼,心想,那所谓星浆体的任务又有什么意义呢,之前羂索说这个任务 ,它希望由六眼来完成。

咒术界目前是有三位特级咒术师,诅咒师说九十九和乙骨姑且可以先不管,重点是那位咒灵操使,可以凭借自身强大的咒力来直接凭借等级压制以此收服特级咒灵的家伙,这种术式,对于咒灵来说可不是那么友好。

诅咒不怕死,因为其存在本来就不可以用“生死”论别,但是若成为了他人手中的傀儡,那倒不如直接消失了的好。被人类把弄什么的,想想都让人恶心。

所以毫无逻辑的,羂索就打算让六眼上。而真人看着六眼没什么意思的点点头。

你不怕小朋友被那咒灵操使弄没了?真人当时直截了当地问。咒灵没什么多余的情感和思维,但是都到了特级的话,总不会过分愚蠢,而真人又实在不打算让六眼被那些术士带走。
那样就会没人陪他玩了。

不会的,他不会的。羂索说。那位咒灵操使成长的很好,他在术师里已经算最强了,乙骨那种无聊术式有什么呢?可是,再怎么强大,羂索笑笑着,他在想,夏油,你会怎么面对我的这位孩子呢?

关于诅咒师的想法,真人仍然保持怀疑态度。看着时间有些晚了,而他的六眼酱却还在站在了一家今日歇业的店面门前。六眼盯着眼前已经微微枯萎的花,木招牌上用蜡笔画着彩色可丽饼,不知道以前是不是来过这里,他,突然,突然很想要这个。

可是真人却说,咱们得走了。

面具之下,六眼神色微动,他瞧着真人身上混杂着的丑陋色彩,他知道这只诞生于恶意最大化之中的家伙,也是已经饱餐了一顿。不过,六眼对人类没兴趣,如果可以,他现在只是想要那个可丽饼。

22 Likes

我赌羂索这算盘一定最后翻船qwq!

2 Likes

那个 作者大大还更新吗……还挺想看下去的(小声)

啊!没有后续了!

啊啊啊啊没后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