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重现

战后if,脑花死亡,夏油杰被抢救回来的世界线。待在医院里每天都呆呆的、只对五条悟有反应的夏油杰。 ​

3 Likes

家入硝子打电话给五条悟,说夏油杰醒了。

火速轰炸掉任务里最后一只咒灵,五条悟赶到病房,看见一群医生围在夏油杰的床前。

“没有反应,没有表情,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家入硝子靠在门边,小声地告诉他。

五条悟靠近了一点,医生们讨论情况、交换意见,而病床上的人呆呆的看着低着头,对于那些声音毫无兴趣。

躺了一个月,杰瘦了好多。五条悟摘下眼罩,默默地看着眼前的病人。仗着身高优势,他挤到前排观察夏油杰。

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同寻常,夏油杰抬起头看向来者。上一次这样认真看对方的眼睛,好像是10年前的事情了。五条悟看到夏油杰涣散的眼睛里忽然闪出亮光,然后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手。

“sa……to……ru……”夏油杰张大嘴巴,用干哑的声音说。

“satoru。”五条悟跟着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你是家属?”旁边的医生吃惊地问。

五条悟点点头,坐到床边,轻轻盖住这只被针头扎青的手。从站着到坐下,夏油杰的眼睛始终盯在五条悟身上,就好像刚破壳的雏鸟,把见到的第一人当作自己唯一的依附。

“杰还记得我是谁吗?”

夏油杰迟疑地摇了摇头。

后续的康复治疗进展极为缓慢,夏油杰只对五条悟有反应,可五条老师偏偏是个大忙人。

“看来夏油还是讨厌非术师的人。”家入硝子在电话里叹了口气,“你多过来看看,对治疗有好处。”

五条悟一边答应着,一边祓除了眼前这只可怜的咒灵。这是他一周里第四次来医院,再这样下去恐怕他待在医院里的时间要超过教室。

修养了一段时间,夏油杰记忆还没恢复,力气倒是恢复了不少,偶尔会四处走走,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在逃避检查,搞得护士焦头烂额。夏油杰依然不理睬任何人,也不配合任何治疗。

五条悟很快在医院楼下的小花园里发现了夏油杰。那人披散着头发坐在长椅上晒太阳,背对散步的人们,面朝一片草丛。

尽管知道对方肯定会察觉,五条悟还是选择轻手轻脚走过去。在还差两步的时候,夏油杰转头了。

“杰,最近怎样?”五条悟在旁边坐下。

夏油杰没有回答,只是专注地盯着五条悟的眼睛。很美的一双眼睛,就像是天空的倒影,就像是嵌进了两颗蓝宝石,把人照得璀璨生辉。任何人都会这样形容。

但优等生有自己的看法。十年前的夏天,两个人挤在高专宿舍的床上说悄悄话,夏油杰突然对他说,你的眼睛代表了生命的开始和结束。五条悟问他什么意思,对方说,五条家为了六眼的出现牺牲了太多畸形胎,那些生命在你的眼睛里完成了轮回。

这样说着的夏油杰,也在五条悟的眼前死亡,然后重生。百鬼夜行时缺损的手臂被接回,额头上的疤痕没有了羂索的束缚限制,被家入硝子的反转术式修复得完好如初,所有的伤口都在消退。

五条悟轻撩夏油杰的头发,帮他别到耳后。如今耳钉已经被取下很久,只留下浅浅的一个印子。

夏油杰捉住那只手,牵到自己眼前仔细观察。得益于无下限术式和反转术式的双重保护,五条悟身上几乎没有衰老的痕迹,双手温润如玉。夏油杰用大拇指摩挲那人的手心,带来微微的刺痒感。

小时候在本家,五条悟听老人说过,手心里的掌纹可以看出人的一生。寿命、情感、事业、财运,健康,一切人会拥有和失去的东西都藏在那些纹路里。五条悟并不怎么信那些,一是他生来就拥有了一切,二是他反对命运论,人生来就是要颠覆命运的。

然而他和夏油杰的相遇、离别、再相遇,除却“命运”以外,很难再找到别的说法去解释两人之间的纠葛。

当然,现在的夏油杰不可能是在给他看掌纹,这点五条悟很清楚。也许他只是觉得好奇,也许他只是对亲密接触尚且陌生,也许他只是想起了两人十指相扣,身体交融的记忆。

五条悟轻轻握住那根挪动的拇指,两只手以微妙的方式联系在了一起,像是挽留,又像是阻却。

夏油杰缓缓地转头,视线停留在五条悟的脸庞上。两个人都在对方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谁也没有开口打破此时的气氛。

脸颊感觉到炽热的呼吸,嘴唇感觉到柔软的湿意,夏油杰轻轻吻了上去。这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是一个唤起回忆的吻,是一个的动人心魄的吻。

真狡猾啊,杰。五条悟闭上了眼睛,嘴角浮上浅浅的笑。他们第一次接吻好像也是这样场景,这样的时机,这样的心情。

“啊,夏油先生……!呀!”两人的背后突然窜出这样一声。

来找人的小护士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幕,只好别过头,用文件垫板夹堪堪挡住脸:“不好意思……”

“没事。让我带杰回去吧。”五条悟露出一个微笑,很快从温存里脱离,牵着病人的手往大楼里走。夏油杰则脸色不好地看了一眼护士,又很快被五条悟转移注意力。

“杰在这里过得怎样?有好好听护士的话吗?”进入建筑,五条悟重新扮演上监护人的角色,牵着夏油杰的手问东问西,尽管对方只是用摇头和点头回应。

回到病房,护士安排夏油杰坐下,拿起他的一只手,擦上酒精棉,想给人扎针吊水,他却立刻警惕地抽走了。

“乖,把手放回去。”五条悟在旁边哄他,“护士姐姐不是坏人。”

夏油杰用不太灵光的脑子思考了几秒,再次给出了自己的手。

“谢谢谢谢,帮上大忙了。”护士朝着五条悟连连点头致谢,顺利地完成了一次挂水。

趁着夏油杰行动受限,五条悟在走廊上和护士聊了会儿天。

“他还是这样一直到处乱走吗?”

“嗯……有时候没人看着,吊瓶挂到一半,夏油先生直接拔掉针头出去了。我们试过把门锁起来,但是他会把门锁拧断,然后再出去……”

下一次五条悟来时带了一束蓝色的小花,名字是勿忘我。他把花束装进精致的玻璃瓶,摆在夏油杰的病房里。

几天后护士高兴地打电话来,说夏油先生再没乱走了,每天坐在病房里守着这束花。五条悟不得不感叹,代餐的力量着实强大。

五条悟来得越频繁,夏油杰粘人的劲也越大了。来的时候要亲、要抱、要陪发呆,走的时候拉着手不肯放。五条悟只好哄他,好好配合治疗,速速出院带他走。

好在夏油杰的态度在五条悟不懈的劝说下出现软化,现在医生护士可以借着五条悟的名头骗夏油杰乖乖完成治疗,让医护人员的工作顺利了不少。

等夏油杰稍微变聪明了一点,开始不分昼夜地给五条悟打电话。虽然夏油杰依然没有恢复记忆,也不爱说话,但他很喜欢听五条悟的声音。

在第n次半夜被夏油杰的电话吵醒后,五条悟的耐心终于耗至极限,忍不住说了一句重话:“烦死了,夏油杰,你他妈让不让老子睡觉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

五条悟说完就后悔了。不该和失忆又失智的夏油杰这样讲话。他也知道,这人就是喜欢一个人闷着想事情,想到发疯了都不会告诉他。这句话说完,不知道夏油杰要想上个几天几夜,没准又要来趟“离家出走”。

刚想给自己的失言找补,五条悟听到夏油杰说了自康复以来最长的一句话:“对不起,是我太想悟了。”

然后夏油杰就挂掉了电话。

接下来的两周五条悟睡得很好,白天也再没接到夏油杰的电话。头两天五条悟还欣慰于夏油杰终于理智一点了,再过了几天,他倒开始有点不安,这家伙不会又把自己憋出什么事吧?

漂亮地清理完了高层下达的紧急任务,辅助监督发布的常规任务,学校备课和作业批改,甜品的采购与品鉴,五条悟准备再去看一次夏油杰。

对于高层来说,从涉谷事变回收的咒灵操术使一直是个非常头疼的问题。把人一直关在医院吧,浪费劳动力;把人放出来吧,鉴于这位的前科,实在是怕他再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操作。

五条悟一直是反对高层的人和夏油杰产生接触的。虽然涉谷事变之后烂橘子被清理了不少,但由那些烂橘子培养出来的小橘子,五条悟还没能把他们尽收麾下,很难说他们会对夏油杰做什么。

出于愧疚心,五条悟从店里打包了一份荞麦面带到医院。快到病房的时候,六眼敏锐地感知到了咒灵的存在。这栋医院经常有重伤的咒术师来这里修养,向来是很干净的。

五条悟瞬间觉出不妙,直接瞬移到夏油杰所在的房间。“杰!!!”

病房里站着两个高层的派来的人,被突如其然出现的五条悟吓了一跳。夏油杰正坐在床边,拿着一只咒灵玉要往嘴里塞。五条悟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吃了进去。

登时夏油杰脸色煞白,捂着嘴竭力不让自己吐出来。五条悟赶忙过去顺背,扒开他的手:“不要吃了,吐出来。”

夏油杰摇了摇头,开始剧烈地干呕,扶着床沿蹲到地上,整个人蜷缩成一团。五条悟按响床头的护士铃,焦急地蹲下身查看情况。旁边的人面面相觑,显然没有料到夏油杰反应会这么大。

干呕持续了一会儿,夏油杰吐出了一点稀薄的食物和胆汁。这时也顾不上脏,五条悟手忙脚乱地抽纸给他擦,心里止不住地抽痛。

高专的时候夏油杰从不在别人面前吃咒灵球,五条悟也只当咒灵操术和无下限术式一样方便,只消“噗”的一声,所有事情都会解决的。吃一只都会痛苦成这样,10年里夏油杰是怎么吃掉四千多只的?

护士很快就到了病房,把人安顿好,清理干净现场。等夏油杰平复下来,五条悟才开口:“不舒服就不吃,没关系的,知道吗?”

“可是,吃了就能帮上悟的忙……”夏油杰耷拉着脑袋,“能帮忙的话,悟就会高兴的。”

“谁说的?”

夏油杰指了指站着的那两人。

尽管五条悟戴着眼罩,两个人还是能感觉到有种尖锐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游走。

“老实交代,是谁弄来的咒灵?”

左边的人指右边,右边的人指左边。

五条悟翻了个没人看见的大白眼,指了指门:“立马滚出去。告诉那些老头子,没我同意,不准再来见杰。”

两个人悻悻地走了。夏油杰自觉做错事情,低着头一声不响。五条悟轻叹一声,把长发脑袋塞进怀里,拍拍这只垂头丧气的大狼狗:“好啦,杰的心意我领了。但是看到杰难受,我心里也会难受的。”

“可是我想看到悟开心。”夏油杰若有所思地说,“我觉得……我喜欢悟。”

“我也喜欢杰。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喜欢……”面对直球攻击,五条悟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越说越小声,最后忍不住别过头看向窗台。

几个星期前送的勿忘我已经枯了,只剩一些残破的蓝色蜷在玻璃瓶里。反转术式对花没有用处呢?这样的生命永不枯萎才好。五条悟默默地想着。

“悟,带我走吧。”夏油杰说。

“你要去哪里?”五条悟回头问。

夏油杰安静地思考了一下,慢慢地吐出两个字。

“回家。”

——end——

17 Likes

好喜欢:cry:

呜呜呜呜笨蛋杰是蔫儿巴巴的小狐狸和粘人的大狗狗的集合体啊!太可爱了呜呜呜太纯了太爱了太纯爱了,重新开始恋爱吧你们两位!!!

1 Like

纯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