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过后

学弟杰×学长悟

无咒力世界,全文9k一发完,全糖无刀

(一)

团团乌云从天的那边滚来,伴随着一片轰鸣,雨一瞬间就下来了,像水聚成的帘幕,满眼都是水汽。

夏油杰站在屋檐底下,单手拎着还没被雨水打湿的书包,明明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有太阳,怎么转眼间就下这么大的雨,早知道看看天气预报再出门,也好带把伞。

透过雨声,耳边传来一阵阵踩着水跑步的声音,越来越近,夏油杰望过去,隔着雨帘看见一个和他穿着一样校服的同学,朝他跑来。

也是一个在开学没两星期就忘带伞跑到屋檐下躲雨的倒霉蛋吧。

夏油杰护着书包,打算往旁边站一点,免得他跑过来把水溅到自己身上,毕竟他可是在下雨之前就躲到了屋檐下,身上除了被水汽氤氲得有点潮之外,其他的都还是干的。

“啪”一声,水溅了起来,无奈屋檐太小,夏油杰还是遭殃了,他的裤腿被溅湿了,更过分的是,那个学生还在他旁边甩头,头发上的水不可避免地落到了他身上。

夏油杰转头去看他,打算劝阻他,他不想他的身上再被弄湿了,但是,在看清那个同学的时候,夏油杰愣住了。

白色的头发湿哒哒地贴着额头,雨水顺着他的洁白的脸颊滑落,同样是白色的眼睫毛上沾着水珠,眸子是蓝色的,现在还含着浅浅一层水汽,就像刚刚放晴的蓝天,外套是拉开的,身上的衣服全湿了,里面的衬衫紧紧地贴在身上,可以看见他腹部肌肉的曲线。

夏油杰匆忙把视线移开,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悄咪咪地再往旁边移了一步。

“奇怪刘海,你有纸巾吗?”

那个同学一边问着,一边往夏油杰这边移了一步。夏油杰再一次转头看他,笑眯眯地问他:

“同学,你刚刚叫我什么?”

“奇怪刘海啊,那我应该叫你什么?你的刘海是真的很奇怪哎!”

夏油杰嘴角的微笑有点僵了,但还是把怒气压下去了,微笑地对他解释道:

“你应该说,你好,同学!请问你有纸巾吗?”

话音刚落,那个同学大笑起来,一双蓝色的眼睛在雨中亮得很:

“奇怪刘海,你年纪不大,怎么说话这么老成呢?”

夏油杰决定不和他讲话了,但是看见他脸上的水那还在顺着往下流,还是从书包里面翻出来了一包纸巾,递给了他。

他用纸巾擦脸真的毫无章法,最后额头上还沾有纸巾屑。夏油杰向着他指了指额头,他伸手去摸但是没有摸到,夏油杰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抬手帮他取了下来。

他们俩离得很近,夏油杰可以闻得到他身上雨水挡不住的淡淡的牛奶沐浴露的味道,可以感受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一抬眼就可以看见他那双满眼笑意的蓝色眸子。

夏油杰取下来之后,立马后退了几步,手指上还残留着触碰他细腻皮肤的感受,这个人是十分恶劣,但是也是真的生得漂亮,那一张脸和身材真的无可挑剔。

“奇怪刘海,你说这雨什么时候能停啊?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去?要是很久都不停的话,我们跑回去怎么样?”

看着他伸手去接滴落下来的雨点,夏油杰一边护着他的书包又往旁边挪了一步,已经能感受到零零星星的屋檐上滴落下来的雨水散在他身上,一边内心吐槽道,你身上已经全湿了,又没带书,跑回去的话也无所谓,但是,我不行,我的书会湿的,并且我很有可能会感冒发烧的。

突然,他伸手把夏油杰往自己的身边一拉,对夏油杰讲道:

“进来点,你都快淋到雨了!现在衣服先别湿,万一等会真的要跑回去再湿也不迟。”

夏油杰将手臂轻轻从他的手里挣出来,这个人虽然很恶劣,但是还有救。

“奇怪刘海,你为什么不理我?你是不是生气了?因为我叫你奇怪刘海?虽然说你的刘海的确很奇怪就是了。那你的名字是什么?以后我就叫你的名字,不叫奇怪刘海了,这样你就不会生气了吧?”

夏油杰一连听了他说了几个奇怪刘海,刚刚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一下子又上来了:

“第一,我没有生气。第二,你可以稍微安静点吗?”

“还说没有生气,这不就生气了吗?”

他轻声嘀咕到,但是还是安静下来了,身边只有大雨滴落到水洼的声音。

天渐渐阴沉下去,但是雨还是没有要停的节奏,依旧是倾盆大雨,周围也没有什么人了,寒意也开始慢慢地渗入到他们俩身上。

“我们还是跑回去吧?再晚一点会很不安全。”

夏油杰看着差不多完全暗下来的天和眼前的雨帘,把书包抱紧在了怀里,还是有点纠结。但他身边的同学已经把外套脱掉了,顶在头上,准备好跑进雨中了。夏油杰看着他的衬衫紧紧地贴在身上,湿了的衬衫完全没有了遮挡的作用,裸露出大片大片的肌肤,夏油杰偏头轻轻地咳了一声,伸手把他的外套拿了下来,让他穿上,拉好拉链,再把自己书包给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顶在他们俩的头上。看着他疑惑的样子,夏油杰开口解释道:

“衬衫湿了会透,被人看见终归是不好的。先用我的外套,我身上的衬衫还没湿。”

透过屋檐下昏暗的灯光,夏油杰还是看到了他白皙的耳朵一点一点地变红了,原来这家伙也会害羞啊。

把书包紧紧地护在怀里,他们俩一起跑进了雨中,踏着水开始往家里跑,雨水透过夏油杰的外套润湿了他们的头发,外套底下,盈满了牛奶沐浴露的味道,他们俩挨得很近,在潮湿的水汽中,呼吸交错,他衣服身上的雨水沾湿了夏油杰的衬衫,他的手臂也贴着夏油杰,夏油杰能感受到他肌肤的暖意。好像心跳有些加快,夏油杰觉得一切都变得湿漉漉。

“先去你家吧!”

他说话时的气息拂过夏油杰的脸颊,微微有些痒,有些发烫。

到夏油杰家的时候,夏油杰的衬衫也快湿完了,于是立马把外套给拿了下来,穿上了,才抬头去看他,他却在低头检查怀里夏油杰的书包,确定没有怎么湿了以后,朝着夏油杰高兴地笑了:

“它没有湿就好!”

他的笑容漂亮到晃眼,夏油杰的脸颊,好像又有点发烫,于是急忙后退了一点,让他去家里坐一坐。他摇了摇头,表示今天已经很晚了,他要回家了。夏油杰就从家门口的柜子里面递了一把伞给他,从书包里面找了一张纸写上了年级、班级和姓名。并且把纸条递给了他,告诉他来这里还他的伞。他看了看纸条,撑起伞,向夏油杰告别:

“再见啦,杰!”

夏油杰被一声杰给定在了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雨幕中,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二)

第二天早晨,夏油杰在教室里面一坐下,就听到门口有人在喊他。

“杰,我终于看到你了!你的伞!”

夏油杰无奈地起身,到教室外的走廊,又对上了那双蓝色的眼睛,今天这双眼睛上朦朦胧胧地水汽已经消散了,显得更亮了,晶莹剔透的。接过自己的伞,夏油杰就看见老师走了过来,他要上课了,便让对方先离开。等到下课之后,一堆同学围在了夏油杰身边:

“夏油君,你是怎么认识五条君的?他是你朋友吗?你和他熟吗?”

“他是不是很帅?他可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帅哥!”

“这才开学几星期啊,我们就都听说了!”

夏油杰笑着解释到是昨天躲雨认识的,并且刚刚才知道他姓五条,没有特别熟,谈不上认识。

等到放学后,夏油杰照例来到了摄影社,他跟着他的父亲学过几年的摄影,个人本身也挺喜欢的,就在开学社团招新的时候报名了。今天他一进去就被社长拉到旁边,问他是不是认识五条悟。现在夏油杰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头疼,今天他同学都在他身边讲了一整天了。他正想说他不认识的时候,他社长表示别扯,都听说今天去你班给你送伞了。还没有给夏油杰解释的时间,他的社长就把事情全部讲完和吩咐完了。

其实就是社团去海边团建,顺便捞几个同学去当模特,一起练一下人像摄影。所以,夏油杰需要做的就是去邀请五条悟当模特。

“夏油君难道不觉得五条君的那双眼睛和大海很配吗?那种澄澈的蓝,真的太难得,太好看了!”

看上去是没办法推脱了,夏油杰只好应下来,表示明天会去,但是他也不确定五条悟会不会来,至于五条悟在几年级几班,今天上午夏油杰就听说了。

于是,第三天早晨,夏油杰出现在了五条悟的班级门口,还没来得及让人帮忙把五条悟叫出来,五条悟就已经发现了他,蹦蹦跳跳地跑出来了,直接冲过来抱住了他:

“杰!我就说杰不会那么狠心,昨天早上嫌弃我,把我赶走,今天就一定会来找我的!”

夏油杰直接愣在了他的怀里,牛奶沐浴露的味道包围了他,他耳朵有些发红,反应过来后,使劲从五条悟怀里挣脱出来后,往后退了几步,平复了一下,才开口道:

“早上好,五条学长,昨天是因为我要上课了,并不是因为嫌弃你。今天来找你是想拜托你一些事情。”

夏油杰把他社长的规划和请求与五条悟大概讲了一下,看着五条悟那越来越亮的眼睛和逐渐感兴趣的样子,顿了顿,还是客气道:

“要是五条学长觉得很为难的话,直接拒绝我就好了。”

“杰!你为什么要叫我五条学长?这样子多生分!比起当模特,这个更让我为难好吧?”

五条悟朝着夏油杰走进两步,凑到了夏油杰的面前,夏油杰默默地往后挪了几步:

“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五条学长?”

“直接叫我悟就好啦!”

“五条学长,这样不合规矩。”

“我说杰,你明明比我年级还小,为什么就这么老成呢?要不这样,你答应以后都叫我悟,我就去当那什么海边模特。”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那得意洋洋的笑容,这家伙就是摸准了他会答应,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五条悟:

“悟,这是我们社开会的时间,你方便的话,可以过来了解一下。”

“杰,你好像很喜欢写纸条啊!”

夏油杰点点头:

“重要的东西我都会用笔写下,感觉不写下来不是很放心。”

“这样啊,那会不会有事情重要到用笔写下来都不放心?毕竟纸条会丢的嘛。”

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但夏油杰还是想了想,认真回答道:

“目前还没有遇到过,如果有的话,会写很多张纸条夹在我喜欢的书里面吧,这样就不怕丢了。”

(三)

蔚蓝的天上,大朵大朵的白云在慢悠悠地飘着,金色的阳光倾泻地洒在学校门口停着的公交车,摄影社的同学在一个接着一个地上车,社长站在公交车门口一边清点人数,一边对夏油杰说到:

“五条君什么时候来?他会来真的太好了!他之前居然还来开会,太感动了!”

夏油杰在清点东西,确定东西都带齐了,随口回答道:

“社长,你这话已经念叨好几天了,他来开会也没有在认真听,每次都歪到我身上打盹。至于什么时候来,只希望他今天不要迟到。”

“杰!你是在说我吗?我这不是来了吗?没迟到啊!”

五条悟拖着一个行李箱,戴着一个墨镜挡住了那双碧蓝的眼睛,一路跑了过来,单手环住了夏油杰的肩膀,笑道。

夏油杰很自然地去接过他的行李箱,帮他放好,让五条悟先上车。等到所有人都齐了之后,夏油杰跟着社长上了车。

“杰,过来坐!”

五条悟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向着夏油杰招手,阳光透着车窗洒在他柔软的白色头发上,显得他的头发更加毛茸茸的。夏油杰放好自己的包,坐到了五条悟身边的位置上,一坐下来,五条悟就拿了一部手机,凑了过来:

“哇,我之前开会的时候,居然忘了找你要联系方式,就现在加一下我吧!”

夏油杰默默地往旁边挪了一点:

“为什么?”

五条悟伸手去摸夏油杰的手机了:

“因为我要是去海边走丢了的话,得联系你来救我!”

夏油杰抓住他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认命地把手机拿出来,但是嘴上依旧不饶人:

“那你得去要负责人的联系方式。”

“不行,我和其他人都不熟!你既然把我拐过来了,你就要对我负责!”

五条悟心满意足地要到了夏油杰的联系方式,咧嘴对着夏油杰笑了。夏油杰看着他的墨镜稍微往下滑了一点,露出了那双笑得得意洋洋的眼睛,没骨气地想着,算了,负责就负责吧。

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开着,五条悟在夏油杰身边昏昏欲睡。夏油杰看着把头抵在他肩膀上的五条悟,伸手把他的墨镜取了下来,并且从包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眼罩,递给了五条悟,让他戴上睡觉。五条悟都已经困到迷迷糊糊,还嘀咕道:

“杰,你怎么什么都有啊…你好好啊…”

夏油杰应了他一声,柔声哄到:

“睡吧,一会到了我喊你。”

公交车里面很安静,只有耳边五条悟浅浅地呼吸声,他的头发还会蹭到夏油杰的脸颊,痒痒的。夏油杰看见阳光照着五条悟的大半边身子,稍微起身,想去拉车窗上的帘子。突然,一个急刹车,夏油杰的脸上被一个软软的,还带点湿意的东西给蹭了一下,车子猛地开动起来,又蹭了一下。当夏油杰反应过来,这是五条悟的嘴唇的时候,脸色唰地变红了,整张脸直接红透了,脑海里也不自觉地想到,那一天大雨,五条悟在屋檐下穿着全湿了的衬衫看着他的样子。

夏油杰僵硬地在座位上坐好了,整张脸又红又热,他低头看着五条悟毫无防备地枕在他肩头睡觉的样子,觉得他轻轻拂过自己身上的呼吸好烫。

直到公交车到了海边,社长起身来吩咐注意事项的时候,夏油杰才回过神来,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拍了拍五条悟,告诉他到海边了,等到五条悟清醒了一点之后,夏油杰立马起身去拿行李去了。

行李被颠簸得往行李架里面去了,有点难拿,夏油杰伸手去拿的时候,稍微有点费劲。不知道什么时候,五条悟也站了起来,从他身后贴了上来,一手扶着他的腰,一手一起帮他去够,下巴还抵在他的肩膀上。夏油杰感受到五条悟的胸膛紧紧贴着自己的后背,一只手覆盖在他的腰上,气息细细地顺着他的脖子和脸颊滑过,直接僵住了,一点一点整张脸全部红了。行李一拿了下来,夏油杰就抱着行李往车下面跑,看到社长在安排旅馆,连忙去帮忙。

“夏油君,你很热吗?为什么脸这么红啊?”

夏油杰翻着名单的手停住了,感觉脸上被五条悟的嘴唇碰到的地方更烫了,半天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嗯,是…是有点热,对,真的很热!”

社长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夏油杰,正想说到还行,温度也没有很高的时候,被跑过来一头撞到夏油杰身上的五条悟打断了:

“杰!你怎么又不理我了!”

夏油杰一个激灵,立马往社长那边挪了挪,但是五条悟不依不饶地又贴了上去,旁边的社长看不下去了,开口道:

“五条君,夏油君都热到满脸通红了,还是离他远一点吧。”

听到这话,夏油杰脸好像更红了,但是五条悟直接伸手去探夏油杰脸上的温度问道:

“杰,你没有不舒服吧?是发烧了吗?”

夏油杰偏头躲开了,连忙表示自己没有事,需要喝点水就好了,说罢就准备逃离这里了,五条悟点点头,让夏油杰去休息一下,然后和社长问道:

“社长,我们旅馆的房间是怎么安排的?”

社长看着手里的名单:

“没有单人房,最好就只能给五条君住双人房,可以吗?”

五条悟表示没有问题,社长问他想和谁一间房,五条悟指了指夏油杰匆匆离开的背影。

等到夏油杰拿着社长给他的房卡,打开了房间的门的时候,看见五条悟坐在其中的一张床上,朝他笑着挥手的时候,魂都要吓没了,原来刚刚一直没有来找他,是在这里等着他。夏油杰在门口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认命地拖着行李走了进去。

在向夏油杰确认今天傍晚需要拍摄之后,五条悟就拿着衣服走进了洗手间,洗个澡,再准备一下。夏油杰在床前打开行李箱收拾衣物的时候,听到洗手间淅淅沥沥的水声,想到那天五条悟满身水的出现在他的身边,水滴顺着头发落下,划过脸颊,细长的脖颈,最后隐入衣服里,后面他湿透了的衬衫紧紧地贴在他身上,蓝色的眼睛里面明明是疑惑,但是被水汽给模糊后,莫名显得有些委屈,大雨天透过满是水雾,看见五条悟和他讲话,那一张一合的显得湿漉漉的嘴唇刚刚在车上碰到他脸的感觉,夏油杰咽了一口唾沫,手中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

“杰!你蹲在地上干嘛?”

五条悟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夏油杰蹲在行李箱旁边,一动不动。听到五条悟的声音,夏油杰唰的一下脸又红了,手立马动了起来:

“我…我在收拾…收拾衣服。”

五条悟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行李箱找出来了三件衬衫,两件花的,一件纯白的,把其中一件花的递给了夏油杰。依旧是被牛奶沐浴露的味道环绕着,眼前赫然出现一件红色的花衬衫,夏油杰顺着往上看,看见五条悟裸着上半身,噌地一下子站起来了,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脸红到像被晒伤了一样:

“悟,你…你为什么不穿好衣服!”

“啊?因为没有把衣服拿进洗手间啊!”

五条悟看见夏油杰没有接过衬衫,脸还红得这么厉害,凑上去探他的温度。于是夏油杰被堵在了五条悟和墙壁中间,五条悟身上牛奶沐浴露的味道愈发浓郁,夏油杰还可以感受到他刚刚洗完澡身上散出来的热度,感受到他的手在触碰自己的脸颊的时候,脸更烫了。五条悟觉得夏油杰脸上的温度的确很烫,边用额头轻轻抵住了夏油杰的额头,去看他到底有没有发烧,边说道:

“杰,你真的没有事吗?脸好红好烫啊?”

夏油杰已经僵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动了,只感觉满世界都是自己的心跳,震耳欲聋。

“杰,我帮你和社长说一下吧,今晚的拍摄活动你就先别参加了,吃点药,好好休息一下。”

看见夏油杰呆在原地,没有讲话,以为他已经烧迷糊了,便拿起那件纯白的衬衫穿上,准备出门给夏油杰买体温计和药。夏油杰伸手拦住他,并表示自己没有生病,可以参加傍晚的拍摄。看见五条悟又要凑上来,夏油杰连忙要躲进了洗手间,跟五条悟说,自己需要收拾一下。五条悟却拦住了他,把手上的红色花衬衫再一次递给了他,让他今晚穿这个:

“杰,社长跟我说傍晚拍照的时候要穿一件纯白的衬衫,但是我担心湿了会透,所以我晚上会穿另外一件蓝色的衬衫,就一起穿吧?”

夏油杰慌到压根就没反应过来五条悟在说什么,本能地接过衬衫,往洗手间里面跑。脱了衣服,打开花洒,淋了半天之后,才渐渐反应过来刚刚五条悟在说什么,他担心白色的衬衫会透,拍完照会换蓝色的花衬衫,所以他希望我晚上穿红色的花衬衫。夏油杰感觉热意又渐渐地漫上了他的脸颊,于是他伸手把温水给调成冷水了。

洗完澡之后,夏油杰站在洗手间门口,深呼吸了好几次,告诉自己,保持冷静,才打开了洗手间的门,五条悟整理好了,刚刚吹干的白色柔软头发显得很蓬松,刘海自然地垂在额前,白色的睫毛稍稍往上翘,修饰着那一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看见夏油杰之后,带上了笑意,就像星星点点的光在眼睛散开,他向夏油杰伸出了手:

“杰,我们一起去海边吧!”

等到小组成员全部到齐时间刚刚好,落日熔金,橙红色的太阳与海平面相接连,金色与红色相融,沾染了半边的天空,大海与霞光相映着,一层层海浪翻滚着,海面上霞光的颜色起起伏伏。

五条悟站在海边,被夕阳浸透着,晚霞独有的颜色温柔地洒在他身上,海风吹起他的头发和衬衫的衣角,蓝色的眼睛映着漫天的红霞,显得格外的流光溢彩。夏油杰看着取景器里的五条悟,只觉得他美到不似凡人。

“他真的是天生的模特,这也太出片了!”

等到天渐渐暗下来,差不多完工的时候,社长站在夏油杰的旁边称赞到。夏油杰没有搭话,只是低着头收拾摄影器材,脑海里只有五条悟站在海边,背后是绚丽的黄昏,而他眼睛微微弯起,朝着他笑,整个人被蝉翼般的光彩笼罩着,像是从天边走来,那一瞬间,夏油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好像心动了。

夏油杰好像喜欢上了五条悟。

“杰!你在这啊!我找了你好久!”

抬头看去,夏油杰发现五条悟已经换上了和他同款的蓝色花衬衫。当心意明了之后,一切好像都是那么的清楚。五条悟接过他的摄影器材,一手牵过他,跟社长打招呼,放完摄影器材之后会和杰出来玩。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和自己牵在一起的手,跟在五条悟身后。五条悟发现他格外沉默,以为他是今晚拍摄累了,低头轻声询问他,要不晚上不出来了,好好休息?夏油杰没忍住,伸手揉了一把五条悟的头发,笑了,柔声安慰他:

“没事,今晚肯定带你好好玩。”

看着五条悟的眼睛亮了,夏油杰的眸色更加柔了,四指稍稍弯曲,也握住了五条悟的手,五条悟感受到了,嘴角含着笑,微微上扬。

烧烤、饮料、海边乐队,他们一群人在沙滩上玩疯了。

“来,再来一杯!”

社长面前摆满了刚刚吃完的烧烤签和空了的饮料瓶,再一次举杯:

“要不是我们喝不了酒,今晚就一定不醉不归!”

夏油杰拉开一瓶可乐递给在身边辣椒粉加多了,现在被呛到的五条悟,伸手轻轻地顺着他的背,低声询问五条悟的状况。五条悟接过夏油杰递过来的可乐,猛灌几口,指着那边的烤好的鸡翅,让夏油杰拿过来给他。

海风温柔地拂过他们俩,不远处的乐队唱着情歌,五条悟又将头歪在他肩头,夏油杰从包里面拿出了纸巾,帮五条悟擦掉了他刚刚吃得太快而留下的烧烤上的调料。很多人已经站起来,随着音乐跳了起来,但是五条悟好像吃得太多,刚刚又玩得太累,现在只是靠在夏油杰的肩头有些犯困,咪着眼睛,头一点一点地,夏油杰将他额前的刘海抚开,温声说让他回旅馆睡觉。五条悟却摇摇头,表示自己还要玩。夏油杰无奈,只好从包里面拿出外套,盖在五条悟的身上,柔声哄道:

“那悟先休息下,过一会儿,我喊悟起来。”

五条悟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就靠在夏油杰的肩头睡着了。其他人都围着乐队去了,只剩五条悟和夏油杰坐在原地,海浪的声音中夹着乐队唱的情歌,海风吹着五条悟的头发,这一次他头发抚过脸颊的感觉比在公交车上更加明显,肩上又暖又沉,低头就看见五条悟白色的睫毛轻微颤动着,淡粉色的唇微微嘟着,夏油杰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心软成了一片,一个很轻很淡的吻落到了五条悟的额头上。

(四)

那次海边拍摄完,不久成片就出来了,五条悟在学校里面更加出名了。

[杰,今天放学你想吃什么?]

五条悟发来信息,夏油杰看着手机,笑着回复道:

[关东煮。]

[好!!!那放学老地方等你!]

身边的同学看着夏油杰满脸的笑意,好奇道:

“夏油君最近是在谈恋爱吗?”

“什么?”

夏油杰收起手机,有些惊讶。

“你最近老是对着手机笑。”

夏油杰拍了拍自己的脸:

“有吗?”

“很明显啊!还笑得格外的温柔。”

夏油杰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自己的同学:

“没有在谈恋爱,只不过是给很重要的人发短信罢了。”

说完就背着书包,离开了教室。远远就看见五条悟等在那里,身边放学的同学经过五条悟都会多看他两眼,但是五条悟一心只盯着他会出现的方向。夏油杰向他招了招手,五条悟立即朝他跑了过来,夏油杰张开了双手,满满地接住了这个拥抱。

“悟,这个周末我父母不在家,我们可以一起在我家写作业,就不用出去找地方了。”

夏油杰和五条悟并肩走着,边吃手里的关东煮,边讲着。

“好耶!那这周末就去杰家!”

路边的鲜花一簇一簇地开着,他们俩一个背着包,一个斜挎着包,一个手里拿着关东煮,一个手里拿着草莓大福,其中一个凑到另一个身上说着什么,另一个听完温柔地笑了,从自己的关东煮中,戳了一个丸子喂到他口中。他们就这么并肩走着,步子不紧不慢,身后的影子被夕阳无限地拉长。

周末,当门铃响起的时候,夏油杰刚睡醒,拉开门,就看到五条悟叼着面包,一手拿着牛奶,一手拎着书包出现在他的家门口。他将五条悟带到自己的房间,跟五条悟说道:

“这些书架上都是课外书,悟想看的话,可以随意看,我先去收拾一下。”

说完就离开了房间。五条悟将自己的课本拿出来,摆在桌上,起身去看夏油杰书架上放的课外书,连续翻了几本书后,一张纸条掉了出来,五条悟捡起来看,上面是夏油杰清隽的字体写着“五条悟”三个字。

“这是打算以后借给我看吗?真奇怪,等会问问。”

但是,他发现后面好几本书里面都夹着纸条,上面都只有他的名字,一笔一划地写着“五条悟”三字。突然,五条悟想起,他之前在教室门口,夏油杰告诉他,如果有重要到连写下来都不放心的事情,那就:

“会写很多张纸条夹在我喜欢的书里面吧,这样就不怕丢了。”

我是杰重要到连写下来都不放心的人啊。

五条悟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脸已经微微有点红了。忽然,门被打开了,夏油杰进来看见五条悟手上拿着自己写的纸条,绯色漫上了夏油杰的脸颊。看着五条悟的眼睛,夏油杰知道,五条悟都知道了,知道他这个学弟喜欢上了自己的学长,房间里很安静,夏油杰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地下沉,坠落,慢慢地眼睛开始泛红,声音颤抖着:

“悟,是我擅自喜欢你,如果对你带来了困扰,我今后会离你很远很远的。”

听到夏油杰这句话和他话里面隐隐约约地哭腔,五条悟把纸条夹回书里面,和往常一样,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夏油杰,将头埋在了夏油杰的肩膀上:

“杰为什么会觉得我不喜欢你?”

“悟,你说什么?”

夏油杰的声音很轻,还是在颤抖着,带着不可置信。

“杰,我喜欢你!”

五条悟的手柔柔地顺着夏油杰的背 就像他之前安慰自己一样,侧头亲了亲夏油杰的脸颊 最后将脸紧紧地贴着夏油杰的脸颊告白到。

夏油杰的心一瞬间感觉被人温柔地托住了,不再往下沉,一阵一阵的疼痛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点一点放大的欢喜,直到盈满整颗心脏。

原来 我悄悄放在心上的人也喜欢我啊。

房间还是很安静,只有早晨的清风将窗边夹着“五条悟”三字纸条的书吹得哗哗响,夏油杰缓缓地抬起手抱住五条悟,越收越紧,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同样偏头亲了亲五条悟的脸颊,半天才颤声回应五条悟的告白:

“悟,我也喜欢你,很早很早就喜欢上了你。”

早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两个紧紧相拥的少年人身上,悠长舒坦,他们笼罩在金色的阳光底下,轻轻亲吻对方,眼眸里盛满了笑意。最后也只是并排坐着,写着作业,时不时凑过去,亲一下对方,唇边尽是温柔的笑意。

这一世的他们,肩上只有在十五十六岁的少年郎应有的责任,可以告诉对方自己懵懵懂懂的心动,可以坦坦荡荡地爱着对方,可以一起意气风发地相伴彼此。

我爱的少年也如此爱着我。

他们不会再走散了。

END

18 Likes

纯情少男恋爱剧: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 Like

他们的另一种美好可能(^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