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一用

他逃他追他插翅难飞

病弱五和教师杰(欧欧c预警

——

因为很倒霉所以可能要来一个完美的脸朝地式平地摔,在马上将要失去平衡再完美亲吻大地时,五条悟依旧凭借着多年来过硬的心里素质来表示他的情绪稳定。不过幸运瞬间大概是一种间歇性产物,虽然前有可恶沾水瓷砖地,但后方同时有热心东京小市民。

“谢谢。”于此,五条悟真的非常礼貌地冲一把扶助他的男高中生说,那语气之真切,那情感之真挚,还好五条悟最近已经完全熟练掌握了各种感谢他人的方式——哪怕这是他以前从未知道的东西 。

他以为面前这个熟悉的陌生人只会如其他的家伙一样来一句“没关系”或者“小心点”之类的正确社交回复,可是,果不其然,故事走向,到底是不出意外的出意外了。

原本,今日五条悟的计划是特价芒果布丁和随机下放的草莓大福,然后,这里面当然且并不包括安慰又哭又委屈的过去式体学生。五条悟看着自己目前瘦的跟个意大利面似的的身体,很礼貌的先拒绝了一下久违的虎抱,非常有先见之明的拉着这位男同学坐到了一边,顺便再隔空冲着前台小妹点了今日半价的芝士奶盖和四折布丁。

不知道是要叙旧或者还是单纯的聊聊天 ,按道理不出意外情况,他们俩本应该只是对方的一个素不相识擦肩而过的路人而已。虽然五条悟知道自己大约依旧是路人群体里最闪耀的那颗星,但是他的侧重点是,他不想惹麻烦。

虎杖悠仁一直耷拉着那粉色脑袋像只可怜的小金毛,坐下后眼泪倒是没有答吧答吧掉了,可餐桌上的气氛却直线下滑。五条悟好久没跟人正儿八经聊个天说过话了,作为无业游民,他已经在极其努力的把自己边缘化于整个人类世界,虽然很努力地学习了更合适的社交礼仪,能用上的时候其实不多。

可是,他大概就是命运之轮里那个多舛的天选之子,反正什么事都无法顺他的意。等到奶茶喝完布丁一口吞了然后五条悟打算走得时候,曾经那个像个小太阳的少年终于犹犹豫豫地开了口。

“所以,所以说,这一切都是五条老师的安排吗?”

五条悟原本打算起身,但是到底还是稳住了屁股,再毅然下了决心,带着一脸熟悉的笑容。他直视着虎杖悠仁,语气很轻松的说着。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悠仁现在过的应该很不错吧,我前几天还看见了你的爷爷呢……”

“对呀,爷爷他还活着……七海先生也是,还有校长和钉崎同学,大家都过得很好,虽然我还是吞了手指……”

那就好,五条悟心想,他不用去猜如今虎杖悠仁的担保人是谁,他只用知道那是个比他靠谱的家伙就行了。既然他得到了他要的回答,就真的打算要离开了。这里人很多,五条悟感到很不舒服 ,括噪的背景音一点点的侵蚀着原本就脆弱又敏感无比的五感,说实话,要不是为了“特价”,他真的不会在白天这个不讨趣的时间段出来的。

“可老师您呢,为什么只有我和乙骨学长还记得您呢,虽然家入小姐她似乎也知道什么,但是却不肯告诉我们。”虎杖没有去尝试挽留,只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坐在那里说。

虽然声音很小,虽然快餐店的声音很吵,可是五条悟听得真真切切。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这样已经足够了,他在门口戴好墨镜,拉上会令人窒息的口罩,外面的阳光热烈温暖,他想他该回家了。

临走的时候他扭头告诉虎杖,“没关系啦,我也过得很好啦。”

他不知道少年会不会相信。看着玻璃里映射出的人影,他自己独自笑了一下,也只是一下,这种事情,他自己都不好相信。

契约本身就不应该会平等,虽然口头上是平等的,但是交换的和实际得到的却依旧会存在不可预料的偏差值。没有显赫的身份和强大的实力,镜子里照射出的模样与曾经所差无几,可是终究金玉其表而已,里面的腐朽程度一点也不亚于那些橘子。五条悟的家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地下室,没有阳光只有潮湿与霉菌,但是运气不赖的是,前一任的主人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可爱和积极的女性,房间的装修和设计其实都很好。

唯一的不幸就是那位女孩子最后因为奇葩的入室盗窃而横死在了自己精心营造的小屋里,因为死了好几天才被一位敲错门的快递员发现,虽然最后报了警却又因为女孩是独居人士又联系不到相关家属,警察那边就没有去认真的逮捕什么嫌疑人。当一切事情都不了了之的时候,女孩的透明人母亲突然出面,通过继承权拿到了这个房子并且将其挂在网络上出售。

因为房子很便宜,就很合五条悟的心意。五条悟不怕鬼也不怕杀人犯,如果可以,被杀的其实也无所谓。虽然已经没有了咒力,但是他知道这个房子里,还有着那位女孩的存在。只是换了一种形式而成为了不会作祟的怨灵,五条悟想帮助她却有心而无力,他不可能去联系术师们,他只是能凭借着一些简陋的“术”来得知故事的经过。

回到家的时候,灯又是打开的,他猜测姑娘大概是怕黑的 ,五条悟并不介意这个。他的身体从最开始就不太好,个子很高,却时常弓着腰,额前的碎发和墨镜总是挡住那双已经不再熠熠生辉的空眼。在无聊的生活,五条悟已经调查出了那个人渣凶手的信息。这没有什么难度,问题在于怎么处理这种垃圾。女孩是无辜的弱者 ,尽管横死却没有想着要去报复谁,这只怨灵更接近一直无害的地缚灵。这样令人惋惜的孩子是值得被拯救的,坐视不管可不符合这位前特级术士的性子。

五条悟为自己冲了一杯红糖水,语气恳切地对着面前空气说:“虽然非常非常想帮你立刻解决了那个渣滓,但是为了避免手无缚鸡之力的我也被灭了,只能先从长计议。不过铃木小姐,请相信我,让人痛不欲生这种事情,我是真办得到的。”

空无一处的地方,微微起的风吹过五条悟的衣摆,像是回复着什么。然后小小的卧室的门被打开一条细微的狭缝后再被和上。和鬼同居一室对五条悟来说其实也挺好玩挺新奇的,毕竟人类他不敢过多接触,这个可爱温柔却又倒卖之极如他一般的的女鬼小姐,是他百无聊赖中的唯一一点乐趣。

当然 ,作为曾经的著名乐子人,五条悟还是很冷静的优先考虑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在这个依旧很操蛋的世界里,既然依旧有人记得他,那他是否可以选择回去。面对这个天真烂漫的想法,五条悟的决定是,在帮助女鬼铃木解决那个人渣凶手后,他会离开。回家的时候,他已经很确定了虎杖没有跟在后面 ,没有六眼的五条悟依旧有着异于常人的第六感。选择离开也许很不错,毕竟现在的他与废物也没有太远的距离,是个爬个二楼都会喘气,稍微吃多一点冷食就会胃病,眼睛不能强光的烂人。所以屋子里的灯泡总是比白炽灯更经常的亮着的。

那位人渣的基本个人信息摆在床上的小桌子上,铃木在得知五条悟知道她的时候,就尽可能在没必要的时候选择消失。五条悟不操心那位生前漂亮又可爱的小姐要去哪里,反正都没关系。

五条悟喜欢这个世界 ,尽管这个世界已经和他没太大的联系了。“死亡”被契约里的小字所限制,于是只有苟且的在这片黑暗下独行,因为条件总得去支付。眼下,本身生活就寂寞的不行,但是如果还能帮助弱小的家伙其实也很不错。五条悟总是在家里捡到一张写着“谢谢”的碎纸片 ,其实不是的,五条悟才是要说“谢谢”的那个人。

他反正也晓得伙伴们都过得很好,记忆里死去的,那些弱小的他曾经怎么样都无法拯救的,那些溺死在他不知晓的深海中的,他们现在都过得很好。既然如此,那就很好了,所以他觉得他也很好。

至少还可以按照小说里经常出现的理论来说,活着就很美好了对不对。如果活着还能帮助弱小的家伙的话,那就更好了,这样活着本身才会有意义的对不对呢。五条悟不会去思考太多有关的意义的方面,但在尽可能的一些时候,他希望他所做所为是有意义的。他现在活着的最大的意义就是作为交换物来看着这个全新开始的美好罢了。

那么,关于这个人,这个西宫诚太的话,五条悟转着手里的中性笔 ,暗弱的光线下,他在思索着这个人渣的结局。进过几次监狱,但是时间都不长,以盗窃为生的惯犯和猥亵女生的地铁变态,怎么看,这个家伙都是罪该万死了。五条悟觉得麻烦的是他没有直接的证据来证明这个社会渣滓和铃木小姐凶杀案的联系,这也导致着报警一开始就没有在计划之中。五条悟自然决定是亲自动手,当然直接硬刚不太现实,毕竟自己目前的实际战斗力还没有个普通国中生高,那么的,无所不能的五条大人他决定作弊了。

以手里的水果刀作为容器,自己的血作为引子,那个该死的东西住在离这里不到两公里的街道。今天见到了看起来过得很好的虎杖悠仁,所以心情其实不差的五条悟也决定今天动手,一鼓作气地解决掉麻烦事务后再立马动身出走。很讨厌意外,所以要抓紧。

但是很糟糕,不出意外情况的是 ,那就是又出意外了。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夏油杰手里像是拎着什么,五条悟看不见那个,却可以下意识地去知道那是“铃木”。旁边的尸体被什么撕的粉碎,五条悟看着自己还在流血的胳膊,看着到底还是失败的计划,看着百无一用的自己,他冲着夏油杰灿烂一笑,然后丢小刀转头就跑。

夏油杰把手里的咒灵化作玉球揣进裤兜,人当然是立马追上去。从见面就开始产生焦虑和急躁心情的夏油老师很明显地没有意识到了五条悟的小把戏,沾血的刀里面及时地为五条悟布出了简易结界 ,夏油杰看着黑漆漆的周围,终于开始冷静。

与此同时,夏油杰他也愈发地确定,他是没找错人。

没有咒力的人类也是可以很强大的,只是和那些自带天赋buff的天才们相比,付出的代价就可能略微多一些。幼年时候的家庭教师告诉五条悟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在复杂的人类社会之中,一个人的强大不算做强大。虽然大家族的封建和腐朽程度略微高于外界,但作为那位人上人的六眼神子,在咒术和术式的学习确实全方面。

所以五条悟现在还是有点感谢过去家里那份填鸭式教育的。有一些术,不要咒力也可以被使用,那种伤敌八百自损八百的一换一对于现在这个处境很是合适,与之前类似,只要用血做引子就好了,血越多,威力越大,可是刀已经被舍弃,所以五条悟干脆上牙。

快点快点,快点为自己布下那可以藏匿的结界吧,血也好,疼痛也无所谓,因为五条悟已经确信刚才那个夏油杰是绝逼认识自己的。明明才一个月不到,因为身体太差且来的时候一无所有 ,从而搞的一时半会离不开的日本这种客观原因是很没有问题,但是问题是,已经来不及了。

奇怪的触感牵制住了四肢,蜷缩在楼道角落里的白发男人愣愣地,他还是低着头望着地,一身黑色执法的长发男人从楼梯上面下来,这像是一些灵异电影里的俗套片段。已经平静地可以好好呼吸的夏油杰没有收回自己的咒灵,他克制地很辛苦。太多太多的言语堵在了喉咙口 ,夏油杰快要被自己哽死了。

一个月前的突然复活让他很纳闷很疑惑很莫名其妙,然而并非作古,而是重新成为了实实在在的人,这是真实的世界。随后,他看到了乙骨忧太的诧异,还有不认识的这一届一年级,而他过去的同级之一家入硝子则告诉他重新来一遍的不只有他。

但是这位过去的女性朋友现在的路人医生,仿佛故意的吊人胃口一般,明明一看知道很多,却什么也不说 。唯一的突破口是几个一开始就对他有着明显敌意的高专学生,夏油杰以此下手,放了咒灵小心翼翼地进行监视。

这一监视,就钓着了大鱼。

44 Likes

好讚

3 Likes

好看!!!!赞!!!!

2 Likes

蹲一个后续,太棒了很喜欢这样的展开

3 Likes

好期待后续! :star_struck:

好喜欢这个设定!!!蹲个后续ww

蹲个后续

期待后续!!

設定好好看呀,跪求後續

1 Like

救命木有后续了吗!!(尖叫*

蹲蹲后续 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