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喜欢大JB(轻松向AU)

补档,以前的快速短打,就图一乐

——
——

众所周知,五条悟长了一张神颜。

柔软的白发,碧空般水灵的大眼睛,性感的嘴唇,再加上有身世显赫的buff加成,虽然脾气臭烂无比,喜欢他的人不论性别,排队能绕东京好几圈。

但偏偏五条悟不爱峨眉爱男颜,十五岁的某天晚上梦见自己被一个男人按在身下干得特别爽。于是,他醒来后躲避着管家独自逃出了家,平生第一次踏入了gay吧。

五条悟长得稚嫩,但气质不是一般拽,凭借着他二五八万的王霸之气,竟然让他成功的蒙混过了门口的保安。

被他美貌吸引过来的人不在少数,五条悟挑了个最顺眼的跟他去了旁边的酒店。

五条悟喝了一小杯酒,微醉,脸红红的,眼神迷离,不过意识还算清醒。

对面的男人身材强壮,肌肉紧实,紧身背心下丰满的胸肌和八块腹肌清晰可见。

一关上门,两人情不自禁地吻在了一起。

气氛刚好,五条悟任由对面的男人脱掉了自己的上衣,边亲边想着马上就能被捅屁屁了,兴致又高了点,迫不及待地脱下对方的裤子蹲下身去……

那一瞬间,五条悟的笑容定格般僵在脸上。

对一般人来说,对方的条件其实非常不错,算得上壮观,奈何十五岁五条悟不是一般人。

唧唧比他大的五条悟瞬间萎了。

他不想被不如他的唧唧捅屁股。

五条悟衣服都来不及穿慌忙逃回了家。

失败一次后的五条悟不信邪,从此各种gay吧频繁出现他的身影,直至三十岁,继承了家族企业的五条悟还是完璧之身。

五条悟:……

这就离了个大谱!

难道唧唧比他大绝世猛1都绝种了?!

他只想被捅个屁股就这么难吗?!

在聚会上,好友私人医生摁灭了烟头,拍了拍他的肩,没良心地提议到:“要不你含泪做1?”

不可能做1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五条悟非常决绝地拒绝了私人医生的提议,转身去厕所小便。

今天的五条悟无可避免地喝了酒,不过更多的是他用来伪装成酒的果汁。

解开拉链,五条悟闭上眼睛,嘴里胡乱吹着口哨,拉开阀门。

他感觉到身边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凭借这么多年对大唧唧的执念,五条悟习惯性睁眼看了一下。

卧槽!巨大的唧唧!

一根比他的大唧唧还要大上一圈的巨大的唧唧!

五条悟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两只眼睛死死盯在了对方的大唧唧上,连自己已经放完水半天了都没注意到。

男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抖了抖,准备穿上裤子。

五条悟岂能这么轻易放过他朝思暮想的大唧唧?眼疾手快一把抓了上去。

男人:……

五条悟没察觉到男人的无语,或许就算察觉了他也不在意,反而乐在其中地撸了几下。

大唧唧哎!

有——这——么——大——

“这位先生,在不放开我就叫保安说您性骚扰了。”

五条悟闻言才从欣赏大唧唧的喜悦中脱离出来,视线依次经过对方完美的腹肌,胸肌,最后停在脸上。

明明是男性,却留着长发,一丝不苟的扎成丸子头,一副干练的精英范。额前留着一撮奇怪的刘海,眼睛狭长,紫色的眼眸里暗藏着被唐突的怒气。

不如他好看,勉勉强强算个帅哥吧!

五条悟满意了,深深款款地回答道:“叫我悟。”

“……这位悟先生,您摸够了吗?”

五条悟倒吸一口凉气。

一见面就叫他“悟”哎!对方一定暗恋他!

五条悟自信觉得没人能逃脱过自己美色的魅力!

他注意到了对方衣服上工作人员的胸牌,“夏油杰”,恩,他们名字也很相配!

五条悟另一只手也握了上去,刷的一声,五条悟的裤子掉了下去,紧致笔直白花花的大腿亮瞎了夏油杰的双眼。

“杰,我们来做吧!立刻!马上!就在这!”

夏油杰:……

从没听过这么奇怪的要求。

夏油杰深吸几口气,掰开对方正对自己唧唧上下其所的手,一手提着裤子,一手将对方扛在肩上,走进了厕所隔间。

那天,每一个进来上厕所的人都听见了隔间里惨烈的叫声。

第二天,五条家的员工发现自家表面吊儿郎当实则兢兢业业从不缺勤的老板,意外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

可能是生病了吧。

——

夏油杰一直有一个烦恼。

他从小天赋异于常人,不仅吓跑了每一个和他交往过的女朋友,为此改变了性取向后,也没有一个男人能接受他。

因此,快步入三十岁的夏油杰还没有完整上过一次垒。

夏油杰从床上醒来时,脑中还是一片混沌,缓慢梳理着昨天的记忆。

昨天他帮一个朋友代班,工作完成后,准备走人,意外在宴会上遇到了几个生意上的朋友,又留下喝了不少,头昏昏沉沉的。

然后他去上厕所,遇到了一个叫“悟”的男人对他性骚扰,他脑袋一热,就把对方——

不会吧!

夏油杰瞪大眼睛,猛然掀开被子,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白发青年一丝不挂的躺在他身边,白皙的皮肤上满是青红的印记。

夏油杰懊恼地抓抓头发,视线朝对方的下体看去,害怕看见一副血腥泥泞的场面。

被阳光刺醒的五条悟揉揉眼,瞧夏油杰已经醒了,偏过身去挂在了他脖子上,狠狠的亲了口他的下巴。

他这个绝世大帅逼都主动了,五条悟想着对方一定会回他一个香香甜甜的吻,撅着嘴等了几秒发现对方不为所动。

难道自己魅力下降了?

不,绝不可能!

五条悟皱着眉感受了下自己的屁股,有点肿,不过状态还行。昨天被捅时比他想象中痛很多,不过爽也真的爽。

五条悟眉头舒展,爽快地爬起来屁股对着夏油杰趴在床上,自己都被自己的体贴感动了。想他这样长得好看又体贴又长得好看的情人打着灯笼也没处找!

察觉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屁股上,五条悟摇了摇屁股,结果对方依旧没动作,五条悟急了。

“杰,你行不行啊,快拿你的大唧唧捅进来啊!难道一个晚上你就萎了?”

夏油杰:……

看来他白担心了,对方屁股好的不得了!

夏油杰低头看着自己禁欲三十年才开荤的正雄赳赳的大兄弟,又看着面前上下晃动不断发出邀请白花花的大屁股。

今后,兄弟你终于能过上性福生活了。

真好!

2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