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轮回 (一发完)

【27夏*13五】现世趴,OOC警告!!警告!!刀子警告!!!

全文0.8W,有原创角色

概述:夏油杰做的一场轮回梦,梦里遇到了转生的但是带着记忆的五条悟。

1

夏油杰辞职了,他想给自己散散心,日常工作辛劳,日复一日重复的日子看不到头,他觉得心里有一块空荡荡的地方需要被别的事物所填满,但他仍没有找到这件事物是什么。

他依从自己强烈的内心感受,他知道自己的离职无比正确,并不是要去寻找什么样的诗和远方,感觉上他无比希望给自己的心开阔一处避难所。

城市不适合他的修行,夏油杰收拾好了行囊决定登山,青山绿水是散心的好去处。

找到一片没有人打扰的丛林,确保周遭没有人来打扰,他卧在草丛里休息,离他不远处的河流感知到了岸上的来人,河流即生命,世间从无时间的概念,河流好心,愿捞一把这岸上的有缘人。

于是夏油杰在河边做起了梦。

夏油杰梦到自己不知走到了哪里,等他扒开眼前的灌木丛时,看到一位拄着拐杖的少年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天气晴朗,刚刚入夏的天气,早晨的阳光不算刺眼,树林与草地都是清翠的,那少年约莫十岁左右,身着一件蜻蜓图案和服,刺绣与工艺都算上乘,少年头发如雪,眼如天空一般湛蓝,这极为少见,外加相貌非常出众,夏油杰一眼就认定这准是谁家的小少爷。

五条悟:“请问有谁在那吗?”

他看不见。

果然世间哪有如此完满的事物,少年连自己的美都无法感知。夏油杰在心里暗暗可惜。

“你需要帮忙吗?”夏油杰问

“劳烦你把我带到山下的那户人家去,我一个人上山迷了路。”五条悟不紧不慢地回答,同时夏油杰在他眼里没看到任何的光,夏油杰仅存一些希望五条悟能看得见的心一并死了。

“好”夏油杰向着五条悟的方向靠近。伸出手来想接过他的手,夏油杰突然留意到五条悟的膝盖上全是伤,感觉像是在哪儿摔了一跤。

“疼吗?”夏油杰关切地问,同时蹲下来望着少年。

少年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我叫夏油杰,你可以先信任我,我带你去找你的家人。”

“嗯”

“那么,我来背你下去好吗”夏油杰想着小少爷只是贪玩罢了,一时找不到回家的路。

这少年要是能看见,那必然会收获世人更多的喜爱吧。夏油杰接过五条悟的手,让他抱上自己的背,背着他回家。

五条悟环绕着夏油杰的脖子,脸埋在夏油杰的后辈,感觉时间好像慢慢变得很长。

他们慢慢走下了山道,小心跨过小溪,山下的人家零零散散,五条悟凭着家里给他的描述成功让夏油杰找到了他家。

仆人们早就乱成了一锅粥,对夏油杰的善举表达了强烈的感谢,并一并要请求他留下来吃饭,夏油杰本想拒绝,可五条悟寻着他的声音前来,夏油杰怕他又摔倒,于是赶忙起身上前接住了他,又瘦又小的手握起来感觉对方也许身体营养不良,夏油杰想着自己少年时候经常上蹿下跳背后有时跟着母亲的追喊,再看看眼前少年虽然锦衣玉食却不能过得安乐,心中难免怜惜。

五条悟上前拉了拉夏油杰的衣角,夏油杰感觉他想说些什么,怕自己听不清于是蹲下身体,五条悟摸上他的脸,一开始触碰到了他的嘴唇和鼻梁,然后好像知道自己摸错了位置似的,下一个动作就找到了夏油杰的耳朵,俯下身在夏油杰耳边低低说了些什么。

“别走好不好,留下来吃点饭。”

夏油杰嘴角弯了弯,于是转过头在对方耳边轻声说了句“好,我不走。”

仆人们面面相觑,但看到夏油杰在跟五条少爷交谈后好,便把身上要带走的背包卸下来后便都心领神会。

酒足饭饱,家中仆人在五条悟走开后,告诉夏油杰,五条少爷生下来后就体弱多病,夫人在他六年那年去世了,五条家主没有再娶,这些年因为工作经常会出差,因为夫人和家主都厚戴我们这些仆人,所以我们才把小少爷当宝贝一样照顾,家主前些日子因为公务在身出门办事去了,明天才回来,今个儿不知什么原因,小少爷突然一个人溜了出去,把我们这些下人们急坏了,反正说什么都要好好谢谢夏油杰。

“那他的眼睛…”夏油杰还是开口了。

“我们正要和您说,少爷的眼睛别看现在,将来是会好的。”

“是啊是啊,听说手术快要到了,少爷很快就能看见了!”

“噫,真好,少爷小时候我还抱过咧,这小子眼睛当时可把我迷住了。”

夏油杰没细问手术细节,只是心里很为这位小少爷庆幸,天色将晚,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告辞了。

仆人里为首的也是负责五条悟日常起居的高山玉子小姐带着仆人来送夏油杰,玉子小姐看着已经有些年纪,但从眉目之间仍能感觉得到她年轻时是何等的美人。

玉子小姐告诉夏油杰,五条家主说希望明天有时间能约上夏油杰见一见,小少爷也希望夏油杰能来多找他玩。

夏油杰原本是觉得见家主这件事是麻烦的,就跟见领导差不多,但想到能多见见小少爷,他就没有开口拒绝而是答应了下来。

2

“所以,你去见了五条家主,顺便打算经常去五条做客?”酒吧里,硝子和夏油杰约了酒。

硝子被调到夏油所在城市的医院里,在入职之前她打算好好玩几天,于是约了夏油出来喝酒。

“那五条家主是个怎样的人”硝子问

“这倒是不好说,”夏油杰回想起见家主那一天的情景,说实话有些尴尬,但是印象里五条家主没和他聊几句就走了,看着很忙,聊天的内容无非是感谢他能帮自己把儿子送回家,并希望能满足夏油杰的一些请求,夏油杰拒绝了,但最后五条家主给夏油杰留下来联系方式说是以后可以找他帮忙。

“感觉是个虽然看着很威严但是却是很有人情味的人,这样的感觉吧.夏油杰回答。

“五条家算是比较有名的家族了吧”

“这我倒是不关心,”夏油杰淡淡笑着。

“不过,他家小少爷倒是蛮可爱的”夏油杰想起了那天在山上看见小少爷的情景,以及小少爷伸手拉住他衣角的情景,感觉他脸上的婴儿肥应该很好捏。

“有照片吗?”硝子有些好奇,随机在网上搜了搜发现只有一些比较官方的介绍,但是报道家族内部的事情就很少,看来家族应该在有意注意这方面的隐私。

“没有呢”夏油杰笑笑。

硝子倒是没再在意,转头问起夏油杰工作的事情

“辞职以后打算做什么呢?”

“还没想好呢,我打算先放松自己吧”

“我可没心情听你说什么诗和远方,你自己要养活自己才行哦”

“我也没有沦落到指望别人来养我吧”夏油杰有些郁闷地抄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硝子和夏油在喝酒这件事上不分伯仲,他俩都有种默契每次都是喝到点到为止。

第二天一早,夏油杰接到了五条家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玉子小姐邀请夏油到五条家做客了,末了补充一句,说这是少爷的意思,还说家主也同意了。

“少爷的意思?”夏油杰心里有些暗自高兴,看来小少爷应该是喜欢自己的,他心情有些好,于是赶紧收拾好自己出门。

来到五条家,和仆人们打了个照面,仆从们都知道他要来,笑脸相迎,因为少爷出行不便,于是将他领到少爷的房间,就去准备茶点去了。

“玉子小姐今天领着大家出门采购去了,晚些时候会回来,少爷说您来了就把您带到他房间。”

“谢谢”

“少爷”仆从敲了敲门

“进来吧”夏油杰听到小少爷的声音,和室跟着打开。他走进去,仆从顺手关上了门。

五条悟盘坐在草席上等着来人,夏油杰看到他那蓝得不见底,如一潭静澈的水一样的眼睛微微失神,但是他现在感觉五条悟更像一只乖乖的小猫一样静静等着他,他感觉自己想要捏捏他婴儿肥的欲望又加重了一些。

“你还要在那里看我多久”五条悟有些没安好气

“啊抱歉…”

“做到我面前来”

夏油杰乖乖带着他的屁股做到五条悟对面的草席,在沉默了一小会之后,五条悟突然伸手摸上夏油杰的脸。

夏油杰对他突如起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原本想着小孩子嘛原谅一下也没关系,谁知这家伙突然摸到了他的刘海就开始猛拽

“你干啥!”夏油杰惊呼

“哈哈哈哈你果然有怪刘海”五条悟笑得有些后仰。

“你怎么知道的?再说了你又不知道我长什么样,怎么知道我刘海怪了?”夏油杰有些恼火喲,但是对方还是小孩也不能太恼火

“怪刘海,我这些天都听家里人都说了,但他们都说你长得不错,额前有刘海,我可不信一个长发额头有刘海的男的能有多好看。”

“小少爷,我对自己的外貌还是有信心的,你可别固执己见了”夏油杰不乐意了

“怎么证明呢?我又看不见,别骗瞎子喲”

夏油杰原本想着五条悟应该是那种比较安静看着应该就是乖孩子的那种,自己对付乖孩子应该完全不成问题,哪知。

“这孩子是不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夏油杰脑袋里飘过这样一句话

随即五条悟突然伸出手来触摸起夏油杰的脸“抱歉,我现在看不见,但是我想知道你长什么样,这样来看会比较快”

夏油杰感觉到他摸起自己的脸,他才十岁,指节却很分明,没什么肉,整个看上去是在同龄男性中偏瘦很多的,夏油杰有些心疼。

“你伤口好些了吗”

对面听到他的话有些顿住,微微笑了笑

“承蒙关心,有好好上药”

夏油杰感觉到他抚摸自己的脸,摸过嘴唇鼻尖,鼻梁,来到脸颊,眼睛,眉毛。

夏油杰感觉得出来五条悟的手有一瞬间在颤抖,但也感觉兴许是自己的错觉。

“好了,夏油杰先生,我现在知道你长什么样了”

“你怎么评价?”夏油杰有些好奇

“应该…”

“应该?”

“应该还行”五条悟笑着说

“…”夏油杰有些语塞

夏油杰觉得五条悟简直小孩子审美,懒得和他计较。

“那么,夏油先生,可不可以请你陪我出去走走?”

“好”夏油杰想拉起五条悟递过来的手,但随即想到这样有些不太合适,于是牵着他的手握住自己的衣角,五条悟对他这一举动顿了一下,但还是拉住了他的衣角。

他好像对自己不牵他的手有些失望?夏油杰感觉自己真的有些想多了。

五条悟告诉夏油杰,他想去后院的林园走走。夏油杰一看就知道这所院子的设计倾注很多心力,看似规整实际走入倒是丰富有趣,因为他来的路上下过雨,身处其中倒是嗅得到很多松叶香,还有雨后青草独特的气息。风吹来的时候翠竹沙沙声。

“还不错吧,母亲很懂得万物生长的道理,才排布出现在你看到的”五条悟告诉夏油杰。

“家母一定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夏油杰夸到

五条悟攥着夏油杰衣角的手没松开过,这让夏油杰感到自己成了他小小的依靠,难免有些许开心。而且这少年看起来乖顺实际上在和他说话时总是不卑不亢,这让夏油杰有时会把他当成人看待但又因为他的外表而时不时觉得他还是个稚嫩的孩童,所以对五条悟的宽容又多了几分。

“先生几岁了”

“二十七”

五条悟沉默了一会,随即问道:“娶妻了吗,生子了吗?”

夏油杰被他这一通问得下来有些猝不及防,看周围无人 ,随即蹲下来和他说“小少爷,你查户口呢,我又不是和你相亲。”

“嗯,我毕竟想了解杰了解得更多一些”五条悟也不叫他先生了,夏油杰也不恼,反而觉得有些亲昵,老老实实回答他“没结婚,没生子,我单身”

“那杰有喜欢的人了吗?”五条悟穷追不舍

“暂时没有”

“杰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呢?”

夏油杰倒是被他这一问得很惊奇,随即他伸手捏住了小少爷的脸,笑骂:“你这小孩,作业做完了吗怎么成天想这些?”随即他感到自己动作冒犯,赶忙放下自己的手,但是心底里还是暗自对摸到了软软的小脸蛋而感到过瘾。

“…抱歉,我当然是喜欢女人咯。”夏油杰回答,知道自己刚刚行为不妥,于是偷偷着观察五条悟反应。

五条悟沉默了一下,摸了摸自己刚刚被捏的右脸颊,然后夏油杰看到他伸出手,触碰到自己的脸,摸上自己的脑袋,转而捏住自己背后绑扎的丸子头往外重重一拉。

传来的痛感让夏油杰感觉自己发际线后移了一寸。

“扯平了”五条悟搓了搓手,笑着说。

夏油杰这些日子经常往五条家赶,每次玉子小姐来电话都说是小少爷想着自己过去,夏油杰也不推辞,也有几分乐意,大部分时间陪着小少爷散步或者聊天,来五条家也好,仆人们也会管他一顿饭,夏油杰也不白吃白喝,时不时会来帮工,诸如修缮物品或是帮忙摆放物件,有时会在节日时帮忙布局安排。

夏油杰每个星期会会有一到两次的时间去五条家,碰上五条家主的次数屈指可数,家主忙前忙后,每次看到夏油杰倒是觉得这年轻人倒是不错的,自己儿子也难得有个朋友,缘起性空,珍惜这段缘分。

府上的人们都当他是小少爷的朋友,外加上夏油杰那与生俱来的恐怖的社交能力,都对他表示欢迎。入夏前的雨季,天气还是有些寒凉,夏油杰多披了几件衣服到五条家,他今天有事要和五条悟商量。

“这么说,你找到工作了?”五条悟握着自己手里的水杯,试探着杯里的温度,等着温度差不多准备一饮而尽。

“嗯,下周一入职,不是在这座城市”

“恭喜夏油先生,我下周也要做手术了,从下周开始你就不用再来了”五条悟攥着手杯子的手有些收紧。

夏油杰沉默了一会,他感觉到五条悟话里有逐客令的意思。

少爷今天屋里窗户没关,许是他贪凉的原因,但风突然钻进来时他开始咳嗽。

夏油杰赶紧起身去关上了窗户,轻车熟路地从五条悟的衣柜里翻出他的外套给他披上,五条悟感受到他这一系列动作,也没说什么,乖乖等着他帮自己披好衣服。

“我以后会回来看你的,到时候你也能看见我的脸了。”夏油杰帮他系好衣服,低着头不去看他的脸。

夏油杰递给五条悟的水杯,里面的水的温度已经不烫嘴了,但是五条悟显然没心情喝 。

“要不要叫玉子小姐准备准备,我们送你”

“不用了,悟,他们平时很忙了,我不想劳烦他们,谢谢你让我在这里度过这段日子”

“现在社畜需要回归岗位了哈哈”

“你有没有想过在我这边领一份差事?”

“啊,想过,但是好像不适合我,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夏油杰回想这些日子帮了府里一些忙,又陪着五条悟谈天说地,过得还算很安稳,他也有想过就这么地久天长下去,他感觉自己和五条悟有着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他们经常促膝而谈,说一些在许多书中得来的见解,夏油杰感叹五条悟的知识渊博,辩论到深处也许会伴随沉默,但即使是沉默着感觉到的不是尴尬而是心里的一份宁静,五条悟这个人初看是小少爷,在外人面前乖巧,懂事,但和夏油杰独处一室或者单独相处的时候,往往展露出去不一样的一面,夏油杰常常觉得五条悟不像十几岁的小孩,有时候恍惚之间觉得他就是和自己同龄或者更年长一些,在他身上有时也会难得会见符合他这个年龄才有的一些小孩身上的俏皮,他也喜欢捉弄夏油杰搞一下恶作剧,五条悟在外人面前总会叫他夏油先生,私底下倒是经常直呼他的名字,夏油杰这时就会感觉有些亲近,对待他像对待成人却又不失一个长辈对小辈的照顾,他也知道五条悟身体不是很强健,容易生病。

夏油杰感觉自己有时候和五条悟未免太亲近了一些,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慢慢对五条悟的心态从想要保护的小孩朋友,到成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情,但夏油杰在有这些念头的时候,就想法子掐灭了,依然和五条悟维持着一种朋友的关系,但慢慢地,安稳的日子过惯了,心里的声音反而强烈了起来。他觉得是时候离开了。

夏油杰会倾听自己身体里的声音,尊重自己的感受,他现在需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工作赚钱,去体验更多世间的苦楚,于是他向着自己想要去的公司投递了简历,才有了今天来和五条悟道别的事。

夏油杰感觉得出来五条悟的不舍,仆人们和他告别,手续办好后他在下周就上了去另一个城市的班机。

他在这个城市夜里做的第一场梦就梦到了五条悟,惊奇的是梦里五条悟长大了很多,比他高了一些,如他所想的那样变成了一个脸很好看的人,皮肤白皙,眼睛很美,看起来会很受女孩子喜欢,可是五条悟哭着对夏油杰说“你为什么离开我?”

夏油杰伸手抱住了他,抱了许久没有放手。

夏油杰安顿好了自己,等到节假日已经是几个月之后,但夏油杰还是没有犹豫地飞回了五条悟所在的城市。

只知道自己迫切想要见到五条悟,在前往五条家前他拨通了五条府上的电话,但玉子小姐告诉夏油杰,五条家主接了少爷去了国外。

“冒昧问一下,他什么时候回来。”

“老爷没说,五条少爷要我转告您,说希望您工作顺利,”

“还有吗”

“抱歉夏油先生,少爷就只说了这些。”

“谢谢您,玉子小姐”

“夏油先生,可以告诉您的是,五条家主给我们大部分人安排了去其他的差事,府上用人已经不多了,我也算是留下来守着宅子罢了。”

“我知道了,他们会在国外很长时间。”

“是的,夏油先生”

“嗯,玉子小姐,您要保重”

“夏油先生,如果五条少爷有什么消息,我会转告给您。”

“再次谢谢您,玉子小姐。”

夏油杰挂断了电话,这次他觉得以后见面的机会少了,也许再见面也是生分了,也许这就是结局,缘分也到此尽了。

时过境迁,转眼三年。

节假日里夏油杰会照常打电话给五条家,送上祝福的同时也会询问玉子小姐一些自己能帮上忙的事情。可是再也没听说过小少爷的消息。

夏油杰忙工作忙了三年,第一年适应,第二年平稳工作,第三年到处应酬,

直到第四年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改变他命运的事情。

第四年的时候 ,公司老板拉着他聚在一起喝酒,中途请小姐性陪酒时,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所有上司都在施加压力让他和小姐发生关系,就好像这样才能加入他们这些上层一样,他们哪来的脸面玩味地将这一切当做一种仪式。

夏油杰看着眼前被绑来的小姐,眼里爬满了红血丝,一则是他奉陪这些酒肉成性的人疲惫不堪二来他对这些愚蠢的男人所谓的占领女性玩弄女性的幼稚恶心行为感到反胃,他摔了下酒杯愤然离场,没想到被他们绑了回来,逼着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原来这些人早就看他不爽了,夏油杰默然,也算了,反正自己知道自己入了虎狼之穴那天开始就看这些人不爽了,他反倒是更想念起五条家里所有善良的仆人,于是他奋力挣脱了所有压制他的人,伸手握住了桌上的刀子。

脑海的深处传来了一声叹息,仿佛是命运的轮回的声调。

“本市今日凌晨三许,一男子杀害四名男性后逃离,现场还有几名人员受伤…”

“本市发生特大命案,目前嫌疑人在逃”

“系一员工将四名上司杀害,非财务纠纷,动机不明”

“欢迎广大市民提供线索…”

“…”

这世界本就不是童话,不会有什么神力来救那些女孩还能轻松脱身,杀人犯需要被抓起来执行死刑。

夏油杰杀了人,自己作了恶,他想着要让昔日的伙伴都失望了,父母,朋友,还有在五条家的日子里结识的所有人,还有五条悟,对了,五条悟知道他杀了人会怎么想呢,但愿他永远也不要知道。希望自己永远不要给他带来坏的影响。

“喂,夏油先生吗?”玉子小姐想着夏油杰的电话终于拨通了。

“嗯,是我,玉子小姐有什么事吗”夏油杰强忍着身上的痛苦。

“夏油先生,我觉得有件事必须告诉你”

“…说…说吧”

“夏油先生,请您做好准备”夏油杰听着电话那头玉子小姐的声调渐渐低了下去。

“…悟,他怎么了”

“…少爷,少爷刚刚过世了”

玉子忍着自己的哭腔,她在五条悟病床前守了几个星期,但还是没能等来他的好转。原来五条悟出国哪里是去治眼睛,只是病重了罢了,没少被药物折腾,医生断言他活不了几年了,但五条悟硬是坚持了三年,在第三年的时候好转了不少想着应该快出院了,期间封锁消息,玉子一直知道五条悟受的苦,但五条悟希望玉子别告诉夏油杰自己的事情。

“他前不久已经好转很多了,准备出院了,谁知道他的病突然加重,还想着自己过些日子也许能好…病好了就回去找您,机票都订好了,他常常念叨你,想着一定要回去看看您过得怎么样。”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很久,玉子感觉到很不对劲。

“夏油先生您不舒服吗?”玉子关切地问。

“…”又是一小段沉默

“没关系,我现在看到他了,他来接我了。”

“…啊?”玉子有些疑惑,但接着电话那头再也没有任何夏油杰的声音传来。

夏油杰没活过杀人的那天晚上,第二天人们在街边的巷子里发现了他,他身上有一处致命伤。

人自打生下来,就什么也没有带着来,死去的时候,当然什么也带不走,夏油杰在河边醒了,他仿佛做了一个很久很久的梦,久到他差点忘了五条悟的名字,他摸到自己的脸颊,全是泪水,他想起自己好像是因为辞职才出来散心,现在在河边睡着了才醒来。

好像过了半个世纪。

河水没有静止,时间从来不存在什么过去未来,或者说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一切都真实存在过的罢了,河水里蕴含着无数的声音,快乐的,痛苦的,哀伤的,邪恶的,上千种各色各样的声音,万物都是老师,渡的是有缘人。

夏油杰突然大梦初醒,哪有什么辞职散心啊,他现在才十七岁,是咒术高专的一位出勤率满满的优等生,和五条悟是同期。

“杰,你在这里睡觉啊,怎么不叫上我一起。”五条悟的声音传来,让夏油杰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等他靠近夏油杰的时候发现了夏油杰脸上的泪水。

“杰…”

“杰你不会是做噩梦梦里找妈妈了吧”

“…”

“你滚”

夏油杰用河水洗了把脸拭去脸。他站起来走出草地。

“杰又不等我,杰我跟你说高专山脚下新开了一家甜品店你带我去好不好我请你吃…”

“杰跟我去嘛干嘛不理我刚刚生气了?不要不理我嘛”

夏油杰连忙点头答应,脸上挂着笑容。

你我皆入这轮回,死时世间万物会容纳你的一切,最后皆得圆满。

13 Likes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好哭:sob::sob::sob::sob: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