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S.GOJOMAN☆电光超人五条悟(青春篇)~

,

阅前提示本篇为古利特宇宙系列paro,架空世界,夏五酱、硝子和其他同学都是平凡的高中生。标题捏他SSSS.GRIDMAN,大致情节也是差不多的,非常非常非常想写我cp在夏日墓地,目前没想好怎么写。出现的怪兽和部分台词致敬了TAROMAN(太郎超人),抽象的东西就要用抽象的东西来对付!艺术就是爆炸!
另有:学园祭,男性角色女仆装,时间循环,幽灵,夏五在故事开始前已交往,以及,
五条悟开局失忆!!!!!!!!!!!!!!!!!!(很老套对吧,作者上年纪了就是喜欢这种东西)

第一章(上)

一切始于学园祭前日。

那天夏油杰也翘掉班级活动去天台抽一根。

自今年樱花凋谢已过去四个多月,暑假即将来临。在这个学期里,夏油退出社团活动,加入回家社,一面准备升学一面照旧和学校里的不良斗殴,活得肆无忌惮。现在他也叼着烟蹲在天台上,百无聊赖的瞪着楼底的人海发呆——东京n高的学生们在为明天的学园祭做准备。

学园祭是用爱做梦的傻瓜高中生煮成的日式火锅,从天台放眼望去,视野里尽是扑腾扑腾瞎闹的傻学生。

校园明星戏剧部占据了中央的好位置,社员们在秩序井然的进行排练:高年级的同学在对戏,新生们也忙着修补舞台木板的大洞。舞台的两侧,大概是想借舞台表演的东风,准备开店的班级在布置摊位,学生们合力支起遮阳篷,给店铺挂上招牌。夏油的班级要售卖铁板小吃,傻乎乎的学生们正在小摊前奋力吊起巨大的木刻章鱼。棒球社的白痴们是学园祭前日祭的游民,他们穿着队服漫无目的的四处走动,看到成群结队的女学生,就赶上去自我推销。

少男少女们嬉笑打闹、互相追逐,无忧无虑,此番胜景唯有“青春”二字可以形容。

嘴上的香烟也只剩下一截烟屁股,这时,夏油脚下的教室恰到好处的响起冰晶般的清澈歌声、仿佛在驱赶他一般——合唱团的排练开始了。“为什么他们每年都要演出同一首歌呢?”夏油心想。他慢吞吞地站起来,把烟头在手心捏碎,内心烦躁无比。

… …

五条悟憋了一肚子怨气。

他挤过楼梯间里上下来往的学生,一个劲往楼下跑,撞到小心翼翼往楼上搬大道具的学生也不道歉,继续拾级狂奔,把愤怒的同学和他们的亲切问候统统甩在屁股后面。

“去你*狗屁学园祭!什么‘怀旧系☆反转咖啡店!’老子是男的!!!男的!!!才不穿那种衣服!与其被人像娃娃似的摆弄,老子宁可扮成太阳之塔!”

这是五条悟的真心话,也是他此刻夺路而逃的根本原因。

五条的所在的二年b组要在这次学园祭热烈推出怀旧系咖啡厅——王道系的女仆咖啡厅搭配勾起男女老少共同记忆的复古装潢——无论是平成一代还是昭和一代想必都会被本店俘虏吧☆。并且在以家入硝子为代表的女同学们的强烈要求下,这家店又加上了当下最受欢迎的反差元素——变成了男女角色反转的逆转女仆咖啡屋。

“这一切都是为了营业额。”——二年b组学园祭总策划兼会计家入硝子如是说。

听起来怪怪的是吧,但几乎所有同学都对这个提案非常满意。

女生们为什么满意自不必说,但为什么男生们也乐意呢?因为不可能所有男生都扮女仆的。于是长相帅气、风流倜傥、平时最受女孩子欢迎的男生就要倒霉喽!剩下那些向来只能屈居路旁石、充当玫瑰色校园生活背景板的“一般人”当然乐见其成。首当其冲倒霉的就是学园第一帅哥五条悟,他立刻被献祭了。所有同学(除了五条)都觉得让他在学园祭穿女仆装招待客人是个好主意(卖点)。

“我们要赚个盆满钵满!”——二年b组如是说。

这样一来,五条本人的意见就不太重要了。

但是在女生们一脸期待的向五条悟展示那套尺码巨大且用意不明的露背女仆装后,五条悟活用他的聪明头脑当机立断,摔门而去。

“别让五条跑了!”“他往楼下逃了,一定是想混进人群里逃走!从两边包抄他!”

五条悟内心暗骂白痴,“全都听的一清二楚…凭你们怎么可能抓得住老子。”

五条悟在前面不停的跑, b组同学在后面拼命的追——两边都累得要死。在这时,早已心力交瘁的他们突然福至心灵:为什么我/我们不去找夏油帮忙呢?

所谓的夏油正是夏油杰,隔壁2年a组的前任班长兼五条悟的金牌损友,因为擅长迅速摆平以惹麻烦(和长得帅)出名的五条悟而被冠以“五条专家”之殊名。虽然夏油杰本人对此略有微词,但五条悟却意外地很满意,想想还真是古怪。

以上是在这个学校口耳相传,连一年级新生都清楚知道的情报。

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只有五条悟、夏油杰和家入硝子三个人知道的秘闻——那就是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人从今年6月正式开始了认真严肃的交往——金婚2个月,还在甜蜜的热恋期呢,可喜可贺。

… …

他在保健室的床上醒来,瞪着陌生的天花板头痛欲裂,挣扎着起身却不敌后脑的剧痛直直地倒回枕头上,难以自制的发出一声难听的呻吟。立刻有人来安抚他,“好啦好啦,知道你很生气…不过现在还是不要乱动比较好。”话音刚落,那人把冰毛巾轻轻敷在他的额头上,还顺手捏了捏他的脸颊。他顿感窝火,突然有一双柔软的小手抓住了他的手,一个眼眶哭得红红的短发女孩很急迫地俯视着他——他的不满顿时消了一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五条,”女孩子有点哽咽“我很抱歉…”。这时视野里又出现了一只更大的男人的手,那只手安慰性的拍了拍少女的肩膀,那个安抚的声音再度响起“没事的硝子,悟的脑袋比流星还硬。刚刚夜蛾老师不也说了没什么大碍嘛…会发生这种事谁也想不到,你不必太自责。”

他梗在床上爬不起来,头疼的连脖子都扭不动,他心想这什么情况,老子要死了?这里是医院吧?这两个臭小鬼是谁?五条和悟那都是谁啊?啊?难道他们在说的是我?为什么老子的头这么疼…还有,……

我?是?谁?

他又一次试图爬起来,床边的男孩女孩赶忙轻轻扶起他,男孩还把两个枕头叠起堆在他的背后。他把额头上的毛巾还给男孩,男孩摇了摇头,把毛巾重新泡回了床头柜上的水盆里。

夏油杰一脸无奈的扶起五条悟,对方面色惨白、脖子也不能动,看起来又可怜又滑稽,却还是那么倔——五条悟真正吃瘪的时候向来拒绝夏油杰照顾他。夏油接过毛巾,在心里长叹一口气:看来悟没事。

时间回到30分钟前,夏油杰等身上的烟味散去了就下楼找五条悟一起回家。他推开天台的门就被一大票激动的学生团团围住。夏油杰的第一反应是仇家上门了,但这帮人一看就四肢无力、来挨打还差不多,个个脑袋上还顶着个大包,简直莫名其妙。夏油仔细一看:他们居然都是五条悟的同班同学!悟的同学为什么急着找我?夏油顿感不妙,难道悟出什么事情了?他的疑问刚到嘴边就被校内广播打断了:

“紧急插播一条寻人通知。2年a组的夏油杰同学,2年a组的夏油杰同学请注意,请速到保健室,你的朋友在那里等你。重复播报一遍,2年a组的夏油杰同学…”

接着夏油杰就被满头包的b组同学推到了保健室,一路上他从b组同学们混乱的你一言我一语中拼凑出大致的情况:五条悟从楼梯上摔下去晕倒了,现在被送到了保健室。

夏油杰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被人捏在了嗓子眼。

他一路狂奔到保健室,进门就看到家入硝子满眼泪水的坐在床边——床上正是昏迷不醒的五条悟。

“悟…”

校医夜蛾抱着胳膊站在窗边,脸上的墨镜也挡不住他因连续多日加班而加深的熊猫眼。

“悟没什么大事,可能会有点落枕加三叉神经痛,等他醒了就给他吃这个——止痛片!!!另外学园祭前把自己搞伤的笨蛋难以计数,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切记不要太过兴奋而受伤。过于胡闹的学生,我会用这个,”夜蛾举起拳头“来修正。刚刚还有学生打电话来,说是不小心把手和舞台木板粘在一起了…看来我今天也得加班了。”

夜蛾干脆利落的交代完事情就离开了,保健室的电话在他身后响个不停。

夏油杰把电话线拔掉,从夜蛾的柜子里翻出毛巾和脸盆,打了点冷水给五条悟冰敷。

… …

回想以五条悟语出惊人结束。

好不容易爬起来的五条悟脸色惨白的靠在枕头叠成的靠背上,眉头皱成一团,他看着夏油杰张口就问:你丫谁啊?刘海真怪。

夏油:悟,你难不成把脑袋摔坏了?

五:你才是把脑子摔坏了留那么怪的刘海。小爷我可不认识你这种怪咖。

夏:(按额头)看来得让你回忆一下了,悟。

家:等等夏油。五条!这个刘海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你看!这个刘海!!

五:怎么可能记得!我从没见过这么怪的刘海!

夏:悟,出去聊聊吧。

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夏油杰看也不看电话,伸手去按五条悟的脑壳。五条悟非常愤怒,但奈何身体一动就头痛欲裂,只能咬住夏油的手腕以表抗议。两个男生只顾丑陋的互殴,家入硝子倒是反应过来了。她吓得一哆嗦,挤到五条悟和夏油杰中间把自己缩成一小团,用颤抖的气音说:电话线…不是早就拔掉了吗?

————那电话为什么还会响呢?

三个傻瓜高中生面面相觑,楼下学生的喧闹声一瞬间变得很遥远,保健室里除了刺耳的电话铃声,只能听见三个人的呼吸声。夏油杰看了眼五条悟疼得皱成一团的眉头,叹了口气想去接电话,可步子没迈出去就被两个同学死死拉住了。“夏油你冷静点。”“刘海,这种电话不能接啊。” 突然的,保健室的灯熄灭了,紧接着窗外劈过一道闪电,室内的黑暗被从天而降的白色箭矢劈开。好像过了一秒钟,又好像过了一个世纪,等夏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电话听筒握在手里了。

“嘻嘻,你是不是夏油君呀…”听筒里传出一个女孩子的笑声,如果是平时的夏油杰,管他是幽灵打来的还是活着的垃圾打来的,这种明显的恶作剧电话应该立刻挂断了才是。但是现在夏油却鬼使神差的和幽灵聊了起来“您是哪位?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幽灵少女又笑了起来“我是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夏油杰突然有很不好的预感。少女幽灵放声大笑:“朋友的朋友就是五条悟的朋友呀!!夏油君,让五条悟接电话吧。”

五条悟和家入硝子怔怔的看着夏油杰挣开他俩和灵异电话聊得有来有回,并且在接电话的几秒内变得表情木讷、眼神涣散,无论五条悟和家入硝子怎么呼喊都不回应。

“不会是被鬼上身了吧。”五条悟和家入硝子对视一眼。

下一秒家入硝子迅速用被子蒙住五条悟 “五条你留在这别动,”说着她便要去拉夏油。五条悟想拉住她,却不小心滚下了床。家入硝子只能先把五条悟扶起来,她内心的慌乱顿时被无语取代了“夏油啊,五条的脑袋真的摔坏了!” 家入有些绝望的想道。五条悟痛的龇牙咧嘴,他被少女搀扶着站起来,冷汗打湿了他前额的白发、面容俊美苍白还带着恰到好处的忧郁,外人看来这俨然是一个身残志坚的美青年。 “短发泪痣同学,你听说过金鹅吗?如果我们现在贸然接触刘海君,可能也会被黏住的哦。照我看我们应该先找根棍子把他和电话分开。”家入瞪了他一眼“五条悟!夏油都那样了你还有心情说风凉话!你果然把脑袋摔坏了,一边凉快去吧!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五条悟和家入硝子争执不休,他们没注意夏油杰早已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正缓缓的向他们走来。

夏油杰一把推开家入硝子,把五条悟摁在保健室的床上,五条悟破口大骂“居然打女人我看错你了你这刘海肌肉白痴…”没等他说完,夏油就把电话线缠在他的脖子上,用力的把听筒拍在五条耳边, 拨号后立刻松开五条,退到了一边按住了想救五条的家入硝子。五条刚想继续咒骂,他怎么也没想到,下一秒会有强电流顺着电话线电击他的头部。五条的眼前逐渐发白,耳边家入的喊叫也渐渐听不见了。他勉强用余光看到家入一手被夏油拉住,一手痛殴刘海怪男。“干得好短发泪痣。”五条笑了一下,失去了意识。

五条悟在一个充满电视屏幕和废弃电子元件的神秘空间醒来。他觉得自己仿佛漂浮在宇宙中,除了闪闪烁烁的电子光源,黑暗向四处延伸似乎没有尽头。

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第一章(上)fin.-

【下集预告】超人登场?怪兽袭来?在寂静空间聆听神之旨意!SSSS·GOJOMAN次回,艺术就是爆炸☆ 敬请期待,拜拜咯~

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