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糖纸 (dk夏x jk五)

夏油杰躺在床上,洗澡后浑身上下沾到的水汽还没能完全蒸发掉,他呆呆地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忽然翻坐起来去照镜子,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自己下巴颏上有没有任何没剃干净的胡茬。

夏油杰摩挲着那些细小却不扎手的胡茬愣了半天,心里还在来回想着——悟刚刚竟然答应给我舔下面了…

诚然,五条悟并不怎么喜欢被舔。她也跟男朋友尝试过一次这种在色情片里时常看到的玩法,但是第一次的体验始终是耻意大于快感。五条悟那个时候揪着夏油杰的长发想把男孩拉开,两双修长的腿绞死了夏油杰的头颅不肯他继续深入。夏油杰差点被五条悟这突如其来的一记锁技逼得氧气断绝,两眼发白,拍了拍女孩的大腿要对方放松,然后才从腿间抬起头来。夏油杰撩了一把比自己女朋友还长些的头发,此刻正乱糟糟地搭在他肩上,他甚至有点委屈:“悟不是说可以的吗?”

五条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确实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点快感,但是让夏油杰埋头在她那里舔来舔去还要吸出声音的感觉实在是太羞耻了。她又不好承认,其实她是因为被舔穴而害羞,就只好红着脸抬脚去踹到男朋友坚硬的腹肌上,不依不饶地开始泼脏水给对方:“是你的胡子太扎了吧!”

夏油杰低头看了看女朋友粉红色幼嫩的阴户,确实皮细肉薄,似乎在刚刚的唇齿服务下变得殷红了一些。他还真的信以为真,觉得是自己的准备工作没能做好,才不小心弄得五条悟不舒服。

所以,这次一定不能再弄痛五条悟了。夏油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暗自下了决心。

五条悟和夏油杰一样都比较爱干净,所以在做爱之前都会先去洗个澡,除非赶上两个人都过分兴奋的情况,那种情况下记得戴套就已经是万事大吉,最后保底的解决办法便是五条悟的无下限术式。当然,虽然无趣了些,但是在做爱的时候有着万全的准备总是好的。毕竟五条悟的身体相对来说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扩张,她下面那张嘴太小了,要直接吞进去夏油杰的东西很费劲。夏油杰每次都浅浅地插入进顶端,然后揉着阴蒂那一点哄好一会儿,女孩才会软了腰肢把全部的茎身吞下去。五条悟的宫口相对来说也更浅,每次夏油杰全部插入之后,龟头就能稳准地钉在那处翕张着的肉环上。那处承载精液孕育生命的小口太脆弱,夏油杰曾经因为用力太大或是插入时直接顶得太深而弄得五条悟里面出血过,他可不敢再造次,每次都做好许多前戏的准备,等到小孩身体里软成一滩水了再全部埋进去。

五条悟出来时正擦着头发,她脚步轻盈得像只小猫,以至于夏油杰没能察觉到对方的出现。猫在他后面探出好奇的小脑袋,“看什么呢?”

夏油杰吓了一跳,心虚地没敢接话,只好抱着女朋友开始帮忙吹干头发。毕竟说出实情可太丢人了——总不能说他因为能给女朋友舔穴而兴奋不安得要命吧?

五条悟坐在夏油杰的腿上,乖乖地享受着男朋友给她吹头的服务。她其实自己也有点害羞,甚至刚刚在洗澡的时候还偷偷地刮掉了阴户上细细的银白色耻毛。夏油杰其实很喜欢她下体浅色的,稀疏且柔软的体毛,但是五条悟想,这样舔起来大概会方便一点,兴许口感上也好一点。但是光是这么想想,五条悟就心虚得要死,不知道等下夏油杰发现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别样的反应。

光是坐在夏油杰的大腿上,五条悟就要兴奋到下身淌得湿哒哒了。她从不知道自己是这样浪荡的体质,光是假想一下就感觉阴唇之间包裹了一股水液,正顺着她自己的耻缝悄悄地往下淌流。五条悟不禁回想起夏油杰曾带给她的那些快乐,他们太年轻,尝禁果尝得也早些,她的身体发育得晚些,像花骨朵一样被对方强制催熟了。而夏油杰这个家伙就是发育得太早太好了,明明还只是高中生,下身性器的尺寸就发育到了严苛的粗长。五条悟第一次被他操的时候,差点疑心自己的阴部被插到裂开了。还好她身体内蕴藏着足够多的敏感点供她取乐,而夏油杰也是在床上足够有耐心的人,肯腾出许多时间亲吻和爱抚,在插入后先不动,反而给她揉捏着阴蒂那一点等她放松。

想到这里,五条悟不自觉地心里塌陷了一片,她情意绵绵地回过头去,两只藕白柔细的手臂揽住男朋友的脖颈,轻轻地献上了一个吻。这个吻此时倒没有多少情欲沾染,轻柔地蜻蜓点水,唇瓣覆盖在对方的嘴唇上轻轻磨蹭。五条悟半是撒娇半是询问:“杰今天想怎么做?”

她明明知道。夏油杰也跟着脸红,憋了好久才小声回道:“我想吃悟的下面,可以吗?”

五条悟低低地笑,小猫得逞后快活得很,翻过身来用大腿压着夏油杰胯部明显的凸起,若有似无地在上面磨来磨去。她半湿不干的长发轻轻擦过夏油杰的脸,然后五条悟伸出手起揉夏油杰的嘴唇,撩拨个没完。

谅夏油杰此时只有十七岁,他忍不住,要他说就是圣人也忍不住被五条悟这般撩拨。女孩本就漂亮得惊人,此时刚刚出浴整个人纯真得可爱,没了平日里那份咋咋唬唬的劲儿,反而乖巧地坐在他怀里等着他把小猫拆吃入腹。

夏油杰不由分说地一把托住五条悟的屁股把整只猫抱起来,女孩一声惊呼紧紧地挂在了他身上,倒真像猫似的。夏油杰抱着五条悟把人扑倒在了床上,两个人一起陷入软绵绵的床褥之中。五条悟装作惊吓到,却又咯吱咯吱地笑出声来,夏油杰伏在她身上,长发也就垂下来铺在她颈窝里,有点痒。夏油杰的头发比她还长些,只是没有那么顺滑,发尾乱翘像极了狼的鬃毛,五条悟却喜欢极了。

她轻轻地捧了一撮长发亲吻,夏油杰就立即吃了那撮头发的醋,凑上前去跟自己的头发争夺那两瓣柔软的嘴唇。五条悟被他亲得浑身都烫,不自觉地就开始发情,她揪着夏油杰的睡衣,伸手进去揉捏男朋友格外好摸的整齐腹肌,夏油杰就干脆脱了上衣任她摸。夏油杰亲得五条悟晕晕乎乎,五条悟想着自己的男朋友好像吻技又好了许多,就拽着对方的头发拉下来,像是威胁:“杰的舌头好像又变厉害了…是有背着我偷偷练习吗?”

夏油杰不恼反笑,回以对方一句:“接下来你就知道了。”

五条悟也知道夏油杰说得是什么,她红着脸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随后问夏油杰把头顶的灯关掉,只开床头灯。夏油杰估计对方害羞,他纵容着女朋友的小要求关掉了灯,只留一盏床头的小灯。昏黄的灯光下五条悟看向他的眼神躲躲闪闪的的,倒是难得一见的可爱,夏油杰亲亲她的嘴唇,“一会儿无论怎么样我都会继续的。悟答应我了,所以不可以叫停。”

五条悟脸红得更厉害,她用手遮住脸,“话多,堵不住你的嘴。”

夏油杰的嘴接下来就被堵住了——他伏下身去,掰开女孩并紧的双腿,掀起对方的睡裙,并在看到对方身下未着丝缕,不仅没有穿内衣,甚至剃去了所有的体毛时猛地抽气一声。五条悟对夏油杰这个反应颇为满意,她低低地笑着,抬起一只腿敞开腿心,给对方展示自己中间淌水的软穴。

那里透着诱人的粉白色,最近几天都没被使用过的穴口又恢复了极致的紧致。夏油杰用手指拨开那两瓣渡着水光的阴唇,就能看到里面的穴口在随着五条悟的颤抖而翕动着,水光淋漓,五条悟今天状态真的很好。夏油杰当然不能浪费了对方这绝佳的状态,要知道他今天可是抱着必胜的决心来的,他低下头去埋到那口软穴的面前,先是伸出舌头缓慢地从上到下舔了一口。入口的味道微微咸湿,夏油杰并不讨厌,甚至还有点莫名其妙地喜欢。他常年吞咽味道可怖的咒灵球,对味道并不像常人那么敏感,更何况五条悟刚刚洗过澡,此时入口的味道甚至算是发甜。夏油杰只是这么缓慢地舔了一下,就感到一股水液洒在他的舌面上,女孩似乎真的兴奋过头了。

五条悟还没来得及害羞,就感到夏油杰的舌头继续深入,探进她往外泌水的穴口搅了一下。五条悟不禁浑身一阵颤抖,感觉像过了电一样。夏油杰擅长使用他的舌头,五条悟早就领教过了这一点,此时男孩的舌头正像游蛇一样贴在她的阴户上上下扫动,对方敏锐地捕捉了她最要命的那一点,把那肉蔻从皮肉的包裹里舔出来,直到阴蒂挺立出来,被他衔在唇舌间折磨。

夏油杰只是轻轻咬着阴蒂那处吸吮一下,五条悟就忍不住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腰肢一并跟着抬起来,连礼义廉耻都忘了个干净,张口便是缠绵的一阵呻吟声。夏油杰听得耳朵红,嘴上倒是实诚地舔弄得更卖力。他勾着舌尖往穴里探,左右抖动着扫过对方的阴道口,甚至把那一片滑腻腻的水液都舔到嘴里咽下去。五条悟顾不得左右其他的了,拽着夏油杰的头发想让对方起来。她说出来的话带着哭腔,连是骂带着喘地要夏油杰放过她。可惜五条悟自己早就说了,无论发生什么,夏油杰今天都可以压着她继续做下去。所以夏油杰纹丝不动地埋头在那里,绷紧了舌面去重重地舔舐对方的阴户。

五条悟的阴蒂都肿大了起来,颤巍巍地缀在空气里,还没等她缓和过来夏油杰就再度舔弄着那一点,把敏感的肉蔻含进嘴里一吸一抿。五条悟的脑子都要报废在夏油杰的那张嘴里了,她喘都喘不动,浑身颤抖着要往床里躲,却被男朋友压制着索要。太多的快感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她阴蒂上的感触逐渐从舒适到了麻木,甚至夏油杰不再用吸吮那里,只是用舌面剐蹭着舔过去,五条悟就得浑身抽动着失神一段时间。五条悟感到一股熟悉的小腹满涨——第一次潮吹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丢人地在床上尿了出来,自己呜咽了好久,后来被夏油杰弄得吹过几次之后才知道原来女性的性器官竟然有这样神奇的反应。显然每次快感过激了,五条悟就会浑身抽搐着吹出水来,这次也不例外。她的高潮来得快而急,夏油杰甚至没能捕捉到她要潮吹的迹象,五条悟就抬高了腰臀,浑身抽动着快速吹出一大股水液,尽数都浇在了夏油杰的脸上。

夏油杰把人口到吹水了,又埋头在那湿泞的穴口张嘴喝了几口水液,才抬起头来亲亲密密地去抱住五条悟安抚。女孩高潮之后总是格外没有安全感,五条悟在高潮余韵里总是变成过分听话乖巧的猫咪,黏着夏油杰不肯放手。果然夏油杰刚伸出手去要抱五条悟,女孩就缠上来贴紧他,一边急促地呼吸着,一边努力地往夏油杰的怀里挤。她喘得厉害,胸口不断地起伏着,那对诱人的鸽乳也跟着挺立起来,隔着睡裙薄薄的面料都能看清挺起的那两点。刚刚光顾着给小孩舔下面的穴,倒也没顾得上照顾上面,夏油杰这才腾出手去揉五条悟的胸。他隔着睡裙揉了几下,却不想五条悟昏昏沉沉地听话得要死,直接掀起了睡裙衔在嘴里,托起一对白嫩的鸽乳供夏油杰把玩。

这可太超过了。

夏油杰心里咚咚地跳,一时间什么非分之想都冒出来了。他趁着女孩还在高潮里犹如雌兽般顺从,引诱似的拉着对方的手去摸自己胯下生机勃勃挺立着的性器,小声地问:“悟要不要帮帮我?”

五条悟小幅度地点了点头,随后就伏下身去,效仿着夏油杰的样子敞开口腔供对方享乐。她一向是不怎么愿意给夏油杰口交的,原因无他,只因为那根东西的尺寸实在是太超规格了。五条悟根本吞不下它,光是含进去顶端的龟头都会把嘴巴一侧撑起一个弧度。要五条悟给这样一根庞然大物做口活,实在是太难为她了。但是夏油杰此时全身蒙着细汗,贴着五条悟问她能不能帮忙,五条悟看他似乎真的是憋得难受,也不好意思拒绝对方,毕竟夏油杰刚刚用唇舌服务得她潮吹,她也多多少少该服务一下夏油杰了。

想是这么想的,要吞下去那么一根尺寸惊人的东西还是不可能的。五条悟仔细地用软舌舔弄着夏油杰性器的顶端,看着那么粗大的伞头不禁心生怀疑,自己如何有能耐吃进去这么一大根东西。夏油杰被五条悟舔得小声地喘,他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并不擅长口活,平时根本不愿用嘴含着他的性器,所以此时只是被草草舔了几口,他就不可自持地兴奋起来,性器充血得更甚变得更可怖。

五条悟是真的吞不进去夏油杰的性器,她只好含着对方圆润粗大的伞头,然后用手细致地服务含不进去的剩下那部分。不知道五条悟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下一秒她竟然无师自通地拢起自己的乳肉,挤出一条欲盖弥彰的沟壑,随后夹住夏油杰没能被含进去的那截茎身,挤压磨蹭着供对方乳交。这对高中生来说未免太刺激,夏油杰的性器剧烈地跳动几下,差点没忍住就这么丢人地射出来。

“等一下…”夏油杰抓着五条悟的肩头粗喘几下,整个人脸都红得不能看了。

“悟也不要太辛苦了…”夏油杰握着自己的性器抽出五条悟那张窄小的嘴巴,“帮我戴套吧。”

五条悟知道这就是要操她的意思了,她的脸红了又红,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避孕套,随后就趁着那点微弱的灯光给夏油杰戴上。曾几何时她还没有这么熟悉,甚至屡次分不清套子的正反面,现在她倒是熟练多了,也得益于夏油杰总陪她‘练习’。

五条悟捏着避孕套的顶端,从头部一路撸到底部,然后低下头在性器顶端落下一个亲吻。这可要了夏油杰的命了,他喘得厉害,拉着五条悟躺下去。他给小猫摆好姿势,且舒舒服服地垫了个腰枕,这才拉扯着女孩的腿抗到肩上,以侧入的姿势缓慢地插进去了一截。

像往常一样,夏油杰就只先顶入一截,要等五条悟逐渐熟悉这种被打开的感觉。他停下了挺腰的动作,伏下身去舔弄女孩樱色的乳头,且要腾出一只手去揉捏对方的阴蒂,把那一粒沾满水液滑溜溜的肉蔻捏在指间轻轻地碾。五条悟喘得比他还动情,她刚刚被弄到潮吹一次,此时可以说是状态绝佳,非但没有任何不适感,甚至想要拱着腰肢勾引夏油杰赶紧插得更深。夏油杰感受到包裹着自己龟头的那一圈软肉正淫秽地绞在一起,翕动着把他的性器往里吸,水液涌出一股又一股,完全不像是不舒服的样子。夏油杰也知道五条悟大概是爽到了,干脆就继续推动着性器插入到女孩的阴道里。

五条悟被夏油杰插得发出了猫儿一样细细的呻吟声,她故意装得娇气些,好博得男朋友心疼她。夏油杰也给了五条悟绝顶的体验,他体贴地继续拨弄揉捏着阴蒂那一点没放手,同时侧身挺腰,缓慢而坚定地推送进去撞击五条悟阴道内部上方的敏感区。夏油杰深知如何让五条悟爽得白眼上翻,他抵着五条悟的敏感区快速抖腰,小幅度地抽出又插入,没一会儿就收获了五条悟断断续续不成章的呻吟和哀求。

一边被揉着阴蒂那里,再一边被操到敏感区上,这可太过了,五条悟怀疑自己再被操个三五分钟就要丢人地再次高潮了。这可不行,于是五条悟握着夏油杰的手臂和腰部,使劲地往她的方向拉扯,还没等夏油杰反应过来她的意图,五条悟就挺腰抬臀,往夏油杰的胯上做,直直地把那根粗长的性器吞到了底。

夏油杰猛地倒吸一口气,没忍住猛烈地往前撞进穴口里,力度之大几乎把女孩脆弱的子宫口顶得出血。他自己也知道刚刚没控制住犯了混,连忙抽出了一截抱住五条悟想哄,没想到一不小心又压住五条悟散开的长发,女孩这下呲牙咧嘴,疼得眼泪都飙出来,“你压到我的头发了,混蛋杰!”

与以往激烈的性交时不同,五条悟这次被顶到了底,反而没有弄破子宫颈口的黏膜,而是感到了一阵满涨和快感。五条悟只感觉自己腿间流得全是水液,简直像失禁一场,她红着脸抬腿去勾夏油杰的腰,很坦诚地对待床间的愉悦,“杰,我不疼…插到那里很爽…你再进来一次…”

“知道了…”

十七岁的男孩红着脸挽起了长发,他偷了女朋友的发绳把长发高高束起,在颈后温顺地垂下去——这就是要狠狠操她的意思了,五条悟兴奋得脊椎都打颤,下身湿得不能再湿。

夏油杰撸了一把套子的末端,使其服帖地卡在性器底部那一圈上。随后他就抬起五条悟一侧的腿,继续用侧入的姿势干她,只不过这次要激烈地多,他抽到外面那一圈阴唇之外,再抵着穴口快速地插回底。来回这么几下,五条悟就被夏油杰操得彻底没声了,舌头都挂在嘴边收不回去,脸上逐渐起了媚态,真的是被操爽了。她穴口的水液积得越来越多,随着抽插和律动被打磨成白浆,几乎接近精液的状态。

五条悟抓着夏油杰的后背一个劲儿地挠,比猫还猫。她眼泪和鼻水都糊成一片,全沾到夏油杰手臂上去了。她抱着夏油杰的手臂,几乎是在求他了:“我要坏了…子宫要漏了…你把我操漏了…”

五条悟使用了错误的方法求情,她越是求,说自己子宫被顶漏了顶坏了,说她要被操烂了操死了,夏油杰可不就越兴奋。男孩抓着五条悟的乳房揉了几下,忍不住说点过分的话出来激她:“悟是要被操到怀孕了吧?宫口都打开等着被灌精液了。”

如果五条悟清醒,她就会知道夏油杰好好地戴着套,她可没那个机会被精液浇灌子宫。但是性事太激烈,她整个人昏昏沉沉,跟着脑子都不大清楚了。夏油杰说她要怀孕,她就真的以为自己要年少早孕,非常担忧地摸着肚子,竟然真的说着什么生不下来的,我的子宫太小了之类的话。

夏油杰彻底忍不住了,在五条悟的体内猛地冲刺几下,尽数都射进了套子底部。五条悟也随之达到了高潮,在床上猛地吹了一滩水液。事后,夏油杰伏在五条悟身上长久地喘息着,女孩捏着他的长发把玩,还孩子气地把他们俩人的头发绑到一起打成结。夏油杰低低地笑,随手摸了一下五条悟的下身,一手湿漉漉的全是白浆和水液,倒没有出血。他笑着问:“悟想跟我结发吗?”

五条悟有点脸红,这在大小姐的认知里,属于求婚时才会问的问题。虽然有点早了,但是她还是坦诚地回答了:“想。”

“以及…”

“以及什么?”

“虽然刚刚那是床上说的话不算数…”五条悟抿着嘴唇,“但是杰想要的话…等毕业了,我们可以生个宝宝。”

夏油杰不知道自己的脸皮啊,心脏啊,大脑啊,阴茎啊,这些哪里先起了反应。总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再度把性器埋进了深爱的人体内,他低下头亲吻女孩,心脏撞个没完没了。夏油杰引以为傲优等生的大脑也不转了,磕磕巴巴了半天,才挤出一句‘我爱你’——至少比‘我们结婚吧’好一点,没有那么丢脸。

五条悟被夏油杰刚才毫无章法蛮横的操法激得浑身颤抖,她刚经历过太多完美的高潮,此时确实不怎么经操了。但是她还是勾着夏油杰的脖子亲吻对方,把自己的身体全须全尾地交出去供对方使用。

亲了一会儿又律动了一阵,五条悟猛地反应过来:“你他妈的没戴套!夏油杰!”

刚才色使君昏,夏油杰完全忘了新一轮要戴上套,他手忙脚乱地想抽出来,猫却臭着一张脸绑住他的手脚不让他退出去,“我等下用术式就好…下次不准再忘了…!”

夏油杰亲昵地用鼻尖蹭脾气臭臭的小猫批脸,“悟刚刚还说要给生孩子诶。”

“那是以后的事了!”五条悟闹个大红脸,女孩抻直了腿要去踹夏油杰,反被男友抓住了脚腕亲了几口脚背,再一路啄吻到小腿上去。

他们闹了好一通,直到五条悟的阴蒂都肿起来露在外面,颤抖着犯疼发麻了,夏油杰才肯放过她,仗着有无下限的术式在穴里中出了一发,随后看着水液和精液一同从穴口冒流出来。夏油杰看得眼红,差点又勃起。

前一晚小穴被折磨得太甚,不仅阴蒂那处还肿着,连女穴都泛红发肿,五条悟连路都走不太好。于是第二天小猫就闹了脾气,说夏油杰这几天坚决不准再把那根可恶的东西放进自己的身体里。完全禁止,坚决不许。

夏油杰昨天刚刚开了大荤,今天就连个荤星都不给沾了。他委屈地埋在女朋友的胸口,“手指呢?”

“不行。”

“玩具?”

“不。”

夏油杰苦笑,认命地决定开始禁欲。五条悟这时倒又递给他一张纸巾,“擦擦脸。”

“我没哭…?”夏油杰迷茫,他可倒不至于哭。

“嘴巴那里擦一下。”

夏油杰迷茫,但还是遵循女朋友的指令细致地擦脸擦嘴。

小猫眨眨眼睛,俏皮地一笑,“谢谢杰清理好了我的座位哦。”

夏油杰反应过来了——夏油杰笑着去揽五条悟的腰,拽着对方走过来坐下压上他的脸。禁止了阴茎,手指和小玩具,小猫又掉进了夏油杰的唇齿地狱里,被一根舌头插了个不知今夕何夕,水又吹了夏油杰一脸,外加整整半张床。至于那红肿的可怜阴蒂,短时间内是完全好不了了。

68 Likes

:sob::sob::sob::sob:半夜没睡有福了,,,看到91老师更新:sob::sob::sob::sob::sob::sob::sob::sob::sob: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