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挚友变成痴汉了怎么办

虽然标题是这样,但实际上这是一篇非常纯情的甜甜纯爱文。

关于咒灵特性有无关紧要的小私设解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五条悟觉得自己的挚友,夏油杰今天似乎有点不对劲。

「喀嚓。」

细微的拍照声响起,盯着黑板装作认真上课实则神游天外的五条悟,默不作声地朝旁边瞥了一眼。

邻座的好同学夏油杰,正一脸正经地抄着笔记,奋笔疾书。

如果五条悟不是用自己那双能看透咒力流动的六眼看见夏油杰身侧另一只手上拿着的手机,他就真信了夏油杰是个上课会乖乖抄笔记的好学生。

五条悟不晓得夏油杰为什么总拿着手机偷拍他,而且还时不时就瞄他一眼。

说起来,杰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很奇怪。

虽然他们偶尔也会通宵打游戏后就直接睡在对方房间,但昨晚明明没打游戏,两人是分开睡的。

早上起床时,自己一睁眼却看见夏油杰就蹲在床旁边,脸凑得很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吓了他一跳。

然而看见五条悟醒来,夏油杰勾起嘴角一笑,就一下子恢复了平时熟悉的模样,好像刚才只是五条悟的错觉而已。

夏油杰熟练地喊他一起去上课,就如以往的日常般,毫无异状。

原本五条悟只是有瞬间感到了不对劲,但也没有多想,洗漱完后就跟着夏油杰出门了。

一路上,夏油杰却总找借口与五条悟有肢体接触,比如帮他整理露出的衬衣下摆、将他乱翘的发丝捋到耳后等等。

夏油杰异常的关心和体贴让怪异的违和感逐渐加重,五条悟却找不到具体问题出在哪里,干脆问夏油杰是不是脑子摔坏了变得这么肉麻,结果两人差点干了一架。

结局就是被路过的夜蛾正道各来了一拳爱的教育,然后一手拎着一个进了教室,后面还跟着同样路过看戏的硝子。

「硝子,妳有没有觉得杰今天怪怪的?」五条悟趁着夜蛾背过身写黑板时,倾身凑近了女同学,试图跟她交头接耳。

「他的浏海本来就这么奇怪吧,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硝子掩嘴打了个哈欠,抬手顺走了五条悟的墨镜,决定等会儿偷偷打个瞌睡,戴着墨镜夜蛾就看不到她有没有睁眼了,完美。

「我就说嘛,果然硝子妳也觉得杰的浏海很奇怪。不过我在说的不是这个,杰今天是真的很奇怪。」五条悟感觉背后那道注视着他的目光更炽热了,让他都感到有点浑身难受。

「好吧,哪里奇怪了?」硝子墨镜后的眼睛都快眯起来了,敷衍地问道。

「今天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拿手机偷拍我。」

「可能是觉得你平时发给他的自拍拍得不好看吧,又不好意思戳穿你,所以就决定自己来。」硝子胡说八道,张口就来。

「原来是这样吗!」五条悟恍然大悟,当下就被夏油杰如此顾及自己心情的体贴而感动,决定等会儿摆个好姿势,让夏油杰拍个够。

「专心上课!」

台上的夜蛾忍无可忍,额角蹦出青筋,黑着脸投出了粉笔,正中五条悟眉心。

~~~~~~~~~~~~~~~~~~~~

下课铃声响起,五条悟立刻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无视夜蛾瞪过来的目光,趴到夏油杰背上,像往常那样双手环绕,勾住他的脖子:「杰,我口渴了,我们去自动贩卖机买饮料吧!」

看着黏腻在一起的两人,夜蛾叹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拉开门走了出去。

「顺便帮我带罐咖啡。」已经趴在桌上准备补眠的硝子头也不抬,懒洋洋地摆了摆手喊道。

「好。」夏油杰嘴上一边答应硝子,一边合上笔记本想塞进书包里,动作间却不知为何略显急促,一不小心竟然没拿稳,啪的掉在了地上。

「你在干嘛啊,杰。」五条悟没有多想,调侃夏油杰一句,就弯腰想帮他将笔记本捡起,然后目光恰好落在了摊开的书页上。

『悟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省略几百字),想要对悟——』

「啪!」夏油杰一脚踩住了笔记本,挡住了五条悟的视线。

五条悟愣愣地抬起头,向来总是带着灵动表情的脸上难得多了一抹震惊和迷茫。

「悟,不是说要去买饮料吗?」夏油杰就像往常那般笑眯眯的,一脸和善,却让人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杰,你……」

「再不去就要上课打铃了。」夏油杰无视了五条悟想说什么的迟疑神情,若无其事般地俯身把笔记本捡起来,拍了拍灰尘塞进书包,然后很自然地揽过五条悟,不让他再盯着看:「走吧。」

「……哦。」五条悟没再看笔记本了,而是望向搭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又若有所思地瞥了眼夏油杰的耳朵和脖颈。

那里一片通红。

~~~~~~~~~~~~~~~~~~~~

五条悟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

衣柜门大开,都不用五条悟亲手翻找,六眼一扫就能看透那堆衣服中不存在自己想要穿的那件。

没错,是他的睡衣。

五条悟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走出房间去敲了敲隔壁的门。

门内传来一阵动静,等了足足半分钟后,夏油杰才打开了房门:「怎么了,悟?」

夏油杰身上带着一股湿气,发尾也有些湿漉漉的,就像是洗澡时才刚打开水龙头,就被叫出来开门了。

夏油杰的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极好的身材展露无遗。 长年锻炼格斗术让他的肌肉分布恰到好处,线条流畅却又蕴含着爆发力。

「杰,今晚来打游戏吧!」五条悟却无视了这场景,笑嘻嘻地蹭过夏油杰身旁,熟络地钻进了房间里。

夏油杰也习惯了,看着扑到他床上的五条悟,无奈叹了口气:「我要洗澡,等我洗完再来,冰箱里有我之前买的伴手礼,你先拿去吃吧。」

「知道啦。」五条悟的头埋在枕头里,传出的声音闷闷的。

在听到夏油杰回了浴室,把门关上的落锁声后,五条悟就爬了起来,下了床铺,走到衣柜前。

期间五条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连脚步声都没有,他的脚底甚至与地面是隔空的。

而不惜用出无下限的五条悟在拉开柜门后,只看了一眼,就找到了目标。

「果然在杰这里。」五条悟从一堆叠好的衣服中抽出了自己的睡衣。

相比其他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五条悟的睡衣显得有些皱巴巴的,即使抚平了,还是能看出皱褶。

五条悟从睡衣上揪出一根黑色长发,随手扔进垃圾桶,然后坐回夏油杰床上,单手撑着下巴,手指点了点,在思考着什么。

疑点一,夏油杰锁门了。

平时两人经常互相串门,为了方便,几乎不会锁门。

不过以往也有几次门被锁了,他飞到窗外爬进来时都会发现夏油杰正在浴室里洗澡。

而这也正是疑点二。

虽然那几次夏油杰发现他来了,都会很快洗完出来。 但可没有像这次一样,明明都打开水龙头把头发打湿了,竟然还特意停下,出来给他开门。

这反而太刻意了,就像是夏油杰想让他知道,他刚才就只是在洗澡。

最后疑点三,五条悟蹭过夏油杰身边时,没有感受到水气的温度,也就是说,夏油杰淋的是冷水,根本不是在洗澡。

那么,夏油杰来开门前那半分钟是在做什么,就很可疑了。

结合自己手上的衣服,五条悟很快就推测出了经过——夏油杰拿了他的睡衣,不知道在干什么时,他来敲门了,所以夏油杰仓促之下塞进了衣柜里,然后跑去冲了下水装作在洗澡,再过来给他开门。

综上所述,五条悟觉得自己知道真相了!

——肯定是自己的睡衣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口,被杰发现了,于是身为善体人意的挚友瞒着他帮忙修补好了睡衣!

…………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五条悟小叹了口气,在脑中很可惜地把自己天马行空的这条脑洞划掉,将「杰被诅咒影响了」打了勾。

毕竟自己的挚友,自己最清楚,杰才不会是那种偷偷摸摸干了什么都要掩饰的人。

杰就算干坏事都是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 跟自己一样!

……所以是中了诅咒吧,大概率还是被咒灵附身了。

但凡有关咒力和术式的,都瞒不过五条悟的六眼。

虽然夏油杰因为身为咒灵操术使,携带各种咒灵,留在身上的咒力残秽驳杂,让五条悟一开始没察觉不对。 但当他近距离观察后,就发现有一股微弱的气息在夏油杰身上,影响着他。

咒灵是附身在夏油杰身上的,无法直接揪出来祓除,更不可能连着夏油杰一起攻击。 那么就只能先满足诅咒的条件了,只有让欲望得到了满足,咒灵才会脱落。

至于是什么条件,想想夏油杰对他的一系列异常行为,可以推断出大概是痴汉或变态类型的咒灵。

所以夏油杰才会偷拿他的衣服,还心虚,特意跑去冲澡装作是在做别的事情,不想惹他怀疑。 而睡衣上的头发,可能就是夏油杰埋头蹭的时候留下的。

猜出这些难不倒高智商的五条悟,令他比较诧异的是,夏油杰痴汉的对象竟然选定是他。 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仔细一想,自己本来就是杰最亲近的人嘛,很正常。

就是没想到杰竟然会粗心大意中了这种低级咒灵,等解除诅咒后,自己一定要好好嘲笑他。

做好了决定,五条悟就放下心去冰箱拿了夏油杰买的甜食出来吃,至于睡衣则被他随手塞到被子底下盖住了。

等夏油杰洗好出来时,五条悟就把游戏机丢给他,若无其事般笑嘻嘻地说:「洗得真久。」

「是你太心急了吧。」夏油杰接住游戏机,在五条悟身边坐下,两人习惯背靠着床,坐在地上。

电视机的萤幕亮起,游戏的载入背景正在跑动。 五条悟歪头靠在夏油杰的肩膀上,趁机提出:「光打游戏太无聊了,不如我们来打赌吧,杰?」

「打什么赌?」五条悟的气息近在咫尺,夏油杰身体有些僵硬,悄悄调整了肩膀的高度,让五条悟靠得更舒服。

「赢的人可以对输的人提要求,输的人不能拒绝,怎么样?」五条悟眼眸闪动,一脸坏笑,就好像是想了什么主意想整夏油杰,所以故意提出赌约。

夏油杰被激起战意,嘴角也勾起桀骜不驯的笑容:「哦?你做好输的准备了吗?」

「哈,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呢?」五条悟一挑眉,毫不示弱,也露出挑衅的笑容回敬。

于是接下来也不用多说,两人都专注于游戏上,开始激战起来。

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两人的游戏技术都极为高超,平时打得有来有回,今天五条悟却在关键时刻不小心犯了个失误,导致输了游戏。

「愿赌服输。」夏油杰笑眯眯地提醒五条悟。

「好吧。」五条悟出乎意料地坦然,直接把游戏机扔到一边,偏头靠在夏油杰肩上,近乎是贴着他的耳朵说话:「那么,杰,你想对我提什么要求?」

特意放低的男性嗓音慵懒磁性,仿佛电流窜过般,令人感到一阵酥麻。

夏油杰身躯一震,僵住了。

五条悟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个赞。

直接把睡衣摆出来当证据的话,杰这个向来(跟自己一样)不要脸的肯定不会承认,反而会装作不小心拿错的,但是用游戏赌约就不同了! 可以顺理成章让杰提出要求,自己就知道如何满足咒灵然后让它脱落了!

我果然是个超级无敌完美的天才!

五条悟沾沾自喜,并决定再加把劲:「杰想对我提什么要求都可以哦?」

夏油杰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按捺下身体的躁动,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这个我还没想好,以后再说吧。」

「不行,限定今日有效,逾时不候。」五条悟一口回绝。

「你可没事先提这点。」夏油杰无奈,不想再纠缠下去,深怕自己失态:「算了,反正本来就是好玩才赌的,没真想让你做什么。」

「真的不想对我做什么吗?」五条悟发现夏油杰油盐不进,有点不爽,干脆也摊牌了,抽出棉被下的睡衣:「那这是怎么回事?」

夏油杰表情一僵,随即故作自然地说道:「这是你的睡衣?抱歉,我可能拿错……」

「上面有你的头发。」

「可能是不小心掉在上……」

「你今天还偷拍我照片。」

「……」

夏油杰张了张嘴,还没想出解释,五条悟就一口气说完了:「你今天总共偷看了我五十三次,还在笔记本上写满了夸我可爱。中午的时候你还跟踪我去厕所,明明平时我们都一起去的,你突然变得扭扭捏捏我还以为你那里出问题了不好意思让我知道,幸好我看了后发现根本没事嘛。」

「你什么时候看的!」夏油杰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裆部,大惊失色。

「当然是你去上厕所时看的啊。」

「……我们俩到底是谁在跟踪谁啊?」沉默了一阵,夏油杰无奈扶额。

「以前也不是没有看过嘛。」五条悟嘟囔了一句,还比了个大拇指:「我检查过了,杰的那里很健康啊,而且还很大。」

「别说了,悟。」夏油杰面红耳赤,恨不得钻个地洞跳下去埋起来。

「所以你承认了。」五条悟说道。

「!」夏油杰一惊,抬头时,看见了一脸平静的五条悟:「你果然是在跟踪我。」

「悟,我……」夏油杰张口,却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他也知道自己很不对劲,明明以前都能将自己的心思隐藏得很好的……今天却从早上睁眼开始,就像是失控了般,控制不住地想与悟亲近、想与他肌肤相贴、想将他……占为己有。

夏油杰一直以来都暗恋着自己的挚友,五条悟。 而如今,这份爱意却再也压抑不住。

「我刚才说的是认真的哦。」五条悟突然开口。

五条悟跪坐起来,张开双手拥抱夏油杰,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背:「没有什么能比杰对我重要的,所以杰想要什么的话,跟我说就好了。」

当心思被揭穿的那一刻,夏油杰预想过很多种情况——或许五条悟会不当一回事、或许会开玩笑似的嘲讽他、或许会觉得他是变态而开始警惕远离……

但他没想过,会是五条悟坦然的温柔与包容。

「……真的什么都可以?」夏油杰的声音在颤抖,几乎压抑不住。

「当然——」五条悟话还没说完,就被夏油杰扑倒,压在了床上。

黑发垂下,散落在五条悟脸庞旁。 两人四目相对,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近在咫尺。

五条悟对上夏油杰忐忑的目光时,不知怎么脑海里蓦然浮现了之前在夏油杰笔记本上看到的内容——『想要对悟——』

是……想要什么?

五条悟突然也紧张起来,觉得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脑子里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杰到底想要什么? 难道是……

气氛的不对劲,让五条悟的思绪情不自禁飘到了某些不可言说的方面,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夏油杰的气息笼罩着他,五条悟整个人被夏油杰压在身下,明明中间还留有空隙,五条悟却有种已经无处可逃的感觉。

目光仿佛黏住般无法移开,焦灼的呼吸喷吐交换,急剧上升的温度,贴近的胸膛能感受到对方强壮有力的心跳。

「我……」夏油杰的喉间紧涩,声音沙哑:「可以吻你吗?悟。」

五条悟眨了眨眼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只是这样而已?」

「欸?」夏油杰也愣住了,不明白五条悟的意思。

「不是,你这……」五条悟抬起双手捂住脸,害羞得满脸通红:「你这家伙,也太纯情了吧!」

「所以不行吗?」夏油杰盯着五条悟,心脏狂跳,深怕被拒绝。

看见夏油杰如此不安的模样,五条悟嗫嚅了两下,用几乎听不见的音量,小声地说道:「可以。」

没想到真的得到允许,反而换夏油杰呆住了,愣在那,犹豫许久才慢慢凑近。

两人的唇瓣间仅仅一线之隔,夏油杰又停住了,听到自己的心跳恍如擂鼓,一下又一下,让他眩晕失神。

挚友的脸完美无瑕,湛蓝如晴空的眼眸阖上,纤长雪白的睫毛因为紧张微微颤抖,在眼下投射出一片阴影。 淡色的唇格外粉嫩,微微抿起又很快意识到什么,努力放松,唇瓣微启,像是邀请别人来尽情品尝。

这是他的挚友,也是他心爱的人。

如今就躺在他的身下,安静等待着他的亲吻。

意识到这件事实时,夏油杰被一股脑涌上的复杂心绪炸得脑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五条悟闭眼等了许久,夏油杰的吻迟迟没有落下来,于是迟疑地睁开双眼,结果看见夏油杰竟然在发呆,怔怔地直盯着自己。

不爽的同时还有点害羞,五条悟一狠心,自己主动吻了上去!

软乎乎的触感从唇上传来,夏油杰慌了一瞬,才反应过来,顺从自己的内心,小心翼翼地回吻。

唇畔摩挲,两人的目光都凝望着对方,能看见彼此眼底深处的炽热情感。

时间仿佛凝固,两人沉浸在这一瞬间中。

良久,五条悟退开让出一点空隙,歪头疑惑:「这样就结束了?」

虽然唇软软的还有温度,贴着很舒服,但怎么和自己想像的不太一样?

夏油杰一窘,恨不能把自己埋进枕头里,不让五条悟看到他尴尬的表情。

「那……我们张嘴试试?」夏油杰忍住羞耻,试探着说道。

「怎么张嘴?」五条悟想了想,觉得像去看牙医时嘴巴大张的姿势肯定不太对,没见过有人这么接吻的,而且牙齿不会撞在一起吗?

「我来吧。」熟悉五条悟本性的夏油杰看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不太美妙的画面,为了避免破坏气氛,夏油杰叹了一口气,示意五条悟重新把嘴阖上。

五条悟听话照做,还乖巧地闭上双眼让夏油杰好发挥。

湿热的吐息再度靠近,唇瓣相贴,五条悟感觉到自己的唇缝被湿软的舌尖撬开,慢慢滑了进来。

一想到这是夏油杰在温柔地侵入,五条悟不由自主身体微微一颤,下意识嘴张开了些,让夏油杰的舌头更为顺利地深入,细密的舌苔轻轻刮过口腔上方,带起轻微的酥麻感。

五条悟试探着伸出自己的舌头,与之相触。 夏油杰感受到他的主动,也放缓了速度,彼此的舌头缓缓缠绕在一起,来不及咽下的口水顺着两人的嘴角滑落。

湿润、柔软、灼热,明明呼吸变得越发粗重,却感觉自己几乎要被逼得窒息。

被按压在床上的手十指相扣,用力到陷入柔软的被褥里。 就像即将溺水的人在起伏的浪潮中紧紧抓着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深怕一放手便落入无尽的汪洋中。

『好热、好舒服……接吻是这么厉害的事吗……』

几乎要昏过去的五条悟在意识迷离的边缘,迷迷糊糊地想着。 嘴里还在与夏油杰舌根交缠、吞咽下对方交换过来的唾液。

吻了又吻、期间几度短暂分开,急促地喘息几下,只分隔开一丝的唇瓣又再度贴上,陷入下一轮疯狂的亲吻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两人结束亲吻,终于停下时,双方的唇都红润到泛出了丝丝血色,可想而知明天会肿成什么样子。

看着这样的场景,夏油杰闭上双眼,将五条悟紧紧拥入自己怀里,一头埋进了他的肩窝中。

感受着夏油杰压在自己身上的温度与重量,五条悟也伸出双手,静静拥抱他,没有说话。

沉静的氛围中,五条悟偏过头,用自己的目光一寸寸、细细地丈量着夏油杰的脸,锋锐的眉骨、狭长紧闭的双眼、高挺的鼻梁、充满锐气的脸庞。

五条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仿佛震响在耳边,怦怦、怦怦地跳,如擂鼓般越发明显。

无论怎么看都喜欢。

在这时,五条悟才终于意识到,原来他也一直都喜欢着夏油杰。

五条悟侧头,在夏油杰的眉眼间落下一吻。 明明再激烈的亲吻两人都已经历过,但这吻还是青涩得仿佛初生的小鹿般,微微颤颤,纯情得不可思议。

夏油杰一震,撑起身震惊地看向五条悟,却看见他认真地回望自己,郑重说道:「杰,我喜欢你。」

从天而降的告白,咣咣砸在夏油杰的头上,将他砸得茫然不知所措,随之而来的却不是喜悦,而是迟疑。

挚友才刚与自己接过吻,然后突然就告白了,让夏油杰不禁怀疑五条悟是否真的认清了自己的感情:「你是因为喜欢接吻的感觉,所以才以为是喜欢我吗?」

「哈?」五条悟眉毛一扬,表情一下子凶悍起来,内心什么柔和纯情全被夏油杰破坏了个精光,只想给眼前压在自己身上的家伙狠狠来上一拳:「给我搞清楚因果关系!我要是不喜欢你,跟你接吻早就反胃犯恶心了好吗!还会跟你吻这么久!?」

「反胃犯恶心……」明明知道五条悟是在反驳,但夏油杰还是被这个关键词小小打击了一下。

五条悟一把抓住夏油杰的衣领口,恶狠狠将他扯近,直视着他的眼睛,脸颊却止不住地泛起红晕:「就是因为喜欢你,才喜欢跟你接吻啊!」

愣愣地看着五条悟羞红的脸,连藏在发后的耳朵都泛着粉红,夏油杰后知后觉,自己竟然真的被暗恋的人反过来告白了,脸就像煮熟的虾子一下子红了起来,手足无措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将五条悟揽进怀里,在他耳边小声地说:「我也喜欢你,悟。一直都,很喜欢你。」

「我也是哦,杰。一直都很喜欢你。」

夏油杰与五条悟对视,就像以往一般骤然开怀大笑,互相伸手拥抱对方,然后倒在床上打滚。

不一样的是,这次他们双唇交缠、深情拥吻。

Fin.

91 Likes

【小番外】

保健室室里,正在偷懒补眠的硝子被叫醒,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人,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所以你们是要我帮忙治好你们的香肠嘴吗?」

「不是这个、不,也不对,这的确也得麻烦硝子妳了。」夏油杰抱着五条悟,有礼貌地说道:「不过实际上,我是想问问妳有没有什么办法处理悟身上的咒灵……」

没错,在昨天把对方嘴巴亲肿并相拥入眠后,两人将痴汉咒灵这件事忘了个彻底。 于是导致咒灵转移到睡着后毫无防备的五条悟身上,现在五条悟正坐在夏油杰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一个劲儿蹭啊蹭的。

硝子饶有兴趣地拿出手机喀嚓喀嚓拍了几张照,打算保留下来嘲笑五条悟或是拿去卖给冥冥,一边随口打发:「我能有什么办法?」

「反转术式不是可以祓除咒灵吗?」夏油杰耐心地问道,让硝子有点意外地瞥了他一眼:「原来你知道啊。」

「这不是常识吗?」

「是啊,但昨天你被附身时,五条这家伙可是完全没想起过找我帮忙。」

「悟……的确是对常识有点欠缺。」夏油杰尴尬地笑了下:「原来硝子妳早就看出来了吗?」

「我眼睛又没瞎。」

硝子身体往后一靠,靠在椅背上,保健室的旋转椅转了个四分之一圈,正对夏油杰,勾了勾唇角:「我可不确定对付附身的咒灵有没有用哦?我看你不是挺乐在其中的嘛?」

「的确是这样。」夏油杰面不改色地承认了,毕竟现在五条悟都是自己的恋人了嘛,恋人跟自己撒娇,谁会不乐意呢?

「但是下午有任务……」

「行吧,知道了。」硝子不想再听夏油杰啰嗦,干脆地伸手在夏油杰和五条悟身上各拍了一下,瞬间将他们治好了,然后摆了摆手:「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杰?」五条悟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挂在夏油杰身上,但也没半点不好意思,只是疑惑道:「我怎么了?啊,硝子妳也在?」

「昨天你睡着后,痴汉咒灵转移到你身上……」夏油杰对硝子表示感谢后,一边向五条悟解释着,一边抱着他朝门口走去。

硝子目送连姿势都没改变过的两人远去,点燃手上的香烟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吐出,白雾缭绕:「这有什么不同吗,两个人渣。」

THE END

76 Likes

啊啊啊啊没有不同!
无论有没有咒灵加成,两个已经是恋人的dk就是在甜甜的恋爱中——
这篇好可爱好可爱啊,暗恋成真、突然开窍、看似单向实际是双向奔赴,喜欢就是要疯狂靠近贴贴,并且让被秀的硝子戴上了墨镜:dark_sunglasses:
超级超级甜!没有苦夏只有心脏砰砰跳动。
果然dk就是要在夏天谈甜甜的恋爱!爱了爱了!

10 Likes

@Kxsa 好长的评论!好感动,被夸了好开心!嘿嘿,我就是喜欢青涩纯情加暗恋,描述出令人怦然心动的感觉,能让大家都感受到就好了!感谢你的评论!

6 Likes

纯情DK贴贴真的太可爱了!!

可可爱爱的两个DK,哈哈哈!是挚友,也是挚爱呢。

超级喜欢纯情DK~

对!就是一生挚爱!

疯了,纯爱无敌

1 Like

救命,真的好纯呐,笨蛋DK谈恋爱真的好甜好甜呐,好可爱,硝子每天都要被迫看小情侣秀恩爱,心疼硝子三秒,硝子:连夜爬上崆峒山

1 Like

纯爱就是最棒的: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特别特别可爱的两个宝宝

天呢连接吻都在试探的纯爱DK​:pleading_face::open_ha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