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错位电车by逍遥客(完)

·4​:heart:P​:heart::heart:妻电车play

·单性转:DK/男教师夏 X JK/女教师五

·1.2w pwp

28 Likes

夏油杰,男,27岁,教师,就职于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此刻正坐在一列驶往郊外的电车上。

按照原计划,他的搭档兼恋人本应在刚刚经过的那个站上车,之后他们将直接开启假期生活——但是现在电车已经启动,他却并没有在上车的乘客里找到五条悟。

不,应该说,他找到了,但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

上车的人群里的确混了个白头发的漂亮女孩,不过脸上没带眼罩,取而代之的是副圆溜溜的墨镜。除此之外,她的头发短了一些,长相也嫩了点,而且不同于十年后女教师常年一身黑的打扮,女孩穿着白色的上衣和黑色的短裙,浑圆的大腿毫不遮掩地露出半截,皮肤白得像陶瓷似的,浑身上下透着股青春洋溢的劲儿。

夏油杰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十年前还在读高专二年级的悟。

与此同时,他的观察对象心里也有点儿困惑。

悟一上车就发现了坐在窗边的奇怪家伙,那人和她的男友长得有九分相似,但身形却又有不小的差别,个头更高,肩背更是宽厚了不止一星半点——要不是知道夏油杰的家庭情况,她几乎要把他当作夏油杰的兄长。

而她那本应在车里的男友却不见踪影。

奇怪,明明在站台的时候是看到了人的……她皱着眉扫了扫车厢,怀疑自己刚才看走了眼。

就在这时,她看见那个“夏油杰的兄长”起身朝她走了过来。

悟一愣,下意识做出防备的姿态,同时开启了无下限的术式。

夏油杰见状一笑,他太了解五条悟了,一看她的动作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因此没有选择多费口舌去解释,直接用术式召出一只特级咒灵。

悟见状眉毛微微一挑:“杰?”紧接着又蹙起了眉,不太确定地否认,“不,你不是……”

而在她迟疑间,夏油杰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抬手降下帐,将他们所在的角落完全覆盖,然后隔着无下限摸了摸女孩的脸:“是我,不过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天你应该和你男朋友约了去郊外,嗯……应该是说好在车站见?”

悟的眼睛微微睁大了点,这事除了杰再没人知道,她看了夏油杰一会儿,到底还是信了,解除了术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夏油杰摇摇头,说自己也不清楚,目前来看是两个时空发生了交叠,十年后的五条悟和十年前的她发生了交换,除此之外没有发现更多的异常。

悟小脸发皱,以前她没听说过这么怪异的术式,现在也完全没有应对的办法。她看了夏油杰一眼,搭档两年的习惯使然,正准备开口问他有什么想法,就想起面前这个不是和她搭档两年的夏油杰,顿时垮下一张小猫批脸,默默往角落一靠,抱着手不太想说话。

夏油杰失笑,眼下要如何恢复正常他也没有头绪,看样子似乎只能等,顿时也有些无奈。

原本他们还计划着要度假呢……按五条悟的习惯,没准他们还能提前在电车上开启一段香艳的假期前奏——至少之前制定计划的时候她是这么暗示的——现在可好,他做好准备,胃口也被吊起来了,结果上来的是十年前的悟!

十年前的!高专二年级!还是个小姑娘!

就算那会儿他们已经确定关系,但应该还不是很懂那些事吧?夏油杰头疼。他记得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五条悟简直嫩得不行,随便摸摸就喷得一塌糊涂,和十年后的一比青涩得不成样子。

他一面想一面泄气地扫了小五条一眼,谁知正好就看见对方有点发红的耳朵尖。

夏油杰一愣,再仔细看,就发现对方虽然状似淡定地靠着车厢,但两腿的肌肉却不是放松站立的。她的两条长腿紧紧地贴在一起,柔软饱满的腿肉互相挤压出肉欲的弧度,还小幅度地轻轻磨蹭。

他眉毛一挑,回忆了一下他们当初那时候做过些什么,很快就露出一丝笑意。

“小悟是不是还不适应新玩具?”他问道。

小五条一顿,先是下意识腹诽了一句小悟是什么鬼称呼,紧接着听明白他的话后,身体陡然一僵,嘴唇微微抿着,墨镜后的眼睛悄无声息地眯了起来,直勾勾盯着夏油杰。

夏油杰装作没看出她色厉内荏的威胁,重新梳理记忆后对她所处的时间节点更加笃定,不紧不慢地道:“这个时候……应该才穿上不久吧?这种伤口不好找硝子治,满打满算,应该才刚刚愈合——已经能穿内裤了吗?”

他说得模糊,但小五条完全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顿时面色发红,羞恼地瞪着他。她现在完全能确认这人是夏油杰了,除了他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他们在床上那点事。

——但就算是杰,也不应该在这种地方讨论这种话题好吗!

然而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她面前的夏油杰已经一手撩起她的短裙。宽大滚烫的手掌贴到阴部,将整个部位都包覆在内,小五条猛然一惊,下意识往周围扫了一圈,才想起刚才夏油杰已经放了帐,周围的人看不到他们。但即便如此,公开露出的羞耻感仍然没有因此消除,热乎乎的软肉隔着内裤,贴在对方的掌心微微战栗。

“嗯?是三角内裤啊。”夏油杰在她耳边笑着说了一句,不知为什么听上去竟然有些怀念,然而紧接着不等她反应,他的手指已经灵活地隔着内裤顺着肉缝从上往下地刮了一下。

“唔……”

小五条瞬间明显地颤抖了一下,柔软的阴埠出现了些许湿意。

夏油杰指尖捕捉到那团软肉中一点不同寻常的硬质触感,心道果然没记错,接着手指挤进肉缝,抵着那点硬物重重碾揉起来!

“唔不……啊、等等!你干什……!”

小五条整个下半身猛地一弹,腰腹和臀腿的肌肉绷紧,过电似地抖起来。她下意识地拼命夹腿,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将夏油杰的手挤开,但显然没有用,甚至反而将夏油杰的手指夹得更加深陷。

嗯,嫩也有嫩的好处呢,夏油杰将自己先前的观点否定掉,顺势把手里的小逼玩得更狠了点。他的手指时而陷在肉缝里反复抠挖,带着那点硬物来回拉扯,时而上下快速滑动,快速揉搓整个鼓鼓囊囊的穴口,悟被他隔着内裤揉逼揉到白眼都翻起来了,还紧紧夹着他的手不松开。过了好一会儿,才忽然浑身猛地一震,穴里骤然涌出一股热液,尽数吹在陷进肉缝的内裤上。

热液浸湿布料,打湿了她的腿根和夏油杰的手掌,带起一股淡淡的腥臊气味。

潮吹之后,她浑身皮肉便水似的化开,湿漉漉地瘫在夏油杰手上,要不是夏油杰一手揽着她的腰,她恐怕会直接软到地上去。

但眼下也没好多少,除了腰上受的那点力,她几乎整个人坐在了夏油杰里,两腿还虚软地岔着,活像是自己把逼送到夏油杰手里给他玩一样。

小五条顿时面颊通红,她还不是特别能接受这样的玩法,哆哆嗦嗦地战栗了一会儿,才勉强从高潮中缓过来,支着腿想站起来。

然而夏油杰不打算轻易地放过她,手指勾着湿漉漉的内裤往旁边一扯,水嫩的女阴就被迫在空气中暴露了一半。

在人来人往的电车里乱搞实在有点超出小五条的承受范围,她抓住夏油杰的手试图阻止,但是刚刚的高潮又让她爽得有点脱力,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也没能将人推开,反而有点欲拒还迎的意思。

“杰,这里不行,不能在这里……”

她摇着头,圆圆的墨镜不知什么时候歪到了一边,被夏油杰摘下收起,此时漂亮的眼睛失去了所有遮掩,从下往上湿漉漉地看着夏油杰,羞耻中又带着欲望。

被这么看着,饶是已然成年的夏油杰也有点顶不住。他把年轻的恋人往怀里摁了摁,说可以的,而且悟会很喜欢。

悟难以置信地看他,想说你在胡说什么,她一点也不喜欢,紧接着就意识到夏油杰说的应该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已经和他在一起十年的五条悟。

“怎么可能……这不是变态吗……”她小声说道,但看成年夏油杰的神情又觉得对方没有撒谎,一时陷入纠结。

夏油杰没有继续解释,他将悟内裤的两侧往中间拢,把裆部弹性极佳的布料搓成了条细绳,紧紧地勒紧湿滑的肉穴中央。两边软腻的肉唇被勒得突出来,将细绳包裹进去。与此同时,藏在层叠肉瓣下的阴蒂也暴露出来,连同上面穿的小环一起,颤颤巍巍地挺在空气里。

刚才夏油杰就是摁着这个小巧的阴蒂环,将她玩到喷水的。

小五条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被搓成绳子勒进肉缝的内裤让她本能地感到不安,夏油杰刚拨了一下她的阴蒂环,她就挣扎着要往旁边躲。

夏油杰笑了笑,没去阻拦,只是在她“成功避开”,并准备进一步拉开距离的时候,轻巧地勾住了她内裤的上缘,然后往上一提——

“唔!”

小五条顿时发出一声惊叫,刚提起点力气的腿又是一软。被搓成绳的内裤死死勒进肉缝里,稍微一动,整个穴口就被疯狂摩擦。更糟的是被阴蒂环牵拉出来的阴蒂此时就紧紧贴着布绳,只要她双腿合拢,灭顶的快感就能将她又送上一个高潮。

她恐惧于那可怕的快感,一时不敢再动,哆嗦着双腿僵在原地,夏油杰于是往前一步卡进她双腿间,一面轻轻拉扯湿透的内裤绳,一面慢条斯理地撩起她上衣的下摆,将手伸了进去。

女孩的腰身纤细柔韧,皮肤腻得能吸住人的手,夏油杰大力揉搓了几把,往上摸到了她的乳房。

这时候的五条悟还没完全发育,一对鸽乳又软又滑,随便揉揉乳头就娇俏挺起,将轻薄的上衣都撑起个两个小凸点。

夏油杰低头看了看,将乳罩扯到一边,隔着衣服含住其中一个。

“唔……不,乳头……别、别吸……啊!疼……”

悟惊呼着伸手去推夏油杰的头,但是手按着人的脑袋却又没那么用力,像是舍不得快感一样。于是一边的乳头很快就被吸肿了,半透明的布料黏在上面,勾勒出挺翘的轮廓。

到了这时候,她又开始觉得不满足,夏油杰松开嘴,她反而挺着奶子往上送,想要他再弄弄另一边。

夏油杰见她一副沉溺其中的模样,伸手往她身下一摸,果不其然摸到了一手水。他笑了笑,一面拉着拢成布绳的内裤在她逼上来回摩擦,一面从善如流地含住了另一边的乳头。

小五条短促地尖叫,敏感的乳头被人含在嘴里舔舐啃咬,臀腿也被磨得微微抽搐,没过多久就绞着腿要喷。偏偏夏油杰瞅准了这个时机,忽然松开了手,将她不上不下地吊在高潮的前一刻,等她又难耐地开始夹腿,手掌又忽然挤进了她的双腿间。

宽厚的、布满薄茧的手掌滚烫无比,轻易包覆住整个阴部,接着微微用力按住,突然飞快地揉搓起来!

“啊啊啊啊——!”咕叽咕叽的水声顿时响亮起来,少女尖叫着挺腰,臀部拼命上抬想逃脱他的掌控,但是夏油杰紧随而上,只用一只手就搓得那口嫩逼充血发红,淫水止不住往外涌。她不停地合拢双腿又打开,像是挣扎躲避,又像是不由自主地往夏油杰手上坐,阴蒂被阴蒂环扯得变形,可怕的快感打得她小腹腰腹都在发酸。

“不要、不要……杰啊啊啊!又嗯、又要去了!!别搓呜啊啊啊——!”

电车的角落里,小五条张着腿敞着逼,淫水淌得两腿都是,不仅短裙被卷到腰际,上衣也凌乱不堪,衣服下的乳罩不知所踪,而乳头位置的布料被浸湿,湿哒哒地粘在两颗肿胀艶红的乳肉上。

小五条浑身战栗,忽然间,她小穴紧缩,随即咕唧挤出一大团清液,从手掌和女阴的缝隙间溅射而出。

“唔……哈啊……”

潮喷过了几秒,她脱力地软在夏油杰怀里,夏油杰这才终于松开了手。

他解开裤子掏出鸡巴,抬起悟的一条腿,在她泥泞的逼口蹭了两下,继而狠狠地操了进去!

小五条“呃!”地叫出声,高潮中的穴瞬间被残忍地撑开,硕大的鸡巴将里面的褶皱缝隙都完全抻平,将紧窄的女穴填得满满当当,甚至连潮喷的水液都一并堵在了里面。

她小腹酸胀,只觉阴道撑得要裂开,不可置信地感受了一下成年夏油杰的尺寸,顿时有种要被操飞的可怕错觉。

她嘴唇抖了抖,有点害怕地:“不……”

夏油杰没有理会,他知道悟的承受范围,动了动腰,找了个合适的姿势,然后抽出来半截,重重地撞了回去!

而小五条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成调的抗议。

她从没经历过这么恐怖的性爱,夏油杰握着她的腰,像是要把她干烂一样按在墙上操,硕大的鸡巴烧火棍一样,捅进来又抽出去,没几下就操得她丢盔弃甲,只知道张着腿用逼去讨好那根凶器。

夏油杰一边操还一边玩她的阴蒂环,勾着它左右拉扯,享受悟因此反复绞紧的小穴。小五条被弄得只知道尖叫,环着夏油杰脖子的手越缠越紧,最后整个人直接挂在了他身上,柔软的胸脯紧紧贴着成年男性的胸肌,像两团面团似的被挤扁了,操一下就在夏油杰身上蹭一下。夏油杰解开她上衣的扣子,解了三四颗,将她的奶子解放出来,握住一个开始揉搓,而另一个被冷落的,就只能随着操干的频率来回晃动震出漂亮的乳波。

太过头了……太超过了……现在的悟才刚和夏油杰交往了一年多,两人就算有性行为,也是很纯情的亲亲摸摸,最过分的也不过是一个月前在她阴蒂上穿了个环——还是她自愿的。现在陡然换了个人,不仅鸡巴变得更粗更长,力气也变大了许多,轻而易举就能把她抱起来操个透。

她抬起来的腿挂在对方的臂弯上,另一条支撑的也渐渐脱力,但她却一点都不敢放松,生怕一放松了全身的重量就都落在了挨操的穴上,到时必然被操得越发狼狈。

夏油杰就着这个姿势把她操得吹了一次,才把人放下来。小五条还以为他良心发现终于准备让自己休息一下,结果下一秒就被转了个身按在了帐上。

夏油杰没有控制帐内侧的视野,是以从他们的角度看去,整个车厢一览无遗,而此时悟挺翘的奶子挤着帐,像是撞在一堵空气墙上,柔软的胸部顿时被不可视的力量压扁了。

悟一愣,继而忽然面红耳赤地扭动起来。

夏油杰制住她的动作,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肯说,只是眼神不住地往帐外的乘客脸上飘,夏油杰见状一琢磨,顿时反应过来。

“小悟被看着很兴奋?”他捏着软白的臀瓣,将小五条摆成腰部塌下、屁股翘起的姿势,笑道,“喜欢被人看着?是不是被人看着就已经湿了?”

小五条身体一僵,嘴硬道:“当然不是!”

夏油杰笑笑不说话,粗大的鸡巴却豁然破开层叠的软肉。

刚刚吹出来的液体还有部分残留在穴里,是以进入得依然顺利,但是这次夏油杰操的时候,却发现这口穴变得更紧了。他看了眼女孩,见她正一脸紧张地来回巡梭,顿时就知道她所谓的“不是”完全就是撒谎。

“还说不喜欢被人看着,”他一边说一边抽了面前的屁股一巴掌,“都要被看吹了还说不喜欢呢?”

悟被他抽得一跳,听清他的话后又立即绞紧了穴,只听夏油杰继续道:“小悟是不是就喜欢当着人的面被操?要不我放两个乘客进来让他们看看——你看那两个坐窗边的怎么样?”他指了指两个窗边的男性乘客,“——或者不想被看到的话,我把帐的隔音条件去除?那应该会有不少人挤到这个角落想看个究竟吧,到时候他们围着帐看着你,也许还会有人隔着帐摸到你的奶子,小悟会不会马上就高潮了……”

悟呜呜挣扎,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勾勒着夏油杰描述的画面,紧张敏感得无以复加,一面含混地说着不可以之类的话,一面死死裹着夏油杰的鸡巴,像是要榨精一样不肯松开。

夏油杰被绞得头皮一炸,一把抓住她的腰猛操起来,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一时倒是停了。

可怜小五条被他顶得不住往前耸、晕头转向,只知道高声呻吟,不知今夕何夕,直到夏油杰扣着她腰的手骤然加重,穴里的鸡巴狠狠顶到深处不停跳动的时候,她才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别,等等……”

她细微地抗议了两声,却下意识绞起了小穴。紧接着,一股热液就在花穴深处爆射而出,迅速填满了紧窄的肉穴。

小五条眼睛陡然睁大,被,被内射了……

意识到的一瞬间,心理上的刺激和生理上的快感顿时叠加在一起,把她也强行送上了高潮。

“啊啊——”

“啊啊啊啊啊被内射了……嗯,精液……小杰的精液……全都、射进来了——!”

同时出现的声音让两人俱是一愣,夏油杰是觉着这骚话耳熟,小五条则是以为自己发出的声音,被唬了一跳。

刚到了一半的浪叫被生生掐断,悟绞着鸡巴还没吹完呢,就看到又一个帐出现在旁边,里面的女人大大地张着腿,含着穴里的鸡巴正不停高潮喷水,白色的精絮和着淫水从缝隙里一股一股地挤出来,再往上则是她大张的嘴巴和搭在一边的舌头,蒙着眼睛都能看出一副被操飞了的痴态。

“这,这……”小五条大受震惊,然而紧接着定睛细看,赫然发现,那不就是杰和成年的自己吗!

与此同时,插在成年五条悟逼里的少年夏油杰也注意到了另一边两人。

悟?!看清是小五条后,刚刚射完的少年整个儿呆住了。

呆滞中隐隐透着尴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少年夏油杰,小五条悟的现任男友,发出了极度费解的声音。

好问题,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小五条腹诽。

然而不等她开口,她身后的夏油杰已经笑出了声:“看样子无论是哪个悟都没有吃亏呢。”

没吃亏?我都被弄成这样了还没吃亏?悟毛一炸,扭身就欲理论,然而她忘了自己刚刚才被操喷了好几次,还没让成年男人的鸡巴从穴里拔出去呢,腿就骤然一软,多亏反应及时地扒住帐,才没丢脸地摔倒。

“别着急啊,你的小男友还在操人呢。”成年夏油杰伸手揽住她的腰,一边说还一边看了对面的少年一眼。

黑发年轻人面色顿时涨红:“不,我不是……”

他磕磕绊绊地试图解释,但目光下移,又看到小五条被操得红肿的逼和逼口挂着的精液,瞬间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这是何等荒唐的场面,不同时空不同年岁的两人互相操着对方的恋人,将两个五条悟都操得潮喷不止,逼穴大张……

这时就体现出经验的差距了。在两个学生还在绞尽脑汁思索如何解释时,成年的夏油杰已经气定神闲地揉起了小五条的屁股。

“唔……”

小五条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没能躲开他的揉搓,另一边的少年则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你干什么——!”少年夏油叫道,似乎想过来阻止,但是成年五条悟在这个时候回过了神。她发出一声低吟,夹着少年鸡巴的穴缩了缩,又挤出团白浊的液体。

“嗯……”

收缩的穴肉吸得少年喉头一哽,剩下的声音全卡了回去。

而女教师回味了一会儿高潮的快乐,才缓缓将注意力放到变化的环境上。

“……嗯……杰?”看到成年夏油杰熟悉的脸和明显年轻许多自己后,已经是高专教师的五条悟露出了然的微笑,反应和刚才的成年男人如出一辙,“看来杰一点也没有委屈自己哦。”

少年夏油杰无暇深思未来他们究竟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才培养出这种“糟糕的默契”,此时他只觉坐立难安。太糟了,怎么到这一步的?他混乱地想着,目光在两个五条悟之间来回打转。

另一边的成年夏油杰听到这话笑了声,问道:“十年前的我的滋味怎么样?那时候的我应该不会很主动地配合吧,悟用了什么手段吗?”

回忆起刚才年轻的鸡巴在自己穴里高速进出的快感,女教师不由自主地绞起穴,露出痴迷的神色。

“当然,嗯……小杰的鸡巴真让人满意,很硬:heart:……”

她绘声绘色地描述刚才发生的事。不久前,她按照计划登上电车,结果一上车就发现了坐在边上的是少年时期的夏油杰,她大致猜测到发生了什么知情后,就坦然地走过去,在少年反应过来之前匠人拉到角落堵住,直接拉开了自己教师制服的拉链。

教师制服下的身躯几近赤裸,上面还点缀的各类“装饰”让她的身体看上去比赤身裸体更加色情。肥软的乳头被乳环打穿,细长的金属链穿过乳环,另一端分别扣在了阴蒂旁边的两瓣阴唇上,而阴蒂环被串联在脐环上,拉扯着从软肉中间翘起头来;再往下,两瓣大阴唇又被分别穿了两个环,用皮绳栓了,扣在了腰间的蕾丝吊袜带上。

女教师勾着身上的金属链子朝小五条示意道:“看到这些小东西了吗?我一拉开拉链,小杰的眼睛都直了。”

悟瞠目结舌地望着那套可怕淫具,难以想象穿着它正常活动到底会带来多么惊人的快感,光是阴蒂完全失去保护后受到的一刻不停的摩擦,就足够让她时时刻刻浸泡在高潮中了……更不用说它还被不断地牵扯着,真的不会潮喷到傻掉吗?她咽了口唾沫。

女教师继续描述她引诱夏油杰的经过,说她将高中男生按在墙角,扯开他的裤子半跪下去帮他口交,硕大的肉棒填满了她的嘴和咽喉,深喉的时候还能听到男高低哑的喘息。

“小杰插在我嘴里,嘴里说着不要,肉棒却一跳一跳的,到后面还抓住我的头发把我往他鸡巴上套,根本就是口是心非嘛。”她说着撇了男高中生一眼,像是在笑话他的嘴硬。

高中生面颊通红,却控制不住地回想起刚才的经历。

女教师的嘴巴又热又会吸,灵活温热的舌头裹着他的鸡巴来回舔舐,从龟头马眼舔到系带和根部,然后又整根地含进去,一直吞到最深处,用紧窄的咽喉包着吸吮,爽得他几乎立即就勃起到了极限。

而对方将他弄硬之后就吐出了他的性器,当着他的面随手在女阴搓了几下,就把他推到墙上,自己背过身翘起屁股,用女穴将硬挺的鸡巴一寸寸吃了进去。

她一边吃还一边用手指自慰,一会儿搓阴蒂一会儿揉乳头,把自己揉得高潮迭起,连逼里的肉都随之绞紧。

想到这里,高中生还插在对方穴里的鸡巴就又硬了,颇具存在感地撑着女教师,将她撑出一声淫叫。

“啊……又硬了……”她扭动着屁股,舒爽又愉悦,“明明才刚射,真是精力充沛……”

高中生说不出话来,默默握紧了身上人的腰。

而旁边的成年夏油杰也掐着小五条的腰把她往上提了提,好让她的嫩穴更好地含住自己的肉棒。

小五条被他摆弄也没有反抗,反而将目光一直放在成年的自己身上,一边听她描述是如何引诱的夏油杰,一边看她骑着自己的男友榨精——

熟红的女穴反反复复地吞入硕大的男根,坐下去时像是连阴唇都被塞了进去,抬起来的时候则被带出深红的媚肉,整口穴都是汁水淋漓的,像团多汁的水母。它的主人还不停地发出欢愉的呻吟,放浪的叫声响彻整个帐中,听得悟面红耳赤,穴却忍不住地夹紧。夏油杰被她不自觉的收缩伺候得舒服,微微眯着眼开始小幅度地抽送,带起一阵阵绵密的快感。

少年夏油杰远没有成年的自己经验丰富,碰上成熟的女体简直硬得飞快,没过多久就要被榨出来,成年夏油杰见他一副情难自矜的模样,道:“别只是傻乎乎地操,悟很喜欢一些过分的玩法的。”

高中生看了他一眼,不解其意,但又不知该不该开口问,成年人便道:“你先拔出来。”

成年夏油杰一边说一边停下抽送,先一步将自己的东西从小五条的逼里抽了出来。

被慢吞吞的抽送弄得正舒服的人一愣,反应过来后下穴口下意识张合了两下,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却见成年男人面上噙着意味不明的笑,看得她头皮发麻。

与此同时,男高中生疑惑地照做,女教师立即发出一声欲求不满的喘息,扭腰摆臀地去找他的肉棒。

“怎么停了……唔,插进来……!想吃小杰的肉棒……”

“等、等等!”男生连忙躲避,目光不住地往另一边瞥。只见夏油杰将小五条的双腿往两边拉开了些,手掌在潮湿的逼口揉了两下,接着扬起手——

“啪!”

一巴掌抽了上去!

“啊啊啊!!”

小五条顿时发出尖叫,屁股猛然一跳,嗤地喷出一大股水液。

“痛呜……”

尖叫后是呜咽,不过这回即便喷完也不敢放松了,她哆哆嗦嗦地夹着两瓣软臀,一个劲儿往前缩,生怕同样的酷刑再次降临。

“看,悟会很喜欢的。”夏油杰一面安抚性地揉着女孩的逼,一面扭头笑着问高中生,“刚才你难道没有扇悟的奶子吗?”

有的。年少的夏油杰张口结舌。

半小时前,女教师挺着胸往他面前蹭,那对穿了乳环的奶头几乎怼在他脸上,她喘息着摇胸,说着好胀,要他捏一捏,又说知道他喜欢的……他当然喜欢,不然五条悟少年时才A杯的胸,也不会在十年后发育得这么大。

于是他忍不住伸出手,半推半就地回应她的要求,手掌刚一碰到,就像是被吸住一样再放不开,他握着那对大奶左揉右搓,揉面团似的将两团丰满的肉捏成各种形状。熟女教师的乳头随着他的揉捏左右晃动,并且在金属链的牵连下,连带着所有的敏感点一起受力,将阴唇扯到两边,将阴蒂拽得变形,穴也一抽一抽地不停蠕动。

而等他被诱哄着扇上去时,对方的反应就更大了。女教师几乎立即就发出了高亢的尖叫,一会儿说好爽一会儿说慢点,等他真放慢了又叫着胀,要他更用力些。裹着鸡巴的逼穴疯了似地抽搐,一股又一股的水从子宫深处分泌出来浇在他的龟头上,她甚至不顾身上牵连的锁链开始不停扭动,又被紧接而来的更多快感拖进更疯狂的漩涡。

……而现在,更成熟、更富有经验的人告诉他,不仅奶子,就连她身上更柔软敏感的地方也在“期待着”他的淫虐。

高专生又看了旁边一眼,成年男人刚刚又扇了小五条的嫩逼一巴掌,少女已经爽得控制不住地翻起了白眼,吊着舌头发出“嗬嗬”的声音。

他舔舔嘴唇,收回视线,看着面前欲求不满的女体,喉头上下滚动了一下。

然后学着成年人的样子,高高抬起手掌,然后迅疾地挥下!

“啪!!”

响亮的击打声令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周遭仿佛安静了一瞬,连不停扭动的五条都像是没反应过来一样,静默了一瞬。

然而下一秒,女教师大张的腿就过电一般抽搐起来,丰腴的腿肉震荡起眼花缭乱的肉浪,她像是想合拢双腿,又被锁链扯得不自觉张开,以至于整个人骑在少年夏油杰的身上,不住往前挺逼。整朵艳红的肉花毫无遮拦地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不停翕张开合,将里面的精液、淫水还有不知什么成分的体液全部混在一起挤了出来,喷在高中生的小腹上。

“啊啊——!好、好爽——!”

她高亢地叫着,在三个人的注视下喷个不停,绝顶高潮的样子看得两个年轻人都呆住了。

小五条无法想象那一瞬间她究竟经历了多强烈的快感,只知道自己光是被扇两下就又痛又爽得要晕倒了,而成年的自己看上去明显比现在的自己更敏感……

正有点走神,就感到自己的逼被人慢慢揉开了一点,她猛然回神,默不作声往前缩了一下,然而仍然没躲过紧接着降临的巴掌。

她呜地叫了声,也没精力去关注另外两人了。

少年夏油杰看了他们一眼,抿了抿唇,不甘示弱地同样挥起了手。

电车过了一站又一站,车里乘客来来往往,而在无人可见的角落,清脆击打声、水声、呻吟尖叫与喘息声此起彼伏,充斥了整个空间。

两个独立的帐不知什么时候被一个更大的取而代之,四个人不知不觉地相互靠近,最后交缠在一起。五条趴在小五条身上,高高翘着肥软的屁股,而她们身边,两个夏油杰不约而同地你一掌我一掌地各自扇着一口逼,直抽得人又哭又叫,逼都肿成了两个圆鼓鼓的馒头。

不过女教师的身体经过多年的开发,比小五条淫乱得不是一星半点,小五条的逼被抽了一阵子就麻了,敏感度降低了不少,她却还保持着极度的兴奋,被扇一下喷一下,淋漓的水液不断地吹出来,浇在小五条的身上,倒显得少女的逼更湿些。

成年夏油杰的目光从女教师的仅有些汗水和红痕的胸部扫过,暗叹一声,心道小孩实在不会玩。一边想一边伸出手,手指在成年五条悟的下腹位置一圈,直接将牵到她下体的三根链子全部纳入了掌控。

“你干什么?”少年夏油杰眼角一跳,问道。

夏油杰瞥了他一眼,没有直接回答,只让他继续抽悟的逼。

男高中生皱了皱眉,将信将疑地落了一掌。

夏油杰在他抽上去的同时扯着三根链子一拽,同时将女教师的乳头阴蒂阴唇全部扯得变了形!

随着一声尖叫,少年震惊地看到成年五条悟的乳头处多了点白色的液体。

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那液体越来越多,甚至开始顺着乳房淌下,他才意识到,原来十年后的悟还能产乳!直到这会儿他才彻底明白,为什么刚才对方一直在说奶子胀,他还以为只是想要人帮她揉……

成年夏油杰暂时将还没从抽逼的痛爽中缓过来的小五条放到一边,调整了一下女教师的姿势,将硬了许久的鸡巴顶进了对方的嘴里,在这个过程中,女教师已经自发找到了男高的鸡巴,顺利地用肥软肿胀的女穴吃了进去。

他们一前一后地操着女教师,把她操得尖叫,又用鸡巴堵回去。他们一边操一边掐她的奶子,从乳根揉到乳尖,用手指夹着乳头拉扯,乳汁一股股地泌出来,从一开始的星星点点到后面的越来越多,直接汇成了小溪,没尽头似的淌得到处都是。

五条不断发出闷哼,她早就被快感冲得什么都不知道了,傻了似的含着鸡巴又吸又舔,逼穴也只知道裹着鸡巴讨好,活生生被操成了男人们的鸡巴套子。夏油杰们前后射在她逼里嘴里,她也只知道含好了喝干净,甚至不自觉地塌腰抬臀,摆出了更方便挨操的姿势。

被内射的同时她也又一次达到了高潮,一边潮喷一边失禁,奶子也在喷奶,身上所有的孔窍都被操开了,绝顶地高潮后就瘫软在了地上,张着烂熟的逼没了动静。

少年夏油杰有些忧虑地看了她一眼,成年男人却并不在意,他知道这对五条来说还在可承受的范围内,现在只是暂时爽过头了而已。他将软成烂泥的人抱起来,曲起她的双腿,对准小五条悟的脸放了上去。

小五条在他们操女教师的时候就缓过了神,目睹了半场三人性爱的她狠狠遭受了一轮冲击,一面觉得他们玩得变态,一面又忍不住夹腿,被成年人操开的小穴竟又开始饥渴。

她出神地盯着操着女教师的两根大鸡巴,忍不住开始幻想它们操到自己穴里的感觉。她想得如此出神,以至于等夏油杰让成年女体坐在她脸上,她才慌乱地意识到什么。

“唔等、这是……”她挣扎了一下,挺翘的鼻尖从女教师的逼口蹭过,张嘴的时候还不小心舔了口湿黏黏的肉,接着只听成年五条悟发出一声长吟,逼口缩了缩,咕啾挤出一团精液落在她唇边。

是杰的精液……她鬼使神差地舔了一下,继而涨红了脸。

成年夏油杰见她不再挣扎,扒开她的逼,直接操了进去。

“唔唔!”

小五条的惊呼声被女教师的逼堵住,变成了闷哼。而她一出声就将成年五条悟的穴口震得酥麻,于是又被人坐着脸磨了两下,被乱七八糟的液体糊了一脸。

刚才操女教师的时候是一前一后,但这会儿小五条的嘴被人占领了,少年夏油杰反而没了空位。他尴尬地看看三人,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不过就在这时,他看见成年的自己示意他过去。

成年夏油杰一边招手一边抓着小五条悟的腿往上提了提,道:“想试试后面吗?”

片刻之后,两根鸡巴一起操进了小五条悟的屁股。

才高专二年级的女生被两个人夹在中间,逼里含着成年人的鸡巴,后穴插着男高的肉棒,小屁股被撑得满满当当,几乎要裂开。她软趴趴地摊在原地,死死掐着成年夏油杰的手臂不敢动弹,小腹酸胀不堪,有种内脏都被挤错位的错觉。

成年夏油杰给了她一点时间适应,然后不再客气,缓慢地托着她的屁股开始了操弄。

“等、等等等等!啊啊!慢、太多了……慢点!”

小五条语无伦次地尖叫,夹着两人的女穴和后穴却在快活地吸吮。这下连她男友都知道她爽到了,也放下了顾虑,动动腰,配合着成年人的节奏开始抽送。

两根鸡巴带来的刺激简直是成倍增加,小五条的高潮来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快,不仅女穴吹水,连初经人事的后穴都泌出了些肠液,倒让两人操干得越发顺畅。

小五条被操得啊啊乱叫,眼泪口水全部糊在成年人肩膀上,小脸上还沾着刚刚吃逼留下的精液痕迹,看上去哪里还像不到二十岁的学生,简直就是个第一次出来卖逼就被客人操翻了的小婊子。

更惨的是,过了一会儿,成年五条悟也缠了过来。她刚刚被过度使用,又是喷奶又是失禁,这会儿缓过来了,又开始回味刚才被小五条舔逼的舒爽。索性将人往后一推,让小五条倒在少年夏油杰的身上,然后不管不顾地坐了上去。

“唔唔唔!”

小五条发出抗议的闷哼,然而她两手被女教师压着,腿被成年夏油杰抓着,只能像个器具似的动弹不得地接受三人玩弄。

“啊……啊……舔我的阴蒂……唔!对……好舒服……!”

女教师放浪地在她脸上扭动屁股,淫水全流到了她嘴里。小五条恼火地抿紧唇,过了两秒觉着受不得这个气,又恶狠狠地重重舔上去,直奔着对方穿了环的阴蒂,又舔又咬,恨不得让对方喷得晕过去好从自己脸上下来。

“啊啊啊啊!!好会舔……咕唔、就……嗯、就是那里、嗯嗯……喷了——!”

女教师快乐地尖叫,她挺着胸用连在乳环上的链子去扯阴唇,好让自己的阴蒂更多地送进女孩嘴里,通开了的乳孔涌出乳水,蜿蜒爬满身躯。另外两人乐得见她们互相奸淫,一边欣赏年长者喷乳高潮的姿态,一边不约而同地加快对小五条的操干。

小五条同时吃两根鸡巴被操得魂都快没了,喷了不知多少次,两腿之间全是腻滑的淫水和精液,废了好大劲才把两根鸡巴都含得射出来,小逼和后穴都被操肿了一圈,鸡巴抽出去后肉嘟嘟地挤着,精液都没能流出来。

她瘫软在地上,被操得过了火,连手指都不想动弹,偏偏成年的五条悟还在叫。女教师这儿会儿倒是从她身上下来了,只是显然又来了欲望,贴着小五条不住地抠挖自己的女穴,咕啾咕啾的水声响亮得不得了。

悟一听那个声音就想起刚才被迫舔逼的不爽,竭力扭动了一下试图远离她,奈何实在没力气,没躲开不说,还引起了五条的注意。

顿时就被缠住了,成熟女性丰满的大腿纠缠着少女的,似乎是觉得有趣,女教师按住了小五条,趴到了她身上,一边压低腰抬起臀,一边用比小五条大了一倍有余的奶子去蹭她。穿了环的乳头在刚才的玩弄中变得硕大硬挺,稍稍用力就将少女小巧的乳头顶得凹陷下去。

“唔、你干什么!”悟的眼睛都睁大了,活鱼似的扑腾,“从我身上……下去!”

五条哼笑一声,只觉小孩真是又嫩又弱,仗着上位和体力优势制住对方,便伸手往后拨开了自己的阴唇,朝两个夏油杰摇了摇臀,要他们操进来。

她清楚杰绝对还有余力,因此做好了被直接填满的准备——没准还是两根——她期待地舔了舔唇,结果下一秒,有人按着她的屁股将她骤然往下一摁!

“唔啊!”

五条猝不及防,惊呼一声直接倒在了悟身上,大敞的逼穴噗叽一声贴在了少女的小腹上。

她疑惑地回头看,却发现成年夏油杰正扯着小五条的双腿,将悟的腿朝两边打开然后弯折,露出中间的小逼,然后抱着女教师微微挪了一下位置,直接让她坐在了小五条的逼上。

熟女肥大的逼与少女刚被开发的小逼被迫贴在一起,奇怪的滑腻触感让两人都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呻吟,女教师本来还下意识地动腰,结果刚一动,她的穴就对方的咕啾地摩擦了一下,怪异的触感和快感让她浑身一哆嗦,顿时竟僵住了。

而小五条也没好到哪里去,五条的逼比他的大了一圈,贴在一起的时候让她有种被含进去的诡异感,而且她们俩的阴蒂上都穿了环,这会儿贴在一起,稍稍移动就势必相互牵扯,快感翻倍涌上来,下身如同麻痹一般。

另一边,少年夏油杰看着成年人摆弄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对方想干什么,就见成年夏油杰抓着五条的屁股大力揉搓了几下,然后对准两口逼紧贴的位置,扶着鸡巴插了进去。

“唔……”

“啊啊……!”

不同年龄的五条悟同时呻吟出声,位于上方的五条更是反应剧烈地反弓起身体,奶子在空气中划着圈甩动。

被磨逼的感觉很奇怪,硕大的性器从后穴一路摩擦到阴蒂,坚硬的龟头从两口逼的缝隙间操出去,将前前后后统统照顾了一遍,但偏偏碰不到任何体内的敏感处,有种隔靴搔痒的不痛快。五条不满地扭动,试图将夏油杰吃进去一点,但是这个姿势却很难实现,倒是下面的小五条被她蹭得眼睛发红,被肉棒揉开了的两口穴里慢慢淌出了精液。

悟看不见身下的情况,只觉下体黏糊糊的,既有从自己穴里流出来的精液和淫水,也有从成年五条悟穴里流出来的,湿漉漉一片,比倒了一整瓶润滑剂还粘腻。

她勉强左右挪了挪,终于不堪忍受地抓住了五条的大腿,断断续续地让她别乱动了。而女教师给出的回应是看了她一眼,然后戏弄似的往下压了压。

“……!”

小五条一瞬间差点爆粗口,然而与此同时成年夏油杰操干的速度突然加快,滚烫的性器扑哧扑哧地进出,小腹啪啪撞在成年五条悟的屁股上,瞬间将两人即将爆发的争执压了下去。

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中,成年夏油杰射在了两人的逼口,精液胡乱地糊在艳红的肉瓣上,还有一部分喷溅到了更上方的位置,溅在了她们的小腹和奶子上。鸡巴拔出来的时候带起一股粘稠的白丝,被他抹在了女教师的臀瓣上。做完这一切后,他朝旁边的高专男生示意了一下。

少年夏油杰耳朵还有点红,同时操两个五条悟这种事他原本想都没想过,但刚才三人的表现又实在是活色生香,迟疑片刻,到底硬着头皮接替了男人的位置。

而成年的夏油杰则绕过半圈,捏着五条的下巴和她交换了个缠绵的吻。五条抓着他的手臂,唇齿纠缠间溢出了轻微的哼声,听上去比刚才的所有淫语还要色情,下面近距离旁观的小五条听着都脸红。

她看见成年的夏油杰勾着女教师身上的链子拉扯,而五条抓着他手臂的手也逐渐下移,最后握住了垂在小五条眼前的性器上。

她握着那根滚烫硕大的东西套弄了两下,接吻一结束就俯身将它含了进去。粗壮的柱身几乎撑满了女教师的口腔,小五条面红耳赤地看了片刻,才骤然反应过来,慌忙移开了视线。但视线移开,听觉却仍然敏锐,吸吮的声音清晰无比地传到她耳中,比亲眼目睹还要引人遐想。是在舔,还是在吸?是含着龟头,还是在做深喉?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鬼使神差地偏回头,却冷不防撞上女教师给伴侣深喉。大幅度的俯身下,饱满的囊袋几乎挤在她的唇上。

她唬了一跳,正要挪开目光,却听见成年的夏油杰道:“嗯?小悟是不是馋了啊?”

他像是在问小五条,但是目光却是落在少年夏油杰身上的,高专男生一愣,紧接着就感到贴着自己其中一口小逼激动地吮了他一口。

少年沉默片刻,没有回答成年人的问题,但是对方却已然从他的反应中得知了答案。于是他笑了一声,将腰往下沉了沉,道:“那就不用客气。”

四人荒淫地纠缠在一起,一直到电车抵达终点站,才纷纷意犹未尽地停下来。

而这时候的帐内早已一片狼藉。两个五条悟的逼穴红肿大张,穴口糊满了精液,连旁边的腿根都溅上不少被拍成泡沫的白液。年轻些的五条悟奶头红肿,比刚上车时大了两倍,完全已经成了熟透的果实;成年的那个更是过分,乳头软烂涨红不说,还沾着些半干的乳汁,并且只要稍微一碰,就又会淌出新的来……

“呼……”成年的夏油杰舒了口气,今天的这场性事比之前他预想的更加刺激疯狂,毕竟以前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阴差阳错的时空巧合。

高专二年级的夏油杰默默抱紧了一点自己的恋人,暗道过火的同时,又对未来有点隐隐的期待。他在今天之前,从没想过自己女朋友的性癖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这中间有多少是自己的引导,或者有多大的程度是他们互相影响,最后呈现出了这样的效果,恐怕谁也说不清。

电车缓缓停靠,夏油杰们各自抱好自己的恋人,离开了电车。

下车后再看,前后已经空无一人,仿佛时空交错的奇迹从未存在过。只有手机里正在缓缓消失的照片证明这场电车性事确实存在过。

照片里两个不同年龄的五条悟软在地上,被摆成了同样的双腿M字大开的样子,一人的逼口放着高专二年级的学生证,一人的放着高专的教师证,身上脸上满是精液淫水,却不约而同地向镜头比出了“耶”的造型。

79 Likes

我宣布单性转才是最适合夏五宝宝的性转 :yum:

13 Likes

好淫乱好喜欢啊啊啊啊啊

2 Likes

爱看:pleading_face:活色生香

1 Like

美味到昏迷,,超级好味,,

3 Likes

夏油杰成功达成了淫靡假期的开始 :partying_face:

3 Likes

太香了:sob::sob::sob:

就是说悟的单性转每次都辣到我了,太棒了了吧

2 Likes

好喜欢单性转的pa,好银乱,太香了!!!

香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