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宅妖

都市志异 傻白甜 年龄差一千岁的年下

上班族夏x镇宅大妖五

bgm:小情歌

521快乐,错峰过节

夏油杰因工作调动的原因,家也跟着新工作一起搬,退了原先的租房,换了间面积更大的公寓。

新公寓建造有些年头,但设施都完好,光线足够明亮,租金也合适,夏油杰跟着中介看了一回,和其他房子做了对比,最后敲定就租这套,第二日趁着周末直接拎起行李入住。

入住第一晚并没有出现其他问题,他便彻底安心,在新床上安然入眠。直至半夜时,窸窸窣窣的声响将夏油杰吵醒,他挣脱困意,睡眼惺忪打开卧室主灯,朦朦胧胧环视四周。什么都没有。

还要早起上班。夏油杰按下疑惑,先留个心眼,睡醒后再处理这个问题。

早晨公寓内一片安静,闹钟适时响起,打破满室平和。夏油杰关掉闹钟坐起身,取下手腕皮筋,拢起一头长发扎好,打着哈欠进浴室洗漱。刷牙时他看了看浴室,暂且没找到能在半夜发出窸窸窣窣声响的东西,却在洗手台发现了两根头发。

头发其实没什么问题,但重点在头发的颜色和长度。他是黑色长发,这两根却是白色短发。

有个不知名的家伙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他赶着上班,也就没再继续查探,准备把所有的事都留给下班的自己。

夏油杰心里这么想,等结束工作下班回家时,他疲惫地坐在沙发上,并不是很想动弹,最后迫于饥饿,还是站起身去厨房准备晚餐。灶上开火备一个人的晚饭轻松简单,时间也花不了多少,等他坐在餐桌前,准备动筷,却发现餐盘里的食物开始莫名其妙脱离盘子,晃晃悠悠浮到空中,最后消失。

夏油杰:……

夏油杰听了不少都市传说,往往是一笑而过,独独没想到这种传说能亲自发生在他身上。他放下筷子,沉默且耐心地看食物又一次脱离餐盘消失在空气里。等到第四次时,那个都市传说似乎也沉不住气,拨开部分空气,露出小半张脸,试探性问道:“你不吃饭?”

都市传说露在外的小半张脸,眼睛水蓝,头发纯白,完美符合“传说”所需要的形象标准。夏油杰将餐盘往祂方向推了推,文质彬彬道:“你在吃。”

他说话也不冲,用语也没问题,甚至还有敬语,但“传说”总感觉他在阴阳怪气,于是放下到嘴边的食物,反呛道:“一般,勉强能下口,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浮在半空的炒牛肉啪嗒一声落回餐盘,还有一点露在外头。夏油杰看着那块倔强的牛肉,觉得祂也没什么区别,一样倔强任性。

“都市传说”既然不吃,夏油杰便继续享用晚餐,吃到一半,祂冷不丁开口:“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夏油杰瞥了眼飘在半空中的脸,往嘴里塞了口米饭:“没有。”他的性格让他并不惧怕这些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传说,更别提传说长得并不丑,姿容出众,难以起戒心。

他回答果断,祂反倒不快,周遭虚空给祂往下拨弄不少,一张脸也完完全全露出来。祂伸长脖颈,整个人便彻底现身,盘着腿飘在半空中,撇撇嘴自顾自道:“我在这里住了很久哦。”

“嗯。”夏油杰没看他,今晚的炒牛肉有点咸。

“是镇宅大妖哦,小心我让你家宅不宁。”祂冲夏油杰张牙舞爪,狠狠威胁。夏油杰终于解决完晚餐,放下筷子问祂:“你叫什么?”

这妖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估计憋了满肚子话要讲,嘴巴根本没法安静,夏油杰只好出言打断祂,把话题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五条悟。”祂说,夏油杰正眼打量祂,确认祂是男性,又道:“你要吃什么?”他拿起餐盘碗筷往厨房走,五条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路过冰箱时自己伸手打开冰箱门,把头探进去看:“我想吃蛋糕。”

脏污的餐碗被放进水槽,夏油杰转过身和他一起看冰箱,摇摇头:“没有,换个。松饼可以吗?”

五条悟睨了他一眼:“你可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

“你可以说‘不’。”

“我要是说不,你会回答什么?”

夏油杰从冰箱里取出鸡蛋,神色平静:“我会告诉你只有松饼。”

五条悟气得扯扯他散落的长发,就像小学男生一样的幼稚举动。夏油杰偏过头,伸手拯救自己尚在折磨中的头发,去厨房给五条悟做松饼。

大概是吃了甜点的缘故,大宅妖对夏油杰的态度好了不少,至少说话不再夹枪带棒,饶有兴致挂在夏油杰背上拨弄他的发梢。夏油杰发质偏粗硬,五条悟拿手指卷了一圈又一圈,松开手后还是原样回弹,直直落下。

宅妖和房子之间有天然的契合场,夏油杰对房子很满意,住的舒心,于是对五条悟也无反感警戒,任由宅妖挂在他身后肆意骚扰他的头发。他将五条悟视作房子的一部分,谁会对自己打心底认同的“家”反感呢?

到晚间休息时,夏油杰准备进浴室洗漱,五条悟还想跟着,被他抬手拦下:“你可以在外面待一会儿,别跟着进来。”

五条悟长袍下摆一晃一晃,眼神里的不解几乎要溢出来:“为什么?我们都是男的吧?”

夏油杰一掌挡在他面前:“好歹尊重一下别人。”

宅妖在这幢房子住了许久,再加之甚少接触人类约定俗成的规则,完全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要尊重“外来者”,听闻夏油杰的话,颇有些不快:“我可是这幢房子的主人。”

夏油杰敷衍应声:“是是是,你是主人。”他上班上了一天,实在无心和宅妖闹腾,拿着睡衣浴巾踏进浴室,门贴着五条悟的鼻尖关上,将他锁在了门外。

浴室内水汽蒸腾,他靠在浴缸里,喟叹一声,睁开眼,就见五条悟盘腿飘在他面前,漂亮的脸上写着超级不爽四个大字。夏油杰平静坦然地与他对视,在朦胧的水雾中看见纯白的宅妖微微泛红的耳廓。

大概是被热气熏的,黑发男人想,倦怠地揉了揉眉心:“你进来是为了什么?”宅妖冷哼一声,手指动了动,置物架上的洗头露虚空飘起,往夏油杰头上倒了大半:“报复你。”

夏油杰的头顶全是泡沫,还是无动于衷的表情,眼神像是在看自家闹腾的小猫,习以为常看小猫搞破坏,已经锻炼一颗金刚不坏之心。

虽然这只小猫远称不上小,还是只宅妖,他依旧采取了对待小猫捣蛋的态度对待五条悟。毕竟洗头露搓泡沫,总比公司不长脑子天天出错的实习生要好搞定。

三十岁的社畜先生扬起颈,疲倦地叹了口气。宅妖还是那副不快的模样,瓷白的脸染上一层薄红,气鼓鼓盯着夏油杰,坚决不肯转移视线。

夏油杰冲他伸出了手。

“做什么?”五条悟双手抱胸,视线落到夏油杰的胸肌上,撇撇嘴道。黑发男人索性伸出两只手向他展开,那是一个邀约的动作:“要抱吗?”

五条悟愣了愣,飘在空中冷酷道:“真是奇怪的人类,赤身裸体地向我要拥抱。”夏油杰维持双臂展开的姿势,无奈地说:“真的不需要吗?”

他其实能隐隐约约察觉到宅妖不愉快的原因,叫他说出口却又词不达意。拥抱是下意识的反应,他只是觉得这么做会让宅妖开心一些。

五条悟在水雾中看见夏油杰朦胧的脸,披散的黑发还顶着滑稽的白色泡沫,他恶作剧的罪证完完整整保留,但夏油杰还是用平静的视线问他要不要拥抱。

真是个奇怪的人类,他想。他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几百年,见过来来往往的人类,有新婚燕尔的小夫妻,有中年丧妻丧子的鳏夫,有刚毕业步入社会的小年轻,也有精神气很足的老人家。他见了那么多人,却是第一次见到夏油杰这么奇怪的人类,游离在世界的边缘,心脏空空荡荡。

宅妖看着他展开的双臂,小声应答要。慢悠悠从空中降落,双手环住了他的颈,下巴搭在黑发男人的颈窝。身上沾上水,他是湿漉漉的猫。

夏油杰的双臂环住他的腰,手掌轻拍他的背,像是在哄猫。小猫做了坏事,但是可爱,所以能被原谅,得到一个拥抱。

五条悟听见了夏油杰的心跳声,平稳有力。似乎在某一刻填入了魔法,不再空荡。

人类的心脏真是神奇,他想。

时间停留在这一刻,黑发男人与白发宅妖在浴室里相拥,水雾弥漫,他们能听见彼此空空荡荡的胸腔里心跳交错的声响。

“明天想吃什么吗?”夏油杰问道。五条悟戳着他头顶的泡沫,轻快地说:“要蛋糕。”

“明天给你买。”

“你居然不会拒绝我了?”五条悟的话音有闷,夏油杰想了想,还是补充说明:“条件允许的话。”

“不准条件允许!是必须!”宅妖抬起头,颇有张牙舞爪的意味。

夏油杰抓住他满是泡沫的手,叹了口气:“好,必须。”

fin

没有了,前面的坑,填填,神志不清了已经。

2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