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爱情

想看这个梗只能自己写了(哭)
没什么文笔,自娱自乐罢了
*清水

「好热…杰,好慢啊,冰淇淋都要化了吧。」

五条悟毫无形象地半躺在高专路边的长椅上,朝走来的夏油杰招招手,「愿赌服输哦,杰这样会不讨人喜欢的啦。」

「用六眼抓阄到底是谁在作弊啊。」

夏油杰臭着一张脸在边上坐下,左手拿着冰淇淋,右手还拎了一袋子的甜品饮料。「再说为什么要讨别人喜欢,你是笨蛋吗悟。」

「那就讨我喜欢好啦…哇哇杰还买了周末新品诶!最爱杰了!」

某人就着夏油杰的手吃了口半化的冰淇淋,一边像好奇猫猫一样掏着袋子,然后惊喜地从里面拿出新品喜久福。

「前两天不就吵的要死的想吃吗,结果被任务耽搁了。」夏油杰被五条悟的话刺得心一颤,拿着冰淇淋的手指微微缩紧,又在听到脆弱的甜筒发出『嚓』一声轻响后松开。

黑发DK叹了口气,胡乱翻出一瓶乌龙茶,两只手指捏着瓶盖拧开,「话说自己拿着啊,奶油都流下来了。」

「诶…」

他应该是知道的,知道悟并不是很理解这些,但还是在每次听到这种话的时候,心里一阵悸动,好像有半边身子不受自己控制,慢慢随着思绪飘了起来。

明明各方面都是最强,却单单在感情这一块有点迟钝呢…

然而等回过神,便发现白毛挨得离自己极近,脖子被细细的发丝扫得很痒,手背上传来湿湿滑滑的触感,带着温热的呼吸,激得他差点把冰淇淋糊人脸上。

「…悟,你…自己没手吗。」夏油杰觉得自己喉咙有些发干。

「诶?可是现在给我的话,奶油就到我手上了吧?所以杰就好好拿着吧。放心哦,吃起来不麻烦的。」

「…谁管你麻不麻烦啊…」

五条悟没有回头,还在认认真真吃着冰淇淋,时不时舔掉流到手上的奶油。「都怪杰回来太慢了啦,要来不及吃了…」

没有开无下限,白皙的脖子毫无防备地暴露在夏油杰眼前,长长的白色睫毛下半露着苍蓝色的眼睛,和天空一个颜色,晃得他脑袋有点发晕。

「你该怪的是这鬼天气。还有离我远点悟…热死了。」

「哈?你是在嫌弃老子吗?!」五条悟猛地转头,两人几乎脸贴脸。

「用『我』啊,你个混蛋!」

「艹,老子就不!」

「…」

两人毫不意外的又打了一架,轰掉了半栋教学楼外加一个操场,罪魁祸首被夏油杰摁着糊在五条悟脸上,当然是被无下限隔开了。要不是中途五条悟接到任务要立刻出发,另半栋楼也不一定能留着。

「杰晚上等我回来一起把游戏打通关!不等我就死定了!」

「…」

不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啊喂…

夏油杰尽量无视班主任夜蛾的怒火,边收回咒灵边笑着说这次的检讨肯定会写请老师不要担心(最让人担心的就是你们两个死DK啊喂),然后拎起丢在旁边的袋子一脸平静的回到宿舍,把给悟买的甜品和桃汁汽水放进冰箱,顺便洗了个澡。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比较容易胡思乱想。夏油杰坐在床上写着两份检讨,心里却飘到了下午靠在自己身边的白毛猫猫那儿。他们两离得那么近,近到呼吸都相互交融,清澈的苍蓝色的瞳孔里折射出自己的影子,让他忍不住想靠的更近…想看看这双漂亮眼睛发红的眼尾…

最好是全部吃下去…

夏油杰揉了揉半湿的头发,看着鼓起来的某处,烦躁地丢开笔躺下,闭着眼想冷静下来。可越是这样脑海里那嚣张明媚的脸就越是清晰,悟的声音、气息,舌尖划到手背上的触感,这些几乎要把自己吞没,全身热的像是要烧起来。

半晌只能睁开眼,盯着天花板发呆,然后自暴自弃的拉下裤腰伸手覆了上去,一边想着苍蓝色的眼睛一边把自己近乎粗暴的送上高潮。

好希望那双眼睛里只有他啊…

夏油杰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直到浴室里的水声把他吵醒。

「…悟?」他喊了一声,发现自己嗓子哑的厉害。

「啊,杰你醒啦。」

水声已经停下,里面传出朦朦胧胧的声音。「杰睡得也太死了,开门声都没听到,就不怕被诅咒师干掉吗。」

房间里黑漆漆的,只有浴室亮着有点刺眼的白光。夏油杰没有说话。

「不过也不用担心啦,有五条大人在,杰当然不会有事,快谢谢五条大人!」浴室门被打开,五条悟穿着好挚友的衣服,噌一下窜上床,打开了灯。「还给杰带了伴手礼哦。」

突然的光亮让夏油杰眯起了狐狸眼,他能感觉到悟就躺在旁边,柔软的头发蹭在手臂上,浑身散发着自己的沐浴露的清香。

「这里是高专,诅咒师进不来哦悟。」夏油杰摸了摸五条悟的头发,有些无奈。

明明比自己还要高上一点,现在却整个人缠了上来,像只八爪鱼一样乱扭。他觉得全身被碰过的地方都在开始发烫。

「…悟,你他妈…别闹。」

「诶,杰好冷漠哦,说好晚上打游戏,现在却自己先睡着了。」

「明明是你擅作主张吧。」

五条悟穿着自己的衣服,身上都是自己的味道,夏油杰感觉身体里有一团火,平时都能好好压住,今天却有点无法控制了,占有欲几乎要忍不住的倾泻而出。

他深吸一口气,摁住在胸前乱蹭的白毛头,试图让他不要再乱动。

「不是说要打游戏吗,快下去,不然不陪你了。」

五条悟果然没再动,双手撑着夏油杰两侧的床垫抬起头,苍蓝色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紫色的眼睛。

「悟…?你…」夏油杰被盯的有些发毛,清澈的蓝眼睛仿佛要把他的灵魂吸进去。

「那如果干点其他事呢。杰会陪我吗?」白毛DK的语气很轻松,又带着点不可查的紧张。

「…其他事?」夏油杰觉得今天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还没等继续问,面前的人就突然俯下了身。在感受到嘴唇上温软的触感后,脑子里的弦就『啪』一下彻底崩断了。

他看到天空把自己整个包裹住。

「杰不想要这个吗。」

这个吻一触即离,五条悟看着有点蒙的人,色气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眼里却有点小失落。

夏油杰看着白毛猫猫坐在自己身上,粉色的嘴唇一张一合,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茫然。接着只觉得自己心脏在狂跳,快要蹦出胸口。他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大概是被非礼了还觉得自己赚了。

「啊…杰是傻了吗?脑子烧坏了?那我就不喜欢你了哦…喂…诶!等等杰…唔…!」五条悟抬起一条腿想下来,结果下一秒眼前一转就被丢到了床上。

…听不太清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从前梦里的情形如今真实出现在自己眼前。夏油杰遵循身体的本能,把人翻过来压到自己身下,狠狠地吻上去,尝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味道。

果然是甜的,有点草莓大福的香味。沉溺其中的某人心想。

黑色和白色相互交错,毫无章法的喘息声表明他们享受着此刻的疯狂。

「唔…杰你好心急啊。」五条悟抵住身上人的胸口,撇开头喘了口气,嘴唇被咬得微微泛红。接着又笑了起来,「呜哇,还以为杰是个撩不动的木头诶。老子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居然都没发现,好伤心啊杰…还是得靠老子主动。」

然后装作委屈小猫的样子把头埋在夏油杰胸口蹭蹭。

夏油杰轻笑一声,有些庆幸不止自己一个混蛋在想着怎么把挚友搞到床上。他把猫猫头重新摁回去,低头细细吻着刚才被不小心咬开的嘴角。「是是是,我的错。不过谁让悟平时就不正经呢。」

「杰你居然这么说!」

「还有…要自称『我』啊。」

猫猫的后颈肉被叼了起来,汗水打湿了银白色的碎发。那双苍天之瞳里沁着水光,现在真的只倒映着他一个人。

其实不止一个感情迟钝吧,夏油杰心想。

是两个笨蛋啊,笨到死的那种。

END.

好想写肉。。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