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级的夏天忙死了。这一阵五条难得稍微任务少点,他也没闲着,空余时间几乎都留在学校里潜心开发自己的术式课题。而夏油这阵还是很忙,他俩能见面的时间依旧少得可怜,见到了往往也是匆匆打个招呼,来不及聊几句就又被催着出任务去了。五条研究完无下限的自动筛选,又通宵几天修复好了可能会存在的bug,打着哈欠伸个懒腰,才摸手机看消息杰说快回来了。五条叼着笔上下晃晃,想起几天前见杰的时候感觉他状态不佳,没什么精神,他自己说是苦夏……什么啊,果然杰忙起来就是没有好好吃饭吧,还得靠五条大人出手。

于是五条灵机一动,打算在夏油回来前给他做顿饭。他几乎从来不下厨,之前两人还常常一起出任务的时候,能外食就不吃食堂;半夜饿了或者偶尔改善伙食,也是夏油负责动手。五条自己房间的灶台几乎就没有使用过,最近聚少离多,一个人的时候,他也比较倾向于用各种甜食来替代正餐快速补充需要的能量,这种行为放在以前会被夏油谴责不够健康。尽管大多时间十指不沾阳春水,但其实五条的厨艺相当不错,什么都无敌的人在这方面也是完美的!

想做就做了。五条轻车熟路地打开夏油房间的门,有阵子没进的房间依然是熟悉的味道,却相当昏暗;窗帘被拉得只剩下一条缝,五条眯着眼走过去把帘子拉开,夕阳投进房间,陈设才清晰起来。浴室门口脏衣篓里还堆着件沾血的白衬衣,放了一段时间的血迹大概已经洗不掉了。几本书堆扣在书桌上,任务报告旁的笔笔盖没合好,桌上的能量饮料空瓶也还没及时丢掉。五条一边心想杰最近果然是忙极了,往常他都会把一切收拾得整整齐齐,一边帮忙把空瓶子扔到料理台边的垃圾桶里,又打开冰箱和储物柜检查能用的食材。夏油房间里的冰箱从来都是他俩共用,从前五条总是因为在他冰箱里放太多的可乐和雪糕而被念叨……不过他有阵子没来了,先前存放的东西大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完了,现在那个冰箱里空荡荡的。储物柜里只找到一包没开的荞麦面和一点汤料,看起来除了素面什么都做不了。五条皱眉,他刚调侃夏油说他凉面吃多了,现在又得给他做。不过不管做什么,心意是最重要的,很快就想通了的五条起锅烧水,等水开放汤料…他搅拌着汤料块儿让它融化得更快一点,一边打着哈欠。也许是因为杰房间里的气息就是让他感到格外安心,刚刚还觉得充沛的精力,好像随着汤料一起融化在水里了。

夏油发出的消息没有得到五条的回复,就猜测悟大概是睡过去了,最近那家伙总是没日没夜地研究术式,自己回去还得提醒他注意休息…如果等他睡醒两人还没分开的话。回到高专的夏油拎着伴手礼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困惑地发现自己房门半掩着。他谨慎地推开门,却看到一只五条蜷在地上睡得正香…灶台上的火还危险地开着,锅里的水烧干了,只留着一层底;新开口的荞麦面摆在料理台上。夏油思考一番,有点费劲地理解到目前的情况大约是地上呼呼睡着的这家伙打算给自己做顿饭。怎么会这么笨啊…他无奈地摇摇头笑了笑,蹲下想查看五条有没有摔到哪儿了,却突然想起来悟的无下限已经是自动运转了,哪怕是睡过去了也不会失效。

但他伸出的手直接触碰到了五条柔软的脸颊。夏油没忍住又用手背轻轻拍了拍五条嘟起的颊肉,五条眯起眼睛咕哝了点什么,伸手抓住夏油的手腕,又睡了过去。…看来是真的累了,不过悟警惕性这么低的时刻也是相当罕见的。夏油小心地抽出手腕,把地上的五条轻轻抱起来放到了自己床上,才看出他眼下也有一点青灰。夏油心想,看来即使是有反转术式,也不能完全替代必要的休息啊。悟是不是努力过头了,明明是天才…

他的眼神黯淡下去,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已经快要八点了,还勉强算是晚饭时间;但夏油一点胃口都没有。出了一天任务很累,年轻的身体消耗也很大,是应该饿了,但夏油确实什么都不想吃。扭头看看悟,他大概睡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醒吧,到时再说。夏油突然感觉头疼。打算起身先去抽根烟再洗个澡,却被五条从后面抱住了,毛茸茸的脑袋抵在他的脊骨上;迷迷糊糊的五条蹭蹭夏油的背,搂着他的腰往怀里拖了拖,问杰能不能先和我做一次?

12 Likes

呜呜呜
真好啊——
忙得精疲力尽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喜欢的人在等他回来。
会撒娇的五条悟真的绝杀,心都软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