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冰棍 by诗织

, ,

Summary:夏油杰在盛夏把那个甜牛奶味的五条悟:sunny:出蝉鸣(×)

*其实就是DK们贴在一起“吃冰棍”的故事

*PWP

*全文6k字,祝大家阅读愉快!

节选:

“既然杰吃完了,是不是轮到我了?”五条悟挑了一下眉,得意洋洋地给夏油杰抛了个媚眼,话语似乎意有所指,握着小木棍的手指一翻转,只见上面写着“再来一根”几个字样,他露出天使般纯洁的笑容,说:“我现在可以找店家兑换奖励了吗?”

明明是很普通的措辞,然而在此时此刻的场景下却带着别样的意思,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夏油杰忍不住笑出声音,说:“好吧,那么悟想用哪个地方吃呢?”

“嘿嘿,那当然是哪里爽就用哪里吃。”

6 Likes

今年的夏天比以往来得都要早。

过分灿烂的阳光照在身上,正在孜孜不倦地蒸发着人类的理智,即便躲在室内,将全部窗户打开,依旧没有一丝微风吹进来,闷热的空气让世界上的一切都静止了,只余蝉在鸣叫的声音。

没有空调的高专宿舍在这样的天气下简直就等同于一个巨大的蒸笼,难得空闲的两位男高中生身着单薄的背心和短裤,像摊煎饼一样呈“大”字型的姿势躺在木制的地板上,试图将身体的热量输送到地面。躲过了毒辣的阳光,躲不过闷热的空气,破旧的风扇摇着头,吹来的风完全是滚烫的,没有一丝清凉可言。他们身上的汗水还是在流个不停,衣服被汗水打湿,湿哒哒地贴在身上,就像刚从水里出来一样,脑袋被烫得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躺在那里。

“啊——不管了,明天一定要叫人上门来给高专都装上空调……谁敢反对老子就一发‘苍’打爆他的头。”将整张俊脸贴在地板上的五条悟闷着声音说话,虽然嘴上说着狠话,但是他此时这副瘫在地上仿佛已经融化了的姿态,根本毫无威慑力。

“怎么,你前两天不是提过一次了吗?有人反对?”

“啧,是啊,说什么不能破坏咒术高专的传统建筑……什么传统不传统的,一群老橘子,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啊,用点现代科技吧——!”

“……那就祝你早日成功吧。”

躺平的夏油杰隔空挥了挥手,就这样结束了话题,这么热的天气,他实在是什么都不想干了,然而身旁的五条悟还是趴在地上喋喋不休,嘴里疯狂输出“好热好热好热好热”,在这燥热的空间内,烦人的程度和窗外的蝉鸣是一个等级的。

于是夏油杰轻轻地拿脚踹了一下身旁的人,结果一下子就被五条悟抓住了脚开始挠痒痒,脚底传来的瘙痒让夏油杰忍不住“噗”得一声笑出来,下意识用力踹了一脚对方的腹部想让五条悟松开,然而他的脚腕依旧被人牢牢抓住,止不住的痒从脚底传来。

高中生的胜负欲总是来得这么突然,夏油杰咬咬牙,翻身用自己的体重将某个正在作妖的男朋友压在身下,双手往汗淋淋的腋窝伸过去挠痒痒,作为一对早就完成深入交流的情侣,夏油杰自然知道五条悟哪里的软肉最敏感,哪里敏感他就往哪里挠。

五条悟像一条浑身滑溜溜的鱼扭着身子想要躲过“攻击”,但不管躲到哪里,都被夏油杰捏了个准,笑得喘不过气来。他甚至还不太服气,两条大长腿在空中胡乱挥舞着,想要踹开压在他身上的人,但他的大腿很快被人用手肘夹住无法动弹,门户大开的模样就和平常他们惯用的姿势是一样的,摸着腋窝和腰间的手法在他眼中顿时变得特别下流,五条悟口中发出的笑声逐渐变成更加暧昧的喘息声,腰已经酥软得一塌糊涂。

“杰,哈……等会,唔!”

连绵不断的喘息被尽数堵在唇舌之间,只余咽喉溢出的呜咽声和水液交换的声音,燥热的天气让人心烦,年轻气盛的高中生们交缠着肢体,一切烦躁的情绪都通过口腔内的软肉发泄出去。

这么一折腾,难免又出了更多的汗,下半身更是燥热难耐,亲得正上头的五条悟本以为接下来会和夏油杰来一场更加深入的肢体交流,结果自家男朋友只是用舌尖勾断嘴唇间的银丝,便一副没有世俗欲望的模样躺在五条悟身边。

“不继续吗?”五条悟还以为就自己一个人有反应,把手摸过去发现对方也是硬得跟铁块一样,说:“啧,这不也有反应了吗?”

“你也不嫌热啊,这个天气还贴在一起太难受了。”

“哼,这不是都怪杰吗?给我负起责任来啊!”

“啊是是是,我会对悟的一生负责的,但现在先让我睡一觉吧。”

沉默在空气中弥漫,五条悟偏过头,发现夏油杰就真的闭着眼躺平,好像陷入睡梦中了,为了确认夏油杰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只是眼睛太小看上去像闭着眼睛一样,他靠了过去,支起手肘,托着自己的脑袋,澄澈的蓝瞳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家男朋友。

啧,竟然真的打算睡觉了。明明刚刚还亲他亲得那么色,搞得好像就他一个人兴致很高的样子。愤愤不满的五条悟用手指戳戳夏油杰的脸蛋,还抓起了他额前湿淋淋的刘海轻柔地打着他的脸,这种程度的胡闹对于夏油杰来说有点像小猫踩奶,所以他也没有睁开眼睛,仍由小猫胡闹。

于是,小猫就更加得寸进尺地,直接整个人趴在夏油杰身上,双手环住他的腰,身体隔着单薄的衣料贴合,毛茸茸的脑袋还在对方饱满的胸肌上蹭了蹭。一米九男生的体重压在身上的滋味不是谁都能承受,骤然压在身上的重量让夏油杰忍不住皱起眉头地“唔”了一声,要是五条悟用力压下去,说不定夏油杰能表演个当场去世,幸好他没有。虽然又重又热,但是夏油杰还是没有制止五条悟,任由小猫在他身上左蹭蹭右嗅嗅的。

五条悟仔细端详着眼前的男朋友,炎热的夏天对长头发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散开的黑发因为汗水紧紧地贴在身上,像一条一条黑线粘在脸上和脖子上,豆粒般大小的汗珠挂在蜜色的肌肤上,整个人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水鬼一样恐怖。

凸起的喉结上挂着摇摇欲坠的汗珠,只不过稍微吞咽口水的动作,便随着修长的颈线滑落,正在散发着致命魅力的某个人甚至还无意识地撩起挡在自己面前的头发,狭长的丹凤眼仰视着盯着他一动不动的五条悟。

说实话,这样的夏油杰在五条悟眼中真是性感极了,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然后便一下子俯下身子,舔舐着对方的喉结,舌尖轻轻一卷,便把汗水卷进了口腔,敏感的喉咙被人这么一碰,夏油杰忍不住脖颈上扬,身子一颤,有点难耐地说:“悟……这么重的汗味你也能下口啊。”

“味道更重的东西都吃过啦,怕什么。”五条悟很得意地在夏油杰的喉结上盖了个章,说:“而且杰一点都不臭啊,这不是刚洗过澡没多久嘛,香香的,和我一样的味道。”

“唉……我就是不想这么快再洗一遍才不想动的。”夏油杰一只手捏住了想要凑过来继续亲他的脸,无奈地说:“悟要是真的想消火,去冰箱自己拿根冰棍吃吧。”

“诶——”二度被拒绝的五条悟发出不满的声音,垮起小猫批脸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夏油杰熟视无睹,还拍了拍小猫的屁股示意他起身,说:“顺便也给我拿一根。”这随意的语气里浑然没有在使唤自家男朋友跑腿的自觉。

“哼。”五条悟站直了身子,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往冰箱的方向走,嘴里还在念念叨叨:“夏油杰,你这个笨蛋,傻瓜,怪刘海,阳痿男……”完全就是小孩子一样在疯狂抱怨,扯着嗓子在那里大喊大叫,恨不得整个高专都知道夏油杰他不行。

很快,五条悟便叼着根牛奶冰棍回来,但是两手空空的,很显然他根本就没打算顺路给夏油杰捎一根冰棍回来。奶白色的圆柱体冰棍被五条悟从他的口中拿了出来,顶端被口水润得亮晶晶的,靠近一看还能看到上面留了个小小的牙印,他吐出了舌头给夏油杰做了个调皮的鬼脸,舌头似乎被冰棍冰得有点发红,搭配他姣好的面容,显得异常的可爱又带着点色气。

“想吃就自己拿,我才不会帮你拿。”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啊。夏油杰坐直了身子,眼睛牢牢地盯着五条悟,脑子在疯狂检索哄男朋友的一百种方法,但很快,他便被诱惑得什么都无法思考了。

只见五条悟低垂着眉眼,仔细舔弄着前端,吮吸得水声啧啧作响,冰棍被舌尖温度融化的部分一点点被卷入口中,似乎是因为觉得非常美味,他还很满足地舔了一下嘴唇。天气太热,冰棍外表融化得太快,表面已经凝成水液滑落到手上,于是五条悟便松口,被舔得相当湿润的前端从他嘴里勾出银丝,伸出舌头开始顺着圆柱体侧面从顶端舔到底部,到达底部还用力地吮吸了好几下,顺便将滴落在手上的液体也一并吃进去。

听到对面突然粗重的呼吸声,五条悟暗暗自喜,苍天之瞳带着狡黠的意味由下往上地瞥了对方一眼,下一秒,他便将冰棍直接捅入口中,向着最深处的喉咙抽插了好几下,尽管冰棍不算太粗,但五条悟的口腔还是被冰棍撑开,含不住的乳白色液体从嘴角溢出,顺着下颚流了下来,流得脖子和胸膛都是牛奶味的冰水。

一看就知道五条悟在模仿什么,夏油杰有点好笑地看着在他眼前卖力表演的五条悟,感觉下半身越来越硬,但他嘴上还要嘲笑他一句:“悟,你吃得也太脏了吧,”

含着东西的五条悟含糊不清地回击了一句“腰泥关”,这副模样真是可爱得要命啊。

然后笑眯眯的狐狸凑了过去,将五条悟嘴角溢出的甜味液体舔干净,甜味总是能让人在这燥热的天气心情保持愉快的,他循着诱人的甜蜜香味,从脖子开始舔,还不忘在白瓷一样的皮肤上留下几个红色的印记,最后舌尖在略显丰满的胸部停留,抽条一样长高的五条悟整体还是清瘦的,但胸肌还是锻炼得当,肉感十足,摸起来手感很不错。

在夏油杰一番充满情色暗示的舔舐下,胸前的肉粒早已挺立,白色的背心被汗透湿,隐隐约约能看见粉色的乳晕。夏油杰便干脆掀开了他的衣服,直接用口腔含住了小小的肉粒,也不知道乳尖是不是沾上了留下了的牛奶味冰水,吸起来感觉嘴里满满都是牛奶的甜味,仿佛他已经从这个地方榨出了乳汁。

虽然他知道乳汁大概率不是这个味道,但他依旧用力揉捏了好几把乳肉,仿佛揉一揉就能揉出奶水一样,笑着对自家男朋友说:“悟这里怎么一股奶味啊,是到哺乳期了吗?”

即便身处下方的五条悟,他的态度依旧嚣张无比,从口中拿出已经消灭一大半的冰棍,眯着眼,用着阴阳怪气的语气说:“那当然没有,谁叫杰不够努力,没把我草到怀孕啊。”

夏油杰被这语气逗笑,笑骂了一句小混蛋,便用膝盖分开了五条悟合并的双腿,手上用力一扯将五条悟身下的布料扯掉,硬梆梆的肉棒直接弹出,弹在夏油杰手上,他顺势抓住了肉棒,大拇指往正在流出液体的马眼摁了几下,得到令他相当满意的娇喘,他故意地伸出舌头缓慢地在唇边舔了一下,脸上挂着道貌岸然的笑容,十分有礼貌地问:“因为悟刚刚不帮我拿冰棍,我就只好自己动手来拿了。请问我可以吃掉这根‘冰棍’吗?”

“那当然可以,这可是特制的哦,只有杰才能吃得上~”五条悟大大咧咧躺在地上,白皙的脸蛋上一片潮红,也不知道是热出来的,还是说纯粹的性欲上头,似乎很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甚至还挺了挺腰将‘冰棍’送到对方手上。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夏油杰便俯下身子将尺寸不俗的肉棒送入口中。

性器滚烫的温度和“冰”这个字完全扯不上任何关系,前端腥膻的液体流入口中,比起美味的甜牛奶冰棍是截然相反的味道,但夏油杰依旧吃得津津有味,舌尖还往前端柔嫩的小孔钻,仿佛要将里面更多的液体榨出来。或许是咒灵操使平日里都在吞食咒灵球,他的口腔似乎特别擅长吞吐东西,因此相比较五条悟那烂到家的口交技术来讲,他可以算得上相当娴熟,不过三两下的吞吐,身下的男朋友便爽到飞起,两条结实的大腿忍不住夹紧他的脑袋,发出高昂的叫声。

紧接着,夏油杰便放松了喉咙,让肉棒进到更深的地方,手上也没闲着,双手揉捏了一下囊袋,企图将里面的存货挤出来,让五条悟忍不住爽得娇嗔了一声“杰”。然后,夏油杰便将手指伸进囊袋下的小穴,昨晚才刚做过,现在这个地方还是很松软,再加上已经出了一身汗,这个地方摸起来还有点湿,所以很轻易地便将两根手指送了进去,往里面开始泛红的壁肉摸索了一下,很快便找到微微凸起的敏感点,用力摁了下去,五条悟的身子一下子绷紧,双手下意识地抓住了夏油杰的头发,要是没有夏油杰压住他,说不定会弹出去。

应该差不多了。夏油杰便将忍着不适给五条悟做深喉,将性器往自己喉咙快速撞了几下,指尖也在穴里用力捣腾,前后交杂的快感让五条悟完全没有准备,便爽到脑袋一片空白,浓稠的精液便尽数交代在自家男朋友的口中。

“多谢款待,悟。”夏油杰一手将沾满汗水的黑色长发捋到脑后,嘴上还沾着点白色的精液和不明成分的水渍,活生生的就像一些专门吸食人类精力的妖魅一样,笑吟吟地对着五条悟说:“悟特制的‘冰棍’果然很好吃啊。”

“啧啧,杰的味觉是已经坏掉了吧。”

“怎么会,悟本身就很好吃啊。”他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五条悟水润的嘴唇,感叹地说:“悟是甜的。”

“既然杰吃完了,是不是轮到我了?”五条悟挑了一下眉,得意洋洋地给夏油杰抛了个媚眼,话语似乎意有所指,握着小木棍的手指一翻转,只见上面写着“再来一根”几个字样,他露出天使般纯洁的笑容,说:“我现在可以找店家兑换奖励了吗?”

明明是很普通的措辞,然而在此时此刻的场景下却带着别样的意思,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夏油杰忍不住笑出声音,说:“好吧,那么悟想用哪个地方吃呢?”

“嘿嘿,那当然是哪里爽就用哪里吃。”

五条悟双手一推,将人推到地上,没有用太大的力气,毕竟对方也很配合,甚至还双手扶着他的腰,让他整个人坐在胯骨上。五条悟把夏油杰下半身的衣物褪去,将自己光溜溜的下半身贴在雄赳赳挺立中的性器上磨蹭着,涨成紫红色的肉棒耸立着,还没扩张完全的后穴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下子能吃进去的样子,夏油杰有点担忧地看着坐在上方的五条悟,说:“悟,还是换个姿势吧,你受不了的。”

“放心,我可是最强,所以,我的屁股也是最强的!”夏油杰只好带着无奈又温柔的眼神看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五条悟,他的双手一直停留在对方的腰间,以防他受不了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将人扶起。

五条悟微微起身,一只手扶着肉棒对准后方缓缓地坐了下去,肉环被粗长的性器撑开,浅粉色的穴肉瞬间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确实如夏油杰所料,没有扩张好后穴还有点紧,五条悟吞得有点吃力,但他还是咬咬牙,快刀斩乱麻,干脆用力一坐便坐到底,肉棒一下子破开肠道,他直接被顶到翻了个白眼,痛感和快感并存,身体一下子进入痉挛状态,眼角忍不住泛红,流出一些生理泪水。

他有点哽咽地说:“杰你这个大屌男,你没事长那么大干嘛!”

“一下子说我不行,一下子说我太行,你可真善变啊。”

“不管,反正都是你的错。”

“啊对对对。”

夏油杰口头上敷衍着,手上则是按住五条悟的后颈示意他俯下身子,温柔地给他擦去泪水,亲了好几下,让五条悟的身体放松下来。然后他便双手扶着五条悟的腰一边缓慢地抽插,一边调整着肉棒的位置,往壁内的敏感点上撞,很快五条悟便感觉一阵酸爽,用手撑着夏油杰的胸膛,才不会整个人软在夏油杰身上,渐渐地,适应了这个姿势的五条悟开始自己摇着腰动起来,不断加速,就好像自己在骑着什么野马一样,喉咙间还要发出一声声甜腻的吟哦。

闷热的天气下,汗水淋漓的两个躯体交缠着,汗水不断沿着身体滑落,身体连接的部分已经泥泞不堪。

“杰,哈,好爽啊……”

“悟……”

夏油杰同样也是爽到飞起,确实如五条悟所说的那样,最强的屁股也是最强的,下半身被紧致而又湿润的穴肉包裹着,不断分泌出来的淫水将这根肉棒浇得湿淋淋的,更别提骑在他身上一直在动的五条悟表情到底有多淫荡了,于是他用力按着五条悟的腰往下一坠,粗长的肉刃十分顺利地捅到结肠,引得五条悟发出了一声变调的娇喘。

夏油杰发狠地往那个地方撞,五条悟自然是爽到三魂七魄都飞掉了,再抽插了好十几下后,他双腿夹紧,而夏油杰也顺势将精液一股一股地射进他体内。

结束完一次性事,五条悟还是维持着被插入的姿势,有点力竭地趴在夏油杰身上,气喘吁吁的。

“悟,你还好吗?”夏油杰往五条悟脸上一抹,将他脸上的汗水全部抹匀了。

“嗯哼,那当然可以,简直爽爆了。店家老板的‘冰棍’真好吃啊!”五条悟甚至还给夏油杰比了个大拇指。

五条悟说话的语气把夏油杰逗笑了,他继续往上顶弄了好几下,还处在不应期的小猫被弄得舒服地哼哼了几声。

“那么我的客人,还想‘再来一根’吗?”

五条悟双眼发亮,笑意盈盈地回答:“好啊,杰的特制‘冰棍’,来多少我就吃多少!”

2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