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投意合为时未晚

*28英灵教祖杰x28教师悟。
*是初夜车。字数1w+
*前情提要可参考《你的挚友也是没脸见人的白毛帅哥吗》,但也可独立成篇阅读
*总而言之,就是涉谷事变并肩成功击败羂索并且在战场上表明心意后,五条悟把夏油杰带回了自己在高专的教师宿舍。
*预警:纯爱向,两人之前无任何情感经历的设定。先放个ooc在这里,雷者误入。

28 Likes

于涉谷发生的漫长战斗以五条悟和夏油杰的一吻确认结束。

通知了夜蛾正道等人处理战场后,五条悟跟在场的学生和同事们打了个招呼,在大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搭着抖了抖袈裟上的尘土站起来的夏油杰的肩膀,“啪”地一声原地消失了。

被带着远距离转移的夏油杰眼前一花。

等他再次回过神来之后,眼前出现的已经是熟悉的宿舍门口。

“累死了,杰。”五条悟一句话也没有多说,抱怨着,十分自然地在夏油杰面前完成了开门走进去倒在床上的一系列操作,连衣服都没有换,倒在洁白的被褥之上,用脸蹭了蹭枕头,声音逐渐模糊,“……我先睡一觉。”

夏油杰站在洞开的宿舍门口发呆。

他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但第一眼就觉得这间宿舍里的摆设再为熟悉不过了。

和他记忆里五条悟学生时代的宿舍并没有什么不同,连陈设都几乎和当年的风格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看得出来还是多了不少东西的,装潢好像在十年间有翻新过。

夏油杰瞥了一眼隔壁那间看起来非常陈旧、具有年代感的宿舍门,才走进了五条悟如今的教师宿舍,顺手关上了门。

他走到床边,看着五条悟被戴上的眼罩掩盖了一半却依旧显得非常单纯和香甜的睡脸,无声地叹了口气,不顾经历战斗后有些污损的袈裟和僧袍,也在五条悟的身边躺倒了下去。

全身紧绷的肌肉缓缓地在这张积累了五条悟经年累月的气味的单人床上放松,夏油杰安静地凝视了五条悟的睡颜一会儿,听着他均匀平稳、已然陷入了深眠的呼吸声,怀着一丝复杂的情感,慢慢闭眼,也陷入了深眠。

五条悟被狱门疆半封印的时候就已经被咒具吸收了为数不少的体力和咒力,被解放之后立刻跟羂索、真人、漏瑚、里梅等强大的对手进行了车轮战,还要分心不要伤到赶到战场的学生同事们以及被0.2秒的无量空处弄晕的B5F的无数普通人,就算是最强,也该感到疲惫不已了。

更何况,最后天沼矛应该也抽取了他为数不少的咒力——

夏油杰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想下去。他和五条悟一样,也需要一些时间和睡眠来恢复咒力。刚用羂索那边夺回的肉体受肉,他现在也非常疲惫。家入硝子的反转术式为他治愈了这具肉体上过于严重的伤势,让心脏重新跳动起来,体内的咒力却还是因为羂索死前的挣扎而几乎空荡荡。

这一睡,就睡过了半天。

五条悟的思绪逐渐苏醒的时候,整个人都懒洋洋地赖在被褥里,不想起身,甚至连眼睛也不想睁开。他感受得到,夏油杰就睡在他的身边。那是很久没有过的、平稳的心跳声与呼吸声,杰就在身边的气息,旁边的被褥被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压出凹陷。

五条悟的心里也很平静,几乎还有些暖洋洋的,像是多年前在树荫下晒着夏日的阳光与风睡了一个懒懒的午觉,骨头都松弛了下来,更是睁不开眼睛了。

他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六眼带来的冗余信息被身边那个人的呼吸声完全过滤,于是在不知不觉中再一次地陷入了睡眠。

这次等他醒来后,就感受到了一道鲜明的目光。

五条悟睁开眼睛,发现夏油杰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正把右边手肘撑在枕头上,单手撑脸支着头颅笑吟吟地看着他。漆黑的长发泼洒在雪白的枕头和被褥之上,细长端正的眉眼里含着一丝笑意,显得尤为英俊:

“醒啦,悟?”

这声音可真让人受不了……说实在的少年时代夏油杰也不是没有跟他同床共枕过也不是没有叫他起床,但那时候两个人都没开窍,相处起来亲密却心胸坦荡,哪里像现在成年人,夏油杰看他的眼神里满是柔情,声线也放得有些低柔,配上他之前声带被伤带出的几分沙哑,听起来很是深情。

五条悟若无其事地打了个哈欠,在床上用力伸展肢体,换来夏油杰一声轻笑。

长条的猫伸懒腰起来更加长条,然后从床上半倚着坐起来,看起来脸上还是残余着些许疲倦,华丽的男中音里也含着一丝发软的倦怠:

“哎咻。睡醒了,先去洗个澡。”

夏油杰一直凝视着他的动作,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染过尘土和已经干涸的血迹的袈裟还有僧袍,也笑了起来,很自然地说:

“我也一起。”

一起什么?一起洗澡?

五条悟“嗯”了一声,看似没有触动,不置可否,却也没有出言拒绝。

他坐在床边解皮带,只是单纯地脱裤子准备去洗澡,教师制服的外套拉链也拉了一半,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他听见背后夏油杰那边声音也窸窸窣窣的,像是衣料的摩擦声,想必也是在宽衣解带。

五条悟脑子刚睡醒的时候有些懵,衣服脱着脱着,大脑终于清醒成了完全运转的模式。

哎?好像还忘记了一件事哦。

“杰。”五条悟一边解开外套,一边向后侧身看,问道,“咒力还够用吗?”

之前在涉谷的战场上,夏油杰成功受肉后,就按着刚说完“欢迎回来”的五条悟亲了个够本。那是他们之间的初吻,有战场上鲜血和尘土的气味,却过于色情。夏油杰舔湿了他的嘴唇后诱哄一样地让他放开齿列,然后用舌头深入他的口腔,又是纠缠舌尖又是舔敏感的上颚,贪婪地将他当水源一样把五条悟嘴里分泌出来的津液榨取了个干干净净,末了不知道喝了他多少口水后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嘴唇,用舌头舔着嘴角把拉出来的银丝弄断后,才笑着说了句“谢谢款待”,告诉他英灵这种东西是能够用体液交换补充咒力的,现在体内没啥咒力事急从权从悟这里借了一些,别见怪。

见怪?见怪个鬼。

两个人早些时候在战场上成功捅破了这些年来的窗户纸,互相告白成为情侣,给正牌的男朋友亲亲算什么事,应该的。而且咒力五条悟要多少有多少,虽然不是无穷无尽,但他本身咒力量可观又除了开领域也消耗不了多少咒力(领域一天开几回也不在话下哦),夏油杰想要多少拿去就是。

让他在意的是另外一点。

天知道,五条悟在战场上都快被这个过于色情的初吻亲硬了。

杰之前真的没有跟人接过吻吗?这个吻技真是了不得。

并没有任何相关经历的五条悟腹诽着,其实也不知道夏油杰的吻技在什么水平,只知道让最强被亲得脸红心跳,那肯定是最强的水准,不然身为最强的五条悟不是很失面子。

这样想着,五条悟的目光就不自觉地漂移到了夏油杰的嘴唇上。

那双唇瓣很薄,微微抿起来的时候看起来很薄情,但弯起弧度的时候,又总会显得温柔或者笑容灿烂。

之前那些奇怪的、和杰一起经历的其他世界的梦里,也有与杰接吻和上床的经历——

五条悟的喉结不由自主地上下滚动了一下。

袈裟已经解到一半的夏油杰,在他这样完全没有自觉的目光下笑出了声。

“对我的嘴唇感兴趣吗,悟?”黑色长发的男人越过床铺,伸出手勾了一下五条悟的下巴,指腹摩挲这那一小片皮肤,在五条悟微微睁大的眼瞳中微笑起来,“已经有余裕的话,那么在进浴室之前,再给我补充一些咒力吧。”

五条悟望着跪在他腿间的夏油杰,有些怀疑人生。

他还以为夏油杰指的补充咒力是跟之前一样的接吻,没想到他新鲜出炉的男朋友把他按倒在床上,直接就开始扒他的裤子和内裤。

之前皮带就已经被解开,五条悟的裤子被扒得很轻易,夏油杰跪在他的两腿之间,俯下身去嗅了嗅他从内裤里跳出来的、已经略有硬度的半勃的淡粉色性器,好像已经默认了用精液比接吻更有效率一样。

“悟的阴茎颜色很漂亮啊。形状也很好看。”夏油杰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马眼,不出意料地看见小腹上方线条漂亮的肌肉因为若有若无的刺激紧绷起来。黑发青年没有犹豫,一口含入了他的前端,还含含糊糊地像是品评什么珍馐一样,在说在问,“……气味有些重。是之前战斗里出汗了吗?”

肯定啊。

一直在战斗,因为领域延展中和了无下限的防御,五条悟还用体术战斗了很长一段时间。下半身一直闷在内裤里过了十几个小时,纵然五条悟本身是体味很淡的类型,但还是会有些汗味,这是不可避免的。

“杰,废话太多了。”

五条悟嘀咕了一声。有点别扭地动了动胯部。

他的阴茎被纳入潮湿温热的口腔后,一下子就从半勃的状态变得颇有硬度、生机勃勃起来。

会有味道吗?……都说了先洗澡。是杰要先来一发的。

好在夏油杰看起来也不是很在意。黑发青年专心吞吐着他的前半截阴茎,还用双手细致而周全地照顾着下方的囊袋和会阴,小心地收起牙齿用力撮吸的同时,像是想到了什么,抬眼向着上方的五条悟看去。

白发青年倒在凌乱的被褥里,眼罩没有除去,遮去了半张面容。但那双颜色浅淡的唇微微张着,随着夏油杰唇舌的动作漏出节奏不稳的喘息声,外套半褪去,里面的衬衫解开上面两颗纽扣,露出锁骨,此刻那深深凹陷的优美阴影和向上的脖颈已经涌起了与耳垂还有面颊相似的粉色。衬衫下隐约显露的胸肌轮廓随着喘息起伏着,双手已经不自觉地攥紧了床单,抓出了一道道褶皱。

最强因为快感而隐忍和失控的样子,估计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看过。

说一句看起来非常美味和诱人是绝对没错的。

而这是五条悟只会在他面前露出来的姿态。

夏油杰看得一个晃神,被裹在裤子里的鸡巴更加硬挺了。

然而他也是第一次给人口交,看着熟练,但难免有些生涩,注意力一被吸引走,牙齿不小心就磕到了五条悟还放在他嘴里的阴茎。

白发青年闷哼一声,腰部轻微地弹跳了一下,脸上红晕更甚。

夏油杰回神,有些抱歉地用舌尖舔过敏感的冠状沟,见五条悟没有出声,就想了想,做好了准备,放松喉咙,一下子把五条悟的阴茎吞了进去,给他了一个深喉。

“……杰!”

五条悟叫出了声。

他的腰一下子向上拱起来,克制不住一样地在空中颤动了几下,张口像是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只从嘴唇中流泻出几声呻吟声。有力劲瘦的腰肢在空中摇动着,像是想要向前顶,却硬生生地忍耐住了一样。

夏油杰为他的表现笑了笑,知道五条悟也是第一次被人口交,不敢轻举妄动。

但事实上是没事的。夏油经常吞食的咒灵球,直径也不小,五条的阴茎是偏向细长的类型,粗度还没有夸张到那个程度,夏油此刻第一次给人做深喉,但还尚有余裕。

不用顾及这个,悟。夏油杰心里这样想,也用行动给恋人传达了出去。他开始认真又快速地吞吐起五条悟的阴茎,用力地撮吸和摩擦上面的敏感部位,双手在根部的抚弄也加快加重了,更加具有针对性。感受着五条悟的阴茎在他的口腔里微微涨大、跳动起来的兴奋反应,兴之所至还猛烈地摇晃着脑袋,模仿着抽插速度很快地给他来了好几下深喉。

“啊……杰,太快了……”

五条悟在过于激烈的快感中忍不住呻吟,开始胡言乱语,喃喃地喊着夏油杰的名字,也不知是要他怎么样,还只是单纯地想要喊。身为处男的他哪里经得起榨精机器一样挤压着他的前端的喉口的刺激,随着夏油杰口交的节奏忘情地挺动了几下腰肢后,就在从未体验过的刺激快感里攀上了顶峰,不止是阴茎,整个人都克制不住地抖动起来,连声音也像是从喉咙里喘息出来的一样断续:

“杰,我要射了……”

那就射吧。

夏油杰抬起那双细长的双眼看着他,眼角弧度依旧上挑得锐利,却被眉眼间的情意所柔化,变得温和起来。五条悟在他深色的细小瞳仁里读出这句话,精关一松,没有克制地射了出来,积累已久的精液尽数爆在了夏油杰的口腔内部。

基本都射到了更深的地方,但有不少射在了舌面上。夏油杰全部咽了下去,舔舔嘴角溢出来的一些白色,再舔了舔沾上了不少前液和流到柱身上的精液的手指,舌头绕过马眼给五条悟清了清枪,再度笑着说了句“谢谢款待”。

然后他又问:

“好浓,悟有多久没有自渎了?”

五条悟有些失神,顾不上回答他的话。

于是夏油杰为他剥掉身上剩下的衣服,将他脱得赤裸,让他缓了缓神,才推他,问要不要洗澡。

五条悟嗯了声,站起身来,跟夏油杰一起走向浴室,笔直的长腿还因为之前过于极致的快感有些发软,走得不算快,给了还穿得严实的夏油杰宽衣解带的时间。

夏油杰跟在五条悟后面一边走一边脱,五条袈裟和漆黑僧袍都落在了地上,掉了一路,但是他们没人管。

五条悟进入浴室之前才想起来什么一样,摘下了身上唯一剩下的眼罩,因为之前的口交有些发红的眼角和略微湿润而显得更加鲜艳的蓝色眼瞳都露了出来。

夏油杰伸手替他擦擦眼角的湿痕,接过那条内衬有点湿润的眼罩,在反手关上浴室门后顺手搁在了洗浴台上。

五条悟打开花洒,两个人就赤裸裸地一起站在了淋下的水幕之中。

五条悟去拿洗浴剂,回首递给夏油杰的时候才发现,黑发的男人也早已硬了起来。

下面一根粗涨的紫红色性器昂然翘着,顶端微微有些弧度,龟头很饱满,几乎都要贴到腹肌齐整漂亮的小腹上。但是夏油杰不管,被他看见也不在意,满脸平静地接过洗浴剂,还笑着问他有没有洗发水。

五条悟盯着男朋友胯下几秒,才挪开了视线,顺口应答了一声,递给他自己常用的洗发水。

他心里琢磨着事情,所以夏油杰洗完头发从背后贴上来时,正在心不在焉地洗澡的五条悟还激灵了一下。洁白如雪地的后背紧绷又放松,意识到后面是谁后,淋在温热的热水中的五条悟整个人都松懈下来,开始没骨头一样地向后靠,把大半重量交付到身后的人的怀抱里,然后不出意外地发现有根硬物直直贴上了自己的臀缝,还随着夏油杰的动作轻轻摩擦着那里的嫩肉,搞得五条悟有点发痒。

“悟,我帮你。”

夏油杰的手臂从后面绕过来,却不是环住他的腰部,而是沿着色情收窄的流畅腰线一路向上,最后停在了胸口。宽厚而且因为练习格斗使用咒具的手掌上还残余着粗糙的茧子,拢住乳肉的时候五条悟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胸口肌肉绷起,又因为夏油杰富有规律和技巧的揉捏而慢慢放松下来,回归松软有弹性的状态。

夏油杰叹息着,肆意在他胸口乳肉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指印,吐息喷洒在他的后颈和颈侧,湿润的长发贴着他的后背。

他打圈揉捏了一小会儿就开始逗弄上面淡粉色的乳头,指甲微微用力剐蹭硬起的乳头上张开的细小乳缝,手法色情到让五条悟看了都有点脸红。不过他自己不太想承认,自认是因为热水的缘故。这家伙一边玩他的胸,一边还感叹悟你胸好大,气得五条悟伸手狠拍了一下他练得结实的大腿外侧,心想这家伙说着喜欢我爱我,是不是其实十年里在外面早就有了人,还不止一个。

怎么那么会玩,调情的方式花样还多。

最了不得的是脸皮真厚。

五条悟想着就把问题问出了口,这回换夏油杰哭笑不得了,跟他解释说真的没有过、悟也是我的初恋和初次交往的对象。至于经验为什么丰富,其实也并不丰富,只是看了一些成人读物和影像之类的东西积攒下来的书面经验罢了,都是第一次做,悟能被弄得舒服,我也很开心。

看来我男朋友只是天赋异禀罢了。五条悟得到答案,自己得出了结论,心情一下子好起来,又因为这些情话又难免有些雀跃,喜滋滋地转头去亲吻夏油杰。

五条悟是没有什么经验累积啦,纸面经验也少得可怜,不过最强就是最强,厉害就厉害在比谁都放得开。

夏油杰与他接吻,分开后又从背后抱着他玩他的乳头。五条悟就任他玩,把原本那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地方也玩得硬硬的,充血的同时色泽鲜艳,也变得敏感起来,好像也能接收更多的快感了。五条悟被玩乳头玩得下身再度抬头,夏油杰从背后亲亲他的后颈,又一路舔吻到耳朵,下巴搭在他肩膀上,头颅蹭了蹭他的颈侧,空出一只手开始一路向下,准备去给他再撸一发,结果被五条悟挡开了手。

夏油杰不明所以,声音温和,又有些疑惑地问他怎么了。而五条悟一声不吭,转过身,主动跪到了夏油杰的两腿之间,去用脸颊蹭他勃起的阴茎的根部和茎身,然后抬起眼用那双要命的苍天之瞳看他:

“杰还一次都没有射过吧。这次换我来。”

“悟……”

夏油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显然是没想到五条悟会主动跪下来为他服务,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惊讶之情。

五条悟蹭了蹭这根诚实地勃起得好像更起劲,在想要不要玩什么花样,不能输给同样是第一次的夏油杰。他的眸子移到眼角,目光扫遍了浴室的角角落落,终于看见了夏油杰之前随手放在那里的、自己之前脱下的眼罩。

“杰,要不要用那个?”

在反应过来之前,五条悟就已经笑嘻嘻地问出口。

他满意地看见了夏油杰将目光投过去了之后没忍住露出的一点震动表情。

28 Likes

于是几分钟过后,五条悟的双手被他的眼罩绑在了背后。

现在,他只能依靠嘴巴去叼夏油杰的阴茎了,不得不说,这对一点经验也没有的初学者来说,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这对最强来说,不算什么,只要五条悟想做的话,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很好,范畴自然也包涵如何在性爱中取悦他人这一点。

五条悟挺直腰杆像被训练得当的狗一样去叼他的主人的阴茎时,心里还在琢磨着这次眼罩用来绑手、那么下次要不戴着给杰来做。他小心又生涩地收起牙齿,用嘴唇和口腔含住夏油杰硕大的龟头,用唇舌去丈量这根充满雄性气息的阴茎的粗度与长度。刚洗过澡,没有什么体味,可能是一直处在性兴奋的状态,硬度也很可以,没有丝毫疲软。

五条悟撮吸着李子一样的龟头,用舌尖学着夏油杰之前服侍他的动作去舔冠状沟和马眼,尝到了发腥的前液的味道。口交原来是这样的感觉……杰的反应还挺有趣的,想要看见更多。五条悟感兴趣地抬着眼睛看夏油杰表情上的变动,在他微微垂着眼睛舒展眉头的时候,一下子把大半截阴茎吞了进去。

然后他如愿以偿地听见了夏油杰猝不及防下的一声闷哼。

不过五条悟现在也不太好受。他的口腔容量本来就不大,一口气含了那么一大部分进去,已经把他的嘴巴占满了,夏油杰略微翘起的前端甚至都在他的脸侧顶出了一个凸起。感觉唾液控制不住地溢出来……

五条悟正想着要不要调整一下嘴里的东西的角度、向着更深的地方吞,就感觉到夏油杰的手放在了他的头顶,顺了一下他也被淋湿的短发后,逐渐下滑到了后脑上,开始帮助他调整角度,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悟,不要心急。”夏油杰在他头顶轻声说,“慢慢来。”

在什么事中被引导的感觉对五条悟来说也是久违了。他难得乖顺地从喉咙深处“嗯”了一声,顺着拉着他的头发来帮助他的力道调整角度,小心地用舌头舔舐着口腔内茎身上鼓起的青筋,然后慢慢地将整根东西深深地吞了进去。

他听见夏油杰在他头顶上的喘息声加重,变得急促,回荡在已经关了水的空荡荡的浴室里,比什么都性感,揪在脑袋后面的头发上的力度也不由自主地加重了。

五条悟用力地吞咽。他有些吃力,喉咙也因为应激反应紧缩着。他凭借意志力以及对身体的掌控力压制住想要干呕的生理冲动,更深地吞下去夏油杰粗长的阴茎,含着它,让它像一颗心脏一样在唇舌之间生机盎然地跳动着,好像含着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贵之物。

等反应过来过来后,五条悟已经趴在了夏油杰的胯上,失控地快速地吞吐,摆动着脑袋。他感觉自己现在脸上因为缺氧和其他的什么原因烧得厉害,肯定是一副发疯一样的兴奋表情,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看夏油杰低头望向他的眼神就能明白。

那双细长眼睛里的眸色深得像是子夜,蹙眉忍耐着快感,眉眼间都是危险的意味,其中蕴含的赤裸的侵占欲让五条悟兴奋得脊背都颤抖起来。

“杰……”

五条悟感到血冲上了脑子。他吐出来一小截阴茎,喘了口气,含糊地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夏油杰拉着他的头发,狠命地向着自己的胯上摁,一点也没有之前怜惜又温柔的样子了。

五条悟被他插得呜呜乱叫,手却被绑在后面,不能摁住夏油杰挺动的胯部阻止他,于是很快被缺氧和种种因素搞成了一副很狼狈的样子。烧红的眼角沁出几滴生理眼泪,衬得那双苍天似的鲜蓝色眼瞳愈加水光潋滟,淡色的嘴唇也被茎身的进出摩擦得发红,略微肿胀了起来。嘴角的口水和前液混合着流了几道出来,也来不及擦拭,整张脸包括神情都是被侵犯得乱七八糟的样子。

夏油杰毫不留情地进犯着五条悟的嘴巴,像是使用一个飞机杯,但五条悟也没有就此认输。他看似狼狈,却还是配合着夏油杰进出抽插的节奏狠命地收紧口腔放开喉咙深处,尽力地取悦着他,将自己的嘴巴紧贴在夏油杰的阴茎上,变成一个湿润又满是水液的、可供使用的洞穴。

再度被操开痉挛的喉咙时,五条悟感到夏油杰的阴茎前段涨大。他抓住了机会,用柔软湿热的口腔用力裹吸,终于让夏油杰射在了里面。

精液的味道并不好,又腥又苦,五条悟也根本不能用体液交换来补充自己的咒力,但他还是全部咽了下去,在夏油杰掰开他的下巴时笑着吐出只剩下一些浅淡白痕的舌面给他看,然后看见夏油杰原本已经放匀的鼻息又变得急促起来。

五条悟笑着用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站起来凑过去吻他。

夏油杰啄吻他的唇角,又将舌头伸进他的口腔,半点也不在意里面腥膻的精液味道。于是五条悟愉快地与他接吻,两个人抱在一起温存了一会儿,摩擦在一起的下身又变成了全部抬起的状态,于是夏油杰将五条悟往浴室的墙壁上腿,让他用手撑住墙壁,背对自己。

五条悟不明所以,却还是随手将之前绑手的眼罩扔回了洗浴台上,双手撑着浴室墙壁,向后撅起屁股。身后夏油杰拍了拍他的臀肉,声音里含着笑意,说悟的腰再往下一些。

于是五条悟听从他的指示,没有一丝羞耻地将臀部向上撅起,腰更加向下塌,形成了一个相当适合背入的姿势。

他脑袋向下低,感觉到夏油杰有些粗糙的手指在他的臀肉上游移,激起一阵敏感的战栗和鸡皮疙瘩。手掌心摩挲着臀尖,手指不一会儿,就插进了臀缝里,上下挪动,最后停在了最为敏感的后穴附近,开始打圈。

五条悟的背克制不住地抖了一下。而夏油杰将指尖探入那个从未被使用过的、紧缩的淡色穴口时,他背上的肌肉群都耸动起来,清晰又漂亮的肩胛骨拱起,在雪白皮肉下微微凸起的脊骨也像是在列车窗外的群山般游动起来。

夏油杰用还湿着的手指去研磨他的穴口。那里似乎密布着很多神经,敏感度很高,夏油的指腹在那里摩擦,非常磨人,让五条悟有些难耐,哼哼了几声。但很快,男人就不满足于此,手指更深地进去了,塞进去了不止一个指节,试图向着更深处开拓。

五条悟虽然在各种事情上都天赋绝佳超越常人,但还没有到喜欢的人摸自己的后穴就能自行分泌肠液的地步。他撑着墙壁,忍耐着手指在敏感的肠道里干涩地抽插着的感觉,心想之前做的那个好像是什么有六种性别的梦里果然就都骗人的,正常男人被插的时候根本不会有那么多水……好吧,他和杰也不会散发什么与生俱来的香味。

但是这样,他们还是互相吸引、在一起了,这能说明很多问题。

五条悟试着放松忍不住翕合的肠道,却还是失败了。夏油杰或许也察觉到了他生理层面上的勉强,还在向里面探索的手指犹豫了一下,退了出来。

五条悟睁开眼睛,想要告诉他不用停,却被下一秒触碰上穴口的湿润触感弄得呆在了原地。

这是……舌头?

不是吧,那里……

“悟,把腿抬起来。”夏油杰一边蹲在地上,将脸整个埋进了他的臀瓣,挺拔的鼻尖磨蹭着他的臀缝,一边将舌头卷起来探入他的后穴,含糊地吩咐道,“对,左腿……放到我的肩膀上。”

五条悟感觉自己抬起的左腿被抬起,放到了夏油杰宽阔的肩膀上。于是他的臀线被更广地延展来了,臀瓣中心的粉色穴口也暴露了出来,让夏油杰能够更为顺畅地舔弄他的后穴。

舌尖进出,刺激出啧啧的水声,湿润柔软又灵活的触感比什么都要煽情。

被舔穴的心理快感比生理快感还要强烈。五条悟雪色的睫羽湿润,在夏油杰舌头的作弄后穴的过程中不堪重负般地颤动着,处子穴也随着一缩一缩,禁锢住夏油杰的舌头。夏油杰埋首在他的后臀处,尽力把他舔开,然后将手指也再度从穴口的一侧蹭了进去,开始在柔嫩的肠壁上摸索勾动。

五条悟被磨蹭得发痒,一股奇妙的痒感从后穴产生,沿着他的脊椎向上传达到大脑,使那颗大脑浸泡在温水中一样,变得有些混沌起来。那股隐约的、从未体验过的快乐越来越明显,到夏油杰的手指深入穴道摸按到某个未知的区域的时候,彻底被激发出来,达到了顶峰。

“杰!那里……!”

在那样的刺激迸发的第一个瞬间,五条悟脊背拱起,像是受惊的猫一样几乎要弹跳起来。但是那劲瘦的腰肢很快又塌了下去,在夏油杰没有停息的、连续不断的针对那块区域的按压打圈带来的浪潮般的快感之下变得发软,几乎连站姿也维持不住,想要向着夏油杰的脸坐下去。

夏油杰及时捞起了被从未体验过的性刺激弄得差点腿软的五条悟,把脸埋在他后颈上有点好笑地闷闷笑了两声。五条悟听出他笑声里的意味,有些不满,拍了一下他抱在自己腰上的手臂,但很快就被肠道里还在继续的指奸弄得无暇顾及这些小细节,整个面颊到胸膛都泛出粉色,低低地因为手指勾蹭按压着那个地方而呻吟着。

低吟声里除了无意义的语气词,反反复复都是三个音节。

杰。杰。

夏油杰抱着他,亲亲他的后颈,原本准备在浴室就这样上本垒,到了这个地步,却又有些不舍。在将五条悟指奸到射出来一次后,他就将手指从五条悟的后穴里抽了出来,推着他出去擦身体,说到床上再做。

五条悟因为中断的快乐有些不满,但在不应期里还算乖顺,此刻依旧不染情欲般的透亮蓝色眼眸看了夏油杰一眼,拿了干浴巾就乖乖地擦着头发走了出去。

夏油杰就再取了一条毛巾,揉了揉半干的头发,也跟着他走,没有忘记把五条悟的眼罩带出去。

等两个人擦干身体到了床上,夏油杰开始问五条悟有没有润滑剂。

五条悟看他下面还可怜兮兮地硬着,却还一副很坚持的样子要找,也没作弄他,说床头柜底层有,之前自慰撸管的时候觉得太干所以买来的,现在正好可以用。

于是夏油杰就拉开抽屉拿出那瓶KY,仔细看了看,发现是香甜的橙子味并且只用了一小半,里面也没有其他味道和空瓶,足见五条悟平日里性生活的寡淡,怕是忙着奔赴国内和世界各地祓除诅咒解决事件,留给自己的时间都少得可怜,除了补眠连自渎的频率都很少。

夏油杰因为这个猜想而心脏熨帖,却又紧缩成一团,心想这种生活就算悟有反转术式过得也实在是太过于辛苦。

他也没问有没有套子了,没放在一起肯定是没有。

两个人都没有与他人的性经验,私生活也很干净,想来第一次不戴套肉贴肉的插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五条悟趴在床上等他,见他找到了东西,又翻过身来,把浴巾抽开随手扔在床下,大张着一双有力又线条漂亮的长腿,坦坦荡荡地躺在床上,用期待的目光迎接夏油杰的到来。

他赤裸地躺在那里的样子非常好看,一米九的高挑个子,骨架修长,肩膀宽阔,肌肉锻炼得也很得意,线条紧实流丽,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偏偏那些线条到了腰际和脚踝又收得紧窄,胯骨相较同身高体量的人窄小,配上雪地般茫茫的肌肤,显出几分难言的、带有石膏塑像般美感的高级的色情意味来。

悟好像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自己会被上的事实啊。

夏油杰有些好笑,不过跪到五条悟张开的双腿之间倒了一手润滑油的时候,还是出声再度确认了一遍:“悟在下面没有关系吗?”

“这有什么。不都一样吗?”五条悟懒洋洋地回应道,“我可是最强哎,屁股当然也是最强——杰想用哪里都一样。”

还真是很有五条悟风格的回答。

夏油杰失笑,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直接将沾满润滑油的手指插入刚才已经在浴室里被舔弄加上指奸玩得松软的穴口,将润滑油都导了进去,又将手心上沾染的剩余的部分在自己勃起的阴茎上抹了抹,确认了状态没有问题后,才开始缓缓地推入。

正面位的插入有些艰难,但是这个体位的好处,是他们能看见彼此的脸。

在双方都是第一次做爱的情景下,夏油杰相信五条悟选择这个姿势的心态,和自己是基本相同的。想看悟被进入/杰进入自己时候的表情。想看着对方的面孔做爱,想看对方在性事中因为自己带来的快感而濒临极限的样子。

相爱的人,愿望都是基本相同的:他们只是想凝视着彼此,一刻也不分开而已。

夏油杰粗大的阴茎刚刚推入穴口,就引得五条悟一声闷哼。浅色的泛着水光的紧窒穴口像是湿软的小嘴一般吮吻着龟头,夏油杰被夹得腰眼发紧,咬着牙再推入一截,破开处子紧缩的肠道,换得五条悟胸膛起伏鼻息急促,像是在隐忍着酸麻感和被破开的感觉之类的。

好在很快夏油杰的阴茎就擦过了藏在五条悟穴道内的敏感点,使得肠肉紧缩起来。被顶到敏感区域的五条悟再度哼了一声,深呼吸放松自己的后穴,无师自通地将右腿翘上了夏油杰的肩膀。他昔日的搭档心领神会,单手将他的右腿向着自己的肩上一放,埋头向里推进的时候更加容易了一点,终于完完全全地埋了进去。

五条悟的后穴完全接纳了夏油杰在某种意义上也属于超规格的阴茎。涨大的茎身填满了整个被强行破开的狭窄甬道,带来一种奇妙的自内而发的饱胀感。

五条悟低头看着结合处,看着夏油杰沉甸甸的囊袋拍上了自己的臀尖,下腹黑色的阴毛也蹭得自己浅色的穴口痒痒的,有点惊奇地睁大了那双可以看透一切的湛蓝色的六眼,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那是夏油杰顶到的地方。

“居然能够进到这里,杰也太长了吧。”

白发青年感叹道,状似无意,但微微眯起的钴蓝色的眼里含着的顽劣笑意,证明这并非无意之举,而是早有预谋的煽动行为。

原本还想留点时间给他适应、艰难地忍耐着心爱之人的小穴宛若无数张小嘴一般甜蜜地裹缠着自己的阴茎带来的强烈快感的夏油杰闻言,忍无可忍,挺动腰部,直接开始暴烈地抽插起来。

因为穴道被塞得满满的,夏油杰的每一次抽插无论角度和力度如何,都能准确地摩擦过前列腺所在的敏感区域。五条悟被他高频率耸动的腰身顶得整个人都向床头撞,不得已开了一部分的无下限屏障进行缓冲,省得过于强烈的从后穴涌出的快感和天灵盖撞击到床头一起弄得脑子嗡嗡作响。

淡粉色的阴茎翘在身前,几乎要贴上小腹,马眼因为强烈的性快感止不住地吐水。穴口被快速的抽插进出磨得发红,比之前的颜色更深,一看就是被开发使用过了,透出一种熟红。润滑剂和体液混杂被摩擦打出的泡沫挂在穴口边缘和被弄得发红的柔嫩腿根,进出间发出的水声和囊袋拍击在臀尖撞出一片红色的清脆声响坦荡而下流。

出于某种心理,夏油杰没有用龟头狠命地顶撞前列腺所在的敏感点,而是在穴道紧窒的绞压下更深地向里顶,每次顶撞都更加用力更加深入一点,恨不得将囊袋都一起塞入五条悟的蕴藏着无数快乐的小穴里。

五条悟被他操得放声呻吟,毫无廉耻,叫床声简直能飘出整栋宿舍楼传到高专校园里去,要不是现在留守在这里的人非常少、隔壁宿舍又没有人,或许还真的会有人听见最强咒术师不加压抑、寡廉鲜耻的叫床声。

“杰……再用力一点,草死我……”

操得都不自觉地流出了口水的那张嘴里,吐出的还是这样具有煽动里的言辞,与五条悟那张显得高冷而神性的俊美面容形成了相当强烈的反差,他现在被阴茎磨得鲜红的嘴唇、因为快感红得要滴血的耳垂和满是红晕湿痕的面颊比任何黄本AV中的女演员都更像一名真正的荡妇。

他的下面也没有服输,而是淫荡地缠着进入其中的肉棒,渴求着他,简直不想第一次尝到男人的穴,而是久经人事一般,天赋异禀地顺应着夏油杰抽插的动作一夹紧一放松,里面都被操成了夏油杰的阴茎的形状,简直就像是天生的鸡巴套子。

夏油杰这等忍耐力也被他夹得数度想射,忍得额角青筋直跳,更加用力地去干五条悟。常年练习格斗而非常有力的腰劲在此时发挥了作用,经过数次狠凿后,他阴茎的前端终于触碰到了那个地方。

结肠口。

夏油杰没有犹豫地挺腰,操进了那个肉环,进入了一段更加柔嫩和紧窒的、几乎让人发疯的穴道中。五条悟的腰部弹动了一下,苍天般的湛蓝双眼彻底失去了焦距。想要叫出来的呻吟被噎在了喉咙深处,五条悟在被操进结肠的那个瞬间就射得一塌糊涂,精液溅得他的小腹和夏油杰的身上到处都是,量很多,可见刺激之大。

夏油杰在那个瞬间猝然伸手,用右手手掌拦在五条悟的头顶上,替他挡下缓冲了一次天灵盖和床板的撞击。

果然,五条悟原本开在头顶的无下限消失了。

快感已经彻底将脑子搅乱,白发青年的眼神不再清明,雪白的睫羽在刺激出的生理泪水里粘成一缕一缕的,漂亮的脸蛋是尽是茫然。

因为都是第一次,夏油杰也没有再坚持很久,操了几下结肠让五条悟继续流水后,就直接抽出来,打算射在外面。

没想到这个时候五条悟反而像是回过神来了,后穴一下子夹紧。夏油杰没来得及抽出,在忽然绞紧的甬道里直接射了出来,抽出来的时候肠液、润滑液和精液从深粉的穴口里淌出来,流得到处都是。

“这样很难清理的。”

夏油杰无奈叹气。

“又有什么关系。”五条悟从过量快感带来的恍惚里清醒,吐了吐舌头,理所当然地说道,“第一次就是要内射嘛。”

他说着,支起手肘将自己的身子翻了过去,趴在床上背对着夏油杰,然后转头看他,微微眯起的、正在笑着的蓝色眼睛里盈满挑衅:

“听说这个姿势能进来得更深哦——杰,要不要再来一次?”

END

最后的一点小彩蛋:

杰在浴室里对悟解释的话其实有漏洞。他讨厌猴子,怎么会去看猴子们生产的色情作品呢?

其实经验都来自那些“梦”,以及某位前辈放在神威空间里的来自某些其他世界的小本本。

至于是什么内容?不用说吧。

前辈吃什么cp?至于关于自家相方的本子,前辈死都会藏在只有自己能找到的地方的。

至于后辈和后辈男朋友的同人本?随便放啊。

59 Likes

太棒了,全订后在这里找到了番外,呜呜,感动

4 Likes

太香啦

3 Likes

好香的饭 :hot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