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生情无法逃脱

*原作DK看双教师if的杰哥爆炒五老师

Summary:

DK夏油杰和五条悟拿到了可以看见未来的咒具。

他们迫不及待地开启了这个咒具,却没想到会看见那样的场景。

正文:

五条悟和夏油杰在任务中偶然得到那个咒具的时候,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突发事件。

那是一件他们在诅咒师团体的手里缴获的咒具,长得像一面古旧的化妆镜,镜面模糊都是划痕,看起来没有什么稀奇的。唯一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它是一面双面镜。

“过去……”夏油杰用指腹摩挲着镜框上方刻着的字,想到什么,再翻了个面,果然看见背面的镜框上也刻着对应的词汇,“未来。”

身边叼着棒棒糖的五条悟凑过来看他,于是夏油杰抱着死马活马医的态度问他:

“悟,你有什么头绪吗?”

六眼显然比夏油杰的肉眼凡胎更能看出什么。

“估计是时间性质的咒具吧。”五条悟把墨镜向下拉了拉,湛蓝色的六眼一眨不眨地看了一会儿,才下了论断,然后把胳膊肘搭在夏油杰的肩上,兴致勃勃地提议道,“好像很有趣哎,杰。不如我们来试试看?”

“时间性质?是穿越还是窥……”夏油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五条悟把手放在咒具上,开始注入咒力。他脸色一变,“等等,悟——”

万一这个咒具有害呢。那可是从诅咒师手中缴获的东西。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咒具已经启动。刺眼的光散发出来,淹没了将手同时放在上面的五条悟和夏油杰。

眼前因为过度的强光暗了一下。夏油杰下意识地遮挡住了眼睛,而再次恢复视野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站在一扇卧室的门前。

五条悟正在他旁边,把墨镜拉到额头上方卡住雪白柔软的额发,左看右看,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心。

“这是哪里啊……”夏油杰环视了一圈,不禁开始感叹,“感觉好像闯入了别人家里。”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那个咒具的内部或者是虚拟空间一类的地方,但呈现在他的视野里的,显然是与他预料的完全不搭边的场景。

宽阔明亮的客厅,可以望见采光很好的阳台。装修风格很是现代化,同时在种种细节上也充满了生活的气息,像是某个条件宽裕的家庭在大都市里的居所。

“不,显然是我和杰生活的地方吧。”五条悟却比夏油杰预料中的还要兴奋,一双湛蓝色的六眼亮亮的,看来看去,“我看见了我们两个人的咒力残秽哦。”

“哈?”

夏油杰一时间有些惊住,开始艰难地消化这个情报里携带的巨大信息量。

我和悟的咒力残秽?那么到底是谁的房子,现在我们都没有吧,只是高中生而已,五条家应该也不会允许悟在高专之外有单独的居所……所以,这就是咒具上写的“未来”的含义吗?

他还在考虑着这些的时候,那扇卧室门的背后,似有似无地飘来一线隐约的人声。

绵长又喑哑,听起来不太像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声音。

是有些像悟的声线啦……但是悟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吧?是不是听错了?

相比起还在犹豫的夏油,五条就干脆很多,或者说,根本没有考虑太多。

“不管是谁。”白发少年直接去伸手拧卧室的门把手,“去看看就知道了吧,杰?”

里面有人的情况下,贸然闯入不太好。

但是现在咒具的效果毫无解除的迹象,无论无不无礼,都该先赌一把。

夏油杰与搭档对视一眼,无声地点点头。

五条悟随即旋动门把手,卧室里的声音透过逐渐洞开的门缝步步清晰起来。

“……杰,不要……太重了,轻一点……”

夏油杰终于意识到那是什么。他睁大眼睛,耳朵和面颊都因为一瞬间窥见的事实而烧灼了起来,却顾不上其他的,连忙阻止去开门的五条悟。

但已经来不及了。

卧室内部的景象完全地呈现在他们面前。尺寸过分宽大的床上,有两个年龄相近的青年正在身体交缠,连身上属于咒术高专的教师制服都没有完全脱去。

他们一人黑色长发披肩、扎着丸子头,一人白色短发柔软蓬松戴着眼罩,面容比站在门口的两位少年成熟不少,但大体相同,不难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他们就是长大后的夏油杰和五条悟。

房门已经打开,床上的两人却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两位来自过去的不速之客一般,只是忘情地、不知廉耻地纠缠在一起。

白发的教师坐在黑发男人的膝上,双手揽着身后之人的脖子,喘息得分外煽情,脸上红晕明显,比少年们看过的所有成人影片里的女优还要淫荡,嘴上也没有停歇。

他原本严实的漆黑高领制服外套被解开大半,套在里面打底的白色短袖被掀起到了锁骨上方,下摆咬在他牙齿里。他肌理分明的胸膛上,一双宽大的手掌在肆意揉弄着,粗暴又手法下流地玩弄着他洁白而富有弹性的乳肉,指缝时不时状似不经意地夹入硬挺起来的淡粉色乳头,换来几声湍急的惊喘。

“……杰!”被玩弄得汁水横流的最强眼罩被拉下一半露出一只苍蓝的眼瞳,目光朦胧地在挚友的怀里呻吟,白皙的脸上染着满是情欲的淡粉,仰着脸将后脑勺靠在身后的夏油杰的肩膀上,口水从唇角流下,舌头痴痴地伸出一截搭在齿尖上,显然是已经沉浸于滔天的情欲之中,神志再也不清楚了,却还知道扭动着柔韧的腰,挣扎着用窄小却柔软的臀尖去蹭身后的男人的裆部、嘴上也不忘挑逗他,“我最喜欢杰了……尽情地使用我吧……想要杰的大肉棒操进来,把我弄坏……”

“想要就要自己努力,悟。”

夏油杰温声回答道。

与温柔的声线相反,同样穿着教师制服的黑色长发的青年冷眼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称得上平静,在五条悟如此露骨的动作与话语齐下的挑逗中,似乎也没有显露出什么情欲。单单看他这张脸,与五条悟陷入情潮后的痴态简直对比鲜明,说他现在站在高处给众人宣讲教义也会有人信,端的是张八风不动、有着神佛般不可亲近的道貌岸然的面孔。

然而,看他手上发狠地揉捏五条悟散开的衣襟里露出的胸肌、两指捏着拉长淡粉色的乳尖再放手让它回弹的动作就知道,这个男人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想来着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在被玩弄得如此活色生香、汁水四溢的五条悟面前充当正人君子,夏油杰自然也不例外。

更何况他自认也不过就是个迷恋神子的凡夫俗子罢了。

知道他不染尘埃的恋人因为爱上了他而识得情爱,就偏要拽着他与自己一同落入这充满人的七情六欲八苦的滚滚红尘里来。

夏油杰瞳色发暗,常年练习咒具使用与体术的有薄茧的手指在洁白的乳肉上留下一道又一道鲜红清楚的指印,指腹在玩弄够了充满弹性的饱胀胸肌后就粗暴地摩擦起已经被指缝夹挤到色泽发深的乳头。

五条悟被玩弄得喘息不止,惊声尖叫,说着“杰好棒我好喜欢”之类的无意义的床话,紧贴在夏油杰的大腿根部和裆部的窄臀却更加浪荡地摇晃起来,隔着裤子不断地摩擦着那鼓起一很大一包的下身,像是想要引诱给予他快感的人快点给他些更厉害的玩意儿。

“悟,不要急。”

夏油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五条悟的耳廓,轻声告诫着,压低了的声线柔滑又微微沙哑,听在五条悟的耳朵里就是色气到了极点,像是一尾蛇的鳞片擦过敏感的耳侧,发出诱惑的低语。

“杰……”

脸孔潮红的五条悟呻吟着,唤了一声身后挚友的名字,手指攥紧了夏油杰还穿得整齐的外套。

黑色长发的男人将碍事的长发从脸侧撩到耳后,从耳廓一路似有似无地吻下去,最后低头咬住他颈侧因为快感仰起而清晰的线条,齿尖抵着皮肤之下被包裹着的动脉血管,像是叼着猎物却不急着吃掉的狼一样厮磨着利齿,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鲜红的齿痕。

他的手从五条悟的胸膛一路向下,描绘着胸肌的下沿的轮廓,狎昵地向上托了托五条悟被玩得满是层叠鲜红指印的奶子,才顺着块垒分明的腹肌和色情地收紧的腰线一路向下,划过那些性感的沟壑,灵巧地解开五条悟裤子的皮带和拉链,解放出他闷在窄小紧身的裤裆里已经勃起许久的阴茎。

淡粉色的阴茎迫不及待地从被拉下的内裤里跳出来,深粉色的龟头湿漉漉的都是前液,纯白的棉质内裤肉眼可见地已经不能再穿了,前面满是湿痕,都是五条悟被夏油杰亵玩奶子和乳头的时候情动到不能自持的证明。

夏油杰宽厚的手掌毫不犹豫地握了上去,上下撸动着,给予五条悟更加过分的快感。他用粗糙的手掌挤压着茎身,相对细腻的指尖时而具有目的性地划过敏感的冠状沟,刺激熟悉的敏感点,引得五条悟在他怀里发出低低的泣音。夏油杰一边给他手淫,一边隔着裤子去顶他的屁股,硬热鼓起的一块抵在五条悟柔软的臀缝里,时不时带着夹入的内裤布料蹭过变得敏感的、渴求着什么般不断翕张的穴口,引得五条悟更加欲求不满。白发教师承受了过量快感的阴茎很快在夏油杰的手中开始跳动,沉甸甸的一根,前液从马眼不停地溢出,把夏油杰的手也变得湿漉漉的。

在到达顶端的前一秒,夏油杰停下了对五条悟前端的抚慰,指腹强硬地堵住了马眼。

“不许射。”

他出声命令道,话语温柔,但其中意味十分冷酷且不容拒绝。

原本还在他怀里浪叫的五条便安静下来,只是小声地克制不住地喘息着,从喉咙里溢出低低的“杰”,看上去竟然还有几分委屈。

熟悉他的脾性和身体的夏油杰却知道这些都是表象。他不为所动,只是在五条悟的配合下将他摆成了双膝跪下、向后翘着屁股等待挨操的淫荡姿势,好似亟待交配的雌兽。

五条悟从喉咙里低低地呜咽了一声,好像真的变成了被他征服的兽类,尺寸傲人的阴茎也在身前一荡一荡的甩着液体,却撅着雪白的窄臀,等待着夏油杰来玩弄。

夏油杰也跪在他的身后,双手抓住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臀肉,习惯性地画圈揉握了数下。五条悟的臀尖已经在之前的磨蹭中被弄得有些发红,好像已经被干过了一场一样,在夏油老师的手中被捏成各种柔软的形状。夏油杰用手指捏了捏发红的臀尖,换来了五条悟一声反应过度、明显是为了情趣的含有表演意味的痛呼后,接收到了伴侣传达出来的难耐的信息,才掰开两瓣雪色中泛起了诱人潮红的臀肉,去看其中那个微微翕张着的穴口。

浅色的穴口看起来十分纯洁。

几天没有做爱,五条悟原本被开发得熟红的后穴又变回了初经人事之时的样子,看起来仿佛一个未经历过性事的处子,与他之前被揉胸时浪荡的表现形成了过于明显的反差。

“悟的穴又再次变紧了啊。”夏油杰轻柔地说着,语气和内容却像是在嘲弄,“真是不长记性。”

他没有预兆、直接将大拇指抵进去一截,换得五条悟一声惊喘。肉粉色的穴口已经因为情欲而湿润,应激性地收缩着,分泌出湿滑的肠液。

夏油杰却丝毫没有顾忌他的反应,用大拇指进出了两下,确认没有问题后,就再次毫不留情地塞入了两根手指,开始在肠道的内部摸索,熟门熟路地找到了那块前列腺所在的柔软区域,按了两下,又塞入了第三根手指,在手指的抽动间对敏感区域进行了高频率的按压。

白发男人似乎原本是想要回答夏油的话的,但在如此高强度指奸带来的快感下已经完全忘记了,腰部塌下来几乎要贴在床单上,喉咙里发出的呻吟、尖叫和喘息都不成调了,短短的几分钟里就变成了吐着舌头、苍蓝色的眼眸上翻的一副沉溺性事的、过于色情姿态,身前的阴茎也跳动着射了一次,全部溅在了深色的床单上,乳白色的精液分外醒目,穴口也急促收缩着、分泌出了过于丰沛的汁水,几乎将整个会阴和下方的囊袋都染得亮晶晶的反光。

“看来准备好了。”

夏油杰低笑了一声,单手熟练地解开了裤子的皮带和拉链,从内裤里掏出早就勃起到发痛的阴茎。他随手撸了两下,空闲的手也像是在提醒沉浸在情欲快感中的五条悟一样、在那雪白发红的臀肉上扇了一巴掌,才扶着绷着青筋的粗大肉棒,用龟头抵住了穴口。

五条悟低哼了一声,像是得到了提示,稍微回过神来,双手手肘撑在床面上,将腰部更深地塌了下去,臀部却撅得更高,方便身后的恋人进入。在夏油杰看不见、少年们却能看见的角度,白发的教师湛蓝色的六眼中清明仍在,在将要被进入的前一刻,还流露出克制不住的兴奋神色,用舌尖舔了舔早就被染得湿润的嘴唇。

那头成年的夏油杰的阴茎已经操了进去,两位成年教师结束了有点剑走偏锋的前戏,开始了新一轮的正餐,囊袋拍击臀瓣的啪啪声、湿漉漉的水渍声与五条悟的浪叫夏油杰克制不住的喘息交织在一起,成为了人类新一曲的原始赞歌。

然而,站在门口看完了全程的两位DK,从目瞪口呆已经过渡到了死一样的沉默。

“他们是看不见我们吧。”夏油杰沉默了好久,最终艰难地找到了一个不那么黄色的话题,刻意忽略了背景音里的不和谐,说道,“是看不见的吧。”

“是的吧。”五条悟难得也有些讷讷,声音听起来居然有一丝不常见的犹疑,“看样子……大概是看不见?被当成空气了呢,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爽。”

他俩看天看地,甚至让目光擦过床上交媾中的那两位不知羞耻的成年人,就是没有去看对方。

尤其不敢看对方的脸。

夏油杰不知道自己的挚友怎么样,但他的脸已经完全熟了。

他完全没想到,好友在床上还会有那么具有……煽动力的一面。

那可是五条悟!谁能想象他被操到流水的表情,还是被长大后的自己!

不久前才刚隐隐约约地察觉到自己对五条悟有那么一点点超越友情的感情的、看似不良经验丰富实则纯情的夏油杰少年,没由来地为自己脑子里挥之不去的五条悟被玩时候的高潮脸感到了绝望。

不知道现在的悟……被做了同样的事情,会不会也是差不多的表情……会有那么糟糕吗?

夏油杰戴着耳扩的耳垂已经完全烧红了。

他因为脑子里意淫现任暗恋对象、他的挚友被这样那样的表情,更加不敢去看身边的五条,连忙在脑海里叫停,同时试图换位思考。

不知道悟是怎么想的……看过这样的“未来”,以后还能好好相处吗?

不会讨厌我吧?

夏油杰想到这点,难免有些担心。

他正想瞟一眼五条悟是个什么反应,他的白发挚友却恰好在此时出声了、

“没想到杰以后会在床上变得那么变态。”在他脑海中身为臆想对象的DK五条如此说道,目光专注表情认真地看着床上他自己被操的活春宫,做出了如下发言,“所以说杰其实是那种平常看着温柔体贴其实会在sex里发泄压力释放出不为人知的一面的类型?”

“……这是重点吗。”夏油杰的忐忑感彻底消失了。他真是服了五条悟,露出了有些无语的表情,“别说得你好像真的跟我上过床一样。”

而且重点不是我们身为挚友为什么会滚上床单吗?

“那要试试吗?”五条悟却若有所思地推了推墨镜,“好像很爽的样子。”

“……行啊。”

夏油杰没过脑子地答应了,就好像五条悟昨天要自己陪他去买冰淇淋一样。

两个人完成了这个意义重大的问答后,面面相觑,等反应过来其中的含义后,彻底脸红了。

连向来迟钝的五条悟,看起来也没有话语中的那么平静和无神经。

白发少年睁大了澄澈的苍蓝色眼眸看他,雪白浓密的睫毛一眨一眨,仔细看的话耳根红得明显,连嘴里的棒棒糖都没有在吮吸了。

“什么……悟,你是认真的吗?”

“杰要说话算话!不能反悔!”

“不是,也不是要反悔的意思……算了,那就这样吧。悟,你看硬了吧?”

END.

或许会有DK做爱的后续!

77 Likes

后续!!!: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好刺激阿:drooling_face:

老师我好想看后续(╥_╥)(╥_╥)
老师写的香死了,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想看后续

想看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