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下周世界末日

*时间线是叛逃后的几个月,比较轻松的故事但是生怀流
*适合没什么雷点的人看
*全文约6.5k

最近身体有点怪怪的。
这是五条悟第三次在吃东西吃到一半就去厕所吐了,真是可怜了那些漂亮的小蛋糕。
难道我也苦夏了?可是这都要秋天了啊?他跪在厕所的地板上,有些嘲讽地想起了那位叛逃的混蛋。
真是讨厌。
其实他也想过去找家入硝子看看。但是自从学会了反转术式之后,家入硝子的医务室就永久拒绝了他,说他浪费医疗资源。
“保健室不就是为了旷课而存在的吗?你不需要了。”
是有点过分的说法但也没错,毕竟五条悟治愈自己的能力比硝子还强,约等于专科医生和全科医生的区别之处。
再等几天看看吧。五条悟单手撑着盥洗池,把水龙头拧到最大往脸上扑水。跪得太久脚都麻了,背上又全是冷汗,这么狼狈对已经成为最强的他来说很少见了。
他闭上眼睛,水珠把上下睫毛黏在一起了,睁开有些困难。一抬头就可以看到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色和褪去红润变得发青的嘴唇,看起来有点可怜。
经常性的呕吐对他的喉咙很不友好,胃酸会腐蚀脆弱的咽喉处。第一次吐血的时候五条悟真的吓了一跳,但是后面他也当成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声音是不是有点变了?似乎比以前沙哑了。五条悟清了清嗓子,打算去泡杯蜂蜜水喝。但是盖子都旋开了突然又想吃酸的,于是变成了蜂蜜柠檬茶。
这些奇怪的癖好一个个地冒出来,好在也不是很难满足。虽然没有人能为他的任性跑东跑西了,但他自己也能够解决。
这就足够了。

前面那些都只是小打小闹,原来真正在出故障的是自己的咒术。
这是五条悟在出一个特级任务的时候迟来的发现。
当对面那个外形酷似螳螂的咒灵挥着镰刀朝他砍来的时候,万能的无下限突然消失了。
五条悟下意识地往旁边一翻滚靠体术躲过了这一击,在抵挡中小臂被割伤也是保命之举。
他赶紧用一发赫解决了难缠的咒灵,然后联系辅助监督送他会高专。这下是不得不联系一下家入硝子的紧急情况了,因为身体状况而影响工作可是很不妙的,特别是咒术师这种稍一差池就会抱恨黄泉的职业。
“嗯?没办法来?”
好吧,这真是离谱!五条悟无奈地撇了撇嘴。还好距离不是很远,走过去也就十几分钟的事情。
他边走边东张西望着附近是否有什么甜品店,可以顺便补充一下消耗的脑力——
“呕!”
明明闻到的是香甜的奶油味,五条悟却下意识地干呕一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对他投以同情的目光。
差点忘了最近吃不了这些……
五条悟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他感到有点头晕目眩,一低头原来是手臂上的伤口还没处理。
好不容易学会的反转术式也罢工了?
这下真让他有点目瞪口呆了。明明是像平时一样的运作方式,却像把咒力投进了什么黑洞里一样,直接消失到别的地方了。
手上的伤并没有愈合的趋势,像嘲讽似的仍在渗血,五条悟莫名地想到滴水的空调和漏油的汽车。
他对医术毫无研究,只好脱下外套把伤处按住。紧压伤口起到止血作用,这还是夏油杰告诉他的。
又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某个人,不过要是他在的话,应该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吧?
下意识的依赖是一种毛病。

家入硝子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遇到这么棘手的问题。
不愧是特级吗?连麻烦都是特级的。
“你到底怎么回事?”家入硝子眉头紧锁,她尝试用反转术式给五条悟治疗伤口,却发现自己的反转术式同样毫无作用,甚至让五条悟起了应激反应,在盥洗盆里大吐特吐。
没办法,只能用很传统的普通人的医疗方式给五条悟的伤口缝针,然后包扎。因为怕五条悟又吐,家入硝子连麻药都没敢给他打,疼得五条悟泪眼婆娑。
“你刚才撞到头了吗?呕吐可能是脑震荡了。”
“没有诶,其实我最近经常吐来着,一吃就吐。”五条悟甩了甩头表示头脑正常,他用还完好的左手抹了把眼睛,然后再把墨镜推上去。
“呃……你不会怀孕了吧?”家入硝子半开玩笑地打趣道,接着越想越不对劲。她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用质询的口气问出了有点尴尬的问题:“你最近一次的性交是什么时候?和谁?有没有戴套?”
“硝子,我是男的啦……”五条悟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快说!”
“和杰一个多月前做过一次,大概就在他屠村前几天吧……因为他那个时候看起来心情不好,所以我就让别戴套了。”五条悟小声地说,“应该不至于怀孕吧?我是男的诶?”
家入硝子真的很想揪着五条悟的头发好好打他一顿,男的就能为所欲为啦?她黑着脸从生计用品的柜子里掏出一根验孕棒塞进五条悟没受伤的手里,然后在五条悟一脸荒唐的表情中把他推到厕所里去。
然后没过几分钟里面发出了超大声的尖叫,差点把她吵聋了。
家入硝子单手捂着耳朵把验孕棒抢过来,毫不意外地看到了两条杠。
“硝子!我是不是要死了?”五条悟哭丧着脸。
“死个屁!是你要生了!”家入硝子反复确认是两条杠,然后一脸无语地把像个木雕似的五条悟重新拉回医务室。“六眼居然还能怀孕……你这家族体质也太神奇了,之前有过相关记载吗?”
“没有,其实每一代六眼出生会比上一代六眼更加强……”五条悟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没想到还能进化出生孩子的功能。”
家入硝子用听诊器听他的肚子,“是不是六眼生的孩子遗传到六眼的概率会更大点?”
“不太可能吧?世界上不可能存在两个六眼,一般都要等前一任拥有者死个几百年之后才会出来。”五条悟乖乖地撩着衣服让家入硝子听来听去,并不显孕的肚子没有隆起。
“那我觉得建议你把孩子打掉。”家入硝子把他的衣服拉好,“万一,我说万一,如果六眼不能同时存在两个,那么万一你的六眼被转移到孩子身上,可能你生完孩子就直接挂了。”
“哇!不会这么倒霉吧?那这哪叫进化啊?”五条悟抓着自己的脑袋又一阵乱喊,“这太不公平了!我还没活够!”
“需要联系一下孩子爸爸吗?”家入硝子摸出手机,“虽然不知道他接不接电话,但是流产最好还是要伴侣陪同的。因为会超极痛。”
“什么孩子爸爸,才不要!”五条悟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今天就流掉吧!”
家入硝子挑了挑眉毛,“今天恐怕不行,你手上伤还没好又不能用反转术式,我怕你失血过多了。你在怀孕的三个月之内流掉就行,久了也不好做了。”
五条悟点点头,“那就下周来好了!”他冲家入硝子挥挥手就离开了。
他走的很干脆,步伐稳健,就像平时一样。秋老虎已经渐渐蜕去,晚风被吹进走廊,留下的是清爽的凉风。
好吧,其实五条悟没这么淡定。
他回到寝室之后先是站在阳台吹了会儿风,然后慢吞吞地烧了壶热水泡点牛奶喝。
如果杰知道,他会想要这个孩子吗?
又有点反胃,但是五条悟还是忍着恶心把牛奶喝完了,液体顺着食道下去,给肚子带来一点温热的感觉。
他为自己幼稚的想法感到又悲哀又搞笑。
“想得美。”五条悟在无人的房间里大声地说话,“你再怎么好,再怎么帅气再怎么帅气,脱下裤子掰开了给他内射,生一个用命换命的怪刘海六眼宝宝,杰也不会再回来了!”
“他只会觉得你很烦,他只会嫌你碍事……反正下周就流掉了。”
五条悟靠着墙壁慢慢滑坐下来,双手抱膝把头埋进两腿之间。
他觉得孤独了,这很不应该。

电话没打通,但是家入硝子没打算放弃。
虽然过程比较曲折,但是最后她还是和夏油杰通上电话了。
“你有孩子了。”家入硝子转着笔,平静地宣布。
“嗯?是说美美子和菜菜子吗?”夏油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模模糊糊的,他语速很快,似乎想尽快结束对话,“她们怎么了吗?”
“我是说,五条悟怀孕了,孩子你的。”家入硝子用更不耐烦的口气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该通知孩子的爸爸一声。”
“……是什么劝降的新招数吗?”夏油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有些嘲讽地问道。
“傻逼。”家入硝子摁掉了通话,然后把手机电池拔出来扔进了抽屉。
她先站在窗口抽了一支烟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始填各种申请报告。不管编什么理由,都要借到用于产检的医疗设备。男性怀孕这种前无古人的情况需要谨慎,她不想再失去一位同期了。五条悟肯定不愿意自己怀孕的事情被五条家知道,没法动用五条的医疗资源,只能靠家入硝子假公济私了。
唉,真是烦死了,下辈子绝对不要认识他们两个!
家入硝子狠狠地熄灭了烟。
电话另一头的夏油杰被骂了一句就得不到家入硝子的下文了,再拨回去就是意料之中的对方关机的提示音。
他没觉得家入硝子在劝降或者这是五条悟的苦情戏,只是这个冲击太大让他脑子抽经开了个不合时宜的小玩笑。
后果就是家入硝子生气了不接电话了。
好吧,好吧,冷静下来。夏油杰在房间里踱步,试图思考分析现在的情况。
五条悟和普通人相比,不同之处就是有着无下限的术式和六眼的体质,怎么会突然能怀孕呢?
难道是六眼进化出了繁衍后代的功能?好像也不是解释不通,毕竟是神奇六眼嘛。
夏油杰立刻翻箱倒柜找出了以前的手机,充上电就打算给五条悟打电话。号码都已经输入完毕了,他却突然停下来。
要和悟说什么呢?首先要先道歉,毕竟自己让人家怀孕了又跑掉,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大错特错。嗯,悟和我的孩子,要长得像悟才好呢,一定是个漂亮的小天使……不过听说生产对身体不好,男性生子应该更危险吧?等下,不对,这轮不到我来挑挑拣拣,应该让悟来选。他想要的话就我来养,他不想要的话我就去照顾他……
夏油杰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当他自信万分地拨通了五条悟的电话时,拒接的提示音像是扇了他一巴掌。
悟生气了,这再正常不过。现在的我还有什么资格去打他电话呢?
夏油杰握着手机的手垂了下来,他把脸拢进手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别人怀孕了都能休产假,五条悟怀孕了还要加班。
虽然家入硝子让他快点请假了去休息,调整好为下周流产做准备。他现在咒力不稳定,贸然出任务很容易出意外。
但是五条悟实在没办法请假,事情太多了!得知自己怀孕的第二天他一打开手机就收到了源源不断的邮件和信息,有个陌生号码的未接来电被轻而易举的埋没其中。
我可是最强的,怀孕算什么?五条悟下意识地摸摸肚子,抿着嘴上了辅助监督的车。
他今天早上又吐得一塌糊涂,现在嘴里还有点酸涩的味道。
母亲真是伟大啊,不过我不打算做这么伟大的人。虽然稍微有点对不起孩子,但是不被期望的诞生和混乱的立场恐怕是比或者更让人痛苦的事情吧?
五条悟有些心不在焉地盯着裤子上的褶皱发呆,一旁的辅助监督只当他还没睡醒。
今天是两只一级的咒灵,特点是善于隐藏,专门对小孩子下手。
五条悟挑了挑眉毛,隐藏这种技能对于六眼来说就等于没有。看来今天很快就能回去了,好想吃点披萨啊。
他懒懒散散地摘掉了墨镜收进口袋里,但被疏散的儿童乐园里依旧空空荡荡的,六眼什么也没看到。
唉,今天轮到它罢工了吗?五条悟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眼睛,考虑着要不要先做一套眼保健操。
这下没办法了,跟着感觉走吧。
他闭上眼睛加强了对无下限的咒力输出,既然没法用反转术式了,那一定要避免受伤。
肚子里的宝宝必须在下周流掉。
夏油杰一大早就埋伏在高专附近。虽然五条悟肯定不想见他,但是自己还是要对自己做的行为负责。
果不其然在一辆车里发现了五条悟,旁边坐着的是经常和五条悟搭档的那位辅助监督。
怀孕了也还是要出任务吗?夏油杰皱起了眉头,悄悄放出一只善于追踪的咒灵放在他们车上,自己远远地跟在后面。
其实他很怕这个咒灵被五条悟发现然后被顺手祓除,但是今天五条悟似乎比较松懈,夏油杰顺利地一直跟车到他们的目的地。
虽然是最强了,在安全方面不能大意啊,悟。
五条悟走进帐里,这下什么都看不到了。
夏油杰还在外面蹲着,里面的五条悟已经开打了。
祓除一级的咒灵不难,但是两只打着配合的话对于无法使出全力的五条悟来说还是有点棘手的。
在一发茈打偏之后,五条悟显得有些烦躁。因为有些头晕并且没法准确定位那两个咒灵,茈的准头变得很差。他的术式都是攻击性极强消耗量也很大的类型,所以一般都不会在短时间内频繁使用。
再一次,茈!
刺耳的尖叫声传来,两个咒灵先是显型,然后灰飞烟灭了。
看来这下是解决了,五条悟有些得意地拍拍手,真不愧是最强,把早饭全吐了也一样能搞定!
但是他一走出帐就开始流鼻血,辅助监督又一次先跑路了,他连张纸巾都没有。
五条悟伸着脖子让鼻血远离衣服,左手紧紧捏着鼻子,别扭地用受伤的右手去掏衣服兜。
突然旁边有一只手伸过来扶住他的肩膀,用纸巾轻轻揩去五条悟脸上的血。
五条悟有些茫然,下意识松开了按着鼻子的左手,看着不知道从哪来的夏油杰把纸巾团成团塞进他的鼻孔里。
杰?真的是杰?
“悟,你手受伤了?反转术式呢?”
“怀孕了不能用反转术式……”五条悟的大脑在夏油杰突然的背后环抱里宕机了,“杰?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叛逃了吗?是我的幻觉吗?”
看来是真的怀孕了,很久没见过这么呆呆的五条悟了。夏油杰想着,温柔地抚摸着五条悟的后背。
“是我,听硝子说你怀孕了,我来看看你。”
五条悟这才如梦方醒,他的表情从有些甜美的茫然中转变成了冷漠的样子,用力地一把推开夏油杰。
“下周我就会把宝宝流掉,这和你没关系。”五条悟撇过头不去看他,“是我把一切搞砸的,我会处理。”
啊,他真的要把孩子流掉。夏油杰有些难过了,但是他抿了抿嘴把这份自私的情绪压在心底。
“好的,我尊重你的选择。这段时间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到你恢复好。”夏油杰的语气里还是有些难掩失落。果然亲耳听他说比想象中的杀伤力大一百倍。
“谁要你陪了,我不要你陪!”五条悟愤愤地说着,硝子为什么要告诉他!“宝宝一点都不乖!我每天吐来吐去都不能吃蛋糕了!我讨厌你!”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可是悟,你叫他宝宝诶。”
五条悟的反应愈加孩子气,甚至在夏油杰看来都有几分撒娇的意思。于是他也失了智,直接把脑子里想的给说出来了。
“叫他宝宝怎么了?难道我要叫他猴子吗?该死的,关你什么事!”
“当然和我有关系,这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夏油杰并不在意五条悟对他又吼又叫的,他还是像从前在高专里那样地对五条悟有着好脾气。“我很高兴能有一个和你血脉相连的孩子,但是你不喜欢,所以打掉也可以。”
“我没说不喜欢!”
“啊?”
这下两人大眼瞪小眼了。

两个人拉拉扯扯地去找家入硝子了。
当然,让夏油杰混进高专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
家入硝子看到他们两个居然手牵着手来的,马上白眼一翻拉长了脸。
“怎么回事,悟?”她双手抱胸,“昨天还囔囔着下周就是胎儿的世界末日,现在又打算生了?”
五条悟死去的羞耻心突然复活,他一言不发但是脚下生风,狠狠地踩了夏油杰一脚。
夏油杰也有点不好意思,“呃……硝子,我和悟稍微聊了一下,其实我们两个都挺想要这个孩子的。所以还是打算生的。”
“现在不怀疑是什么劝降的新招数了?”家入硝子挑了挑眉毛。
五条悟的脸色一下就灰败下去,手也松开了,夏油杰急忙用力地握回去。
“我道歉,我道歉!”他把空闲着的那只手举起来作投降状,冲家入硝子笑笑。
“好,你们到底都聊了点什么东西?男性怀孕的风险清楚了没?六眼转移的可能性和悟的死亡率知道了没?”家入硝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两个同期生像罚站似的在他面前低着头。五条悟的鼻孔里甚至还塞着带血的纸巾,活像刚打完架。
“愿闻其详。”夏油杰平和地说。
“哪有什么风险哦!我可是最强的!”五条悟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夏油杰要是被家入硝子那些危言耸听给吓到一定会让他把孩子流掉的。他有些紧张地摸了摸肚子。
“反正之前吐得死来活去术式都用不了的不是我,生完就会撒手人寰让孩子出生即单亲的也不是我。”家入硝子又翻了个白眼,“你最强,但你也是个人,血肉之躯会疼也会死。”
于是为了不打扰家入硝子详细说说,夏油杰温柔地把五条悟推到门外去了。
“嘁!”五条悟把塞在鼻孔里的两个纸团扔掉,然后到厕所洗了把脸。

家入硝子对这种未婚先孕的行为本身就深恶痛绝,两个人年龄加起来还没她鞋码大就想生孩子,其中一个还很有可能会死掉,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在她的一系列“危言耸听”之下,夏油杰终于发现这并不是一件你情我愿就能行的快乐事,而是很有可能会让悟送命的黄泉路。
他不愿意了。
他对五条悟一直都没提过什么要求,因为他知道五条悟的爱,这就是夏油杰需要的全部了。
都说孩子是结合的证明,孩子是爱情的结晶。但夏油杰认为他和五条悟之间可以不要婚礼,不要戒指,他们是不需要证明的。
孩子很好,他很喜欢孩子。但如果五条悟要因为孩子承担风险,那就不要孩子。
等夏油杰再次打开门,看到的是一个湿漉漉的五条悟。他还是没纸巾,洗完的水都还挂在脸上。睫毛被打湿之后更显得又密又长,扑闪着像一只活泼的蝴蝶。
这么美丽的你,怎么可以因为这种事情死去。
夏油杰用手抹开五条悟睫毛上的水珠,温柔地把他打湿的刘海捋到一边去。
“我很抱歉,悟。”
五条悟突然听不见了,他只看到夏油杰的嘴巴一张一合的。
夏油杰说,下周世界末日。

END.

27 Likes

我去,看了三遍这个结尾才反应过来,绝绝子!!

我也没看懂捏……所以结尾是什么意思

2 Likes

啊,不是下周去流产咩

1 Like

那是什么意思好想知道

2 Likes

所以说小夏是想让小悟把孩子流掉 是因为他知道孩子可能会威胁小悟的生命 他宁愿不要孩子也要小悟 但是小悟就以为是杰不要孩子了 也意味着不要他了 不仅对孩子来说是世界末日 也是他的世界末日 这是我理解的 是这个意思不?呜呜好喜欢这种感觉 小夏很温柔啊 别叛逃了回去照顾小悟吧

4 Likes

是这样的!谢谢喜欢:pleading_face:

1 Like

孩子没了杰是不是又要走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