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mme x Gimme(双性转)

*百合,PWP,不知道该有什么预警

*更衣室play,稍微有点S的旗袍夏姐x欲求不满的和服小五

*双性转,有个人妄想成分,ooc预警,雷到概不负责

“悟,好了吗?”

在五条悟走进更衣间足足五分钟后,始终没有听见什么动静的夏油杰敲了敲门。

“杰,你先进来一下。后面的带子好像系不上,来帮帮我。”

门板与布帘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少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夏油杰也没有避讳什么。现在她们是在私人订制的成衣店,里面五条家的大小姐指明要同行的女伴进去帮忙,店员也不好有所逾矩,更没有理由去阻拦她。

本来被锁上的门扉被一只纤手从门内轻轻地开启了一条缝。夏油杰拉开门扉,走了进去,第一时间反手关上门,才从里面看去。

雪白长发的少女正陷在一堆华美精细的昂贵衣料里,正状似苦恼地低着头,手上有些急躁地拽着腰间的带子,背后垂到臀尖的雪色长发都被揉得乱糟糟的。见她进来,五条悟抬起头,柔软的白发下透彻的蓝瞳顿时一亮,原本的不耐烦一扫而空,变成了期待与信赖:

“杰,好慢啊!”

“耳夹,悟。”夏油杰踩着高跟鞋走近,尖锥状的鞋跟在地面踩出清脆的声响,及时提醒自己的好友,“头发缠到上面了。”

五条悟低头,不顾自己胸前袒露的一大片雪原般白茫茫的柔软春色,伸手去够耳朵上水滴状的蓝色耳夹。

夏油杰伸手,及时截住她毛毛糙糙、很可能会扯到头皮的动作,手指轻柔地在那缕与耳环勾缠的白发上绕了一圈,灵巧地将其解下。

五条悟拈过那一缕白发,蓝瞳游移到眼角,好奇地看了看,没看出什么,就将那雪霰般的霜色长发绕到耳后,去打量夏油杰的周身。

夏油没管她蠢蠢欲动的目光,抬手将她和服的领口提起来,将背后袒露的雪白的背沟与振翅欲飞的蝴蝶骨遮住,赤裸圆润的肩头隐没于绣着华美迷花樱色的衣料,大开的领口间只余下清晰的锁骨……以及拢也拢不住的、被几缕散落的雪色长发欲盖弥彰地遮挡住的柔软乳肉。

夏油早已对女伴不知世事般的坦荡习以为常,但美丽的事物看到多少次仍旧会令人感到心动,五条悟的胴体也是如此。

于是她只是笑笑,将目光也坦然地垂落下去,手掌却不如表情安分,指尖从那浑圆的乳肉边缘轻轻划过,将五条激起一身鸡皮疙瘩不提,最后还托在乳房下缘,手心熨帖且隐秘地摩挲了数下,再向上托了一托,闲聊般气定神闲地问道,好像手上做出这等下流行径的不是她一般:

“又没有穿胸衣吗,悟。”

“穿了。”五条悟小声地回答,眼角不安分地向她下半身瞟,非要比喻的话,是猫咪在盘算着什么、跃跃欲试的表情,因而回答问题的时候显得漫不经心,“刚才换衣服的时候脱在那里了,难受嘛。”

说到最后,她的尾音不自觉地带上了些撒娇的意味。

“杰,你也给我摸摸吧。我看着眼馋。”

“摸哪里?”

夏油杰眼眸生得细长,斜睨时眼角微微挑起,似笑非笑地问着。

要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话,这样看来,还真有些勾魂夺魄的风情在。

五条悟却已经急色地扑进她的怀里,衣衫不整不说,还将纤细的腰肢整个主动送进了夏油杰的臂弯。夏油顺势揽住她的细腰,一手捏住她的乳肉,也没有阻拦,直接让那只揩油的手伸进了她旗袍开衩的下摆,新奇地在她的大腿与臀部上游移,品味着深色丝袜细腻的触感和底下富有弹性的体肤。

五条悟假期前说要带夏油回五条本家玩,为此带着女伴去买了几套足够庄重的正装。结果到了常为五条小姐供货的成衣店里,五条反而一眼看上了剪裁贴身、尽显曲线的旗袍。

“这个好看,适合杰。”

夏油杰至今还记得五条悟捧着那件黑色的旗袍眼神闪亮亮的样子。

夏油在服饰的华美上没有太大的追求,只需要以舒适为最大前提,时尚潮流紧随其后,搭配有自己的风格就好。平常置办的衣服都比较摩登,旗袍这样古典的衣装倒还真的没有尝试过。但没有女性不喜欢好看的衣服,别的不说,五条悟在审美上的眼光值得肯定,这件旗袍连夏油看了也觉得惊艳。

她看了一眼,觉得不错,于是也亲手为悟也选了件浴衣,直接拿着那件旗袍进去换了。

结果换完五条还没出来,夏油只好亲自进去帮她。

不出意料,两人在别无他人的更衣室里独处,就变成了如今这般状况。

五条悟一边摸她穿着黑丝的大腿,一边把脸埋在夏油被旗袍丝质的布料紧紧裹住的酥胸里,深深地吸了口气,用侧脸蹭来蹭去,发出心满意足的咕哝声。

夏油好笑地伸手撸了一下她雪白的脑袋,顺手将陷在领口里的长发从紧贴背部肌肤的地方捞出来,还抓握了满手五条悟的乳肉的另一只手却没有闲着,指间夹着早就挺起发硬的淡粉色乳头揉搓,不留情地捏揉,将洁白的肌肤染上了樱花盛放般的淡淡血色。

还缩在她怀里的五条肩膀微微颤抖着,叮咛了一声,终于舍得将脸抬起来,脖颈向后仰,优美的曲线像濒死的天鹅。

在她们无数次对彼此身体的尝试里,经过夏油的开发,五条身上本就敏感的区域敏感度更甚,尤其是乳尖,几乎到了用力拧一下下面就会出水的程度。

夏油为五条拨完长发的手顺着肩胛骨一路向下移,捏过纤细有力的腰肢和饱满柔软的臀瓣,从和服的下摆钻了进去,随即一顿。

“悟。”夏油挑起了右边眉毛,似笑非笑地看着五条,手腕一转,轻轻地抚摸着细嫩爽滑、不着一丝的大腿内侧的细腻肌肤,问道,“内裤也是脱掉了,忘记穿了吗?”

“这样不是更方便吗。”五条悟靠在女伴的胸膛上,闷闷地说,“……啊!”

白发少女短促地惊叫一声,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双手攥紧了夏油杰腰侧的布料,将顺滑妥帖的衣料捏出了几道褶皱。

能让她有那么大的反应的,自然是夏油杰听见她的回答后的动作。

掌掴。

惩戒般的巴掌清脆地抽打在五条悟双腿之间淫荡地裸露出来的阴户上。雪白的大阴唇被抽得泛红,中间花瓣一样淡粉的小阴唇翻开,露出里面颜色变深的、充血的内里。

“杰?”

五条悟有些迷茫又有些期待地唤了声她的名字,微红的眼角却隐隐泄露了她的兴奋。

夏油杰却没有应答,探向内里的手指再次让五条悟敏感地揪住她身上的衣料,颤抖起来。

纤细却因为格斗练习而存着茧子的手指在大小姐娇嫩又富集神经的阴道口欲盖弥彰地摩挲了数下、蹭得五条悟下体瘙痒后,直接顺着阴唇滑了上去,捏住了探出了粉色小尖的阴蒂。

之前揉过乳尖后,五条的阴唇内部早已湿润,磨蹭阴道口的时候吐出的黏液滴落在了夏油的掌心,也湿润了少女的指尖。如今揪着阴蒂狠捏几下,下方粉色的软肉就因为过于汹涌的快感而微弱又疯狂地抽搐起来,透明的水液涌出,拉成丝滴到地板上,汇成小摊的水渍。

“杰!”

五条悟尖叫着她的名字,声线因为快感而发抖,夏油杰却因此没有手下留情。她用指甲尖剥开阴蒂包皮,探进去狠命掐捏揉动着女体最为敏感娇嫩的快感之源,手腕飞快地抖动,指尖摩擦,很快就让五条悟去了一次。

五条悟抱紧夏油杰同样纤细有力的腰肢、叫着她的名字喷了出来,赤裸的大腿上溅满了私处潮喷而出的爱液,抹开就是湿滑而亮晶晶的一片。

怀里的身躯因为快感而瘫软下来,夏油回应着五条变得急促又潮热的呼喊声,抬手将垂落在脸颊边的一缕黑发绕到耳后,才腾出手将白发少女转了个面,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坐着。

她手上没停,三指并拢,有规律地在被掐肿的阴蒂上绕圈,给予一些温和的快感。

五条悟也从刚才那有些惩戒意味的刺痛与强烈快感并存的高潮里恢复了过来,用柔软洁白的臀部磨蹭着夏油杰的下体,小声地哼哼,像是蓄意的讨好。

于是夏油笑笑,探身过去,亲了亲她的耳廓,又开始煽情地舔咬,直至整个小巧的耳朵都染上了充血的嫣红色还不罢休,用舌尖撩起夹在耳垂上的耳坠轻笑,又将湿热的舌面探入耳孔卷动,拍起阵阵潮水声,灌入五条悟的脑中。

白发少女难耐地仰起头,又开始贪婪地渴求起下一次高潮。她不自觉地并拢了大腿夹住夏油的手腕,细腻的腿肉互相磨蹭,又岔开腿,将已经充血的敏感阴户在包裹着夏油大腿的黑色丝袜上前后蹭动,胀大的阴蒂尖端每次擦过被丝袜包裹的浑圆腿肉时,都会发出一声惊喘,仿佛在用主人的小腿自慰的发情母猫。

夏油的丝袜很快就被她磨蹭得湿淋淋的了,都是五条悟爽到所以流出的水,显然是不能用了。

夏油杰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惩戒般地在雪白饱满的臀肉上不轻不重地扇了一巴掌,扇出一阵变得绯红的肉浪。

五条悟受了打,撒娇似地回身抱她,用手臂揽着女伴的脖颈,双手也不安分地探进了漆黑夜幕般的长发里,又张开唇去叼夏油坠着耳扩的耳垂,磨牙般地用齿尖抵着那块肉厮磨着。

夏油没在意,揽着她的腰让她坐稳一点,抵着额头低声问悟还要不要,气音里还带着些许藏不住的笑意。

五条悟像只长毛猫一样埋在她的肩窝里撒娇,将她的手向着腿间牵引,意思是还要,要插进去。夏油杰心领神会,却抽手再次拍了拍她雪白的屁股,施施然抽身离开。

再留在更衣室里,外面的店员就要等急了哦。夏油杰将凌乱的发尾整理好,又伸手将五条悟被细汗黏在额头上的碎发拨开,无视她垮下脸欲求不满、脸颊绯红的表情,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裙子那么好看,就不要在这里糟蹋掉了。穿回宿舍,自拍几张再脱掉吧。是不是,悟?

1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