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无人知晓

Warning:深闺双性五、相互水煎、鬼压床、自慰、指奸、素股、失禁、各种边缘性行为

37 Likes

“噔噔噔~是我赢了!!”电视屏幕上跳出胜利动画,五条悟大叫一声,高兴得从床蹦到地面,丝毫没有考虑到大半夜高专其他学生的睡眠情况。

夏油杰啧了一声:“悟只是比我高了一分而已。”

“怎么,杰不服气?那就再比一局!”五条悟心情极好,开着无下限把自己旋转180度,倒挂在天花板上和夏油杰说话,就像是一只巨型的白色蝙蝠。

“不行啊,已经很晚咯。明天还要上课呢。”夏油杰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1点了,“悟要不就睡在我这里吧?”

“……啊?”

“我是问,悟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睡觉?宿舍的床还算是宽敞,两个人挤一挤应该能行。”夏油杰看着面前这双越瞪越大的蓝眼睛,自觉刚刚的话有点失礼,“啊,悟如果介意的话那就算……”

“不介意。”五条悟打断了他的说辞。

或许是倒吊的缘故,血液冲向头部,夏油杰发现男同学的脸正在一点点变成苹果的颜色,便出声提醒他:“不要挂太久了,悟,你的脸好红。”

对方有些慌乱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赶紧调转身体,重新落回地面。夏油杰关掉电视,房间陷入黑暗,只剩窗外的月亮还散发着微弱的光。不过他很熟悉自己的房间,不怕被绊倒。五条悟也有六眼作为导航,没什么可担心的。

两个人躺在宿舍的床上,盖好被子,并没有做什么越界的举动,毕竟彼此之间只是挚友的关系。

“晚安,悟。”夏油杰轻声说。

“晚安,杰。”五条悟轻声回答。

然后世界就变得很安静了。

五条悟闭上眼睛,内心催促自己赶快入睡,可是心脏跳得飞快,耳膜都能感受到擂鼓般的响声,吵得根本没有困意。

毕竟喜欢杰什么的……是秘密啊。谁在暗恋对象旁边睡觉,都会觉得紧张的吧!

今天居然能被挚友邀请,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上睡觉,这进度实在是出乎意料。虽然高专的床和他在本家睡的那种完全不同,相比之下要硬得多,床垫也很薄,五条悟却还是觉得,自己睡在上面有点飘飘然了。甚至都没有表白呢……怎么就睡到一起啦?

一旁的夏油杰似乎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不出一会,五条悟就听到枕边传来对方绵长又平稳的呼吸。

杰睡得真快。他今天累了么?还是一直如此?五条悟默默想着,抬起身偷看挚友的睡颜。

嗯……眼睛果然很小。但是这张脸上的五官组合在一起,还是很帅的哦。黑色的长发披散在枕头上的样子很性感,因为常年练习搏击术,肌肉饱满,胸肌也是鼓鼓的……目光一路向下,五条悟的视线停留在下半身的某个位置。

感觉好大。插进来的话,会坏掉的吧?五条悟莫名想到这点,不由把腿夹紧了一些。

其实他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挚友。

上天在创造“五条悟”的时候走神了一秒,多送了他一套女性的器官。五条家对此讳莫如深,严格限制他的交往,也从不告诉他任何生理知识。贴身的家仆只是这样告诫小少爷:万万不可透露给他人。

因为压抑的家教,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五条悟都觉得自己多生一处器官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是完美的六眼之身的瑕疵。但是他并不太明白,只是多了一条缝,为何能把一个大家族吓成这副样子。

五条悟在12岁的时候来了初潮,这时他才知晓这条窄缝竟然会规律性的流出鲜血。虽然这点血对他的体能毫无影响,但他开始好奇关于这枚器官的一切了。由于无法询问外人,他只能通过摸索自己的身体来寻找答案。

于是小少爷无师自通,学会了利用那处不起眼的器官获取快感。他发现除了鲜血,还有一种透明滑腻的体液也会从那条缝隙里流出,尝起来甚至还有些咸腥的味道。

上高专以后,五条悟才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慢慢了解到关于自己身体的科学解释,也听说了比自慰更厉害的、能让身体变得更加不像话的男女之事。尽管心存好奇,但缺少实践的对象,那些影片和书籍里的美妙体验对他而言就像是蒙了一层纱,懵懵懂懂地明白,却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要是能和杰一起做这种事就好了。五条悟心想。杰能够接受他的秘密吗?应该是可以的吧,挚友不就是能接受对方一切的人吗?但是,到底要怎么和杰说明自己的心意呢?杰又会作何反应?

杰总是懂的很多,说不定他也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或许还可能尝试过?平时教导他人的时候,杰总是一副耐心又包容的样子,做爱的时候也会这样吗?会亲吻,爱抚,然后做很久的前戏吗?

想到那种画面,五条悟不禁觉得脸颊有点发烫。啊啊,要是可以当杰的恋人就好了。杰会紧紧抱着自己,紧得能听到对方的心跳,然后轻轻地吻上嘴唇,接着越吻越过分……

盯着夏油杰熟睡的样子,五条悟的手不由自主地自己向下摸索,褪下内裤,指尖熟稔地绕开半勃的柱身,找到细缝的所在之处,然后轻轻拨开,红豆大小的肉蔻迫不及待地挺出一个小尖。因为双性的关系,五条悟的内裤勒得有些紧,平时走路坐卧总会磨到那里,自然也就变得敏感许多,即使不自慰也会流水出来,总是一件麻烦事。

五条悟手指绕着阴蒂的位置打转,时不时拨弄两下,酥麻的快感一路上窜,水液从小洞里汹涌而出,那枚器官似乎完全不需要润滑。

躺在熟睡的挚友身边自慰,是不是有点太疯狂了?五条悟已经无暇思考这个问题,他抿紧嘴巴,努力压抑快要漏出来的呻吟,呼吸都变得紊乱不堪。闭上眼睛,他开始想象那只在下身作乱的手不是自己的,而是夏油杰的。

如果是杰的话,会怎么做呢?是像优等生一样温柔耐心,还是和打架时候一样粗暴狂野?两种五条悟都很喜欢。夏油杰的手很大,盖在小逼上绰绰有余,光是被抠弄就会很舒服了,变成湿漉漉的一片。更不用说另一只手会在他的身上游走爱抚,揉捏胸口的肉粒,或许还会伸舌舔舐吸吮——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接着他会从脖颈一路吻到耳后,用炽热的声音说:“好喜欢悟,好会喷……”

就在这份幻想临近巅峰的时刻,身旁的动静硬生生掐断了他即将到来的高潮。夏油杰在睡梦中翻个身,从平躺的姿势换成了面对面的侧卧。五条悟瞬间停下手中的动作,像受惊的猫一样睁大眼睛弓起脊背,警惕地观察着。

夏油杰睡得很沉,神情平静,似乎对面前淫乱的景象毫无知觉。五条悟僵硬地维持姿势多等了一会儿,确认对方没有苏醒的迹象,才彻底放松下来。他抽出夹在肉瓣里的手指,塞进嘴里舔掉表面的逼水,悄悄牵起夏油杰的手,十指相扣。

和喜欢的人牵手了,未经对方允许的那种。五条悟一半的脸埋在枕头里,心脏突突直跳,连身下的屄穴跟着一抽一抽的。他摩挲着夏油杰的手背,临时起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牵着这只手抚摸自己的身体,引领它滑向源源不断涌出温热水液的源泉。

夏油杰从小习武,又喜欢搏击术,双手各处都有薄茧,当粗砺的指腹磨过阴蒂的时候,五条悟爽得险些叫出声音,又一股水液从女穴里滚落,把两个人的手都浇湿了。

杰的手好厉害,蹭起来好烫好舒服。五条悟下意识地夹紧大腿,主动挺腰把小逼往掌心里送,任由穴肉被碾得不成形状。好似一颗破了皮的水蜜桃,随手一掐就有丰沛的汁水流淌出来。

夏油杰的指尖被带动着戳开那个隐秘的入口,穴肉像有自我意识一样收缩蠕动,欢迎这位陌生的来客。五条悟摸索着位置,犹豫几秒,还是将夏油杰的中指推挤进了湿软的水穴。

反正……这里以后也是杰的。

才插入了一个指节,五条悟就觉得很刺激了。他咬住舌尖,忍住升到喉咙里的呜咽,按照记忆他很快就找到了穴肉里的敏感点,光是轻触一下,就引发了一次潮喷。大腿内侧被体液和汗水浇得泥泞不堪,摩擦力减小,他不得不把手往更深处塞,避免它滑出穴外。和自慰的感觉很不一样,夏油杰的手似乎有什么特殊的魔力,能让肉穴抽搐着绞得那么紧,快感都往上翻了几倍。五条悟把整条手臂搂进怀里,头靠在对方胸口小声地喘息。

手指很快就顶到一片小小的薄膜,五条悟慌张了一秒,他在网上看到说,这是很重要的东西,不可以随便交给别人。虽然杰不是“别人”,但现在破掉的话好像太草率了,至少要等到两个人心意相通以后……这样想着,他牵着夏油杰的手向外扯了扯,没关系,光是穴口被指腹磨一磨就已经很舒服了,掌根还会把冒头的肉粒搓得东倒西歪,酥麻的感觉蔓延四肢百骸。

插在穴里的,是货真价实的、杰的手指。是杰在操弄这具身体,感觉逼要被摸坏了……五条悟沉溺在快感中头昏脑胀地想道。湿漉漉的大腿紧紧夹住粗壮的手臂,就好像掉下悬崖的人攀附岩壁上唯一的树枝,乞求不要落入深渊。

之前戛然而止的高潮再次降临,五条悟感觉到穴肉规律地绞紧手指,心下一狠,抓着夏油杰的手加快速度,一次又一次碾过敏感点。愉悦感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爱液从小洞里喷涌而出,两只叠在一起的手都被淋得湿透,就连没受到刺激的茎身也吐出了白液,五条悟到达了前所未有的猛烈高潮。他在发抖中眼白上翻,张开嘴巴无声地尖叫,粉嫩的舌头伸出一小截,表情淫荡得完全不像是御三家的少爷该有的模样。

等汹涌的高潮过去,五条悟又抱着夏油杰的手意犹未尽地蹭了一会儿,才不舍地带离了那个隐秘的部位。浸泡在体液里这么久,夏油杰的手指出现了起皱的现象,五条悟依次把手指含进嘴里,吮吸残留的骚水,用幼猫的方式把夏油杰的整只手清理干净,才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起来。

今夜以后五条悟又要多一个秘密了。趁挚友熟睡的时候对他做了这种淫乱的事情,自己居然还为此感到无比兴奋,实在是太不像话。

五条悟把夏油杰的手贴在脸旁来回蹭弄,假装对方是在抚摸自己的脸颊,就像一只想要得到主人夸奖的小猫。抒泄完以后倦意涌上心头,他的眼皮逐渐变得沉重,很快就枕着夏油杰的手睡着了。

……

有什么东西在动。

五条悟刚想翻身,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试图睁眼或者出声,都徒劳无功。他很快得出了结论:自己正在经历“鬼压床”。这当然不是什么咒灵在纠缠他,用硝子的话来说,应该叫“睡眠瘫痪症”,通常是由于熬夜过劳引起的。

或许是因为今晚做得太累太激烈才会有的。五条悟心想。伴随着不能动弹的症状出现的,还有幻觉幻听,严格来说,他依然处于睡梦之中。

六眼很快为他描摹出了正在他身上移动的物体——那是夏油杰的手。不知为何,五条悟背对着挚友,而他的挚友已经把他搂入怀中,紧紧地贴着他的后背,双手在他的胸膛上游走,鼻尖抵着后颈,传来痒痒的触感。

如果鬼压床是这样的春梦,那大概也不错。五条悟迷迷糊糊地思考着。夏油杰的动作还在继续,灼热的呼吸贴在耳后,他似乎把嘴唇靠了过来,送上细密的吻。那双手揉捏了几下绵软的胸口,用指腹在乳晕上画圈。敏感的肉粒因刺激而挺立起来,然后他揪起乳尖,轻轻向外扯动,似乎想要从里面挤出并不存在的奶水。有点刺痒,但五条悟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觉得有点舒服。

夏油杰的手就好像情欲的化身,所及之处,每一寸肌肤都变得又烫又痒,渴望更多、更加过分的抚摸。屁股似乎被某种坚硬的东西顶弄着,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它出现在自己的幻想中很多次了。

光是摸一摸身体就这么兴奋了吗?自己还真是诱人啊。五条悟感觉下半身又在沁水,湿漉漉地贴在布料上,散发出雌性专属的味道。就像是捕捉到了信息素的蟒蛇,夏油杰的手调转方向,一路向下探寻,扯开内裤后贴到半勃的阴茎上。

虽然五条悟不常使用前面,但无下限术式实在是把这副身体惯坏了,被摸到哪里都异常敏感,光是触碰到夏油杰的掌心,就舒服得快要射出来了。

他的挚友似乎正有此意,握住茎身套弄起来,大拇指压在马眼上轻轻地刮蹭,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快感袭卷了五条悟,所有的呻吟都被堵在喉咙里。不用多久,他就在夏油杰的抚慰下高潮,两枚器官都潮喷出滑腻的水液,糊湿了对方整只手。

爱干净的夏油杰似乎并不急着清理,而是就着体液向深处滑动,终于找到了雌性气味的发源地—— 一条不起眼的窄缝,阴蒂由于过激的快感,已经挤开肉瓣挺立在外。那只手停顿了很久,又像是不确定似的反复抚摸起来。

藏匿已久的秘密被杰发现了。处于不应期的小逼不安地跳动着,五条悟的心跟着揪紧,呼吸都变快了一些。关于那个本不该出现在男性身上的器官,杰会接受吗?会替他保守秘密吗?如果杰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不想和自己成为恋人怎么办?

不会的,杰是挚友,挚友是不会抛弃自己的。五条悟有点心虚地自我安慰。然后他听到夏油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间把人抱得很紧,温柔的吻从耳间一直延伸到肩窝,留下一串湿亮的水痕,抵在臀部的物什涨得更硬了。

好像……比想象中更糟糕啊。

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夏油杰脱掉了自己的内裤,那根硬邦邦的鸡巴在股缝间摩擦了几回,很快又挤入丰腴的大腿内侧,紧紧贴在小逼的入口,穴肉被烫得流水更多了。五条悟听到夏油杰粗喘一声,一双大手紧紧箍着自己的腰。

作为一个春梦,好像真实得有些太超过了。夏油杰似乎把腿根与逼肉之间的缝隙当成了一口人造的穴,缓慢地抽插起来。五条悟甚至能感觉到鸡巴的经脉在腿肉上摩擦,柱身碾过阴蒂带来的刺爽,还有萦绕在耳边的,令人情动的低喘声。他想要转身抱住夏油杰,把自己融到那具健壮的躯体里,但无形的力量依旧压制着他,连挪动一根手指都极为困难。

五条悟感觉有好几次龟头差点插入穴口,但很快又顺着体液滑到外面去,不知道夏油杰是故意的,还是在黑暗中真的很难对准。下半身交合的地方传来咕叽咕叽的水声,穴肉深处传来隐隐的瘙痒感,渴望徘徊已久的外来者。五条悟心里又馋又怕,他用六眼量过好几次,杰的尺寸太大了,这样直接插进来会小逼坏掉的。

或许夏油杰也有这样的忧虑,他似乎打定主意只做素股了。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他腾出双手去蹂躏五条悟的胸部,把乳首揉捏成各种形状,本不敏感的地方此时像是通了电,源源不断向神经中枢传送快乐的信号。

被杰玩胸好舒服,被杰磨逼也很舒服,做什么都好舒服……身上每一处敏感点都被照顾得很好,高潮一步步逼近,终于在某次鸡巴磨过阴蒂的时候降临了。淫水一股一股地浇在紧贴着的肉棒上,为它裹上一层又骚又甜的透明外衣。然而夏油杰的抽插还在继续,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让高潮变得绵延不绝,似乎有别的什么跟着混进来了。

五条悟这才想起来挣扎,可是当前的生理机能并不允许这样的反抗行为,就像一只被拎住后颈的小猫,只有任人摆布的命运。他试图把腿拢紧一些,但还是无法抵御那种特殊的快感,在这场不像话的交媾中抖着逼失禁了。

比淫水更烫的液体从阴蒂之下的小孔里喷涌而出,他尿了十来秒,夏油杰很快意识到了这个事实,他停下抽插的动作,安抚似的在阴阜按摩了一会儿,又抬头亲吻对方的面颊。

好喜欢杰……

就在这时喉口的禁锢终于开始松动,五条悟模糊不清的发出了一声咕哝。夏油杰闻声怜爱地抚摸着这张潮红的脸庞,挺身在穴口狠狠抽插几下,鸡巴一抖射在了淫水和尿水泛滥的肉唇里。

五条悟刚想睁眼从梦中醒来,就感觉到夏油杰温柔地吻在了他的眼皮上,热量和爱意透过薄薄皮肤扩散开来,再次瓦解了清醒的力量。

或许,再享受一会儿这样的梦也不错。

五条悟的意识再次跌入了迷蒙的深渊。

第二天五条悟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他一边揉眼睛一边翻身看向旁边,那个位置已经空了,但枕头上还留着余温。

卫生间传来冲水的声音,夏油杰提着裤子走出来,见人醒了便微笑着问他:“昨晚睡得怎么样?”

五条悟坐起来,思绪正在缓慢地加载,回忆起昨夜的自慰经历、荒谬的鬼压床以及淫乱的春梦,脸不知不觉变红了一些。

总之,那些的事情没人会知道的吧。他猛地起身,瞥见床单上有一大片干涸的水痕。

“啊那个,应该是昨晚饮料打翻了吧。”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end——

128 Likes

第二晚直接快进到互相撞破然后告白上本垒

24 Likes

死活不捅破窗户纸的两个人真的太可爱了www

8 Likes

来噜!

2 Likes

看这样的仙品文积积阳阳的

6 Likes

天啊太香了,喜欢水煎: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4 Likes

:heart_eyes::heart_eyes::heart_eyes:

2 Likes

好喜欢: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3 Likes

救命救命救命
SOS求这两人的后续——!
像鸵鸟一样逃避着,又被恋爱的心动指引着无法抗拒地靠近
两个人好甜好甜好甜
什么时候才能互通心意呢!期待!

喜欢:heart_eyes:喜欢:heart_eyes:求后续!

3 Likes

杰是不是也当作梦到鬼压床了 :heart_eyes:

猫水好丰沛啊啊啊啊啊感觉五条悟的批——夏油杰生命的水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