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的人

*3k一发完pwp,突发脑洞

*现代无咒力世界转生if,五有记忆夏没有

*破三轮,梗概是都还没有自我介绍的小五在厕所突然袭击正常男子大学生

夏油杰是在开学第二天遇见那个变态的。

准确的说,其实第一天就遇见过,只是没有交换过姓名,甚至脸都没能记住。开学第一天他和那个人在人群里擦肩而过,两个人恰巧都在躲着人群走,白头发的高瘦男生被人流推搡到他的身边,两个人的肩膀撞了一下。因为对方很高,比他还高一些,这样的身高在大学男生里也很少见,夏油就多看了一眼。

这多看了一眼,就埋下了祸端。

夏油杰正正地对上了雪白额发下的那双蓝色眼瞳。

过于剔透又神秘的钴蓝,因为与周围的氛围格格不入的冷感,就好像一团孤独地在宇宙中发光的星云。

他在那个瞬间怔了一下。

白发男生站直身体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很快就在人群中远去了,背影也很孤独,是一个人,让夏油杰莫名在意起来。

一句话也没说,甚至那双眼睛过于喧宾夺主夏油杰在短短几秒里只留下了“好像长得非常好看”却连具体的五官都没有记住的印象,一向对人际交往不冷不热的夏油心里却莫名地产生了一种被猫咪蹭过了裤腿却只能看着它的背影高傲离去的失落感。

对这次偶然的相遇留下了如此印象的夏油杰,万万没想到,跟那双眼睛的主人再一次见面,会是在这种场景下。

教室旁边的男厕所,一个人都没有。夏油杰被撞进隔间内,门被腿勾上,潦草到没有上锁。只有一面之缘的白发男生低垂着头,直接蹲下去解他的皮带,动作急不可耐,对着他的裤裆仿佛饿猫扑食。

夏油杰震惊之余甚至恍惚地生出了一点奇妙的既视感,微妙地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什么急着要吸人精气的精怪,不然怎么会被一个长相出色的同性扑进了厕所隔间非要给他口。

然而皮带被解开的清脆声响让他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回过神来,夏油杰连忙试图推开,用上了认真的力气。谁遇到这种事情也不会随其自然或者淡然处之吧,况且夏油杰自认比较喜好女性,也没有想要跟一位陌生男性在教学楼的厕所里上演激情小剧场的爱好。

他用上三成力气,推了好两下却没推动。

白发男生用双手死死地按着他的胯骨,脸都埋进了他被解开了一半的裤子里,鼻尖都埋进了夏油的内裤,温热的吐息隔着薄薄的布料喷在男人统一的敏感部位上,惹得那安静蛰伏状态就很可观的那话儿有了复苏的征兆。

夏油杰暗道不妙,不再手下留情,用了十足的力气,但那人还是没有松手。

夏油常年练习格斗,能抗衡他的力道的同龄男性也并不常见,可见埋头在他胯下想要吸他的那个也是个实力不错的练家子。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夏油杰是真有些毛了,这相当于无缘无故被性骚扰,或许还要被迫在厕所里打一架,想想就让人烦躁。他皱着眉头想要骂人,一个“喂,你……”刚出口,那把脸死死地埋在他的裤裆里的白发男生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他的不情愿,终于也不急着隔着内裤去舔他了,而是舍得顺着夏油杰拽他头发的力道把脸抬起看夏油。

夏油杰拽着他后脑勺短而柔软的白发,蹙眉冷漠又有点气恼地要问“你他妈是谁”,结果在看见那双眼睛时,就说不出口了。

那张脸果然长得很好看。

是顶级的好看。美人或许夏油杰还不会心软,但那张脸不仅好看,还有种奇妙的眼熟的感觉。好像在梦里见过无数遍一样。

夏油杰为着奇妙的似曾相识感而愣住了。

霜雪一般的睫羽下是蓝得宛若苍天的眼眸,错觉般地蒙着一层水光所以显得如玻璃般破碎又透亮,好像浸在水中的玻璃球。

“……杰。”

白发男生用一种很纯粹的、几乎没有什么情欲的眼神看着他,侧过脸像猫咪一样蹭了蹭他的大腿,以异常熟稔的腔调呼唤出他的名字。

夏油杰叫他别动,他就没有动了,只是像只大猫一样乖乖地蹲在夏油杰的胯下,用一种奇妙的眼神凝视着他。

“嗯。”

夏油杰不自觉地应了他一声,有些恍惚地看着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人是第一次与他见面、两个人现在还以尴尬的姿势纠缠在厕所隔间里。

他什么都忘记了。

眼里只剩下了眼前这个人。

……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个人把下巴埋在他大腿上,所以夏油杰怔愣地用指腹去摩挲他的眉眼。

他也不动,就这样安静地注视着他,宛若一尊庙宇里的精美人偶一样,不动不言间好像又要丧失了人气。手指摸索过生得漂亮的眉眼,掠过眉骨抚摸鼻梁,指腹下翕动的睫毛温驯,如同凑到身边乞求亲近的雪狐。

夏油杰越是着魔一样地停不下摸索,就越觉得这个人的眉眼似曾相识。

那双鲜蓝色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张天人般的面容任他把玩,无言却胜过千言万语的目光使他脑海里朦朦胧胧泛起一层隔着纱的既视感,一个三音节的名字似乎就快要从唇齿间近乎本能地脱出。

“……悟。”最终他有些迟疑,却还是带着莫名的笃定说出了口,问道,“你是‘悟’吗?”

悟没有回答他,而是用微微湿润的鲜蓝色虹膜凝视着他,眼角有点微红的痕迹,默不作声地埋头吸了他被内裤包裹的阴茎几下。

夏油杰这回可想不起来要拒绝他这回事了。

他着魔一般地重复着这个名字,胯下窜上了如同患热一般的热度,要将他整个人都烧灼起来。白发男生瞅准了机会把他的内裤拉下来,肉贴肉地给他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的阴茎含进了嘴里做口活,放荡得好像生来就馋他这根鸡巴。

夏油杰按着他的后脑勺,看着他卖力又吃力地吞吐胀大的阴茎,深色的肉棒在浅色的嘴唇里反复进出,唇角被接连不断的摩擦变红。白发的男生一边吞吃一边努力地抬眼看他,舌面卷着他柱身上的青筋,吃得啧啧有声,好像在裹含着什么美味的棒棒糖一样,唾液超色地从唇角流下来。

悟。

夏油杰用气音默念着这个名字。

正含着他的阴茎的白发男生却浑身敏感地一抖,好像听见了他叫这个名字一样,有些生涩地给他了一个深喉,更加用力地用喉咙深处压榨着他的龟头。与此同时,沉浸在快感中的夏油杰敏锐地发现他的裤子中心洇出来了一团湿痕,想必是已经射了。

给人口也能射吗。

如此色情又敏感的表现让夏油杰感到那股弥漫在周身的燥热仿佛从下身冲上了头顶。他喃喃地念着这个与他的名字同样是三个音节的名字,一把把胯下的白发男生拉了起来,按在门板上,要去吻他。

白发男生偏着头拒绝了夏油杰的冲动之举。

夏油杰不管不顾要凑上去,才吻到他侧脸,被一只手挡住。

他用那双依旧是冷蓝色的眼瞳看了愣了一下的夏油一眼,抬起手背抹了抹唇角乱七八糟的液体,才主动揽着夏油杰的后颈吻了上去。

夏油杰吻着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种狂热之中。他在唇齿交缠中反复地呢喃着“悟”“悟”,那男生只是全盘接受,更热情地揽着他深吻,把他的声息吞咽进了汇合在舌底的唾液里。

其实他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从哪里出来的。

或许是许久以前这副唇舌被谁刻下的条件反射吧,就像他看见比拳头小上一圈的漆黑的球体时喉头就会原因不明地痉挛并且感到反胃一样。

梦中无数次呼唤过的某个人的名字,醒来就会忘记。

但随着这个人闯入他的世界,那熹微的记忆又再度本能般地复苏了。

呼唤你的名字是本能。

被呼唤就要给出回应也是本能。

想跟你亲近是本能。

爱你也是本能。

夏油杰扯下他的裤子用手指操进后穴的时候还有些恍惚,但手下的动作却不符合精神状态,并不含糊,完全不符合常理的轻车熟路找对了该刺激的地方,甚至还有些克制不住的发狠,力度近乎失控。

那个名为悟的男生却近乎放荡地迎合他,仿佛感受不到痛楚,只有摧毁神志的快感灭顶而来。他在接连不断的前列腺按摩下抽泣着,用力地抱住夏油杰的身体,仿佛在大海中沉浮的孤舟,只有他才是最后依仗,一放手就会消失。

夏油杰知道自己一定认识他。

他将勃起到发痛、还带着这个人的口水的肉棒插进他并拢的湿润腿根时,还在着迷地嗅着他的后颈,念着这个人的名字。

悟。悟。

那个人也回应他,声音带着泣音,随着他发狠地擦过并拢的腿根、撞击饱满低垂的囊袋的节奏微微颤抖,却还是回应他。

杰。……杰。

将对彼此的记忆、对这个人的记忆刻入灵魂。亲吻过的唇舌带着印记,互相对视的眼里也带着印记。看不见,却是切切实实在灵魂上留下了经久不愈的爱欲之痕。

漫长的纠缠之后,射在白发男生被磨红的腿根、微微翕张的粉色穴口外时,夏油杰还在想一件事,一件确凿无疑的事——

他反复确认,感到新奇,又感到心安,因此理所应当吻了白发下发红的耳垂,在心里默念出这条真理。

我很爱他。

END.

因为没润滑剂也没套,杰很有数地只做了腿交。

悟也还是第一次,怕他受伤。

58 Likes

看得好感动:sob::sob::sob:爱你已经是轮回都改变不了的本能了:sob::sob:

看完眼睛袅袅了:cry:

呜呜:plead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