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吧邂逅真爱是否搞错了什么

夏五 双海王,普通人AU

避雷:ooc,有微路人提及,但本质纯爱

众所周知,G酒吧和S酒吧分别有两位常客。

一位白发蓝眼,宛如天空延伸般的眸子仿佛能将你吸进去,所以即使性格很鸡掰,也总有人前赴后继。

另一位长发细眼,典型的东方古典美人长相,越品越有味道,气定神闲的样子拿捏住了无数女孩的芳心。

虽然在各自的圈子里都非常出名,但两人也只是听过对方的名字。

直到有一天,五条悟在贴吧看到了一个讨论关于五条悟和夏油杰谁更帅的问题。

“那必须是五条悟啊!他像猫猫一样可爱!”

五条悟虽然觉得这个评价有些不合实际,但还是能看出来这位的眼光是非常不错的。

他点了点头,继续往下看。

“楼上快算了,五条悟也就脸能看,那个性格谁受得了啊,要我说还得是夏油杰。人家又帅又温柔,还会体贴询问你的意思,这不理想型吗!”

“就是,夏油杰就是最好的!”

                    ……

五条悟往下刷,发现大部分都在夸夏油杰有多好。

他笑着说了声很好,夏油杰是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 温 柔。

一个计划在他脑子里形成。

第二天,S酒吧便迎来了一位黑发黑眼的一米九帅哥。

是的,五条悟的计划就是装作客人来和夏油杰打交道,他就不信夏油杰不会露出马脚。

到时候,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好男人。

想到此,五条悟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进去。

一进门便看到一位半扎着丸子头的男生在低声对女生说话,女生小鸟依人,就差进他怀里了。五条悟不屑的撇撇嘴,心里暗骂一声道貌岸然,一边收拾自己一边向夏油杰那里走去。

他在来之前已经做了充分的调查,相信夏油杰对天然小白花类型的人应该没有什么抵抗力,于是决定给自己一个柔弱不能自理的人设。

希望他不要不知好歹,对我这种大帅哥都无动于衷。五条悟想。

现在他们两在酒吧后的小巷子里,完全没有五条悟想象中你侬我侬的场景。

五条悟只想穿越回去给自己两巴掌。

当时五条悟靠近他们,夏油杰把眼神分给他一点,询问他有什么事。虽然已经看过照片了,但他还是没忍住说了一句:

“你刘海好怪啊”

肉眼可见,夏油杰硬了,拳头硬了。

但他还是忍住了,问他究竟有什么事。

五条悟脱口而出:“眼睛也好小。”

“出去说吧。”夏油杰边推开那位女生边走出门。

……

五条悟企图挣扎一下:“人家不会打架,你不要欺负人家。”

夏油杰面无表情:“这就是你的战术吗,恶心敌人再趁机打倒对方。”

“杰这么说我会很伤心啦。”

“别这么叫我,我跟你不熟。”

没再多说,夏油杰直接一拳头揍过去。

虽然五条悟很想继续他的人设,但乖乖站着挨揍是傻子!

于是他一侧身,完美躲过去。

夏油杰微微一顿,看出他练过,手上的劲放开了一点。

五条悟也看出来了,反正他已经彻底放弃了。他勾勾手:“杰,对我收着力气是在看不起我哦,小心你会输。”

“我才不会。”

“这么自信,也太自大了吧。”

……

最后两人谁都没捞着好处,路边的狗看了都得摇摇头。

五条悟笑着对夏油杰说你很强嘛,夏油杰抹了一下嘴角说你也是。

“决定了,你以后就是老子的朋友了!”

五条悟勾着他的肩膀回酒吧,夏油杰无奈说:“那你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嘴边的五条悟被刚溜出来就被咽了回去。

“伊地知高洁。”

“自从一个黑发黑眼的男人来了之后,夏油杰就被缠住了!我们都没机会了!”一位女生如此哭诉。

这半个月以来,五条悟只要一有空就来找夏油杰。

夏油杰对此表示无福消受。每次有女生过来找他或他跟别人聊的正开心时,五条悟总能插进来并把对方气走。

当然,每当五条悟踩着自己的底线蹦迪时,他也不是没有想要暴走。

可每当他表露出一点迹象时,五条悟却总是用一种期待且鼓励的眼神看着他。

他不理解,但他觉得不是好事。

所以就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五条悟也不理解。

为什么这人已经生气到想打自己了,还是忍住了。

看来还是不够过分,我倒要看看这个虚伪的狐狸能装多久。

当夏油杰搂着娇小可爱的女生边笑边走出酒吧门口的时候,五条悟内心十分不爽。

老子这半个月为了你连女生都没碰过,你现在却要去快活?

于是五条悟冲上去拦住夏油杰:“你们去哪?”

女生疑惑的看着他。

“出去聊聊罢了。”夏油杰淡定的说。

五条悟却不依不饶:“去哪聊啊?是不是最后要聊到床上去啊?”

女生的脸瞬间红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夏油杰脸一下子沉了。

“注意你的言辞,我们要去哪跟你没有关系。”

五条悟也知道他们去哪跟自己没关系,那怎么样才能有关系……

“怎么跟我没关系?老子喜欢你,你去哪跟老子当然有关系。”

“哈?”

夏油杰再次不理解了,他可不相信这种鬼话。

但五条悟却觉得自己找了个好理由,这样以后就能更光明正大。

    他沉浸在自己的表演中:“你想想,我要不是喜欢你,我能几乎每天都来找你吗?赶走那些女生也是为了能让你眼里只有我一人。”

他越说越上头,甚至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

“而你呢,你却视而不见,还准备伤害我!”

夏油杰见他越说越上头,附近甚至还聚集起了一些观众用谴责的目光看他。

他不想继续丢人,对女生说了句抱歉直接把五条悟拽走了。

“伊地知高洁,你究竟想怎么样。”

听到这个名字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什么伊地知高洁,明明是洁…”他刚想嘲笑夏油杰,突然想起来这是他借鉴了一下伊地知的名字,瞬间住嘴。

“?”夏油杰疑惑。

“我说,你叫我名字我太高兴了。”五条悟笑嘻嘻的圆回来。

这却让夏油杰更加确定他脑子可能不太好。

“你究竟想干什么。”夏油杰也不拐弯抹角了。

“是真的很喜欢杰哦。不管是杰的小眼睛还是怪刘海都是那么独特…”

眼见夏油杰要揍人了,他忙说:“喜欢的是全部!不管是长相身材性格都和我特别配!”

“所以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好啊。”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想干什么。

15 Likes
    五条悟这几天很憋屈。

他表白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夏油杰会答应,甚至做好了打一架的准备。

但他就是答应了,还露出了一个笑容。

于是现在在酒吧里的大家总能看到两个男人卿卿我我。

“杰,吃这个哦~我喂你,啊~”

夏油杰按住自己颤抖的双手,将自己扭曲的表情调整为笑容,张嘴吃过,还不忘说声“谢谢亲爱的。”

这下换做五条悟表情扭曲了。

这天夏油杰正在酒吧里无所事事,毕竟几乎每天都有五条悟陪着,简称找事,每天的日子倒不无聊。

突然没见到他还不适应。

独自喝了一会酒,正准备回家时,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好,是夏油杰先生吗?”

“我是,怎么了?”

“是这样的,五条悟先生在G酒吧喝醉了,但他附近没有人,我们通过他的手机找到他最近联系人也就是您,希望您能过来接一下他。”

夏油杰疑惑:“不好意思,但我不认识五条悟,您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服务生有些为难:“您确定吗,就是一个白发蓝眼的男生,很有辨识……”

他话还没说完,五条悟就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说接着喝啊,然后又晕过去了。

夏油杰无奈,这声音,除了那个祖宗还能有谁?

“抱歉,我马上到。”说完匆匆按照地图赶到现场。

一进门便看到一个瘫在沙发上的白发男人,他旁边还有一个试图把他扶起来的人。

他走上前去:“你好,我来带五条悟回去。”

那个人看着他,取出自己的名片:“你好,我是伊地知洁高,是五条先生的秘书。”

伊地知洁高,伊地知高洁……

瞬间想明白的夏油杰只能感叹五条悟的想象力。

既然人家秘书都来了,他就不掺和了。

“那您继续,我先走了。”

说完他抬腿就要走,不料直接被五条悟拽住了袖子。

“杰……你又要抛弃我吗?”

他慢慢睁开自己的眼睛。

夏油杰第一次看到他不戴黑色美瞳的眼睛。

为什么这么好看的眼睛要遮住呢。

这是他的第一想法。

但某个醉鬼直接吐了他一身,又晕过去了。

夏油杰:……

伊地知洁高:……

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把人打进医院应该也没什么吧。

这是夏油杰的第二想法。

他在伊地知的一句句道歉中把外套给脱掉,朝伊地知温柔一笑。
伊地知下意识抖了一下。

“我可以不计较,但五条悟我要带回去。”

“但是这……”伊地知有些犹豫。

“你也听到了,五条悟很信任我,我可以保证他会看到明天的太阳。”

当然,几级伤残就要看造化了。

夏油杰肯定不能让他好过。

这说法怎么这么怪…伊地知不理解,但伊地知不敢说。

“好的,那五条先生就交给你了,有任何事情可以直接联系我。”

他向夏油杰鞠了一躬,离开了酒吧。

    第二天,五条悟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陌生的天花板,愣了一两秒,跳起来大喊:“老子不会失身了吧!”

听到动静的夏油杰打开门倚在门框边,双手环胸,眯起眼睛说:“我不稀罕你的身子,五条大少爷。”

“嗯?五条是谁?”五条悟显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你的假发和美瞳。”夏油杰好心提醒。

五条悟一摸,好家伙,没带马甲。

他嘿嘿一笑:“杰,我是可以解释的。”

夏油杰挑眉,示意他说。

“因为我是五条家的人,我希望别人能关注我的内在,而不是我的外貌和钱!”五条悟作痛心疾首状。

如果没有这两样,你怕是会被揍死。对于他的作风深有感触的夏油杰如此总结。

“既然你起来了,收拾一下就走吧,以后见面就当不认识。”说完他就准备下楼。

本来想给他一些教训,但突然觉得没有意思。说不定人家只是把自己当个乐子,自己这么上心干嘛。

就是有些可惜了,跟他在一起有时候也挺有意思的。

夏油杰这么想着,却突然被外力一拉,落入一个怀抱。

五条悟从背后紧紧环着他的腰,头抵在肩窝上,炽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脖子,烫的他想要逃离。

“你干嘛?”由于是被人从后面抱着,夏油杰也就看不见五条悟眼中的迷茫不比他少。

在听到夏油杰那句话后,五条悟直觉如果他不做些什么,夏油杰就要从他的生活中退出了。

虽然最初是抱着想看他笑话的心态接近,但相处这么久以后,他也感觉到了夏油杰的好。

不想就这么分开,想继续跟他在一起。

抱着这样的想法,身体比脑子先一步行动了。

“我们好歹相处了这么久,杰这么绝情吗?”五条悟边委屈边用头蹭夏油杰。

夏油杰努力别过身子,不带感情的说:“我认识的是伊地知高洁,不是五条悟。”

“可我是伊地知高洁,也是五条悟。”五条悟不理解。

“你先松手。”夏油杰觉得这个姿势实在太暧昧了。

“我不,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以后就不能见面了。”

夏油杰无奈叹气:“你用假名来跟我相处的话,是不是就说明你对这段关系根本就没有认真?”

五条悟连忙否认:“虽然一开始确实是想看杰的笑话,但后来是真的把杰当朋友的,一直没说明真实身份也只是不知道怎么说。你放心杰,以后我不会再隐瞒任何事了,我的一切,只要你想知道,我都告诉你,好不好?”

夏油杰一愣,没想到他这么认真。

    还没等他说什么,五条悟把头埋在他身上小声的说:“杰是我第一个朋友,我不想失去你。但我也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你可以教我,我可以慢慢学。”

夏油杰的心突然抽痛一下,他用力挣脱五条悟的怀抱,五条悟看着自己怀里空落落的,感觉心里也空了一块。还没等他找补,夏油杰先抱住他,还揉了揉他的头。

然后他退开,对着一脸懵的五条悟说:

“五条悟,初次见面,我是夏油杰。”

10 Likes

最近S酒吧里又掀起一股热潮。

    常年在G酒吧的五条悟来了。

    想要来搭讪的男男女女围绕在他身边,他也一个都不拒绝,笑嘻嘻的释放他的魅力。

    但是当一个男人的手伸向他的腰,并且不安分的揉了揉时。

     他直接反手给人家一个过肩摔,还要假装柔弱的向夏油杰说:“杰,你看他对我图谋不轨,果然人长的太帅就是烦恼,我需要三个喜久福才能好。”

     夏油杰直接忽略了他的要无理取闹,但还是慢悠悠的走向那个还在地上的男人,伸出脚点了点他的右手:“是这只手吗?”

     那个男人害怕的摇了摇头。

     他又点了点他的左手:“那就是这只了?”

     那个男人不敢说话,夏油杰当他是默认,边用力踩他的左手边说:“没有下次。”

   “杰好帅哦!”五条悟作娇羞状。

     夏油杰送给他一个眼刀。

     自此以后,但凡来到S酒吧的都知道,遇到白发蓝眼的人不要惹他,他的老公叫夏油杰,会把你的手给踩烂。

听到这些的夏油杰:……

很想解释什么,但又不知道从哪开始解释。

真正开始相处后,五条悟总是给他发line,无外乎今天不想工作,只想打游戏,又吃到好吃的甜品了等等。

一开始夏油杰还觉得烦,但后来逐渐习惯后觉得事事都要跟他讲的五条悟还挺可爱的。

一天,夏油杰刚结束工作回到家想要休息一下,外面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他打开门一看。

这不五条悟吗。

“你好,先生,我是今天搬来这的五条悟,以后都是邻居了,请多多关照。”

五条悟俏皮的向一脸无语的夏油杰眨眨眼睛,后者直接把门关上,拒绝接受这个现实。

“杰,你开门啊!对面是我你不高兴吗!”五条悟难以置信,他边锤门边呐喊,导致对门怒气冲冲直接来了句小情侣的事自己关上门解决别来影响公众秩序。

夏油杰只好向对门道歉并把五条悟放进来。

“五条小少爷,你是钱多的没地花了吗,在这买房干嘛?”虽然五条悟在这买房跟他无关,但据他所知,他名下的房产可不少。

“想和杰做邻居。总感觉每天只能在手机上聊太单调了,这样咱们就能有更多时间在一起了。”

“而且我还带了游戏过来!”

五条悟直接拿出游戏,兴致冲冲地邀请夏油杰一起玩。

“你肯定比不过老子!”

夏油杰听过这话直接把他拽向卧室:“那就试试吧。”

第二天,两人眼睛里充满血丝,游戏却还没有分出胜负。

夏油杰先认输:“不行了,我得睡一会,明天还有工作。”

“诶,杰这么逊吗?

    “不是谁都跟你一样不需要早起打卡!”夏油杰发出了社畜的怒吼。

五条悟缩了缩肩膀,先一步在夏油杰床上躺下,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来吧,一起睡觉吧。”

“起来,你回你自己家睡去。”夏油杰试图把他拽起来。

五条悟直接反过来把他拽到床上,侧躺着看他:“懒得回去了,一起睡呗,都是男人怕什么。

然后他直接闭眼装睡。

夏油杰在把他揍一顿和自己去睡沙发直接挣扎了一会,终究是不想委屈自己,翻身背对着五条悟,眼不见心不烦的睡着了。

夏油杰被一个长着五条悟头的章鱼给缠住了。

那个章鱼用其中的一只触手缠住夏油杰的脖子,剩下的缠绕在他全身。

夏油杰越挣扎,那个章鱼缠的越紧。

终于,他在快要窒息的威胁下直接开发出了自己的潜能,大力出奇迹,把五条章鱼给扯了下来,并狠狠踢了一脚。

伴随着“嗷!”的一声,夏油杰睁开眼,看到了在地上泪眼汪汪的五条悟。

“呃…抱歉”夏油杰有些不知所措,据他所知,他的睡觉还是很安分的。

“杰好过分!不愿意让我睡这就直说!”

我直说了啊,是谁非要赖在这的。

夏油杰无语,但这件事是他的问题。

于是他好声好气的问:“对不起,你想要什么补偿?在我能力范围之内都可以。”

五条悟立即说道:“让我在杰的家里住几天!”

夏油杰有点懵:“你家就在对面,你来我家干嘛?”

“方便打游戏啊,而且还可以蹭饭。”五条悟说的理所当然。

夏油杰拳头硬了,但他只能点头同意。

自此,五条悟的家彻底成了摆设。

两人过上了每天打游戏看漫画的生活,有时五条悟还会拽上夏油杰去打卡甜品店。

夏油杰不愿意吃甜,就在一旁看着五条悟满足的吃蛋糕并且帮他拍照。

虽然夏油杰给他安排了客房,但每次五条悟总有理由赖在夏油杰床上,美其名曰男高中生都这样。

夏油杰只会让他别装嫩了。

但最后两人还是一起睡了。

每天夏油杰起来总会在自己怀里看到紧紧搂着他的五条悟。

每次把他从身上撕下来都要费很大的事。

跟五条悟长时间待在一起意味着没办法解决一些生理问题。

S酒吧是不行了,但世界上又不只有这一所酒吧。

在提前和五条悟说好了今晚不用等他以后,夏油杰去了比较远的一个陌生酒吧。

他在吧台点了一杯酒,很快有人过来搭讪。

夏油杰觉得人也不错,就直接在附近找了家宾馆。

在女人贴着吻过来以后,他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不知道悟在干嘛。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但却抑制不住的想到更多。

吃到甜点开心的五条悟,打游戏胜利骄傲的五条悟,知道自己犯错撒娇的五条悟…

突然就感觉很没劲。他把人推开了,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说抱歉,突然有点事,把一脸懵的女人留在了房间里。

坐着出租车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早就过了平常他们睡觉的点。

他轻轻打开门,却看到等在沙发上的睡着五条悟。

一瞬间,他感受到家里有人等着的温暖。

被开门声叫醒的五条悟揉了揉眼睛,嘟囔着干什么去了这么多晚才回来,却在靠近夏油杰的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夏油杰身上的女士香水味和脸颊处未被擦干净的口红印都说明了他今天晚归的理由。

“哈?你去快活了?”

五条悟难以置信。

他在家等他等到那么晚,他却去快活?

完全忘记了夏油杰让他不用等自己。

五条悟很委屈。

“好啊杰我为了等你一直在沙发上你却出去快活……”

五条悟不停的说着委屈,夏油杰却在盯着他的嘴唇想:悟真的很可爱。

夏油杰轻笑一声,早该明白了啊,这无底线的纵容和时时刻刻的挂念究竟意味着什么。

五条悟却以为这是在嘲笑他,直接炸毛了:“夏油杰!你什么…”

还没等他说完,夏油杰直接凑过去,在他嘴上轻轻啄了一下。

“…意思”

五条悟呆滞的把自己没说完的话说完。

夏油杰使他们两额头相抵:“我今天是想出去开/房,但我发现我的脑子里全是你。”

“所以作为补偿,接下来我要吻你,你要是不喜欢就推开我。”

五条悟仿佛呆住了般任由夏油杰从额头,眼睛,脸颊处亲过,最后到了嘴唇时,五条悟仿佛受不了般闭上了眼睛。

……

一吻结束,五条悟喘息着软倒在夏油杰身上,夏油杰紧紧抱着他,感受着来自五条悟身上的气息。

“那你以后就是我男朋友了吗?”五条悟把头埋在夏油杰肩窝,边蹭边问。

“嗯,以后请多指教了,男朋友。”

end.

24 Likes

甜甜甜甜甜……救命,我胰岛素呢!

:kissing_heart:

嗯嗯嗯嗯二位真实绝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