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琥珀的箱庭【五十五章】落雨不曾停歇的长夜【备份】 by藥師晒太阳

于敌营腹地的缠绵终究无法长久,虽然不管是五条还是夏油都有些不想这么快分开的意思,但远处走廊上不断传来的脚步声始终在提醒着他们,第三机关的大部队正在赶来。

咒术师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警察真是世界上最不解风情的存在,没有之一。”

面对他的抱怨,青年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很不自在地转过脸去,“……悟先带小鹫离开吧,她的存在不能被第三机关发现。”

虽然是DOLL,却拥有轻易取人性命的能力,这可不是一般的犯规,上一个只针对契约者的园子至今还在被全日本通缉,她的情报一旦暴露,被下令抓捕肯定只是时间问题。

园子确实很期待跟小鹫见面,但在通缉榜上重逢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我在家里等你。”

雪发的咒术师这样回答。

夏油杰沉默了一下,“……会尽快解决机关这边的琐事,努力早点回家的。”

“那我就期待地等着了哦?亲爱的。”

青年差点被五条模仿得惟妙惟肖的主妇发言呛到,最后只好别过脸去,无奈地冲他做出一个挥手驱赶的动作,“……快点走啦。”

为了让咒术师不再胡搅蛮缠下去,他率先走出了房间,只是并未取消布下的帐,毕竟这间屋子里留下的,属于他自己的痕迹实在太多了,就算到时候用为了消除困住同伴们的复制空间这个理由来辩解,也肯定会被第三机关的上层责难。

太刀川姑且算是个靠谱的队长,夏油杰并不想让对方为难。

然而就在青年走出房间没多久,身后的天花板就发出夸张的轰隆巨响并塌垮了下去,他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背后的走道尽头从一扇门变成了一个不断漏下水来的深坑。

在天空中冲他比了个手势的五条抱着小鹫迅速飞远,只留下姗姗来迟的行动队员们在缺口边缘处叫喊,“在这里!!找到他们了,是五队的泷川!!”

青年仰望不断落下的雨水的天空,露出苦笑来。

东乡夫人的复制空间并没有因为她失去意识而消失,一直持续到了其他队伍的契约者前来帮忙,使用携带的特殊道具破坏了空间为止,被困在里面的队员们总算恢复了自由。中途有个怪人前来插手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因此虽然只有夏油从空间里成功跑了出来,但真正没人的空间还有一个,而且里面全是被碾压成肉泥的尸体,相交于青年特地留在空间里的那些昏迷的契约者,这个凶残的空房间才更像是怪人的目标。

能轻易撕裂空间的不明存在,有个能将一群契约者们轻易秒杀的同伴也说得过去。

青年被认为是在对方找人的时候,运气很好地碰上了裂口最大的一次,然后成功跑了出来。既然第三机关的伙伴们友好地替自己想好了糊弄上司的借口,夏油杰也没必要再多说什么。看着青年脸上肉眼可见的疲惫和空间里残存的一大群昏迷契约者,太刀川很理解地拍拍青年的肩膀,让他直接回家休息,报告之类的问题由自己这个队长来解决。

被野崎一路送到公寓楼前的街道的时候,青年还有些茫然,他以为自己会面临很多质问和追究,起码得在基地带上一天或者两天才有可能回家。

然而现在,夜雨尚未停歇,天边也没亮起日出的微光,但他距离家门口已经不到百米。

“好啦,回家好好洗个澡,吃点东西睡下去。明天就会好很多了。”野崎拍了拍还有些怔怔的青年,将他推向公寓的方向,“要睡个够,因为后面搞不好会很忙的。”

“……啊。”夏油杰总算能露出一点不那么僵硬的笑容,冲着野崎挥手道别,“肯定。”

推开租屋的房门,里面透出浓郁的奶油焗饭的香味,已经换了便装躺在沙发上看漫画的五条从杂志后面露出脸来,“好慢啊,杰,快点去洗澡换衣服吃饭。”

看着没有绑绷带,鞋也没穿,光着脚,像只大猫那样懒洋洋地赖在沙发上的咒术师,夏油杰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什么啊,你还真的煮了吃的。”

明明是难得出现的贴心行为,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笑,大概是因为五条悟离‘贤惠’这两个字眼的距离实在过于遥远的缘故。

“不然呢?你现在肯定又饿又没胃口,对吧?毕竟那么一大堆咒灵球。”

“……其实也……”

“好了快去给我洗澡,味道臭死了。”五条很不耐烦地说道。

“是是,对了,小鹫呢?”往四周望了一圈,却并未看见少女的身影,青年困惑地询问。

“两个大男人住的地方突然住进一个小姑娘,像话吗?我暂时把她拜托给小广若叶了,否则连换洗的衣服都得临时去买。”

“悟竟然还会考虑到这个,”夏油杰真心实意地说道,“真叫人惊讶……”

“我好歹也是个老师吧!杰到底是怎么想我的啊?”

“……怎么说呢……”

五条的回答是将面前这个突然喋喋不休起来的家伙踹进浴室。

被热水充分浸泡的身体和被热乎乎的食物充满的胃袋很好地抚慰了青年的疲惫,要不是五条也一起钻进了被窝的话,搞不好沾到枕头的瞬间,夏油杰就真的睡着了。

“要一起睡吗?”他笑着说道,“也不是不行啦。”

“也不知道之前哭鼻子的家伙到底是谁……”五条嘟嘟囔囔地抱怨,手上的动作却很轻柔,一下子将青年拉着靠到自己身上。

一起躺在被窝里也就算了,直接四肢交缠着相拥而眠什么的未免有些超过,青年有些窘迫地抬头,“喂,悟……不用这样,我又不是真的小孩子。”

“哎呀,杰是觉得被我安慰很不好意思吗?放心好了,反正这里又没有别人,尽情依靠五条老师我宽广的胸襟吧?”

“这样只会难睡而已啦……”夏油杰无奈极了,五条完全无视了他的推拒,硬是笑嘻嘻地凑过来,两人在被窝里扭来扭去好一阵子之后走向了某种必然的发展。

“什么啊,我还以为杰真的累了呢,结果意外还挺精神的嘛。”被硬起来的东西贴上了大腿的五条秒懂,脸上的笑容更加别有深意,“确实是年轻人呢。”

“还不是因为悟你蹭个没完。”青年一脸豁出去的表情,“而且跟喜欢的人躺在一床被子里,完全没反应才奇怪吧?”

“真是的,早知道刚才应该在洗澡的时候进去给你搓背才对。”

“哈?”

“毕竟浴室里比较方便啊,不管是保险套还是润滑剂都忘记要买……”五条正说着,却看到青年的眼神正在不由自主地转开,一副心虚的样子。

他挑眉,“难道说……”

“我买了啦。”夏油杰小声地辩解,“反正迟早会用到嘛……”

“哼哼,真没想到啊,杰竟然早就对我图谋不轨!!”

“不是啦,那个,难道不是我在下面吗……”

“少胡扯了,肯定会说什么用体术来决定之类的鬼话,而且不让用咒力吧?现在杰的寝技恢复几成了?够把我压制住了吗?”咒术师笑嘻嘻地,一点不留情面地戳破了某人的谦虚假面,“争强好胜的时候从来不肯轻易认输的家伙是谁来着?嗯?”

“我不记得了……”

“这种时候就用失忆做借口了吗?真是的……”五条捧住越来越红,并且很有立刻从床上逃跑架势的青年的面孔,用拇指轻轻抚过他的嘴唇,“难得买来的东西,不试用可不行吧?”

咒术师轻柔地微笑起来。

有什么必要特地做出这幅引诱的样子来呢?夏油杰想,毕竟,就算只是普通的睡在一起,自己大概都会忍不住升起遐思……

所以,他会乘势去亲吻此刻的五条是理所当然的,会试图脱下对方的衣衫,抚摸那具温暖而强韧的身躯也是理所当然的。

青年当然没有经验,他只是单纯地凭借本能和一些影像资料上看来的方法,笨拙地触碰,小心翼翼地舔舐,咒术师却并未拿出平日那套带着点戏弄的坏心眼态度,几乎可以说是纵容般地伸展了身躯,任由对方在自己身上胡闹施为,偶尔还因为青年如同羽毛般的,过于轻柔的触碰而发出细微的笑声。

“好痒啊,杰,是把我当成女孩子看待了吗?”修长的手指插入乌羽般的发丝,他一边抚摸着夏油杰的后脑勺,一边吐出已经带有热度的呼吸。

“怎么可能会弄错。”青年不住地抚摸着掌下线条流畅的身躯,虽然表面温热柔软,但按下去之后能清晰地感受到隐藏在一层薄薄血肉下方的坚实肌理,更不用说这会儿同样蹭在他小腹上的硬块了,“女孩子不可能有这个的吧?”

“既然如此,就好好帮我摸一下吧?光这么不上不下地摸着胸啊脖子啊腰的,很让人不耐烦哦?”

青年用一种堪称无奈的表情看着他。

觉得五条会有不破坏气氛的时候,所以想要耐心地慢慢来,显然是他自己的错,咒术师的人生字典里压根就没有等待这两个字。

夏油杰一边报复般地在对方脖颈上啃了一口,留下牙印之后才用舌尖在痕迹上挖掘般的舔弄,五条似乎意外地很喜欢,因为他手心里的玩意一下子硬了不少,热度也隐隐约约升了起来。

原来如此,悟是喜欢稍稍粗暴一点的类型,难怪过于温柔的爱抚反而会让他不耐烦。

了解了症结之后,青年便从善如流地更换了方式,完全放纵本心地在五条的胸口和脖颈上肆意留下啃咬和用力吸吮的痕迹,伸往下方的手掌一边拨开咒术师的腿根,一边握住那根半挺的东西揉捏着,以粗糙的指腹反复摩挲表面细嫩的皮肤。

充满了愉悦感的呻吟声随着青年的动作从五条的喉咙里不断溢出,无论是因为快感而扬起的脖颈,还是为了吐出喘息开阖的嘴唇,对青年而言都充满了诱惑,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堵住了那张嘴巴,尽情和五条唇舌交缠,着迷般地掠夺里面的津液,像是要把声音都一并夺走那样渴求着。

这份过于热烈的追求让咒术师一开始有些难以应付,毕竟他落到对方手里的弱点可不止是嘴巴,但最强终究还是最强,在差一点被摆弄到晕头转向之前,五条还是成功地适应了夏油杰的节奏,用双臂热切地环住了青年,以回吻的方式一点点夺回了主控权。

等到两人终于分开的时候,彼此的呼吸都凌乱不已,夏油掌中的性器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两根,正难耐地互相磨蹭着。

五条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啊,好干,都磨疼我了,说好的买了润滑剂呢?”

咒灵的触角灵巧地从房间的角落里翻出被藏起来的管状膏剂,一把丢向了床头,而青年稳稳接住,一边凶巴巴地去堵咒术师的嘴,一边往手掌上挤压。

冰凉滑腻的液体和青年不服输的啃咬亲吻逗得咒术师直发笑,那些轻笑很快在咕啾咕啾的水声里变成了甜腻的喘息,相拥肉体之间的亲密摩擦带来的热度,很快将润滑剂的些微冰凉消磨殆尽,汗水不断从肌肤上溢出,将薄薄的被单浸透。

窗外的雨水始终未能停歇,沙沙沙地敲打着窗沿,仿佛是窗外的水汽入侵了温暖的房间那样,床铺上的黑发和白发被尽数打湿,一缕缕地贴在两人的脸颊和额头上。

“……结果根本就没用上保险套……”青年也不知道是在遗憾还是高兴,咬着五条的耳垂不甘心地小声咕哝,咒术师被他这幅样子弄得只能忍笑,就算平时再怎么懒得读空气,在情事之后的床上嘲笑恋人这种事情他还是干不出来的。

“破坏了杰的期待可真是对不起啊……下次一定让你用上如何?”五条转过头去,安慰般地亲了亲青年的嘴角。

“……下次?”夏油杰挑着眉头问道,“别说是等我恢复记忆之后。”

“我是这种人吗?杰你到底怎么想我的?”

“那明天?”

“已经是今天了吧?”咒术师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再来一次也可以哦?反正我还没有很累。”

青年很是意动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老老实实靠在五条肩头,“算了。”他这么说道,“悟已经一晚上没睡了,与其再来一次让你累到睡着,还不如就这样多呆一会儿。”

“唔……杰。”

“嗯?”

“下次再说这种犯规的话就换我把你扑倒。”

“噗,可以啊,如果是悟的话没问题。”

“……少说大话了,肯定还是猜拳定顺序什么的。”

“这回不是体术了吗?”

“因为杰也很擅长猜拳啊。”

“以前的我性格是不是有点糟糕?”

“你才知道吗?”

他们在满是汗水和精液味道的被窝里懒洋洋地腻在一起,小声地说着话,直到天色亮起,虽然雨水仍未停歇,但朦胧的日光仍透过了窗帘,在室内印出清晰的影子。

随着交谈的声音逐渐微弱下去,一侧的被单轻轻凹下。

那点残余的热度很快散去了。

即便如此,只要笼住薄被,就仿佛还能嗅闻到些许残余的气息,青年抱着被子和枕头,感受着充分环绕自己的余温,安心无比地阖上眼帘。

1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