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灵魂伴侣的特征竟然是AO by来吃糖(代发)

预警:

*Alpha夏ⅹOmega五,灵魂伴侣设定,非ABO世界观。(简单说就是,全世界只有夏五这一对

AO情侣啦)

*会有哭唧唧Alpha的易感期和黏糊糊Omega的发情期。

*信息素的勾引经常出现,毕竟他们控制不住。

*我坦白,我就是想看DK们离不开彼此的恋爱,以及搞涩(。)

*长大可能生子,我还在想。

——

这个世界超过99%的人拥有灵魂伴侣,虽然说在伴侣前加了两个字“灵魂”,说的像会永恒热恋

似的,但实际上灵魂伴侣只是彼此比较特殊一点,比如一出生就身上刻有对方的名字,一相遇眼

中原来灰色的世界就拥有了色彩等等,而灵魂伴侣能够走到白头偕老的也不过世界99%中的

10%人囗。

五条悟一出生,全身上下就没有名字,眼中世界也很正常,各种普遍的灵魂伴侣标志都没有在他

身上体现,搞得家里长辈们叹声叹气,活像五条悟未来一定会成为寡王一样。

但五条悟感觉无所谓,又不是灵魂伴侣就一定相爱,再说单身过这辈子也可以很快乐啊。

……

入学东京咒高的第一天,五条悟和夏油杰交换了名字也就成为了朋友,夜蛾老师临时有事出去

了,而他们在办公室里等着。

不一会,五条悟额头头发湿湿的,双手贴了下脸颊,很烫,不用照镜子五条悟都知道现在自己的

脸一定很红。再看夏油杰也一样的,拿纸在不停擦汗,狭长的紫眸都虚着眼盯地板,脸色恹恹。

五条悟提议:“天气好热,我们把空调再调冷一点吧?”

夏油杰点头,要是以前在初中,他是绝对不会不经过老师允许,就乱碰办公室里的东西的,可是

现在热的实在受不了了。五条悟拿遥控器调了几次,终于觉得舒服一点了,有力无力地开口说,“所以为什么今天这么热

啊,明明昨天我感觉还好,学校选今天开学真是好眼光……”

夏油杰嗯了一声,目光转去看门口。

老师快回来吧,我好想去买冰饮了,等下也请悟吧。他无比希望地在心里说,抿了抿干燥的下

唇。

等了几分钟,门口出现一个短发女生,夏油杰正打算强打精神打个招呼的时候,女生眯了眯眼

睛,不满地啧了声,说:“你们意识不到自己发烧了吗?还开这么冷的空调?”

女生家入硝子说着夺过遥控器,调好了,就叫两个脸红红的男生跟她去医务室。

踩地都是飘忽的,夏油杰和五条悟扶着墙慢吞吞地走,等终于到了医务室,就一头栽到了病床

上,爬也爬不起来。

这一发烧,就烧了一个星期,每天夏油杰和五条悟互看彼此在对面病床上躺着,同病相怜,迅速

建起了革命战友情。

毕竟发烧就烧一个星期的好像不太正常,但一看对面跟我一样,好像我又正常了。夏油杰和五条

悟彼此想。

“你们发烧就烧一星期真的不正常。” 家入硝子吐槽说,边放下温度计,边催他们起来别占病床

资源。

“话说你们同一天发烧,又同一天退烧,不会是灵魂伴侣吧?”家入硝子开玩笑的说,语气随意

的很。

毕竟灵魂伴侣虽说有一定相遇的概率,但很多时候不过是一生中的擦肩而过,所以一对灵魂伴侣

同班的几率可见有多小。

提到这个,五条悟无所谓地告诉:“不会吧,我觉得我没有灵魂伴侣。”

夏油杰也摇头,“我和悟是同一天不同时刻退烧的……我应该也没有灵魂伴侣。”

家入硝子这下是真的感觉惊讶了,“这个世界真小,我也没有灵魂伴侣,三个没有灵魂伴侣的人

齐聚一个班,这概率简直买彩票中了……”

五条悟眨眼睛,“硝子,那今天你就试试买张彩票?”

夏油杰忍不住笑。

第二天到教室,家入硝子挑眉就告诉他们一个消息:

“虽然昨天没买彩票,但买了一张刮刮乐,中了最大额的奖,运气确实不错。”

——作话:

发烧一星期其实是夏五分化啦。

不同时刻退烧是因为夏分化成了Alpha,而五分化成了Omega!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个月,夏油杰和五条悟勾肩搭背混在一起,在气夜蛾老师血压上升,捉弄学姐

和辅助监督,日常不干人事之后。

被全校亲切送上外号:“人渣二人组。”

全校人每天都在想啊想,人渣二人组什么时候才能被老天制裁?

……

今天就是他们被将会制裁的日子。

大早上的,男生宿舍楼一瞬间变得咒力含量超标,东京咒高警报器吵个不停。

而男生宿舍楼只有夏油杰和五条悟两个人住。

夜蛾正道边关掉警报器,边立马打了个电话过去给比较靠谱的夏油杰,没接通,又打给五条悟,

响了一会总算接通了。

“喂?”电话那头的白毛学生还一幅困意的语气。

夜蛾正道服了,“悟,现在男生宿舍楼都被强烈的咒力包裹,那股咒力是不是你的?”

想来想去,夏油杰和五条悟是公认的人渣二人组,但也是当之无愧的最强组合,用咒力包裹住男

生宿舍楼学校里大概就他们会去干这种不做人的事,并且能做到了。

并且如果是陌生的咒力,就该是另一个警报器来响了。

平常夏油杰还算是靠谱的好学生,所以夜蛾正道的第一个怀疑目标放在五条悟身上。

“……嗯?”五条悟揉了揉犯困的眼睛,才注意到周围都是咒力流动,忍不住懵了一下。

不是吧,这么多的咒力在周围我都睡得那么死?

我有六眼的警惕心去哪里了?

夜蛾正道却误以为五条悟刚刚是应下了,感觉自己血压升高太多次了就学着平静地问:“你又要干

什么?”

一个“又”字包含了无数心酸。五条悟反应过来,炸了,“这件事不是我干的!都是杰的咒力在包裹宿舍楼!”

“可是不是你干的,那你为什么还待在男生宿舍楼?现在男生宿舍楼被强烈咒力包裹,已经形成

了重压区,你待在里面不难受吗?”

夜蛾正道反问的这句话就很有道理,五条悟也迷惑了,是啊他怎么不感觉难受?

反而有种安心舒适的感觉。

但用六眼怎么看,真的都是杰的咒力啊???

夜蛾正道犹疑地问:“悟,你该不会把这件事都栽给杰头上吧?或者这件事是你们两个干的?”

五条悟还是坚定这件事不是自己干的,放了一句话给夜蛾正道说:“老师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杰,

让他承认这件事都是他干的!”

说着就下床,连鞋都不穿了就跑去夏油杰的宿舍。

夜蛾正道也没反对,毕竟杰电话打不通他还挺担心的,悟去看他有没有事也好,还有悟刚刚说不

是他干的语气太坚定了,那么这件事杰干的可能性升高,自己也好奇真相啊。

夏油杰宿舍的门轻松被打开了,因为五条悟为了经常来找他,理直气壮要了钥匙,夏油杰也无奈

给他了。

现在宿舍被人开灯后,夏油杰坐在床上,看见五条悟臭着脸,突然觉得之前给悟钥匙似乎是个错

误的决定。

“悟,你快逃!!!”

五条悟万万没想到,一见到夏油杰就被他吼了这么一句。

五条悟不高兴了,立马就说:“杰,你他妈再说一遍?叫老子快逃你是看不起我?”

夜蛾正道着急的声音从五条悟拿着的手机传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五条悟刚说完这句话,就发现夏油杰刚刚还正常的样子变得不对,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手突然

紧紧抓着背后的床头板,都凹出了两个手印。

杰,你这幅隐忍的样子是因为什么?

五条悟沉默了一下,选择遵循预感,诚恳地说,“杰,不打扰了,夜蛾老师要问我点事,我先走

了。”

夜蛾正道:???

虽然话是对的,但是为什么一股利用的感觉?——————

夏用咒力包裹男生宿舍楼,是编织巢穴的本能做祟。他控制不住。

五觉得杰的咒力带给他安全舒适的感觉,是假象。(微笑)

五的预感:啊啊啊快逃!不然你会被干的!

全校人灵魂质问:今天真的是他们被制裁的日子吗 ?!确定不是我们被制裁?!啊?!

——

作话:

咒力能不能包裹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不能的话,当做是我私设吧。

ABO大概也有私设,当年看杂七杂八的,也可能跟其他设定记混了……可是好香。

我就写个小甜饼,(沉默),大家就别带脑子看吧。(呜呜)

五条悟想赶紧走人,但刚走了快飞起来一样的几步,后面就传来一声巨响。

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杰硬生生扳出一块床头板还捏碎了?!!

卧槽!!!

杰这是什么情况啊?!突然吃了大力丸变成大猩猩了吗?!五条悟震惊得脚步一顿,忘记要抓紧跑了。

然后他的手腕就被抓住了,用力一拉,他整个人倒到了夏油杰怀里。

五条悟发誓,刚刚杰突然跃到背后,恐怕窜天猴的速度都没那么快!

夏油杰站在身后,从后面伸手抱住他的腰,下颔蹭了蹭他的肩膀,小声地喃喃自语,“好想

要……”

五条悟见夏油杰只是抱他,刚刚不好的预感也消失了,心里放松下来,开始又气又好笑自己是最

强刚刚跑什么,胆子回来了,就疑惑地开囗说,“想要什么?”现在他身上可只有毛豆味的喜久

福,杰该不会想要这个吧?

猫猫警觉!

但夏油杰也很迷茫,本能地凑近去闻五条悟的脖子后面,那里犹白瓷一样的美好,还有一股很吸

引他的香味,他努力地试着表达自己的感觉,“悟,你好香,我……”

说到这里,夏油杰就卡顿了,他差点想开囗说“可以咬下去吗”,但险而险之被他的理智拉住

了。

对悟的后颈咬下去?他怎么会那么想?

可是那里好香啊。

不能咬!等下悟误会他了怎么办?他真不想当变态!可是好香,好想咬。

……

夏油杰努力挣扎,嘴唇却贴得越来越近,贴上悟柔软的后颈。

呜呜真的好香,不咬,就舔一下可以吗?

全然不知杰的理性和欲望发生冲突,五条悟还在迷惑,重复一遍,“我好香?哪里香了我怎么不

知道?”

他的沐浴露都用多久了,杰要夸就该早夸了,而且五条悟直觉杰不是指这个香味。

那还能哪里香?他是完美的六眼神子,但出生可没带身体异香!

直到五条悟感觉杰的咒力发生了变化,震惊五条悟一百年。

咒力在这个空间流动,逐渐粘稠像液体一样淌过五条悟的小腿,流过手缝,像要包裹住他整个

人。

五条悟甚至从这些咒力身上闻到了,醉生梦死的香甜酒味,一开始从夏油杰身上出现,然后延伸

到咒力都是这个味道,像网一样捕获他不可逃脱。

等下,酒味???五条悟睁大了眼睛,晴蓝色的宝石浮现水雾,脸也一下红了,软绵绵地倒在夏油杰怀里。他的六

眼需要精密计算的大脑,所以从来不会碰酒精这种会麻痹精神的东西,然后他就是一杯倒,闻酒

味都会醉。

五条悟醉酒了,手一下也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松开手机掉到了地板,夜蛾老师的声音从手机传出

来,还在问怎么了,你们怎么样了。

夏油杰低下身,手臂穿过他的腿弯,抱起他放到床上,伸手扶着额头感觉脑子一团糊,听见老师

的声音尤其烦躁,不得不又下床,伸手捡起悟的手机。

理智维持还剩一丝丝,他勉为其难地开囗低声说,“老师,我会照顾好悟的,所以请不要再打扰

我和悟,挂了。”

不等夜蛾老师回答,他自顾自挂断了电话,就马上想回到悟的身边。

夏油杰狭长的眼眸一下充满愉悦的情绪,正要走回去,却瞥见一眼他的衣柜,不由脚步一顿。毫

不犹豫地拉开衣柜,他抱了一推衣服再回到床上。

他像筑巢一样,在悟的身下堆起柔软的衣服,周围也是叠的比较高的衣服。夏油杰垂眸看着悟在

他的窝里,由衷希望这个窝成为悟的归宿。

现在悟就像猫窝里的猫,是他最珍贵的宝贝。

——

作话:

关于为什么悟被杰抱住,不好的预感就消失了。

悟的预感:都被抓住了,还逃什么,躺平等干吧。(自暴自弃?)下一章大概就是硝子的医学报告啦,相当解释设定,关于信息素与咒力的融合,Alpha体质什么

的。但因为不是ABO世界,所以硝子只能解释一些设定。

家入硝子:呵,所以下一章开始,这个班没有灵魂伴侣的人只剩下了我。

夏油杰不对劲了一天,终于恢复平常。

早上从侧身抱着悟的姿势坐起来,夏油杰懵了一下,昨天的记忆历历在目,很难不让他面红耳

赤,用手捂脸。

看了看确定悟还在睡,夏油杰马上逃避似的移开目光,但“糟糕”的昨天记忆依然浮在心头。

昨天的大半天,都是悟懵懵懂懂地回抱他,被他的委屈巴巴闹得没脾气,主动对他又亲又哄。

夏油杰现在还能回想到被悟亲脸时温湿的触感,不由看了一眼身旁悟的嘴唇,亲脸太多次果然红

肿了很多,尤其唇珠像血滴一样,嘟嘟的,让人很想亲。

夏油杰记忆往后,他还是咬了一口悟的后颈,好甜,当时让他忍不住吮吸,给那里留了深刻的痕

迹。

夏油杰失神地心想,这样了他和悟的挚友情已经不纯洁了,但昨天他们都出现异样,比如悟当时

特别柔软,各种意义上,而他当时也是脑子一团糊,做什么都不知道全凭本能,这样会不会是因

为他们中了诅咒呢?

……

“这不是诅咒的原因。”家入硝子拿着医学报告说。

五条悟第一个忍不住急急地问,“那是什么原因?!”

夏油杰面上不显,心里却同样的着急知道答案。

家入硝子扯出一个笑,说,“恭喜你们,是撞大运的灵魂伴侣,不仅分在一个班,还拥有着前所

未有的特殊类的灵魂伴侣特征。”

这运气也是没谁了,人比人气死人。

很多人不过是跟灵魂伴侣在一生中擦肩而过,能分在同一个班相遇的灵魂伴侣已经是好运到中彩

票的程度。而作为灵魂伴侣的夏油和五条,不仅同班,还有前所未有的特殊类的灵魂伴侣特征,以前谁小时

候没幻想过自己得到的是个特殊类的灵魂伴侣特征来炫耀呢是吧?所以夏油和五条这运气,起码

得是连续中彩票十次的程度吧???

家入硝子看着夏油和五条呆愣的样子,面不改色接着说,“医学报告如下——”

“夏油说,五条你身上有甜不腻人的香味,而五条说,夏油你身上有酒味,身上味道均在昨天出

现,除了你们谁也闻不到。结论是你们互相闻不到自己身上的味道,只能闻到对方的,具有唯一

性。”

“首先讲夏油的报告结果——据五条反映,夏油身上的酒味已经融入本身的咒力中……”

五条悟听到这里就觉得闹心,不满地抱怨说,“所以以后我都不能跟杰用咒力打架了是吗?”

毕竟他一闻到杰的酒味咒力就醉了,人也变软了,还打什么打!

家入硝子呵了一声,“先别逼逼,听我讲完!”

“据咒灵检测器,可得推测一,夏油的咒力因为有了酒味,可以散发类似于特级咒灵的威压,震

慑效果待多次实验。”

“据咒力检测,可得推测二,夏油的咒力的攻击性提高,具不具有成长性待多次实验。”

“据体质检测,可得推测三,夏油的体质各方面大幅提高,具不具有成长性待多次实验。”

“轮到五条的报告,我讲简单点,反正省略的内容跟夏油一模一样——”

“五条的咒力是甜味的,对咒灵不起作用,作用大概只是可以安抚夏油。”

“五条的身体柔软性,柔韧性大幅提高。”

“OK,报告讲完了,五条同学请发言。”

五条悟撇嘴,嚷嚷地说,“杰为什么得好处这么多啊?”

他的咒力对杰有好处就算了。

但是更无语的是,他要身体的柔软性、柔韧性有屁用啊?!

——

作话:

五条悟的想法。

现在:我要身体的柔软性、柔韧性有屁用啊?!未来:我操,竟然真的有用?!

以及杰现在未成年,易感期现在一天,以后易感期会变长。悟是成年才来发情期。

悟没体检彻底,谁也不知道他能怀孕。

五条悟这一通发言,让两位早熟的同期相顾无言。

家入硝子瞥了一眼夏油杰,因为对于他们两个黏黏糊糊没眼看的持久状态充满信心,眼神透露的

意思大概是这样的:你未来老婆好纯。

至于夏油杰还在陷入思考,悟出现这种特征真的不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

五条悟以前觉得杰的宿舍就像猫咪乐园,待在那里可以轻松浪费一整天,跟杰打游戏,开杰的冰

箱拿吃的,困了就留在杰的床上睡觉,他又有门锁的钥匙,这待遇不就像杰宿舍的另一个主人很

快乐吗?

可现在,五条悟不乐意进去杰的宿舍了,因为杰的宿舍四处都是他的咒力残秽。这本来没什么,

但是现在杰的咒力自带酒味,走过的地板,拿过的衣服,躺过的床褥,通通因为频繁使用被平常

杰的咒力反复侵染导致得酒味很严重。所以现在杰的宿舍让五条悟甫一开门,扑面而来的酒味,

一下就熏得他晕晕乎乎,脸变红了,马上甩手又关上了门。

杰的宿舍进不得,那么就换杰来他的宿舍好了。五条悟想。

虽然被硝子告诉他们是灵魂伴侣,但五条悟的想法还是原来一样,灵魂伴侣不在一起的多了去

了,而且他对杰做灵魂伴侣没什么意见,不过一起睡一起吃饭的关系他早就做到了。五条悟心很

开,跟杰见面相处如往常,毕竟要是会扭捏也就不是他的风格了。

但五条悟没想到,杰在来他的宿舍一开门也脸色变了,耳畔微红,过一下才难以启齿地

说,“悟,里面的气味太甜了。”

五条悟立马联想到自己的情况,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问,“如果这样,我们以后就不能一起聚在

宿舍打游戏了吧?!”

快乐突然可能要没了,五条悟说话的语气透着委屈,雪白的睫毛也半遮半掩着蓝眼睛。

明知道他在装可怜,但夏油杰还是心软了:“……也不是不可以,我不醉甜味。”

像是为了证明什么,夏油杰不再迟疑地走了进去,鼻翼微微抽动,自动辨别出哪个地方的甜味最

浓郁,除了悟这个甜味源头,夏油杰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床上。好香。好想要。

得不到的话,夏油杰莫名有股预感,今晚恐怕会难受到失眠的。

所以……我说帮忙洗床单被子,悟会给我吗?

或者我对悟说要留宿,这样不仅拥有了床单被子,还拥有了悟,可悟会给我吗?

夏油杰脑子里划过来一个个想法,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想法有点危险,但很难控制不想。

而一想到得不到就很难受了。非常非常想要,抓人心间的痒。

五条悟不知道身后的男同学在bt边缘挣扎,三两下就要脱掉裤子。

夏油杰瞬间瞳孔地震,什么都顾不得去想,先拽回了五条悟要脱裤子的手。

“……悟,你干什么?”

五条悟感觉到莫名其妙地唔了一声,不解地回视夏油杰震惊的脸,“夏天这么热,当然是换上短

裤啦!”

五条悟还纳闷地补充:“我都在你面前换上短裤多少次了,杰今天怎么反应这么大?”

夏油杰默默地松开了五条悟的手,这倒不是因为他觉得悟说的对,而是他后知后觉回想到一些场

面,然后怕自己身体发烫会传到悟身上才马上松开了手。

悟的可以被他一手挽住的腰身,白皙精瘦的腹肌,往上是精致的锁骨,往下是也是不同于男人的

漂亮地方……

夏油杰第一次以一种从所未有的角度看待悟,这是一种男人欣赏美色的带了点暧昧的角度。然后

他再次清晰明确了一点,悟是真的漂亮。

再一想,悟的脾气性格,他也喜欢,不然他不可能和悟现在关系那么好。

悟来做老婆,真的可以冲。夏油杰并不冷静地想。

——

作话:

#立旗#

夏:我不醉甜味。

五:(成年第一次发情期来了)

夏:(昏头转向)#关于这个世界没有抑制贴的结果#

夏:悟和悟的东西都好香呜呜呜呜呜。

五:滚啊,酒味离我远一点!!!

61 Likes

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我还想着夏油杰A上去上本垒,没想到还是个乖乖男孩哈哈哈哈

3 Likes

好可爱啊www

好纯爱!!!

我蹲!

呜呜呜 没有后续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经历完易感期竟然还是纯情男高!夏油杰你是不是不行(指指点点)

哈哈哈哈,还要暧昧好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