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的五条悟是美人鱼 by来吃糖(代发)

预警:

*脑洞来源于百变马丁,大家都懂的。

*不过是一周换一次物种。

*又名《今天的五条悟变成人了吗?》

——

夏油杰知道今天会有新同学来。

新同学的名气,即使是刚进入咒术界不过一个星期的他也略有耳闻。

五条家少主,六眼持有者,未来注定的最强咒术师等等头衔都为他荣耀披身。

夏油杰心情复杂地想,谁能想到五条家大少爷闹着要来咒高上学呢,而他恰好会是他的同班同

学。

不管怎样,夏油杰今天都期待着将认识他了。

……

突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似乎几个人合力推动重物伴随碾轮的动静。

夏油杰的目光投向门口,心里好奇着为什么会有这种动静,直到眼帘很快映入了一幅震惊的画

面。

推车上放置着一个透色玻璃制成的水箱,可以清晰看见内部装了一汪蔚蓝的海水,几曳游鱼摆动

尾巴穿棱在嶙石和珊瑚间。而当中最瞩目的是那睁着苍蓝之眼的少年,长长的白发逶迤地飘荡在

身后,缀有珍珠的纱裹住了少年漂亮白皙的上躯,而下躯却是一条轻轻摆动的鱼尾,是像大海的

深邃美丽的渐变色。

看到他的第一眼,夏油杰脑子里瞬间就蹦出来了一个词语:美人鱼。

大海的宠儿,美妙的生物。

夏油杰艰难地从美人鱼身上移开目光,深吸一口气,努力冷静想:真是成了咒术师,什么都能见

到。可哪里能那么快就冷静下来的,夏油杰下一秒脑子里想法就变成了呐喊:救命,新同学不是人怎

么办?!

夜蛾正道也很震惊,走过去和推水箱的几位五条家人交谈。

“这,五条同学不能离开水吗?”夜蛾正道问。

“不能离开太久,最好不要。”五条家人代表说。

“那他该吃什么呢?”

“正常的食物,不过隔一小时就得吃一顿甜品。”

“知道了。”

夜蛾正道若有所思地想,五条同学不能离水太久,像什么日常隔小时就喂一顿甜品,自己很忙肯

定顾不过来,那么该谁来照顾他比较好呢?

而五条家人代表悄悄地瞥了一眼水箱里少年勾起的唇角,心想刚刚他睁眼说瞎话说隔一小时就喂

一顿甜品,少主应该是满意了。

又愧疚地看了一眼夜蛾正道,五条家人代表良心有点痛:夜蛾老师,对不起啊,我家的作精少主

以后就麻烦你了。

……

夏油杰怎么也没想到,见到新同学第一天,他就被夜蛾老师托付了照顾新同学的任务。

照顾新同学,他以前初中早就这么做了,可以说是熟门熟路,但是这里面并不包括投喂新同学

啊!

五条悟的手臂撑在水箱上边的边缘,歪头,弯着红唇对他说,“杰,我饿了。”

“知道了。”夏油杰抱甜品在怀里,水箱很高,他只好踩桌子去投喂五条悟,不过这下他又比撑

在水箱边上的五条悟高一些了。

不管经历了几次,夏油杰以俯视的视角垂眸看向五条悟,看见他露出水面的身躯滚落下亮晶晶的

水珠,滑过莹白的肌肤留下一道婉延的水泽,漂亮而过目,夏油杰看了一下才立马移开目光,心

里反复对自己说,看新同学太久是不合礼的。

他拿着甜品一点一点喂美人鱼嘴里,美人鱼全程不用动手的,毕竟美人鱼嫌弃自己湿漉的手,说

拜托他来喂好了。

其实距离五条悟上一顿吃甜品的时间过去还不到一个小时,但是谁能拒绝美人鱼的要求呢?反正

夏油杰他是不能。②

一天的课程结束了,夏油杰从水箱抱五条悟出来,滑溜溜的触感,让夏油杰抱他的动作更紧了,

怕他滑倒到地上。

五条悟很高,柔软白皙的手臂环抱夏油杰的脖子,被以公主抱的姿势坐在夏油杰怀里,鱼尾自然

垂落,那鱼尾薄翼还能若有若无地扫过地面。他俩的姿势很紧密,夏油杰鼻翼都萦绕着五条悟的

气味,不是鱼的那种腥味,而是一种五条悟血骨透出来的很好闻的的异香。

夏油杰抱他回宿舍的路上,心跳难免跳的很快,感觉心脏都快跳出胸膛了,更要命的是五条悟那

头雪白逶迤的长发几缕摇晃地来回扫他的胸膛,痒痒的,夏油杰的手臂都快抱不住了。

忍了一段路,夏油杰开囗:“悟,能把你的头发垂在我面前的移开吗?我快看不清路了。”

五条悟懒懒地哦了一声,腰身微微挺直后,一只手抓那几缕扫夏油杰身上的发丝往耳后捌,很快

他又软若无骨地贴在夏油杰身上。

其实要命的点不止刚刚扫他胸膛的这几缕头发,五条悟身上的纱不透但莫名很薄,贴着他,夏油

杰可以感受到一点温热的少年躯体,柔软的纱挤在他俩之间折叠堆起皱褶,装饰用的圆浑的珍珠

也滚来滚去。

夏油杰忍着异样,觉得未来天天如此的话很无光,毕竟这有些太刺激青春期少年了吧,一直忍着

真的不会成为变态吗?而且明明他喜欢女生,可现在还是为悟心脏猛烈怦怦地跳,他将来还会是

直男吗?

现在不脸红也没有别的反应,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了。这么想,夏油杰唇间还是压住了快溢出来

的深愁的叹气。

最后送五条悟到他宿舍浴池里,夏油杰这一天照顾人的任务总算结束了。

……

不到两三天,他俩就混熟了,毕竟一个是投喂饲主,一个是被投喂的美人鱼,天天见自然就有感

情了。

因为只有五条悟的宿舍有一个浴池,据他所说是家里派人来修建的。夏油杰知道美人鱼离不开

水,因此他俩一起玩都在五条悟宿舍。

没什么不好的,反而因为现在还是夏天,夏油杰对能沾五条悟的光下水凉快是很乐意的。

浴池一面是单面玻璃,可以看见宿舍楼前的校内,有阳光洒在池面,美人鱼几个跃出池面,金色

粒子围绕着他,鱼尾巴闪着金光粼粼的光。

而夏油杰坐在浴池边缘上,身上只穿了泳裤,身材线条漂亮流畅,乌黑的长发还滴落着水珠,显

然刚从浴池里出来。拿毛巾盖在头上,刚才已经擦干了手,夏油杰接起了电话,看一眼备注,是

他以前学校要好的同学。“夏油,今天周末你出来玩吗?我们几个人打算来场篮球赛,人和地点都是你熟悉的,现在场外

都吸引来了不少漂亮的女生,要是打好比赛,喔,脱单有望啊……”电话那头传来爽朗的男声。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游过来,又大又亮的蓝眼睛倒映着他的身影,夏油杰一下愣住了,不过五条悟

看了他一眼又转去看他的手机。

大概想看手机屏幕,五条悟手撑着地板,挺腰,下颔抬着高高的,下颔紧邦处一下又一下滴落晶

莹剔透的水珠,砸在夏油杰腿上。夏油杰还愣着,五条悟就替他说话,“不了,杰要陪我。”

理直气壮的语气由五条悟说出来,一点也不讨厌,反而透着娇憨,酥得人心麻麻的。夏油杰在拒

绝不了五条悟请求的时候,就会想五条悟是对自己使用了美人鱼的声音魅惑了吧?

很可能电话那头开了免提,夏油杰听见几个男声混合一起的惊呼,挺小声的也犹豫自己听错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推桑的细微响动,很快换了一个男声说,“这位同学,你还在吗?”

“嗯。”五条悟懒洋洋地回应。

“既然夏油要陪你,那么可不可以邀请你也一起来打篮球赛,或者看看比赛什么的?同学,感兴

趣吗?”声音很热切,简直像说超市里大甩卖的殷勤售货员。

夏油杰抽了抽嘴角,猜得到电话那头的几人,现在应该是很想看到五条悟的模样。

这么想,夏油杰下意识地看向五条悟,确实是万众瞩目的漂亮。

悟下身是一条一看就是真的的漂亮鱼尾巴,夏油杰于是开口回绝了:“抱歉,我们这里路程太远

了,我们就不去了。”

他下意识地用了“我们”,而不是平常的“我和悟”。

“是吗?”电话传来半信半疑的声音。

五条悟拖长声音说:“是真的哦,我们学校可偏僻了,去哪里都远……”

被抢话的夏油杰无奈笑笑。

电话那头立马换了语气:“那下次我们找时间,同学你也来和大家一起玩啊!”

五条悟随意地嗯了声,又说了几句话,就毫不犹豫地挂断电话了。

夏油杰默默看着五条悟,一通电话他就只说了一句话,到底这是谁的电话啊?但看着五条悟一脸无辜,夏油杰也说不出什么教育他的话,就无奈地在心里叹气,觉得自己色令

昏君了,但嘴唇一张就不争气地说:“好了,不是说要我陪你吗?现在就可以陪你,悟想玩什

么?”

五条悟歪头,蓝眼睛几乎是令人神魂迷失的情绪,双手合在胸前,红唇笑着吐出请求:“那杰帮我

洗尾巴好吗?”

夏油杰不加思索,立马点头,过一会才在心里怀疑,当时他是不是被悟用了魅惑?

……

把五条悟移到浴缸,放水,那条渐变色的鱼尾巴安静地淌在水里。夏油杰品味一下此时心情,很

复杂,但没有多后悔。

夏油杰一只手拿着小刷子,一只手伸入水里,去摸滑溜溜的鱼尾巴,四处摸了一会没找到鱼鳞的

缝隙,才疑惑地抬头看着五条悟问:“怎么找不到缝隙……?”

话说到一半,夏油杰就停住说不下去了,因为五条悟脸上一点一点腾红了,眉眼浮现了糜丽之

色。

让他想到了传说,众多船员在沉船时还在恍惚地微笑,什么都不做,因为仅仅美人鱼惊心动魄的

美好容颜毫不遮掩地向他们展示,他们就入迷了而无知无觉危险的逼近。

五条悟突然伸手按夏油杰脑后,让他低头去看鱼尾巴。

“不要看我了,就算我很好看,但现在是你该干活的时间了,杰。”五条悟闷声说。

夏油杰顿了一下,再去摸鱼尾巴,这次鱼鳞倒是微微张开了。 他尝试用小刷子用挠的力度去碰

张开的鱼鳞,五条悟就吃痛地喊了一声,小小声的听起来就委屈。

夏油杰不得不改换用手去摸鱼鳞,再小心翼翼有时还是不小心戳到五条悟藏在鱼鳞下的软肉,毕

竟他的手指比起鱼鳞张开的那点缝隙,还是有些粗了,好在五条悟没再喊痛……

“痛不痛?”不过夏油杰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声,去看五条悟的表情。

一去看就看到五条悟紧紧咬住下唇,脸色很红,跟他对视一眼,五条悟说:“不痛哦……”

夏油杰嗯了一声,感觉自己可能也要脸红了,很快低头继续埋头苦干,想着快点做完。直到他听

见五条悟变了调地喘声,又娇又媚。

夏油杰手一抖,动作就重了,五条悟又喘了一声。

一次还能说是听错了,那再一次呢?

夏油杰紧张地偷偷瞄了一眼五条悟,结果立马被五条悟按头,半晌传来有点像脑羞成恕地声

音:“杰继续干活!这么多鱼鳞等着你洗呢…… ”夏油杰不可思议的想:我竟然还能继续干活下去???

不过,悟都这么说了,那就继续干活下去吧。

夏油杰努力憋住快溢出唇角的笑。

在夏油杰认真干活的时候,五条悟也不说话,一时间浴室里很安静,只有一点水声,和期间五条

悟控制不住溢出的喘声。

虽然说是洗一条长长的鱼尾巴,但避开几个地方要洗的鱼鳞也少了很多。夏油杰感觉他洗完鱼尾

巴后,时间也没有流逝多少。

传说中美人鱼能引发一片水雾,来遮掩自身。五条悟无师自通,不过用的不是很好。

浴室里他造成的水雾随夏油杰停止动作后就开始消散,夏油杰看了又看不知道是不是经他洗过的

原因而似乎更加亮晶晶的鱼尾巴,心满意足地谓叹一声。

原本用来遮脸的水雾消散,露出五条悟漂亮的脸,夏油杰一看吓一跳。

五条悟眼眶还残余有迤逦的红色,蓝眼睛湿漉漉的,晕着还未化开的水雾,而他双手里捧着莹光

的珍珠。

谁不知道美人鱼的眼泪能变成珍珠啊?

所以悟……刚刚哭了?

我是不是洗的动作太重,把悟疼哭了?夏油杰反省自己。

五条悟睫毛沾了水也是湿漉的,把手里的一捧珍珠都递给夏油杰后,就开始揉眼睛。

“杰,这些就送给你了。”

他说,嗓音是喘声太多了的低哑。

夏油杰垂眸看着在掌心滚动的珍珠,他很喜欢的同时也有些犯难,“我没有什么盒子可以用来装

它们……”

五条悟又往他手里抓珍珠回来,夏油杰以为五条悟要拿回去不送了,心里开始失落,结果他就听

见五条悟嘟囔说,“那我就把这些先送去给人串成手链,回头再送给你,怎么样?”

夏油杰心情很喜悦地应声,“好。”

几天后,夏油杰如愿收到了五条悟送的礼物。

一条刻有他的名字缩写的珍珠手链。夏油杰把它收进了刚买不久的盒子里。

……

星期一,夏油杰习惯去敲五条悟宿舍的门,没有回应,夏油杰拿钥匙开门进去,意外地没有在浴

池里看见还在睡的美人鱼,反而床上被子鼓起一个包。

夏油杰走过去,掀开被子一角,意外又不意外地看见是五条悟还在睡觉。

夏油杰推了推他,“悟,该起床了。”

五条悟睫毛颤了颤,眼睛没睁开,哼哼唧唧地说,“杰,你抱我起来就好了。”

夏油杰习以为常地嗯了一声,毕竟美人鱼只有鱼尾巴,他只能天天抱美人鱼走路。

等他干脆利落掀完被子,夏油杰睁大了眼睛,刚刚的疑惑悟怎么在床上睡觉的问题解开了。

五条悟的鱼尾巴消失不见,换成一双又直又细的长腿,还白得发光。

夏油杰看了一眼,然后面不改色抱悟起来,带他去浴室,催促他,“快洗漱吧,今天可不能迟到

了,第一节课是夜蛾老师上的。”

懒洋洋地睁眼,五条悟看着他顿了一下,小声说,“杰,能不能……”

夏油杰很快接口,“让我帮你刷牙,你就别想了。”

“不是啦,”五条悟张开嘴给他看,两颗白齿尖尖的,小巧得可爱,软声说话像在撒娇一样,“我

现在变成吸血鬼了,杰能不能给我咬一口?”

夏油杰:???

他的第一想法就是原来不是美人鱼能变化双腿了,而是悟变了种族?

咒术师什么没见过……笑死,这真的没见过!

悟,你就一定要不做人吗?我说的是字面意思。

五条悟像猜到了他的想法,无辜说,“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美人鱼是我开学前一晚才

开始第一次换了种族,现在变成吸血鬼也是昨晚莫名其妙就变了。”

夏油杰接受现实,甚至开始好奇未来。

悟,神奇的种族变变变,以后还能变成什么种族呢?

1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