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是否还能重归于好

he预警

“离婚!”

五条悟拍着桌面的手微微有些泛红,但夏油杰只是默默看着他,一声没吭的转身去准备材料。

他趴在桌面上,脑袋里乱糟糟的,不受控制地回忆起和夏油杰荒唐的婚事。

本来他们两个是大学好友,在搏击社团认识的。

直到有一天,五条悟误入h色网站看一些g片,感觉打开了新世界,并在那天晚上梦到主角变成了他和夏油杰。

他自此以后看夏油杰干什么都感觉很xg,五条悟是能忍的人吗?当然不是。

于是他向夏油杰表白了。

夏油杰表示自己尊重任何一种取向,但他自己是个钢铁直男,让五条悟放弃自己去找一个真爱。

五条悟每天堵在夏油杰宿舍门口给他送花,自此他两成为人尽皆知的一对“情侣”。

夏油杰每次躲避的态度让他很不爽,于是他选择了歪门邪道-给他下药,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由不得他说不行。

夏油杰对五条悟是从来没有防备心的,当他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一股不正常的热潮时,他难以置信地对五条悟说:“你对我下药了?”

五条悟边俯下身子边说:“对啊,这样你就可以跟我在一起了吧?”

……

虽然之后如他所愿,夏油杰同意了,但那以后他脸上就没有笑容了。

五条悟心想,人都到手了,日久生情不怕困难。

但他实在低估了夏油杰。

在他向夏油杰求婚的那一瞬间,他看到夏油杰眼中一闪而过的-嫌恶。

是的,没错,尽管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但他从未在夏油杰那里感受到爱意。

好像跟他在一起只是负责罢了。

跟工作没什么两样。

但五条悟还心存希望。

结婚了就不一样了,他一定能好好对我。

夏油杰从见到五条悟的那一瞬间就陷入了那一片深邃的蓝。

他对五条悟一见钟情。

但接近五条悟后,夏油杰发现他是一个做事三分钟热度的人。

于是他在平常有意无意地做一些暧昧的举动,但在别人看来又只是普通的好兄弟。

当时机成熟,夏油杰设计让五条悟看到那些东西。

没有辜负他精心做的伏笔,五条悟果然上钩。

他假装一无所知。

到五条悟表白,送花,求婚,夏油杰其实很心动,面上无所谓甚至有些苦恼的面具差点破裂。

但他知道,必须要让五条悟失去一次,他才能一辈子拥有这个人。

因此,当五条悟提出离婚时,他也只是点点头,然后去准备材料。

尽管他心里将五条悟安排的明明白白,当看到“离婚证”那三个字时,还是忍不住晃了晃神。

回到家后,五条悟让夏油杰收拾东西赶紧滚,夏油杰却笑了笑说这套房子是咱两一起买的,理应你一半我一半,我要继续睡这里。

五条悟气的瞪了他一眼,但他说的确实在理。

而且他两都是刚出来没工作多久的大学生,能凑出一套房子的首付已经是极限。

夏油杰微笑着看五条悟把自己的东西都扔在沙发上说以后这就是你睡觉的地方,心想不用多久我就会回去的。

到了晚上,五条悟发现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卧室只有一个,但他两都不愿意睡沙发。

“我不管,我就要睡床!”五条悟大声嚷嚷着,在床上呈八爪鱼状。

“我也不睡沙发。”夏油杰看着那个大型八爪鱼,假装无奈叹气。

“咱两这房子一人一半,凭什么我就睡沙发?”

五条悟顿了一下:“没有为什么,杰这么五大三粗在沙发上凑合一下也没什么吧?”

夏油杰没有多说,直接把五条悟移到床的左边,自己在右边躺下了。

“行了,这样就解决了。”

“你是不是还觊觎五条大人的美貌!”

“赶紧睡吧你。”

夏油杰把灯关了,顺便把人搂过来,把他的嘴用手给封上。

五条悟起初还挣扎一下,但这种亲密的姿势在他们结婚后几乎没有出现过。

什么意思啊……

五条悟边想边在这种安心的氛围中睡着了。

夏油杰看到五条悟睡着后,才敢在窗帘泄露的一点月光中偷偷描绘他的眉眼。

第二天,五条悟看到床边空了的位置还有些茫然。

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们原来已经离婚了。

巨大的窒息感突然降临,心脏似被什么东西揪住,他大口大口呼吸着,眼泪也不自觉的往下流。

在卫生间洗漱的夏油杰听到动静过来后被他吓到了,要给他打救护车。

而五条悟死死拽住夏油杰摇头。

夏油杰只能抱住他,轻轻拍他的背问怎么了。

他还是说不出话,在夏油杰的怀中闻着他熟悉的气味,想到不久可能就再也见不了面,抖的更加厉害。

夏油杰感觉怀中的人颤抖的更加厉害,把他轻轻推开,捧着他的脸问他究竟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

五条悟还是摇头,抓着他的手,带着一点泣音:“亲亲我…”

夏油杰没有丝毫犹豫的给他一个带有安抚性的吻。

边安抚边说:“没事了没事了,我一直都在…”

五条悟听到这打了他一下:“骗子!我们都离婚了!”

“不离了,走,我们去复婚。”

听到这的五条悟脑袋上的问号直接实体化。

“因为我爱你啊,悟。”

End.

20 Likes

诡计多端的杰哈哈哈哈哈哈哈

5 Likes

这发展看得我一愣一愣的,杰你很会演嘛

4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别说悟了,我这个读者视角都傻眼了

詭計多端的男同:anger:

杰哥你好会哦,怪不得有这么可爱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