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别墅之心圄心愿by过期茶

Summary:
『五条先生,在尸检报告出来前请您完整陈述您与夏油先生的一切相关。』
『一切?从哪里开始呢。』
『从您和夏油先生的初遇开始。』

3 Likes

“五条先生……”
“五条先生。”
“五条先生…五条先生!”
“五条。”
“五条先生。”
“请问,夏油先生为什么会死在您的床上?”

『我和杰是在一家快餐店认识的。』

当时五条正和几个粉丝合照,对于地下偶像来说,漫画般的银丝蓝瞳和精致脸蛋是胜过实力的重大武器,这也是商业公司为什么选择花瓶而不选择刷牙杯作为“商品”的原因。ccd相机洗出的照片过度曝光,唇红齿白与女生们贴脸的五条被完美定格。

正是这个瞬间,背着吉他包的夏油闯进五条的视野,黑色高领挂着十字架银链,脚踩长筒马丁皮靴,直直的长发挑染了几缕粉,眼影也是黑色的。五条认识夏油,不同于其他依靠外貌的酒囊饭袋,夏油是有能力和才华的。

“我还有炸薯条,你要吃吗?”
夏油最后一口饭团鼓在嘴里,一抬头就是张明晃晃的笑脸,后来他问过五条是不是那时候嘴角有米粒,所以悟才笑得那么开心。五条只是懒洋洋枕着他的肩膀回:“没有米粒啦,就是觉得杰可爱而已。”

『我和杰租了房,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生活。你知道吗,400円一碗拉面和200円的一桶泡面有很大区别,而200円的方便面和250円的方便面居然也有很大区别。对了,方便面桶是可以用热水冲生鸡蛋的。』

“完了,这个月钱不够了。”夏油瘫倒在沙发上。
“我也是———”五条挤在他身侧同样嚎道。
“我们只能继续吃泡面,还是没有卤蛋那种。”
“谢天谢地没有卤蛋。”五条吐舌呕了声。
夏油笑着问:“真的那么难吃吗?”
全家便利店推出的新品,卤蛋海鲜泡面,只花费比正常泡面多50円的价格就可以拥有一颗卤蛋,对于夏油和五条而言是莫大的好事,但万万没想到,省去的50円去买止泻药都远远不够。
“就是说弄不出新品可以不弄,那玩意儿是人吃的吗!”提起这个五条便一肚子火。
夏油也叹气:“一开始是为了营养均衡,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灶台是零散的调料包,他突然想到什么,“我们可以直接冲鸡蛋哎!”
“冲鸡蛋?生的熟的?”
“笨,当然是冲生的,悟没下过荷包蛋吗?”
五条高傲一哼:“杰才笨吧,杰说的这个我早就试过,结局就是废了鸡蛋又废了面。”
“悟没有掌握好水的火候。”
“不就是沸水吗!”
夏油高深莫测地摇头:“请把最后一枚鸡蛋拿出来!”

“正常的滚沸水上限是100摄氏度,也就是说用来冲鸡蛋必须得用上限沸水,最低不能低于98度。”煤灶上的水壶滋滋作响,夏油单手握住水壶把手问五条,“泡面万事俱备了吗悟?”
“Yes Sir!鸡蛋也打进去了!”
“好的,让我们倒计时…”水壶犹如警报器发出刺耳的声音,而夏油的倒数声却清晰可闻,“…三,二,一!”
刚刚煮沸的100度开水冲到鸡蛋上,在蓄满方便面桶的同时也将滑软的蛋清与蛋黄浇出蛋花。
“它成白色的了!它在爆裂!”
“悟,不要说得这么粗暴嘛。”夏油得意地望向五条,“你就说鸡蛋它熟没熟?”

后来两人坐在一起嗦泡面,一致决定得抽空去趟超市买鸡蛋,因为鸡蛋便宜,可以炒可以煮可以冲。

『抱歉打断您,五条先生。我想问,鸡蛋…便宜吗?』
『现在不便宜,以前还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所以你瞧,什么都在变。』

“最近来看演出的人多了啊悟。”夏油擦着头发从洗浴室出来,“我今天看见一个女孩,穿着水色的连衣裙,背上是关于你的痛包,悟的脸印在徽章上也很好看呢。”
“简直侵犯老子肖像权。”五条有气无力躺在床上,“别说我了,为杰而来的还有男生吧,如果不是他太矮我甚至都以为是杰的翻版,打扮得太像了,这就是粉丝吗……”
“尽管有些困扰,但我们好歹赚得多了!”夏油夹带着水汽叠在五条身上,湿漉漉的头发堆了人家一脖子。
“凉凉凉!杰!!”
夏油撑着下巴乐:“正好清醒一下去洗澡。”
“我要用杰的沐浴液,好闻。”
“给钱。”
五条啧了声抓着夏油挠痒痒:“小气鬼小气鬼!”
夏油被挠得笑不停,打闹了好一会儿,直到夏油的腿不小心碰到床边吉他,嘭的一声他们才休战。

“话说悟家里是做什么的啊,他们支持悟来这里演出吗?”夏油边整理吉他包边问。
“母亲很早走了,家里只有父亲和一群叔辈,都是些腐朽的老橘子,成天只会唠叨你。”五条满不在意地回答。
“抱歉,悟……”
“没事啦~”五条摆摆手,“杰的家人呢?”
“他们都挺支持我的。”夏油勾起唇角,“之前总给我转账,可我不想花他们的钱,一直拒绝接收。现在好歹也能稍微回报给家里一些了。”
五条澄澈的蓝眸认真注视着夏油,也跟着笑了笑。
夏油觉得难为情,因此转移话题:“后天周一没多少人看演出,我们不如去代代木上原吃甜品吧!据说有家以各种山作为点心的小店,悟想不想吞掉富士山!”
“好耶!!”

『啊,那家店吗,我和朋友去打卡过,ins上很火,得提前预约。』
『是吗?那时我和杰去根本没什么人,我俩反倒做了开店的第一批实验仓鼠,点心也只有富士山和大仓山。现在呢?品种怎么说都更多了吧。』
『没错,现在甚至将每座山的不同季节也做了出来,春天的大仓山是绿色抹茶,夏天的大仓山是红色菜椒味。』
『菜椒?甜品是菜椒味?』
『对啊,特别难吃!』
『哈哈真好啊~~嘛,本打算这周带着杰故地重游呢。』
『五条先生,您和夏油先生真的只是挚友吗?』
『哇,作为警察嗅觉很不灵敏嘛,现在才问这个问题吗。』
『五条先生,嗅觉是用来形容狗的!』
『这周三是我和杰在一起四年的纪念日,他是我的爱人。』

“全是香水味啊杰!”五条不耐烦地把人往沙发上一甩,醉醺醺的夏油抬腿还不小心带翻一把木椅。
“悟,悟,我,我高兴!我们下星期要进剧组了,拍…拍戏哎!”夏油口齿不清叫唤着,心情好今晚便多喝了几杯,当然也有制片人与导演的撺掇。
“拍个不上线的恐怖片把你高兴成这样。”五条没好气地帮他脱衣服。
“关键,键是,我和悟一起拍戏!这是我们共同接到的第一部戏啊!我,我是悟的主角,悟也是,是我…的主角呀!”
“杰,你知道成为小演员最重要的是什么吗?”五条凑到夏油跟前,这时反倒不嫌弃他满身酒味了。
“是什么?”
“就是你再也不能和女粉丝贴,那,么,近,啦~”五条紧盯着眯眼的夏油,手轻轻抚摸对方的眉骨,鼻梁,和唇瓣。
“和地偶不一样啦?”夏油天真地问。
“当然。”
“好吧!”
“所以杰不懂就要听我的。”五条循循善诱,“杰同意吗?”
“我,我同意!”
“太好了。”五条十分满意,低声蛊惑道,“那如果有女人约杰,包括女粉丝女制片人…无论是谁你都要告诉她们,你阳痿。”
夏油以为自己听错了:“谁,谁阳痿啦?”
“你,夏油杰。”
“我没有啊!”
“装的嘛~私生活混乱是不能当小演员的!”
“可我,真的不阳痿!”即使此刻夏油神志不清也都能看出他脸上的委屈,他抓着五条的手放在自己的裤裆上,可怜地说,“你摸,硬的。”
五条一股热气涌上脑门,手心是真实灼热的触感,他掐着夏油的下巴恶狠狠骂:“杰是臭流氓吗!”
“不是!”
“不是你用这东西操我的手?”
被酒精麻痹神经的夏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味固执地嘟囔:“我不阳痿,不阳痿,硬的……”
“好好好,杰最硬。”五条只好安抚道,手握着夏油的东西撸动,隔着衣物也能感受到沉甸分量,“那这么厉害的杰只想操手心吗,还有更好的地方…你不想试试吗?”
夏油眼神逐渐变得清明,愣愣盯着五条不动,良久,他扯起五条的领子拽过去,轻飘飘在人唇上啄了下,道:“你傻。”

『他拒绝您了?』
『不是哦,杰只是觉得应该在彻底清醒时才能认真做那种事。』
以及,夏油的确是醉到硬不起来了…这个只有两人知道。

恐怖片《死亡别墅》是天才导演羂索的处女作,虽说没有上影院,但却足以成为一部入选国际奖的影片。它不仅有恐怖元素,也有大尺度的血腥场面,人物关系错综复杂的剧情,蒙太奇拍摄手法与日式阴沉结合,每个场景皆被赋予血与阴影的色彩美学。而《死亡别墅》的选角也很合适,影片中不乏涉及露骨的情色内容,只能说,卖得很成功。

『演得也很好吧!这报道真会抓眼球!』
『你也说了他得抓眼球嘛~』

《死亡别墅》讲述了很多人来到一个传说发生过灵异事件的封闭别墅旅游以满足好奇心,每逢夜半,别墅外房间内总有黑色的影子出没。起初人们以为是眼花,没想到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黑影的范围也越来越广,直到死了第一个人,直到每天都死一人。所有人理所当然认为“凶手”是黑影。

五条在影片中饰演的是一名变态杀人犯,简而言之就是别墅里死的人都是他杀的,但黑影也是真切存在的东西,它们来源于死去的人,在“五条”将他们的生命以各种方式终结后,残留的恐惧与恨意一点一滴幻化成黑色的阴影,这是惨死之人对“五条”的诅咒。

黑影渴望拥有更多的力量来吞噬“五条”,支撑它的方法就是汲取人的各种杂念,贪痴恨爱欲都能让黑影继续生长。“五条”或多或少对其有所了解,但那又如何呢,那些杂念与他的杀念相比不值一提,以欲望为食的黑影永远也比不过只喜欢杀人的“五条”。

夏油在影片中的身份则简单很多,不过一名刚大一的学生,陪着母亲来别墅散心,于众人中可能是最不起眼的一个,然而“五条”却有趣地察觉,“夏油”是为黑影的滋生提供最多养料的人,那样一张不苟言笑的脸庞下,竟然隐藏着如此汹涌的欲望。

“五条”决定把他留到最后。

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五条”发现了“夏油”的秘密,也明白黑影为何偏爱他。因为“夏油”在与自己的母亲乱伦。

“五条”幽蓝的眼睛盯着监控,清晰度一般的视频里是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裸体,随着“夏油”的挺动,女人捂着嘴不敢尖叫,可双腿却紧紧夹着结实的腰腹。

“五条”坐在椅子上低头,身体不断颤抖,寂静的房间里他的笑声越来越大,他兴奋得睡不着觉,甚至喘不过气,这是头一回异样的痛感。窗外狂风大作,扭曲的黑影也在发疯似的咆哮。它们如滑腻的流水浸入“五条”的屋子,快速蔓延冲向显示屏前的人。

倏尔间,黑影僵住了。“五条”胸前的窒息感散去,他大口呼吸看着那些黑影蔫蔫离开,再看监控,“夏油”射了,性爱结束。

原来如此。

“五条”明白了,做爱时的“夏油”是杂念最多的时刻,一边沉沦于情欲又一边忍不住唾弃占有母亲的自己,身陷欲念囹圄不可自拔,这些是让黑影力量直线增强的原因。也就是说,只要“夏油”活一天,“五条”就离被黑影吞噬更近一天。

生死掌握在他人手里,“五条”在黑沉沉的屋内思考,很新鲜,可他还没玩够。要不然先把“夏油”的母亲杀了吧。

『没有获奖遗憾吗?』
『没太大感觉。毕竟比A级片知名度高却没有贞子高级,导演拍的一些情节过于小众,尽管他将日式美学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是哪篇报道点评的来着,忘了,总之说得不错,选择那样拍摄就要承担观众多元的评价。』
『夏油先生的cut……』
『杰的身材很好。』
『我是说,夏油先生和您的对手戏。』
『噢~那个啊。』

影片的另一看点就是“夏油”和“五条”在结局的冲突。“五条”最终还是选择先杀别人,把“夏油”和他的母亲留在最后,只是他每晚都要承受刀绞般的心痛,有一次“夏油”做爱时间长了些,黑影就已经猖狂到窜上“五条”的身,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火烧似的疤痕,幸而最后一秒,“夏油”停止了。“五条”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心里第一次燃起怒火,他要让“夏油”尝到百倍的痛苦。

于是在别墅内的倒数第二天,夜晚静悄悄的,呻吟着的女人正坐在“夏油”身上起伏。“夏油”伸手想为母亲把头发别至耳后,可下一秒,母亲眼睛瞪大,钟表嘀嗒,时间流逝,而“夏油”感到有什么东西滴在自己的腹上。

灯乍地亮起,“夏油”看清眼前的场景后一动不能动。母亲的胸前没入刀刃,血顺着白皙的乳房以及小肚温和流淌,女人身体缓缓向后跌落,“夏油”由此看见她背后的白发修罗。

对方灿烂地笑了笑,问他睡得好吗。接着慢条斯理戴上医用乳胶手套,揪着女人的头发将那具软塌塌的尸体扔到一旁,然后走向“夏油”。

“夏油”神情恍惚,不知是现实还是梦。“五条”把“夏油”性器上的安全套摘下来随意丢到尸体上,而后用湿巾帮“夏油”擦干净依旧挺立的东西。

“我们能一起死了,你很恨我吧,恨不得杀了我?”“五条”大笑着,“诅咒我吧,当我被火焚烧的同时,我也会杀了你。”
“夏油”用手臂遮着眼如死尸般倒下,嘴里低咛着:“结束了。”
黑影似乎越来越弱,“五条”这才发觉不对劲,他掐着“夏油”的脖子吼:“为什么,你不生气吗!诅咒我啊!让那些东西来弄死我!我杀了你的母亲,你的情人!”
“夏油”自嘲一笑,双手按在“五条”手上,黑发黏在脸上阴郁诡异:“我怎么会生气?我该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杀了她!你知道从和她上床以后我受过多少折磨吗,我想杀了母亲杀了父亲杀了自己杀了所有人!但我不敢……”说着“夏油”疯疯癫癫坐起来,将“五条”搂在怀里,“是你,你是我的救世主,你是神啊!喜欢杀人对吗,多么可爱的兴趣,杀人多痛快!”
“你是个疯子。”
“我没有错……”“夏油”自顾自地说,“错的是他们!我没有错!”
“五条”面无表情啧声:“真没意思。”

『不如和我一起逃吧。这句台词很浪漫。』
『多谢喜欢,是我自己加的哦~』
『欸?是吗!』
『因为那时候的“杰”看起来真的需要有人带他逃嘛。你说……』
『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如果我能带生病的杰也逃走就好了。』

“杰,想吃点什么吗?”五条吻了吻用被子把自己裹成蚕蛹的人。
“没胃口。”
“那想去哪儿玩吗,我记得杰之前不是说想坐威尼斯的游船,我让助理办手续。”
“不想动。”
“好,我做了米饭炒……”
夏油忍无可忍将五条推开:“悟没事干吗,行程很紧吧,为什么要和我待在一起呢,因为我有抑郁症你可怜我,怕我会跳楼还是怕我会吞药?你能不能不管我,这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累赘!我有病我该怎么办,是我的错吗……”
“哎呀呀好了好了。”五条抱住夏油像哄小孩一样晃来晃去,“是杰太把自己的病情当回事吧,那杰都知道我行程满,所以难得空出时间想和杰出去玩有什么不对嘛,难道杰不愿意和我黏在一起吗,杰是不是不如以前爱我了!”
夏油只觉得浑身没劲,仿佛刚才已经用完了全部力气,他勉强抬手回抱五条,脸埋在对方颈窝里:“没有,我很爱悟。对不起,我只是…只是心情不好,我真的没胃口吃东西,威尼斯小船也提不起兴趣,抱歉悟,我太扫兴了。”
“这有什么,那杰就睡觉嘛,睡觉最舒服。不想吃就不吃不想玩就不玩,杰想怎样就怎样。”五条扶着夏油躺下,故意眨眨大眼睛,“但是杰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嗯?”夏油温柔地摸了摸五条脑后削短的发茬。
“等我工作结束回来杰一定要给我亲亲!”
夏油露出无奈的笑容,捧着五条的脸亲了几口:“好。”

待夏油入睡,五条从房间里出来,一改轻松姿态。他给家入硝子医生发消息说稍后拜访,但临时一通电话又让他暂时搁浅这个计划,是夏油父亲的电话。

自从夏油诊断出抑郁症后就没再动过手机,每天昏昏沉沉,楼下行车无意的鸣笛声都能让他情绪崩溃,他整天窝在卧室,脑袋放空再回神脸上便已挂满泪痕。

必要时家入会来这边为他复查,除此以外他身边只有五条。不是夏油不愿意联系家里,是因为他不知该如何面对父母。《死亡别墅》将夏油杰塑造成一名演员,同时也让他永远成为一名演员,他因为不能出戏而无法顾及现实生活,只要一见到父母就会想起戏中令人恶心的自己。因此,他开始疏远家人封闭自己。

起初状况还没有这么严重,夏油大红之后商业价值也在提升,甚至做过特邀嘉宾参演一些MV等,说来可笑,他能演好每一个虚假角色却无法做好真实的自己。后来夏油开始接广告与代言,这是无法避免的成名效应。那时他的情况便恶劣起来,拍摄中时常心不在焉,耽误进度不说成片效果也一般,所以夏油又经历了各类企业品牌解约的过程。

夏油不在乎这个,他知道自己该休息一段时间。每晚做梦他都能看到父母向他招手,当他愉快地跑过去,眼前却立马转换成他手刃父亲又同母亲交媾的场景,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醒来周围一片黑,犹如回到死亡别墅,阴森嚇然。于是晚上睡觉五条都会帮他留一盏床灯。渐渐地,夏油拗在影片世界里不肯出来,有次两天没吃东西后五条挟着人去医院才知道是抑郁症前兆。

“小杰最近还好吗?”
“有好转,但是不明显。”五条顿了顿,“您和阿姨别担心,杰会好起来的。”
“这孩子,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见我们,他母亲成天哭,我说哭有什么用啊,等儿子病好了他就回来了。”
五条听见另一端不明显的抽泣声。
“杰…他只是身体不舒服,是病情不让他见你们,杰其实很想念叔叔和阿姨。哦对,他说上星期还往叔叔卡里转账了,您收到了吧?”
“收到了!所以才让人不省心啊那个臭小子,我们不需要他的钱,只要他健康就好,唉……”
“他会好的。”

『他一直没好……』
『杰是个骗子。』
『……』
『要是人有超能力就好了,我一定选择读心术。』
『五条先生,我想说您没有错的。』
『我知道。可我就是想搞清楚,杰强颜欢笑独自难受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说,太阳晒屁股了!”
五条一睁眼,床边逆光站着一人,清晨的太阳是薄荷味的淡黄,将夏油的发丝卷软。
“杰?”
“猜我做了什么早点。”夏油弯腰赠送五条一枚早安吻。
“啊?”
“布丁狗煎饺~”夏油站直道,“快起床哦悟,煎饺凉了可不好吃。”
五条坐起身,白色鸟窝笼在头顶,他没忍住拿出手机看日历,时间是正常的,可这样的杰不就是曾经的那个安然无恙的杰,自己出现幻觉了吗?

他趿拉着拖鞋慢吞吞走出来,夏油正坐在桌前朝他笑,围裙还没有脱。
“杰,你……”
夏油边帮五条夹煎饺边道:“其实早就想告诉悟这个好消息了,从几天前开始我感觉自己心情就不是很差,而且食欲也增加了,昨天将一盒大福都吃了你敢信吗。”他叹了口气,“我也不太相信病情这么快好转,所以没有和悟说,但慢慢的,我发现身体真的有在变舒服。”
五条静静望着夏油,没说话。许久,他才笑了笑。
“杰可不能骗我哦,那今天请硝子来怎么样?”
“就知道悟会这样。”夏油同样笑道,“正好很久没见她了,我也想知道我的病情现在如何了。”

“为什么不让悟待在这里啊硝子?”夏油看着在天台外朝足球撒气的五条忍俊不禁。
“就算你们形影不离,可这也是你的隐私,并且作为医生我有权维护病人的身体情况。”家入也看向五条,“小孩似的。”
“不觉得悟像只玩毛线球的大猫吗,可爱。”
家入打了个冷颤:“肉麻,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恋爱脑。”
夏油有些害臊,用抱枕遮了遮脸。
“行了,没大问题我就走了。有事再联系。”说罢家入动作一顿,“不联系最好。”
夏油自然明白她的意思,随即露出微笑:“好的。”
“还有。”
“什么?”
“家里怎么会这么多球?”
关于这个夏油也无可奈何:“是悟买来让我运动的,说反正我不想出去,那就在家自己玩。足球篮球羽毛球乒乓球连皮球都有。硝子要是有空不如经常来陪我打球吧!”
家入给了他一个白眼,竖中指离开了。出门后她点开通讯录找到联系人五条:
【确有好转,但仍不能掉以轻心,随时关注他的状态,有情况call我。】
很快,对面回复【ok。】

在那之后夏油提出想回家看看,这也是五条放松戒备的重要原因,因为他知道夏油在拍戏后抵触父母的程度,连做梦都在呓语“对不起妈妈”,如果他能面对父母,也就意味着病情真正有转机。再加上夏油想带着五条一起回去,之前演出的时候五条陪他回过一次家,不过那时只是朋友身份。
“悟这次回家就是恋人身份了!”夏油开心地说。

五条暗地观察着夏油,除了最开始见到父母时身体略显僵硬,后来一直都很轻松自在,而且他很久没见夏油这么高兴了。接下来大半年的时间几乎每三两个月,夏油就会探望父母一回。难得他精神充沛,于是和五条两人还出国玩过几次,威尼斯的小船也终于乘了。

而在夏油好起来不久后五条便陆续复工了,起因是有段时间夏油总给他吃方便面,五条有种重回地偶那几年的艰苦错觉,虽然杰的蛋花冲得越来越好了。
“悟知道我们已经没多少存款了吗?”
五条从沙发上弹起来:“啊?”
夏油叹气道:“我的药一直没停,花销本身就很大,以及又出去玩了几次,我们的存款现在基本只能支撑日常吃穿了。”
“所以,悟该出去赚钱了吧。”夏油认真道。
“不是,可是……”
“我肯定是不能复工呀,稍微累一点就想睡觉,家里目前为止只有悟这根顶梁柱,再不赚钱泡面也吃不起了!”夏油摸了把五条的脑袋,“明白悟放心不下我,我可以叫硝子来,或者去爸妈那里住一段时日。”他用力挤五条的脸,“总之,现在我只要钱!”

『夏油先生他……』
『杰总是有办法,他明白我未必会为我自己工作,因此让我去为他为这个家工作。幸福的糖衣炮弹,躲不掉。』
『因为您爱他,他知道。而他也如此爱着您。』
『是啊。』

“下周三是纪念日啊杰!”五条蹭蹭夏油兴奋地说,“我有一个计划!我们去代代木上原吧!”
夏油很快就清楚五条的计划了:“然后吃大山点心?”
“不愧是杰!”五条躺在夏油腿上,“听说现在那家店打通了隔层,外间摆放一些陶瓷工艺品,里间才是吃甜品的地方。正好怀旧一下!”
“行,听悟的。”夏油轻声道,他想了想,“我记得悟从明天起连续三天都有通告吧,今天周一,那我预订周六的票,提前去还能逛逛。”
“欸,自驾游不好吗?”
说完五条头上挨了一掌:“那么累!悟以为代代木上原很近吗?况且我才没力气和悟换着开车,必须订票!”
“嘛嘛好吧!”五条顺势握住夏油的手,“路上还能拍照纪念。”

『杰死在周五。』
『他自杀了…?』
『嗯。那一刻我喊不出杰的名字,第一反应竟然是原来他已经那么瘦了。怎么才发现……』

夏油陷在柔软的枕头里,脑子里全是五条满怀欣喜地说下周三庆祝纪念日。可当他想笑时,五条身后的巨大黑影又开始蠢蠢欲动,它们会伤害悟。这些东西已经跟了他和五条一年多,明明他没有任何杂念,他只是想好好活着只是想陪在五条身边,诅咒为什么不肯放过他们。

眼前是恋人安稳的睡颜,夏油却莫名难过,他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他应该睡觉吗他应该躺在舒服的床上吗他应该成为悟的拖累吗。

他下床走到厨房,才发现现在的自己竟然连把刀都需要两只手来握。锋利的刀刃反射出明净的亮光,周围是如同火焰闪烁不敢近身的黑影。

夏油扯开嘴角,欣慰地想,原来黑影害怕刀。

他回到五条身边,将刀藏在枕头下,身子不断靠向唯一的热源。通告连轴转好不容易得以休息的五条没有醒过来,只是凭借习惯拥住夏油。

黑影张牙舞爪扑了上来,夏油急忙将手伸到枕头下碰到刀柄,它们立刻又胆怯后退了。

“不许你们吵醒悟……”夏油喃喃道,湿热的液体自眼角划过脸颊。他明白了,只有刀进入他的身体,他才能保护悟,有这样的自己在,黑影绝不会靠近。

夏油深呼吸,心想能不能让悟来做这件事,只要抓着悟的手放在刀柄上,接着往自己的胸膛里推,这样就大功告成了,就像《死亡别墅》那样,悟会再次拯救他。
可悟在睡觉啊。
“算了。”

五条至今也无法形容那一幕,血染红床单,鲜红的液体循着绵料延伸爬到他的一条胳膊上,水果刀直直插在夏油胸口,血珠仍在往出冒,顺着刀锋滴到他的手臂。
“悟…悟,它们不敢再来了……”夏油侧着身,泪水混着血聚在眼窝,他咳了咳,眼睫抖动,就像断了翅膀的蜻蜓。
那瞬间五条不知该如何呼吸,他张口想喊杰,嗓子却卡了东西似的发不出音。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好像,又看到…看到我们在泡面…我好累,没力气…这次就轮到悟,倒数吧……”
“抱歉,悟。”

『在杰死后我才知道原来他已经是重度抑郁了,他给我留了录音,说经常会看到一些黑影,就是死亡别墅里的诅咒,还说这次由我来保护悟。哪有什么黑影,只是他的病重到出现幻觉,直到最后一刻,他仍然没有从那部戏里走出来。有时候我也不太懂,完全信任是好事吗,比如完全信任着杰的我,真的相信杰所说的没问题以致于造成这个结果。再比如完全信任着我的杰,他信任我无所不能,信任我能强大到坦然面对他的死。可事实并非如此,早在那个晚上,我就也已经死于那把水果刀了。有着抑郁症的他伪装成正常人大半年,杰到底一个人承担了多少?』
『不过幸好,杰死的时候认为他保护了我,是幸福的吧,心里没有痛苦地离开,这就够了。』

“可以放人了,尸检结果显示夏油杰是自杀。”

五条从昨天来到这里除了一杯咖啡就再没进过食,他看向听他讲完整个故事的年轻警察:“三轮警官,能帮我泡个面吗?”

三轮拆调料包取热水的匆忙身影走来走去,五条回想起和夏油刚在一起的情景,桌子上只摆了一锅热气腾腾的汤面,上一位租客留下来的大块头电视机频道没几个能看,两人围在时而花屏的屏幕前,一人夹一筷子面假装喝交杯酒似的吃交杯面。接下《死亡别墅》剧本后听说夏油有感情戏,他们又查了很多影视资料,最终不知道从哪里搜刮来一部韩剧,一根面挂在两人嘴里边吃边接吻。五条满脸嫌弃地问这种戏真的不恶心吗,夏油道大概是配乐浪漫吧。

“你想知道杰是怎样学会冲蛋花这一招吗?”五条问同样在吃泡面的三轮。

三轮点头,大概被水汽蒸着了,眼睛有些红。

“小时候杰一家吃火锅阿姨会准备几颗鸡蛋,本来是最后放进汤底煮的,但杰偏不听话,非要向阿姨和叔叔展示自己的打荷包蛋能力。结果每次都成片儿汤,被揍了一顿还依然坚持打,久而久之,他就掌握了生鸡蛋在不同水温下存活的精髓。”
五条淡淡一笑:“那个爱出风头的家伙啊。”

下午两点三十五,泡面吃完,五条也要离开警局了。

“请,请节哀!”临走前三轮朝着五条蹦出这么一句,她眼神躲避,不自然地扯扯袖口。

五条笑了笑,礼貌点头以作道别。忽然,他步调放慢。回头认真观察了三轮一番,视线没有落在人身上,反倒集中在对方身后。
“五条先生?”
“啊,没事。”五条戴上墨镜,“看错了。拜拜三轮警官~”
三轮不放心地左右环视,的确没发现什么异样。

五条推开门,不由伸出手臂挡下刺眼的光。余光中,方才看到的那些黑影此时正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但异常乖巧,温顺。

半晌,五条笑了起来。
“大概是诅咒吧。”

尾声
【论坛】论wtw息影之谜
浏览量:72.5w
……
23L
这帖子有什么必要吗
24L
谁不知道wtw是因为xyj才转幕后的
25L
唉,人死如灯灭啊
……
38L
这么舍不得才转幕后,怎么不跟着一起走啊
39L
我说五黑别太离谱,诅咒别人死会遭报应的
40L
:horse:死了吗你怎么不跟着一起死
41L
大家不要吵架,那楼已经删了
……
102L
他俩真是朋友吗
103L
不一定
104L
不一定
105L
死在他床上,这辈子他还能爱谁啊
106L
别说了,死者为大
……
152L
五黑别逼逼,看完你爹采访再来狗吠[mpeg.4]

主持:您选择息影真的很遗憾
五条悟:遗憾常有
主持:那为什么要放弃已经接下的那部剧呢
五条悟:当初接下那部戏也是为了我和杰的生活,他离开后也就没必要了。杰是我最重要的人,对杰来说我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的男主角,杰于我而言也应如此。

……
163L
最重要的人啊,唯一啊
164L
对不起,突然觉得如果wtw真跟着xyj走了,xyj见到他也会揍他吧
165L
wtw不会那样
166L
你们不懂wtw和xyj,wtw在也就意味着xyj没有离开
170L
唉,怀念我们那几年还没火的小偶像了
171L
害,谁没追过地偶,现在家里还有和wtw的合照呢
172L
当时是个妹子就模仿过xyj的穿搭吧,我还差点打了唇钉
173L
那时候真好
174L
经常看他俩跑着赶电车
175L
正是青春好时光
176L
永远的祓本组合
……

6 Likes

茶茶老师好厉害……夏的痛苦纠结被好好的展现出来,感觉都共情了好强的感染力,谢谢老师今晚又是不眠夜(痛苦失眠惹……):sob::sob::sob:

1 Like

这篇补充一下下!:五最后看到了黑影 其实也意味着他生病出现幻觉了。和夏同样的病(抑郁症(至于为什么五也会生病呜…当然是因为夏离开了)

2 Likes

杰的黑影吓人,是因为从拍摄电影后不能出戏。悟的影子乖顺,就像是杰的病蔓延到他身上一般。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