澡堂子文学 by 阴霾予雨

underage

pwp






高专一年级冬天的时候,男澡堂的大灯闪了闪,彻底灭了。应急照明灯两道幽幽的白光打在夏油杰背后,他叹了口气,察觉到另一个光源。

“别想。”他警告道。五条悟洗澡的时候当然不会开着无下限咒,少年人热乎乎带着水汽的身躯贴过来,烫得惊人。

“为什么?”夏油杰甩他肩膀甩不开,反被开玩笑似地按到墙上。五条悟浑身赤裸,腿上的泡沫都没冲干净,一股沐浴露的奶香味。夏油杰很不客气地嗤笑他:“乳臭未干呢。”

五条悟嗷地叫了一声,下一刻就拿水泼他。后者躲闪不及,搞得满头满脸都是水。矫健的肌肉线条绞在一起,黑暗中六眼晶亮,一条长腿抵在瓷砖墙面上,手直接向下一摸。

“明明硬了啊。”

夏油杰叹了口气:“能不能回卧室再说?”

“不行——唔。”天才术士成功遭到暗算的次数屈指可数,其中绝大部分都来自夏油杰。黑发少年露出一个坏笑,展示性地一拨手中的物什。

“悟,分心可不好。”

五条悟的性器被夏油杰抓在手掌心里撸动,没两下就舒服得哼哼,腿往下落,又被对方稳稳地接住了。他彻底赖在挚友身上,圈住人脖子不放,稍有不如意就勒得紧些,喉咙里滚出呼噜声。

“别动。”夏油杰显然也不太好过,呼吸粗重,像溺水一样挣扎道,“我要是死了你还得自己撸。”

他很少说荤话,偶尔来那么几次反而让叛逆期的猫咪很受用。等发泄出来的时候,五条悟闷闷地呻吟了一声,白浊尽数喷溅在小男朋友——或许只是友人——的腹肌上。夏油杰啧了一声,手平举着,让水流冲洗一阵,随后向后抹了一把湿透的黑发,露出额头来。

五条悟不知被刺激了哪根神经,觉得夏油杰这个样子性感得要死,决心以后上床也绝不让他扎头发。热雨淋着他的脊背,几乎要把那一片烫熟了,红彤彤的,手指和脚趾上的皮也皱起一片沟壑。以前只有泡澡的时候会这样,他新奇地打量自己的手,还想到据说婴儿出生的时候也是皱巴巴的,像红皮老鼠。光是想想就让人发笑,他没头没脑地问:“杰,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夏油杰下意识地报了个日期,反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想到小孩了。”

黑发少年的表情逐渐迷惑,最后平复到公式化的微笑。他的视线向下,放到五条悟白得和牛奶一样的肚皮上。肚脐里盛着一汪水,让人忍不住用手指抠弄,把他激得颤抖、喘息,化成软绵绵的一滩,直到被水流冲到地上为止。

夏油杰从来不因为自己的欲望感到羞耻,不过床第之语还得另当别论。那只操控咒灵的手不再受意识支配,自己慢慢挪上了对方的侧腰,拇指按住离肚脐不远的位置。

“悟是想生个宝宝吗?”他很快、很轻地说,脸颊被蒸汽熏得通红一片。而对方是五条悟,所以乱来些也没有关系。

25 Likes

讓他生!!!:drooling_face:

1 Like

再来一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