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颈待戮 by 阴霾予雨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总之,2018年——也就是十二年后——我被占用了你身躯的老妖怪逮到关进了特级咒物‘狱门疆’里。

“狱门疆内侧的时间是静止不动的。换句话说,它是一个奇点,能够通往众多不同的世界……姑且这么理解就好了。”五条悟比划着解释道。

两人站在海滨的一块巨大礁石之后。海水淹没了他们的小腿,不断轻轻拍打出白沫,夏油杰能闻到独属于海的腥味。天内和黑井的声音从沙滩上远远地传过来,被石头挡去一半,剩余的一半由两个少年护卫平分。

“嗯,所以你来到了这里?”

五条悟打了个响指:“没错。我找到了一个能够改变已经发生的一切的方法。”

“简直像扳动火车轨道一样。说吧,是什么?”

五条悟摘下墨镜,直视着挚友年轻热忱的眼睛。

“我会把所有‘反事实’的时间节点抹消。换句话说,把通往悲剧的选项删除,玩家就只能走HE线了吧?”

“你是不是galgame玩多了啊……就是‘如果没有如果’?”

“差不多啦,就是这个道理。”他眨眨眼,油腔滑调地夸夏油杰好聪明,一猜就对,不愧是好学生。夏油杰拍掉他竖起的大拇指,神色平静地问他:“这么说来我以后做了很多错事。”

“嗯……那是你追求的‘大义’,正确与否并不由我评判。”

“你后来留在高专当老师了?”

“你怎么知道?”

夏油杰很想说“你刚说过”。

“因为这不是很有老师的样子吗。”

“哦哦——谢谢夸奖——”

“说正事吧,悟。”

五条悟直白地说:“我需要杀了你,杰。”

五条悟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狱门疆漆黑的内里。他不太高兴地挪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脚,幻觉小腿上还残留着沾染了血腥的海水。执行星浆体任务所短暂停留的冲绳当然已经入夏,然而那冰冷的触感和2017年平安夜的雪别无二致,恐怕无论杀掉多少次杰都永远不会习惯吧——他如是感叹着。

“2018年——也就是十二年后——我被占用了你身躯的老妖怪逮到关进了特级咒物‘狱门疆’里。

“狱门疆内侧的时间是静止不动的。它是一个奇点,能够通往众多不同的世界……”

原来八月的杰就已经瘦成这样了。他站在他面前,原本宽阔的身躯被雪白衬衫包裹,令五条悟想起白色的裹尸布。

仅仅隔了两三个月而已。

“我明白了。”夏油杰按按眉心,一副头痛的样子,和过去不得不替五条悟写报告的样子有七八分相似,“‘如果天内理子活下来就好了’,‘如果最初能打败伏黑甚尔就好了’,悟是为了这些可能性而来吧。”

五条悟点点头:“这是我选择的道路。”

夏油杰顿了顿,微笑起来,蒙在俊秀脸庞上的阴云短暂散开了。

“如果那些都没有发生,悟能救下更多的人吗?”

五条悟说:“我会的。”

“请吧。”他圈住五条悟的手腕,将它引到太阳穴上,比成一把枪,“要走到最后啊。”

遗憾,所有情绪中最微妙的一种。“本可以”或者“如果”都意味着对既定事实的反抗,寻求同样的因能结出不同的果。从生入死,但凡拥有智能,掌握语言的能力,想必所有人都进行过至少一次这样不必要的思虑,五条悟也不例外。

如果杰叛逃的时候我拦下了他。

“2018年——也就是十一年后——我被占用了你身躯的老妖怪逮到关进了特级咒物‘狱门疆’里。

“狱门疆内侧的时间是静止不动的。它是一个奇点,能够通往众多不同的世界。也就是说能够实现‘如果’。”

夏油杰偏了偏头,宽松的套头衫跟着一晃:“十一年后的悟认为这一切可以规避。”

“没错。”

他深吸一口气,盯着夏油杰说:“杰当时……不,刚刚说,我杀了你是有意义的。”

“提早十一年啊……”夏油杰向五条悟缓步走来,“是的。”

“为了你的大义?”

“为了我们的大义。”他垂下眼露出微笑。

如果那十年里我杀了他。

夏油杰把小姑娘们遣开,皮笑肉不笑道:“好啊。”

五条悟从假寐中醒来,有点耳鸣。但是这不是终点。外面的人有各自的职责,里面,也有他必须做到的事。

如果百鬼夜行没有发生。

鸬鹚一样的咒灵因为庞大的咒力反应而本能地想要逃开,被端坐在其上的咒灵操使颇具威慑力地按住,只能不安地盘旋着。他跳下来,佯装要去拥抱五条悟,被后者不动声色地推开了。

“谢谢你,悟。”他半真半假地说,“我死了以后,也要好好利用特级咒灵啊。”

五条悟想:不对,如果当初山村任务就不是杰一个人执行的,他至少不会这么快离开。

他想到英年早逝的学弟灰原雄。

想到如果杰没有入学高专。

继而是:如果我们没有相遇?

他回到高专长长的台阶下。有个月夜,他们曾经手拉手地奔行而过,偷偷摸摸闯入结界管不到的地方,接着打车进市区,撞进霓虹灯的海洋里。高耸的东京塔缄默地伫立在人们的头顶上,五条悟说:杰,我们飞上去吧?

夏油杰喝了一瓶啤酒,脸红红地答应说好。他们放了帐,肆无忌惮地几乎以垂直角度朝天空飞去。

“偶尔也会这样啦。”五条悟给15岁的小朋友买了瓶汽水,“可惜你现在不能喝酒。”

“其实16岁也不行吧……”夏油杰坐在他旁边,闷闷不乐地吐槽道。

他们分明同龄,但面前的白发少年却莫名地比他老成许多。这样看来,他之前絮絮叨叨说的“未来的事情”大概也不是假的。

夏油杰暗中瞥他一眼,被墨镜下的六眼抓了个正着:“杰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吧?‘天啊我怎么会跟这样的奇葩谈恋爱’…….”

夏油杰瘪起嘴:“没有!”

2005年的春天,一切还未发生的时候,五条悟第一次见到夏油杰,印象是“这个人刘海好怪”。再过一会,家入硝子就会拖着她的小行李箱赶到学校,夜蛾在台阶最高处,意气风发地喊他们上来。

夏油杰问:“所以,你来干什么?”

五条悟奇怪道:“我没说吗?十多年后发生的事情。”

夏油杰回答:“你说了啊。狱门疆。”

“就是那个啦。”五条悟笑眯眯地诱惑道,“我在想‘如果我们没有相遇’,之后的事情……”

“没有相遇?”夏油杰挑起一边眉毛,“这不可能啊。”

“因为狱门疆里的时间是静止的,所以我已经往返了很多次……只要把所有‘如果’的时间节点删除,事情应该就会回到正轨。”

这个夏油杰还没长开,看起来小了一整圈,面相还有点懵懂。五条悟想:如果他不愿意,恐怕要强硬处理。

“……悟。”小夏油杰问,“你的‘正轨’是什么?”

“当然是‘这些都没有发生’,所以所有人都得到了happy end的世界。”

夏油杰“哦”了一声,支着头像在思考什么东西。

“不会吧?又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

不料对方点点头,承认说:“可能有点冒犯。”

“什么?”

“悟的happy end指的是什么样的世界?”

“就是所有人都幸福愉快……在游戏里超级烂大街的那种。你懂我意思吧,杰?”

夏油杰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我懂,但是这样做悟真的会高兴吗?”

“.……什么意思?”

夏油杰抬起眼睛盯着他:“这样重复…….虽然我不知道需要干什么,但是光是这样重复,就已经很让人痛苦了吧。因为那些事情在你的记忆里全部是真实发生的。”

他一口气说完,有些尴尬地撤回视线。

“这样的重复已经多少次了?”

五条悟张嘴想要回答,然而扑面而来的是无数“如果”和“如果没有”。

他恍惚地说:“你是真的吗,杰?”

夏油杰说:“是的,在你这里可能不是……因为我还没有做出以后那些错事。”

“悟,如果把所有的选项都删除……然后得到的不是happy end呢?”

五条悟从梦中惊醒,所有的白骨从漆黑中倾倒下来,叮呤咣啷地落了一地。在高高的骨山上,投进一丝真实的日光。他头痛欲裂,握住了其中一只骷髅的手,忽然意识到那都是死去的夏油杰的尸骨。

伴随混乱的尖叫,狱门疆的眼睛尽数睁开。一只修长的手从最顶端穿出,青筋暴起地扣住了它坚硬的棱角。絹索吃了一惊,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本不应该在这里的五条就出现在眼前,紧紧地扼住了他的脖颈。

“托你的福,做了个好长——的噩梦。”他故意呕了一声,“好了,闹剧结束。”

五条悟一把掀开他的头颅,掐住那团黏糊

糊、湿哒哒的组织,很体贴地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他其实没给对方机会,只一瞬间就将咒物捏得粉碎,汁水飞溅,令人反胃地落在各处。失去絹索控制的夏油杰只是另一具尸体,顿时软弱地倒了下去。

夏油杰最后说:“欢迎回来,悟。”

次年春天,微风和煦。万圣节的惨剧以比预料中稍平稳一些的姿态落幕。台下有人仍然带着伤疤,更多的是新面孔,好奇地看着五条悟站在讲台上,卖关子一般道:“我在狱门疆里做了个长梦。”

窗外是一树梨花,白色的遮掩下能看到下山的漫长石阶。五条悟偏头凝望,嘴巴自顾自地说着新生入学的注意事项,混杂着过去的重大事件云云。

但是,他清楚,这个梦无疑是真实的。



*《金刚经》

1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