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摩天轮的粉红泡泡(原著向/一发完)

夏油杰和五条悟现在在摩天轮里尴尬地坐着,面对面。

造成这种状况的显然不止一个人,甚至不只是人,还有咒灵。

首先是夜蛾,他是一切的开始。

在夏油杰和五条悟正在篮球场继续挥洒汗水的时候,夜蛾扫兴地闯了进来,直接下达了任务:一游乐场的摩天轮出现疑似产生自我意识的咒灵,夏油杰和五条悟立即出发查询情况,必要时直接祓除。然后不顾二人的“篮球还没收”“我先去换个衣服很快的”的哀嚎,直接把人送上了高专门口的车,车里新田正在驾驶位等着他们,等他们坐好后风驰电掣开往了目的地。

新田显然就是那第二个帮凶。

已经上了车之后的两人反而安静了下来,新田熟练地和他们汇报着情况:据工作人员说明,这个礼拜已经发生了三起失踪案件,失踪地点均在摩天轮,而这三起案件的失踪者都是情侣,现在摩天轮已经以故障维修的理由停止运行了,可是失踪者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初步怀疑是咒灵所为。

“什么嘛,这是FFF团出来的咒灵吗?”五条悟听完向后一躺,双手靠在座椅上沿,自然地舒展着。

“悟,不要开这种玩笑。”夏油杰也靠在椅子上,只是椅背早被五条悟长手长脚抢占,他只好双手抱胸。

五条悟不搭腔,他有时候会和夏油杰争执,有时候也会装聋装瞎转移话题,这会儿他转话题也转得自然:“新田,你什么时候和上面申请一下换个大点的车,这车再小点都能把我和杰挤成肉饼了。”

还没等新田说话夏油杰也跟着搭腔:“确实,这车也就硝子坐进来不会挤吧?”

“还有灰原!”五条悟附和得很快。

很快这两人就在后面笑成了一团,其中夹杂着一些“硝子知道你就死定了”“你欺负灰原你很有理吗”的争执。新田从后视镜看了他们俩一眼,为咒术界的未来悄悄叹了一口气。

到了目的地,新田和工作人员交涉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眼神明显带着异样。

“怎么了?”夏油杰发现了新田的表情有些不对。

新田斟酌了一下开口:“你们也没发现咒力的气息吧?”

“有点残秽,比较隐蔽哦~新田小姐看不到也是情有可原吧。”五条悟从摩天轮后面走过来,“这咒灵藏得还真是严实呢。”

“我刚刚问了工作人员,”新田已经习惯了五条悟的这幅样子,自顾自的汇报刚刚得知的情况:“这是东京最高的摩天轮,这里有一个传说,在摩天轮登顶的时候接吻会得到上天的祝福……”

新田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对面的两个人通通摸了摸手臂。

五条悟先开口:“天,现在的小情侣们都爱听这种故事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夏油杰搭腔:“虽然说这么说不好,但是确实有点过于恶心了。”

“……”新田深吸一口气,想着自己待会儿能拿到的酬劳,把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总而言之,我得到的消息是那些情侣都是在最高点失踪的,据目击者报道,大概就在他们登顶接吻之后。所以现在我们需要有人上去登顶并且接吻来引出咒灵。”

刚刚还在互相比鸡皮疙瘩谁起的多的两个人忽然各自向侧边跳开,和新田三个人成三足鼎立之势。

“我才不会和这人接吻!”两人异口同声开口,声音大到外面的人都侧目。

“那你们谁和我上去吗?我还没交男朋友,也无所谓。”新田已经放弃挣扎。

夏油杰看了一眼新田,又看了一眼五条悟,最后慢慢向左侧伸出手,与五条悟慢悠悠向右伸出的手握在一起,两人神色古怪又坚定。

“不用了,我们两上去。”

这就是第三个罪魁祸首,这个古怪的咒灵。

摩天轮是按两人乘坐来设计的,并不算太拥挤,可是当乘坐它的是两个长手长脚的男性时就显得有些拘束了。

夏油杰和五条悟面对面坐着,腿不管怎么放都会贴在一起。

“这也太挤了。”五条悟抱怨道。

夏油杰耳朵稍微有点发红,低声回到:“确实。”

“那待会儿要怎么亲啊,我都没办法站起来。”五条悟语不惊人死不休。

“……”夏油杰低着头没说话。

可是这个小空间没有因此陷入沉默。

“哇!杰,你的耳朵好红啊!”五条悟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喊了起来·。

“闭嘴!”夏油杰抬起头,脸红得像是要滴血。

“我……”五条悟刚要说话就被打断。

“悟。”夏油杰又轻又急地喊了一声,眼睛死死盯着五条悟,神色莫名。

“怎、怎么了?”五条悟也被这气氛熏得红了脸,不由自主放低了声音。

夏油杰脸上突然扬起一个浅浅的笑,然后在五条悟楞怔的时候微微站起,俯下身轻轻碰了一下五条悟的嘴唇。

“你赚大了,这是我的初吻哦。”夏油杰坐回去时颇有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势。

五条悟摸着自己的嘴唇,声音有点哑:“这还没到顶呢。”

“提前预演一下,反正一次也是亲两次也是亲。”

“……”五条悟突然也陷入了沉默。

夏油杰担心他真的生气,就去逗他:“怎么了,你也没和别人接过吻吗?”

“当然——没有啦!”五条悟颇为不高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不高兴什么,有可能是初吻给了一个身高一米八肩宽体长的男同学而不是软软绵绵的女孩,也有可能是因为夏油杰的反击把他也搞得他也羞涩起来了而生气。

五条悟盯着夏油杰的嘴唇,突然想起刚刚的触感其实还不错,夏油杰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凉凉的,他的嘴唇也带着一股凉凉的气息,像是蛋糕店新推出来的薄荷大福的味道。

想再尝一尝。

这也没关系的吧!

五条悟胆大包天说干就干,把夏油杰推得仰倒在座位上,然后俯身压了下去。

“悟!”夏油杰还想说什么,但是他的嘴唇被五条悟的唇舌捻磨着,再也说不了一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们抱着吻得难舍难分不分上下时,一股咒力的气息突然出现在包厢里。

“虹龙!”夏油杰当机立断抱着五条悟跳出了包厢外,被飞过来的虹龙刚好接住。

那咒灵身高三米有余,浑身散发着粉红色的泡泡,是颇有少女心的长相。

“长得真辣眼睛。”五条悟漠然伸手:“让我来解决掉你吧,苍。”

一瞬间摩天轮吱呀作响,破碎成小块裹挟着那咒灵向五条悟的方向冲来,并且在即将和五条悟撞上时碎片突然都停滞了下来,夏油杰抓住时机从一旁一跃而起,手上蓄满咒力向那只粉红咒灵挥去。

上勾拳,下勾拳,左勾拳,右踢腿,一套体术下来,咒灵突然眼泪汪汪地哭了起来:“你们两个臭男人欺负人家,呜呜呜呜哇!”

夏油杰硬生生卡在被哭出来的粉红泡泡球里动弹不得,而天空中出现了一只像蝙蝠一样的咒灵,发出一声呕哑的叫声过后就冲向了被困住的夏油杰。

“悟!”夏油杰提醒坐在虹龙上看戏的人,“干活了!”

“好吧~”五条悟懒洋洋地回应,“赫!”

强大的斥力从五条悟身上传来,还在僵持的两咒灵一人瞬间被砸在地上,夏油杰狠狠砸在飞蝠身上,一时间天旋地转不知今夕何夕。

等他脑子终于不晕的时候就发现那坨像粉红色史莱姆的咒灵已经被五条悟绑起来了。

“悟,下次我一定不和你一起出任务了。”夏油杰摸了摸自己乱掉的发型,干脆地扯下了发绳,任由发丝落在他的肩膀上。

一片寂静。

夏油杰疑惑地转头看向本该和他斗嘴的五条悟。

“杰……杰散头发好漂亮啊。”五条悟莫名耳朵有点红。

现在轮到夏油杰耳朵红了。

后续:

那咒灵来源于人类的愿力,本是祝福情侣永结同心的,可是有一次上来的情侣出了轨,那咒灵无法祝福他们,暴怒之下就现身吃掉了他们,而咒灵的工作也从祝福情侣被污染成了伤害情侣,后来被抓的两对情侣只是被殃及池鱼。不过这咒灵消化能力奇烂,到现在六个人也只消化了第一个出轨者的双腿,其他五人都全须全尾的被刨出来了。

后续的后续:

五条悟觉得夏油杰实在好亲,于是回来之后经常缠着夏油杰索吻或者直接偷亲,夏油杰拒绝几次无果后就由着他去了。

再后来,他们似乎发现了更快乐的事情。

21 Likes

好纯情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 Like

更快乐的事?展开说说!有什么是我vip不能看的!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