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onight 点进来看教祖杰爆炒教师悟|

:red_car:藕断丝连的旧情人doi,带一点剧情的:red_car:
没什么预警大概就是1给0口,背入式和正面:up:

盘星教一地,傍山卧水,冬暖夏凉,是一个闲情雅致,骗钱杀猴的风水宝地。一个风雨大
作,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工作了一天的五条老师孤身前往盘星教内部,他想要干什么呢?
和小编一起来一探究竟吧:thinking:

五条悟来的时候正在下雨。
天色昏暗,小雨淅沥,夏油杰走进房间就察觉到了窗边高大的人影,也不惊讶,不紧不慢地关门,脱鞋。在木质茶几旁边盘腿坐下才慢悠悠地开口,啊,悟来了。
五条悟从阴影中走出来,声音冷得像骤夜的雨。夏油杰,这么大张旗鼓,是担心我找不到你?
最近骗钱杀猴确实明目张胆了些,但大名鼎鼎盘星教地址并不难找,只要五条 悟想,他随时可以找到夏油杰,只要他想。夏油杰于是笑眯眯地沏茶,耸耸肩表示没有那回事,一切都是按计划行事。
就这么想死吗?五条悟靠着墙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夏油杰,尽力维持没有感情的语调,却还是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一丝咬牙切齿。
是悟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哦。别总说我啊,悟最近在 高专当老师怎么样?夏油杰抬头看他,语气轻松自然,五条悟看上去仍是无比强大,无坚不摧。可周身却有一股化不开的疲惫,涌在他周围和着雨一起变得潮湿,透明。看来累死人不偿命的高专制度没少剥削最强。
关你屁事,五条悟抱着手从牙缝里挤出这句。
夏油杰听了也不气恼,不动声色地从小抽屉里拿出碟点心,奶白的兔子卧在淡青的瓷盘,精致得像油画一样。悟不想说就不说,吃点点心吧,悟。
你一直在等我来,五条悟挑眉追问,用的肯定句。
不是,是给女孩们准备的。
骗子,明明是我从前爱吃的那款。五条悟在心底暗骂。
唉,夏油杰看五条悟没有要过来的意思,于是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叹气,起身去亲五条悟。
他既不抗拒,也不迎合,只是任凭夏油杰把他堵在墙角上,任凭夏掌控主导权,从一开始略带克制的亲啄,到慢慢撬开牙齿,交换津液,无条件地忍受夏的侵犯进一步加深。夏的手指掐着下巴,用了点力气,五条悟臭着脸也不躲,手指一点点滑下喉结,锁骨,胸腹。挑逗地引诱五条悟沉沦,一些抑制不住的喘气从五条悟唇齿间漏出。深吻结束时,两人的唇瓣分离在微冷的空气中拉出一道淫荡的银线。
夏油杰半跪在五条悟膝间,解开拉链,完全勃起的性器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夏油杰用虎口去蹭底端,又将手握成一个圈,把马眼溢出来的前液当润滑上下套弄,速度磨人得时快时慢,还时不时碰一下顶端,最后夏把垂下来的头发撩至耳后,一边含出了眼前的性器,一边仰视五条看他克制自己不发出声音的样子。
夏油杰想起了还在高专的时候,五条悟也经常帮自己口#/交。第一次的时候被:snake:了一嘴的浓#/精,呛住了弄得眼泪满脸都是眼睛和嘴唇都红透了的样子非常狼狈,并且把初涉人世的小夏同学又看硬了。但是五条悟学什么都很快,就算是在封建五条家里从未学习的性知识,他也掌得很快。在发现这样做能让夏脸红难堪后就一发不可收拾,逐渐得心应手起来。在公共场合开始动手动脚做一些性暗示的手势,又或者学着低级色情片里女优对着夏油杰耳朵吹气,说杰,再深一点。在许多个早晨夏油杰一醒过来会看见膝间跪伏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对着他的鸡巴舔来舔去,还故意让唾液和精#/液从唇间流出再吸吮舔食,发出吧唧吧唧~色情的声音。小夏同学受到的惊吓远大于惊喜,等最终释放在男同学高热的口腔里。夏油杰揉着眉心开始说教,又别过飞红的脸嫌五条悟技术烂。五条悟那张戴着明晃晃墨镜的脸笑嘻嘻地凑上来,嬉皮笑脸,没个正经地说拉倒了吧,杰~装什么呀?我他妈明明让你爽得要死,接着又不知好歹的要亲夏油杰。夏油杰也不躲,挑挑眉回应五条悟毫无章法的吻,不甘示弱地把手伸向了五条悟的裤子。
记忆中那张嬉笑的脸与如今紧绷着嘴角一言不发的脸重合。过去与现在,早晨和夜晚,一一重叠。时间地点更替变迁,他们仿佛还是他们。快乐与快乐的叠加,也是痛苦的加倍,没有人能忘记。夏油杰在这方面向来擅长避重就轻,他相信五条悟也一定记得起来那几年的欢爱,因为他现在的脸色并不好看。
夏油杰并不说话,只是更深地吞咽着抵在喉口的性器,同时一只手绕过五条悟大腿外侧深入他饱满的屁股,把手指塞进流着淫水的肉洞里做扩张。
五条悟情难自禁地揪住夏油杰头发,像深陷情欲的溺水者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伴随着夏油杰又一次深喉,五条悟闷哼一声后,全部交代在夏油杰温暖的口腔。五条悟透过白色绑带的视线落在夏油杰咽下精液滚动的喉结,以及无比自然的舔掉唇边白浊的舌。夏油杰黑发凌乱,眉眼细长,像小时候听家仆讲故事里的蛊惑人心的精怪。夏随手取了皮筋重扎了一个低丸子头,笑眯眯地凑到五条的耳边吹气,悟很爽吧,接下来我会让悟更舒服的。
五条悟被耳边温热的气流激得一颤,是某只咪咪眼的坏狐狸很满意看到的结果。于是又开始慢条斯理地吻五,像是在享用一道高级菜品,一边赠加扩张手指的数量。一点点进入,侵占。空气中满是淫荡的粘稠的水声,沉重地拖着两人下坠。在加入第三根手指的时候,五条悟也被亲到缺氧喘不过气来,他抵住夏油杰的胸肌,挣脱出一个小的空间,咬牙切齿地说,夏油杰,你别得寸进尺。
可眼前人凌乱的呼吸,红透的脸颊让这句警告多少有点虚张声势的意味。夏油杰像一只大型犬蹭着五条悟的颈窝,学着在高专的时候把人做痛的语气去哄,悟,satoru ,真的不继续吗?五条愣了一下,冷着脸偏过头。他深知五条悟不会拒绝他,如果五条悟想,他完全可以把无下线打开,暴揍夏油杰一顿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如果你想,夏油杰在心底笑着又把这句念了一遍。同时更高频率地抽搐埋在悟体内的手指,夏油杰手指上的细茧摩擦通过肉穴,清楚地传递到五条悟,让他的每一条神经都有着电流通过的快感,让粘稠的水声和淫液流在木制地板上的声音哪怕在雨声背景的衬托下也格外明显。夏半是玩味地说,悟的身体要比悟的嘴诚实的多。夏油杰空出一只手去解悟的白色绑带,单手让整个过程没那么顺利,却也使氛围更加暧昧,粘稠得像糖度过高的黄桃果酱。手指擦过柔软的脸颊肉,深入眼眶,缓慢地模仿插入的动作,掠过颤抖的浓密睫毛,夏油杰偏过头用嘴叼起绑带的一端,轻轻向外扯,像是解开一份让人心满意足的礼物。终于绷带全部掉落在地上,露出一双迷惑又疏离的蓝眼睛,被情欲折磨到泛红的眼角和蒙上一层水雾的如孩童般清澈的眼睛,带着渴望,喜欢,责备,难过乱七八糟说不清的情绪定定地看着夏油杰。
他们之间好像隔着一场好大的雨。
但是没关系,隔着这场雨夏油杰依然可以把五条悟看得很清楚,甚至更透明,这段关系里的所有问号都被雨水冲刷得轮廓清晰,在各自的生命中,留下一个醒目的红色标识。
于是夏油杰越过雨水的潮气去拥抱,去亲吻五条悟。他们拥吻着走向床铺,身上的衣物尽数脱落,凌
乱地散落在地板,两个人推搡着倒在柔软舒适的被褥上。
五条悟以跪趴的姿势对着夏油杰,头枕在被子里。夏俯视着这具完美的肉体,后颈的白色头发剃得很干净,摸上去刺刺的很痒,从脖颈到脊梁的线条流畅漂亮,背部的肌肉线条像是古希腊的神祗雕像,肤色白的像隔了一晚的雪却比雪要更澄澈,仿佛能看见雪白皮肤下运输血液的青色血管,能够轻而易举地被留下痕迹。视线再往下,是比高专时期更加有肉感的屁股,以及雪白躯体上格外明显的粉红穴口,刚刚适应三根手指的侵犯,正在微冷的空气中微微颤动,颤巍巍地留下透明而又粘稠的淫水。夏油杰不再犹豫,不带怜悯地用手掐住悟的腰部和大腿,力道毫不收敛,仿佛马上就要留下红印。夏油杰把性器抵在滑腻腻的入口,停顿了一下,交合处发出啵唧的声音,感受到五条悟停顿一刻的呼吸和紧绷的腰部肌肉,下一秒没给五条悟一点点缓冲的时间,掰开丰满的臀瓣,直接整根进入,把粉红色的褶皱都撑开了。
唔,五条悟挣扎着想要退出来一些,被掐出红痕的大腿跟却被死死地固定在夏油杰的手里。只能像一条被按在刀板上的鱼一样徒劳的挣扎。他的前列腺生的极浅,多年前被调教身体对快感非常敏锐,一下子被顶到敏感点。肉穴没有办法承受这样强烈的刺激,高潮一样分泌出大量粘腻的蜜液,肠壁把体内正在侵犯自己的性生殖器咬得更紧。五条悟不小心从唇齿溢出甜腻的呻吟,被夏听得清晰,落在耳朵里是最亲昵的默许,让夏油杰想做的更过分一点。夏油杰开始大力挺动,整根进入又整根拔出,每次插入都把刚刚带出来涨红的穴肉又塞回去,穴口的肉环很可怜地肿起来一圈,却还是很努力地咕叽咕叽地吃着肉棒,高温滚烫的肉壁一下下的绞紧,讨好似的取悦着侵犯者,水跟止不住一样流个不停,每次性器退出来的时候,淫水都从紧密的缝隙中流出来,顺着臀缝流到腿间,从五条悟抖得厉害的大腿之间颤颤巍巍地滑下去。
尽管看不到五条悟的具体表情,但从他断断续续的刻意压抑的叫床,不难想象五条老师被操烂到失神而向上翻的眼白,被眼泪打湿的睫毛。
与身下粗暴的动作不同,落在五条悟后颈上的吻细秘绵长,像是热恋的情侣细心仔细。和他们在高专的时候大不相同,十六七岁的年纪,只想要怎样在最短时间内获得最多的快感,也就省略了这些繁重的像礼节一样粘粘糊糊的东西,前戏也做得马马虎虎,往往草草扩张一下就只顾着大力的交合。这些亲吻仿佛是被装在漂流瓶里的悄悄话,在波光粼粼暗流涌动的海面上,无依无靠地漂泊了数年才飘浮五条悟的脊背上面,如同夏日连绵不断的吵闹蝉鸣,明明是炙热甜蜜的,却让他在那瞬间感到冷,想要哭。
如今夏油杰伏在五条悟身上,去舔食亲吻他的耳朵,舌尖打着圈把涎液涂抹在看上去很薄的耳朵内侧,有些沙哑的声音和肉体拍打清脆的声音传进五条悟的耳朵。
悟,叫出来也没关系。
夏油杰想听,五条悟偏偏不叫。
五条悟把头完完全全埋进了被子里,一点点带着哭腔的哼哼唧唧都不淌出来。
夏油杰也不生气,轻笑着把手指伸进层层叠叠的被子去找五条悟的嘴,用不容拒绝的力道,从唇齿间揪出半截艳红舌头,拿在手里把玩。五条悟警告一样不轻不重地在夏油杰手指上留下一个咬痕,夏油杰埋在五条悟身体里的性器停在最深处静止不动,只有无助的被操烂肉洞站栗地亲吻始作俑者。
夏油杰玩够了,又笑眯眯地退回来。一只手用力揽住五条悟的腰腹,防止悟因为腿软而掉入他自己射出来的那一堆精液中。另一只手从被褥中抓出五条悟的手,时而亲密无间的十指相扣,时而把悟柔软的手拉到唇边,落下细细密密的亲吻,舌头模仿着抽搐的频率从虎口一直亲吻舔食到手心,再到干净湿润的指缝里,让被操得神志不清的五条老师有一种全身上下都在被奸淫的错觉。
最后夏油杰把五条悟的手拉到两人泥泞不堪的交合处,另一只手去摸五条悟肚子上被自己顶起来的那一块突起,可惜五条悟看不到自己被操成竖缝的肉洞在插入的交替期间还在可怜兮兮地收缩, 仿佛在祈求更多更满。五条悟早已达到了快感的最高值,手里一片湿漉漉的,都是自己流的肠液,大脑一片空白中听见杰的声音迷迷糊糊地传过来。
现在要进入结肠口了哦。
什么?
没等五条悟反应过来,就被性器自下而上的全部贯穿,很久没被人碰过的应该被温柔对待的肠壁被完全的撑开,铺天盖地的快感和痛感穷追不舍地扑了上来。五条悟的身体彻底无力地瘫了下去,全靠夏油杰的手臂支撑。夏油杰被红肿的穴吸得眯起眼睛,但仍然不愿意现在在五条悟淫糜的穴口里射精。于是动作轻柔地拉着半死不活的五条老师,声音也轻轻柔柔的。
悟,翻个身,乖。
完全是哄小猫小狗的语气。
五条悟被翻过来时,性器没有从身体里拔出来,而是在穴转了一个圈,结肠口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抗议。白色的被子上已经留下了一片浅色的水痕,分不清是眼泪还是口水,又或者两者都有。五条悟眼角微微泛红,眼神迷离又干净的望向夏油杰,像是迷路的旅人,他的蓝眼睛在夜里像细丝的雨一样亮晶晶的,透着琉璃介质的光,亮着色情水光的唇断断续续地重复三个音节su gu ru 。夏油杰早明白了五条悟的强大珍贵,强大到坚硬,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显得易碎,珍贵到世界上有且只有他一个。不管五条悟给予他死亡又或是别的什么,他都会乐意承受,夏油杰便心安理得地低下头去抱五条悟。
五条悟高潮的余韵还没有完全退去,仍然是可以把人淹没的快感,更何况夏油杰的东西还在他身体里。所以五条悟大脑一片空白,完全被操的迷迷糊糊,没有力气反抗就全盘皆收,大脑里碎片化的复盘。
我是悟。
这是杰。
啊,是杰啊。夏油杰,没错。
我喜欢杰,好喜欢好喜欢,最喜欢。
刚刚在和杰做爱?噢,也喜欢和杰做爱!
杰,夏油杰,全世界有且只有一个,唯一的,珍贵的,五条悟的夏油杰。
不行了,好喜欢好喜欢,要和杰永远在一起!
这么想着,已经和杰在一起好多年好多年,变成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坐在家门口苹果树下的木质摇椅上晒太阳。
只是这样想想,五条悟就觉得自己幸福到要爆炸,整个世界都膨胀炸裂开,好多好多金色的苹果树违背了重力漂浮在空中,每颗苹果上都写了夏油杰的名字。于是他捧起来靠在肩上的夏油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喜欢你。
他看着夏油杰的眼睛迷迷糊糊地说。
夏油杰却笑着皱眉,惊讶,怜悯,快乐,难过。复杂的情绪缠绕在一起,五条悟看不明白。
咋的,老子亲你还不愿意了?!
五条悟做势又要去亲夏油杰,却又后知后觉察觉到了不对劲,外面……在下雨吗?这里不是高专。夏油杰…?夏油杰。
杰什么都没跟我说,自己一个人跑掉了。
讨厌讨厌讨厌!夏油杰。最讨厌杰。
五条悟推开夏油杰,声音也冷了一大半。
讨厌你。
夏油杰去亲五条悟泛红的眼角,这么巨大的反差下还是眉眼温和,循循善诱地开口,像是真的想帮他辨别清楚。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手却不安分的环住五条悟的腰,性器开始小幅度地抽送。
五条悟抱住夏油杰的背,肉感的大腿被近乎一字马地分开,爽得他又一次眼白上翻 ,他跟随被撞的频率断断续续的声音像是在说梦话。
讨厌…也…喜欢……最讨厌也…最喜欢。
真的完全被操坏了啊。
夏油杰最大限度地把他的腿分开又毫无保留地操干进去,听着五条悟在自己耳边哼哼唧唧。
嗯啊~su…guru ,太…太深了,好胀。
五条悟吃痛地对着夏油杰的肩膀咬了下去,一口下去伤口很深,直接见血,尝到嘴里浓重的血腥味,五条悟才停,又很乖的伸出舌头去舔舐伤口,亮晶晶温热的唾液留在牙印上。
夏油杰手上动作没停,又上下顶弄了数个来回,才在柔软娇嫩的肠壁最深处射了出来。
夏油杰俯下身去,轻轻地在他眼睛上落下一个吻,轻得就像一滴透明的雨。确认五条悟已经熟睡之后,他才缓缓开口。
说没关系,悟喜欢或者讨厌我都没问题。
你永远是我的有且唯一。
至于今晚,仅仅是我们最后尾声的一个小插曲。
就在今晚,只在今晚。

End

182 Likes

又香又虐的:pleading_face:

3 Likes

太好看了

1 Like

呜呜呜原作向的肉肉真的是又香又涩

4 Likes

好香啊

太会写了太会写了 真的又香又痛

1 Like

從看見「好像隔著一場好大的雨」之後就滿懷死意地吃下去了。⋯⋯(我哭)

啊啊啊好香

有且仅有的唯一!!!!

好会写 喜欢

“他们之间好像隔着一场好大的雨。但没关系,透过这场雨他更清楚地看见他”"夏油杰早明白了五条悟的强大珍贵,强大到坚硬,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显得易碎,珍贵到世界上有且只有他一个。不管五条悟给予他死亡又或是别的什么,他都会乐意承受…"好喜欢这几段劳斯真的好会写啊啊啊啊:open_hands::two_hearts:是do起来很凶但是感情温柔细腻的夏和被肏的神志不清所以很实诚的五 特别喜欢…劳斯把大人间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恨写得好具象 今夜或不再 好好享受今晚吧两个饱饱:pleading_face: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