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双性/换妻)by 91

-dk夏/dk五/教祖夏/教师五四人行
-双性五,有大小五磨批,双龙,失禁描写
-有dk夏x教师五,教祖夏xdk五,dk夏双飞大小五,教祖夏双飞大小五的各种配对






十七岁的夏油杰当然不会听信面前假和尚的鬼话,二十七岁的夏油杰自然也知道对面的夏油杰不会相信自己,于是他们两个只能大打出手。dk夏油杰和教祖打作一团,小夏油杰到底还是缺少历练,鼻子已经都被对面的人打得哗哗流血了,还在试图用着新学到的格斗技反抗,穿着袈裟的男人游刃有余地把他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于是年少气盛的夏油杰啐了一口到教祖的脸上,成功地看到对方稳定自持的假面破碎了,露出些阴暗的表情来。大小夏油杰互相压制着对方,两个人召出的同一只咒灵在这个空间里对峙着,好像一面镜子映照出来的滑稽场面。

这样僵持下去也没有个结果,教祖率先向年轻版本的自己提议休战,先打开门去另一侧看一下时什么情况。小夏油杰犹豫了一下,也觉得对方言之有理,于是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想着去看看也没坏处,出了任何篓子就拉这个男人垫背。小夏油杰此时脑子懵噔,胡乱地想着,面前这个穿着僧衣的人如果真的是长大后的自己,那自己为什么他妈的出家了。

他们打开门,皆被眼前的两人惊得一震,教祖低低地笑出声,dk夏油杰被眼前的香艳场景激得差点没射在裤子里。十七岁的夏油杰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挚友被一个戴着黑色眼罩的男人压在身下,两人在行些媾和之事,但并非插入式性行为,而是下身紧密地贴在一起互相蹭着。戴眼罩的人游刃有余地骑在小五条悟的胯上,回头看到两个夏油杰后笑着打招呼,说他们来得好慢。

十七岁的五条悟已经被年长版本的自己蹭得快要高潮了,他不是没有自慰过,也试着用手指插入过自己的女穴,但都跟此时的性体验不一样。这个自称老师的男人温软的阴唇包裹着他的穴口,上下晃着腰去刮蹭五条悟柔嫩的阴蒂,时不时地伸手下去揉一把,沾了满手的水液给小五条悟看。少年人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更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年长的自己忽然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熟练地压着自己骑上来,然后搞出这一出互相抚慰的戏码。总而言之,高中时期的五条悟太年轻,还没被开过苞,不禁玩也不禁操,被二十八岁的五条悟弄得潮吹了几次,处女穴抖动着涌出一股股水液,好似失禁了一般。他浑身抖得像筛糠,被年长的自己调笑,然后他的手指就被牵引着摸到了大人的软穴上去。

年长些的五条悟握着自己的手摸到被喷得水淋淋的阴穴上去,笑着说,“虽然你还没和杰做过,但是我这里已经被他操开过数不清多少次了哦。”

十七岁的夏油杰的大脑因为信息量过多而过载了,他懵了想着,五条悟怎么会有一条女人的阴穴,他能生孩子吗?还有他自己后来会出家去当和尚吗?和尚是不是不能谈恋爱,五条悟是因为这个才和自己分手的?还是自己和五条悟分手后情伤未愈决定遁入空门了?

现在的状况让两名高中生倍感莫名其妙,还没表明心迹的两人彼此远远望对方一眼都要脸红,而成年人倒没有那么多顾忌,没脸没皮地勾着彼此的脖子交换了一个黏糊糊的亲吻。十七岁的夏油杰磨磨唧唧地蹭到两个五条悟之间,还要佯装君子一样蹲下去给自己的同窗擦他脸上的汗水和眼泪。五条悟则还没从高潮的余韵里缓过劲来,他顺从本心小幅度地往夏油杰手心里蹭,脸颊绯红地不敢与对方交换眼神。

二十七岁的五条悟蹲坐起来,两口贴在一起泌着淫水的阴穴这才被分开,年长者驾轻就熟地掰过dk夏油杰的侧脸,不由分说地将自己那两瓣刚刚被教祖吸吮得红肿的嘴唇送上去。夏油杰还没经历过这种架势,五条悟往他身上贴,他一时间连手放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只好虚虚把握在五条老师的腰侧。年长些的五条悟咯吱吱地笑出声,他很久没见过夏油杰这么青涩可爱的反应了,不像二十七岁的那个接个吻都仿佛要把他吞下去,此时的夏油杰还没学会怎么和人接吻,更不知道如何主导一个吻。十七岁的夏油杰被亲得轻声哼哼,来不及换气只好在亲吻的间隙里狼狈地用嘴吞吐呼吸,怀里的白发男人柔韧的舌头像一条游蛇快速地扫过他的舌面和上颚,把他亲得脸红心跳,连下身的性器都跟着充血站立起来。

二十七岁的五条悟确实欺负高中生欺负得得心应手,折磨完年少些的自己就开始不留余力地挑逗年少些的夏油杰,他抓着夏油杰的手去摸自己湿软的女穴,高中生立即就像触电了一样猛地抽回手去,脸红得像要滴血了。五条老师慢条斯理地解开自己的教师制服脱得彻底裸露,他主动敞开双腿给对面的高中生看,并用手指撑开自己湿漉漉的女穴,把那处肉花牵扯开给夏油杰看里面蠕动着的绯红色内壁。他毫无廉耻心地问道,“杰还没有和我做过吧,要不要今天用这里给杰破处?”

十七岁的夏油杰已经脸红得像只熟虾,他支支吾吾地没说出个所以然,成年人索性主动去扒下高中生的裤子,从中掏出对方诚实地全然勃起了的阴茎。二十七岁的五条悟熟练地握着夏油杰的性器给对方手淫,还时不时地吐出一截湿漉漉的软舌去舔舐顶端的铃口,这个年龄段的夏油杰哪里经历过这种刺激,被舔了没一会儿就往外直流前液,硬得不能再硬。年长者看他硬得差不多,便自顾自地推到夏油杰坐到他胯上,主动地晃腰摆臀,用女穴湿软的阴唇浅浅地包裹住了阴茎顶端。五条悟缓缓地摁着夏油杰的肩膀往下坐,完全不顾高中生被夹得失控的呻吟,这么多年来他已经被年长的那个夏油杰操熟了,不需要多余的扩张就可以直接吞下整根阴茎。

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坐在夏油杰胯上缓慢地前后摇,他和一边年少些的自己对视,十七岁的五条悟不知道自己将来怎么会变得这么放浪形骸,他一半羞耻一半怒意,却又不好在此时发作,而教主已经伏下身把他抱住,开始捧着他的脸轻轻亲吻。高中生这下子彻底哑火,被成年人压制着亲得骨头都酥了,猫儿似地往外漏出小声的呻吟。

五条老师轻轻地笑出声,随之开始大起大伏地往十七岁的夏油杰胯上坐,他缩紧了阴道内侧的肉壁去绞吸体内的阴茎,一边晃腰使性器磨蹭到敏感点上,一边伸手下去揉捏自己的阴蒂。夏油杰被五条悟骑得直喘,第一次做爱就被粗暴地榨精的滋味并不好受,他只感觉脊椎都僵住了,本能地向上顶弄又被年长者压制住,全凭五条悟操纵这场性爱的节奏。夏油杰想着要冲刺几下射出来,年长者就放缓了速度坐在他胯上缓慢地磨,前后转着圈地磨蹭却不肯让他在穴里抽插。夏油杰憋得眼圈都发红,他小声地求二十七岁的五条悟让他动,讨好似地替五条悟撸动他身前的性器。五条悟看高中生确实被欺负得有点可怜了,这才宽容大量地允许夏油杰往穴里插,高中生毫无怜惜之意地紧紧掐住年长者的侧腰肌肉,以一种狂暴的频率和速度颠弄着身上人的肉穴,年长者这下被他插得几近漏水,女穴里吹出一股股清液浇在性器顶端,反而激得夏油杰更加兴奋。但是习惯了粗暴性爱的五条悟还是被夏油杰这番蛮干送上了高潮,他本能地快速撸动着挺立的性器,将汩汩精液全部撒射到了夏油杰的小腹肌肉上,甚至溅到了对方脸上许多。阴道内部湿软的穴肉翕动着吞下了年少者的所有精液,五条悟勾着夏油杰的脖子要亲他,又偷偷侧脸去观察另一边的情况。

另一边两人的节奏比他们要慢得太多,毕竟十七岁的五条悟还从未被插入过,他的女穴入口窄小又紧致,仅是被夏油杰两指插入便瑟缩着直发抖,穴口那一圈软肉被撑得几乎泛白,成年人更为粗粝些的两根手指把穴口完全填满撑开。只是被指奸了一会儿,高中生就漏出许多失控的呻吟声,他拉扯着夏油杰身上的袈裟求他轻一点,反而肉眼可见地让二十七岁的夏油杰更兴奋了。夏油杰推送着两指埋进五条悟的女穴里勾着一点轻轻地摩挲,他熟知五条悟体内敏感点的位置,并满意地看到高中生逐渐放松了一点,穴里也逐渐泌出更多水液。十七岁的五条悟确实是爽到了,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有那样的快感开关,夏油杰只是浅浅地插入了两个指节抵着那一点磨蹭,他就爽得感觉像是要失禁了。

年长者忍了许久的情欲给高中生做扩张,此时已经是难以为继,他涨大的性器几乎把袈裟下摆顶起一个弧度。估测着五条悟大概准备好了,夏油杰以哄骗的语气把五条悟反身摁下去,让对方趴在床上被侵入。高中生还远不及成年人那么熟练地应对欲望,他伏下去时腰肢也还没学会压出软韧的弧度,夏油杰捏着高中生的腰侧,从后面扶着性器轻轻拍打在五条悟湿漉漉的阴户上,看着对方微微颤抖着。二十七岁的夏油杰就这么哄骗着自己年少的挚友,让对方吞吃下自己的整根阴茎,十七岁的五条悟很乖,乖得让夏油杰硬得发疼。

太疼了,五条悟几乎觉得自己的阴道入口被撕裂了,但是夏油杰轻轻地揉着他的阴蒂那一点哄他放松,五条悟也就只好依靠在夏油杰怀里腰肢瘫软下来被托起,后臀也被控在夏油杰手里捏住。教祖缓慢地推送着性器插入到五条悟身体里,再度夺走了挚友的初次,他颇为快意地啄吻着五条悟汗湿的脊背,缠绵地掰过对方的脸进行一个吻。考虑到五条悟是第一次,夏油杰小幅度缓慢地律动着,并没有给对方太为激烈的东西,他向上挺弄顶到穴道上方的敏感点,感知到五条悟的女穴越来越湿越来越软,内部的褶肉已经放松下来等着被完全捅开。于是夏油杰缓慢地完全插入进去,他托着五条悟的小腹往里进,把对方整个人箍在身下使用那口窄小的穴。

五条悟只觉得自己被完全填满了,他不安地想要挣扎,却被那根东西钉死在身下,所有欲望此时被二十七岁的夏油杰操控着。他的阴茎一股股地往外吐水弄湿了身下的布料,女穴则被夏油杰的性器贯穿使用着,年长者太过游刃有余地找到他所有的敏感点,不仅要用性器顶端次次抵着那块不平整的肉壁研磨,还要用手指肚抵着敏感的阴蒂打转。五条悟被快感折磨得头昏脑胀,他被顶得膝盖往前打滑,腰部和双腿都失力后垂软下来,被夏油杰握住狠狠地继续操。粘腻的汁液顺着两人的交合处往外冒,多半都是五条悟宫腔里吹出来的水。

就这么来回操弄抽插了几十个回合,教祖才喘着粗气问道,“可以射进去吗,悟。”

“射进来…?”五条悟被年长者操得合不拢腿,连神态都带着痴相了,“好…杰把精液全部射给我吧。”

夏油杰十七岁的挚友此刻还毫无保留地信任着他,被这样过分地要求了也只会乖乖答应下来。夏油杰抱着一点玩心逗弄五条悟,“那悟怀孕了怎么办。”

十七岁的五条悟还无法思考出个结果,他昏昏沉沉地想着,怀孕了就生下来,那能怎么办。但是他又随即想到,他和夏油杰之后是不是吵架了分手了,不然成年人的两位看到彼此怎么会是那个反应的。五条悟本来就被年长些的夏油杰欺负得委屈,这下联想出什么夏油杰未来始乱终弃遁入空门,干脆一口咬在了教祖的手臂上,留下一圈明晃晃的牙印,“杰跑不了的。”

十七岁的五条悟确实比二十七岁的那个要坦诚得多,夏油杰看着手臂上那圈牙印好笑地想着。夏油杰挺入得更深更狠,把那处次承欢的短窄穴道完全捅开供其使用,五条悟在他身下剧烈颤抖了一会儿,这几下结束之后直接被插射了,同时他阴道深处也涌出不少水液,淅淅沥沥地从两人的结合处漏出来浇在彼此的腿根。

“悟要开始学着习惯被操到射出来,毕竟以后这里就完全用不到了。”教祖握着五条悟射精后逐渐疲软的性器用力地撸动了几下,十七岁的五条悟几乎凄惨地叫出声,同时他性器前段的铃口颤动着漏出几滴前液,阴穴内的每一寸软肉都蠕动着绞紧,显然是攀上了二次高潮。

十七岁的五条悟已经两眼翻白,舌尖都吐露在外面急促地喘息着,他的穴里一阵阵地痉挛着,却还是没能榨出教祖的存精。夏油杰硬生生地往前挺动继续插开那些痉挛着紧缩的穴肉,五条悟在不应期和高潮余韵里被对方继续的动作逼迫得生理眼泪直流,他推搡着夏油杰的胸口要对方退出去,身前的阴茎不知怎么又颤抖着射出一股精液。十七岁的五条悟被干得辛苦,成年人的五条悟看了自己觉得太过惨淡,于是他倾身过来准备帮助年少的自己。他俯下身来舔弄两人交合处的液体,顺势舔到教祖勃立的阴茎上,熟练地含进嘴里裹着用力吸吮,毫无廉耻之意地吞下茎身上沾附着的所有淫液。二十七岁的夏油杰倒也不恼,只是盯着同龄的五条悟跪在他胯下吞吸那根粗大的阴茎,时不时地往前挺腰操进对方的喉口里获取更多快感。

十七岁的五条悟总算得到了一点中场休息的机会,他狼狈地平躺过来,穴里的水液混杂着一点白色液体往外漏出来,腿心瞬间一片泥泞的不堪。他缓合了许久呼吸的频率,好不容易想要用手支撑着坐起来去找自己的那个夏油杰,教祖就忽然把五条老师推倒在他身上。十七岁的五条悟被自己砸了个不明所以,然而二十七岁的五条悟知道夏油杰想玩什么花样,茫然的六眼和带着一点笑意的六眼对视,然后年长者和他面对面皮肉相贴,仍然泛着青涩的粉色乳尖和被掐得红肿涨大的乳头贴在一起,两个人的阴茎也互相磨蹭着贴到了一起。年长者叠在高中生身上轻微地岔开腿,两处湿泞的阴穴这下紧紧地贴到了一起。夏油杰扶着自己的阴茎从中插入,狠狠地磨过两人红肿挺立起来的阴蒂。成年人的阴蒂此时已经肿大得像颗凸起的肉粒,颤巍巍地坠在那里颤抖着,未成年人还没那么耐玩,此时小小的阴蒂已经露在那层皮肉外,被磨得通红几乎破皮了。

十七岁的五条悟几乎发出了一点带着哭腔的呻吟,那根粗烫的性器从两个五条悟贴合的阴唇软肉之间插入,再磨蹭着阴蒂那一点向外快速抽出。这么来回几下后,夏油杰蛮横地插入回十七岁的五条悟湿泞的女穴里,抽插几下后再后退出,挺入进年长者湿软的熟穴里。就这么分别插弄几回合,小五条悟被折磨得涕泪直流,阴蒂一抽一抽地发疼,大五条悟则根本吃不饱肚子,女穴馋得淫水横流,软肉翕动着挽留抵在入口处的性器。

穿着袈裟的夏油杰估计也可怜年少些的五条悟被折磨得太厉害,干脆先去喂饱同龄的那个五条悟。五条老师要耐操得多,此时乳尖阴蒂和性器皆在空气中挺翘着发抖,却不觉得疼只觉得爽,他老夫老妻般地摇摆着屁股用臀尖去蹭夏油杰的胯部,同时伸出手掰开了臀瓣给对方展示自己肉红色的两口穴。二十七岁的夏油杰已经跟五条悟滚在一张床上十年之久,自然知道对方什么意思,他们许久没用后面做爱了,看来五条悟此时却是兴奋过头了,居然主动要求夏油杰插入他的肛口。

夏油杰草率地用手指沾取了一点水液给五条悟做扩张,便扶着性器插入进比前穴更加紧致的肠道内部。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并不耻于展现欲望,更是觉得能获得多重高潮是件趣事,所以他紧缩着肛口去绞夏油杰的性器,被顶到前列腺之后爽利地呻吟出声。年长些的五条悟往前晃腰去蹭自己的性器,铃口泌出的前液一股股地洒到十七岁的五条悟腹部上,同时他继续进行着刚刚被两个夏油杰突然闯入而打断的相互抚慰,十七岁的五条悟也效仿着刚刚成年人磨他的技巧去蹭过对方的阴蒂,并轻轻地用前额贴着成年五条悟的前额猫儿似地蹭。夏油杰注意到了两人互相磨阴蒂的动作倒也没制止,毕竟夏油杰熟知对方能达到多重高潮的契机,他继续顶弄着五条悟后穴里的敏感点,同时操持着三根手指去插对方湿漉漉的女穴。二十七岁的五条悟这下被快感激得连尾椎都打颤,他被填得太满了,此时后穴和前穴都被夏油杰照料着,最为敏感的龟头和阴蒂则被年少些的自己揉捏蹭弄着,面前的小孩像是报复似地无所不用其极,一边快速地撸动着他的性器,一边挺腰去磨蹭两人相贴在一起的阴蒂。

被前后多方位折磨着快感,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几乎是同时攀上了多重高潮,他的女穴一张一合地往外吹水,量大到同时浇湿夏油杰的袈裟下摆和床下的被褥,性器则被年少些的自己握着射出了不少精水,他全身颤抖得像暴风雨里的树叶,狼狈地前后吹水,穴肉翕动着绞紧了夏油杰的手指和性器。夏油杰最后爆插了几十下,倒是没有把精液全部射在二十七岁的五条悟的后穴里,他抽出性器快速地撸动着,射出许多白浊浇在五条老师的发顶,再随重力落到十七岁的五条悟脸上。

虽说凡事讲个先来后到,打断别人的做爱进程不怎么礼貌,但是十七岁的夏油杰已经忍到忍无可忍,已经在一边看着活春宫默默撸了许久的管。高中生不满地拖拉出自己的五条悟,替对方擦干净了脸上和身上的精液,颇为不爽地扑上去亲吻自己的同学。五条悟的嘴角刚刚被那位教祖啃咬得破皮了一块,他整个人被玩弄得狠了,连眼神都还没聚焦起来,dk夏油杰低头就看到那处被插得敞开了的穴口,只觉得看得心头火起,不由衷地吃起年长者的醋来。十七岁的五条悟还不知道对方吃味,他连忙攀着同龄人的脖颈逃开成年人的掌控,像是寻找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然而夏油杰并非他的救星,十七岁的夏油杰打翻了醋坛子,狠狠地伏在五条悟脖颈那里啃出几个草莓印,他揉捏着对方胸前还不及成年人那么丰盈的胸肌,掐住粉嫩的乳首用力拧了一下。五条悟委屈到想骂夏油杰两句,却因为抵在自己大腿根处那勃热的性器又噤了声,被威胁到了似地并紧了双腿。

夏油杰蛮力地把五条悟并拢的双腿掰开,扶着性器上下滑动着拍打在对方湿滑的阴户表面,他每次都微微插入一截,然后不管层层翕动着的软肉的挽留再抽出去,这样来回几下五条悟就受不了了,只能拽着夏油杰的袖子求他插进来。五条悟求着要,夏油杰也愿意给,他摁住五条悟的大腿根处,把对方的韧带压开到了极致,然后大开大合地操进去。十七岁的五条悟没承受过这么多过激的快感,刚刚年长些的那个夏油杰已经过度使用了他的身体,现在五条悟只觉得阴蒂那一点上一抽一抽地胀痛,体内窄小的甬道再次被粗大的性器撑开填满,他一边觉得爽又觉得失控地疼,然而他的女穴却只一股股地往外吐水,内里的软肉绞着吞吃夏油杰的那根东西渴望更多更深的侵入。五条悟不受控制地呻吟出声,夏油杰也埋在他身体里爽得不行,断断续续地吐着喘息,又要勾着对方的脖子索要亲吻,口口声声地说喜欢。

成年人们看得有趣,决定索性放开十七岁的小情侣让他们自己温存。然而五条老师还是要性格恶劣一些,他凑上去揉年少些的自己裸露在外的阴蒂,把那裸露在皮肉外红肿了的一点捏在指腹之间轻轻地碾磨,十七岁的五条悟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一瞬间就浑身抽搐着到达了高潮,他吹得厉害,淫水淅淅沥沥地浇了dk夏油杰一裤子。高中生于是被激得更加兴奋,加快了频率和速度操进五条悟洇水的软穴里,顶弄着圆滑的宫口那一处肉环。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得了便宜还卖乖,更加变本加厉地操持着两根手指滑入到高中生们的交合处,然后紧贴着那根性器插进穴里,把那处紧窄的女穴扩得更开。十七岁的五条悟这下只剩下了疼,他连声调都变了些,求饶了半天之后只能把目光投向年长些的那个夏油杰,希望对方能把年长些的那个自己拉扯开。

教祖得心应手地解救出自己的挚友,他捞起五条老师的腰腿,把对方抱起来放在膝上,然后从下至上地贯穿那个流水的女穴。二十七岁的五条悟这下没法继续给高中生们捣乱,只能把注意力转回到同龄的夏油杰身上,他摇着腰肢去磨身后的那根性器,甚至带着游刃有余的笑意往下坐。夏油杰想着,这么些年确实把他喂熟了,技巧和经验都不能与同日而语,十七岁的五条悟只会被动地承受那些快感,而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已经学会了操纵快感,他不仅要绞着肉穴从那根性器上榨取快感和精液,还自顾自地撸动着身前的阴茎,开口要夏油杰摸摸他的乳首和阴蒂。

另一边年少些的五条悟还没学会主动享受,他被夏油杰操得要坏掉了,dk夏油杰无师自通地把他抱起来操弄,这下性器被女穴吞吃到了一个难以言喻的深度,五条悟觉得他的肚子都要被那根东西顶破了。夏油杰伸出手去往下摁他的腹腔,于是五条悟就呻吟着求饶,下身却诚实地吹出水来并把性器裹得更紧。二十七岁的夏油杰看了一会儿,干脆也把自己怀里那个放浪形骸的五条悟抱起来操,两个五条悟这下面对面地观赏对方那副被操得或是失神或是快乐的淫相。穿着袈裟的夏油杰抱起五条老师一侧的腿,十七岁的夏油杰愣了一下,也效仿着对方的动作抬起五条悟的左腿挽在臂弯里,二十七岁的夏油杰随之抱着五条老师凑近了压到十七岁的五条悟身上,将交合处上方两处红肿的阴蒂压在一起磨蹭。每次其中一个夏油杰往上顶弄,就会带动着怀里的五条悟前后磨蹭一下,他们分开频率操着那两口阴穴,那两粒肿大的阴蒂就磨着彼此,以至于没操几下两个五条悟就同时潮吹了。

两个五条悟贴得太紧,以至于吹出来的淫水都不知道属于谁,二十七岁的五条悟主动摇着腰臀,称赞着体内的那根东西带给自己的快感,十七岁的五条悟则疲惫得抬不起头,只能呆滞地看着自己的女穴像坏了的水泵一样往外浇水,再被粗大的性器来回插得汁水四溢。两个夏油杰几乎是同时射出来的,十七岁的五条悟第一次承受内射,小腹肌肉抽动着不肯放松,穴里痉挛着被迫吞吃下所有精液,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则熟练地放松内壁的软肉接受了精水的浇灌,他还要勾着腰往里吞吃得更深,争取把所有精液都锁在宫腔里。年少些的夏油杰刚刚松开禁锢五条悟的手臂,两个五条悟就向前倾倒在一起,互相安抚似地蹭了蹭对方,倒活像是两只猫。

然而这还没算结束,还没等两个五条悟从过激的快感中缓和过来,二十七岁的夏油杰就坐在沙发上,捏着两只大猫的后颈拎到面前,毫不留情地留下一个字,舔。两个五条悟乖顺地跪在五条袈裟的衣摆下,教祖再次勃起后直挺的粗大阴茎顶到他们两人的脸颊之间,二十七岁的五条悟率先反应过来,用湿软的嘴唇蹭过对方还沾带着白浊的茎身。十七岁的五条悟呆滞地用侧脸蹭着夏油杰的那根东西,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五条老师熟练地把自己的嘴当成性爱工具来服侍那根性器,他双唇轻启含进去粗大的龟头,还要紧缩着口腔内侧的软肉嘬吸住圆润的冠头。年少些的五条悟看得愣神,只好张开嘴伸出一截软舌,猫儿似地一口一口舔在茎身上。二十七岁的五条悟着实没有想到自己还要教年少些的自己如何口交,但是年长者还是向对方示意,要把舌头绷紧卷着茎身表面舔,如果要含进去吃的话就要包裹好牙齿,然后放松喉部和舌头。

年少些的五条悟懵懂地跪在那根性器面前,试图放松自己的口腔含进去那根味道略显腥膻的性器,他含得很浅,只勉强吞下伞头和一小截茎柱。但是dk五条悟学得倒是有模有样,含到嘴里后就开始收缩口腔内壁的软肉,试图裹着性器顶端吸吮。剩下那大半截没插进口穴里的性器交由给了五条老师来负责,五条悟手嘴无所不用其极,一边勾着舌头扫过敏感的冠状沟,舔舐着茎身表面,一边还要伸出手去握着性器小幅度地撸动,时不时地揉捏夏油杰底部的囊袋和卵丸。

“悟做的很好。”夏油杰轻声赞叹着,但不点明是哪个五条悟。

成年人跪坐在他胯下挑了挑眉,干脆取代了十七岁的五条悟去更用力地吞下性器用舌面裹着龟头猛吸。这下就算是教祖也忍不住喘出声音来,他轻轻拉拽着五条悟的额发,笑出声来说他恶劣。十七岁的五条悟莫名其妙地被撇在一边晾着,他几乎是争抢着去握住那根性器,讨好似地舔到夏油杰敏感的囊袋之间,轻轻用牙齿磨蹭着薄薄一层皮肉下的卵蛋。教祖被两人的唇齿服侍得快意地喘息着,同时他命令着跪坐在沙发下面的两人同时用手掰开女穴,给身后方的dk观看。十七岁的夏油杰倒吸一口气,一个色泽浅显些的穴微微透着红,两片小得可怜的阴唇垂下来遮掩着窄小的穴口,另一口穴则颜色媚红得多,一看就是被操得熟透了,两片阴唇肥大且厚,浸着一层水光像极了那种名品的馒头穴。

二十七岁的夏油杰被两个五条悟同时服务着吞吃性器,而十七岁的夏油杰只能跪下去服侍那两口洇水的穴。但夏油杰倒没觉得有什么可抱怨的,他乐得于埋在这两口或是青涩或是熟透的穴里,一边伸出舌头舔弄同龄人的小穴,一边还要操持着两根手指指奸成年人贪吃的穴。十七岁的五条悟敏感得不行,只是被舌头扫过阴蒂那一点就使他难受到流出生理眼泪,夹紧了腿不肯夏油杰再深入地去舔,而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哪里会被两根手指满足,他摇着腰肢去用穴套弄夏油杰的手指,前面的嘴还要被教祖塞个满满当当,然而他还是觉得不够,最好后面那两口穴都被性器和手指塞满了才好。

然而十七岁的夏油杰并不打算喂饱二十七岁这个纵欲无度的五条悟,他反而先提胯去操十七岁那个五条悟,高中生被同龄人压制在身下插得带了哭腔,求饶着说太多太满了,看得年长者简直眼热。五条老师讨好地把教祖的性器吸得湿淋淋闪着水光了,他几口穴都饿得要命,委屈地凑到夏油杰怀里索要亲吻,握着被舔得水淋淋的粗壮阴茎就要往胯上坐,二十七岁的夏油杰却偏偏不操他,站起来去跟自己抢夺交配权,一前一后地夹住了年少些的那个五条悟。

高中生皱了皱眉,知道面前穿着袈裟的老狐狸是想玩点双龙,他捏着五条悟的腰侧插得更深,完全没有想要分享的意思。二十七岁的夏油杰笑意盈盈地亲吻着五条悟的侧脸,哄骗着对方把双腿岔得更开,接下来他用指腹揉开对方身后紧闭的肛口,意图不言而喻。十七岁的五条悟紧张地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抗拒地收拢着双腿想要推搡开身后的教主,然而年长者还是不由分说地强行打开他的腿,慢条斯理地指奸后面的穴直到入口的褶肉乖顺地被打开。

二十七岁的夏油杰看出十七岁的自己颇有不满,于是他绅士风度地跟对方说,“后面帮你扩张好了。”dk夏油杰心有不甘,但还是落得进了成年人的圈套里,他跟二十七岁的夏油杰交换位置,从后面抱住五条悟托起他的腰臀。这下五条悟躺在同龄的夏油杰身上,被对方从后面插入到肛口里,双腿则被教祖扛起到肩上,前面的女穴被性器再度撑开操进子宫里。十七岁的夏油杰技术尚且没有那么娴熟,他扶着性器在肛口滑了几下才堪堪插入进去,后穴比前穴更加紧致高热,他差点没忍住一下被吸得射出来。二十七岁的夏油杰侧过头去亲吻五条悟的小腿,挺腰操进被干得逐渐充血红肿的女穴里,小孩不禁玩,只觉得前后都被夏油杰填满了,腹腔都快要被两人粗大的性器顶破了。

二十七岁的夏油杰一边缓慢地前后律动着,一边问五条悟操到哪里了,十七岁的五条悟满脸泪痕,说什么操到子宫里了要怀孕了,完全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

“十七岁就怀孕可怎么办呢,悟。”

五条悟此时已经没什么理智可言了,他只是不断地摇头,“不知道…要坏掉了,前面后面都要被杰操坏了。”

“不要欺负小孩。”教师不满地凑过去,眼馋地看着年少些的自己前后均被填满喂饱,很是寂寞地夹了几下腿。二十七岁的夏油杰压在高中生们身上压得紧密,热爱捣乱的五条老师这下连个缝都插不进去。不过回头一看,十七岁的夏油杰正乖乖地躺在床上,从背后抱着自己的男朋友在享受初次使用后穴的快感,五条老师这下找到了可以得趣的位置,他直接骑到dk夏油杰的脸上往下压,用肥厚的两瓣阴唇压着对方的脸蹭出许多水痕。五条悟不仅要压着嗓子呻吟出声,还要挑衅地看着教祖笑。

二十七岁的夏油杰只是笑,他探过身去跟五条老师接吻,说着,“你这不是也在欺负小孩。”

他们四人各自找到了可以得趣的位置,干脆就继续这么做爱。二十七岁的五条悟晃动着腰迫使着高中生吃穴,夏油杰也就只好伸出舌头卖力地给成年人舔穴,他效仿着在色情片里看到的那些技巧,用舌尖勾着一处软肉往外用力吸吮,叼着硬挺的阴蒂那一点轻轻用舌面磨蹭,教师这下子不停地往外吹水,越坐越深快要使夏油杰窒息了。二十七岁的夏油杰才不会好心地帮助自己,也不会告诉十七岁的自己如何用唇舌应对那口洇水的穴,他找准时机开始享用高中生稚嫩的女穴,完全抽出后再插回去,把那处尚且薄而粉嫩的阴唇干得外翻。成年人使用着一点床上的技巧,插入之后抵着对方的敏感点缓慢地打转并研磨,成功地把十七岁的五条悟干得漏水,前后两口穴都不受控制地绞紧了去榨精。

两个夏油杰几乎同时在十七岁的五条悟身体里开始冲刺,高中生奋力地往上顶弄着,几乎操进五条悟的乙状结肠内部,还要分出精力去舔弄成年人那口吃不饱的淫穴。十七岁的五条悟已经被操得射了,小腹抽搐痉挛着绷紧,几乎能在皮肉之下看到那两根性器的形状,他绞紧了阴道和后穴,央求着两个夏油杰给他灌精。五条悟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如果再这样做下去,他会不会被操到失禁都说不准。

十七岁的夏油杰率先交代在了同龄的五条悟的肠道里,他小幅度地往上顶弄着一股股射精,又腾出手去捏着五条老师的腰部往上抬一点,试图争取到一些呼吸的空间。教主大发慈悲地放开了十七岁的五条悟,撸动几下后尽数射在了外阴上,然而没等五条悟从快感中缓和过来,他就突然一下掌掴到对方湿润的外阴表面,手指重重地拍打在阴蒂周围,一下子激得五条悟吹出水来,涓涓细流涌出来像失禁一样。

看着dk五条悟的那副惨状,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反而觉得馋坏了,他真是饿得狠了,直接跪下去毫无廉耻心地握着两个夏油杰的性器撸动得硬了,伸出舌头接连舔弄着两根沾满白浊的阴茎,吃得啧啧有声格外入神。十七岁的夏油杰到底还是好心一些,扶着性器就插入进了那口不断泌水的女穴里给五条悟先吃一口,然而还没等五条悟爽上一会儿,教祖就在两人的交合处那里插入三根手指缓慢地律动,把阴穴扩得更开更软。五条悟反应过来了,他没有反抗同龄的夏油杰插入进来的第二根阴茎,反而放松着阴部去吞处那两根尺寸接近的东西。这下子要么吃不到,要么一下子就吃两根,两个夏油杰默契地同时开始抽插,两根粗大的性器紧密地贴合着劈开柔韧的阴穴,把那里扩张操干成夏油杰专属的几把套子。二十七岁的五条悟有着丰富的性经验,却也没怎么经历过这种双龙,他攀着不知道哪个夏油杰的脖子,被操得双眼翻白舌尖外吐,下面的水淅淅沥沥地从交合处漏出来,两根肉棒都堵不住。

两个夏油杰彻底找到了一点能将施虐欲发展开的地方,二十七岁的五条悟格外耐操且操不坏,无论被怎样过分地使用都能从中得趣且吹个遍地水,两人干脆一前一后地操进那口女穴里,把那里当作泄欲的飞机杯一样使用灌个满满当当,再去使用后面的那条甬道。五条悟没能料想到自己的后穴也要承受两根,短暂地慌了神去推搡教主的胸膛,然而他的后穴还是被强制地扩开并插入进两根阴茎,入口的褶肉几乎被抻平变得糜红。五条悟的后穴被填得满溢,前面的女穴还要手指堵住不肯让他吹出来其中堆积的情液和精水。五条悟头昏脑胀,觉得肚子饱胀得像是要狠狠潮吹一次,又像是要失禁了,他本想用阴茎排尿,用力了许久也没能成功,女穴那里的尿孔则被不知道哪个夏油杰的指腹堵着。五条悟这下几乎憋出一点哭泣,他去求那个年少些的夏油杰放手,又转过去求教祖的宽容。

二十七岁的夏油杰毫不留情地鞭挞着五条悟的后穴,他喝止住了dk夏油杰准备抽离的手,然后伸出手去捏住五条悟逐渐疲软但仍旧尿不出来的阴茎,“悟被操到像小狗一样漏尿了呢。”

明知道自己还没有失禁,但是五条悟却被夏油杰的言语逼得阴茎淌水,也不知道到底是前液还是尿液。他胡乱地用力收缩着前后两口穴,流着眼泪央求一个痛快。十七岁的夏油杰只觉得心疼五条悟这样的反应,他轻轻地抚摸着五条老师的头发安慰对方,抽出了埋在后穴里的性器浅显地射在肛口周围。教祖则没那么仁慈,他又深又狠地操进五条悟的后穴甬道深处,伸出手掐住对方的阴蒂那一点,看着穴腔里的水混杂着尿液涓流出来。直到最后他才抽出在射精边缘的性器,把白浊尽数灌进五条老师那张嘴里。

十七岁的五条悟简直吓得脸色苍白,眼睁睁地看着教师被玩得像破布娃娃一样瘫软,被夹在两个夏油杰中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则已然变成了夏油杰专属的精液罐子,前后两口肉穴都被精液灌得满当,缓缓地漏出来汇集在腿心里。dk夏油杰尚且在抱着浑身抽搐着的年长者安抚,手指陷入湿泞的软穴里导出更多的精水。二十七岁的夏油杰则低低喘息着叫过年少些的五条悟,小孩有点不安,以为自己又要被强行操一通,教祖却轻轻亲吻他,突兀地笑得很温柔。

280 Likes

香死我了香死我了

12 Likes

好绝!尺度好大!

6 Likes

最后又觉得好温暖

7 Likes

好香好香

4 Likes

:hot_face:

4 Likes

好涩,今天的裤子就穿到这里了

好色斯哈斯哈

您是天才么

行,今天的裤子就不穿了,在家穿什么裤子

是我太傻逼了吗,为什么会感觉痛痛的……教祖杰完全不怜惜教师悟啊,反而对dk悟有一点温柔,教师悟惨惨的……但是好香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