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咒术世界安心条件 (教祖杰爆炒DK悟 )

夏五

我流夏五是这样的

*杰叛逃的时候没有杀人

*双性五条悟

教祖杰在还没发动百鬼夜行前的某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这个时空还处在双dk的时间线。

教祖杰在高专里乱晃的时候遇到了独自一人的dk悟,教祖杰有点恍惚了,这样的场景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dk悟原本背对着他,转过身来看到他的时候并没有太过惊讶,闪烁的六眼可以看出他正在处理眼前的情况。停滞了一秒,dk悟歪着头对教祖杰道 “啊,杰,你现在是在做梦吧。”

教祖杰笑了笑,他知道他现在的状态肯定是逃不过六眼的。

“是的,悟,我正在做梦呢。你怎么一个人呢?”按理来说这个时候的dk杰也会在他身边才对。

Dk悟推了推墨镜,满不在乎地说,“因为我也在做梦啊,杰。”

教祖杰倒是有点意外了,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落到这个场景,不过眼前的六眼没有慌张的感觉,而他自己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动,这个时空,或者说,这个结界目前是安全的。

教祖杰对自己潜意识相信六眼又有一点无奈,分别了这么多年即使两个人毫无联系,但到了一个只有对方的陌生地方里还是会不自觉相信对方呢。想到这里教祖杰瞥了一眼已经自觉站在他身边的dk悟,真是好久没有见到这个模样的五条悟了,不是像成人时期游刃有余但又因为相信自己的实力而没有半点慌张。

正当教祖杰想要问问六眼对于现在的情况有什么想法的时候,dk悟抢先开口了。

“呀,杰,这个场景里发生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对现实世界有影响的吧?”

教祖杰扶着下巴思考了一下道,“应该是,不会在身上留下痕迹?但会留下记忆吧。”

“你怎么知道会留下记忆呢?” dk悟把头歪向他,是一个曾经对于他们来说很正常但外人看来会猜测他们关系的距离。

教祖杰低头笑了笑,“我也不知道,那可能是我期望会留下吧。”

Dk悟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个人只是在教室外的走廊里行走着,路过一个熟悉的空教室时,dk悟推着教祖杰说,“进去坐坐吧。”

不知道dk悟想要做什么,但教祖杰还是顺着力道走了进去。

坐在教室里的时候,教祖杰的心情很平静,他不恨高专的人,但当时的自己也不想再在高专继续了,他感到孤独也有一点无法喘息,这个地方不能实现他想要的一切。

但是有没有遗憾呢?应该是有的,可他抓不住那一丝感受,很难说是不想抓住还是在逃避,但既然如此那就放手好了,他也没有想要追根究底自己到底是对什么感到遗憾。

他没注意到在他思绪飘远的时候,dk悟在做什么,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年轻的五条悟已经把鞋脱了坐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将脚踩在他的膝上。

“…悟?” 虽然五条悟平时不按常理出牌,但现在这个样子让教祖杰也有点摸不着头脑想不出他在做什么。

“虽然不知道杰为什么这副打扮,但说实话还挺想和这个样子的杰做一下的。” Dk悟摘掉眼镜,双手撑在身后,穿着白袜的脚从教祖杰的膝盖逐渐往上移。

“?” 教祖杰此刻完全想象不到会是这样的发展,他在说什么?悟对我一直以来是这样的心思吗?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不是…他是我认识的悟吗,还是他在开什么玩笑,开玩笑需要做到这种程度吗,这里到底是哪里,我们是会受到什么咒术的影响开始对对方有非分之想吗?那我怎么好像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啊?

在dk悟的脚要踩到教祖杰的重点部位之前,教祖杰握住了dk悟的脚踝。

“悟现在,是在做什么?”教祖杰皱着眉问出了这句话,他仔仔细细看着面前的人,猜想是不是哪个特级咒灵给他设下的陷阱,但不论怎么打量,他都从心底认可这个人是年轻的五条悟。

“在做我一直想做,但是没有机会做的事情啊。”说完这句话,dk悟突然倾身勾住教祖杰的脖子亲了下去,说实话两个人都没有什么接吻的经验,教祖杰在离开高专的这几年全心全意收集着散落各地的咒灵,内心里只有他的大计划,在情欲方面没有任何想法。至于五条悟的话,这个年纪的悟,应该是也没有和谁有过那方面的发展吧,更何况dk悟刚刚的剖白,他想要亲吻的人大概只有…

“杰,这样的时候也在神游吗?” dk悟退开了一点,蹭着教祖杰的唇有点不满地嘟囔着,下一秒,他又亲了上去,不像刚刚只是用嘴唇和对方的嘴唇毫无章法的接触,而是张嘴轻轻含住教祖杰的下唇,用牙齿软软地咬着。

虽然对现在的情况感到彷徨,但教祖杰还是忍不住抚摸上了dk悟的脸。指尖触碰到对方因为接吻而微微发热的脸颊,教祖杰在这个瞬间突然抓住了亲吻的感觉,已经不满足于只是被dk悟咬嘴唇,他开始主动用舌头勾对方的舌头,这样大胆的试探得到了dk悟的回应,他感受到dk悟并不抗拒这样的触碰,甚至通过对方双手上移将手指插入他头发的反应,知道了他很喜欢自己的动作。

两个没有什么经验的人倒是亲得难舍难分,悟在胡乱揉杰头发的时候把他的头发扯散了,分开的时候还拿额头抵着对方,闭着眼睛轻轻厮磨。

“接下来要做什么呢?”教祖杰不合时宜地开口了,这种时候问这种话一般来说是不是会有点丢脸?但想到对方是五条悟,他就觉得这样的话也是可以问的。

Dk悟轻轻笑了笑,“杰,你这么大了都没有经验吗?还以为我只需要勾引你一下接下来就可以躺着享受了呢。”

被dk悟调侃了一句教祖杰后知后觉地有一点不好意思了,“这些年的心思都没有放在这上面。”

Dk悟没有追问他这些年在干什么,而是直接上手将教祖杰推开让他靠在椅背上,解开了教祖杰的衣服,让他敞着僧袍露出前胸,dk悟毫不犹豫地上手捏了捏杰的胸肌,“虽然忙倒是没有忘记健身嘛。”说着话又将手下移,抚摸起教祖杰清晰的腹肌。
这么些年都没有人这样抚摸过教祖杰,面前的人脸色微红,苍蓝色的眼睛藏在长睫毛下注视着他的身体,在不好意思的同时教祖杰感受到下身已经有反应的阴茎更硬更疼了。幸运的是这样的胀痛很快被面前的人注意到了,dk悟将手伸进教祖杰宽大的裤子,一手握住教祖杰的阴茎撸动起来。

“平时没有发现,杰的这里还是蛮大的嘛。”

Dk悟一边评价着手中握着的巨物一边抬眼看着教祖杰,六眼幽幽发着光,手上的动作不算熟练但足以让教祖杰乱了呼吸。只是被用手触碰好像不太够了,这样想着,教祖杰抬手蹭了蹭dk悟的嘴唇。悟轻轻怔了一下,随即心领神会。

“想不到杰还挺坏的,是想要这样吧?”

说话间dk悟已经跪在教祖杰的双腿之间,拉下他的裤子,掏出那个散发着热气的巨物,先低头垂眼在茎身亲吻了几下,随即扶着那巨物又将脸凑在杰的阴茎旁,从下至上看着教祖杰,“是想要这样对待我吗?杰。“

教祖杰呼吸一滞,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用手狠狠揉弄dk悟的嘴唇,

”嗯,悟,可以含进去吗?“说出来的话让教祖杰自己都有点讶异,在感叹自己的禽兽的同时又隐隐期待,他知道面前的五条悟会满足自己所有的需求。

”啊,杰这种程度的话,含进去很困难呢,但…“ 接下来的话已经被教祖杰的阴茎堵在了嘴里,五条悟顺从地舔弄着巨大的冠头,他的嘴太小了,想要完整地吞下夏油杰有点为难他了,但他还是在努力低头想要更多地照顾到杰,实在没有办法吞进去的部位dk悟则用手奋力抚弄着。教祖杰倒是没有很粗暴地挺身,而是任由悟在他腿间耸动,完全地享受着对方的节奏,但手还是控制不住地将腿间这个白毛脑袋揉乱。

这世间的最强,正在我身下对我做着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思绪让教祖杰更加控制不住自己,dk悟卖力的舔弄,加上已经很久没有自己疏解过,即使时间并没有过去很久,他仍然感觉自己快要射了,在释放的前一秒他将自己从悟的嘴里拿了出来,射在了他的脸上。

乳白色的液体挂在悟白色的眼睫毛和殷红的嘴唇旁,给年轻的六眼增添了一丝脆弱感,然而面前的五条悟似乎并不抗拒被射在脸上的感觉,只是微微眯眼,再用舌头将嘴边的精液舔掉。这样的反应让教祖杰终于有了把他玩坏的想法。

这样想着,教祖杰把dk悟从身前拉起,把他推坐在面前的桌子上,急不可耐地脱下悟的裤子,将手按到被前液浸到有点透明的白色内裤上,握住悟的阴茎揉弄起来。

Dk悟安然地享受着对方的抚摸,抱着教祖杰在他的脖颈一侧轻轻啄吻。

教祖杰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上手将高专的校服解开,让悟的乳粒暴露在他的眼前,用拇指轻轻拨弄两下粉色的一点就挺立起来,他迫不及待地低下头去用嘴包住悟的小乳细细舔弄。

从刚刚开始显得更游刃有余的dk悟终于开始意乱情迷了,嘴里的呻吟再含不住,一边喊着杰的名字一边喘息。他不再满足于隔着内裤的揉弄,他伸手扯下自己的内裤,带着教祖杰的手抚上了他腿间的缝隙。

教祖杰感受到手上的触感,突然一顿,从悟的胸前抬起头,有点不解地看着他。

”嘛,这种事情,平时也不是很好说吧,总之如果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杰也就自然会知道了。“ dk悟很淡然地解释着他与别人略有不同的身体构造,用手揉弄着教祖杰的脖颈催促着他停滞的手部运动。

教祖杰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个设定,但好奇心驱使着他不再满足于用手抚弄,而是蹲下身去细细端详起那个紧闭的穴口。

粉嫩的软穴从未被入侵过,被肥嘟嘟的阴唇包裹着,因为之前两人间的动作穴里吐出的水让阴唇看起来亮晶晶的。教祖杰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舔弄了一下紧闭的阴唇,感受到抓住他肩膀的手更加用力了,教祖杰知道悟喜欢被这样玩弄便大胆起来,用舌头将紧闭的阴唇舔弄开来,还用手指揉弄着阴蒂,舌头模拟着操穴的频率开拓着这从未有人到过之处。
被舌头操弄着小穴让dk悟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双手向后撑,头向后仰,舌头无意识地吐出,高专校服随意地敞开露出胸口,下半身被玩的乱七八糟只能无助地用大腿夹着教祖杰的脑袋。教祖杰站了起来腾出双手将他的上半身按在桌子上,握住他的大腿把他分得更开,再将他的双腿压向他胸前,让悟的小穴暴露在空气中,俯下身去,用舌头转着圈揉弄阴茎,再将阴唇含入嘴里更加粗暴地舔舐起来,舌头再次舔进穴里抽插将紧张的小穴逐渐舔软。

Dk悟已经彻底无法挣扎了,只能瘫软着全身任凭身上的人处置,身前的阴茎已经射了一次,在教祖杰不懈的舔弄下小穴里喷出了一股水,dk悟无意识地挺着腰在高潮中抖动着。教祖杰站了起来,用手擦拭脸上的水,再将落到眼前的散发全部拢到脑后,从上至下欣赏着高潮中还未回过神来的悟。

Dk悟没能彻底从高潮中脱离时就感受到一个滚烫的东西正在自己的阴唇上滑动着,教祖杰用手扶着自己阴茎的根部拍打着粉嫩的阴唇,时不时用冠头顶一顶dk悟已经红肿顶起的阴蒂。

”杰…看来你还挺有余力。”总算从高潮中微微回神的dk悟抬起头,慵懒地说出有点挑衅的话,“还以为你这个年纪要明天才能再勃起呢。”

教祖杰一挑眉,双手抱着dk悟的大腿就将自己送进那紧致的嫩穴,虽然刚刚已经舔过了,但第一次被入侵的小穴还是紧紧箍着他的阴茎,这种感觉他之前的人生从未有过,更何况他进入的人还是他唯一的挚友,也是他认可的最强之人。这种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快感叫嚣着让他恨不得立刻动作起来,玩坏身下的人,但他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本能,开始观察起dk悟的反应。

悟的话,现在除了痛,还有一种奇妙的,被填满的感觉。说实话这种感觉并不算非常好受,但想到这个人是杰,是他还未拥有就失去的杰,那种满足感,让他的眼前升起了一片白雾。

“是痛吗,悟?” 教祖杰感觉到六眼的眼眶里蓄起了泪,虽然禽兽的想法立刻升起但比起那个还是更在意悟的感受,说着就要退出来,dk悟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双腿立刻环上他的腰将他拉向自己。

“不要走,杰,再用力一点。”

啪——

教祖杰仿佛听到了自己脑中的弦崩断的声音,下一秒就狠狠耸动起来,滑嫩的小穴在他一下又一下的狠凿变得更容易进出,dk悟一开始还咬着嘴唇没有发声,被教祖杰发现后俯下身来和他接吻,再也忍不住的呻吟声都被教祖杰吞下,一边被操弄一边被亲到呼吸不过来,dk悟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出窍了。

“会太快吗?”教祖杰放开dk悟的嘴,一边鞭挞着身下一的小穴一边温柔地问着他。

Dk悟伸手将杰的头抱在怀里,即使被顶到说不出完整的话也依然在杰耳边回答着他的问题,“没…没关系的,再快一点也可以。”

得到肯定的教祖杰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站直了身体将悟的大腿并拢,肥嫩的阴唇在腿根下显得更鼓了,教祖杰的阴茎九浅一深的干法将小穴摩擦的显出殷红的颜色。教祖杰低头看着自己的阴茎无数次被悟的小穴纳入,只觉得快感直冲天灵盖。

这一切,都太淫乱了。

同样的姿势干了十分钟,教祖杰开始担心dk悟会被桌子蹭疼,从悟的小穴里退出,将他从桌上拉起来,让他双手扶着桌子背对着自己站在面前,分开他的双腿,从身后再次操干进去。dk悟根本已经无法用双手支撑自己,只能趴在桌子上抬起屁股让身后的人更好动作。

“没想到悟的屁股还挺多肉。”这样说着,教祖杰稍微用了点力掌掴了一下dk悟的屁股,这一掌让dk悟缩紧了小穴,教祖杰得了趣,再一次退了出来,用手掌扇了dk悟的嫩逼一巴掌,dk悟更支撑不住了,膝盖内扣就要跪了下去,教祖杰眼疾手快,将他的腰托起,狠狠干了进去。

教祖杰一只手抱着dk悟的腰,另一只手揉弄着dk悟的阴蒂,次次让自己的阴茎插到小穴深处,不给他一点喘息的机会。

“要到了,杰,我要到了。” 在教祖杰的双面夹攻下他再也忍不住了,小穴也开始不自觉地缩紧。

“一起吧,悟。”教祖杰加快了手中的动作,下体也更加用力快速地操进小穴深处,最后几下只进不出,被即将高潮的小穴紧紧夹着,深深地射在了dk悟的穴里。在被内射的一瞬间,dk悟也忍不住释放了。

教祖杰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就要退出来,却被悟按住后腰,不让他出来。

“…怀孕怎么办。”教祖杰还留在他的体内,从后面将dk悟抱在怀里,在他耳边呢喃到。

“啊,怀孕的话,就生吧,生出蓝眼睛黑头发的小孩叫你爸爸,你应该就不会偷偷跑了吧。”dk悟仰头靠在教祖杰的肩上,轻笑着回答。

教祖杰一怔,从他身体里退了出来。两个人搂抱着坐在满地的衣服上,教祖杰环着dk悟,问他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嘛,杰。这几年应该很辛苦吧?”dk悟睁着湛蓝的眼睛认真地看着教祖杰,抬手抚上杰手臂上的肌肉,等着他的回复。

教祖杰静静看了一会儿怀里的人,斟酌着开口道,“我大概是,不够坦诚吧。”

伸手附在怀里人的眼睛上,不知道为什么被人这么看着就没办法说出心里的想法了,“是有点累,没有你在身边的话。”

感受到手下的眼睛轻轻颤了颤,怀里的人轻笑出声,“那来找我啊,杰。” 说完这句话,dk悟就支撑不住地靠在教祖杰的怀里睡着了。

教祖杰无言地抱着dk悟,不知在想些什么,在天色彻底变黑之前也睡了过去。

夏油杰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的,他睁着眼看了一会儿天花板,发现自己回到了现实,身下的潮湿提醒着他,昨晚的一切都是梦。
啊… 或许也不是梦,是真的穿越了也不一定。

夏油杰之前并不知道那一丝遗憾是什么,在此刻他终于勇敢了起来选择抓住那遗憾的尾巴,他抽丝剥茧终于肯面对自己的内心,原来他为那个夏天感到遗憾,他为没能宣之于口的爱意感到遗憾。

他突然想,在一切真的再也无法转圜之前,他能不能坦诚一点呢?

这样想着,他拨出了那个他几年都没再拨出的电话。

三个月后。

狗卷棘之前觉得五条悟老师虽然看着很开朗,但还是有一些阴郁在身上的,不过一切都从三个月前的某一天开始改变了。原本还在教室里和他们说着不着边际的话的五条悟老师,在接到一通电话后就跑了出去。那之后的一周他们都没有再见过五条悟老师,当然这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五条悟老师再次回来之后,那点阴郁居然烟消云散了。
除此之外咒术界还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臭名昭著的诅咒师夏油杰居然解散了他的教众再次回归高专成为一名正义的咒术师。

熊猫和真希对于这个新闻的看法都是夏油杰一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阴谋,但狗卷棘觉得有五条悟老师在的话,夏油杰应该翻不起什么大浪。

而这三个月来,夏油杰的表现的确会让人觉得他已经改邪归正了,连真希都说原本以为夏油杰是那种疯狂又凶狠的人却没想到他意外地很温柔呢。

在一个平静的午后,狗卷棘和熊猫真希从操场操练回来,三人本来一路还在热闹地讨论着些什么,却在路过教室的时候都一齐噤声了。

他们看到教室里,夏油杰和五条悟靠的很近很近。

“……”

“……”

“……”

“他们是在,接吻吗?”熊猫决定先发制人。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真希推了推眼镜 ”应该是的。“

”……”

原来夏油杰再次回归,是馋五条悟老师的身体啊。狗卷棘这样想到,那应该,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有五条悟老师在的话,夏油杰都不会再翻出什么大浪来了吧。

眼前的一切让三人有了共同的想法。

咒术世界,突然变得让人很安心了呢!

The End.

99 Likes

725第一炮 ,香晕啦~:smiling_face:

8 Likes

嘿嘿 感谢吃饭

好香!像黄豆蹄膀汤,细腻软烂的肉和厚重的鲜美,喝下去的时候把温馨和幸福感也都压在了胃里

7 Likes

好会说 喜欢友友的评价 :smiling_face_with_tear:

1 Like

写的真的太好了……痛哭咪赠予的香香饭……:sob::sob::sob:

1 Like

嘿嘿 感谢喜欢 :heart_eyes:

好会说

1 Like

香的我原地抱头痛哭

1 Like

嗷嗷感谢喜欢
image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