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流

「 ——你相信,时光可以倒流吗?」

“能让时间倒流的咒灵?听起来挺有意思。”

仅有两人的空旷教室中,五条悟叼着棒棒糖坐在桌沿上,有一搭没一搭晃着腿。或粗体文本许是嘴里含着的糖,或许是入夏后燥热起来的天气,让他的前半句话有些含糊低沉,尾音却带着笑意上扬,让人听出点兴奋的意思。

“嗯。不过还是小心为上。”

用几分钟大致了解完任务内容,夏油杰才从文件中抬起头,用拇指轻按了一下眉心。他自然清楚眼前这家伙脑中的想法,却没再说什么叮嘱的话——毕竟以他们的实力,在这样等级的任务中几乎不会出任何差错。

临近出发,他也没去纠正对方不端正的坐姿。

在小事上偶尔纵容也无可厚非,夏油杰想。然而片刻后他又揉了一下眉心,后知后觉自己似乎和某个家伙变成共犯了。

夏油杰和五条悟早就能够独自出任务、无须辅助监督从旁协助了,只是这次任务的性质略有特殊,地点也较为偏僻,才由辅助监督开车送他们前往。这本该为任务执行提供便利,对夏油杰来说却有些新的麻烦——来自五条悟的。

虽然他们谈论的日常话题也并没有什么不能被辅助监督听到的,但同期显然太过自然,未免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他也只好微笑着把持话题走向,偶尔用眼神暗示对方止住话头。虽然没什么作用就是了。

这次的任务地点有些远,经过近一小时的车程才抵达目标村庄附近。五条悟一如既往地先行下车,脚一沾地便舒展四肢,仿佛被团了许久似的。夏油杰笑着摇头,在弯腰向打开车窗的辅助监督表示感谢后,二人便顺着小路徒步上山。

山道蜿蜒崎岖,路程也不算短,少年们却走得又快又轻巧,尤其是最先加速的五条悟,几乎要将寻常的步行变成竞走大赛了。夏油杰自认对这种无聊的比赛没有兴趣,却也没有认输的意思。

于是五分钟后二人同时出现在入口处,看着对方笑出了声。

“好幼稚啊。”“那你主动认输?”

夏油杰于是摆手作罢:“好了,先做任务吧。”

“无聊。”五条悟撇嘴,算是接受求和的意思。他抬手微微拉低镜框,朝正前方的村子看了一眼,六眼在夕阳下划过细光。

“完全没有咒力波动呢。”

村庄地处远郊,风物与东京可以说是截然不同,建筑大多是有些年代的木质结构,以黑白为主色调,颇有些古韵。

夕阳没入山后,天幕被染上层层极深的蓝与红,流云在浓影重彩中融成一片。飞鸟划过天际,忽而无踪。寂寂暮色下,街上开始出现零散的人群,村里也渐渐熙攘喧闹起来。悬于街道两侧的纸灯笼在渐深的夜色中占据视野,晕出朦胧的、如梦般的光影。人们大多身着浴衣,女孩子们似乎也都精心打扮了一番,发饰在暖黄灯光下晃过夺目的光色。

两位身着黑色制服的少年未免在人群中有些突兀,好在天色已经暗下来,热闹随意的氛围中也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即便如此,夏油杰还是微微侧身,压低了些声音说话。虽然不大愿意承认,但同期比他略高一些,因此这种时候也不需要低头与对方交谈。

“今天村子里有夏日祭,我们要格外小心,避免普通群众受伤……”

这次格外安静啊,悟。

语间瞥了一眼意外安静的同期,他才发现对方正新奇地望着路边琳琅的各种小摊,镜片后的苍蓝眼睛微微睁大。顺着目光看过去,大概是鲷鱼烧苹果糖一类。夏油杰莫名觉得这幅样子有些可爱,于是堪堪止住话头,低头按了一下唇角。

“杰,你刚刚笑了对吧。”

让他没想到的是,下一秒耳边就传来五条悟的声音,并且完全是肯定句。

……未免太敏锐了吧。

夏油杰拂了一下鼻尖,正思考着开口用别的话题带过,面上却忽然被扣了什么东西,视线一下子昏暗下来。他微微愣神停住脚步,却也没有阻止对方——毕竟是自己笑他先被发现了。微凉的触感抵上皮肤,他才后知后觉是一个面具。

“还挺像杰的。”

听到同期似乎是憋笑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夏油杰才有些无奈地抬手摘下面具。拿在手里一看,是个样式特别的狐狸面具,红白为主色,缀以褐纹金线。狐狸嘴角向上蜿蜒的红色纹路让它看起来像是微笑着,神韵平和慈祥。

“这里的村民似乎有将狐狸作为神明使者供奉的传统。”夏油杰拿着狐狸面具端详,狐狸额间的红点在灯下愈加艳丽。他自动忽略了同期的形容,脑中回想起“窗”传递来的情报。

村庄里有一只可以影响时间的咒灵。虽被评定为一级但任务难度并不低,之前被派遣来的咒术师甚至有压根找不到咒灵的。而找到“它”的术师,也可能被扭转肉体时间以致回到幼儿状态,无法使用术式。

如果仅仅是针对人的时间逆转,那只需谨慎防范,只怕“它”能做到更多。

“走吧悟,你想吃的话一会再买。”

夏油杰将面具放回原处,笑着拽了一下难得出门的五条大少爷,后者才不大情愿地收回目光。

既然是参加夏日祭,换上浴衣会比较合适。

五分钟后,已经换上浅蓝色浴衣的五条悟在隔间外等待。他只是随意站着,高挑的身材和格外瞩目的银发却也吸引了店内不少顾客的目光,款式简单的浴衣在他身上被穿出些高档和服的味道。

五条悟又等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地打开手机看一眼,抬步向夏油杰进的隔间走。

“怎么这么慢啊杰。”

门帘微动,他脚步一顿。白炽灯投射下来,顺着银色发丝无声滑向地面。五条悟收了散漫的神情,墨镜后的六眼几乎要溢出摄人心魄的蓝光。

他几乎在一瞬间就确定了——

“……哈?”

两秒钟后,五条悟看着隔间椅子上被超大号白衬衫裹着、满眼戒备的小男孩,墨镜从鼻梁上滑落了一截。

“感谢惠顾,两位请慢走……真是可爱的孩子啊。”

五条悟的眼睛很好,耳朵也很好,所以即使已经走出店门一段,也听见了店主语末的轻声赞叹。他低头看了一眼穿着深色浴衣的黑发男孩,感到被自己牵着的手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停了脚步,蹲下身与小孩平视。

“嗯,想先去哪里逛……杰酱?”

五条悟笑了一下,充分运用起自己好看的脸。

“称呼我杰就可以……五条先生。”

男孩子话语一顿,不免有些脸红。虽然被对方告知了两人是同学关系、一起来郊外的小镇参加夏日祭……然后遇到灵异现象自己变成了小孩这种事,但还是首先选择了比较礼貌的称呼方式,没再询问什么。

“好吧小杰,去捞金鱼吗?”

夏油杰看着面前目测一米八以上的少年,莫名觉得对方比自己还要孩子气。但他并没有感到冒犯或生气,或许是对方和自己是朋友的原因……又或许是那双透着狡黠的蓝眼睛太漂亮了。

天色完全昏暗下来,街边亮起五光十色的彩灯,照亮来往人群的脸庞。

夏油杰左手提了两条对方为自己捞的金鱼,右手举着苹果糖。他自己对这种糖果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因为五条悟手上的小吃多得快拿不下了。

“要吃那个吗,杰?”

“……嗯。”

他跟着白发少年一路逛过各种小摊,对方兴致勃勃,似乎对这些平常的小玩意很新奇,看见什么有趣的都要拉着他过去看一会。小吃也是,不过大多不合口味,咬一口就皱着眉随意丢进纸袋里了。

幸好拒绝了他买双人份,夏油杰在心中微微叹气,这是什么大少爷做派啊。鲷鱼烧,刨冰……似乎偏好甜食类。不过那么多种口味混合的刨冰真的可以接受吗……

“接下来去哪?”

夏油杰正看着前方的五条悟出神,对方却忽然回过头来询问,让他吓了一跳,差些没控制住表情。

在人群中穿行的时候也是这样。五条悟没有再牵他的手,却总能在他落后的时候放慢脚步,所以即使在这样的人流量下二人也没有走散。

“我有一双很好的眼睛哦。”

白发少年对着他眨了一下眼,夏油杰觉得自己的心思仿佛被对方看穿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好在五条悟没有在意他的停顿,很快带着他继续往前走了。

仿佛有什么魔力似的,他们很轻易地在拥挤人潮间穿行而过。夏油杰跟在五条悟身后,发觉四周渐渐安静下来,琳琅满目的彩灯也淡出视线。

他们在山阶前止步。昏黄的阶灯沿着石阶一路上延,焰光随风跃动,随意裁剪灌木叶片的暗色边缘,深红的鸟居投下长短错落的影。夏油杰听到前方传来依稀的、朦胧又清脆的风铃声。他恍然想起,自己和父母本是要在今天去参加风铃祭的。

“去看看吧?”

五条悟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鸟居,右脚迈上台阶。

小孩子虽然总是精力旺盛,但陪着大人逛了一路,此刻其实已然没多少气力。夏油杰看了一眼五条悟,又抬头看看台阶,迟疑着要不要提出休息一会。

就在思考的这两秒,他突然感到自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稳稳托起,整个人一下子悬空。夏油杰在失重感袭来的瞬间急忙回神,发现自己被五条悟单手托住腿,整个人靠在他的左肩上,而自己下意识环住了对方的肩颈——他们浮在空中,正以极快的速度飞向高处!

这一行为可以说是完全颠覆了夏油杰对白发少年的印象,不同于此前的随意中带着稳妥细致,几乎可以说是张狂和随心所欲了。

“小心苹果糖掉了。”

耳边都是呼啸的风,五条悟无由说了这么一句,夏油杰其实完全没反应过来,但还是下意识握紧了签子。

他慢半拍地眨眼,侧头去看五条悟。

看着白发少年上挑的眼尾和唇角,夏油杰发现自己竟然一下子忽略了他们在飞这一离奇事实,甚至连恐惧都淡了几分。他看见不羁与狂气同时出现在这张脸上,呈现出锐利的锋芒,但这锋芒却与那双漂亮的眼丝毫不相冲突,仿佛天生如此、原本相称。

好像这个人就应该是这样的。

几秒后,当夏油杰回到地面、被五条悟轻轻放下来的时候,他还是愣神。四周安静无比,只有叮咚叮咚的风铃摇晃声回荡开。数百只风铃奏响轻柔的夜曲,宛若水上涟漪,散归无形,却晕于心头。

“你之前说想看的,喏。”

五条悟伸手碰了一下身旁竹架上悬着的风铃下端的红色短册,装饰着彩纹的透明玻璃风铃“叮”一声响,夏油杰这才回神般轻轻甩了一下脑袋。

“好漂亮。”

他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从而忘记了想让对方道歉的想法。

挂风铃的竹架下栽种了些不知名的花,圆状的叶片郁郁葱葱。枝叶间探出不同颜色的花朵,粉的淡黄的都有,花瓣柔软卷曲,个头不大却漂亮巧致。每个连着的竹架边都悬了玻璃挂灯,投映出圈圈暖色。

浅淡的香火味弥漫在空气中,混着儿童的嬉笑声、大人的交谈声,都一同在这宁静的氛围中安静下来,成为柔和低语。一串串透明气泡不知从哪里涌出、飘散,在灯下流转着五彩斑斓的光色。它们静静地随风散开,然后轻轻盘旋、上升、崩裂,在空中消散了。

一切都美得不真实。

二人并排坐在竹廊下的石凳上,没有交谈。五条悟随意晃着双腿,看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夏油杰盯着人群看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拿着苹果糖和金鱼。他把金鱼轻轻放在一边,然后握住竹签下端,将那串还十分漂亮鲜艳的苹果糖递给身边的少年。

“哦,苹果糖。不过你先帮我拿着,一会儿吃。”

五条悟笑了笑,表情有点奇怪,接着伸出手戳了一下小孩的脸蛋。他动作不重,孩童的肉感脸颊却在指下明显地凹进一块。

“小时候的杰还蛮可爱的嘛。”

夏油杰有些无奈,但因为是夸自己的意思,也没制止五条悟的动作。不过对方戳几下后就收回了手,也不算很没礼貌。

夜风吹起少年银色的发丝,露出一片光洁的额头。夏油杰不知道说些什么,回过头去仍是静静坐着。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五条悟先挑起话头。

“小杰相信世界上有妖怪吗?嗯……就是那种志怪小说里的,长得很丑那种。”

夏油杰于是又侧头看他,只见白发少年举起手夸张地比划了一下,似乎真的知道妖怪长什么样似的。

“不相信。”他摇了摇头。“不过……妖怪的话,应该会长得比较好看吧?”

“噗,小杰想的不会是那种吧……狐狸精?”

五条悟似乎被这句话逗笑了。他笑得格外大声,墨镜随着动作上下抖动,快从鼻梁上滑落时他才不得不低头扶了一下镜框,一闪而过的蓝色很快从夏油杰眼前消失。

“五条先生……”

“嗯嗯,我再笑会。”

夏油杰有些无奈,看着对方侧过头去止住笑意,忽然觉得未来的自己回来以后可能要被嘲笑了。

“进去看看吧。”

夜色愈深,随着游客的减少,神社外更加安静。天空已经完全变为极深的的墨蓝色,风铃在微凉夜风中轻轻摇动。夏油杰本有些困意,在被五条悟轻拍肩膀后一下子清醒过来,从石凳上起身。

微晃的灯光自眼前穿过,夏油杰看见石砖上被拉长的竹架的纤细的影、花枝叶片缠绕的影、和错综难辨的、不知名的影。无声的夜,朦胧昏暗的棕黄灯火和鼻尖萦绕的香,都让一切如梦般轻盈不可触。他往前方看,又看见五条悟的影和灯火下白色的发。

他又垂下眼想去看自己的影,却忽地意识到自己正站在影中,是看不到的。

“怎么了?”

夏油杰听见少年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虽然只隔着一段竹廊,二人间的距离却似乎被黑暗拉长,以至于显得有些远。夏油杰觉得那双眼睛应该正看着他。他有些犹豫、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说出准备好的话。

“五条先生。”

宁静的夜晚似乎要在这一刻被割开。

“您和……我,来这里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吧。谢谢您一路上陪着我游玩,但我想接下来不该再麻烦——”

“害怕吗?”

正斟酌着说出后面话的夏油杰一愣,发觉五条悟已经站在他面前,和之前一样蹲下身和他说话。而后他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问他问题。但他一下子没揣摩出来这句害怕是指什么,和自己的害怕是不是一个意思。

“没关系,我很强哦。”

或许这不是个问题,夏油杰接着想。因为他还没回答,五条悟就先开口,还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脑袋。夏油杰抬起头想再说些什么,视线却猝不及防撞进那双蓝色的眼。深蓝的虹膜在夜色中闪着光,仿佛有什么魔力,要将人吸入其中。

他听见白发少年说:“ 而且就算从安全方面考虑——”

“在我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传说夜间神会入眠,因此于夜晚进入神社,则容易遇鬼。

跟在五条悟身后经过拜殿向本殿走时,夏油杰脑中便浮现出这样的语句。

太奇怪了,这里的一切。自从进入神社内部后,除了他们的脚步声,四周的所有声音仿佛都消失无踪,只剩沉水般的静寂与浓重夜色中零星的几盏灯。夏油杰起先认为是自己的错觉,可穿过参道时竟然连风声都听不到,就只好放弃了自我劝说。

几座石灯伫立在参道两侧,燃烧的烛焰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在墙面上投下黝黑的影。那火光算得上明亮,却莫名令人觉得眼前景象更加模糊不清了。

“前面就是本殿了,别离开我身边。”

五条悟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夏油杰却一下子听懂了。他又看一眼前方身着蓝色浴衣的少年,快进几步跟上对方。五条悟个子很高,步子却轻巧,浴衣下摆随着动作扬起很小的弧度,又静静融入阴影中,让人无端联想到翩飞的鸟。

二人离开后,参道中却兀的起了一阵风,卷起地上腐朽的枯叶。

而后燃烧的灯火,无声熄灭了。

很快,他们便站在本殿前。

似乎是因为前来神社参拜的人不少,本殿并不很显破败陈旧,只是外表灰蒙蒙的,萦绕着不应该属于此处的阴暗气息。入口两侧端坐的石狐嘴角上扬,本是温和的笑容在此刻显得诡异非常。

“还挺沉得住气。”

五条悟轻哼一声,抬脚迈上台阶,夏油杰紧跟其后。

殿中黑暗一片,夏油杰往内部看,注意到供台上面似乎摆放着什么东西。未等仔细辨认,他就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四周缓缓蔓延开来,似乎要将寂静的黑撕扯出缝隙。极细的寒意沿着背脊向上爬,在后颈处激起细微的麻,夏油杰听见夜色中兀地响起一声清脆的铃声。

下一刻,一阵猛烈的风便朝他面门直直袭来!

心脏在瞬间收紧,夏油杰脑中空白一片,下意识要闭眼。然而那东西却在逼近他后停下,似乎被什么阻挡住。他感到面前似乎有一层透明的屏障,将自己和五条悟罩在其中。

“喜欢装神弄鬼的,通常自身实力都不怎么样。”

“对了,这是我的术式哦——无限。”

五条悟语声带笑,颇为好心地向小朋友介绍起无下限术式。他伸出左手向前一抓,便轻松将咒灵吸引靠近,随后以咒力强化身体,向前就是利落一踢。漆黑的咒灵仿佛没有身形,黑雾般盘踞在殿内,受此一击立即切断被吸引的部分身体,发出尖锐而又诡异的嘶吼。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嗯?乖乖到我面前的话可以让你死得轻松点。”

五条悟抬起头,六眼在墨镜后微微现出,咒力光芒自他指尖迸发,在黑暗中映出脸上张狂的笑容。

“你不想……回到过去吗……回到过去!只要回去!!就能回到我身边……”

咒灵的身躯不断扭曲,在狭小的本殿中翻涌上下,不断重复着不成句的话语。

“你明明做不到吧,回到过去。”

五条悟盯着盘踞着的黑影,毫不犹疑地开口。咒灵似乎被这句话激怒,身形在瞬间庞大了一倍,但又有所顾忌般不敢接近,巨大身躯将殿宇挤压得颤动起来。

咒灵在白发少年抬手的瞬间警觉,于低吼中压断了一根木梁。然而下一刻五条悟手中出现的却是——一个狐狸面具。

夏油杰这才注意到五条悟方才伸手的方向,原来在台上供奉的东西竟然是这个狐狸面具!

“物品与其他东西的双重诅咒,要同时符合才会触发?挺有意思,竟然没让我发现。在中间设置了时间间隔?”

五条悟低头看着面具笑了一下。

“刚刚一直吸引我的注意力,是为了让我觉得这个面具很重要?特意注入了不少咒力,确实挺引人瞩目的。”

“——不过很可惜,对我没用。”

太快了,连动作都要看不清。

夏油杰盯着跃至上空的白发少年,与方才似乎刻意放缓了的动作完全不同,现在五条悟与黑影的战斗几乎难以用肉眼辨认。夏油杰感受到巨大的气流在四处爆开,有什么东西在狭小空间中疯狂流窜。他有些紧张地攥住了袖口,在黑暗中寻找偶尔闪过的蓝色光芒。

“哗啦——”

本就脆弱的木制建筑终于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顶部被撞开巨大的洞口,黑影嘶吼着艰难躲避五条悟的攻击,眼看就要从破口处钻出!

“放你出去的话可会有点麻烦啊……算了,便宜你了。”

正盯着殿顶的夏油杰被突然回到自己身前的少年惊得一愣,下意识接住了被扔进怀里的东西。

“怎么——”

“术式顺转,苍。”

“啊,稍微有点暴力了。不过结果还行。”

看起来完全散架了。夏油杰皱眉看着不远处烟尘滚滚、基本陷入深坑的本殿,又侧头看了一眼身边蹲着的白发少年。

“这样真的不会有麻烦吗……”

“没关系啦,会有专人来处理的。”

“那下面有尸体,不处理的话以后还是会再产生咒灵的。”五条悟眨眨眼,又补了一句。他抬手将额前有些散乱的发往后拨,然后把墨镜摘了下来,漂亮的蓝眼睛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夏油杰这才注意到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四周的一切都在明亮的月光下渐渐清晰起来,露出原本的轮廓,仿佛刚才的黑暗只是错觉。

“要不要再戴上面具试试,说不定能回来?”

听到少年开口,夏油杰才从映着月光的白发上移开目光,去看手中刚才对方抛过来的狐狸面具。面具上的色彩慢慢暗淡下来,在几秒后完全失去光泽。

“你刚才说的双重……是指什么?”

“可能是记忆,也可能是想法,总之你试试好了,有我在会保证你的安全啦。”

“……这个面具应该已经失去效果了吧。”

夏油杰眨了一下眼,目光还是看着狐狸面具。他现在当然没有未来的记忆,就算要想相关的东西,除了五条悟也——他感到心脏忽然比往常更快地跳动了一下,异样的感觉促使他开口说些别的话掩饰。

“抱歉,之前向你隐瞒了……我看得见那些东西的事。”

五条悟看着面前低头道歉的黑发男孩,一时有点好笑,顺着话把之前故意逗小孩的事情带过了。他当然知道面具上已经没有诅咒了。

“杰的术式叫咒灵操术哦,超厉害的——就像宝可梦大师……对了,杰今年几岁了,宝可梦播出了吗?”

夏油杰被这个比喻逗笑了。

“感觉咒力好像有点恢复的样子,要不要试着召唤一下试试?我们坐蝠鲼回去好了。”

夏油杰看见五条悟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是怕自己不知道那个咒灵长什么样,又伸手比划了一下。

夏油杰点了点头。

他其实并没有看懂,但觉得对方的样子莫名有点可爱。

“再往上点试试?”

夏日晴天的夜晚,星空格外明耀清晰。无数细碎的星子布于天幕之上,向着人间眨眼。月光温柔地落在夜晚的城市中,碰见明亮灯火便隐去身影。似乎无论时间如何流逝,星陨落或新生,这片夜空都将永远广阔美丽,因为宇宙拥有万亿年的生命。

夜风迎面而来,夏油杰有些不熟练地操纵咒灵向更高处飞,风将头发吹得散乱。他想自己此刻应该害怕,内心深处却有什么东西涌出来,带着兴奋、渴望,好像他真的在享受这个过程。

蝠鲼渐渐平稳下来,夏油杰才去看身边悠闲躺着、不同于自己一点都不紧张的白发少年。四周很安静,除了风声什么都没有,天地间好像一下子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挺不错吧。”

五条悟坐起来,在空中伸出双臂。他此刻已经脱下浴衣,就穿着一件白衬衫,领口随意敞着。

夏油杰看着白发少年的笑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什么时候,我可以见到你呢?”

片刻的安静后,他说。

“再过几年,等你上了咒术高专。”

五条悟笑着望过来,夏油杰于是又去看那双眼睛。那是太美的蓝,好像蓝色大海中落入碎裂的星屑,好像也可以将时光凝固。竟然有人拥有这样漂亮的眼睛,他想。

五条悟拥有瞩目的、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的眼睛,但夏油杰却觉得此刻有什么不一样。好像他一直看着五条悟,不只是因为这双眼睛,而是因为什么其他重要的东西。

左胸口下愈演愈烈的心跳声,想要让自己回忆起什么?

他伸手触上胸口,却忽然摸到——

“居然还在啊?”

五条悟望着月光下闪着漂亮光彩的苹果糖,惊讶地睁大眼睛。虽然塑料包装纸上粘了些鲜红的糖屑,但整个苹果糖却几乎是完好的。

“谢啦。”

于是他笑着去接,苹果糖却在碰到的前一刻从对方指尖落下。那颗糖穿过夜风,穿过静止的、涌动的时间,穿过不曾相遇的岁月,欢笑与吵闹、没有尽头的青春,轻轻地落入另一个人的掌心。

咒力光芒散开,五条悟看着眼前微愣的黑发少年笑出了声。

“欢迎回来,杰。”

夏油杰有一个秘密。

那次任务的村庄之行,或许是夏日祭的氤氲灯火让人心柔软下来,夏油杰决定在看风铃时说出那句藏在心底的话。他想起幼时和父母一同看过的,极美极美的、至今难忘的风铃祭。

如果是那样的场景下,似乎也不算太糟糕。

但因为意料之外的、此后被同期取笑了好几天的“时光倒流”,让夏油杰很无奈地再次将这件事延后。

然而时光似乎从不等待,他也不曾预料到,这是他们青春里的最后一个夏日。

草的抽芽、繁茂与枯萎,在人的一生中仅仅是不经意地注视与觉察,因为衡量人生的尺度往往是四季,一年、十年,甚至百年。

时光淹没,时光隐藏,时光埋葬。

它悄无声息,见证所有的故事和结局。

——你相信,时光可以倒流吗?

五条悟不相信时光倒流。

时光如河,生命如河,都一去不返,不再回头。

他的目光始终向前,他从不停下脚步。他做出选择、确定目标,效率至上者般破除前行路上所有的障碍与非理性,为一个梦想。

他并不回头看,偶忆起过往便轻勾一下唇角,表情隐在绷带下看不真切。

但五条悟见过倒流的时光。

并不是久远的十一年前,某个村庄的夜晚,而是2017年12月23日黄昏。

他看见那人皱了眉,露出释然又有些无奈的、一贯温柔的笑。夕阳拉长他的影,也朦胧地映出那人的眉眼唇角。那一瞬间,仿佛时光倒流,让他再次见到那个少年。仿佛回到十年前,回到他们并肩而行、嬉笑打闹的时光。

——回到那个无所畏惧,即使面对世界也不曾迟疑不曾后退的,夺目的青春。

他们交托后背,并肩而战,成为同伴、战友,成为彼此唯一的挚友……成为不可说不可忆。

……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还有什么未曾坦言的吗?

“悟。”

夏油杰靠着墙壁很轻地开口,念出熟悉的音节。

“……其实那次,我本来有话想和你说的。”

黑发男人笑了一下,即将陨落的夕阳将他的脸庞衬得瘦削锋利,又染上细微的柔。他没有言明,二人却都知道话中的“那次”是指什么,这是独属于他们的默契。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啊。

这个词很轻快地落下来,又很重地压在他心上,却忽得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与释然。

“现在……没什么必要了。”

夏油杰最后一次看向那双蓝色的眼睛,仍同记忆中一般干净明亮的、被时光眷顾的蓝。

他闭上了眼。

黑暗轻缓地落在他身上,悄无声息,连同命运与死亡,他却感到被潮水包裹般的温柔与静谧。

也许自己投身的,并非命运本身。

未曾说出口的、独属于夏油杰的话语,永远留在了十一年前,留在黄昏与寂静中,无人知晓。

……

真的,无人知晓吗?

时光遗忘,时光从不回转。

时光也铭记。

在夏油杰不知道的时候,有人在他眉眼间落下了一个吻,与那夜的细雪一样轻。

这则是,独属于五条悟的话语。

end.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