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中了哈基米诅咒怎么办

夏油杰来敲门的时候,五条悟才一直意识到自己睡迟了。这很奇怪,通常生物钟在一个小时前就该叫醒五条悟,从来没晚点过。

“悟,还没起床吗?要迟到了。”夏油杰在门外提醒道。

五条悟打了哈欠,这是第二件奇怪的事情,他昨晚睡得很早,身体应该充分休息了才对。他慢悠悠爬起来,刚想揉眼睛,发现脸上的触感毛茸茸、软绵绵——居然是一双猫爪!白色的长毛覆盖在本是手掌的地方,翻到手心,还能看见粉粉嫩嫩的肉垫。

就在五条悟疑惑之际,六眼突然捕捉到有什么长条的东西在身后晃动,他猛地起身寻找,只见一抹白色的影子从眼前溜过,原地转了一圈,才发现这个东西原来粘在自己的屁股上,是一条白白净净的猫尾巴,毛发柔软而蓬松。

这个早上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情,五条悟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还没睡醒。他皱着眉头跑向卫生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嗯,五官正常,但脑袋上那对扑棱扑棱的猫耳朵是怎么回事?!

“悟,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快起床,我要进来咯——”五条悟的宿舍是从来不锁门的,夏油杰很熟练地打开房门,刚准备去掀被子,就看见一个猫耳男子窜出来哇哇大叫:“喵!喵喵喵喵喵!”

两个人同时呆住了,不可思议地看向对方。

一开始夏油杰以为是新的恶作剧,但从对方的表现来看,不像是装的。五条悟瞪着溜圆的蓝眼睛,用猫爪捂住自己的嘴,然后又放下,喵言喵语了好几句不知所云的内容。

“你……中诅咒了?”夏油杰好笑地问。

五条悟翻了个白眼,很不高兴地甩甩尾巴。

“或许,你需要我帮忙祓除它?”

五条悟低头思考了几秒。这种小诅咒,不足挂齿!只要用无下限术式把它……咦?怎么没反应?

“真的不需要?我当然愿意帮忙啦,不过——”夏油杰故意拖长了声音,五条悟虽然倔着,那双猫耳朵却违背主人的意志高高竖起,对接下来的内容十分感兴趣的样子。夏油杰微笑着伸手,示意对方过来,“先得让我好好摸一摸。”

五条悟撇了撇嘴,非常不情愿地挪动到挚友面前,把猫爪交到夏油杰手上。肉垫的手感非常好,就像果冻一样又软又弹,稍微用力捏一下,藏在肉球里的爪子就伸了出来,晶莹剔透的模样也很好看。夏油杰爱不释手地蹂躏了一番,最终满意地摸摸这颗毛茸茸的脑袋:“嗯,好乖好乖。”

五条悟本来要生气的,但手放在头上的那瞬间他就改变了想法。被挚友摸摸头而已,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好想被摸久点……五条悟眯起眼睛,耳朵也顺着抚摸的方向软趴下来,和一只真正的猫咪没什么两样。

然而在这个时候,夏油杰却抽手了。他做了一个手势,五条悟一眼就认出这是运转咒灵操术的征兆,便站在原地等待。

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五条悟不解地看向他的挚友,对方退后几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呃,出了点小问题,好像……没法直接祓除呢。”

“咪?!!”五条悟,瞬间炸毛了。

一人一猫就这样推推搡搡,赶在上课铃打响之前挤进了教室。夜蛾还没到,只有硝子坐在位子上,平静地看着眼前的闹剧。

夏油杰强忍笑意介绍道:“硝子,这是我刚刚捡到的五条喵喵,超稀有的。”

五条悟狠狠往男同学胸口捶了两拳,对方笑得更厉害了:“你看,他还自带一技能疯狂乱抓!”

“挺好的。”硝子云淡风轻地表示,“估计再过几天就能学会说人话了。”

五条悟发出了愤怒的喵喵声。

夜蛾进门时看见的就是这副有些诡异的场景:看见一只人形巨猫蹲在讲台上,对着下面的夏油杰哈气,整个教室里猫毛乱飞,混乱不堪。“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停下来!”他大吼道。

把两个人教育一顿后,夜蛾终于搞清发生了什么事。五条悟中了来路不明的猫化诅咒,随无法直接祓除,但鉴于对人体没有危害性的影响,估计过个一两天就会自动消失。

“给你们放两天假。”夜蛾捏着眉心叹了口气,“夏油杰,把他给看好了,别再惹乱子。”

就这样,夏油杰被任命为五条悟的首席饲养员,把这只危险的大猫领回自己的宿舍。

由于诅咒,五条悟有许多事情都无法正常进行,例如说人话、拿碗筷吃饭、打电话、发短信、甚至连最喜欢的游戏都没法玩。但同样地,五条悟也多了许多猫咪专属的乐趣:和自己的尾巴打架、到处咪咪叫烦人、用爪子刨夏油杰的床头板,以及玩逗猫棒。

其实一开始,五条悟是拒绝玩逗猫棒的,堂堂五条家的大少爷,要是被一根带毛的棍子耍的团团转,那像什么话!但是听到玩具上小铃铛响的声音,实在让他心痒痒的,眼睛开始不由自主地跟随运动轨迹,最后猛地起身,连人带玩具全部扑倒在床上。夏油杰闷哼了一声,笑着摸摸五条悟的头。

没错,被摸头也算是一种乐趣。五条悟趴在饲养员胸口,眯着眼睛享受手掌在发丝间游走的触感。因为太舒服了,他的喉咙开始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按在夏油杰胸口的猫爪一左一规律右地伸缩踩奶,就好像在做按摩。

虽然这样说或许有点奇怪,但变成猫咪的挚友真的好可爱啊……比往常还要可爱一百倍。夏油杰学着之前看到硝子撸流浪猫的样子,猫耳的根部轻轻打圈,五条悟喵了一声,呼噜的声音更大了。

没记错的话,猫咪发出这种声音说明它现在很舒服。夏油杰默默想着,要是悟永远都是猫咪的样子就好了,又乖又可爱,还毛茸茸,可以一直抱着,想想都觉得好幸福啊……

五条悟发觉抚摸的速度变慢了,最后居然停了下来。以为是饲养员在偷懒,喵了一句表示抗议,但对方毫无反应。于是他抬头查看情况,夏油杰似乎闭着眼睛。难道是睡着了吗?可是眼睛太小了,看不怎么清楚呢……对了,干脆问问他有没有睡着不就好了!说干就干,五条悟一爪子拍上夏油杰的脸。

虽然诅咒让五条悟长出了猫爪,但一米九的身高手掌自然也大,按大小来算,他长的是虎爪才对。被突袭的夏油杰浑身一震,惊醒过来睁大了眼睛。五条悟凑到他面前:“喵,喵喵喵喵喵?”

哦对,现在只能说猫语来着。五条悟才想起这件事,便睁大那双宝石般的蓝眼睛,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这就是五条悟究极道歉法,而且他的挚友很吃这一套。果不其然,夏油杰无奈地抹了一把脸:“还想要摸摸吗?过来吧。”

大白猫露出得逞的笑容,钻进挚友怀里。

五条悟,在漂亮的外表下是一只彻头彻尾的鸡掰猫。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夏油杰再次深刻认识到了这点。虽说人类形态的五条悟就已经不太省心,但猫咪的夜行属性将他的鸡掰程度推向了新的高峰。半夜咪咪叫把人吵醒,头凑过来想要摸摸了,好不容易睡下去,过了一会儿又被吵醒,想要吃东西,再过一会儿,夏油杰自己醒了,他被盖在脸上的大尾巴毛闷醒的。一晚上可怜的饲养员就没睡过一个整觉,看着床头睡得七扭八歪的猫,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叹息了一声,开始谷歌搜索“猫咪晚上总是烦人怎么办”,一行字映入眼帘。

“白天不熬猫,晚上被猫熬!”

没错,夏油杰必须开启他的熬猫计划。

第二天夏油杰起了个大早,把困得睁不开眼的五条悟拖起来说:“今天我们去逛街。”

“呜喵——”非要大早上的吗?很困耶!大白猫睡意朦胧,浑身软绵绵的赖在床上,任拖任拉就是不动弹,没有一点要起床的意思。

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夏油杰又抛出的新的诱惑:“我带你去吃草莓芭菲。”

五条悟瞬间睁开眼睛,从床上蹦了起来。

没办法,谁叫夏油杰是他的挚友呢?喜好什么的简直了如指掌,真的太好懂了。

一开始夏油杰想用棒球帽遮住五条悟的猫耳朵,但是那条长长的尾巴怎么也遮不住,更何况五条悟讨厌耳朵被帽子压住的感觉,只好放弃伪装。虽然夜蛾再三强调不要生事,但秉持着“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夏油杰仍然决定领着猫正大光明走在大街上。

两个人的身高在人群中如同天空树,很难不引人瞩目,更何况五条悟还头顶猫耳,手长猫爪,屁股后面还有一条猫尾巴。如果真的被追问的话,那就解释说都是cosplay的道具好了。

走进甜品店,五条悟的模样引起了不少顾客的注意,人们好奇地打量着他们,时不时小声议论。但最强才不会在意这些,五条悟用毛茸茸的爪子戳了戳菜单,夏油杰叫来服务员,熟练地报上了五条悟最喜欢的甜品。

在等餐的时候,终于有两个小女生鼓起勇气来到两个人的桌前,捏着纸条满脸通红地说:“请、请问我们能不能一下留下两位的联系方式呢?”

“喵?”五条悟满不在乎地歪了一下头。女孩们还以为是什么角色扮演,激动得快要呼吸不过来。不过也能理解,毕竟只要五条悟不说话,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优点了。

“不好意思,”夏油杰打断了女孩们的搭讪,微笑着回答,“这是我的猫。”

女孩们瞪大眼睛,连连道歉离开了桌边。

其实刚刚那句话不太适合,悟才不是谁的所有物。夏油杰捏了捏眉心,不过刚刚突然涌现出来的占有欲是怎么回事……他早就知道五条悟这张脸很招桃花,但真的遇到搭讪的场景,还是忍不住出手把他们隔开。

五条悟本人倒是对那句宣布所有权的话没什么反应,看到夏油杰低着头一脸纠结的样子,还以为他又想玩自己的爪子。今天他心情很好,嗯,给挚友捏捏爪算得了什么呢?五条悟大方地伸爪盖在夏油杰手上,用肉垫轻轻拍了拍:“咪~”

没错,就是你的猫喔。至少夏油杰认为五条悟想说的是这个。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五条悟这样的表示,他居然觉得有些高兴。

服务员很快端上了甜品,夏油杰挖了一勺冰激凌送到五条悟的嘴边——变成猫爪以后五条悟无法使用餐具,虽然他尝试过直接抱着碗啃,但被夏油杰以“过于不雅”的理由制止了,并决定亲自喂饭,反正也只是一两天而已。

现在五条悟像一只被宠坏的猫,只吃饲养员喂到嘴边的食物。清空桌面上所有的甜品后,他满意地摇晃着尾巴,下意识地舔舔爪子,然后吐着舌头呸呸呸,想把舔进嘴里的毛吐出来。于是夏油杰递纸过去,帮忙擦干净小花猫的脸。

从甜品店出来,夏油杰又带着五条悟去超市采购,购置了一些生活用品,顺便补货宿舍的泡面,最后才来到宠物区。

“请问两位想买点什么呢?”销售员口吻很热情,但眼神时不时瞟向五条悟的猫耳,难掩震惊。

“嗯……想买点猫爪板,给大型猫用的那种。”

“哦好的,请问爱猫体型有多大呢?我们有很多款合适的产品!”

“大概就……”夏油杰若有所思地看向五条悟,“一米九的猫吧。”

销售员张大嘴巴,看了看五条悟,又看了看夏油杰,三观似乎受到的极大的冲击。

“喵?”五条悟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最后,夏油杰扛着一大堆宠物用品走出了超市。

在外面逛了一整天,两个人满载而归回到宿舍。五条悟在旁边疯狂地拆东西,夏油杰就跟在后面收拾。猫抓板还是买小了,只见大爪唰唰几下,崭新的瓦楞板立刻变得破破烂烂,碎片乱飞,不出一会儿,所有猫抓板都被大卸八块。

大概是被抓挠激发了猫咪的狩猎本能,他越抓越兴奋,越拆越上瘾,把五个猫抓板全部手撕完,发现没东西能抓了,便调转目标,扑到夏油杰的床上又开始刨床头板。

可能,这就是床头板的命运吧……夏油杰叹了口气,默默清理掉地板上由瓦楞纸组成的废墟,又开了一小罐猫薄荷——听店员介绍,给猫咪吃一点就能快速兴奋起来,想必可以消耗掉很多精力,今晚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几乎是在开罐的同时,五条悟就停下了拆卸床头板的工程,他闻到了某种难以形容的、奇异的香味。“悟,过来。”夏油杰把散发着异香的东西倒在手心,轻声哄他,“是好吃的。”

五条悟好奇地来到挚友面前,低头观察香味的来源。这似乎是什么叶子的碎片,看上去平平无奇。他毫无防备地低头舔舐了一口,尖锐的快感从舌尖直劈脑门,所有思绪都被搅成了浆糊。

夏油杰本来做好了心里准备,五条悟吃了猫薄荷后会精力爆表,上窜下跳大肆拆家,大不了被隔壁的七海投诉一番,但眼前和他想象中的大相径庭。

大白猫表情凝固,呆呆地吐着舌头,连口水流下来都没注意到,然后软绵绵地向后倒去,漂亮的蓝眼睛似乎有些失焦了。

“悟?!怎么了?”夏油杰吓了一跳,赶忙托住对方的后脑勺防止摔伤,拉进怀里焦急地呼喊,“能听到我说话吗?悟??”

“喵~喵啊~~喵~~”五条悟躺在饲养员的大腿上,傻傻地笑了起来,时不时左右摇头,嘴巴一张一合的,像是要说什么话,仔细看又不太像。

天哪!喜久福在天上飞!哪里来的喜久福啊?这么多!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都是毛豆生奶油味的!!啊呜啊呜,不管了啊!先炫再说!怎么吃也吃不完哈哈哈哈哈哈!!太好吃了,这是天堂吧?!!

五条悟沉溺在虚幻的喜久福大餐中,一脸幸福地咀嚼空气,可把一旁的夏油杰吓坏了。猫薄荷不是这么用的吗?难道这罐猫薄荷过期了?有毒吗?是伪劣产品?悟为什么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

“悟,清醒一下!悟!”夏油杰在他眼前挥手,试图驱散那些飘渺幻觉。五条悟的注意力被打断,他定睛一看,夏油杰的手掌正缓缓地流出喜久福的馅料,散发着诱人至极的香味。

“喵呜——”馋猫的眼睛瞬间直了,立刻抱住那只晃动的手用力舔舐,香甜的甜味融化在舌苔上,简直就是味蕾的盛宴。不愧是杰,自产的喜久福比天上飞的还要美味,啊啊,还在往外流,源源不断!赶紧吃掉,不可以浪费……五条悟迷迷糊糊地思考着,开始吸吮对方的手指头。

现在夏油杰非常确信猫薄荷是个馊主意了。五条悟捧着手舔得湿漉漉的,就像是俘获了什么珍馐一般,认真地品尝起来。猫脸颊泛出潮红的颜色,似乎出了些薄汗,毛茸茸的耳朵乖顺地贴在脑后,和白发融为一体。柔软嫩红的舌头从指缝中挤出,看起来很……很色?夏油杰被这个想法一惊,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五条悟可不乐意,猫爪子狠狠抠住手臂,尖锐的痛感让夏油杰放弃了抽手的打算。

“喵~呜喵~呜~喵~~”五条悟一边舔一边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声,他觉得浑身都好热,只有夏油杰身上凉快,便头靠挚友的胸肌上蹭来蹭去,企图降低过高的体温。

不妙,非常的不妙。夏油杰瞥见五条悟身下的裤子鼓起了包,意识到吸猫薄荷可能让他的发情期来了。更加不妙的是,作为一个有正常生理功能的男性,怀抱着这么漂亮的猫耳男子,还一脸迷醉的模样无意识地撩拨,夏油杰的身下也鼓起了帐篷。

不行,悟是挚友,挚友之间是不会做这种事的。而且,不可以趁人之危……夏油杰心里艰难地挣扎了一番,强忍着硬到快要爆炸的心情,腾出一只手打开谷歌搜索:“猫发情了该怎么办?”

第一条,绝育?绝对不行。第二条,拍猫屁股?好像可以起到缓解作用,太好了,看起来还算是靠谱,总比和挚友滚床单要好。说干就干,夏油杰把猫搬到床上,让五条悟趴好,手移到屁股的位置,轻轻拍了下去。

“咪呜!”五条悟的反应很大,浑身一抖,竟然放下了糊满口水的手掌,抬头茫然地看向夏油杰。好奇怪,那是什么感觉?像电流一样的东西窜上来了,比吃喜久福还要舒服,好想要,再多一点……

夏油杰也在观察五条悟的反应,见他咪咪叫着抬高屁股,推测大概是喜欢的样子,又往屁股上拍了好几下,果不其然,五条悟屁股翘得更高了,尾巴竖得笔直,尾尖的毛在夏油杰脸上扫来扫去,挠的鼻子发痒。

“感觉好点了吗,悟?”夏油杰不自觉地加快了拍打的速度,五条悟的屁股又软又弹,饱满的臀肉荡出余波。拍屁股显然对猫咪很受用,五条悟的呻吟变得支离破碎,逐渐变成跪趴的姿势,舒服得爪子开花,在床单上踩起奶来。

明明,只是拍屁股而已,为什么会,会这么舒服呢?每拍一下都好像,击在敏感点上,啊啊啊,爽得快要死掉了……激烈的快感让精神过载,五条悟左右摇头,他想说不要了,可是张开嘴巴只能发出猫咪高亢的喵呜声,让对方以为自己在要求更猛烈的拍打。于是夏油杰下手的力度更重,打的位置也在悄悄改变,当手掌在会阴的位置落下的时候,五条悟几乎是哭叫出声,眼泪混着口水流在床单上。

此时此刻,夏油杰终于愿意承认,自己对挚友确实有一些不该存在的非分之想了。五条悟趴在身下承受拍打的样子很可爱,呻吟的声音很可爱,飞机耳泪眼汪汪的表情也很可爱,不,不仅仅是可爱,还让人有种想要侵犯的欲望。

现在的五条悟咪呜咪呜叫着听起来很可怜,但动作就和发情的母猫一样,完全是承欢的姿态,身体低伏只有屁股高高撅起,欢迎任何不速之客的到来。夏油杰伸向勾人的长尾巴,在尾根的位置画圈,然后用指甲刮了两下。这个地方实在太敏感了,五条悟条件反射般地弹起来,发出前所未有的淫乱叫声,在颤抖中达到高潮,射在了内裤上。

于是五条悟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下子瘫在床上没了动弹,只剩下急促的喘息声。夏油杰安抚地摸摸猫脑袋,低头用气声对着毛绒耳朵说:“光靠拍屁股就高潮了,悟真是小色猫啊。”

“咪呜……”五条满脸通红,耳朵抖动几下,有气无力地回应他。夏油杰没有给他留太多喘息的时间,翻身上床把人压住:“既然我帮了悟的忙,悟也来帮帮我吧。”说完便低头吻他。

夏油杰的舌头在五条悟嘴唇上舔了一圈,有些咸咸的,可能有眼泪混在里面。猫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毫不费力气就被舌尖撬开了嘴巴,任由对方在口腔里掠夺氧气,两条舌头交融在一起,五条悟又开始觉得意识模糊了。

接吻过后,夏油杰脱掉自己汗湿的衣服,接着剥去五条悟身上的衣物,连被射精弄的黏糊糊的内裤也一起褪去,暴露在眼前的是一具赤条条的身体,完美的肌肉线条,白皙的皮肤透出剔透的粉红,如同一件精致的艺术品。

夏油杰在五条悟身上到处留痕,在毛耳朵上留下新鲜的齿痕,把脖颈吮出红点,在胸口蹂躏色素浅淡乳尖,揪出充血的颜色。被爱抚得晕头转向的猫微微抬头,轻轻舔舐饲养员的面颊,便又收获了一枚轻柔的吻。

扩张进行得很顺利,或许的发情的关系。夏油杰把两根手指分开呈剪刀状,抠挖后穴深入的软肉。五条悟又发出了那种甜腻的猫叫,爪子攀上夏油杰的脊背,尖爪被好好地收敛在肉球里,一踩一踩感觉像是在做按摩。杰在按什么地方?为什么会这么舒服?为什么自己之前从来都不知道呢?五条悟决定不再思考这么多了,把自己全权委身于他的挚友。

夏油杰见后穴适应得差不多了,掏出自己勃起已久的肉棒,抵在穴口准备推入。五条悟似乎被高热的温度烫到,咪呜叫了一声,下意识地夹腿,又被人掰开。“悟,要进去了。”夏油杰按住躁动的猫爪,下身发力,终于进入了这个温暖又紧致的地方,。

好撑,好涨,好难受……五条悟想说那些反抗的话,但嘴里吐出的永远都是猫的语言。“悟很喜欢吗?”夏油杰一边吻他一边擅自解读,“我也好喜欢,悟吸得好紧,感觉要融化了。”

“咪……咪嗷……”粗壮的物体在身体里进出,每次都会擦过前列腺的位置,酥麻的快感从交合的地方蔓延到四肢百骸,连不受照顾的茎身都开始吐露透明的腺液,五条悟仰头吐着舌头,感觉灵魂都快被撞出去了。

夏油杰似乎还嫌不够,把猫从床上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身上。硬挺的肉棒在重力加成下凿开更深层的穴肉,直直顶在结肠口。五条悟害怕承受不住,起身想逃,又被一双大手按了回去,牢牢钉死在这根肉棒上无法摆脱。于是他只好拼命摇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希望夏油杰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但他的挚友在这时起了坏心眼,故意无视他的求助,抚摸着猫脑袋,语气温和地说:“原来悟喜欢这样喜欢到不行,真是没想到啊。”

才不是,才没有喜欢到不行!杰是笨蛋、是坏蛋!五条悟心里委屈得很,眼泪又簌簌往下掉,被夏油杰逐一用吻拭去。他缓慢地挺腰,在敏感多汁的穴肉里律动,肉壁似乎已经适应了操弄的节奏,在进入时放松敞开,在抽出时收缩挽留,就连最深处紧闭的结肠口都出现了松动。夏油杰闷哼了一声,莫名有种驯服大猫咪的成就感。

“我保证,悟马上会变得非常、非常舒服的。”夏油杰慢条斯理地哄骗,五条悟喵呜叫了一声,似乎猜到了下一步的行动,毛茸茸的大尾巴缠上对方的小臂,企图拦下这位不讲道理的主人。

然后夏油杰狠狠地顶了进去。五条悟瞬间绷直了身体向后仰去,第一次做爱就被顶进结肠,实在太超过了。内壁不受控制地剧烈抽搐,分身先射出稀薄的精液,然后是黄色的尿液。体内的肉棒被绞紧到承受不住,跟着射在里面,激烈的射精冲刷内壁,一下子就把后穴的所有空间都灌得满满当当。

高潮、失禁、内射的快感接踵而至,五条悟猫爪张开,眼白翻到极限,吐着舌头甚至叫不出来声音,一股又一股热流冲顶,轰炸着他的感官,光线在消退,声音在减弱,然后意识也消失了。

第二天早上,夏油杰睁开眼睛,他昨晚睡得很好,心情也很好。为什么来着?转头看到旁边光溜溜湿答答满身狼狈的五条悟,他才开始理智回笼,意识到昨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趁人之危,甚至这个“危”是他自己制造出来的。夏油杰心情瞬间坠入谷底,五条悟身上的猫咪特征已经消失,诅咒结束了,这也意味着他终于能够说话,把自己臭骂一顿了。

做了这种过分的事情,会被悟讨厌的吧。甚至再严重一点,或许会绝交,毕竟谁会想和做了这种人渣行为的人再相处下去呢?夏油杰盯着挚友沉睡的面孔沉重地想着,就好像有心灵感应似的,五条悟也睁开了眼睛,苍天之瞳亮晶晶地注视着他。

“杰,昨天晚上的事……”

“我……”夏油杰内疚感发作,所有道歉的话都涌到了嘴边,但无论说什么都不能弥补昨晚的行为。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给悟吃了猫薄荷……

“可以再来一次吗?”

“……欸?”

——end——

140 Likes

好好好,五条咪咪被操得喵喵叫

7 Likes

可爱猫猫: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kissing_cat::kissing_cat:

小五猫咪好可爱 :pleading_face:

1 Like

天啦噜!
杰自产的喜久福比天上飞的还要美味!
这么舒服的事情——
五条悟怎么会才知道!
以后要一起做更多更多的事情!

6 Likes

哈基米哈基米哈基米!!!
太可爱了我满地打滚
小悟 从此以后爱上打屁屁!

1 Like

嘶哈嘶哈,哈基米好啊:drooling_face:

1 Like

哈基米!!!:drooling_face::pray:

咪门!!!:pray:t2::pray:t2::hot_face:

小猫!!!!!!!!!!!(嘶吼)

好好好特别好猫好主人好!

1 Like

救命,好香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