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普通世界dk悟与abo世界夏五的一次交谈

赶一下725夏五日ddl 虽然写的很烂但是夏五这么盛大的活动还是想参与一下,贡献一点点
Warning:写的很烂,一看就是一个绝望的文盲写的(受精卵文笔)(抓狂) 究极ooc 逻辑死了 全是对话 肉不好吃
p.s. 本篇中会有滔滔不绝的话痨悟和安静如鸡的心虚杰出现(对话比例也严重失衡)
建议:别看

在一阵怪异的感觉中,感受到光源的五条悟睁开了眼睛。

他刚睁开眼的时候是懵逼的,甚至都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

不然他怎么会看到“自己”在和杰要做那种事?

连牵手都没有过的纯情dk脸唰的一下红了个透。

「五条悟」抬起头,用一种好像喜久福出了新品一样的口吻揽住「夏油杰」的脖子,兴奋地说:“杰快看,是另一个世界线的我诶!”

「夏油杰」则是立刻把身上的「五条悟」推开,没有理会对方无理取闹的抱怨声,迅速来到五条悟的身边,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他。

“确实有诅咒的痕迹….但是好像很弱,而且并没有危害性。”「夏油杰」的眉头皱了起来。

「五条悟」则是毫不在意的说:“反正都穿越了,不来一发多亏啊!杰,我一直很想试试双飞呢!”

五条悟则是终于从呆滞中回过神来,听了这话立刻反驳道:“谁要和你玩双飞啊,猥琐的眼罩大叔!”

“不对!你们俩这是….? ” 五条悟探寻的看了一眼他们。

“我和亲亲杰当然是老夫老妻啦~” 「五条悟」一把抱住「夏油杰」,娴熟的把自己挂在他的身上。

淦!

五条悟,17岁,正在绝赞暗恋自己离校叛逃的挚友,狠狠的羡慕了。

虽然已经有预料,不过这个差距也太大了吧……

正当五条悟生闷气的时候,「五条悟」兴味盎然的往他的心上又插了一刀子:“你和杰的进度到哪儿了?”

说到这个五条悟笑不出来了,他黯然的垂下眼眸:“杰….抛下我走了。”

「五条悟」听到这里的时候,一直嬉皮笑脸的样子也收了起来,叹了口气:“我就知道。”

他转身掐住旁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安静如鸡假装自己不存在的「夏油杰」的脸,恶狠狠的说:“我就知道你这个小眼睛怪刘海的正论怪最后还是背刺我了!”

“有话好好说…悟,别掐唔的脸。”「夏油杰」含糊不清的说到,同时试图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五条悟」翻了个白眼,松开了他:“看到没,这就是我没拽住你的世界线,真是狠心的男人啊,杰。”

「夏油杰」看起来颇为不自在,他嗫嚅着:“对不起….悟。”

五条悟强颜欢笑:“没事,你又不是我那边的杰,而且他也是为了他的大义。”

「五条悟」颇为不屑的哼了一声:“嘁,就他那也叫事业?发疯还差不多。”

“杀光世界上所有的猴子?别逗我笑了,异想天开。不过咒术界确实不行,就像杀光所有猴子一样,杀光所有老橘子也是不现实的。”

“所以你们这是….?” 五条悟急不可耐的追问道。

“铛铛~,当然是一起远走高飞咯!”「五条悟」煞有介事的拍了拍手。

“其实,悟一开始想跟我走的时候,我是不愿意的。我虽追寻着我的大义,却也知道这个不那么现实。虽然我知道悟肯定可以做到————(在接收到五条悟的眼刀后他从善如流的改了口),但是我不想把他牵扯进来。”

“但是,”夏油杰叹了口气,正色道:“悟确实也被高层利用的太狠了,我也希望他能过的轻松一点,而不是所有人遇到任何事,第一个反应都是依赖他。”

“所以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呢?把拯救世界的重任压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上,杰以为自己是漫:o:里的超级英雄吗?还不如让自己过的轻松点儿~ 所以我们现在应该算是自由咒术师啦,平时会接一些除灵的委托。”「五条悟」笑嘻嘻的说到。

他交叠起双腿,没个正形的倚靠在「夏油杰」的身上:“那么,你为什么没追上去。”

“因为….总要尊重杰的意思吧。” 五条悟抿了下唇。

“哇哦,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竟然这么体贴了?”「五条悟」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

“其实我觉得你最笨的一点是竟然没有察觉到杰的苦夏的深层原因。”他往后一倒,百无聊赖的说道。

“说的跟你察觉到了一样。”五条悟反唇相讥。

“好了好了,” 夏油杰苦笑着打圆场,“说到底还是我不够强,无法跟上…”

“悟的脚步”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两个五条悟就一起对他怒目而视:“你闭嘴!”

「夏油杰」悻悻的闭上了嘴。

五条悟看到他这样,反而笑了起来:“挺好的,至少证明杰还是可以拉回来的。”

「五条悟」挑了挑眉:“想好怎么做了?”

五条悟正视着他:“想好了。”

五条悟不得不承认,他之前确实是很悲观和绝望的,但是他看到的这个世界却又让他燃起了希望。什么嘛,这不是很好嘛?

于是「五条悟」笑了起来:“很好,很好,那么接下来就是教学时间~”

他猛力一推,把旁边的「夏油杰」推的仰躺在了床上。

在两个人懵逼的眼神下,他相当不怀好意的慢慢开口:“在这位小悟回去之前 (五条悟:别叫我小悟!),我们不得给他提前科普科普这方面的事情吗?”

「夏油杰」神色慌张:“悟!”

但是这并没有阻止「五条悟」拉下他的裤子的动作。

一旁的五条悟看着狰狞的巨物,吃惊的睁大了眼睛:“杰,本钱很可以嘛!” 他的语气变得兴奋起来。

而「夏油杰」已经生无可恋的捂上了脸。

「五条悟」这时候犀利的转头望向五条悟:“你知道我怎么说服杰的吗?”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得意。

没等五条悟回应,他就煞有介事的说道 :“我直接让他标记了我!”

“哎,杰责任心重这点真的太容易被人利用了,可怜的杰。”「五条悟」假装一脸惋惜的抹泪,实际上笑容藏都藏不住,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标记是什么意思?”五条悟莫名其妙的问道。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五条悟」清了清嗓子,解释道:“我们两个的世界并非同一个,你们那边可能没有我们这边的性别。我们的世界,后期大家都会分化出abo三个性别。abo代表的alpha,beta,omega三个性别。alpha和omega都有信息素,beta没有信息素。而你刚到这里的时候,我感受不到任何信息素的味道,在你这个年龄我已经分化了,是omega,所以我不会是没有信息素的beta。因此你应该属于另一个世界线。”

五条悟的眼神变成了完全的茫然。

「夏油杰」这时勉强从尴尬中缓过神来,一脸无奈的接着「五条悟」的话继续说道:“alpha可以对omega进行标记,但是一旦标记,两人就被绑定在一起了。悟在18岁的时候分化成了omega,而我分化成了alpha,悟缠着我标记了他。”

五条悟艰难的消化了一下这么一大堆信息,然后愤懑的说:“不公平,你们这个设定也太占便宜了!”

两个不成熟的大人顿时笑成了一团。

「夏油杰」又压在了「五条悟」的身上,恢复成了最开始五条悟看到的他们的姿势,话却是对着五条悟说的,话语中透露着十足的戏谑:“悟要试试吗?”

“哼,试就试。” 向来心高气傲的小少爷哪里禁得起这种煽动,立刻一口就赢了下来,但随后就是一声惊呼没憋住喘了出来。

因为「夏油杰」开始舔舐他身上的两颗红樱。

纯情的深闺六眼顿时羞的满脸通红:“你在舔哪里啊?!”

「夏油杰」仰起头一脸无辜:“悟的乳头啊。”

“果然悟的这里也十分敏感呢。” 「夏油杰」感慨道。

五条悟这才发现一旁的「五条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安静起来,只能听到细微的急促的喘气声。

他定睛一看,发现这人已经满面潮红了,而夏油杰正熟捻的揉捏着他的乳头。

五条悟心事一放下,那挪揄人的劲头又蹦了出来:“杰可以啊,长成坏大人了啊~”

「夏油杰」不反驳,只是扬起一个笑容:“那悟喜欢吗?”

天啊,当然喜欢,他喜欢死了。

夏油杰一头长发垂下来,肌理分明的腹肌上有一层薄汗,成年之后轮廓愈发明显的脸带着几分野性,棕色的眼睛透着蛊人的光,总之整个人……性感到爆炸。
五条悟吞了一口口水,口不对心的说:“也就那样吧。” 实际上他不知道自己两眼都发直,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夏油杰」把他的反应都尽收眼底。听闻此言,他憋着笑,状似苦恼的蹙眉:“看来我的外貌并没有让悟满意啊。”

“那看来只有身体力行的让悟体会下大人的成长了。”说完,他便把头往五条悟的下体移过去,开始舔五条悟的私处。

“唔!”五条悟睁大了眼睛,他的身体像条脱水的鱼一般猛的颤了一下,然后就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杰!嗯啊…等,等唔…等一下!” 五条悟呼吸急促的想让「夏油杰」停下来,但是「夏油杰」怎么会如他的愿。他灵活的舌头钻进五条悟的后穴,慢慢的做着扩张。他先慢慢的舔了舔外围,小穴慢慢变得又湿又软,很快,「夏油杰」便娴熟的戳到一个点上。

“嗯…哈啊!” 五条悟的声线瞬间拔高一个调,在「夏油杰」的有意顶弄下,自渎次数少得可怜的五条悟很快就泻出一股白浊。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受到一阵异样,怪异的感觉又来了,就好像他来时一样。

“要走了吗?” 夏油杰温和的笑着问道。

“好像是的。”

就在五条悟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轻盈的时候,他看到欲求不满的白发成年人已经熟捻的开始用手指玩自己了。成年人的手指修长,往成熟的深红色的小穴里探入的画面堪称色情。

欲求不满的「五条悟」一把拽住「夏油杰」的刘海,却还不忘了抛给五条悟一个白色小药丸。

“实在不行可以学学我!”「五条悟」笑嘻嘻的眨了眨眼。

「夏油杰」一边呲牙咧嘴一边抱歉的说:“看来我的悟也需要我呢,那悟要加油啊!”

他的眼神变得十分温柔:“悟真的一直都很厉害,不仅是众生的救世主,也是我的英雄。”

这话说的饶是一向厚脸皮的五条悟都不好意思起来:“什么英雄….杰说的太过啦。”

“悟,要说服我啊。” 「夏油杰」不为所动,他的狐狸眼眯起来,不知为何笑的有点儿狡黠。

就在五条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眨眼他已经回到了在高专的宿舍。如果不是拿在手心的药丸,他差点儿以为这是自己做的一场梦。

虽然不确定这药丸具体的功效,但是想来估计是能让他怀孕的药物,毕竟联想一下拴住杰这个概念…

他垂眸看了一会儿自己手心的药丸,最后把他扔进了床头柜。

哼哼,他五条悟怎么可能会需要这种东西。实在不行,就把夏油杰绑回来锁在高专,反正他也打不过他。

并非是他不尊重夏油杰的思想,但是夏油杰走的的确是一条布满荆棘且极大可能没有结果的路。那为什么一定要自虐呢?

想通了之后,他立刻给夏油杰发了短信:“杰 我需要跟你谈谈。”

与此同时,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悟,我给你带了喜久福。”

是杰的声音!不过就是听起来有些疲惫。

五条悟惊喜的睁大了眼睛,急忙把手机调到锁屏的界面。

很好,原来正好是杰苦夏,但是还未叛逃的时间。

天助我也!

五条悟立刻跑过去开了门,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杰,我昨天晚上穿越了。”

夏油杰以为他又在满嘴跑火车,便不甚感兴趣的随便应了一声:“嗯,梦到了什么?”

五条悟伸手抓住他的两个胳膊,谎话张口就来:“杰,我穿越到十年后了,而且我死了。”

夏油杰浑身一震,他神色仓皇的抬头看着五条悟:“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

五条悟一把抱住了对方,呐呐的道:“因为你抛弃我了啊…没了你我不再是最强了。”

夏油杰酸涩的说:“不会的……我只是悟的拖累,就算没有我,悟也一样能什么都做的很好…”

五条悟瞪大了眼睛,生气的掐住了夏油杰的脸:“谁说的?我需要杰!” 随后又像是气馁一样低下了头,把头埋在了夏油杰的脖子里:“你别走…”

夏油杰的眼神彻底茫然了下来,但是听到这些话,他的心里却又酸涩又欣喜。天知道他有多渴望能够和悟比肩,一起战斗,他一直都觉得自己被悟远远的甩在身后。

“你倒是给个反应啊?” 看到夏油杰跟个木桩子似的一动不动,好像傻了似的,五条悟气不打一出来,使劲儿踹了他一脚。

于是夏油杰一边儿面目狰狞的痛呼,一边儿抱着腿跳来跳去。

最后平静下来了后,他小声的说:“好的。”

身体里还隐隐残留着痛意,但是他的眼睛湿润了却并不因为此,同时,他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微笑。

5 Likes

太太写得很好哦,至少人物性格抓得很精准呢,没有你说的那么糟糕,期待下一篇(比心心)

天啊 宝子你是天使:sob::sob::sob: 非常感谢你的鼓励!!:pray::pray::pr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