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16岁生日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又名《可恶,被暗恋对象攻略了!》or《鸡掰猫陪伴指南》。九千发完
原作向穿越PA 沙雕ooc
summary:十六岁的夏油杰在生日那天,路过了五条悟漫长的一生。

未来的五条悟获得了三次回到过去同一天的机会,他决定找十六岁的夏油杰实现他的三个愿望。

1.即将16岁的夏油同学今天早上受到了莫大的惊吓。
睡梦中夏油杰隐隐感觉被死死压住,什么东西一会扒拉他的头发,一会戳他的脸,他挣扎着想要翻个身,却像是被命运扼住了咽喉,呼吸不畅,动弹不得。
夏油杰睡眼矇胧地睁开一条缝的眼睛,看到的不是清晨第一缕灿烂的阳光,而是一双近在咫尺巨大的蓝眼睛。
得,扼住他咽喉的不是命运,
是五条悟。

夏油杰忍住半句脏话,大脑飞速运转。
不是,这什么情况?
在故事背景是咒术师咒灵乱七八糟搞到一团的热血青春风下,夏油杰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成熟冷静,临危不惧。
但现在他最好的朋友一大早上一言不发穿了条内裤就骑在他身上,一只手还压在他的胸肌上,虽然夏油杰知道五条悟即使冬天也有裸睡的习惯,但现在未免也太不合适。自己的腰腹被五条悟紧紧夹住,夏油杰快要被五条悟颇具肉感的大腿蹭in了。如果不是五条悟现在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快把他挤得吐出一口老血的话。
夏油杰咽了咽口水,快要宕机的大脑里闪过无数句爱情喜剧加悬疑谋杀电影的台词,让他一时不知道开口是先骂人,还是先确认一下两人现在的关系。
五条悟没给夏油杰选择的机会。

五条悟认真仔细地盯着夏油杰,没等夏油杰说话,自己先开口,语气严肃,像是要严刑逼供。
“夏油杰。”
“嗯…?”
仍然被压住的夏油同学见惯了五条悟吊儿朗当的样子,一下子被正经地叫了全名,倒有些不习惯,懵逼地应了一声,怒气散了大半。看五条悟仍然死盯着他,怨气很大会产生诅咒地样子。来不及思考自己干了什么对不起五条悟的事,夏油杰好声好气地请求。
“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悟——松开我的刘海。”
“我不。”
像是确认完毕,心满意足一样,五条悟往后退了些,手也从饱满的胸肌移到了肌肉线条漂亮流畅的小腹。恢复了平常没个正经的样,手指绕着夏油杰的刘海转圈圈,同时颇为骄傲地正声宣布:
“给我听好了,杰。”
“我来自未来!”

2.什么玩意?
鉴于自己的○○还被五条悟坐在身下,夏油杰当机立断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举起手来做投降状,对着洋洋得意的五条悟说,好好好,你来自未来,但是悟你再不起来,我的骨头就要被你压断了。
“杰好敷衍哦。”
五条悟不情不愿地撅着嘴跳下来,脚刚着地眼睛亮了起来,毛茸茸的脑袋一下子凑得离夏油杰很近。
“今天是杰的生日,没错吧?”
“是啊……?”
夏油杰迟疑地答了。
五条悟又跳起来,趁夏油杰穿衣服的空隙,从整洁的桌子上抓起一支笔,一张纸就涂涂写写,写好了眼睛亮晶晶地把纸递给夏油杰。
夏油杰顿感不妙。
他低头念出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吃雪糕
打游戏
吃蛋糕
“干嘛?”夏油杰看着一脸期待望向他的五条悟。
“五条老师的愿望清单!杰要帮我实现愿望!”
“哈?”
“是不是很简单,我超级~~贴心的吧?”

夏油杰现在在卫生间洗漱。
五条悟非要跟过来,站在他后面念念叨叨。
“杰,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这个咒具很稀有的!超级~忙的五条老师找了超级~久。我可以一直用我17岁的身体,哈哈哈对了我可是比杰年纪大哦。不过只有三次机会,你要好好珍惜和我待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哦。杰一一,你怎么不理我?跟你讲哦,硝子的小孩现在已经有这么高了。”
说着五条悟拿手比了个高度。
“我留在高专当老师啦!不过好无聊哦,学生都没我们强,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编得像模像样的嘛,连自称都改了。夏油杰一边想着关掉水龙头,拿毛巾擦干脸上的水珠,抬头看镜子,对上五条悟紧盯着他全神贯注的眼睛。
悟的注意力能这么集中的吗?这家伙今天怎么了?怎么随时一副我会原地蒸发的样子?
震惊之余,夏油杰决定去哄猫。
“好吧,那悟这次回来干嘛?”
“说了是来让杰帮我实现愿望啊。”
五条悟不假思索地嘟着嘴说。
“啧,杰怎么不问我你以后怎么样?”
五条悟满脸都写满了快问我快问我的大字。
如果你都留在高专了,我还能跑到哪去啊?夏油杰心想。但凭他与鸡掰猫相处一年多的经验和本能,他还是顺从的说了。
“那我以后怎么样呢?”
五条悟眸光一暗。

“这就说来话长了……杰。”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一副我就静静地看你扯的样子。
“杰,过不了多久,你就为了哄我开心,骑着虹龙在天上乱飞,我要你停都不停,结果不小心摔下来。咔嚓–”
五条悟做了一个自以为很吓人的停顿,接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全身瘫痪–!下半辈子都是五条大人一手包办你的吃喝拉撒,特别特别辛苦,残疾人保护协会还给我发了爱心人士的锦旗哦,有这么这么大一面。”
五条悟说着又拿手比划。
这鸡掰猫良心不会痛吗?我怎么感觉我瘫了你很高兴呢?
夏油杰何等人也,仍然云淡风轻地指出破绽。
“硝子呢?”
“硝子说看你乐在其中——活该我们两个人渣一辈子烂在一块。”
五条悟笑着脱口而出。
夏油杰懒得跟鸡掰猫计较。
听到一辈子烂在一块,也跟着五条悟笑起来。
好啊,你说一辈子就一辈子。
夏油杰在心里默默地回话。

3.“好啦好啦,时间宝贵!杰动作快一点啦,快点和我一起去吃雪糕。”
五条悟推着夏油杰的背出门。
“这个要…嗯这个也要!”
五条悟心满意足地抱着一大袋花花绿绿的雪糕。
晚冬的天色温和肃穆,地上落了些细腻的灰。夏油杰默默地给五条悟付了款,向老板道谢后走出小卖部看了看天,多半会下雪,是今年春天到之前最后一场雪了。今天没有任务,落得一日清闲,怎样陪悟胡闹都行。夏油杰看走在前面的五条悟,穿得单薄,露出雪白的后颈,蹦蹦跳跳地提着十几根冰棒的袋子晃来晃去。
这么多真的吃得完吗?穿这么少是会着凉的吧?术师身体素质好也不能这么用,下次还是带悟去吃甜品好了。
五条悟并不知道夏油杰丰富的内心活动,拆了包装袋往垃圾桶一扔,滔滔不绝地讲话,像十几年没有倾诉对象一样。
“这雪糕非同寻常哦,没几年就绝版了,听说好像是厂商倒闭。后来就再也没吃到了,真的很奇怪–这么好吃的雪糕竟然没人买!这个夹心明明超赞的!好好的企业说破产就破产。杰,你说是不是很可惜?”
夏油杰回过神来点点头,视线定格在五条悟被劣质色素染得鲜红显得涩情的舌尖,意识到这已经是五条悟吃的第4根雪糕,皱眉夺过五条悟手中的袋子。
“悟,你不能再吃了,不怕感冒啊?”
要是平常,五条悟多半会欠揍地啧一声嫌夏油杰太啰嗦,小心眼,像妈妈桑一样——可能还会配上一个糟糕的作呕的表情。
现在五条悟听了却不抱怨,反而又一次凑近了。
粉色的嘴唇一张一合。
“诶,杰——这么关心我呀?”

五条悟突然停下来,夏油杰险些撞到他身上。
夏勉强稳住脸上上升的温度,没好气地回了。
“你哪次有一点小毛病,不是在我这里蹭吃蹭喝蹭床的?”
“哦?真—的—吗?”五条悟声音拉得很长。
这家伙今天真的很缠人。
夏油杰按兵不动,挑眉反问,“不然呢?”
五条悟也不说话,笑得睫毛都在抖。
夏油杰脸一红,刚想再回击,又变成了五条悟哄他“好啦好啦,杰快点走,雪糕要化了!”
说着就去牵夏油杰的手。
五条悟的手指勾着夏油杰的指节,晃晃悠悠地走,心情很好的样子。
夏油杰的心跳像停不住的阵阵蝉鸣。
悟的手指……好软。

回到高专,雪糕刚放进冰箱。五条悟看起来累极了,眼睛都睁不开。
他拉着夏油杰在沙发上坐下,不高兴地抱怨着这咒具实在低级,能使用的时间太短,他必须回去了。
夏油杰在心里计算,五条悟过来快两个小时,夏油杰从没在回溯类的咒具里,见过超过五分钟的使用时间,他想了想开口。
“你下一次来相对于你那边的时间是多久?”
五条悟晃晃脑袋说他也不确定。10年,又或者20年?虽然决定权在他,不过他只剩下两次机会了,所以会省着用。
说着一头倒在了夏油杰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说。
“杰现在开始好好珍惜我的话,还来得及哟。”
说着又用手指在夏油杰手心上写字,带了点睡意的声音黏黏糊糊又异常认真。
“下一次见面就去打游戏,打100局~”
夏油杰语气不知怎么软了下来。
“好啊,你想打多少局都行。”
等五条悟睡着了,夏油杰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五条悟在他手心上写了什么。
S- A-T-O-R-U。
是五条悟自己的名字。
夏油杰视线落在放在他手心上五条悟的手,他小心地慢慢地把手掌翻过来,动作轻柔,转而手指交叉,与五条悟十指相扣。
他又很心虚地撇开眼睛,在心里为自己开脱。
天气太冷了,得让悟暖和一点。
糟糕,他现在真的开始期待——下一次见面。

4.终于结束了。
五条悟和夏油杰现在在游戏厅,实现五条悟的第二个愿望。
看着电子屏上花花绿绿闪着五条悟游戏角色小人胜利欢呼的劣质动画,夏油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他猜到五条悟会退步,但没想到这么严重,结果五条悟51胜夏油杰49胜,当然,其中五条悟的49局胜利都是在五条悟连着输了七八局之后,脸色臭得像是要一发苍把整个游戏厅都轰没,夏油杰理智决定放水让他赢的。
夏油杰努力地想输得恰到好处,但结果大概是:
“杰,你怎么不动了?”
伴随着一个大招,夏油杰的游戏角色应声倒地。
“哎呀,没有反应过来……”
“哎呀,手杆失灵了……”
“抱歉,刚刚走神了……”
为了实现五条悟的愿望,他们已经在游戏厅奋战一下午了。夏油杰坐在简单的塑料椅大腿都快麻了,又拿游戏彩票换了狐狸玩偶,去哄明显不那么高兴的五条悟。
“啧,五条老师已经50多岁,太久没练了。明明以前的游戏水平一直都完爆杰的!”
五条悟说着拿手指去戳玩偶的脸颊。
夏油杰认真笑附和,说情有可原,确实情有可原,而且悟不是也赢了吗。又随口加了一句。
“你不是一直很喜欢这款游戏,毕业了没玩?”
本来以为会被“”设备早就换新的啦”或者“五条老师很忙的好嘛”这样的理由搪塞过去,五条悟却低下头小声嘟嘟囔囔地说
“一个人练,好无聊——”

没等夏油杰接话,五条悟飞快地补充。
说他虽然游戏水平不比当年,但现在实力突飞猛进,强到离谱。说他学会了反转术式,降低了咒术消耗,领悟了领域。又说到他如何从一个叫狱门疆的小匣子里解除封印,帅气登场。
夏油杰没听到一点过程,全是结果,
好不容易抓到一句重点,他于是问。
“怎么被封印进去的?”
“被骗了。”
刚刚还滔滔不绝的五条悟现在倒格外安静,一句话简简单单就带过了。
夏油杰眉心一跳,这种时候你倒是小心一点啊。
他微微坐直了身子,很认真地问。
“那我能做点什么,改变你被封印的未来吗?”
五条悟沉默的时间有点长了,他泄气一样把脸埋进了狐狸玩偶柔软的绒毛里。
声音闷闷地传出来,看不到表情,也听不清情绪。
“你一一冬天不要为了给我买喜久福把手冻红…不要每次在荞麦面和奶油蛋糕里面放弃荞麦面…不要给我买你抵半个月生活费的礼物。”
每一个不要都好像深吸了一口气才说出来。

什么意思?
夏油杰闻言愣住,肩膀却马上被五条悟一掌拍住。
“哈哈哈哈哈哈杰,我逗你玩的!夏油同学,还改变未来呢?哈哈哈哈老子怎么不知道你看了这么多科幻电影啊?未来也能被改变?知不知道时空悖论和蝴蝶效应啊?哎呀哎呀,小屁孩真是什么都不懂呢!哈哈哈”
五条悟笑得直不起腰。
“啧,说到哪了?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随便插嘴,五条老师现在可是比杰大了三倍的年龄哦。”
肩膀被完全没控制力度大力拍着的夏油同学满脸黑线,咬着牙说。
“好好好,你接着讲。”

五条悟清了清嗓子,眉飞色舞地继续和夏油杰讲他如何与千年之前的诅咒之王大战,打了好久好久的拳,领域开了又破,破了又开。即使被劈得浑身是血之后,也可以立马用反转术式恢复。
“痛不痛啊?”
再次被打断的五条悟愣了一瞬,随即可怜兮兮缩成一团,眼角泛光一副委屈得要哭的样子,让人看了要心碎。
“痛,痛死了。被劈得满脸是血,还留疤了。我好可怜,杰快点过来安慰我……快安慰我吧。”
夏油杰站起来走近五条悟,手抚上五条悟完好无损的脸,动作轻柔得像在抚摸伤口刚刚结的痂。夏油杰垂眼看他,他不问那场能伤到五条悟的大战,会有多少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眼睛里干干净净,夹杂着心疼和怒气,还有一点微妙的内疚。
没有别的,只有五条悟一个人,他仿佛真的透过了漫长年岁看到了伤,看到了浑身是血的五条悟。
“悟,一个人很辛苦吧。”
一句话像一片飘飘忽忽的雪,落在五条悟仰起的脸上,融化在他的鼻尖。让五条悟第一次觉得他真的很委屈,真的很可怜,等了很久很久,才等到这一句无关紧要的话落下来。
他一下子变得脆弱,抬手环住夏油杰的腰,偏过头拿柔软的脸颊肉去蹭夏油杰,开口的声音也轻。
“嗯……好辛苦,真的好辛苦。”

冬天天黑得早,等五条悟和夏油杰抱着玩偶提着蛋糕回到房间,天边只剩下很淡很淡的光,雪寂寥地下了,在窗外静静飘着。
五条悟像一只大猫挂在夏油杰身上,打着哈欠说不行了不行了,我好困,我又得回去了。
气息打在夏油杰脖颈上,让他痒得不行,还是连拉带搂地把五条悟带到床上,五条悟委屈巴巴地拉着夏油杰的手说。
“等晚上,晚上我们就吃生日蛋糕、点蜡烛、唱生日快乐歌。杰乖乖在这里等我。”
“我等你,就在这里等你。”
夏油杰马上回答,又捏了捏五条悟的手,声音令人心安,像是一份白纸黑字写着有效期一百年的法律文件,五条悟听了很满意,带着笑沉沉睡去。
夏油杰听着时钟滴滴嗒嗒地转,眯着眼睛想五条悟现在在那边过了多久?在干什么?又去想象五条悟年老的样子,试图用皱纹,松弛的皮肤,又或者微弯的脊背去拼凑一个模糊的人影。
想着想着,夏油杰的心变得越来越柔软,不自觉地嘴角带笑,眉眼弯弯。
总之还是显眼的白头发,亮晶晶的蓝眼睛,站着一副很欠揍的样子。
即使五条悟100岁了,身上还是有好闻的肥皂味,手指也依旧柔软,干净漂亮。
只要还是五条悟,他夏油杰就不能不爱。
夏油杰心知肚明,并早早无条件投降。

5.等五条悟再醒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了,玻璃窗上有朦胧的雾气,窗外亮起零零星星的远灯,雪厚厚地积在窗台上一层,柔软又干净。
五条悟睁开眼睛就掉进夏油杰的温柔的注视里,手几乎出于本能地去抓夏油杰的袖口,睫毛缓慢地眨呀眨,像是在确定真假。
“杰。”
一个字像一个问号,用的肯定语气。
夏油杰另一只手去回握五条悟的手。
“在,我在这里。”
“杰,好久不见。”
五条悟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嗯,好久不见。”
夏油杰也跟着轻声说。

五条悟很快反应过来,生龙活虎地从床上跳起来,伸了个懒腰,活蹦乱跳,每一跟头发丝都在跃动。感慨了一句年轻真好,就指挥夏油杰干这干那。
杰,把玩偶扔过来!
杰,快点点蜡烛。嗯—放在这好啦!
蛋糕呢?蛋糕在哪?哦,就放那吧。
再坐过来一点啊,杰—
夏油杰丝毫不嫌麻烦,听话照做。
最后,他们围着桌子坐下来。烛光温柔地照,雪也温柔地落。桌上的奶油蛋糕颜色纯真可爱,像永远不会出差错的童话故事。夏油杰带着滑稽的会发光的皇冠帽子许愿,五条悟在旁边拍着手很认真地给他清唱生日快乐歌。
地球在这一秒开始缩水,变得很小很小,只装得下夏油杰和五条悟两个人,顶多再加上窗外的那一场雪。所有的玩偶、烛光、奶油蛋糕都明亮缓慢地围绕着他们转圈圈。
夏油杰偷偷去看五条悟映着暖色调的蓝眼睛,那片波光粼粼的海面上烛光摇晃,忽明忽暗,像是一场只属于夏油杰一个人烟花。
很美丽,真的很美丽。
夏油杰闭上眼睛许愿的前一秒在心里叹了这一句。

五条悟的愿望已经全部实现了。
在追着夏油杰要糊他一脸奶油闹够以后,五条悟很乖地把头枕在夏油杰腿上,让夏油杰给他顺毛。
说一些夏油杰想要知道的事,说他在退休以后闲得没事干,开始摆弄一些花花草草,郁郁葱葱地摆了一房间,长势喜人。说他在午后把盆栽,一个个挪到阳光充足的庭院里,光从树的缝隙里洒下来,像是琥珀碎片。又说他甚至开始学着做甜品,虽然差点把厨房炸了,但总之结果还不错。
这些碎片让夏油杰之前脑海中那个模糊的身影逐渐清晰,一点点聚拢成他所没见过的五条悟的样子。
最后,五条悟开始说一些夏油杰也知道的事,说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打的那一架,说某次把硝子捉弄得过分了怎样去赔礼道歉,说某个任务地点很好吃的小点心。
说着说着会突然很夸张地大笑,笑得浑身都在抖,问夏油杰记不记得。
这些事离夏油杰近在咫尺,却离五条悟停滞了几亿光年。夏油杰安静听着,不时附和说都记得。
心里却止不住地叹气,怎么声音都哑了,眼睛也红了?悟,怎么记这么清楚?很重要吗,有意义吗?
等到能说的全都说完了,五条悟才安静下来去问下夏油杰是不是很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
夏油杰微笑着点头说自己真的开心,开心得不能更开心。

6.夏油杰温柔地理五条悟的头发,说的话却让五条悟身子一僵。
“悟,这里其实不是过去,对吗?”
夏油杰停顿一下接着说。
“可以回溯时间改变时间线的咒具,不可能有这么多次的使用机会,这么长的使用时间。回到过去重要的时间点,一两秒都可能会使未来产生巨大的改变。没有免费的礼物,凡事皆有代价。悟,你待了这么久,即使是你,也支付不起等额的代价吧。”
“杰,你烦不烦?”
五条悟有些焦躁地不去看他。
“悟,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
夏油杰手指擦过五条悟柔软的发,声音坚定。
“告诉我吧”
五条悟把头别了过去,听起来很让人难过。
“……你就一定要知道吗?”
夏油杰没说话,稍带歉意地笑着点头。
“你就不怕我骗你?杰,如果我要说谎呢?”
夏油杰温柔地看他。
“你愿意怎么说都行,说什么都可以。”
“只要你说了,我就信。”
五条咬着牙挤出一句。
“夏油杰,老子真拿你没办法。”
不知道是骂夏油杰,还是骂他自己。
“你没说错,这里不是过去,是……我的回忆。”
“你理解成咒力营造的幻境也行,我可以三次回到记忆中的一天,和最想见的人见面。无关过去,也无关未来,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咒具存在的意义,仅仅是给一些无法逃离过去的蠢蛋,所谓做个美梦,弥补遗憾的机会罢了。”
五条悟说完自嘲地笑笑,一副这下你满意了,放弃挣扎的样子。
“原来如此。”
夏油杰想了想,又开口问。
“那我现在,究竟是夏油杰,还是五条悟心中记住的夏油杰呢?”
五条悟不耐烦地回了。
“你总是喜欢在奇怪的地方纠结,这有什么区别吗?哪一个你不是爱老子爱得要死?”

这个他们曾经心照不宣,却永远不会开口说的字,在此刻被五条悟突兀地提出来。
夏油杰笑了笑,没有狡辩也没有矢口否认。
只想着原来你已经知道了,知道就好。
他的手指停留在五条悟光洁的额头上,顿了顿说。“悟,我是不是早就死了?”
五条悟这下肉眼可见地生气了,气得像只炸毛的猫一样,从夏油杰怀里跳起来。
沉默。
没有人说话。
只能听到彼此很小的呼吸声,和雪落在木质窗台微弱的声音。
沉默代表着默认。

“你真的很讨厌。”
五条悟率先说话,声音冷得像雪,又转而变成更小声抱怨一样的嘀嘀咕咕。
“真搞不懂老子怎么会看上你……”
“小眼睛”
“嗯”
“怪刘海”
“嗯”
“骗子,说话不算话,出尔反尔。”
“是”
“又蠢又坏,笨得要死”
“是”
五条悟每递出一份罪行承认书,夏油杰就毫不反抗的在文件上签字,按下红手印,一一认了。
他起身去抱五条悟,为自己毫不知情的事情道歉,字字诚恳,真心认错。
“对不起”
“我不问你了”
“是我不好”
“是我犯了错”
“我干了蠢事,害你为我难过了。”

五条悟回想那个早晨,遥远得不真切,他再一次见到夏油杰。对方还是以前十六七岁的样子,眉眼平静,睡得安稳,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原以为已经安放稳当的易燃易爆炸的情绪,那刻在他心中再一次沸腾。
一眼就把他惊得心中大恸,险些落下泪来。
他只是太喜欢太喜欢夏油杰了,但这份喜欢拖得五条悟好累好累,像身上绑了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让他粉身碎骨。这种热烈的情感太快乐,太新奇,太陌生。让五条悟喜欢得每时每刻不知如何是好,喜欢得像小时候站在大大的玩具橱窗前,也可以一眼从万万千千中认出那只小眼睛怪刘海的狐狸玩偶,让他毫不动摇地大声说就要这个—!只要这个。然后紧紧抱在怀里不松手,尽管后来这只小小的玩偶变脏了,被损坏,变得面目狰狞,从裂口处看见里面破败肮脏的棉絮。五条悟也还是记得狐狸最开始笑得眼睛眯起来的样子,还是不松手。让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去怪把玩偶绊倒的石头,以及肮脏的尘土。到头来却是狐狸玩偶先主动离开了他,五条悟无能为力,无法干涉,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只是偶尔还是想要红着眼眶故作坚强地去追问。
你怎么坏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是我没保护好你吗?
是我也修不好你吗?
一连串的问号没有答案,最终在小巷里沸腾着归于沉寂,后来五条悟决定放过自己,也放过夏油杰。他不去想,任凭这些问号堆在墙角,积了厚厚的灰,再无人过问。
如今这些问号随夏油杰的认罪一个个被翻出来,逼着要五条悟再看一遍,逼着要他落泪。
你真的很讨厌。
五条悟在心里重复。

五条悟滚烫的眼泪,一滴滴落在夏油杰的肩膀上。像是带火星的烟头直接摁进皮肉里,几乎烫穿了夏油杰的身体,烫得夏油杰也想落泪。
我真的又蠢又坏。
夏油杰想。
像是为了惩罚他,五条悟咬着牙,近乎恶狠狠地说话,哽咽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出来。
“他妈的……就算这样,老子还是喜欢你。夏油杰,老子就是喜欢你,最喜欢你。”
五条悟执意也要逼他,夏油杰于是终于被这句话击得溃不成军,泪流不止。

夏油杰此刻在心里默默回应这五条悟之前在游戏厅说的话,他必须在冬天为了给五条悟买东西把手冻红,必须在荞麦面和奶油蛋糕中间舍弃荞麦面,必须用半个月的生活费给五条悟买礼物。因为他干这些事的时候,五条悟很快乐,即使表面上还要装作理所当然也就一般般的样子。
他要这些很小很小的事堆积沉淀。
让五条悟知道,夏油杰很爱他。
五条悟说对了,自己真的爱五条悟爱得要死。
即使五条悟是一只口是心非、脾气很臭的鸡掰猫,他夏油杰也爱。
故事里他的角色早早退场,潦草收尾,被五条悟刻意夸张的笑掩饰。他不清楚自己后来给五条悟造成了怎样的伤害,也不知道自己的死和五条悟有什么样的关系。
五条悟不说的,不想让他知道的,他就不问了。
既然今天改变不了过去,也改变不了未来,那就都按五条悟喜欢的来吧。
真相变得无关紧要,夏油杰知道那么一点已经足够。其余的都无所谓了,他不去想,不去管。
他现在只想抱五条悟抱得更紧一点。

过了很久,五条悟抬起头来说话,眼睛和鼻头都微微泛红,还带点残留的鼻音。
“杰,我要死了,我感觉得到。我知道自己快死了,所以来见你。”
看到夏油杰又要皱眉,“我他妈顺顺利利,活到100多岁,再不死都要变成妖怪了!”
五条悟没好气叫嚷道,话锋一转。
“怎么,还是和五条大人死一块不乐意啊?”
执着之人死去,幻境自然坍塌。

夏油杰眉眼舒展开来,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悟,你平平安安的,活得这么久。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五条悟眼泪做势又要掉出来,他咬牙心想,他妈的,我都快死了,还跟我说这样的话。
五条悟把夏油杰提到的话默念一遍,没有免费的礼物,凡事皆有代价。
说得好啊,五条悟心中碎碎念起来,代价,我再次见到你的代价,大概就是我余生每天都在惦记着和你这个小眼睛怪刘海、说话不算话、又蠢又坏的笨蛋见面吧。

“我可以亲你吗?悟。”
在暖光中夏油杰轻轻捧起五条悟的脸。
五条悟不说话,恶狠狠地扯住夏油杰的衣领,吻了上去。
蜡烛还在缓慢地燃烧,他们在世界尽头流泪,拥吻,直到最后一点烛光熄灭。
五条悟最后的时候在想。
能回到这一天,和十六岁的夏油杰吃雪糕、打游戏、吃蛋糕、过生日。
然后牵手,拥抱,接吻。
这一切都他妈的有意义。
他的生命终于圆满,那个横贯漫长一生的代价也显得微不足道。
不亏。
值了。
值,真他妈的值。

  1. 今天是夏油杰的十六岁生日。
    夏油杰和五条悟一起干了些平平无奇又无关紧要的小事。
    顺带的,他路过了五条悟漫长的一生。

END
番外car: 《春日华尔兹》过几天会发

94 Likes

对不起我标签带错了,重发一遍

好看……

1 Like

老师太神了!看完真的好难过好难过:sob:尽管只是回忆什么都改变不了但是5还是珍惜这三次机会临死前才用完。他真的好爱,过了几十年都没忘掉那三年的点点滴滴……哪怕已经变成小老头了dk夏仍然是可以撒娇可以任性的对象…不知道怎么表达但是妈咪真的好会写:cry::cry::cry:

6 Likes

谢谢咪好会说

老师啊 我看哭了:sob:

看哭了 :cry:

看得心软软……dk纯爱万岁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嚎啕大哭:sob:
打了好久的拳那里没忍住笑了出来我罪干万死啊啊啊啊:weary:

1 Like

哈哈哈罪不至此,主打的就是沙雕OOC(的确是我这几话真实内心感受

1 Like

掉小珍珠了

在未来,我能为你被封印做什么吗?
不要对我太好,让我沉溺于我们的回忆,无法自拔

这么好的相处陪伴与梦境,为什么让人这么心痛:pleading_face:

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好喜欢这篇。。看哭了好几次:sob::sob:写的真的特别特别好,一下子就共情了。夏五真的是很凄惨但又很好嗑的一对,成为了彼此的挚友却又要以最坏的方式分离,小五一定也特别舍不得杰吧。。:sob::sob:特别是看到中间,杰以潦草的方式结束了生命,真的很难过,杰这个角色塑造的很好却只被当做推动剧情的工具,啊啊啊啊,最后夏五能够表明心意真的很感动,小五终于完成他的愿望啦!!作者写的真的超好支持!!:kissing_heart::kissing_heart::kissing_heart:

2 Likes

看哭了,天啊。真的好看

哭的我枕头都湿了呜呜呜太好哭了(๑•́ωก̀๑)

看得我好难过啊……:sob::sob:

本来以为是搞笑文,我躺床上看了半个小时,边看边哭啊啊啊啊啊

半夜躺在床上哭成泪人了:sob::sob:好像dk夏就那么站在那里,温和的看着小五走过时间,等待着他走过来再张开手拥抱……在五回忆着夏的时间里dk夏也一直等着他醒来:cry::cry:

哎我擦,我踏马真的,大半夜的爆哭,这是我不睡觉的惩罚吗西巴,杰要是活着肯定特别特别开心悟能长命百岁吧,但是他的悟没能寿终正寝,在他离开后的第二年悟就也跟着走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就再也没有人问五条儿疼不疼,累不累,辛不辛苦了,你他么的知道吗夏油杰?啊?真是个小眼睛王八蛋,走那么早,非要追求正论正论,所以说正论什么的最讨厌啊,哎艹,不说了,我再哭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