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牵梦萦

五条悟的梦里有那个人的手。他记得那双手骨节分明,纤长有力,拿着冰咖啡的时候融化的水汽沿着掌纹滴挂在手腕,手指牵动筋络,低头就能看到他藏在深色皮肤下的脉搏。

此刻那双手正扼住五条悟的脖子,他的手法如同五条悟所期待的那样老道,只用掌心挤压脖子的两侧,压迫感和窒息感足够,却不伤及咽喉。

与此同时还有五条悟所期待的粗暴性爱,不完全的扩张,只给后穴潦草涂上几圈润滑油,几滴油脂沾在股缝,几滴从后穴溢出来,再用夸张尺寸的性器蘸了,缓慢但用力地推进去。皮肉开始吞入性器前端的时候还好,等他越进入,皮肉的撕扯感越强烈,尖锐的痛感类似灼烧,等前端进去了,皮肉以为可以放松,不料性器后面的部分并不比前端窄上多少。

身体逐渐被他的性器填满,五条悟为了让后穴舒服一点,只好将腿架起,这种姿势有着把自己完全暴露在外的羞耻。

没有温情抚摸,没有虚情假意,对方的性器才拓开五条悟的后穴就又慢慢后退,再用力顶上来。

皮肉撕扯的感觉会让五条悟呼痛,可不放松的窒息感不允许他发出完整的声音,他强硬的动作也代表着不在乎五条悟的感受。五条悟心里是有些委屈的,后穴连续的几次撞击却让他的情绪迅速消散,身体中需求已久的痒被他几次粗暴缓解成酥麻,五条悟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放松下来,两具身体的适应的速度极快,润滑油和体液混合,发出噼啪的撞击声。

感觉到愉悦的五条悟开始害怕对方会突然离去,在性爱中被对方掌控的飘摇感让五条悟难以割舍,在每次感觉到对方性器脱离自己身体时五条悟都会失落,等到对方再次用力地冲撞进来,他才会感到心安和满足。

于是五条悟的呻吟声格外夸张,生怕对方不知道他对这次的性爱格外满意,好像用声音就能让对方更加用力,更加持久。

当然这是有用的,完全了解五条悟需求的男人如他所愿地脱掉五条悟所有的衣服,让他更加坦然地处在这个空间。

五条悟的窒息感减轻了,他感觉到男人扯住他一条腿拉到肩头,另一条腿就那么悬空,从湿漉漉后穴中抽出的性器将体液拉出一条银丝,不等五条悟抗议,鼓胀的性器再次全部没入。

这次的动作比刚刚还要粗暴,但因为后穴已经完全被他的性器撑开,五条悟只能感觉到从前碰不到的地方被撞击之下带来别样的快感。

更深的位置承受不住如此暴力的蹂躏,五条悟呻吟的声音不免带上潮意,他无助地想要蹬腿后退,悬空的那条腿如愿遭到强硬牵制,被摁在床上,五条悟的私密之处完全在男人面前敞开,似乎是为了惩罚五条悟的反抗似的,男人用领带系紧了五条悟早已体液淋漓的性器根部,并用五条悟所一见钟情的手对胀到深红的性器抚慰。

五条悟的后穴还深埋着男人的性器,不再抽动的性器加深了五条悟后穴深处的痒,他难耐地绞紧后穴皮肉以示抗议,换来的却是对方更加促使自己性器射精的撸动。

高潮来临前的焦急让五条悟下意识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对方干脆抽出自己的性器,专心折磨五条悟无法射出的性器,每次五条悟绷紧身体要射精的时候都停止动作,反复几次五条悟就发出投降的气音。

五条悟如愿换成了跪姿,解开领带束缚的性器随着对方的顶撞缓慢溢出着精液,高潮点莫名其妙推迟了的五条悟头晕目眩,呻吟声断断续续。对方见到他这一副脱敏的模样,双手从五条悟的腰下穿过,既有搂抱也有对他身体的抚慰,慢慢让五条悟坐在对方大腿上。

腰部下沉的同时五条悟清晰感觉到自己后穴毫无迟钝地完全吞入性器,不等他有所动作,对方单手掐住五条悟喉咙,用骑乘的姿势由下而上地顶撞五条悟后穴。

这种感觉太过刺激,比五条悟想得还要刺激,他仿佛能看到自己腹部肌肉被他夸张性器顶出一个形状。略带弯曲的性器进出都可以刺激到后穴内部的前列腺,无处可逃的后穴既想放松又想勒紧粗暴的性器,五条悟的腰很快失去了知觉,他无法呼吸的时候高潮来了,比平时来得要强烈千万倍,未射出的精液随着高潮喷溅到五条悟脸上。

他想呼吸,对方却不让他呼吸,他高潮了,很快又被越来越凶的冲撞强迫二次高潮。

五条悟挣扎着呜咽,却不是要离开,他期待着对方最后射在自己身体中,他期待得浑身颤抖个不停,一想到对方要射在自己身体里他就又高潮了。

夏油杰当然不知道五条悟的梦里有这么刺激。

现实中的两个人在一辆改造过的吉普车上,夏油杰刚刚才收拾好自己移动咖啡馆的挂布,他的指尖还有咖啡豆的醇香,外面已经是最黑的黎明前,所有的客人都离开了,除了早一会儿喝了咖啡的五条悟。

在大学附近卖咖啡的夏油杰大部分时间卖的是正经咖啡,偶尔兴致上来了会在中意客人的杯里下点料。不过对于五条悟这个人,夏油杰觉得自己跟他绝对是有些过往,所以在许久不猎艳了的几年后,夏油杰熟练地迷晕了五条悟,并把他搬上车厢。

脱去亚麻色围裙的夏油杰摘下口罩,如果五条悟醒着的话肯定会认出来他的样子,曾经刚上大学什么都不懂的五条悟曾经邀请他到自己家做菜,结果被他偷走了初夜,这件事情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毕竟有双重意义上的满足。

既然已经开始做了就不会迟疑的夏油杰脱掉五条悟的衣服,先是裤子,发现他腿比自己印象中还漂亮,想了想又脱掉他的上衣,发现他上半身也符合自己的胃口。夏油杰边拿润滑油边回想,这个人好像是自己曾经尝过并且再也没找到同规格的高级食材,怪不得自己说下手就下手了。

做好扩张后夏油杰缓慢尝试把自己的性器插进去,他确信自己的药量足够让对方无反抗到天明,从未失手过的夏油杰也没有做过客户回访,他不知道这药是会让人有意识但不能动还是完全的没意识,不过为了自己方便他还是把五条悟的双腿架起来,贴着自己的腰侧。

有点狭窄的后穴让夏油杰手臂起了冷战,熟悉的体会从记忆深处逐渐复苏,他弯下腰眯起眼睛仔细观察五条悟的脸,尤其用手指捏住五条悟的脸颊,打量了许久五条悟细密的睫毛。

抽动起来不久,五条悟开始发出细微的喘息声,夏油杰伸手拨开他的额发,亲眼看着他发癔症。

这件事情似曾相识,以前夏油杰钓过的雏鸟就是在做的时候出声配合,他想如果是有意识的话也无所谓,反正他看起来也没有很痛苦,当然痛苦也没用,他是来犯罪的不是来做慈善的。

虽然夏油杰嘴上不说,可五条悟的低声喘息的确给了他不少乐趣,通常夏油杰只是恶作剧程度的做爱被他的声音延长了,夏油杰想跟他多做一会儿。

人在睡着的时候身体很柔韧,夏油杰干脆把五条悟的双腿抬高到肩头,五条悟暴露出的后穴在撞击下逐渐呈现鲜艳的粉红色,连性器都呈现勃起的模样,夏油杰挑眉想着自己大概真的遇到了同道中人。

车厢内的动作引起整个车子的摇晃,狭窄空间中的气氛被两人身体的热度点燃,五条悟大概是真的有意识,他的声音不再是短促加快的喘息,慢慢变成有声调的嘤咛,配合着夏油杰的动作偶尔停顿。

夏油杰眼中的五条悟是赤裸的,他皮肤很白,所以一旦动情,白皙皮肤会变成粉色,哪怕他身体不能动,眼睛始终是闭着的,身体上溢出的细密的汗,变得挺立鼓胀的乳首,都在暗示夏油杰他们是在互相配合的。

有种莫名上当了错觉的夏油杰终于忍不住去抚摸五条悟的肉体。

从小腹开始,沿着肌肉线条一路向上,指尖触碰过每一寸肌肉的沟壑,五条悟仿佛真能感受到夏油杰的动作一样颤抖,夏油杰用手指摁压五条悟的乳晕,不出一会儿,夏油杰就看到五条悟的性器溢出精液。

出现这种事情后夏油杰才想起来为什么自己对这种高级食材印象很差,因为他太配合了让自己有种被白嫖的感觉,所以弄完后收拾包袱赶紧离开了那里,最后果然连个报警都没见到。

兴致消失大半的夏油杰直接掀翻躺在自己面前的五条悟,用格外不尊重人的姿势压在他身后加快冲撞节奏,脸埋在汽车座椅中的五条悟反倒是声音更大了,夏油杰干脆扯着他的头发让他扬起脸,别再败坏他当坏人的体验。

这次如了夏油杰的愿望,不出五天他就被五条悟找的私人侦探当场抓获,关在酒店卫生间里等候五条悟的发落。

五条悟打开浴室门的时候夏油杰已经在满是冷水的浴缸里泡了至少一夜了,靠着体温把整缸水捂热的夏油杰不出意外体温失衡,发烧烧到头脑不清醒,根本不知道有人来了。

等他再醒过来,人已经被绑在酒店带软垫的椅子上,全身不着寸缕。

五条悟则穿着一件纯白衬衣,静静等着夏油杰苏醒。

“你还记得我对吧?”五条悟放下手中的润滑油,用比较礼貌的语气问了一句。

“当然记得。”夏油杰微笑回答道,“不然我也不会做到一半就很失望地跑了。”

五条悟听到他这么说并没有生气,那天喝完咖啡后醒过来发现自己在学校附近的公园椅子上,时间是早上,他非常冷静,当时的想法就是一定要把夏油杰抓到,他不允许自己被人丢下两次。

“说得也是。”五条悟也没带着很多复杂的情愫面对夏油杰,毕竟他也只是个罪犯,他想要的就是夏油杰的身体,其他的一概不重要。

双手反绑在椅子后面,双腿跟椅子完全捆死的夏油杰无处可逃,而且在药物的催动下已经没什么理智可言了,就算他对五条悟嘴硬,身体反应还是没办法掩饰的。

五条悟在梦中想了那么多次的肉体终于束手就擒,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欲念,直接骑到夏油杰的腰部,让扩张好的后穴完整吞入夏油杰的性器。

“你可真主动。”夏油杰还在生病,可面前这个疯子为了早点跟夏油杰做爱,不仅没有给他吃退烧药,还给他吃了催情药,手脚发软但性器不软,他第一次这么真实地感觉到无奈这种心情。

“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个词的?”五条悟用梦中的姿势单手掐住夏油杰的脖子,他第一次碰到夏油杰的裸体,比他想象的要好很多,怪不得在外面作恶这么多年都是平安度过的。“当初迷奸我的不是你吗。”

“看来你对我很满意,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想着跟我做爱的事。”

“你说得对。”五条悟没有理这句反讽,倒是双手按在夏油杰肩头,借力开始动起来,“而且你没发现,你在我身体里里面变大了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油杰在五条悟面前装傻,作为主动放弃过五条悟两次的男人,他有嘴硬的理由,哪怕现在跟生动的五条悟做爱实在是爽得厉害,他也不想认输。“像我这种只喜欢被动的男人不可能会喜欢主动的。”

五条悟懒得继续跟他斗嘴,只想快点体会到梦中那种让他爽到头皮发麻的性爱。

一人控制的性爱跟两人配合的还是不同,夏油杰这次虽然不能动,可他清楚看着五条悟搂紧自己脖子动腰,自己深色的性器被五条悟的后穴大力吞吐,白皙细腻的肉体贪恋着自己的性器,被快感操控了的身体从自己这里攫取着热度。

夏油杰感觉自己才是那个被玩弄的对象,哪怕心理上再怎么不愿意,他也被五条悟的身体挤压出难得一见的喘息,生病了格外敏感的身体没了自制力,他能感觉到五条悟柔软的胸口在跟自己的摩擦下逐渐绷紧,冲撞吮吸的速度加快了之后,夏油杰很快射了出来。

他把头压在五条悟胸口喘息,体内压抑着的欲望还在阵阵翻腾,他的眼尾红了,这让他第一次产生了认输的冲动。

最后一场性爱是在浴室,五条悟的一条腿搭在夏油杰胳膊上,五条悟可以见到自己的后穴被夏油杰的性器一点点推开,然后全部进入。跟梦境重叠的快感比单纯的做爱还让五条悟兴奋,他被夏油杰捏着下巴,几乎不能讲话,每次抽动都只能发出呻吟声。五条悟看着镜中夏油杰的性器,完全勃起的性器有点点鼓起的青色血管,夏油杰的小腹也有青色藏在皮肤之下。就这样跟梦境如出一辙的夸张性器肆意进出着自己的后穴,五条悟在夏油杰用力的冲撞下开始体力不支,可夏油杰强迫他站在镜前。两个人都是这么期待的。

“希望这次的服务会让你满意,老板。”夏油杰说。

37 Likes

美味:drooling_face:

特别特别好吃特别特别美味:relieved::smiling_face::heart: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