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

无心夏和恋爱脑孕期五
延续了前两篇的纯爱风味
后续会有打胎情节^ ^
也会有r的!

6 Likes

(一)
在药店里的时候,被店员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
讨厌…五条轻轻咬着下唇,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独自购买验孕棒时的尴尬。
本来不想就这么穿着校服去买的,可是实在是太想快点知道结果了。
虽说女高中生来买这种东西是容易引发联想,但是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应该是值得被羡慕的事情才对呀。
怎么被当成那种人了…
凭什么那样看过来,讨厌,真讨厌!
因为这种人懂得的幸福实在太少了,所以才会如此刻薄地打量幸福的人,过分。

不过比起这种事,更让五条头疼的还是桌上的验孕棒,检测后就放在桌上了,真不敢看啊…时间已经超过半个小时了。
如果没有怀孕的话,就是空欢喜一场了吧?
怀孕了的话也很头疼,自己还是高中生呢…她忐忑地想道。哎呀哎呀,到底该怎么办!果然应该先跟杰说,让他陪着自己的…可是想给他惊喜的话就只能自己验了,更何况万一验出来发现什么都没有,不是更羞耻吗,说到底都是自己自作多情觉得怀了杰的孩子才…
无论如何,都要自己面对了。

五条忐忑地向检测棒看去。

检测线与对照线的颜色深浅相差无几,一样的粉色,正用娇羞的神情望着五条悟,伸出了触手般将懵懂的少女缠绕,唤醒着她的母性,捆绑了她的理智,蚕食她每一丝血肉。
可这一切,在十七岁的她看来都是浪漫的邀请。

五条好像一下没站稳,后退几步倒在床上,两眼泛花白,看不清天花板的颜色了。
头好晕,啊啊,怎么会听到嗡嗡响呢,居然这么激动吗。她急忙伸手去抚摸自己温热的小腹。
原来这里面真的会有小孩子吗,他现在该多大了,要多久才能出生呀,长得好不好看呢?刚出生的小孩子都长得差不多吧…要等再长大一点才能看出来呢,等孩子会走路了,就可以和杰一起抱着孩子出去玩吧,哎呀,孩子会喊我妈妈吧…真让人害羞,要当妈妈了…她情不自禁捂起了脸,诶?对啊,是啊,要当妈妈了吗?
当妈妈…意味着,会跟杰真正在一起吧?恋爱,怀孕,然后…然后就可以结婚了呀?可以穿上好漂亮好漂亮的婚纱,和杰在一起…成为杰的妻子…
就像无数对爱人的结合一样。

五条将脸埋进被子,无论怎么想都不敢相信,简直幸福到快要疯掉了。
一个人躺在房间幻想着这些事情,真是太痴女了…可是这样也没办法吧,毕竟…毕竟体内跳动的血肉可是杰留下的…自己不仅要成为杰的妻子了,还要成为杰的孩子的母亲了,要组成美满的家庭了,被如此这般的幸福击中了呢…
少女捂着小腹,心甘情愿被粉色的荆棘缠绕,柔软的肉体即将满目疮痍,身为母亲的她却不可能预知到痛苦。
要怎么告诉杰呢?

7 Likes

恋爱脑五,喜欢,,

2 Likes

是脑袋里会冒粉色泡泡的小猫:cat:

2 Likes

夏油回来时,桌上的验孕棒什么的早已被收拾好了,他没发觉什么,跟五条在玄关处接吻。
今天的五条好像格外敏感,只是接吻而已就脸红得发烫,喘息声也更放荡,还像站不稳了一样倒在夏油身上任凭他的手从睡裙底下探进来肆无忌惮地揉捏,再看她的表情早就沦陷于亲热带来的快感,仅仅是被抱着亲了一会就舒服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等等,那里…嗯…”五条舒服得浑身酥软,只能倒在夏油杰怀里任凭他上下其手,“啊啊…不,不要摸…”
五条说是这么说,腰却随着夏油手上的动作缓缓摇摆。
仅仅是被指奸就爽成这样,真是不像话——她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眼尾发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夏油笑着道:“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有兴致的样子。”
“因为很想你…”说罢,五条的脸更红了,直勾勾地看着夏油,“而且,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杰说…”

听到这话夏油的动作顿了一下。
什么重要的事情…光是听起来就觉得麻烦。

“今天悟这么有兴致,应该先满足悟,之后的要不要等下再说呢。”夏油说着亲昵地亲了亲五条的嘴唇,方才停顿的手再次有所动作,继续探索五条的身体,试图用这种方式遮掩过内心的种种情绪。

他感觉到五条起初在配合他,像他们往日无数次做过的那般,于是夏油暂且顺应他们之间形成的默契——既然悟现在想做爱,那么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做爱重要。夏油将五条搂紧,时而轻咬她的嘴唇,让她发不出完整的音节。
“我们去床上……好不好?”唇齿磨蹭的间隙夏油问五条,“要是一直都站在玄关,我也会累的。”
“……”
夏油不等五条回话想把她推搡着回卧室,不料五条轻轻伸手抵住了夏油搂着她的肩膀。力度不大,但对于和五条相处已久、熟知她细枝末节的夏油来说,他敏锐地察觉到这就是五条在拒绝他。
还没有什么能让五条拒绝他——
重要的事情。
夏油慢慢松开五条,心中已有不祥的预感,如同梅雨季蒸腾的暑气,从地表到天空,渗入每一个毛孔。
五条神情略微躲闪,她低着头、垂下眼睫,眼波不停在她自己身上和夏油周遭的一切流转。她本身美貌,那双眼睛更是奇异非常;她用美貌俘获夏油的好感,那眼睛更令夏油心动,可她现在越是动人,就越让夏油的心底隐隐不安。不过他一向善于隐藏自己,因而只是做了吞咽的动作——像他惯常的那样,表面仍然是若无其事,等待着五条向他张开嘴唇。

“杰,喜欢小孩子吗?”

问出来了,居然是以这种语气问出来了。话音落下的瞬间五条就有些不好意思似的低下头,羞涩的神情与当初袒露心意时的模样如出一辙——那时的夏油不带犹豫地将她搂入怀中,回应了她的心意,如今的他是否也会这样做呢?
虽然有些贪心,但抱有这样的期待也是人之常情吧。五条如此想道。

“……”
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夏油下意识地想反问,他吸了口气,话溜到嘴边时他已想出了问题背后的真意。此前他从来没想想过“孩子”,他只想他的世界里有他自己和他身边的悟,只有他们两个就够了,他希望的就是每天和悟放学回来一起回到他们在外租住的公寓,摆脱高专那些陈腐老建筑,尽情享受作为现代年轻人的都市生活。他只想他回来——有悟,有悟给他准备的饭菜,和悟一起的温馨小家,他们在这里继续白天没有尽兴的话题,享受隐秘的、激情的、独属于二人的性爱。
这个世界理应只有他们两个人,只有他们两个人的隐秘的青春,不该有其他。

所以说孩子这种事,怎么想都太超过了。
无论如何,我与你都还是高中生吧?
况且这个时候提孩子是想怎样,是想让我为了你怀孕这件事好好肩负起父亲的责任吗?
电视剧类似的桥段里,这时年轻的父亲一般都会放弃学业早早进入社会打拼吧,悟完全不会往这方面想,毕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既然默认物质方面是不用操心的,那她想要的负责是什么?
是没日没夜的给孩子喂奶,还是不间断的小孩的哭叫,亦或是共同承担旁人异样的眼光?
想到这里夏油几乎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总之,若是五条的腹中真有了这么一条生命,真让她生下来可不是好主意。

9 Likes

好喜欢,期待后续!

1 Like

太喜欢了,坏男人!请保持这种风味的饭饭摩多摩多!

1 Like

告别之后再重看这篇有种微妙的平行世界既视感,但都十分好味~没有您这口饭我可怎么活呀:hot_face: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