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诅咒(幽灵夏x孕五|连载中,6.22更新至4)

Warning:原作向if线,完全摒弃原作走向的魔改之作,幽灵夏,ABO,怀孕,生子
Summary:死后莫名变成幽灵的夏油杰,发现爱人怀了他的遗腹子

连载中,反馈是我更新的动力哦

69 Likes

Part 1

夏油杰没想过自己还有再睁开眼睛的这一天。
他平躺着,周身空余冰冷僵硬之感。失去意识之前,眼中最后映出的是微垂的白色羽睫下那一抹悲伤的蓝。

所以自己应该是已经死了才对。

夏油杰的理智慢慢回笼,试图分析当前的状况,但惨白的顶灯让他一时间看不清太多。于是他想要去触碰周围,却猛然发现自己无所依托,像躺在一片虚空里,与一切隔绝开来,感觉不到身上的被单,感觉不到身下的床板。

他用余光看见一只白净修长的大手从侧后方伸了过来,轻抚上他的脸颊,摩挲了片刻。随后熟悉的雪白额发垂落,遮住刺目的顶光,笼罩下阴影。一个吻,印在他唇上。但这些对于夏油杰来说,都没能留下一丝一毫的触感。

夏油杰猛然坐起,身体径直穿过了五条悟,引起灵魂上一阵几乎微不可查的过电般的酥麻感。他得以轻松地操控四肢和躯干站起身来,回过头,毫不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仍然平躺在原地。准确来说,留在原地的那应该是他已经冷却的尸体。“夏油杰”四肢健全,行动灵活,而他的尸体缺失一臂,胸前豁开一个血洞。

夏油杰其人确实是死了,不知为何灵魂却留了下来。难道人死后的意识不会消弭,或者归于彻底的黑暗,也不会去到另一个世界,而是会像这样徘徊在世间吗?若不是无法触碰和影响身边的一切,也感知不到任何咒力,夏油杰几乎要以为自己变成了咒灵。然而看样子,他现在似乎是幻想故事里才有的那种幽灵,游离于现实世界之外,从五条悟毫无察觉的反应来判断,连六眼也无法观测到这种存在。

“悟。”夏油杰张口呼唤眼前的人,对方却只是低垂着眼帘,静静地梳开那具尸体染血的黑发,把梳顺后的长发拢起,绾出一个半扎的丸子头。然后五条悟开始擦拭尸体上的血迹,表情和动作一样平稳,只有嘴角紧紧抿着。

“又瘦了好多啊,杰。”终于结束手中的工作,五条悟徐徐叹出一口气,有些落寞地对着无法给予他任何反馈的尸体说话,“本来私心想给你穿高专校服的,但是你估计不会乐意吧。所以我去取来了你的袈裟……”

这种感觉太过怪异,看着挚友也是挚爱为自己整理仪容,看着那双澄澈的蓝眼不再被绷带遮住,就此直观地流露出许多情绪,夏油杰多么想要回避,本该轻盈的灵体却像生根般伫立在原地。他看着,默默咀嚼这些如同诅咒一样让人无法超生的感情,没有再试图呼唤或触碰五条悟,夏油杰已经很清楚自己的现状,明白这些尝试都是徒劳。

五条悟正在为那有所残缺的尸体披上与自己同名的袈裟,他的动作在安置空荡荡的袖管时出现了片刻迟疑,撅起嘴似乎在思索这种情况下正确的穿法,随后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低下头很浅很浅地笑了一下,继续将袈裟穿好,把衣领捋至妥帖。夏油杰不愿自作多情,但他知道那笑容代表着他们十年间共度无数次的欢爱后的清晨。

一见面就冷着脸的大猫必然会在夏油杰怀中逐渐软化,偶尔也会在Alpha意欲趁着夜色溜走时强硬地箍住他试图抽离的手臂,紧紧挨着人躺下,把修长的四肢都缠到人身上。多数时候,他们总有一方早早起床离开,而在少数他们相拥着醒来的时候,当熹微的晨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洒进室内,夏油杰就能闻着Omega平和而甜蜜的信息素睁开眼睛,看见五条悟朦胧的睡眼和扑闪着缓缓抬起的白色睫毛。有时他们会在早晨再来一发,有时只是对视着交换一个浅浅的早安吻,随后收敛一切缱绻的、眷恋的表情,背过身各自起床。

有一次,五条悟突发奇想,圆睁着猫眼目不转睛地看夏油杰更衣,看着看着,就开始上手扒拉他的袈裟,强行将夏油杰穿到一半的袈裟扯得乱七八糟,接着又跪立在床沿,像是给丈夫更衣的妻子一样,有模有样的帮他把袈裟重新穿好。于是就像有了某种仪式感,他们心照不宣地在每次一起过夜之后重复这个习惯,扮演一对正常的AO伴侣,然后在迈出居室的那一刹那变回敌对的陌路人。

或许一开始就不应该藕断丝连,保持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好在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希望还不算太迟,夏油杰这么想着,悟一个人就可以过得很好,但愿他可以尽早向前看,去除标记,迎接新的生活,甚至是,建立新的恋情,拥抱新的人。

不确定灵魂是否保有特殊层面上的味觉,但夏油杰确实在自己口中品出了某种苦涩。他还来不及仔细体会这感受,就如同被真空抽走般拽离了此地。下一秒,在高速移动中身心都几乎被拧成一团的幽灵先生又稳稳当当落在了覆有薄薄一层积雪的山坡上。夏油杰抬眼望去,一袭黑衣的五条悟正横抱着身着袈裟的尸体站在不不远处,目力所及之处唯一的活人,看着却比死人更似鬼魅。那苍白的皮肤和发丝几乎与雪景融为一体,天地以肃穆的黑白两色铺就而成,唯一永远明艳的,是六眼中寂静燃烧着的蓝莹莹的火。五条悟俯身,将怀中的重量转交给早已准备在地上的棺椁去承托。

所以为什么是棺材和墓地?咒术师的尸体可能带来无穷隐患,通常是交由高专医师解剖后火化处理。五条悟难道不明白这些吗?不可能,悟一定知道得比谁都清楚。但他没有把特级诅咒师的尸体交给硝子,也不准备实施火化。他明白其中的风险,因此将落葬一事瞒过了所有人,没有请来任何一个入殓师、礼仪师,抑或法师,一切都由自己亲力亲为。

下一步就该合上棺盖了,五条悟却伫立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作,只是垂头看着夏油杰即将告别光亮长眠于棺内的尸体,像是要把夏油杰最后的样子拓印在脑海里一样看着。这里太荒芜寂寥了,时间仿佛也在此停滞下来。不知过了多久,五条悟终于蹲下身,仔细用手指描摹了一遍爱人的脸庞,才平静地抬起棺盖轻轻合上,用无下限裹起沉甸甸的棺木,将其送入已被挖开的土坑底部。

泥土扑簌簌地落在棺木上面,一点点填上那个坑洞。尘埃落定,徒余一座无字碑孤零零立在那里。或许是为了隐藏一份不可言说的私情,或许是不知如何对夏油杰的一生做出恰当的评定,五条悟没有在墓碑上留下任何文字。

天上又开始飘雪了,像是要先掩埋再洗涤什么似的,很快在土堆和墓碑上铺起毛茸茸的一层洁白。五条悟从教师制服口袋中掏出绷带一圈一圈缠上眼睛,饱含复杂情绪的那抹湛蓝被完全遮住。他不动声色地开启了无下限,将落雪和身上沾染到的泥土都隔绝在外,而后轻快地拍了拍手,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拜拜啦,杰,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哦!”

五条悟合掌发动了瞬移,以灵魂体旁观全程,却无法有所作为的夏油杰像轻飘飘的风筝一样再次被卷入术式,一人一鬼消失在了这一片空阔荒芜的无名之地。

TBC

101 Likes

好期待后续!!老师把五条那种未亡人的感觉写得好棒,我看着好想哭呜呜

5 Likes

等不及了好喜欢这个设定:triumph::triumph::triumph:

好喜欢TT塑造的好棒

好喜歡阿

哇好喜欢这个设定: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好想看后续啊

看着看着就很想哭了:smiling_face_with_tear:就算再怎么明白,到真的要面对现实要失去的时候还是很难过啊

Part 2

夏油杰以为五条悟很快便会预约手术去除标记,但五条悟却像忘记了这件事一样按部就班地继续上课、出任务。只不过,五条悟这段时间以来一直住在教职工宿舍,不知道是不是在回避些什么,他没有再回过自己东京市内的豪华公寓,那个留下过许多缠绵痕迹和回忆的地方。

当然,将五条悟的行踪了解得这么清楚,并非夏油杰本意,他也不愿像个怨夫的鬼魂一样时刻盯着五条悟。幽灵先生尝试过离开五条悟身边,他想去看看家人是否安好,尤其是想看看让他最放心不下的菜菜子和美美子。但每当夏油杰离开五条悟达到十五米,便会被无形的屏障挡住去路,而一旦超过这个距离,他轻飘飘的身体就不得不随着五条悟的移动被扯来扯去,像是什么拴在人身上的小狗气球。

最初以幽灵形态醒来时,夏油杰也质疑过死后世界的运行原理,是所有人死后都会化作对现实世界无法产生影响的幽灵,还是只有出于种种原因无法超生的灵魂会被留在世间孤寂地游荡。然而假如幽灵是能看见其他幽灵的,这两种揣测就都不成立,因为在跟着五条悟来来去去的过程中,夏油杰发现,自己是所到之处唯一的幽灵,不出意外的话,似乎也是这世上唯一的幽灵。

被困住了啊,连死亡也不是解脱,能够目睹却无法干涉,无人知晓自己的存在,也无从与他人交流。鬼魂既然已经处于死亡状态,就没有办法再死一遍,而一直这样下去永世不得超生,或许正是对自己生前所犯罪孽的惩罚吧。夏油杰深知在找到任何改变现状的途径之前,他不得不接受事实,做好准备与焦虑、担忧和无力感长久相处下去。

与此同时,五条悟早早去了一趟盘星教,发现那里人去楼空、残党寥落,只收编到米格尔一员战力,也没有找到夏油杰的两名养女。回来之后,他就联系了冥冥。

“喏喏,这是照片,还要麻烦冥小姐用术式帮我探查一下这两个女孩子的踪迹啦。”

“嗯…是熟面孔呢,在前段时间那场大战里见过的,”冥冥意有所指地撇唇一笑,看向五条悟,问道,“让我的乌鸦找到她们之后,是要做什么呢,需要将她们作为逃犯抓捕吗?”

“不用那么麻烦哦,只要在发现她们的位置之后,让乌鸦桑把这个咒具悄悄贴到金发女孩的兔子形状手机壳上就好啦。”

五条悟打开钱包夹层,用手指捻出一张散发着微弱咒力的透明贴纸,撕掉背面的静电膜,随手将有粘性的那一面小圆片按在了桌上的甜点盘边缘,波纹状的流光在瓷盘表面蔓延开了一瞬,转眼间贴纸的形状如同未曾存在过般消失了,其上携带的咒力也溢散出来洄游到了五条悟掌心中躺着的静电膜之内。

“现在这个侦查装置,就已经融进它所吸附的物体啦,经过这个物体的咒力强度、释放目标和源头所在,都会被及时汇报到我这里来。”

见冥冥饶有兴味地托起下巴,端详那个看似普普通通的甜点盘。五条悟轻快地解释着,顺手用小勺刮走盘子上最后一块奶油喂进嘴里,接着伸出两指在盘边一抹,收回手时指尖已经再次捏住了那枚贴纸,将其递给冥冥。

“五条先生将咒具的原理解释得很清楚,但是却对关注这两个女孩的理由和目的只字不提呢…不过这也不是我该过问的。”冥冥低头看了一眼亮起的手机屏幕上弹出的银行卡入账信息,语调轻柔地说道。

“嗯,我相信冥小姐是值得信任的,也是合作很多次的老熟人了呢,你但凡接下委托,都会尽量密不透风地办好,对吧对吧?”

“那是当然,要对得起金主嘛。那么,这次也合作愉快~”

冥冥端起剩下的半杯咖啡最后抿了一口,从椅背上拿起大衣穿上,朝五条悟挥了挥手,率先推门离开了甜品店。

五条悟则招呼来服务员买单,并请对方帮自己打包一份新的芝士蛋糕和两枚大福,而后收敛起笑容,坐在椅子上静静等待。遮住了双目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让人看不透他正在想什么。

悟是怎么想的呢,找到菜菜子和美美子之后,他又会怎么做?无奈充当漂浮幽灵挂件的夏油杰徘徊在桌边,心情复杂。他其实也希望悟能把菜菜子和美美子带回高专,哪怕她们会因为原先诅咒师的立场,不可避免地面临一些更严苛的管束,甚至是在高层的压力下不得不进行一段时间的义务祓除诅咒的劳动。但至少,悟会看管住她们,保护这两个孩子免受威胁和伤害。

可是,菜菜子和美美子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吗?虽然悟因为与自己成番的关系,或多或少也同菜菜子、美美子打过几次照面。作为与最恶诅咒师极为亲近的养女,菜菜子和美美子也很清楚那位咒术界的最强,与她们的夏油大人有着什么样的隐秘情史。然而两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该如何面对五条悟杀了她们最爱也是最依赖的人这一事实呢?夏油杰是心甘情愿死在五条悟手里的,这已经是他所能想象到的,对他而言最仁慈的死法了。可菜菜子和美美子不一定能理解,更不可能不怨恨悟。让她们跟悟接触,对双方来说都会是一种伤害。

夏油杰没有为此忧虑太久,因为没过几天,冥冥就发来了已经完成委托的消息。五条悟只是爽快地动动手指将尾款打进了冥冥的账户,便再未对任何人提及此事,也没有亲自去找菜菜子和美美子。当时从贴纸咒具背后揭下来的静电膜仍然躺在五条悟的钱夹内,六眼能够随时观察到其上的咒力波动,但他没有不管不顾地直接去到女孩们的藏身之处,把她们强硬地监护管束起来。悟恐怕也是考虑到了菜菜子、美美子的心情,只是监控她们的咒力输出,确保她们没有再继续从事诅咒师活动,明目张胆地犯事甚至杀人。就像对待其他“夏油余党”的潜逃行为一样,最强咒术师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曾几何时,五条悟不是善于考虑别人心情的性格,以他得天独厚的出身和能力,在各种方面确实也无需花费心思考虑别人的心情。因此平时表现出来的粗枝大叶,不是他刻意为之,而是习惯了如此。悟已经尽他所能,细腻地对他看重的人给予了恰到好处的关心,与此同时并不过多施加干涉。夏油杰自己曾经也受益于此。现在悟的这份温柔,又默默给到了他的两个女儿。

TBC

99 Likes

想看后续(敲碗) 悟真的好温柔啊 :melting_face:

2 Likes

好期待后续诶

蹲蹲蹲蹲蹲蹲

蹲蹲!!

好溫柔啊悟:sob::sob:現在還沒有到懷孕,好好奇傑的反應啊

2 Likes

啊啊,寂寞的感觉已经出来了,但是悟真的很坚强啊,成长太多了

1 Like

蹲蹲蹲!

蹲蹲!!好喜欢!

呜呜呜好想看这篇的后续

老师期待后续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