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の幽霊/原著向意识流 by岑瑜cy

冲绳,水族馆。

理子妹妹想自己逛逛,我跟悟就坐在馆前台阶上,一人一瓶汽水,说好听点算谈天说地,不好听点就是瞎扯一些事来分散疲惫。

我们谈到天元大人,谈到夜蛾校长布置任务时的亢奋,讨论给硝子还有灰原七海他们带什么伴手礼。和果子?豚骨拉面?豚骨拉面还是自己来吃本地现煮的更好吧?和果子…悟,那绝对是你全部吃了,硝子和七海绝对会把他们的那份让给你。苦思冥想,没有结果,暂时放弃,我们谈到理子的未来,我说如果她不愿意,我们其实可以给她所谓“理想的生活”。悟很赞同,她想看一辈子鲸鱼小丑鱼都没问题。你不会很累吗?不会啊,到那时谁还把六眼放在这种小鬼身上,太给她面子了。

悟确实很给理子妹妹面子。他很久没有合眼。据他所说,其实只要一直补充高热量的甜点就没问题,可是他眼下的青黑一点也说不了谎。我说,你还是多去睡一会吧,我多放几只咒灵当监控用算了。他仍是很固执,你可以多放几只咒灵,但六眼不能关。多多益善,但六眼是底线,我拗不过他,也只能叹气摇头。他又更加不满了,杰像老妈子一样,不是说分散注意力吗,怎么又说到这个破六眼上了,杰混蛋。然后他又开始闹。

好了,别闹了…五条悟!他伸手揪了我的刘海。
五条悟!我一手把他的脸往上推。
夏油杰!他把我的头发完全揪乱了。

很好,我们丢脸丢得有名有姓,来往的人纷纷礼貌地给我们退让了一块空地。

我在理我的头发。你还真是精力旺盛,我不由感叹道。所以杰根本就不需要担心我啊,他笑嘻嘻地擦着身上汽水流过的痕迹。我们靠着墙,等着理子。夜幕缓缓降临,我们的视角并不能看到非常壮观的海边夕阳,我们只看到小贩拉着各种夜灯走到水族馆门口。杰,你看,水母。悟说的是一种做得很像水母的半透明夜灯,非常有特色,也难怪它一下就被悟看到。我买了两个。

悟问,你很喜欢?我摇了摇头,理子妹妹可能会很喜欢,等她出来就给她。

那另一个?

我觉得你可能喜欢,毕竟看到那么多小摊小贩,看到那么多夜灯,你最先认出来的是它。

他提着灯看了很一会,盯到我以为他非常非常不想要这个灯时,他居然很高兴地提着灯去前台买票。我们去看水母吧。我听出来了,这不是请求,而是要求。他拿着两张票和水母灯大摇大摆地朝我走来。

五条家的日常礼仪教学什么时候能提上日程?每次看到他这副样子,我都很想字句铿锵地问这么一句。

我跟着他进到水族馆中。

刚开始没进去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玩性大,分神去看这些海洋生物多少会影响对敌人的防范,现在进去,他只是跟我解释道,说不定离理子更近会更省力一些,更何况,不是还有杰在嘛。行吧,我多放了几个咒灵。为了不浪费更多时间和精力,我和他直接来到水母馆。可以称之为震撼了,别个场馆都是人造光线,这里则是不同种类的水母在点亮这片海底星空。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很安静。

这是渺小的人类面对瑰丽自然的虔诚和敬畏,即使那些生灵更加微小,但它们汇聚、凝结与再度散开,就如宇宙大爆炸一般,在无垠大海中创造出另外一个宇宙。

悟也愣住了。

所以我说啊,那些人总是把他捧得太高,什么六眼神子啊,什么咒术界的希望啊。他可以做一个感叹星空的普通人,也可以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因为他是五条悟,因为他只是悟。

那盏夜灯做工真的很精良。微微灯光丝毫没有打扰到这片浩瀚的宇宙。像一颗星星,被他捧在手里,落在他的眼里,也闯入我的眼里。

你…要把这东西放生吗?我指了指他捧着的水母灯,忍不住打破了这种平静。

他没有生气,反而是笑了笑,好啊,怎么放生?

去海边,游到深海,再把它放走,以免它蛰到不幸的小鬼们,说不定它还会用那剧毒的触手跟我们道别。我强忍着笑,跟他颇为认真的解释道。

那我们走吧,去海边,游到深海,等到要溺死,我们就把它放生,它不好好跟我们道别,我们就把它做成醋渍海蜇。

好,好。我们这就去到海里。

就像失去理智一样,像喝醉的大人,像不谙世事的孩童,我们没有怕入侵者,我们也没有怕深海巨怪。我们要前往的是星空,我们要带一颗星星回家。

悟也没有解开他的术式,我们依然是疲倦的,甚至还在为我们的疲倦添油加醋。但是我们还是去燃烧。对,燃烧。将脚放在浪花里,就像回家一样。天色已经太深太深,理子妹妹已经回去了,我们都感应到了,她估计还在路上骂着我们。

悟,什么时候你的术式,或者我的术式能够强劲到千里追踪,能听到理子妹妹的话就好了。我向他开着玩笑。当然可以,会有那么一天。他非常自信且自然地回答道。

那好,会有这么一天的。因为,我们是最强。 对,因为我们是最强。

我们越走越深。脚掌已经完全没在淤泥里,有种难以言喻的舒适,还是那句话,就跟回了家,落叶生根,仿佛我们生来就属于这片海。不对,仿佛我们生来就是这片星空的。他拿着那盏灯,盯了很有一会。很好,他应该是意识到那个提议有多傻了。我正要提醒他再不走我们就要被潮水淹没了,他却突然拉起我的手,径直冲向海水深处。

我没想着挣扎。海水以我们为中心荡开箭形涟漪,像迁徙的雁群。的确,这个夏天过后,就是秋天了。馒头、和果子、羊羹都是应时的甜点,悟应该会喜欢。海水逐渐淹到胸膛,开始压迫我们的心跳时,悟把水母灯放下,它的触须就在水里漂浮,就像是真正的水母一样。他没有下一步动作,我们就静静的看着触须随浪花漂流。

杰,你觉得等一会,它是向上飘,还是向下沉。

向上吧,它会给别的水母指路的。

我感觉是向下……最暗的地方才有它的伙伴。

试试不就知道了?

他又变得果断起来。松手,半球状的身体在水面上静静流浪。你看,我说吧。我跟他一起望着这没有目的地的流浪者。悟又向前走了几步,水马上攀上他的脖子,我不信,我们跟着它一起。衣服全都浸湿,也如触须一样在水中漂浮。终于,如他所愿,水母渐渐沉下去,灯却未灭。我们深吸一口气,潜到水底。没有淤泥,没有其他的发光鱼类,我们由水下看向天空,若隐若现的波纹是流云,透明水母中的微微灯火便是星光。水母停在了我们中间。我歪头。

蓝色的星光。

他也看向水母。我则看向他。我微微靠近。透明水母上,我吻向蓝色星光。一个小小的气泡冒了出来,似乎是他吐向水母的,透明的身体与我贴得更紧,睁眼,他也吻了上来。海水不再压迫心脏,而是带动着水母和我们呼吸。每一次浮动,呼吸变得有形,心跳也变得可感。

水渗入了水母的身体。萤火渐隐,沉下去,去寻找它的伙伴。

十指相扣中,我们真正地相吻。

夏油杰,那口气你不及时渡给我,我可能要死了。我们走上岸,他对我这样说。

相信我,我不会让咒术界有这么一大损失的。

你看,海的幽灵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水母,是以水为母的孩子啊。

星星也回到了他的夜空,不是吗?

我也要回到海水深处了,我会无数次把你放回星空的。在最暗处,我会找到我的伙伴,你一直猜得很对。

悟,回去吧。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