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的自我拯救系统

是想拿头像框的产物,同时因为想看长篇无限流但作品太少了最终把自己脑的趴写了出来。文笔很烂抱歉,但是世界观背景设定我几乎都圆满了,第一个副本也想好了,但确实实在写不动了,就先丢一截出来吧。
~代表弹幕内容

其实是没有什么痛苦的,被自己的挚友用茈杀死,不痛,也没有遗憾,或许还是有点不甘。

死的感觉……身体仿佛沉入深海,浮力徒劳地化为身边的泡影,不断下沉堕入黑暗。结果下一瞬就感到身体一轻,耳边响起了一阵系统女声:欢迎来到“最强的自我拯救大冒险”我是您的专属服务ai250。

夏油杰:什么小说套路?还有取名250真的好吗!

250:这不是小说,请正确认识本游戏。系统检测到您的生命体征消失,大发慈悲地将您拉入本游戏,给予您自我拯救生命的二次机会,赢得游戏就能看广告30秒复活,怎么样感不感动,惊不惊喜?

夏油杰:所以干嘛拉我,我一点都不想复活。

250:此话怎讲。

夏油杰:哈?为什么要告诉你。

250:……你并不喜欢你的世界?所谓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的中二儿童?

夏油杰:……累了罢了,所以我能不参加吗。

250:不能,小统子我还是要完成KPI的。

夏油杰:关我屁…事字未出口,夏油杰就眼睁睁地看到自己的视野栏左边出现了一排排弹幕。

~这次几个新人啊,哎哟这小伙子眼睛挺小,长得倒帅气。

~确实高颜值的小哥哥呢,希望能活下来

~哈哈哈别抱太大的期望各位,你看看这次的副本,新人存活都不好说更别想完美通关了,新人多半折在这里了

~别这么说我支持这位小哥哥他一看就很猛,不过衣服是袈裟吗?出家当啥和尚啊帅哥。

~额,你们看那是谁。

~这白毛,难道是那位。

~就是那位。

~别那位那位的,那位可是有名字的。

什么那位什么乱七八糟的,夏油杰一挑眉,闲来无事,那就凑凑热闹看看这个退不出的游戏吧,夏油杰环视四周,现在是处于一场空旷的黑色空地,而头顶有巨大的血字——参与人数5/10,正在匹配中……而周围确确实实还有四个人,看来这些就是系统说的玩家了。

就像以前悟经常带自己看的那些无厘头的无限流,主角开局身边的队友总有些崩溃怀疑人生的,口头颤颤巍巍地问着是在拍节目吗,我在做梦吧。

哈哈哈,虽然夏油杰也觉得这样的展开很魔幻,但并不妨碍他嘲讽这群猴子的胆怯,都是些不敢面对现实只会哭爹喊娘的废物。而在这群鬼哭狼嚎的猴子中间,那位鬼鬼祟祟背蹲在墙角的可疑白发男子反而显得眉清目秀,意外正常。但是啊,又白又亮的头发都拖地了!这么干净的颜色你怎么舍得弄脏它!

夏油杰有些悲痛地想着,可能是前铲屎官的洁癖又犯了。

或许是盯着那长发的眼神太过怨念,那人转过头来,熟悉的脸庞与眼罩裹挟着冰冷的气息,就像高专上学第一天,迷路的夏油杰在樱花树底下捡到一只同样迷路的小猫一样,他转过头来,冷眼看着眼前人,但是双方都知道,命运齿轮已经开始转动,在那漫天飞舞的樱花中,在这死后莫名其妙的游戏里。

哈哈我和悟是真有缘分啊,夏油杰不乏自嘲地想着,最终还是不由自主地端详起那人来。

悟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留了好长的头发,身上穿着神社的巫服,这巫服倒是称他,经典白红配色硬是被他穿出雪中一点梅的艳丽,但偏偏神色冰冷,如同神祇般神圣容不得半点玷污。那张脸,夏油杰认真的描摹着心上人的长相,还是那么精致漂亮,就像上帝的恩赐,每一处都是女娲落下的妙手,每一处都是如此值得亲吻。

明明,他理应恨他,亲手夺了他的生命,否定他的意志,撕碎了他的大义,但是,夏油杰又怎么会生五条悟的气呢。悟的选择都是有意义的,我会肯定他的一切。

夏油杰还在发愣呢,眼前突然飘出一只白嫩而骨节分明的手。

“喂,怪刘海,我是一个脆弱无助的盲人,你是不是该向我伸出援助之手?”那人歪头笑着,带着狡黠的神情,向他伸出手,一如初见。

五条悟承认自己蹲在墙角确实是为了躲避那些新人烦躁的哭声,当然也是找个地方打字和自己直播间的粉丝聊天。

~开屏见猫总美颜暴击
~我草,团子猫不是说近期不下本吗,怎么嚯嚯到这个本来了

~呜呜团崽我的宝宝,今天也要开心玩

~团子猫来这个本了?今天单推还是带队

~猫总今天不会是接了委托带人的吧,我出高价,带我

~团崽有没有特别看好的新人啊

~这个本被团子猫乱克,看来会很没意思

~没意思别看,自己右上角叉出去

【主播】团子猫:今天大概率单通吧,那些人哭得爷烦

【主播】团子猫:怎么有个怪刘海一直盯着我啊
~我草主播不是遮着眼睛背对着人群蹲墙角的吗,他怎么看得到

~新粉?猫总有一双特别的眼睛,有点类似x光

~团崽被坏人盯上了,小猫咪会被坏人吃掉的

~明明团子猫这个发色打扮确实很显眼吧

~哈猫猫回头,你们看到那个人眼底的惊艳了吗

~怪刘海好像愣住了

~废话,即使没露眼睛,团崽的美颜暴击不是人能抵抗的

【主播】团子猫:他的眼神好吓人

~啊怎么会,我觉得挺纯良的

~明明温柔得都拉丝了

~这么一说确实,好温柔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位故人

【主播】团子猫:不是的!虽然我确实超好看,但是他盯着我的视线太仔细了,不知道怎么描述,反正当我这样看一个人的时候,我一定思考的是如何完整剥下这个人的皮而不损伤一点肌肉。猫猫重拳jpg.

~有点吓人的发言呢,团崽

~不愧是猫总呢

~小猫咪哪有什么坏心思jpg.

~没事团崽,他看得挺温柔的,不会剥你的皮

~他也是个新人吧,挺冷静,蛮难见的

【主播】团子猫:我决定了,我要摆烂让他带我

~?

~????

~??????

~没见过的团子猫作精增加了

~帅帅的怪刘海也太惨了

~怎么就怪刘海这样喊起来了

~团崽团崽,你真的去当崽了啊

【主播】团子猫:才不是呢,老子可是最强的!

为什么要闲着没事去戏弄一个陌生人?其实五条悟也说不清楚。但是与这双狭长的小眼睛对上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他们是因果是解不开的缘。就如粉丝所知,他有一双很好的眼睛,他能看到很多东西就比如此时此刻,一条沁满鲜血的红线绕住了两人的脖子,红线死死勒住了那个人的脖子却只是轻哒哒得环住自己的脖颈。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因缘线!

这可太有趣了!怎么能错过!

超高校级别的行动派团子猫!出动!

猫猫主动向铲屎官伸出了爪子发出邀请。

“我拒绝。”夏油杰说。

五条悟震惊,怎么可能有人能拒绝他!怎么会有人拒绝他这么好看的人!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于是夏油杰就看到那人紧紧抓住自己的手,颇为委屈得叫着:“嘤嘤嘤你见死不救,人家掉小珍珠了,知不知道我一个盲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人家好难的呜呜呜……”

明明就是瞎作精,夏油杰一眼判定。

笑话,他以为他装装可怜就能让自己心软吗?他夏油杰怎么说也是养过一辈子猫的人,这点闹腾劲儿完全不够看。况且他拒绝五条悟是完全理智而正确的。他现在的疑问其实很多。

第一点,游戏既然无法退出的话,在游戏中出局的人会怎样?毕竟按系统的解释,能参加游戏的人都是已经死亡的,无论怎样的惩罚对玩家来说都该是不痛不痒的。

第二点,直播系统的存在能带来什么,赚钱?那就是说此游戏是有金钱系统的,而金钱又能带来什么?

第三点,游戏系统……对的直到现在,夏油杰对游戏该干什么居然一点信息都不知道,这游戏的新人指导也做的太烂了。

第四点,现在面前的人,并不是他的悟,这是死后的游戏,悟不可能刚把他杀了就自己殉情了吧,而且这个似乎并不认识他。或许这是另一条时间线的悟?

总之,这样无知的情况下,还有一个一看就是在作怪的悟找自己组队……好吧,和悟组队并不是坏事,其实夏油杰就是一时半会不知道如何面对那张脸,毕竟刚不久前那张脸上还充满着眷恋温柔与毫不留情得决绝,然后一发把自己送走。

“求求你了嘛,这位哥哥,带带我吧。”夏油杰感到自己的手被抱住,有毛茸茸的东西在蹭着自己的手。一看是五条悟正抱着自己的手用脑袋蹭啊蹭。夏油杰深吸一口,内心默念着甩开他吧,别在跟他纠缠了,上辈子还没缠够吗……然后一手摸上了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瓜。

他仍然不能拒绝这样的悟。

“好吧好吧我同意了。”夏油杰把人扶正,多少有些无可奈何。“认识一下吧,我叫夏油杰。”你呢,你仍然叫五条悟吗。

“谢谢大哥哥,你的刘海真怪。”五条悟笑嘻嘻的“叫我悟吧!”

你装盲人装像点啊喂!怎么又是一来就盯上我的刘海,是不是已经忘记自己在装了,业务能力堪忧啊。夏油杰继续微笑。

“很高兴认识你,余生请多指教!”五条悟开心得比划了一个耶。

这话怎么说的他们后续还要纠缠好久一样,夏油杰有些纳闷,而盘亘在两人间的红线,似乎松了松快勒死夏油杰的力道。

夏油杰看不见,但是五条悟看得一清二楚,他有个猜测,也只是猜测而已。

或许,自己是为他而来的。

tbc.

26 Likes

救命好喜欢这篇 有生之年还有机会看到吗——————

1 Like

老师还记得这个吗?老师(╥_╥)(╥_╥)

好吃好吃…老师我有生之年还能看见更新吗:pleading_face:

  1. 五条悟暂时抛开这些有的没的,虽然他不觉得这次副本会对他有任何难度,但毕竟是未玩过的本嘛。而且这次还有这个有趣的新人在,可不能把人浪没了…

~团崽怎么朝野男人撒娇,妈妈不同意
~就算是个帅哥也不行!
~我刚刚去怪刘海的直播间看了一眼,他居然关了弹幕……
~哈哈哈哈,一般人不该紧张地朝弹幕询问状况吗?
~哈哈哈可惜新人弹幕好心人真的很少,乐子人偏多,多数看新人的除了挖掘,其实就是想看新人卑微跪下向他们求援吧。
~毕竟之前有卖肉先例嘛…怪刘海还是个帅哥。
~喂人家叫夏油杰啦,别怪刘海怪刘海的叫着。
~好了,专注猫猫专注副本,别提外人。

夏油杰确实一早就关了弹幕,他现在没有任何心情去看猴子们说话,也不认为弹幕真能起到什么决定性作用。他现在更关心的,是这个游戏,还有面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挚友…

系统:匹配人数10/10
匹配完毕,游戏开始
副本:景苑村
生存难度:3星
挖掘难度:4.5星(未解锁)
任务:存活至婚礼结束
PS:有隐藏任务

系统提示音刚结束,原本四周为黑的场地,就像全息投影般突然将四周填上色彩。一个热闹非凡的村庄活灵活现地出现在大家眼前。

一位穿着年轻的小伙子走上来,笑吟吟地接待各位:“大伙就是从市里派来参加我们盛典的考察员吧,今天由我来接待大家,大家可以叫我小景。”他边说着边开心地摆摆手,让大家跟来。

NPC做的挺真的,夏油杰想着。

“请问我们真的不是在参加节目录制吗?”是一个短发的女孩瑟缩地问到。

小景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说到:“各位是来参加我们的盛典的,不是节目。”

“你骗人!”那个短发女孩仿佛崩溃了一般大喊着,旁边一个男人拍了拍她的背。

“小姐,如果你是来妨碍我们的盛典进行的,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小景依旧非常温和地说道。但是眼神却向四周早已围过来的村民示意。

之前没注意到,但是现在村民围过来后,才发现除了衣服有所不同,所有的村民居然都长了和小景完全一样的脸!!几十双一模一样的眼睛不错地盯着你,当真是诡异。吓得那位短发小姑娘赶紧退后连声抱歉。

而村民们也不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个女孩,一时间空气都凝固了。

“可以给我看下你的镜子吗?”一声突兀地男声响起。

夏油杰不回头都知道是哪个显眼包。

几乎是整齐一致在场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那个白色长发男人身上。

“哇,这么多一样的人还真是吓人。”五条悟捧读着,“对吧,杰。”说完还特意还用手拉了拉夏油杰的袈裟。

几乎又是一同地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也不是吓人吧,就是看着怪诡异的。而且他只想吃瓜……“……确实。”夏油杰默了默还是回复到。

“对吧,明明是一个村子的人,却好像只有一个人存在,其他人该不会死光了吧?”五条悟继续大胆喵喵。

玩家里已经有想上去捂嘴的了,恐怖片的主角不作死就不会死,你这是问的什么话啊。

~来了每日团子猫劲爆发言
~他这张嘴怎么说,算了我用嘴堵上
~但按理来说,不触发死亡机制就不会有事吧。
~但可能会惹怒NPC,后果就非常惨了
~虽然这么说,团子猫过完的副本哪个NPC没发怒……

现场还是很安静,小景仿佛也被这不按常理出牌的问话给震惊到了。

“嗯?都不说话,那还是回到最开始的话题吧,能给我看下那个穿着夹克外套男人手里的镜子吗?作为考察员想观摩下你们的特产。”

什么特产?多数玩家一脸懵逼,但如果真正观察过四周,就会发现镜子可能不光是他们的特产,还可能是他们的命根子。

不光街边摊上就有十几家各式各样的镜子店,其他店铺的墙壁上也贴满了镜片,人影一晃就投射出无数道身影。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新型壁纸。

“当然可以。”小景僵硬地扯出一抹微笑。示意那个男人将镜子给他。

那是一面再普通不过的镜子。

里面的倒影也没突然和本人打招呼,也没有对着本人就开始阴恻恻的笑。

无趣。

但是,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吧。

镜子绝对是一个重要道具及提示。

夏油杰在旁边仔细观望了下镜子 ,镜子是挺正常的,但是他仿佛从镜子里听到了些什么。密密麻麻就仿佛好多人在说话。

但是下一秒这面镜子就粉碎在了五条悟的手里。“哎呀,看来质量不太好呢。”五条悟说着随手撒去了碎渣。

他用苍捏碎的,老实说他并不确定这样做会不会有特别严重的后果,但是……五条悟看着粉碎后也化为齑粉的血线,在此之前这条线刚刚已经密密麻麻得缠在那个短发女孩身上了,就差把头也再死死缠一圈。至少也说明了镜子确实能触发死亡条件。

至于惹怒NPC,嘛,那种事情,对无敌的五条猫猫来说都是洒洒水啦。

而且,五条悟看着即使这样也无声而寂静的人群,微微皱了皱眉。镜子这样重要道具被毁掉也没触发任何反常?

“悟,”夏油杰打破了寂静,他拉过五条悟的手看了看,好,依然那么白净。吓死他了,谁知道这个五条悟会不会无下限啊。

“诶,杰是心疼我了,我好感动啊!!”猫猫星星眼。夏油杰敲了敲他的头,向脸都快气歪了的小景笑了笑“抱歉,这面镜子我们会赔偿的。”

“都说了是自己碎的啦。”

“总之我们继续今天的行程吧。”夏油杰无视。

小景也僵硬地笑了笑,随手挥散人群,带着众人来到一栋民宿。很值得一提这一路上,几乎除了夏油杰外的所有人,都跟躲瘟疫一样躲着那个白毛。

五条猫猫不开心,开始大声喵喵。

“杰,你说他们是不是没有长眼睛啊,不然怎么躲着我这个超级无敌大帅哥。”

“杰你的怪刘海是故意这样留的吗?真奇怪诶。”

“杰你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吗,要不要我教你啊。”

……那张只有外表好看的小嘴就没停下过,虽然时隔多年听到悟的语言轰炸还有点怀念。但是,他现在真的有点混乱难以应付啊。他随手薅了薅吵闹的人,左思右想一番,在脑里呼唤出了系统。

夏油杰:系统在吗?
ai250:在的,亲。
夏油杰:你是24小时on call?是只服务我的吗?
ai250: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系统,会负责一些商城技能成就等事物。

商城?这个不意外,都有直播系统了,肯定得有商城来消费吧。

技能,其实刚刚夏油杰有偷偷运转了下咒力,运行地很成功。而这个游戏还会给人技能吗?

夏油杰:你能回答一些问题吗?
ai250:我只是个无助的系统,回答了什么不该答的问题就会被销毁!
夏油杰:……好吧,那就问问不涉及游戏剧情的问题可以吗?
ai250:好啊好啊没问题。
夏油杰:我旁边这个人,他是我认识的那个悟吗?
ai250:……你这个问题,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想让我死吗?确实不涉及游戏剧情但这不是涉及底层逻辑了!
看来这个游戏的选人逻辑也大有可为。
夏油杰:啊不可以吗,因为你说这是死后的游戏,我真的很担心我的朋友,我不认为他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我就大胆猜测这个悟应该不是我的世界的悟吧。
ai250:……他不认识你,但确实是一个人哦。

是同一个人啊…不太好的预感呢

“杰,你在问系统问题吗。”五条悟托着下巴打断了夏油杰的思绪。

“嗯,毕竟我还要带一个盲人小可怜嘛,什么都不知道可太不像话了。”

哦对哦,我要装新手让人带来着。五条悟幡然醒悟。

“不论有没有玩过,杰不会真的想要从系统那里得到重要信息吧,这跟你觉得直播间观众没用不是一回事吗?”五条悟说道。

夏油杰挑了挑眉:“你能知道我关了弹幕?”

“我眼睛超好的哟,我甚至能看到杰的弹幕的哭诉。”五条悟夸张地比划着,“作为一个主播可太不称职了哦!”

团子猫直播间
~嗯?难道直播间是可以在游戏里拜访的吗?
~楼上新粉?团崽的视力点可是点满了的。毕竟刚进来就自带sss视力
~对啊,我果然还是不能理解他们榜上的人花巨额积分点五官能力提升,那么多其他技能不香吗?
~格局打开,跟风大佬总没错。
~想跟风但没分谢谢。

“很重要吗?别人的提示,如果当成一个游戏的话,还是不要攻略自己过比较有意思吧?”

“诶!杰的想法是这样的吗。”五条悟笑盈盈着。“不会只是单纯觉得他们没用吧。”

很敏锐。夏油杰微笑,虽说现在已经不是在咒术界了,但果然还是不愿意跟这些普通人扯上什么关系。

这么说来,在这里根本不用坚持什么大义吧。

有点可笑啊,明明是付出了性命也想坚持的东西。

夏油杰有点自嘲地想着。

“感觉杰又在思考不得了的东西。”

“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啦。”

五条悟笑了笑:“这样啊,”然后抬头望了望前方“我对杰很感兴趣哦,但是现在,果然还是应该早点把这破副本过了。”

视野尽头出现了一座民宿,有其他房屋不同,这座民宿没有从头武装到脚的镜子,而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外观,偏偏在四周闪耀的镜子屋中显得特立独行,倒是有点怪异了。

“杰说好会保护我的吧”五条悟拉起杰的手有些可怜兮兮地说着。

“……嗯”

他们一行人陆陆续续进入,民宿内部倒是没什么新鲜的,非常朴素的装修,如果不是在游戏里,大概会是一次愉快的旅游体验吧。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进入民宿后原本出现了不少没见过的新鲜面孔,大概这些才是真正的村民吧。

小贾清点了一下人数:“嗯嗯,看来大家都到了,那我来说一下后面的安排。”

“欢迎大家的到来,我们村子计划下周迎来十年一度的盛典——镜鬼娶亲。如大家所知,我们这个落后小村庄是靠镜子出名来发展经济的,而镜子在我们心中也如守护神一般护卫着我们的幸福安康,所以每十年我们都会有一次这样的盛典来祭奠我们的神,相信大家看我们街道装饰也能窥探一二了。”

小贾笑盈盈着:“后面的时间我们不会给大家安排什么行程大家可以自由参观,单请务必遵循我们当地人的规矩哦。”

“已经为大家洗好房间了,大家大可以自行分配房间,饭菜也包好了,直接去民宿餐厅就餐就行。”

小贾向大家挥了挥手“那就不打扰大家了,有问题随时可以联系我。”说完头也不回地快速离开了 。

唯一一个不得不说话的NPC离开了,一时之间,空气也陷入了寂静。

“那按照惯例,我们就直接进入‘饭桌时间’吧。”最终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戴着朴实黑色眼镜的男人说道,“考虑到有些人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副本,我简单介绍一下。”

“游戏实质就是是否触发死亡条件,在这样一个不科学的世界中鬼怪杀人仍然是遵守规则的,当然也会有些例外,这就等看大家是否有命活着出去了。这个副本是没有的,毕竟是给广大新手玩家过渡的,生存难度不大。”

“然后就是我们常说的饭桌时间,其实是系统难得人性化给予的无敌时间,一般都是用餐时间,大家可以边用餐,边分享情报,讨论分工合作之类的。这个无敌时间是绝对性的,也就是说就算现在外面是群魔乱舞,到了饭桌时间也只能守着饭桌外面。”

那个男人推了推眼镜,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挥挥手就带着一众人去到了餐厅。

团子猫直播间
~今天某显眼包没有跳出来领队诶
~楼上忘了猫总现在是无知小萌新一枚了吗
~哦确实立了这个人设来着
~你们没看到吗,明明是猫碰到了毛线球,他现在玩着人家的丸子头根本不松手,根本没理尼曲寺的话
~猫玩丸子头,猫好,人不理猫 ,人坏
~尼曲寺那个最近突然上分特别快的新秀?
~诶是的呢,他带队感觉还挺靠谱的,可惜了这次没有啥萌新乐子看了。
~啊嘞这不一定吧,我倒是听过一些传闻……

五条悟确实在尼曲寺说话的那一刻起就抚摸上了丸子头,并且打开了直播间看他们唠嗑.

所以说杰就应该打开直播间啊,就算他们再没用解解闷还是可以的!

尼曲寺?五条悟迅速接受到信息,认不到,长得没杰帅,声音也没杰好听,无趣。

可是尼曲寺对五条悟可感兴趣了,试想传说中能单人通本,把鬼逗得团团转嚎啕大哭,并且长得还惊心动魄的积分榜榜一,团子猫,就在眼前,哪一个玩家会不心动。

不知道他是否愿意接受我的吻手礼,尼曲寺撇了一眼那双白皙的手。

不过如果有团子猫的话,放弃原本计划改为合作或许会更好?

“驳回, 按原计划行事。”耳麦中传来一个男人无波澜的声音。

10 Likes

说点不相关的,写文真的很需要自制力(),我本人是比较喜欢长篇正剧向,感情随剧情发展,可能会比较慢热,大概会出现很多原创配角,但是夏五一定是绝对的中心。感谢大家看我的烂文!

1 Like

老师啊,太好看了,终于更新了,坐等老师更新,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饭!!!是饭!!!

更新了!!!太好啦

少见的恐怖无限流:heart_eyes::heart_eyes:好有意思,不知道这个悟什么情况,不认识夏油杰,却是夏油杰认识的那个五条悟

期待后续

好会抓重点的宝宝,五的身份很重要,揭露也会比较晚

好吃好吃!期待了>▽<!!!

3
来到一张饭桌,众人坐下,刹那间万籁俱寂,周围似乎被一种气场所笼罩。

和帐还挺像的。

“那么,”尼曲斯笑着“考虑到我们这里有不少新人,甚至还有人还觉得不太真实,这一次饭桌时间就由我来主导吧,我一定会带领大家生存下去的。”

夏油杰注意到五条悟翻了个白眼。

尼曲斯也注意到了,但是他依然笑意盈盈。

“我相信大家并不需要像影视剧一样,傻子般不信邪去挑战规则来杀鸡儆猴。”尼曲斯说着
“所以请大家务必按照我接下来说的去做。”

“哈?不要。”是刚刚那个作死的好看白毛。

但让人惊讶的是,他身边那个狐狸眼男子也出了声“是啊,凭什么我们要按你说的做?”

怎么回事?尼曲斯偷偷翻阅了个人资料,团子猫叛逆就算了,旁边这个人明明是新人吧,在没有经验且群龙有首的情况下竟会出声拒绝?

“喂,眯眯眼”五条悟稍微坐正了身子,“你口头说着要带我们生存下去,但就连科普饭桌时间,都要隐瞒重要情报。”

“饭桌时间做的任何决定,做的任何承诺,都绝对要执行。否则就会死无完尸。”

“你连这样的信息都要隐瞒谁知道你又藏了什么心眼子呢?”

啊咄咄逼人的语气呢,尼曲斯有些慌张的对着五条悟说:“啊抱歉抱歉,我是稍微有些经验,但是其实不知道饭桌还有这样的规则。我们之前每个人都很好地完成了分工,确实不知道是有这样的惩罚的。”

“这位先生语气不要那么冲嘛,我也刚玩没多久,但是就因为我的一点无知就这样揣度我,真是让我难过。”

五条悟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他没有露出眼睛,但无端的,就是让尼曲斯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是的,规则是他有意隐瞒的,本来他想如果团子猫不揭穿,他就利用这条规则让身边的人去帮助他试探规则,同时有那么一两个违规死了也算是降低带队难度 ,他也能去好好地推剧情进度和隐藏任务。但就算团子猫揭穿了,也没关系,新秀新秀,也还是新人,新人都是会犯错的,不是吗?

尼曲斯也不再搭理他,敲了敲桌子,“无论如何,我们先干正事。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由我先来,我叫尼曲斯,是最近加入游戏的新人,因为表现比较优异得到众多公会的厚爱,很高兴与大家相遇。”

大家陆陆续续地做着自我介绍。这个本有10个人,但居然八个人都是新人。

“我叫悟,是个新手。”好吧 ,是九个新人。

夏油杰弯着眉眼打招呼“我叫杰,请多指教。”

夏油杰没有用真名,五条悟一开始向他做自我介绍时他就察觉到了 ,悟没有说他的真名,只单单报了一个字,说明游戏中,或许真名是不适合暴露的,但是真可恶啊,即使自己立马察觉到这点,在回复悟的时候还是没有隐瞒。

啊这么一说,他报名字的时候直播间能听到吗。

夏油杰难得打开了弹幕。

一时之间铺天盖地的弹幕涌现在眼前。

玩家250的直播间
~我去,帅哥终于开弹幕了。
~啊啊啊啊啊帅哥看我看我,后面还活着我可以给你打榜!
~都是群只知道看脸的女人罢了,呵呵。
~哈哈哈看脸怎么了我就是颜狗。帅哥就是让我心情好。

系统消息:玩家250直播间人数超过2000人,打破新手玩家开播最高人数,奖励5000积分。请继续努力直播哦!

夏油杰:为什么我是玩家250。
系统250:啊……我怎么可能知道呢,你说对吧。
夏油杰:……你明显知道。

算了正事要紧,名字应该是能改的。

玩家250:你们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啊?你刚刚不是自我介绍了嘛,杰哥。
~楼上真傻?他前面报名字糊掉的那次,明显暴露了真名,但居然一下子就察觉到了真名的重要性,真可怕啊。
~哈哈哈,我前几天买的小宠物就是不小心暴露了真名,这可怜啊,落得这样的下场。
玩家250:所以直播间是看不到的对吧
~是的呢,帅哥,直播间在报真名时会帮你糊掉 相当贴心。帅哥可不要暴露了哟。

在选择性过略掉一些弹幕后,弹幕还是没有自己想得那么无用的。

~哇,这边真是十分友善的弹幕环境啊,我去看了这局队友的直播间哦,那边非常非常的有趣,应该能看到不少骚操作,就算是团子猫也带不动
~楼上flag立得飞起,我家猫总最喜欢打脸了。
~这样友善的环境确实难能可贵啊,但是他是帅哥也就不稀奇了,这活下来可是大家的财富。

什么跟什么啊,夏油杰关闭了弹幕。

“好,那现在我给大家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尼曲斯说道。

“任务目标是存货到婚礼结束,也就是说婚礼应该就是我们的决战了。”

“而且现在临近夜晚,夜晚也算是副本的事故高发地了,所以现在分配房间非常重要。”尼曲斯扣了扣桌子,“当然各位找到自己的小伙伴也格外重要。”

那个前不久被五条悟救过的短发女生举起手来“尼哥,我可以和你一间吗?”

“安小姐,这恐怕不太好吧,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啊,”尼曲斯似笑非笑着,“而且这不就让另外三个女孩子不好分配了吗?”

安瑟琳目光炯炯地盯着他,在最初的慌乱结束后,这个女孩看起来冷静多了“我知道一些你感兴趣的东西。”

“诶?已经知道了,那分享出来啊,饭桌时间不就是为此存在的吗?”五条悟撑着脸颊,不是很在意地说着。

安瑟琳似乎有些小心地撇了他一眼:“知道不代表一定要说出来吧?”

五条悟摊摊手,随便你喽。

“那另外三位姑娘能委屈一下,住一间二人房吗?”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尼曲斯点点头,同时也朝安瑟琳比了个OK的手势。

“杰,跟我一间吧!”五条悟揽住夏油杰的肩,自然而然地蹭了上去。

夏油杰揉了揉他的头,算是默认了。

很快房间就分好了。

“然后就是明天我们每个人该负责的调查。”

“停, 我才懒得听从你个眯眯眼的安排呢,一肚子坏心眼。”五条悟站了起来,“喂,你们几个新人,存活都难了,就别跟着他调查了,只会给别人添麻烦。”

没有人回应。

“悟,我陪你离开吧”夏油杰也笑眯眯说道,笑话,让他听一个猴……陌生人指挥,想都不要想。

“好耶,我就知道杰会陪我!”五条悟双眼放光,脑袋上几乎能幻视出一对扇动的猫儿。“我要告诉杰所有我知道的东西,才不会跟某个小气鬼一样什么都不说呢!”

安瑟琳的脸色似乎更臭了一点。

“我会保证杰的安全的!不会像某个自大狂似乎啥都没看出来就兴致勃勃地出来领队。”五条悟继续说道。

尼曲斯觉得自己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了。

管他呢,五条悟拉着夏油杰强行离开了饭桌时间。

但是……

“悟。”夏油杰轻声叫到。

“怎么了?”

“我们还没吃饭呢。”

“…可是现在回去超逊的!”

夏油杰想了想,自己的袈裟里反正还有些喜久福。嗯,给养女带的。回房间后喂给猫吧。

两人在民宿晃悠,这栋民宿外面不像其他建筑一般布满了镜子,但其实房间里面仍然有不少。

是的他们已经去看过房间了,房间一走进去就能看到好几面落地镜,稍微走一走就带起无数的身影。

他们选了最靠里的房间。

传说中最不安全的房间。

“为什么选这里呢?杰。”五条悟问到。

夏油杰凝视着镜子,放上去一只手,镜子里的倒影也做着一样的动作。

“我能听见。”

“‘留下来吧’,‘不要走’,‘你们走不了的’‘救救我’”夏油杰慢慢地说道,“我能听到镜子在说话,就像……”

五条悟笑了,“事故多发地嘛。话说杰你这个能力有意思,你难不成还能听懂鬼说话?”

“大概吧,我没有试验过。我有预感,如果我们今晚住在这里,我们应该就能见到所谓镜鬼了。”

“杰原来跟我一样!!已经迫不及待去见那只超卡哇伊的鬼了吗!”

“多了解一下总是好的,而且……”夏油杰看看自己的手心,他总觉得,自己这次有可能,真的能开一场百鬼夜行了。

玩家250的直播间
~见鬼了,这两个人都是疯子吧,哪有人上赶着去见鬼
~楼上不就自己赶着见了吗
~你们别说,感觉新手杰哥可能一点都不简单啊,这个副本我进过,那个镜子什么时候会有声音了。
~天赋超好的新人一枚抱歉喽
~镜鬼这个本生存难度中规中矩,就是剧情的挖掘和隐藏任务难啊。我之前是没找到一点,不知道这次游戏能不能百分百。
~团子猫说什么超可爱的鬼,搞得跟他见过了一样,服了。
~团崽说他可爱,他就得可爱!
~杰哥你不要作死啊,我真的怕这么美妙的大帅哥就没了。
~楼上你在担心什么?团子猫的实力?
~据我观察,这位男子的体魄与肌肉都是练过的,在座多位跟他打多半没有几分胜算呢

“杰,这里还能上去诶。”五条悟走出门,离他们房间不远处有一层楼梯,被警戒线烂了起来,稍微走进一点都能闻到一股令人恶心的味道。甚至那个楼梯间的天花板都滴着一种黄黄的液体。

五条悟走了过去,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
“杰,上面有块肉饼。”

“嗯?”

“就是好多好多人被压成了一团肉饼,很匀称。”

“这样啊,那悟别看了,别影响食欲。”夏油杰走过来捂住好奇的猫的双眼。

虽然他觉得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毕竟自己早就看惯了这样的掉san场景,但万一这个悟见不得呢。

“杰你跟老妈子一样,难道我们不是应该上去看看吗!”

“客人留步。”一道声音从背后想起,一个步履蹒跚的中年男子拄着杖,缓缓走到他们面前。“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是私人住宅区。”

夏油杰稍微一欠身,“这样啊,抱歉,我们这就离开。”

而在饭桌上。

甄璐荏,一位新手。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

“尼哥,其实我觉得那位白毛说的挺有道理的,我们根本什么都还不知道,活下来才是第一位啊,如果真的有什么调查的话,我也希望是对我们活下去有利的。”

“我同意,眼下与其说明天,我们就应该集中讨论一下今晚。”这是另一位姑娘苏筱。

尼曲斯点点头,“可是,很抱歉姑娘,夜晚是最不可控的,即使是有些经验的人也很难搞清夜晚的淘汰机制,反而是白天更能把握。”尼曲斯敲敲桌子,“NPC现在也就说了一个,要举办婚礼,其他的呢,他让我们随意逛逛,这不就是明里暗里地告诉我们,要去收集线索才能存活下去,该不会以为一直逃避就能活下去吧?”

其他人也不再说话了。

“直播间里面,那些看客有对你们说什么话吗?”尼曲斯笑道。“不用告诉我,但是提醒你们一下,他们终究是看客。

“好吧,尼哥。”苏筱说道。“继续你的安排吧。”

“杰,走吧,我们上去看看。”

“别急嘛,NPC不还在嘛。”

“不要管他我们直接冲上去。”

“悟,NPC他们辛辛苦苦地工作,还是要尊重他们的付出吧。”

“哈?一个弱到只能发警告的NPC,楼上大肉饼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职位比他高。”

“想来也是,镜鬼可能就是看不上他这点。”

NPC:…NPC的事你们少管。好想刀了他们两。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感谢配合。”

跑路,马上跑路,反正我就走个过场。

两人目送那位中年男人快步离去。也是很奇特,这个男人在离开时居然是倒着走的。

夏油杰:“悟,他真的是个非常普通的带话NPC吗?”

那个男人其实并没有倒着离开,他的背面也长着和正面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宛如镜面对称。而那张脸现在正对着他们灿烂地笑,笑得嘴角都撕裂了,眼神死死地盯着两人。

“不知道哦。”五条悟也看到了,“他不会以为他cos成裂口女就能提升实力吧。”

话是这么说,五条悟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位男人,他的身形被浓浓的黑雾所缠绕。

“原罪吗……”

“嗯?”

“我们可以从它入手哦。”五条悟歪歪头,笑着问:“说起来,杰也知道,游戏目标不止是活下去吧。”

“让我们尽情地诅咒这个世界吧。”

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