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各取所需(上)

*架空,保镖杰&明星悟
*适合没什么雷点的人看
*本来是想冲725但是滑铲失败,但实在想参加活动所以就只能先发一半……写完会再补上TT

“夏油先生,这份文件请您签一下字。”面前的负责人递给夏油杰纸笔,笑容满面地看着他。夏油杰接过文件,再次确认了一下上面写的天价报酬不是要让他卖肾卖身,只是要他去护卫一个明星的安全。
多亏了家入硝子的介绍,这次夏油杰总算可以大赚一笔了。他家里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小姑娘,学费和房租一下就有了着落。虽然对方要求和他同吃同住一个月,反正都是男性,何乐而不为呢?
告别了依依不舍的小姑娘们,夏油杰扫了辆共享单车慢慢往目的地骑去。现在的明星们真是奇怪,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收到了封所谓的“死亡威胁书”就急着找贴身保镖,正常的程序不应该是报警吗?
夏油杰哼着小曲把单车骑得歪歪扭扭的,一边观察地形。富人的别墅总爱建在人烟稀少的地带,背靠山或者面朝海。安静是安静了,但是也很适合发生点凶杀案:叫车都没人接,打个110还得警察开导航。
夏油杰不追星也不看娱乐新闻,他对自己即将接触到雇主一无所知也毫不感兴趣,甚至懒得去看一眼或者搜一下这个明星是谁。所以当他敲开门和五条悟大眼瞪小眼时,第一反应是走错了。
“杰?”
“走错了!”夏油杰大喊一声,条件反射似的大力把门甩上转头就跑。
“啊啊啊!痛死了!”
关门的声音倒是没听到,五条悟倒是嚎得老响,这下他不得不掉头回去了。
“你家……是3201吗?呃,雇了个保镖?”夏油杰用颤抖的手在手机上翻出家入硝子给的地址,抬头就看见五条悟蜷缩在地上,蓝色大眼睛含着热泪地点了点头。“杰就是我的保镖吗?”他一边疼得脸部肌肉抽搐,一边露出期待的表情,看起来怪可怜的。
夏油杰心里一阵无语,但还是蹲下捧起他的左手看了看。很好,才过了这么短短几分钟就已经肿的老高,怎么会有傻子看到门关了拿手去挡啊?
“手能动吗?合拢张开试试?”
五条悟摇摇头。
“应该是伤到骨头了,去医院吧。”夏油杰拉着他另外一只手扶他站起来,“你家车呢?”
五条悟虽然是大大咧咧的性格,但也好歹还剩点自己是明星的自觉性,戴上口罩帽子墨镜才出的门,夏油杰看着旁边这个打扮得像中东悍匪的人只觉得陌生,一点也不像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五条悟。不过明星和普通人早就是不一样的了,在想什么呢?夏油杰自嘲地笑笑,然后踩下油门。

拍了片子医生得出的结论是骨裂,静养一个月。不过骨头的位置还算好,不然还需要复位。夏油杰听到这儿松了口气,毕竟复位疼得要死,五条悟等下又哭天喊地的。
上了夹板的五条悟安安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座摆弄着这个新颈部挂件,夏油杰揣测着怎么和他道歉。哪有保镖一上来就让雇主受伤的,五条悟这下不会直接把他开了吧?虽然他在看到任务对象的那一秒就想走人,但是被开除和辞职是两个概念,还是在高中同学面前,怪丢脸的。
“杰,你还来吗?”到家了,五条悟把车门打开却坐在里面半天不动。
“我只是去停车而已啦,等一下过来。”
蒙着面看不清五条悟的表情,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出去了,搞得夏油杰没来由地紧张。
五条悟再次给他开门的时候,像根电线杆似的杵在那里看着他脱鞋穿鞋。然后两个人各自坐在长沙发的两头,安静了好一会儿。
“你生气了吗?”夏油杰叹了口气,“为什么?”
“为什么不想见到我?为什么看到我就把门关上了?”五条悟大声嚷嚷着,“我有这么讨厌吗?”
“我道歉,好吗?”夏油杰看着他的眼睛,“因为好久没见到悟了,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五条悟撇了撇嘴,显然不太接受。“既然好久没见了倒是来找我啊。”
“我饿了,杰想吃什么?”他打开点餐软件把手机塞到夏油杰手里,“你先选。”
夏油杰接过手机。他朝着小猫头像上的SVIP挑了挑眉,“平时你都是吃外卖的吗?接下来有行程不?不赶时间的话我给你烧吧。”
“没有没有,这个月都是休假的。”五条悟猛地抬头看他,眼睛闪闪发光。“杰要给我做饭?好耶!但是……我家冰箱里差不多只有饮料?”
夏油杰扶额无语,他的本意是做饭来补偿一下受伤的雇主,结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最后两个人还是点了外卖,下午出去采购食材。
“对了,悟请保镖是因为收到了死亡威胁?”夏油杰把一次性餐盒整理好放在门口,拍拍手问起了正事。
“嗯嗯,就是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地上。”
“可以给我看一下那个东西吗?”
五条悟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抽出了一个纯白色的信封扔给他。夏油杰隔空抓住,从信封里抽出一张纸,上面写着:Liberty in death.*
“自由即死亡?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这话是这么说的吧?报警了吗?有没有指纹或者是别的线索?”
“没有,监控里而且也什么都没拍到,真是奇怪。”五条悟撑着腮帮子有些苦恼地说。
这不应该啊,难道保安被收买了?还是熟人作案?
夏油杰指了指茶几上的纸笔,在五条悟点头之后,他拿起便笺在上面写下了那几个英文单词。
“悟是演员,家世显赫。所以写信的人有三种可能:狂热粉丝、商业或演艺界上的竞争对手。居然有人会想到去招惹五条家……真是够无聊的。悟有想到什么人吗?”
“好像……没有吧?我感觉没什么人特别恨我,但是也没什么人特别喜欢我罢了。”五条悟耸了耸肩。
看来只能被动地防卫了,夏油杰最讨厌这种情况,“平时会有什么人会来你家?或许我们可以从这里找找思路。”
“经纪人和清洁阿姨吧,还有外卖员。有时候一些朋友回来玩玩,伏黑家的两个孩子,还有忧太、悠仁和野蔷薇什么的。不过这些都是些好孩子,真是他们写的估计就是恶作剧了。”
这一大堆人我都不认识,悟这么信任他们?夏油杰下意识地挑了挑眉毛。他把这些名字都一一写在纸上,画了个圈。
“悟,打个电话让清洁阿姨先不要过来了,然后这段时间也不要点外卖了。虽然现在没什么切入点,但是用这个方法至少能减少和排除一下选项。”
“啊?那吃饭和打扫卫生怎么办呢?”
“我来干就行了。接下来的一个月减少外出吧,我周一到周六都和你住在一起 ,周日的时候回家。”夏油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主动承包了些保姆的活儿,明明一开始就想逃跑来着。应该是出于让他受伤了的愧疚吧?还好五条悟最近休假,要是因为受伤而影响工作就麻烦了。
“杰不一直陪着我吗?万一那个杀手周末上班怎么办?”五条悟可怜兮兮地看着夏油杰,像个小孩子似的用撒娇似的语气说着。
“就一天而已,你好好在家里待着把门锁好,没个导弹轰不开的。我那边还有两个小姑娘呢。”其实合约上没给他休假,但是他对五条悟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
“呃……小姑娘?孩子都有了?还是两个?”深吸一口气之后,五条悟摸了摸鼻子开始低头捣鼓起沙发上的装饰,把那些珠子拨来拨去。“关于杰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呢。”
两个孩子是夏油杰领养的,不过他不打算和五条悟说太多:是雇佣关系的话,和我个人的事无关吧?
“嗯,收拾一下我们就去商场吧。”
五条悟没接话,只是走去把墨镜和帽子戴上,两人一路无言。

“家里有烤箱吗?给你做个黄油土豆?”夏油杰反复掂量着几个土豆的重量,他记得五条悟以前喜欢吃这个,不知道现在还爱不爱吃。
“烤箱这种东西当然没有啦~但是可以现在买嘛!”五条悟笑眯眯地跑去单手拎了个迷你烤箱来,还捞了一把薯条和冰淇凌放在购物车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只剩下一只手可以自由活动还能这么做这么多事。“杰居然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
“不过,吃这些真的没问题?我可不想挨你经纪人和粉丝们的骂。明星什么的,不都需要保持身材的吗?”夏油杰说着又放了几包冰冻鸡块进去,高中的时候五条悟曾经拉着他逃晚修去吃M记,每次都会点好几个炸鸡腿。
“工作需要体力!我体力的来源就是吃点啦~杰不需要担心这些!”五条悟一脸幸福地捧着脸,感觉有粉红泡泡从头顶冒出。
既然本人都这样说了就随他吧,反正休假了。夏油杰想着,推着车去给自己买了牙刷牙膏之类的日用品,突然发现了一旁贴着五条悟头像的代言面霜。五条悟穿着一条粉色的衬衫,歪着头比了个脸颊爱心,后期还给他P上了小猫耳,可爱又帅气。说实话夏油杰从来没见过五条悟穿的这么粉嫩,他对五条悟最深的印象还停留在高中黑色制服套装上。
“杰?还有什么要买的吗?我这边已经都好了。”五条悟在不远处朝他招手。
“来了!”夏油杰鬼使神差地拿了一瓶面霜扔进购物车然后匆匆推向收银台,尽管他活到现在从来没用过这玩意儿。嗯……送给给菜菜子和美美子用吧。
开车回五条悟的住宅前还顺便绕道去夏油杰的出租房里拿他自己的衣物,早上走的太急忘记了这回事。夏油杰还担心五条悟发现他现在住的是出租屋,没想到人家早在副驾驶睡得口水直流,根本没发现停车绕道。
这样的警惕性……还真是需要找个保镖护着了。夏油杰看了五条悟歪七扭八的睡姿笑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他、五条悟还有家入硝子,高中时期的小习惯就是互相拍丑照来勒索零食,不过后面夏油杰换了手机,那些照片都丢失了。
“咔嚓!”
忘记手机没法静音了……
五条悟条件反射地睁开了眼睛,茫然地哼了一声。
“快下来搬东西!悟,再睡就没晚饭吃了!”夏油杰赶紧打开车门走出去。
五条悟闭着眼睛进门,一只手因为受伤了吊在胸前,另一只手里拎两个巨大的袋子,东倒西歪地扑倒在沙发上。
“别压到手了!要睡觉去躺床上睡!”夏油杰把要放进冰箱的东西一个个拣出来再塞进去,思考着晚上吃点什么。
夏油杰在做菜的时候,五条悟试图帮上点忙。出发点是好的,但在他把萝卜切出立体几何之美后就立刻被夏油杰逐出厨房。
“受伤了就好好呆着!单手切菜怎么切啊?”夏油杰挥舞着铲子像赶小鸡一样把他赶出去。
不一会儿一盘盘冒着香气的热菜就上桌了,不得不说夏油杰做饭是真的有天赋,五条悟吃完了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除了在本家和去餐馆,还从来没人给他烧过菜。

因为有洗碗机所以不用洗碗,没事干的夏油杰去收拾备用客房,几乎没有人在五条悟家留宿过,可得好好打扫一下。他把一样样东西摆放好,在床上对着那罐面霜发呆。
穿着粉色衬衫的五条悟,或是说作为明星的五条悟,是他从来没接触过的。夏油杰只认识那个穿制服会把内衬好好塞进裤腰的,喜欢逃课成绩第一的五条悟。他一向对“明星”这个群体抱有一点模糊的厌恶,只是在女儿们的嘴里隐约听到过,在天价的保镖合约里管中窥豹。
是耀眼的还是浮华的?是闪烁的还是腐烂的?
他去搜了粉丝剪辑的五条悟:胶片感的滤镜下,活泼得有些脱线的帅气高中生推开门走出来,穿着白衬衫歪歪扭扭地系着领带,毕业典礼上对着校长鞠躬。再抬起头来时穿了一身警服,蓝眼睛目光炯炯地盯着镜头敬礼,接着是一连串干脆利落的打戏,被背摔在地上的时候泥水溅了一身,但是手铐一声轻响铐住了歹徒的手。随着爆炸的画面出现,镜头一转到了病房,双眼被蒙上纱布,躺在床上笑着接过后辈送来的鲜花。画面暗了下来,再亮起的时候是一段颁奖典礼的致辞,最后定格在主人公微微鞠躬后结束。
夏油杰久久没缓过神来。粉丝在视频简介里说用了三部五条悟主演的电视剧的素材,是花费几天时间剪出来的祝贺五条悟得奖的视频。
他演技居然这么好吗?每一个镜头都看起来自然无比,仿佛就真的是几个平行世界中五条悟活成的样子。夏油杰不由自主地点了关注和收藏,打算有空去补补那几部电视剧。
或许五条悟是不一样的明星。
“杰?你在干嘛?”五条悟推门进来,画面里的人突然在现实出现,吓得夏油杰差点把手机扔出去。“杰,我好无聊啊,要不要一起看点电影什么的?”
“啊……可以啊,正好零食也买了。”
五条悟选了个青春校园题材的电影,盘腿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屏幕里的青春少年少女们你侬我侬地贴贴。夏油杰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塞着薯片,脑子里都是刚才看的剪辑里五条悟穿白衬衫打领带的样子。
“惠这几年进步很大啊!杰,你知道伏黑惠吗?”
“不知道诶,是哪个?”
“就是黑色头发的,像个海胆的男生。不是吧杰,怎么连惠都不认识呢?人家可火了!你平时都不看电视剧吗?有看过我演的电视剧吗?”
夏油杰依照五条悟的描述顺利找到了伏黑惠,还真的蛮像海胆的。“我对这种没什么兴趣的啦……”
“杰真的没看过我演的?一部都没有?”五条悟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好过分!杰一点都不关心我!”
“好啦,我等会儿会看的。”虽然这听起来有点像敷衍的话,但是夏油杰是真的这样打算的。
“杰总是这样,嘴上答应的很好。”五条悟哼了一声,把薯片袋子捏得吱吱嘎嘎的。
画面里那个海胆头已经和一个奇奇怪怪的生物打起来了,一会儿没注意剧情似乎朝着玄幻片子奔去了,真是神奇。
这个电影似乎有些长,夏油杰看得直打哈欠。作为一个高中辍学的人,他最讨厌这种青春校园片了。等片尾曲慢悠悠地唱起来的时候都快到半夜了,夏油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发现五条悟还撑着下巴坐着,一副精神百倍的样子。
“悟,我帮你洗头吧?”
“诶?”
“手不是不方便吗?”其实夏油杰对于让五条悟受伤的事情感到挺抱歉的,所以主动请缨了。
五条悟弯着腰把伤手背在身后,夏油杰朝他头上淋水,轻轻搓着他的头发。虽然五条悟的头发没做造型的时候看上去总是有些刺刺地翘着,但是摸上去却意外的柔软,就像五条悟地性格一样,本质是很温柔的人,不过很少人知道。
“悟的发质很好啊,明星不是都喜欢频繁染头发吗?”夏油杰的手指打转搓揉着五条悟的耳边的头发,问道。
“啊……可能因为我天生白头发比较特别吧?很少有造型师让我染发,说是什么标志标志来着。不过就算要染发也不用漂,所以不太伤发质吧。”五条悟闭上眼睛,“杰的手法真舒服啊。”
“因为我以前在洗头店打工过啦,手法当然专业。”夏油杰拿起喷头把泡沫都冲走,然后用毛巾搓了搓五条悟的头发。
“在洗头店打工?为什么?”五条悟问。
夏油杰打开了吹风机,这是拒绝回答的意思。
“为什么要……”
“吹完了,剩下的不需要我帮忙了,悟自己洗吧。”夏油杰拔下插头,径自回到房间去了。
反正有些事情讲了别人也不会理解,不说对大家都好。
道理是都是这样的没错吧?
TBC

6 Likes

求後續><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face_holding_back_t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