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霎永恒 by.卑微的小虫子

代发,Be预警

春天和煦的阳光洋洋洒洒,舒适的微风吹拂,扫在衣服,发丝和脸颊上,纷落地花瓣迎面掠过,擦过垂下的一缕刘海落在肩头,书包搭在一边肩膀上用手拽着,漫步在种满樱花树的人行道。

“Suguru——能不能快点,别发呆了,再晚就赶不上限量版蛋糕了!”远远走在前面的五条悟有些着急地停下转身催促,眉头微簇,抬手朝挚友挥手。

“还不是你刚刚一直要把游戏通关耽误了…”夏油杰习惯性地吐槽,加快脚步向前走。一阵大风吹起,花瓣像飞雪一般飘在空中,阳光更添一份别于现实感的暖色模糊滤镜,一些花瓣还会飞到脸上,夏油杰忍不住微眯起眼睛,几乎要看不清被花雨包围的五条悟。

他一直看着对方的背影没移开过视线,直到两人并肩,他还是看着五条悟,以视线为画笔一下下将人肆意张扬的模样刻在心里。

“走吧。”夏油杰好像每次都会妥协,然后一步一步紧随其后。

甜品店门口长长的队伍,形形色色的人们都赶来想品尝季节限定。队伍中突兀地站着两个十分吸引眼球的帅气dk,还会有小姑娘鼓足勇气上前搭讪询问联系方式,五条悟抬肘几乎将半个身体都压到夏油杰身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近来的趣事。精致白皙地脸庞就快要贴住对方的脸,隔着圆圆的墨色镜片,漂亮的蓝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队伍的尽头,睫毛扑闪差点恍住夏油杰。

“今天你可不能再逃罚抄了。”夏油杰想找个话题,思考片刻才想起昨天老师布置的罚抄任务,金贵的五条少爷才不乐意屈尊去完成微不足道的抄写,奈何每次夏油杰好像都会去帮人兜底,不过也有干脆什么都没有动的时候,结果当然是惩罚升级为操场250圈,很多时候他们都会用咒力逃跑。虹龙载着人翱游在蓝天白云之上,让老师追究不起来。耳边呼呼作响,虹龙发出响彻天际的咆哮,大笑和欢呼消散在天边。

“那就看看这款蛋糕好不好吃吧。”五条悟漫不经心道,头一歪靠在人身上。夏油杰回过神来无奈地勾勾嘴角。

一款樱花味慕斯蛋糕,一款桑椹味纸杯蛋糕,五条悟盘腿坐在茶几前,双手合十,十分开心的喊我开动了,夏油杰坐在他后面的沙发上悠哉悠哉地滑开手机打游戏,两人刚刚讨论决定吃完蛋糕就一起玩一会。夏油杰的视线不知不觉又落在五条悟身上,好像是习惯了一样。夏油杰非常聪明,他这段时间明确了自己的想法,他喜欢上五条悟了,发现这个事实夏油杰硬是一晚上没睡,隔天起来出任务黑眼圈被伙伴调侃了好久。

“哈哈哈哈哈Suguru你昨天没睡好吗,怎么跟熊猫一样!”五条悟难得看着夏油杰的糗样笑地捂肚子,家入硝子也在一旁笑的飙泪,主要是夏油杰憔悴潦草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夏油杰下意识锤了罪魁祸首一拳,也没忍住跟着一起笑起来。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到底喜欢他什么呢……到底,到底还是没想明白。

“呃啊…!这个桑椹味的好难吃!”五条悟瘪着脸抱怨出声,转头过来想让夏油杰帮自己好好批判一下这款让他这么痛苦的蛋糕,两人的视线措不及防直接撞在一起,其实对视没什么问题,但夏油杰没反应过来,虽然很快调整过来,但是刚刚那种温和喜爱的眼神被六眼准确印在主人的脑海里。

“不是你太挑剔了?”夏油杰拿起蛋糕托在手上尝了一口,奇怪的水果和奶油混合味让人不住地皱眉眯起眼睛,艰难地咽下去后夏油杰有些讪讪地点点头表示自己赞同对方。

“哈哈哈哈哈哈你还不信,哈哈哈哈,那这个就让给你吧。”五条悟扬起下巴抱胸一脸大发慈悲的模样颔首准许。

“另一个味道应该还不错吧,这次罚抄我是不会再帮你了。”夏油杰咬着后槽牙露出微笑,头上冒出井字样的青筋。五条悟听着可不乐意了,撅嘴装作没听见,转头回去继续品尝自己的小蛋糕。夏油杰松口气,应该是没被发现吧。

夜晚夏油杰躺在床上双手枕在头下,盯着天花板眼神放空,良久闭上眼睛重重叹气,这么长时间他始终没有考虑好怎么对待这份感情,现在就表白会不会显得自己太轻浮,啊真的是,好让人苦恼啊,要不等毕业的时候表白?如果失败了直接消失,这也不太现实…

但是一想到悟的笑脸,回忆起他的声音,总觉得,一切是不是都没那么重要。这是百分百的陈述句。

夏油杰决定等毕业再去表白!

设想总是赶不上现实,一切发生的都那么突然让人毫无防备。最后夏油杰没有拿到毕业证书,也没有完成任何愿望,与一切背道而驰。在高专的逃生通道他仰起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与昔日的挚友做着最后的告别。心脏停跳的一瞬间夏油杰感觉自己被一下子抽离肉体悬在空中呈半透明灵体状,他低头看着五条悟,像一直以来那样静静地看着对方,夏油杰本能的想凑近一点去观察五条悟的脸,漂亮的脸上是沉重严肃的眉眼。夏油杰脑中突然浮现出高中时期五条悟的笑脸,与现在的五条悟的脸重叠在一起,他抬起胳膊去摸人的脸,手堪堪虚附在温热的皮肤上。夏油杰依旧不准备说话,毕竟这次说了对方也听不见。

过了好一会,夏油杰飘过身去做好准备离开,但迟迟没有反应,他飘来飘去,竟发现自己只能呆在五条悟周围半径十米,夏油杰诧异,托腮思考着。五条悟动了起来,把开在墙边的冰凉尸体抱了起来,像当年抱着小理子那样慢慢走掉了,夏油杰被迫跟着一起离开。

五条悟把人带到一个单独的停尸房,把夏油杰的身体轻轻放在铁板床上,停了一会后去接了一盆温水。水声哗啦呼啦,微风吹动窗帘,宁静祥和的月光照进房间一角,并没有照到铁床和五条悟。夏油杰坐到窗台上盯着五条悟帮自己的肉体擦拭干净,他们一直沉默。不过也是,确实没什么好讲的。

五条悟擦到一半停下双手撑在铁床一侧,肩膀忍不住抖动,大滴的泪珠从眼角溢出划过脸庞全部砸在铁床上,喉咙里死死憋着呜咽,他把头转到一边不去看床上的人,好像只要不再继续看着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感觉太不真实了,这是杰吗?一直以来发生的这所有的事情…他比谁都不想失去夏油杰,他的心脏一直在不间断的抽搐发疼,眼前闪过那日樱花大道远远走在后面的身影,风刮的有点太大了,视线全被花瓣挡住了,模模糊糊地看不清夏油杰的脸。

五条悟很快抑制住情绪继续做事,眼泪还是止不住从两只蓝眼睛中掉出,等眼泪变成泪痕留在脸上时尸体上的血污也被擦干净了。夏油杰面上没什么表情,望着窗外的夜景。

这天天气一般,五条悟被学校批了假,出来到处逛逛也算是散散心。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一下一下闪着数字,偶有从云缝中透出的阳光懒洋洋地洒下,等着过马路的有很多行人,周围环境嘈杂,五条悟长的实在是太出众,周身散发出不同于凡夫卒子的气场,导致他一圈都没什么人。夏油杰没在五条悟身后的人群中,低着头看着对方暗色影子,眼前突然飘过什么东西,花瓣吗?

缓过神来夏油杰已经被拖着向前走了,他侧头看向天空,原来簌簌落下的是白色的雪花。小雪飘到夏油杰身上又穿过灵体落到地上。

他忘记现在是寒冷的冬天了。

五条悟好像没有个目的地,走到哪都进去瞧瞧看看,把街道两边开的所有甜品店都看了一遍,最后还是什么都没买。是不是白色的绷带遮住你的眼睛让你无法好好选择了?夏油杰抱胸像个普通顾客一般踏进每一家甜品店,然后弯下腰在玻璃柜前仔细看看。

“这个你以前不是很爱吃吗?难道现在换胃口了?”夏油杰开口道,伸手去想抓住蛋糕,当然是什么都碰不到。依旧是沉默,这两天五条悟都没笑过,话也很少,是在悼念自己吗?夏油杰想到这忍不住轻笑一声,然后又跟着五条悟离开。

夏油杰保持灵体在五条悟身边已经一周了,他开始苦恼,因为没人能一起说话,没人能知道自己的想法,想找人说话都不行,还什么都摸不到感觉不到。喂喂,这难道是老天给自己的惩罚吗?

每天除了观察五条悟还是观察五条悟。灵体不用睡觉,夏油杰整日整夜只能呆在五条悟身边,他思考过六眼能不能看到自己,看起来是不行,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就是了。什么在人面前挥手,大喊,还是殴打对方,一点用都没有。看过无数遍的漂亮脸蛋就近在咫尺,那对蓝眼睛感觉无时无刻都在闪烁耀眼的光泽像宝石一样。夏油杰无聊地用手指卷头发玩,看着五条悟祓除咒灵,和人交谈,走路…

怎么感觉香香的?夏油杰仔细嗅嗅,四个月不用鼻子差点没问出来这是什么味,是樱花的芳香,轻风徐来,他也能感受得到了。夏油杰惊讶的微微张嘴,但其他依旧没有改变,糟糕的是他开始忘记一些事情了,大概是快到时间了吧。

又是这条街,这回夏油杰走在五条悟前面,心情还算不错地背着手微微仰头欣赏着美景,不用担心花瓣弄的满身都是。一转头就能看到悟好好的在自己面前,夏油杰不自觉勾起嘴角。他忽然觉得这种感觉也不错啊,他其实可以不用一直看着五条悟。

“呐Satoru,我都快要忘记那天桑椹蛋糕的味道了。”夏油杰颇为怀恋地回忆起十年前的点滴,脸上露出无可奈何地淡笑。

“那就去买。”这一声意料之外的回应把夏油杰吓坏了,转过身瞪大眼睛看着五条悟。

五条悟这个月总感觉偶然间能看到一抹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他一度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去找了硝子后被诊断为健康的不能再健康。后来能看到的时候越来越多,然后就一直能看到了,但是夏油杰对此毫不知情,每天晃来晃去的,还会问一些注定不会有回应是问题,不是五条悟不愿意回答,他实在是有点害怕杰被吓跑了。最开始五条悟十分激动,到后来慢慢接受,有时候他也会趁对方不注意偷偷观察。

五条悟冲夏油杰点点头表示这一切都不是假的,夏油杰很快接受现实,垂下头摇了摇笑出声。

“你带路吧,我不太记得店的位置了。”

他们并肩走在大街上,温暖的阳光洒在人身上很舒服,夏油杰闭上眼睛去仔细感受,五条悟终于是可以放心大胆地看夏油杰。

“你的视线未免太过火辣了吧,Satoru。”五条悟听了也不跟人生气,这算是成年人的气度吗哈哈哈?

在高专的教师宿舍里,五条悟将脸上的绷带拆开,两人面对面坐在地上,精致的桑椹蛋糕摆在茶几上。夏油杰凑上去闻了闻,就是水果桑椹的味道,他伸出舌头想去舔一口,不出所料还是穿透过去舔了空气。五条悟在夏油杰期待的目光中挖了一勺送进嘴里,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还是和以前一样。”

“是吗。”

也许是多年的矛盾和对立让两人都不能立刻像普通人之间那样交谈,对话短的可怜。

“Suguru以前是不是喜欢过我?”五条悟挑起话题。

“…高中的时候确实是这样,”夏油杰抬起手搭在后颈上有点心虚地肯定道。“原本打算毕业跟你表白的,但发生的事太多了。”夏油杰头垂下去腰也慢慢躬下去。

“我也喜欢你。”

夏油杰抬头,刚因为尴尬冒出的一滴汗珠也停挂在脸上,随后他像是释怀了一样淡淡笑了下,五条悟没说话,又挖了一口的蛋糕。

“我的时间好像快要到了,这几天就好好相处吧,很快我就走了。”夏油杰与五条悟对视,五条悟点点头。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带我随便逛逛开心开心,你说带我怀恋过去就是去惹夜蛾和你的学生们吗???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快跑起来啊,追上我追上我!”五条悟在给禅院真希他们几个上课,夏油杰被迫跟着一起跑,虽然他可以被拖着走,但他其实挺愿意和五条悟一起这样的。恍惚间还以为回到了高中时期呢。接下来每天要么跟人聊天,要么跟着人一起去惹事。真的感觉还挺不错的。这样的日子过了快一个月。

夏油杰能感觉到自己记性越来越差,身体也越来越虚弱,经不起折腾五条悟就每天带着一起散步。一直到最后一天,两人不约而同都预感到这是最后一天,他们哪也没去,待在宿舍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夜晚,天上一朵云都没有,一轮弯月高挂空中,星星一闪一闪的。他们一起坐在窗台上看着这已经看过无数次的夜景。

话到最后,两个人怎么也说不出道别的话语,就一直保持沉默,直到夏油杰的局部开始变得透明,仿佛无数光点慢慢散开飞向高处。慢慢地夏油杰整个灵体都不受控制地飘起来,夏油杰转头看向五条悟,五条悟有些手足无措,下意识抬起手想拉住对方,夏油杰随后也伸出手,这次老天准许,竟然真的抓住了!夏油杰把自己拽近,沉默着慢慢搂住五条悟的脑袋,他的后腿浮地很高,夏油杰看着五条悟脸上无措的表情心脏猛地抽痛了一下。

蓝宝石眼睛透过夏油杰身体的空缺处看到天上闪烁的星星,五条悟赶紧仔细地去看看夏油杰的脸,他想就算人不在了,也一定要记住,一丝不差的牢牢印在心里,要永远不忘记,永远永远。

“Satoru…”

夏油杰喊住五条悟,说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吻住嘴唇,几秒后彻底化为光点消散在人间。

五条悟憋了这么久,眼泪忍不住哗哗往下淌,他低头身体躬在一起止不住地颤抖着,呜咽声没有再被锁住,房间里良久一直回荡着男人小声的抽泣。

对不起,Satoru。

3 Likes

:sob::sob::sob:

1 Like